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15部分

不成反而被贼给害了……
  不然,她早把事情抖出去了,倒要看看,她李芷妍还能不能继续这么虚伪下去!
  **
  李旭很顺利的进了战王府,见到了老战王和老王妃,但老战王却不同意他去看夏阳。
  “为什么?”
  李旭也管不得老战王和老王妃是多老的长辈了,俊脸一拉就黑沉得吓人:“我知道她‘病’了。”
  “那又怎么样?”老战王直接赏了他个白眼,假装没听懂他的话:“紫霞几个丫头也知道,我也没准她们去看。”
  李旭当然知道他知道的和紫霞她们知道的绝对是不一样的,可……
  咬了咬牙,他还是道:“老祖宗,夏阳是我的未婚妻。”
  “我可以让她不是。”老战王凉凉道。
  始终端着一杯茶纯围观的老王妃闻声挑眉,暗暗瞥向李旭,便见他面皮一紧,素来就冷硬不讨喜的俊脸瞬间更加冷硬得吓人了,修长的身板笔直得像杆枪,一副逮着谁就戳谁的凌厉样……
  诶哟,真心不错呀,在他们二老跟前竟然也敢一副随时要发作的样子。
  不过……
  他在他们跟前都敢这么摆脸,在他们家阳阳跟前还不得……
  一想到养在他们跟前白白胖胖又可爱又体贴又懂事……(夸赞的话省略三千字)的阳阳,日后得天天看着李旭这讨命阎王似的脸,一不小心还有可能小命不保,老王妃的脸就不好看了,张嘴就更凉的补一句:“我也可以。”
  屋里众下人纷纷垂低头狂降存在感,心中忍不住默一句——九皇子呀,您得是多不讨喜才这么不得两位的眼?
  李旭当然是没法回答这个没问出口的问题,而且,他也已经气得头顶都生烟了。
  同样的威胁,他今天,已经听到了三次!三次!三次了!
  “怎么?不服?”老战王冷哼,很不削的:“不服你又能怎样!”
  李旭低下头去,差点咬碎一口森森白牙:“不敢,也不能怎么样。只是,回头父皇若是问起,我该如何回答?还请老祖宗明示。”
  他虽然不懂医术,却也看得出来,夏阳绝对伤得不轻,一时半会儿是肯定好不了的,就算有心隐瞒她的伤势,也需要个“病重”的幌子,到时候,惠武帝势必会表示关心,那么问题来了——
  李旭作为夏阳的未婚夫,明知未婚妻病重前去探病,却为何被老战王和老王妃拦着不让见?
  老战王自然听明白了李旭的意思,当即就乐了,笑着道:“你要真蠢得连这话都不会回或者回出问题来,那就真该滚蛋把位子让出来了。”
  这个位子,当然是“夏阳的未婚夫”宝座。
  李旭俊脸又是一黑——说来说去,还是不让他见夏阳就对了是吧!可是……
  他今天却是非见到她不可了!
  深吸一口气,李旭让自己冷静下来了,才道:“老祖宗,见不到夏阳,我是不会走的。”顿了顿,又补一句:“实在不行,我翻墙就是了,自问战王府的墙,我还是挺熟的。”
  前面那句还好,后面那句就明显的无赖了,而这个无赖,偏还面无表情一本正经的……
  老王妃一个没忍住,刚入口的茶给喷了出来:“咳咳……你们,咳咳,你们继续,咳咳,继续……”
  原本压抑的气氛,瞬间崩了……
  老战王不悦的横她——这么严肃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掉链子?
  老王妃很无语——这么严肃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冲我挤眉弄眼?
  李大力与秦嬷嬷默默——这么严肃的时候,您二位能不能别闹?
  李旭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身子依旧笔直如同一杆枪,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其实,心里却是暗暗的松了口气的——至少现在这情形来看,这两位老祖宗还不至于真的换掉他。
  “你为什么非要见到她不可?”老战王忽然问:“今天的话,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李旭愣住了,压根没听到后面那句……
  不过,他很快就又回过了神来,开口很官面话:“夏阳是我的未婚妻,知道她‘病’了,当然要来看看。”
  可惜,他愣住的表情虽然只是一瞬,老战王和老王妃还是捕捉到了。
  二老相视一眼后,换了老王妃开口:“我们要听的是实话。”
  “我……”
  话才出口就卡出了。
  李旭薄唇翕动,试图将嘴里那句“说的就是实话”往外吐,却也不知怎么回事,愣是说不出来。
  他面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干脆抿紧唇不再折腾自己,却眉头拧成了一团也不自知。
  “你们都还小,要谈感情确实还太早,何况你(还是这种脾性)……你若真说你是因为喜欢阳阳紧张阳阳才非见她不可,我们反而还不信了,只是……”老王妃淡淡的打破静默,紧紧的盯着李旭:“你必须先告诉我们,当初在湖里,为什么要对阳阳下杀手?”
