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11部分

名曰贴身关照老战王的身体健康……
  夏阳闻讯,抿唇郁闷了。
  老战王毕竟是惠武帝的亲叔公,他身体不适,惠武帝为表尊重和孝心,特地派太医来并不稀奇。
  可是……
  有必要直接让太医住进战王府里吗?还一住就住了两!
  当然,老战王毕竟年纪大了,又有一身旧伤在,天寒地冻大雪纷飞怕太医赶不及,也是说得过去的……
  也当然,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别说是人,担心一个太医照看不周多派一个防万一,更是难得的孝心与宽仁……
  可!是!
  惠武帝这么做究竟什么目的?是真怕老战王扛不住去了?还是怕老战王能长命活到百岁去?
  她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会医术,可这么两个太医轮班盯着老战王她还怎么出手?
  就算她找到机会出手,那两个只要不是庸医就迟早会发现还有第三个人在医治老战王,倒是惠武帝若是希望老战王长命百岁的倒还好,这万一不是……
  正着急的时候,李大力来了,道是老战王让她过去。
  夏阳愣了一下后,麻溜的简单收拾后,跟了过去。
  书房门外,隐约听到屋里陈太医坑坑巴巴的说:“……呵呵,呵呵……夏阳郡主是个安静性子,但十分聪慧,往往课上讲了什么提问出来,她总能回答上来,呵……”
  夏阳听着,差点没爆笑出来——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位陈太医竟是位大好人!非但没趁机告状,还在老战王跟前夸了她一番。
  这时,老战王道:“既然她喜欢学,也机会难得,便让她一旁看着你们吧,能学一点是一点。”
  
【51】金针
  
  老战王的情况比夏阳预想的还要糟糕,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如今即便无人下手,太医们也只需无功无过对其采取温和疗法,他也没几个月日子了……
  而到时候,春也暖了花也开了,东西两门关的危机多半也能缓过来了,即便老战王那个时候去了,也造不成什么影响了,甚至还可以发挥最后一点余热——借他之故煽动一些气氛,壮大华士气扩大华疆土。
  所以,惠武帝究竟什么心思,更难猜了。
  如此这般,夏阳自不认为在旁边盯太医盯出朵花来,就能寻到点什么……
  不过,老战王虽然确实病得很重,却是又比太子李煜当初那种无从下手的情况稍微好一些,起码,夏阳有信心能为他强续几年命。
  老夏家祖宗有遗训,夏氏医术非夏氏子弟不传,非夏氏子弟不救,即便是夏氏子弟,也不得逆天改命强续阳寿,否则,必遭天谴!
  老夏家历代子孙都如此规规矩矩的执行着,哪怕把武学外传,也从未将医术泄露一丝半点,到后来,更是直接择人而授,因而即便是行内人士,也只当老夏家是古武世家而已。
  可惜,夏阳小时候就不当是回事!
  天谴?
  她当然怕!
  可她从小到大违背的誓言比吃的美食还多,不一样现在还活蹦乱跳?(作者:等等……所以你是怎么死掉穿过来的?!你确定你真的没有违背过你家老祖遗训吗?!)
  于是,她勉为其难的围观了两天太医诊断治疗过程后,便再也不见人影了。
  陈太医二人都轮流在国子监医学院坐堂授课过,见过夏阳上课时什么德性,见她如此反而觉得再合理不过,自不放心上,见老战王面色铁青满脸不悦,还“好心”的劝慰了两句,殊不知……
  三日后,一套金针一套银针以及一应特殊器具药材,统统通过暗卫的手秘密进入战王府,由李大力亲自送到夏阳手中。
  “做工粗糙了些,但总好过没有,将就着用吧。”
  夏阳检查过所有东西后的一句话,噎得李大力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的郡主祖奶奶呀,你可知道你嘴里那套粗糙得只能将就用用的东西,是哪路大神看在老战王的面上才亲自给高价打造的吗?你你你……
  李大力发誓,这些都只是他的心理活动而已,半点没有透在脸上,可夏阳却偏这时候斜眼过来看了看他。
  “大力叔,我不是挑剔,而是……”夏阳皱眉顿了顿,扁扁嘴:“算了,你很快便会知道的。”
  李大力吓了一跳——他面无表情的她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不过……很快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夏阳却并没有解释,也不需要解释。
  就当夜,正是风高雪大时,夏阳揣着那包特造刚出炉的金针,贼似的摸到了落霞苑……
  然而,她还没翻过墙,就被当成刺客让李大力同志逮到了,雪头雪脸的被拎进屋去。
  老战王还好,老王妃却是被吓了一大跳,匆匆就让秦嬷嬷给她除了外套,寻件大氅来裹个密不透风。
  “老王妃,您把我裹成这样,我还怎么干活呀?”夏阳感觉自己这会儿真成个球了,毛球。
  “干活?干什么活?”老王妃不明所以,也没来得及问夏阳有门不走为啥翻墙,而且,外面大风大雪的,她竟没带个人!
