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16部分

不禁的嗤笑声,顿时气得面色灰白,哼哧哼哧的只能喘粗气了。
  孔武有力的丫鬟甲已经走出去准备打巧玲,却半道听到这番话,总觉得不对,不由停下回头征询的看向赵梓彤——还打不打呀?
  赵梓彤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却是吃了大亏之后学得稍微有些聪明了,愣是抿着嘴巴没有开口。
  那丫鬟,自然也不好动手。
  气氛一下僵在了那里……
  这时,刚才就没掺和闹剧的素衣漂亮女子已经将老妇的伤势检查好了,并将她搀扶到了一旁大石上坐下,交代随行的小丫鬟照顾。
  “嫂嫂,别这样,这儿正好是转弯,郡主应该不是故意的。”
  她走过来,素衣款款颇有几分步步生莲的风韵,轻轻的拉着那抓住夏阳不放的妇人,一脸的恳求息事宁人:“嫂嫂,咱们初来乍到没有根基,如今也不过全靠九皇……唉,就算吃点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性命要紧,总比一不小心就惹上不能惹的人来得强。”
  她这话什么意思?
  还有!
  九皇什么九皇?说到半截断去就以为人不知道她说的是九皇子……等等!九皇子!?
  巧玲和绿屏都震惊的看着那素衣女子,面色难看至极,大概已经猜测到了,眼前这些妇人女子,正是东门关回来的庞家人,那素衣女子,就是李旭的绯闻对象,庞雪!
  两个丫鬟都能想到,夏阳自然也能想到,说实话,她还真挺惊讶——两方人马前后脚出现,害她还以为这一家子影后只是赵梓彤找来恶心她的,却没想到,额,所以说她们一家子这么拼演技,是来干嘛的?别告诉她,只是为了弄臭她的名声,顺便广而告之她们一家都是弱者,哪日万一闹出神马动静来,也是柔弱被欺负的那一方!
  不过,看赵梓彤那反应,似乎是知道这家人的身份的……
  夏阳无语仰头,想默默的独自明媚忧伤一下,却就听到那始终拽着她不放的妇人又无奈又心疼的拉住庞雪的手道:“你呀,就是个软乎人,事事先想着的,就是谦让。可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有些事是可以让的,有些事,却是不能让的!”
  看向大石旁的老妇,竟就泪眼婆娑了起来:“婆婆吃了一辈子的苦,如今又是丧夫又是丧子,最是悲痛需要人小心宽慰的时候,哪里还能受这等委屈?我们为人子女的受点委屈没关系,可眼睁睁看着她老人家受人欺辱算个什么事?若是只因怕惹祸上身就不敢为她说话讨公道,莫说传出去不好听,就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要降雷劈的……”
  巴拉巴拉说得头头是道,直羞得庞雪满面通红:“嫂嫂教训得是,是雪儿不孝了。”
  那妇人这才欣慰一笑,转眸凌厉的看向夏阳,却惊见夏阳两眼无神眼皮直耷拉,俨然一副正站着打瞌睡的模样……
  瞬间忘了酝酿好的台词,目瞪口呆的看着夏阳不知如何反应。
  庞雪也很震惊——她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瞌睡的人!到底是神经太大条傻的,还是,根本不把她们放在眼底的在藐视她们?
  庞雪还惊疑不定,她嫂子肖氏就先控制不住情绪的尖声道:“我说这位郡主……”
  “啊?”夏阳瞬间惊醒,糊里糊涂的四下张望:“完啦?可以走啦?那再见,没关系,下次小心点照顾好老人家就行,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什么不放在心上!
  谁问你放不放在心上了!
  你不放在心上我们可放在心上呢!
  肖氏气得姣好的面容险些扭曲,张嘴看是与庞雪说,却格外尖锐的分明是在惹人侧目:“看到没有雪儿,你好心,人家也不会领情的!”
  庞雪暗暗拧眉,她忽然注意到,巧玲和绿屏不知何时开始就都不开口说话了,听到那些刺耳的话,也不激动了,冷静得让她有些不安。
  可她再看向夏阳,却见夏阳一脸懵懂搞不清楚状况的看着她们,也不像是在装的……
  还没想清楚,自无法给肖氏什么提示,肖氏便径直开口了:“这位郡主,你撞了我婆婆不道歉还蛮横打人,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以为装装糊涂就能蒙混过去吗?那么多眼睛看着呢!”