  老战王也没想到老王妃会问,不禁愣了一愣,但转念就想起了夏阳,想起了她为自己现在还躺在床上不省人事……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选择了与老王妃统一战线,紧紧的盯向李旭。
  李旭却再次愣在了那里。
  如果老王妃不提起来,他甚至都忘记了,当初在湖里,自己曾对夏阳下过杀手……
  李旭面色更加难看了,花花绿绿红红黑黑,好不精彩。
  实话,他是绝对不能说的!
  谎话,又肯定骗不过二老!
  然而一室的死寂,都在催促着他赶紧老实的回答……
  “以后不会了。”他绷着脸,一字一顿的说道:“只要她不负我,我便不会负她弃她欺她。”
  
【69】心病
  
  老战王和老王妃一听就不禁皱起了眉头来……
  什么叫“她不负我”?
  阳阳那孩子虽然不着调了点,不安排理出牌了点,外加贪吃了点,却,不可否认的确确实实是个聪明的好孩子,不是那种爱慕虚荣朝三暮四轻易就被诱拐的类型呀……
  他在担心什么?
  老战王表示已经看不懂了,斜眸老王妃——你怎么看?
  老王妃低下了眼皮,默不作声。
  大家都以为她是在思考,却跟着就听到她沙哑中带着凝噎的声音传来:“呵呵,这话,你还是留着去与阳阳说吧,如果……如果她听得到的话……如果……她撑得下去的话……”
  话断断续续的说完,老王妃也被泪打湿了脸。
  李旭是亲眼见到了夏阳受伤后的样子的,一听这很有渲染力的声音,心就不禁咯噔一下,狠狠的往下沉了一沉,空白的脑子已经意识不到呼吸都紧张屏着:“她……”这么严重?
  “去吧,趁现在去见见也好,好歹……好歹万一真有个万一的话……”话到一半,老王妃便说不下去了,起初假流的眼泪,也变成了真流。
  那孩子这一次的情况是真比上一次严重得多,又不能请大夫来看,看了也多半像上次一样完全没用,她是真担心呀,担心那孩子是为了他们家老头子而一直在哄骗他们,担心她就那么没了……
  老王妃所担心的,也是老战王和李大力秦嬷嬷所担心的。
  气氛为此一下压抑起来……
  “呜呜,老头子,怎么办?怎么办?阳阳还那么小,还那么小,她才十一岁呀,要是她……”
  李旭再也听不下去了。
  青白着一张脸,他转头就冲出了花厅,身影如电般飞奔向菡萏院,转眼就没了人影。
  老战王一个眼神,李大力立马退出了花厅去。
  老战王这才道:“咳咳……人已经走了,不用哭了。”怪吓人的呀。
  “你当我是在演戏?你以为我是在演戏?”老王妃却没停止眼泪,凶巴巴吼道:“我是真难过!真担心阳阳!”
  老战王叹气:“说得好像我不担心不难过一样……”
  **
  菡萏院的人,自是拦不住李旭的。
  李大力后脚便到,也就没乱起来。
  巧玲和绿屏则死死守在夏阳床边紧紧的盯着李旭,半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李旭也没赶她们走。
  他眼里脑子里全是床上面无人色一动不动的夏阳,哪里看得见她们?
  他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前世这时候早已离开人世的老战王如今还活着,还活得很不错,而她,却“病”倒了,甚至性命堪忧!
  “她之前那场大病……也是这样吗?”
  很突然的,李旭开口问巧玲和绿屏,眼睛却没有离开夏阳的脸,这一次他是真的可以肯定,床上的小人儿原本肉呼呼的脸现在真的小了一圈,一大圈。
  只是短短一夜而已,她的脸就缩水似的小了一大圈!