  金针银针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事,老战王自是清楚的,也知道是今天到的,所以也大概猜得到夏阳翻墙是来做什么,但,还是沉着脸呵斥道:“胡闹!”
  夏阳被骂得糊涂,眨巴着大眼无辜的看着他——您老咋这样啊?我这么个懒癌晚期大半夜大风大雪的不在屋里窝着,又爬又滚冒着被乱箭扎成马蜂窝的危险为哪般?不就是为了您老人家能多蹦跶几年吗?你咋还好意思骂我呢?
  她的表情太实诚,屋里是个长了眼的都看得出来她有多“冤”,老战王岂能看不出来?
  其实,她这份孝心老战王还是很受用的,只是,她的方式让他很抓狂——她个半大的毛孩子,不过点三脚猫功夫,大风大雪大半夜的在外头瞎跑个啥?有个万一咋办?
  却又不好这个时间点冲她狮子吼引人侧目,只能黑着脸硬邦邦道:“明晚,让大力去接你!”
  “我明晚又不过来您让大力叔接我干啥?”
  夏阳这话一出口,屋里顿时静得落针可闻。
  老王妃嘴角抽了好几下,终还是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与两眼瞪成铜眼杀气腾腾的老战王道:“得了得了,都半身黄泥的人了,跟个孩子置什么气?”
  “谁跟她置气了!”老战王转眸横过去,老脸上分明写着“我很生气很生气气得都冒烟了”。
  **
  再气,正事也还是要办的。
  李大力应夏阳的要求,转身寻了十多个绝对信得过的暗卫守住屋子四周,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屋子一步。
  老王妃和秦嬷嬷都到了外间等。
  治疗的内屋,只留下患者老战王,医者夏阳,以及打下手的李大力。
  老战王应夏阳要求,赤膊着上身盘坐在炕上。
  他生得很高大,壮年之时绝对当得起魁梧如山一词,即便是夏阳时隔多年后重回战王府所看到的八十多岁的他,也依旧高大威武,可现在……
  他还是很高,却瘦了许多,不论是皮肤还是肌肉,都弹性不足的显病态萎缩状,衬着胸前背后横七竖八数都数不清楚却多数处理不当的老伤,狰狞得吓人!
  惠武帝派来那两位太医乍见老战王那身伤时,都吓得脸色发白手发抖,夏阳却没有。
  她好像看不见一样,一边检查消毒金针,一边絮叨道:“原理嘛,讲起来太复杂了,您肯定是听不懂的,我就不浪费那个口水了哈,总之您放松安心的把自己交给我,我不会害你的。”
  老战王一张老脸黑了又黑——肯定听不懂是什么鬼?你都没说!你自己懒就说自己懒!干嘛赖人家蠢!
  但他算是想明白了,除非直接抡拳头,不然跟这臭丫头气也白气,于是只是用鼻孔粗粗的冷哼了声回她,却是终于别开了始终定在她脸上的眼,然而……
  就是这一瞬,夏阳出手了,最长那根金针直接拍进他胸膛里。
  那长度那位置,惊得见识多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李大力同志冷不丁就哆嗦了下。
  
【52】一大窝皇子公主来袭
  
  老战王直接被李大力同志那情难自禁的表情吓到了。
  转头看回来,却不见胸口有一物,而夏阳,更是啥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数金针……
  不过,他看到了,那排金针,最长那根不见了!
  然而,知道又如何?
  夏阳总有办法分散他注意力!
  一不留神,她那排金针就少一根!
  不过……
  非常明显的,夏阳出手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呼吸也越来越重。
  第六根金针消失后,她动作都少了,低着头一声不发,小脸苍白得吓人,呼吸紊乱气息也不稳,跟老战王坐一块儿,她倒看起来更像病了的那一个。
  老战王和李大力都是武道行家,自然早就发现了,每一针都消耗着夏阳的内力,越往后消耗也越大,而且夏阳的内力很诡异奇特,前所未见,不发动的时候根本发现不了……
  接收到老战王的眼神,李大力开口道:“要不郡主您在一旁指点,属下动手?”