  夏阳皱了皱眉,很无奈的问:“所以?”
  “道歉!公开道歉!”
  
【72】别急着走呀
  
  看到夏阳一脸为难的说“这不太好吧”,一旁已做纯看戏的赵梓彤差点没乐得拍起手来。
  肖氏也以为夏阳这是怕了,更加得意:“有什么不好?就因为你是郡主就特别高高在上屈就不得了?道歉!一定要道歉!”
  庞雪却不知为何,更加不安了,余光不动声色的四下转悠,却并未能如愿的看到她所期盼的那道身影。
  大石旁的庞夫人显然也隐隐意识到了不对劲,想要改变计划,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赵梓彤已经出声了:“我也觉得应该道歉。”
  赵梓彤笑得开心,消瘦得脸庞看起来都不那么狰狞吓人了,一脸和善的用眼神安慰肖氏和庞雪,鼓励她们继续闹,最好能让夏阳更加难堪,又对夏阳道:“夏阳郡主,你祖父,你父亲,这两代镇北侯可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真正正的大英雄,从不用自己傲人的身份去压人,我相信,你作为他们唯一的女儿孙女,是不会仗势欺人去辱没他们的名誉。”
  有赵梓彤撑腰,肖氏更肆无忌惮了:“夏阳郡主,我婆婆可是被你撞伤的,我们现在也只是要求你公开道歉而已,还她一份应有的体面,不算过分啊,你不会自持金贵的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肯吧?”
  “嫂嫂……”
  庞雪悄悄的拽肖氏,想要阻拦她说下去,先看情况再说,可惜肖氏正得意,根本没理她,她只好开口出声,却还是迟了……
  “那好吧。”
  夏阳很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你们非要跟我道歉,那我只好接受了。”
  庞雪一听,怔住了——她刚刚错过了什么?
  肖氏也更是激动得尖叫:“什么什么什么!谁跟谁道歉?”她一定是忽然耳鸣听错了!多听出了两个字!
  赵梓彤更是看怪物似的看夏阳——她耳朵有毛病吧有毛病吧?不然,怎么能众目睽睽之下颠倒到这个程度!
  那头庞夫人也忍不住的皱起了眉来,觉得自己竟然看不透夏阳那么一个半大不小看似糊涂的孩子……
  太邪门了。
  一时间,气氛有点微妙的压抑……
  巧玲和绿屏却是骄傲挺直了脊梁,看跳梁小丑一般看众人——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竟然敢在他们家郡主跟前秀智商!他们家郡主只是懒而已好吗好吗!
  两个丫鬟的态度,愈发让庞雪肯定情况不妙,当即道:“郡主,这事可能真有误会,我们不如各退一步……”
  “本来是可以的,但现在却是不行了。”夏阳摇头打断她的话,若有似无的看了赵梓彤一眼,勾唇,笑:“我可不能辱没了祖父和父亲的名誉,更不能连累了战王府。”
  庞雪面色不好看了,漂亮的脸蛋儿绷紧,颇有几分女将军的英气威武:“夏阳郡主……”
  夏阳却不理她,径直微微侧头偏向一边:“我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来?”
  众人惊愕。
  庞雪第一反应便是李旭来了,一脸英气瞬间转柔,挂满欣喜的冲那个方向看去,可惜……
  虽然李旭也来的,但,同时来的还有十数道修长精健的黑影!
  这些黑影人,从各个被忽略的角落中跳出来,以夏阳为中心,团团的围住了众人,浑身散发着尖锐的杀气,无声的告诫众人,最好不要妄想离开他们圈定的范围,不然,杀无赦。
  影卫!
  竟然是影卫!
  她竟然带着影卫!
  看到那些影卫,赵梓彤面色瞬间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知道今天自己是肯定找不了夏阳麻烦了,甚至还会惹来一身腥……
  庞夫人显然也是有些见识的,乍然看到那些影卫,也不禁浑身一软——她没想到老战王疼爱夏阳到这种程度,竟让影卫随行保护她!
  闹了半天,她们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些影卫的密切监控下经行!
  难怪那个小郡主如此有恃无恐!
  深吸一口气,庞夫人神色略定,和蔼的开口了:“夏阳郡主,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言下之意,是她得理不饶人非要将事情闹大?
  夏阳扬眉。
  那边庞雪也恳求的看着李旭——我们真的不是故意招惹夏阳郡主的!