  巧玲和绿屏俱是一惊,暗暗相视交换了个眼神后,纷纷抿紧嘴巴——就算九皇子杀了她们,她们也不能说。
  可是,她们不说,不意味着他想不到猜不到。
  “肯定跟这一次一样。”他低声不再充斥那种近乎尖锐的冰冷,反而沙哑低沉的,隐隐透着一丝颤抖:“是因为战王老祖宗吧?”
  巧玲和绿屏面色难看,把脑袋压得低低的,不敢让李旭看到一丝一毫的表情。
  “那就肯定是了。”
  李旭面色难看,心情更复杂,往前挪了一步,想去床边坐下,就近看夏阳,却惊到了巧玲和绿屏,双双往前一站半身横挡住了他,脱口而出的声音竟然十分有力:“九皇子请自重。”
  李旭淡淡的瞥了两人一眼,抿着唇,退了回去,目光继而再度落回夏阳脸上。
  【太子哥哥,我真的救不了你……】
  【最多,只能给你延长一点点一点点寿命而已……】
  【我……其实……也就……只有……不足……一成……的……把握……而已……哈……哈哈……】
  她那时候说的,竟然是真的。
  她真的能为人续命!
  只是……
  把握低得可怜,风险却大到吓人。
  而她,提都没提……
  可惜,太子皇兄当时已经中了食心蛊,无解的食心蛊,不然,她恐怕也会像现在救老祖宗一样,冒着自己香消玉殒的风险,硬与老天争命!
  其实,她即便不救老祖宗,也依旧还是能好好的活下去的不是吗?起码,前世她就活到了最后。
  可她却竟然救了,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救!
  “你不是夏阳……你不是夏阳……你是谁……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夏阳去了哪里……你是谁……到底是谁……”
  思维脱缰,李旭无意识的不停喃喃,可惜那声音实在太低太模糊,巧玲和绿屏虽然站得近,却也愣是一句都没听清楚,只看到李旭一副深受打击又精神混乱的模样,瞬间更紧张了。
  怎么办怎么办?郡主以前就总说九皇子有病,脑子有病,而且病得非常严重,她们还不信的,以为她是不喜欢九皇子才这么胡说八道的,可现在却是真真的信足了,九皇子这个样看起来确实是病得不轻呀,所以她们要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叫人?
  却就在这时,李旭忽的又向床边走去,又急又忽然,如同发了狂的野马,直接便将原本半身横挡住他路的巧玲和绿屏被撞开。
  “九皇子你……”
  巧玲直接被撞得跌坐在地,痛得又气又怒,张口就要呵斥,却被已经坐上床沿的李旭的样子吓噤了声。
  此时李旭,面色已经不是难看二字可以形容,各色扭曲交错,让原本一张俊逸的脸庞看起来十分狰狞,活似罗刹上身,让人毛骨悚然。
  而且!
  他的手伸向了夏阳!
  可李大人特别交代过,不能随便碰郡主的……
  巧玲当即大惊就跳了起来,想要扑过去拦,却被绿屏给拦住了。
  绿屏一手死死拉住巧玲不让她扑过去,一手却不知何时拿了把小杌子,抿唇沉眸紧紧的盯着李旭——只要他稍有不对劲的举动,她就毫不犹豫一杌子砸上他后脑勺!
  巧玲被她那冷静的狠样吓了一跳——她该不会是想趁机报私仇吧?艾玛,老话总说真正会咬人的狗是不随便叫唤的,果然没错!
  额不对……
  略微分神想岔了瞬的巧玲摇摇头,挣了绿屏的手,也转头去拿了把结实的小杌子对准李旭后脑勺——九皇子毕竟是练武的,预防一把杌子砸不晕他!
  李旭现在情绪有点失控,完全没发现两丫鬟在他背后造成的潜在威胁。
  他一坐下就似要确认什么一般,急急忙忙的去拨开夏阳已经散开的发,不让一丝黏贴在她苍白的小脸上影响他的判断。
  他明明很急躁,可实际付诸的动作却是出奇的轻柔,生怕稍一用力就会把床上的小家伙弄坏了,反而显得很笨拙……
  他眉头深锁,面色频变,就连往日幽深如同住着噬人凶兽的眸子里,也明暗交错变幻个不停。
  明明是要认真的确认某件事,却又在确认的过程中愈发拿捏不准的纠结样子……
  巧玲和绿屏都很错愕——这什么情况?
  **
  李旭现在很混乱,头都跟着突突的疼了起来。
  他忽然间记不起来前世的夏阳这个时候,究竟是长什么样子了!
  这明明是不应该的!