  夏阳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李大力却读懂了——要是你上也行我还寻这不痛快?
  与老战王相视一眼,沉默了。
  次日一早,天蒙蒙透亮时,夏阳才将第八根金针打入老战王胸膛里。
  “太医诊不出来的。”
  有气无力说完这句,夏阳就不负责任的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李大力手疾眼快接住了她,粗略检查一番,松了口气,报老战王道:“只是内力耗尽,无碍。”
  老战王默默的看了夏阳好一会儿,才道:“交代巧玲仔细照看。”
  李大力点头,趁着天还没亮透,将夏阳偷偷的送了回去。
  老王妃一夜没睡,不明白什么样的治疗得要这么长时间,还没让熬药递东西,更不明白,夏阳怎么就晕过去了还不让传太医。
  问李大力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所以,她匆匆的进屋去问老战王。
  老战王却是没说。
  老王妃虽不满,却也没有纠结不放,还关切的问了问老战王情况:“那一夜治疗,王爷可觉得舒坦些了?”
  “她又没给我神丹仙药,哪能一夜就见效了?”老战王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默默的看了看已经穿上衣服的胸膛,又补了句:“就是……感觉怪怪的。”
  “咦?”老王妃更糊涂了。
  老战王没好气的想,你胸膛里埋进八根长得吓人的金针看看怪不怪!
  埋怨归埋怨,效果却很快就显现出来了——往常喝了等于没喝的药,竟神奇的忽然就有了效果!那两庸医惊奇之余还当是自己的功劳,一个比一个神奇活现腰杆直!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夏阳一昏,就昏了三天三夜,吓得巧玲和绿屏轮流守着眼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她就这么直接睡过去了,好在第四天,夏阳终于醒了。
  “我好饿……”
  **
  转眼,年三十便到了,老天终于心情好的赏了个大晴。
  早前已经失守的东门关也恰好这时候抢了回来,消息八百里加急,赶在除夕夜前一天传回了宫中。
  惠武帝龙颜大悦,大手一挥赏了不少吃用到东门关犒劳众将士,又以三关战事国库吃紧为由,宫中节俭开支,往年都办的守岁宴,今年就不办了,大臣们在家守岁。
  这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好消息……
  比如夏阳——传说宫宴仅仅好看而已,完全不饱腹,还多规矩,吃得累!
  然而,惠武帝却派人来了,美其名曰是来送赏赐的,却其实,是来给紫霞公主求情了。
  大概意思就是,大过年的,人家家家都团员了,咱天家怎能落后?远的召回来是不实际了,可这近在眼皮子底下的,总得召回来吧?
  夏阳能有啥意见?本来人就不是她让送去庙里“思过”的!也踩在人家的王土之上不敢有意见!
  于是,宫人高高兴兴的回宫复命去了,第二天年三十,紫霞公主就被接回宫了,说是等年一过,就再送回庙里去继续“思过”,不够一年绝对不让她再回来。
  那些事,夏阳根本不关心,也知道紫霞公主不过是个扛黑锅的小傻缺,对她没所谓的恨,只当这事就这么完了,却没想到……
  大年初一,一大窝皇子公主来袭!
  老战王是惠武帝的亲叔公,李家正牌的老祖宗,历来皇子皇孙们为了表示对他老人家的尊崇,都会在初一这一天谢过皇帝皇后太后的恩后,转身直奔战王府。
  这种晚辈孝心老战王也拒绝的话,就是太不给惠武帝脸了,所以……
  刚吃饱午饭脑袋正缺氧想睡的夏阳,糊里糊涂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一大窝皇子公主围住了!
  其中,还包括紫霞公主!
  她一脸不服的咬牙这样说道:“夏阳,上次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希望你大人大量不要记在心上!”
  夏阳直点头:“嗯嗯嗯,已经忘掉了,早忘掉了……”所以你们啥时候走啊?我好去睡午觉啊!
  然而,她那昏昏欲睡的样子实在太没有诚意,深深的刺激到了骄傲的紫霞公主,气得小公主殿下面色发青就要发作,确实被其兄长李诚不露声色的拽了一把,还递了个眼神提醒。
  紫霞公主委屈得两眼发红——她当初虽然确实看不惯夏阳比她得宠还那副死样子而伸手推了她一把,但并没有多用力,夏阳怎么都不可能栽湖里去的,可她当时吓坏了,没想清楚,后来想清楚了,却怎么说也没人信她说的!