  李旭抿了抿唇,最终还是走向了夏阳,在她身旁站定。
  夏阳瞥了他一眼,先开了口,却是与影卫说的:“你们挑个谁去一趟太医院,速度把蒋太医接过来。”
  李旭皱眉,搞不清楚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请蒋太医过来干什么。
  庞雪毫不避嫌的直接就靠过去:“九皇子……”
  李旭几乎立即就转眸看向了她。
  乍一看,或者远远看着,李旭就像是紧张庞雪而闻声就看过去,可至少庞雪却看得一清二楚,他分明同时还很自然的微微侧开了身子,明显的如同之前一样,抗拒她的过度接近,俊逸的脸庞也冰冷得吓人,目光锋利如能剖出人心看个仔细清楚……
  好在,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虽心伤,却还是能很快的刹住步子勾出自然的笑,施施然行礼:“见过九皇子。”
  肖氏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紧跟在庞雪之后过来行礼。
  李旭略微点了个头,转头又看向夏阳,却张嘴还没来得出声,就见她耸肩摊手先一步无奈道:“人已经去请了。”
  李旭抿唇收回了话,皱眉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道:“若只是治疗庞夫人的话,无需特地将蒋太医请过来……”
  “治疗是肯定要的。”夏阳点头,不否认。
  李旭眉头皱得更紧了:“阳……”
  他想让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事算了,可……
  被她定定看着,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
  刚才,他虽然没有看到整个过程,却可以肯定,她并没有撞人,也没有打人,更没有咄咄逼人,以她那样懒惰的性子,就算是有人主动寻她麻烦,她也是不太愿意去回应的,除非对方实在太过分,就像当初的赵梓彤……
  换言之,今天这事,是庞夫人三人闹出来的。
  他知道。
  他甚至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做,可……
  夏阳轻柔含笑的声音传来:“你要还不说的话,我可就去一旁坐着等咯。”
  那语气,那态度,都很客气,客气得礼貌疏离……
  李旭俊脸一黑,瞬间更加不好看起来。
  这一世,他们提前相遇了,提前开始交集,连赐婚都提前好几年,可是,她却变了,变得很彻底,就像囊没换,芯儿却换过了一样,重头来过的这一世,她从一开始就非常抗拒未来成为他的妻!哪怕……
  哪怕其实他很多时候都已经选择了屈就她,慢慢的一点点的靠近她,赌着历史重演的风险试着去相信她,她却依旧故我的疏离他,疏离他,恨不得这辈子再也不用见到他!
  她明明愿意接近每一个人,包括那些心怀不轨时时刻刻想着怎么算计她的人,却吝啬给他多一丝的亲近!
  她明明可以为别人受伤,为别人伤心欲绝泪流干,为别人拼上一条性命,却,就是连跟他好好相处都不肯!
  她明明……
  她让他觉得自己在用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
  越想越愤怒,李旭脱口而出:“夏阳,这事就到此为止。”
  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巧玲和绿屏一听,气得脸都绿了——九皇子这是公然打他们家郡主的脸也要袒护那姓庞的一家?
  庞雪面色略有微妙却很快便挂了满脸的欣喜笑容,痴痴的凝望着李旭。
  肖氏暗嘘一口气喜上眉梢——她就说嘛,九皇子心里是有他们家庞雪的。
  赵梓彤愣了一愣后乐得差点没笑出声来——啧啧,这可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好!好!好!
  然而……
  夏阳却是最高兴的那一个。
  她大眼闪闪发亮,从未如此真诚的看着李旭:“所以说,你果然是喜欢这位庞姐姐的对不对?”
  众人一听,愣住了——这神马转折啊喂?考虑一下普通人的脑回路啊喂!
  而起初还被她那双大眼闪得有那么一点点发懵的李旭则是俊脸一拉,瞬间又黑又长,预感她接下来的话更加挑战他的怒火……
  “我懂我懂,两情相悦嘛,两个人就够了,横在中间的第三个人绝对是多余的。”夏阳自顾老气横秋的道:“我这人吧,浑身上下都是优点,最爱成丨人之……”
  “你想都别想——”
  早已俊脸发黑青筋狂跳的李旭近乎咆哮的吼断她的话,想都没想就伸手将她拖进怀里,居高临下咬牙切齿的准备狠狠再咆哮一通,却见她眉头微皱面色都有些不对劲,惊愕不已:“你怎么了?”
  他起码还记得,她才“大病初愈”,而她的“病”,其实是内伤,表面看起来好了,不意味着是真的好了!