  就算他前世的这个时候跟夏阳还没有什么交集,却至少也是见过多次的……
  哪怕那时候从未仔细去看,也好歹是知道她生着什么模样的……
  更何况,她后来还成了他的妻,与他同床共枕多年,就算那个时候她的模样已经长开了,也依旧还是能看出她小时候的大概样子来……
  可现在,他却甚至连夏阳后来的样子都模糊了!
  **
  巧玲与绿屏相视一眼,很纠结——九皇子很不对劲呀,可他又没有伤害郡主,还要不要打啊?
  但很快,她们便不用纠结了,因为李旭自己晕了过去。
  他居然晕了!
  她们什么也没做呀!
  巧玲和绿屏错愕不已,而后,惊扔杌子:“郡主!”
  九皇子,你晕哪里不好,为什么偏偏晕在郡主身上!郡主有伤不能碰啊啊啊啊!
  **
  李旭在东门关展现出了过人的军事天赋,刷新了所有人对他的认知,是有望继承老战王衣钵成为新战王的人选之一(另一个是李靖),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依附太子李煜生存的无名皇子……
  他在战王府莫名晕厥,老战王和老王妃自然不能不重视。
  “你确定?”听罢太医的诊断,老战王面色不禁一阵变幻。
  左太医面色十分凝重道:“心病多由病邪内侵,或痰迷心窍、水饮凌心,或气滞血瘀,或心气心血不足所致……《本草纲目·脏腑虚实标本用药式》中言,心藏神为君火,包络为相火,代君行令,主血,主言,主汗,主笑。本病,诸热瞀瘛惊惑,谵妄烦乱……《诸病源候论·心病候》又言,心气不足,则胸腹大,胁下与腰背相引痛,惊悸恍惚……《太平圣惠方·心脏论》还言,夫心虚则生寒,寒则阴气盛,阴盛则血脉虚少,而多恐畏,情绪不乐……”
  老战王起初还很认真的听啊听,可听着听着就听出了青筋——他最讨厌太医这点了!有病你倒是开方下药呀,叨叨个啥的医经医典?老子是武官是上战场杀敌的,不是你家小学徒!你跟我讲这些有毛用!
  还是老王妃了解他,适时打断左太医一发不可收拾的唠叨,问道:“你就直说吧,这病怎么治。”有没有得治!
  
【70】惊遇碰瓷
  
  左太医很尴尬。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只是很委婉的告诉老战王和老王妃,心病这玩意儿,还是需要心药医。
  老战王和老王妃一听,面色俱是非常难看。
  其实,对心病这种奇特的病,他们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他们家三个儿子,各娶一个也就三个媳妇,老大媳妇最不幸,难产没的。老二媳妇跟着他们倒是享过些福,可惜身子还是不够争气,没到四十多就去了。剩下的老三媳妇,则是经不住亡夫丧子之痛,得了心病没的。
  所以,他们很清楚,心病这种病,是会要人命的,还没有任何特效药!
  既然清楚,自就不会去为难左太医,只是,该警告的还是需要警告一下,比如,李旭有心病这事,出了门就最好忘干净。
  左太医还在想,发现九皇子有这毛病的自己还能不能顺利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就听到老战王这样“提议”,自是非常高兴的爽快答应下来。
  待李大力送走左太医,老王妃才叹气:“也是个可怜孩子……”她以为,李旭的心病源于丽妃。
  说起丽妃,也是个奇谈。
  本来按理说,像她这样的妃子,早不该存在了,可她偏偏有个很得力的娘家——生财有道还很大方,对家中唯一的女儿丽妃娘娘更是非常关照!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帝王也是一样的,毕竟国库的钱和皇帝的钱是两本账。
  皇帝要是囊中羞涩的话,可就不是尴尬二字可以言喻的。
  当然了,有人会说,惠武帝要是喜欢丽妃娘家的钱的话,直接弄死她再安个罪名抄了她娘家就是了,还不简单?何必留个三不五时发作的丑疯子在身边膈应自己?
  可问题是,金山银山终是死物,就算搁在那里不动它也不会给你下蛋生崽,一旦动了就总有掏空的一天,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把它交给能让它“下蛋生崽”的人手里去,反正权势在你,哪天想收了,金山银山也还是你的,下的蛋啊崽啊的,也统统是你的……
  惠武帝何乐而不为?