  这几个月,她在庙里确实好好思了一番,但思的却不是她所谓的过,而是,夏阳究竟为什么要害她!
  想来想去,她都觉得,夏阳肯定是为了成为天家媳妇才那样害她的!夏阳当时肯定是看到了九哥往她们那里来,才故意掉下去的!为的就是赖上九哥!
  她为什么会挑上九哥?
  因为当时就九哥离得最近!
  再不济,九哥也是皇子也姓李!
  更何况,二哥都亲口说了,若得夏家军做助力,九哥就算没有丽妃没有江南林氏庞大的资金后盾,也能一飞冲天将所有皇子踩在脚下!
  想想也是,夏阳跟她九哥,一个有权有势差点儿身份差点钱,一个有身份有钱缺了权和势,两人凑一块儿真是绝配,可他们真凑一块儿了,还不得狼狈为J祸害死他们这些兄弟姐妹?
  哼!
  要么夏阳识相点乖乖的从了她二哥成为她二哥的助力,要么,还是直接去死吧!
  
【53】住下来
  
  见紫霞只瞪着夏阳不说话,还一脸的愤恨的幻想筹谋,李诚就气得想一巴掌扇过去。
  他怎么有这么蠢的妹妹!
  好在,夏阳正瞌睡,一脸迷糊的根本没注意,还有补救的空间……
  “紫霞听说你爱吃宫里的糕点,特地每样都给你带了些,你看看喜欢吗?”
  李诚一边替紫霞说着,一边不露痕迹的拽了拽紫霞,余光冰冷如刃满是警告——你再这样,就给我老实的回庙里去继续思过!我与母妃是没办法救你了!
  虽说紫霞公主在庙里那几个月也并不是真的天天吃素,也没人真的敢拘着她每天只许面墙思过,但到底不能让人看见她在庙里四处溜达喝酒吃肉,那等同是公然的扇惠武帝的脸,所以,她那几个月的活动范围是小得非常可怜的,伙食是清苦如乞丐的(她自认为如此)……
  她是真怕了那种日子了,哪里还肯回去?
  可想不回庙里那鬼地方的方法只有一个——讨好夏阳并得住进战王府!
  刚才她一想多就气过头的忘了,如今兄长李诚提醒,才猛然想起来,虽依旧是不情愿不甘心的,却也不得不低头。
  于是她挤出笑脸来,待宫女将甜点一一呈上,还热情的隆重介绍了几样她都认为好吃的。
  “哟~,真够齐全的,紫霞妹妹可真真是有心了,只不过……”
  李慧茹笑吟吟的靠过来,俯身看甜点的时候余光不动声色的斜了斜夏阳,果真看到夏阳如传说中那般瞧见吃的就两眼放光,心中鄙夷不已,暗道真真是北门关那荒凉地界回来的,没见识!
  可再没见识,她也有二十万夏家军做后盾,只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这些尊贵无比高高在上的皇子公主腆着脸来讨好她这乡巴佬……
  所以,李慧茹俏丽的脸上非但不显嫌弃,还笑得更甜了三分,只再开口的后话很得罪人:“该不会有毒吧?”
  虽然大家都是皇子公主,可却是各有各妈各兄弟,她李慧茹也是有亲兄弟的,当然不能看着李诚兄妹得逞!
  “李……”
  紫霞直接就炸了毛,张嘴就想直呼李慧茹全名开骂,却是被李诚一把拉住了。
  李诚一手拉住紫霞,一手轻点李慧茹眉心,一双桃花眼笑眯眯的晶光隐隐,透着种让怀春少女疯狂的魅惑,嗔声温和磁性,字字如动人旋律:“四皇妹又调皮了,当着我的面欺负七皇妹是让我帮着她呢还是帮着你?”
  不得不说,李诚这厮魅力还是很大的,即便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也扛不住他乱放马蚤气,再加上李慧茹才十三岁,正是对男女之情似懂非懂憧憬向往,对异性免疫力最低的时候,自是扛得住如此撩拨的……
  当即俏脸一红脑子就混沌了,直接不记得自己目的,羞答答的低下了头去,没了气势。
  那头七皇子却是没注意自家亲妹子这边多不争气,注意力全被夏阳这奇异物种拔走了,也惊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能吃的女孩子!