  夏阳讨厌他这种霸道,想拎就拎想拖就拖,她是木偶玩具吗?
  噘着嘴道:“什么事也没……”
  话没说完,袖子就被当中推高,露出手臂上几道青紫的捏抓痕迹来。
  巧玲倒吸一口凉气,愤怒瞪向肖氏:“好个贼喊捉贼的泼妇!自己伤了郡主,还诬陷郡主打人!”
  “巧玲姐,形象,形象,注意形象。”某奇葩郡主却不给面子的冒出来破坏气氛,一本正色的说教:“你要有气质,有形象,就像我,无时不刻都在保持最完美的姿态。”
  巧玲只觉一胸膛的怒火瞬间被扎破泄露精光,没好气的白了夏阳一眼——您是最没形象的好不?
  这时,庞夫人都在小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很自然的微笑与李旭道:“我们就不打搅九皇子和郡主了,先告退。”
  李旭抿唇,迟疑着还是要点头应允,却听夏阳先一步道:“诶,夫人别急呀,不是都摔得流血了吗?等蒋太医来验过您的伤怎么来的再走也不迟呀。”
  ------题外话------
  推荐基友的宅斗好文,《纯禽王爷的金牌宠妃》作者:纳兰语语。求收藏啦~
  
【73】一波n折折啊折
  
  夏阳那话一出,瞬间整片区域都安静了下来,连李旭都惊愕不已的看着她。
  庞夫人惊愕之余面色最是难看,不自觉的就将受伤的手往袖里藏。
  庞雪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夏阳的目光瞬间淬上毒,不再敢当她是寻常的孩子般轻慢。
  唯独肖氏和赵梓彤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却是不由自主的一齐看向庞夫人——请蒋太医来验伤?难道她的伤有问题?
  还没想清楚,庞雪已咚一声给夏阳跪了下去,原本偏向英气的脸庞,却一瞬间因为满面梨花雨而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柔弱:“郡主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吧,这一次……这一次……是我们搞错误会了……”
  话的内容,确是在认错,可那可怜兮兮的语气,却又分明意有所指——她是迫于夏阳的权势地位才不得不认下这所谓的错的!
  如此还不算,她还打算给夏阳磕头。
  可惜……
  她的头还没碰上坚硬的青石地砖,便被人拉住了。
  巧玲和绿屏不敢置信的看着弯身去拉住庞雪的李旭——他瞎的吗?没看到这女人到现在都还想着弄臭他们家郡主的名声!
  “九皇子……”
  察觉是李旭拉住了自己,庞雪是又意外又惊喜,梨花带雨的脸庞带着几分惊愕几分羞涩,慢慢抬起眸来。
  此时此刻,她无论是表情眼神,还是颜值角度,都完美得无法挑剔,足以让个正常男人为之心动,可……
  她脉脉双眸触及的,却是一双冰冷到尖锐的眸子!
  李旭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在她抬起头来那一瞬便收回了自己的手,冷淡低声:“你这招对她没用。”对他,也没用。
  他低声不高,不站近了几乎听不到,似是提醒,却又如闷棍猛然敲上庞雪大脑,震得她脑子嗡嗡作响,面色苍白如纸。
  这样狗血的戏码,夏阳是真心没兴趣看的,无所事事之余,她习惯性的转头问绿屏:“有没有带吃的?”
  绿屏很淡定的说有,又很淡定的当着错愕的众人的面,从随身携带的小布包里取出几个小白布包:“桂花糕,花生糖,芝麻饼,您想吃哪个?”
  “花生糖。”夏阳挑了样吃了也不会占位置的。
  绿屏立马往她嘴里塞了块秘制花生糖。
  香甜酥脆的花生糖一入嘴,夏阳就满足的笑弯了眉,大眼闪闪的直冒星光,幸福得好似要冒彩色泡泡。
  巧玲和绿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们虽然总念叨夏阳别老吃吃吃,可其实,她们还是最喜欢夏阳吃东西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得让人感觉心都要跟着一起化掉了。
  李旭始终绷紧如同尖锐利器的唇角,也悄然软化,几不可见的微微勾起浅淡的弧度,想都没想,便抬手去抹走她嘴角那细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糖碎沫儿。
  可是,越是如此不经意的举动,却就越能窥见一个人真正的心理……
  如果说,刚才庞雪只是如遭一记闷棍,那么,现在她简直如同被雷狠狠劈了一下。
  李旭霸道,强硬,冰冷得不近人情,却气韵天成,独有一份诱人飞蛾扑火的魅力,可惜他不是温柔的人,他的思想里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只有我的,你的,他的,这种简单粗暴却十分清晰明了的局域划分!