  只是如此一来,就委屈李旭了。
  老战王也不否认李旭是个倒霉蛋,也心中有些怜悯,可这毕竟是惠武帝的私事,他不方便管也没办法管,更何况……
  “他若连这坎儿都过不去,就真配不上我们家阳丫头了!”
  提起夏阳,老王妃脸色更不好了,伤心之余又不忘的提醒老战王:“阳阳是个好孩子,日后你可要对她好点。”
  老战王立马不满的瞪向老王妃——说得好像他以往对她不好似的!他对她还不够好吗不够吗!
  可不满归不满,嘴上还是瓮声瓮气的应了:“我自有分寸。”
  顿了顿,猛然想起来的问老王妃:“你说……小九这心病,阳丫头能不能治?”
  老王妃愕住。
  **  夏阳这一次“病”得比上一次还久,也看起来更吓人,稀里糊涂竟然就错过了太后大寿……
  虽说那个寿宴她原本就没法去吃,可要是她没“病”的话,宫里还是会多准备一份菜送到战王府赏她的,就像去年一样。
  可!是!
  她“病”了!
  还不省人事!
  于是宫中便没给她准备!
  漏掉大餐,夏阳很郁闷,更郁闷的是,自己这一次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老王妃,不是巧玲不是绿屏,甚至不是个女的,而是,李旭那个蛇精病!
  他正姿笔挺的坐在床边的椅子里,面无表情的定定看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连她睁眼醒来了都没发现,害得她还以为自己依旧在做恶梦,毫不犹豫抡起脖子下的小玉枕就砸了过去……
  然后……
  然后她后知后觉的发现那小玉枕竟然是真实有重量的!
  而那个蛇精病……
  脑门应声起了个大包,面色非常狰狞的瞪着她!
  “噗~”
  巧玲一想起当时那画面就忍俊不禁的又笑喷了。
  夏阳幽怨对着铜镜横了她一眼:“巧玲姐,你敢不往我脑袋上喷口水么?”
  正为她梳头的巧玲顿时囧了——她明明是偏头冲外边笑的好不好?
  这时,秦嬷嬷来了,是来看看夏阳准备好了没有。
  “这种小事让丫鬟来就是了,何必秦嬷嬷亲自跑一趟。”夏阳笑道。
  她这一次“病”得太吓人了,还能醒过来并迅速痊愈,在老王妃看来简直像奇迹一样,更认定跟向神佛请愿灵验了有关,便执意要带她去还愿,感谢佛祖保护。
  除了内力尚未恢复外,她并无不适之处,能光明正大出门溜达,自是乐意之极的,更何况,她对天禄寺的斋饭还耿耿于怀——
  自从吃了一个月天禄寺的杂粮花生饭配白菜豆腐后,她就很想去那座大名鼎鼎的古寺看看,他们家的斋饭是不是只有这两种特别出色,别的都是凑数的渣!
  秦嬷嬷笑容和蔼的调侃道:“这不是一夜不见,奴婢想郡主了吗?哪里知道特地讨了这趟腿儿来,却是招了郡主的嫌弃。”
  “哪有哪有,嬷嬷满身香香甜甜的桂花糕味儿,我爱死都还来不及,哪能嫌弃。”夏阳笑嘻嘻的轻松应对。
  “啧啧,难怪老王妃说郡主这鼻儿跟……似的。”秦嬷嬷学了个小狗姿势笑话她:“连奴婢刚包过桂花糕都闻得出来,奴婢可明明是洗过了手才过来的。”
  又说笑了几句,见夏阳已经准备好了,秦嬷嬷才回落霞苑去。
  夏阳直接到大门口去等就行了。
  “你,你怎么在这?!”
  在大门口见到李旭,原本高高兴兴的夏阳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最近出现得是不是太“勤快”了点?东门关的仗已经打完了?
  李旭一看到她,就觉得脑门隐隐作痛,再加上她那嫌弃的语调和嘴脸……
  本就阴沉不讨喜的棺材脸,立马更难看了,一动不动居高坐在马背上,冷冷的瞪着她。
  夏阳很没义气的直接蜷成一团缩到巧玲和绿屏背后去,拿二人当挡箭牌。
  李旭又好气又好笑,余光便见老王妃的轿子来了,赶紧下马。
  “切~,还不是跟我一样。”夏阳躲在巧玲和绿屏背后强烈的鄙视他:“有种你屁股一直黏在马背上别下来呀,欺软怕硬!”