  话说夏阳,早在看到那些精美的宫廷甜点时就一把掐死了瞌睡虫,两眼放光的再看不到旁物包括人在内的存在,再一听都是给她的就更是不客气了,直接伸手张嘴就开吃,左一个来右一个,右一个再左一个……
  不论是手的速度,还是吞咽的速度,都惊呆了一票皇子公主。
  巧玲忧心忡忡默默哀嚎——我滴郡主祖奶奶啊,您才刚吃了午饭而且吃了很多很多呀,还这么胡塞海塞的,真不会撑着么?额,不对不对,我滴郡主祖奶奶啊,九皇子那凶神恶煞不是说了不让你吃别人的送的东西吗,您不是也满口答应的吗?可您您您……这就忘了?那我是该提醒呢还是不该提醒呢还是不要提醒呢……诶哟,脑仁好疼。
  绿屏则是默默的低下头去,把自个儿视线转向那一双双忽然就不会动了的绣花鞋上——真不愧是宫里的东西,花样真心不错,嗯,回头给郡主也做几双差不多的……
  **
  听着紫霞可怜兮兮的央求,看着李诚J计初步得逞的精光,夏阳第一次后悔的想把刚吃下去的甜点吐出来。
  然而,吃人的到底嘴软,再加上,紫霞公主这小傻缺是肯定想不出这种计谋的,李诚那马蚤狐狸就算想得出来若背后没靠山也是没那胆儿在战王府这地界玩阳谋的……
  说简单点就是——她若拒绝了紫霞这小傻缺的请求不跳李诚这厮的阳坑,扇的若不是杨贵妃的脸,就是惠武BOSS的脸!
  虽然,不论是杨贵妃还是惠武BOSS都不至于公然立马就扇回来赏她个满眼金星,却,绝对会心里狠狠给她记一刀,指不定哪天就甩出来切她脖子戳她心窝了。
  更何况,她这副身子才十岁啊才十岁,太精明只会躲掉小亏吃大亏,还是缺心眼点的好……
  “好呀,我一个人住着连个伴儿都没有,你不嫌弃我还在戴孝的愿意来陪我作伴,我很高兴。”
  把紫霞郡主想成块精致又好吃的白面印花红豆甜点,夏阳就是想嫌弃她都难,面上的笑容自然真诚得谁都挑不出假来。
  “怎么能嫌弃呢?镇北侯可是为国捐躯的大英雄,没有他为咱们牢牢守护北门关,哪有我们这逍遥日子过?”
  李慧茹红着眼眶一把将紫霞公主挤开,深情款款的拉住夏阳的手,满眼都是柔水:“以前是我们想得不够周到,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了这么久……今儿我也厚着脸皮住下来了,你可不许赶我走。”
  夏阳咧嘴笑得像朵花儿,一点心机都没有:“慧茹姐姐也来住就更好了。”
  紫霞瞧见了,气得差点爆粗口——夏阳你个傻缺!瞧见人家笑就真当人家是好人了?还慧茹姐姐!我呸!
  可李诚却不动声色的摁住了她,一脸的笑意却半分不达眼底,冷冷的警告着她。
  他早就知道,紫霞能住进来的话,慧茹她们是不会甘愿落后的,然而,又如何?
  夏阳真是个蠢的吗?
  以前他也觉得她是个真蠢的,可是,赵梓彤的事却给他敲了个响亮的警钟!
  或许赵梓彤最后的下场真的是意外,可,若不是夏阳摸清了她的脾气一再变相的挑衅她,又岂会发生那样的意外?
  所谓剑走偏锋兵行诡道,对付夏阳这种假蠢的人,紫霞这种真蠢的,反而更好……
  
【54】李芷妍
  
  如此这般,紫霞和李慧茹等四位公主便住了下来。
  李诚等皇子们却是不方便住下来的,早早便结伴回了宫,也好回去各禀母妃吩咐宫人给自家姐姐妹妹收拾一应生活用品送来。
  老战王对家里住进四位公主没有任何表态,好似完全不知情一般。
  老王妃则一副很欣慰很高兴的模样,让紫霞等人在府中好好玩耍,招待的任务就全权交给了夏阳,还道天寒地冻行走不便,她人老了精神劲儿也不比她们这些年轻人,期间夏阳在内就不用天天去给她请安了。
  为了方便,夏阳直接将四位公主都安置进了她的菡萏院。
  挤是挤了点,可她这当主人的都没嫌弃,做客人的敢说啥?就算是紫霞公主也不敢有意见——她可不想一个人搬去别的院子住是住舒坦了,却留了李慧茹三个继续在菡萏院里跟夏阳“相亲相爱”!