  庞夫人眼力过人,从一开始就看得清楚明白,也直白明了的如此教导庞雪——想要真正的靠近李旭,率先就要经过他的认可成为他的东西他的人,而后,再去盘算如何谋他的心。
  可说得简单,做起来却哪里有那么容易……
  虽然她至今也没弄明白,李旭为何独独待她比较特别,但她心里却还是很清楚的,他这种特别对待,并非是因为对她动了心,甚至都不是她得到了他的认可,更不等于他允许她自作主张的跨入他的领域以他的所有物自居!
  越是相处,她反而越是明白。
  甚至,她都有些泄气的想,这样的距离也挺好,至少她有什么事的话他还是会管她,她惹上了不能惹的人他也还愿意站出来为她撑腰,她起码在他面前,还是特别的!
  她想,他应该是有心的,只是他的心在遥不可及的地方,没有人可以触摸得到……
  可事实却是,他的心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遥远,也,并不是谁都触及不到!
  庞雪瞪大着眼,错愕的看着李旭嘴角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却又确确实实是存在的微微弧度,感觉这一刻的李旭,竟然不再像出鞘的利剑那般尖锐而咄咄逼人,倒像,一轮清月出云山,朦朦胧胧淡淡漠漠,却,柔入人心……
  可惜,某人总有让画风突变的特殊能力。
  夏阳这一刻,比在场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李旭,满脸幸福感瞬间龟裂崩溃,清清楚楚的写满“你肿么了你肿么了你这个样子好口怕啊你知不知道”!
  李旭薄唇勾起,笑容虽然深了,却不柔了,尖锐的散发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冷气息,尚未收回的长指顺势就猛的一掐,掐住了她软乎乎的脸蛋儿。
  夏阳立马疼得柳眉哆嗦小脸瞬变,本能一把推开他就捧着自己的脸,还含着花生糖的腮帮子一阵阵辣疼,却舍不得把糖吐掉,怒瞪李旭:“你有病啊!好端端的干嘛掐我!”
  “看到你腮帮子圆圆的蠕来蠕去就一不小心手痒了而已。”
  李旭云淡风轻的话一出,巧玲差点没忍住点头附和——嗯嗯嗯,她每次也很想掐一下来着。
  庞雪却注意到,李旭的心情,神奇的瞬间又变好了……
  她皱眉看向夏阳,危机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恨意不经意就染入了瞳眸之中。
  虽然她也不否认,这肉乎乎的小丫头五官确实生得很不错,是个美人胚子,但她也不错不是吗,如果非要说自己哪里比不上比她,那就是自己姓庞而她姓夏!
  庞雪越想越恨,却忽然惊见夏阳转眸看了过来。
  那是平平淡淡很随意的一眼,不含讥讽没有挑衅甚至不具备任何意味,可庞雪却狠狠的吓了一跳,没来由的有种自己不小心惊扰了一只正沉睡的凶兽的美梦,被它咧眼淡淡一瞥的感觉,紧张惶恐的不由就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低下头去降低存在感,不敢对视……
  为那一眼同时屏住呼吸的,还有庞雪身后远处那片矮树后的李靖。
  今天他来天禄寺,确为私事。
  会碰上夏阳目睹全程,纯粹只是意外。
  可这个纯粹的意外,却让他晦暗无波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矛盾得如此和谐——胆小憨傻,好吃懒做,笨起来让人苦笑不得,聪慧起来又令人惊奇,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具备攻击性,却危险系数奇高。
  那一眼,似乎平平淡淡,似乎随意懒惰,却偏偏就是有股说不清的奇异魅力,狠狠的击中了他埋在无边晦暗最深处的心,猛然就萌生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想要她!