  李旭冷眸一横,透过巧玲和绿屏之间的缝隙戳向夏阳。
  夏阳相当不削的冷哼一声回敬他——有种你过来打我呀打我呀,当着老王妃的面打我呀!
  李旭抿唇,转眸瞪向了巧玲和绿屏。
  两苦命丫鬟那个囧的呀——郡主哇,您敢不敢少欠点抽?敢不敢别躲着挑衅?
  那一幕,太滑稽,秦嬷嬷都忍不住低声告与老王妃,引得老王妃挑帘偷看。
  老王妃忍俊不禁:“倒是对小冤家。”若能成欢喜冤家,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秦嬷嬷显然很明白老王妃的心里,低声道:“郡主讨喜又良善,不喜欢她的,都是心肠狠辣又目盲的。”
  老王妃一听就忍不住乐了:“确实如此。”
  **
  李旭的任务,美其名曰是护送老王妃和夏阳去天禄寺还愿。
  但其实,战王府得力侍卫那么多,哪里用得上他堂堂九皇子!
  若说他没有目的,纯粹只是为了献殷勤而献殷勤,夏阳是不信的,可她懒得问——老战王和老王妃都默许了,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
  至少不会太坏。
  “你就没什么想要问我的?”反而是李旭忍不住先问出口。
  夏阳直接给他一个“我很蠢很天真”的表情:“问什么?”
  李旭张嘴,却吐不出半个声来,又见夏阳没心没肺看洋相似的看他,脸一拉就又长又黑:“不问拉倒,别后悔。”
  夏阳很给面子的正经看了他一眼,然后,然后就转头玩去了……玩去了……
  李旭气得头顶生烟,差点就把她拖过来一顿抽屁屁。
  某人气场太强太尖锐,夏阳跟他呆在一起浑身都不舒服,自是能溜就溜,溜不掉,也尽量快走几步甩他一段距离,却哪里想到……
  世界明明那么大,却转弯总容易撞上人!
  “诶哟,这谁家的孩子呀这么没教养,撞倒了人不道歉就算了,还耍横!”
  素衣的妇人一把扯住夏阳,扯开嗓门就高声嚷嚷。
  夏阳瞪大着眼睛看那倒地直呻吟的老妇——喵了个咪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她竟然碰上了古代版碰瓷!而且目测,对方演技可封后!
  “娘,您没事吧?”老妇身边,有个高挑清瘦的漂亮女子,一脸紧张的检查老妇有没有摔坏。
  可素……
  某阳很无奈的默默表示——你敢不敢不要用眼角余光来偷瞄俺?
  “诶呀,出血了。”
  被甩下的巧玲和绿屏追到的时候,正好听到那高挑清瘦的漂亮女子如此惊呼。
  “婆婆!”扯住夏阳不放的妇人跟着惊呼一声,一脸紧张的样子,可下一秒就又凶巴巴的转头瞪夏阳:“都是你!”
  这妇人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被她掐的手疼得夏阳皱起了眉头,本能就挣扎甩掉她的手。
  可那妇人哪肯罢休,一怔之后立马就再度纠缠过来:“竟然还敢打人。”
  “胡说……”
  看的一清二楚的巧玲气得脸都青了,却呵斥才出口,就听到车轱辘声近,一道久违的声音传来:“哟~,这不是夏阳郡主吗?”
  
【71】九皇子罩的
  
  岔路口的小道上,缓缓来了辆精致的木轮椅,轮椅上坐着个面色青灰的消瘦少女。
  少女五官其实生得很不错,是个美人胚子,可惜气色太糟糕,又过于消瘦,单单眼眶就深陷得很吓人,嘴上虽说着笑,一副与夏阳很熟稔的模样,幽幽的眸子却似淬了毒,恨不得扑过去生撕了夏阳般。
  轮椅后边,还跟着六个一看就非常孔武有力的丫鬟,纵是低着眼脸,也掩不住凶气外泄……
  要说她们只是寻常的丫鬟,夏阳的不信的。
  可要说她们是非常厉害的角色,混了两世出身都很好的夏阳就忍不住鄙视了——所谓返璞归真,越是牛逼的人看起来越平常的好吗好吗?就像那个白胡子老郎中。
  哦……
  蛇精病那种类型是特例。
  不过,这些人都是来给夏阳找麻烦的,自是不会任她旁若无人乱歪歪……
  “郡主?好啊,竟然还是个郡主!”