  说起来,四位公主最大也才十四,最小才九岁,不过都还是群孩子而已,在这儿没有大人拘着,又有夏阳这逗比吃货传染源在,自是很快便放开的玩熟成一团儿了。
  至少……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李慧茹比起另三位来更放得下架子,也自认为短短一日便摸清了夏阳的脾性……
  眼看夜已深,大伙儿也困了,该散了各回屋子休息去了,她却眼珠子一转计又上心头,而后没骨人儿般抱住夏阳,声情并茂的说着这天有多冷一个人睡多孤单:“阳阳,你的床好宽好软哦,跟你一样又软又暖……今晚我就不回我那屋睡冷被窝了,跟你蹭,你可不许赶我走。”
  夏阳还没反应过来,紫霞公主先青了脸——四姐你丫堂堂公主之尊,要不要这么豁出脸面不要的去巴结个荒凉地界回来的臭丫头!
  李慧茹却不觉丢脸面,还很得意的趁着夏阳没注意,甩了个挑衅的眼神给紫霞公主。
  紫霞公主瞬间俏脸扭曲,狠狠的瞪了回去。
  她面色难看的挣扎了番后,最终还是抿紧了唇一声不发的别开了脸——她,不愿意留下来跟夏阳一起睡!
  事实上,她连有夏阳在的战王府都不愿意呆,但实在是没办法,她若不留在战王府,就得回庙里去……
  现在,她只希望母妃和皇兄快点为她跟父皇求情,免了她庙里思过的责罚,让她回宫去。
  见紫霞公主如此,李慧茹一点都不意外的得意笑了——就知道这自小就特别得宠的小丫头是不愿委屈自己的。
  转眸,目光从最小的李芮児一掠而过,落在最大的李芷妍身上。
  李芮児的母亲出身不高,虽也年轻貌美但在宫中算不上多出挑,手段也一般,能在宫中生存,全靠贤妃(李慧茹母亲)多年来的诸多点拨和照顾,哪怕是生下如今最小的十三皇子,也不过混了个婕妤而已,新一轮的夺嫡之争,其实基本没她娘仨什么事,自也无需留下来巴结夏阳,可谁让贤妃对她娘仨有大恩呢,而贤妃,又育有一子一女……
  当今七皇子李烨,四公主李慧茹的同母兄长,已经十六岁了,有资格夺储!
  说白了,李芮児留下来,是给李慧茹当助手的,李慧茹自不用担心她能给自己出什么幺蛾子,可李芷妍……
  却是紫霞公主的助手,还是她们当中年纪最大的,李慧茹不敢不放心上警惕着!
  可惜,李芷妍却也不知是被迫留下心有不甘准备随便应付了事,还是性情使然此时也确实已经累了,竟并未看向李慧茹这边,而是单手支额兀自在一旁眯起了眼儿假寐……
  这时,夏阳总算反应过来般开了口:“赶是不会赶你走啦,只是……我睡姿不太好哟……半夜……说不定会踢你哟……这……这万一踢着你怎么办?”
  刚还在想连日日亲近的奴婢都不愿留在屋里的夏阳,怎么可能会愿意留李慧茹一起睡的巧玲和绿屏一听这话,面皮就忍不住的抖了好几抖。
  现在她们仔细的想起来,他们家这位郡主的睡姿……好像……似乎……真的不是那么好……她们甚至有几次,半夜没在床上找到人,吓了个半死,后来才发现她在屏风后的马桶上睡得正迷糊。
  李慧茹却觉得夏阳这话绝对是婉拒她的意思,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紫霞公主趁机就幸灾乐祸道:“四(死)皇姐,你还是回屋睡去吧,不然,半夜夏阳真踢了你可怎么办?你放心,只是为了不被踢而已,我们不会笑话你出尔反尔的。”
  她进战王府后第一次笑得如此发自内心的自然畅快,明显已经脑补了李慧茹半夜被夏阳飞踹的惨样,气得李慧茹俏脸发沉,
  “四姐姐……”
  李芮児虽然四公主中年纪最小,却有种最纯粹的本能,早就觉得远离夏阳比较安全,可她又不敢撇下李慧茹一个人留在战王府,如今听到夏阳那样直白的说睡姿不好,更觉警铃大作,想要劝李慧茹不要跟夏阳一起睡,她实在怕冷的话,自己可以陪她睡,可话还没说出口呢,就被李慧茹狠狠瞪了一眼。
  李慧茹笑与夏阳道:“没关系,我睡姿也不怎么样,夜里到底谁踢谁,还说不好呢。”
  夏阳立马瞪大眼:“那……你还是不要跟我睡了吧……”两个睡姿不好的人还一起睡个毛啊睡?
  “要的要的,一定要的,我睡姿好不好其实还是看人的,一起睡的人睡姿好,我也不会太差,一起睡的人太差,我也会很差。”
  李慧茹死活就是不愿意走了。
  紫霞公主实在看不下去了,拖了李芷妍就走。
  李芮児回了几次头,最终也走了。
  李慧茹带着胜利的笑容上了夏阳的床,拉着夏阳软乎乎的小手又聊了好半天,直到夏阳困得眼皮再也撑不开,才安安心心的闭上眼。
  她不信,这样夏阳半夜还有力气踢人!
  然而……
  惨叫声没多久就响了起来!
  才安静的菡萏院,立马又热闹了起来……
  “三公主您是没瞧见,四公主两只眼睛都青了,嘿嘿,估摸是怕人瞧见丢脸,七公主明日瞧见又嘲笑,刚才匆匆回了宫,十公主也想跟回去的,却是被留了下来。”
  听到这些,已经躺上床的李芷妍眼都没睁,懒懒问:“紫霞呢?”
  宫女掩了掩嘴,眼底掠过一抹讥讽的笑:“睡得正熟呢。”
  李芷妍勾了勾唇,没有嘲讽,倒是有些羡慕:“她比我会托生……”顿了顿,又道:“夏阳又比我还不会托生……”
  宫女一听慌了,明明屋里没旁人了,还是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下,才压低声道:“三公主,听奴婢一句劝……”
  “放心吧……我没有力气去可怜她。”
  ------题外话------
  推荐好友好文【渣王作妃】——浅浅的心
  (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互作不休的故事)
  
【55】庞雪
  
  战王府还是住下了三位公主,于夏阳而言没什么不好……
  紫霞公主明明各种看她不爽却还要挤出笑来的扭曲小脸,是部很不错的滑稽“哑剧戏”,夏阳闲着没事就爱对着她那脸脑补“剧情”。
  加上李芷妍是个安静性子,李芮児乖巧可爱,都是很好相处的人。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她们在,二皇子李诚,七皇子李烨,甚至才四岁的十三皇子,都会三不五时轮番送些好吃的来给这些公主妹妹姐姐,然后,这些公主又会很热情的请夏阳一起吃……
  总之,夏阳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愉快,就这么一直过下去也无所谓,全然不知,她在帝都这些“愉快”的生活,每天都或插上翅膀或生出四蹄,飞奔往东门关……
  离开的时候李旭就知道,夏阳那看到吃的就管不住嘴手腿的小吃货,是绝对守不住“不吃”的誓言的,所以,他还是有心理准备的,所以,初初看到这样消息那会儿,他虽面色阴沉,倒也还不至于煞气外露,可……
  结伴去郊外赏野梅是几个意思?!
  风中乱哆嗦的破花有什么好看?
  何况,战王府没有梅花吗?
  大冷的天难得有一日晴,干嘛非得大老远跑那种鬼地方去看?
  野梅岭……
  他没记错的话,那地方离着帝都远着呢,通常那些吃饱了撑的才去那鬼地方赏梅的人,至少都会留宿一宿,所以那地界儿别庄林立,大大小小客栈成灾。
  专司机密情报工作的翎二童鞋很无语,实在搞不懂自己和翎三翎四究竟做错了啥,怎么就从那些高大上的任务链中掉了出来,沦为收集个黄毛丫头吃喝拉撒日常的汇报员。
  而且,他还倒了血霉的抽到了下签中的下下签——留着东门关主子爷这活阎王身边做接应!
  每天收到新消息的时候,翎二总忍不住想起翎三翎四那怜悯的眼神……
  此时,他脑中二人怜悯的嘴脸更清晰了——呜呜,他想回去,哪怕让他查圣上一天尿几次拉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