  那本就纠缠夏阳不放的妇人高声尖锐,存心是要引人来围观,更加泼辣蛮横的抓向夏阳:“郡主就了不起了?郡主就能无法无天了?搞清楚,这里可是天子脚下!更何况,我公公与我夫君……呜~他们,他们才刚刚战死沙场……呜呜……你,你们这分明是欺负我们家只剩老弱妇孺和个伤残男人了……”
  夏阳无语的看着躲过巧玲和绿屏的阻挠,再次揪住她不放,却已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化身可怜英雄遗孀的妇人——今天真的不颁奖好吗?一个个要不要这么拼!
  然而……
  天禄寺是古寺,代代出高僧,加上特别灵验又素来讲究平等,所以备受世人追捧,香火鼎盛非常。
  刚刚妇人尖着嗓门那么一嚎,早已引来了不少游寺香客看热闹,只不过他们大都不愿在这随便扔一块砖头都能砸中几个贵人的天子脚下公然围观,都躲在各个角落里偷看着。
  轮椅上的少女瞥见各个角落隐见人影袍叫,嘴角便忍不住翘了起来:“夏阳郡主,你这可就不对了,你怎么能仗着皇上宠爱如此肆意妄为呢?镇北侯是为国捐躯的没错,可人家的公公和夫君也是为国为民战死沙场的大英雄呀。”
  这话一出,暗处那些围观的人就小声的窃窃私语了起来,越是不了解情况的反而说得越煞有其事,对夏阳各种批评,对老妇母女媳三人又满是同情。
  轮椅上的少女隐隐听到了一些内容,嘴角得意的翘得更高了,挑衅的看着夏阳,开口却很是苦口婆心:“虽然我也很想帮你,可是阳阳……唉,我都看见了呀,怎么能昧着良心说谎呢?那对她们来说岂不是太残忍?我看,你还是认个错赔点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不然,让人瞧见传出去可真心不好听,非但污了你镇北侯府的名声,还连累战王府。”
  “赔钱?有钱就了不起了吗?谁要你的臭钱!我们要的是尊严,尊严!就算你是郡主,也不能这么侮辱人的!”
  见那少女与妇人一唱一和的抹黑夏阳抹黑得欢腾,巧玲气得差点没吐血,久久不见夏阳出声反驳,急得不行:“你……”
  “咳咳……”夏阳尴尬清嗓子的声音,打断了巧玲刚欲出口的愤怒,惊愕回头,便见夏阳伸长脖子凑过来低声问她:“那个……巧玲姐,她是哪位?”眼神指向轮椅上的少女。
  巧玲一怔。
  绿屏目光暗暗的闪了一闪。
  那妇人都忘记了哭嚎控诉,与她的婆婆小姑子一起不敢置信的看向夏阳。
  但最最愤怒难堪的,还啊轮椅上那位少女,本就渗人的脸庞瞬间扭曲如同厉鬼,喘着粗气狠狠的瞪着夏阳——你竟然不认识我!竟然敢不认识我!
  面对众人的错愕以及某人的愤怒,夏阳无辜的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的又问巧玲:“很熟的?”
  巧玲总算回过神来,忍着笑道:“哪能!郡主您记性那么好,真是相熟的话肯定化成灰也能认出来的,所以这位嘛……跟您还真心不熟。”
  “贱婢你……”
  轮椅上的少女气得面目愈发扭曲狰狞,不敢公然动夏阳,可动巧玲一个奴婢却还是有胆子的,于是抬手一指就命身后的丫鬟打人:“给我掌她嘴!看她还记不记得住自己的身份敢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额……”夏阳很错愕:“巧玲姐,你不是在跟我说话吗?”没被妇人拽着的那只手,一把将巧玲拽到了自己身后去。
  “郡主……”
  巧玲怕夏阳大病初愈吃亏,才站定就又想转出来,却是被绿屏一步给挡在了后面,并高声替巧玲“提醒”夏阳道:“郡主,她就是以前在国子监三不五时就找你麻烦,后来连受伤都想诬赖是你害的,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连累全家被太后娘娘呵斥,皇上责罚的那位赵梓彤赵小姐。”
  “咳咳……”
  夏阳差点没笑喷,一个劲的干咳掩饰:绿屏你丫的介绍就好好介绍,干嘛介绍得那么清楚详细?瞅瞅人家小姑娘那脸,都被你气绿得跟愤怒的绿蜥蜴是一样一样了。
  赵梓彤隐隐间听到了不少忍俊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