  可她现在算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李靖皱眉,转眸看向李旭,却只一瞬,就惊见李旭如是有所感应一般倏地转头看了过来,目光尖锐锋利,咄咄逼人。
  那一瞬,李靖本能是要躲的,但一个转念,他便又不躲了,嘴角带着清润的微笑,直直的与李旭四目相对。
  没有针尖对麦芒,不是寒冰遇烈火,但李旭还是微微眯眸的皱起了眉头来,薄唇抿直更显锋利。
  气氛莫名其妙的一波三折莫名诡异,庞夫人的眉头紧了又紧,庞雪的面色变了又变,赵梓彤和肖氏都不敢折腾的安静下来……
  唯独某郡主神经依旧粗壮过人,吃了两颗花生糖后又忍不住吃了块芝麻饼,吧唧吧唧毫无压力的强*暴众人耳朵。
  “夏阳郡主真是心胸过人,摊上这样的事还能有如此食欲。”李靖轻笑着干脆走了出来。
  “三皇子?”
  赵梓彤惊愕的声音一出,庞夫人一家脸色就瞬间更难看了。三皇子怎么也在这?而且听那意思,似乎他还看到并看清楚了不少事!
  这下麻烦了……
  李旭却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夏阳。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已故的太子皇兄在她心里有着非常特别的地位却是事实,而李靖,又是所有兄弟中和太子皇兄长得最像的兄弟,他们在长相上都偏向于父皇,更何况,前世……
  不美好的糟糕回忆,让李旭面色变得很可怕,目光也更加尖锐。
  夏阳几乎是看向李靖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李旭那简直要割她肉的目光,吓了一跳,立即就戒备的转眸看向李旭——卧槽,又是什么隐形剧情刺激到这蛇精病了,让他如此忽然的就发作了?
  完全没意识到是自己的表情先吓人的某皇子一见她如此,俊脸就阴沉得更加可怕了,恼火她眼中的戒备,而且,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直白的戒备他!
  李靖却笑了,笑到一般却僵了……
  ------题外话------
  【是的没错,这是本文最后的公众章了,28号就上架!高兴吗高兴吗?】
  【明熙要求不高,只希望妹子们尊重明熙的劳动支持正版订阅!某些因为特殊条件而不能支持正版的妹子,也请不要冒泡骂人,明熙脾气暴躁还玻璃心,受不了刺激……总之,祝大家阅读愉快,群么么哒~】
  
【74】第一步(求首订)
  
  【74】
  忽然被李旭捧住脸,夏阳整个人都懵了,傻愣愣的瞪大着眼睛看他弯身把脸凑过来…
  他该不会是要吻她吧?
  卧槽!
  这里这么多人!
  大华再开放,也还远远赶不上她来的那个世界吧!
  再说了,她才十一岁啊十一岁啊……
  夏阳脑洞开得正大,反抗的手才举起来,就冷不丁的被某个蛇精病突兀的一口气呼迷了眼睛。
  “啊!”
  猝不及防中招的夏阳惊呼,瞪大的眼睛本能闭上也已经迟了,难受的眼泪稀里哗啦就不受控制的喷涌出来,害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法睁开眼,气得头顶生烟:“你个……”
  李旭凉凉盖过她的声音:“好好的怎么就让虫子飞进去了呢?现在好点了吧?要不要我再给你吹吹?”
  围观众人——卧槽,什么叫睁眼说瞎话?这就叫睁眼说瞎话!
  李旭却若无其事的无视了众人,一把将夏阳横抱起来,带往一旁。
  夏阳倒是很想反抗,可不知怎么就突然见了鬼,他的手放的地方明明好像没什么不对劲,却偏偏就是让她觉得异痒怪麻的一阵又一阵,瞬间就发了软。
  她又郁闷又纳闷——难道这副躯壳还天赋异禀,神奇的比正常人多几个隐形岤位?
  她眼睛睁不开,自然也就看不到李旭嘴角那微微得意翘起的弧度——开玩笑,她怎么说都是前世做了他好几年妻子的人,她的身子,他能不熟悉能不了解?就算现在还小还没完全长开,敏感点也不会乾坤大挪移的转到别的地方去!以前没用这招对付她,是他心有抵触不愿意再那么碰她,可现在……
  他觉得,应该常用!效果恐怕比打她还有效!
  小两口那些心里活动,众人自然是无法窥探到的,只看到李旭形象突兀大反转的幼稚了一把,而后把眼睛睁不开的夏阳抱到了一边去……
  还跪在那里的庞雪面色很难看,莫名的觉得那画面很扎眼,只疼到她心里去。
  李靖面色倒还好,只墨眸略微有些发沉,还转瞬就恢复了平静,嘴角那抹僵住的笑都缓缓便舒展开来。
  他淡淡瞥了庞雪一眼,并未说什么,兀自到了另一边去,明摆着是要看完了热闹再走。
  肖氏再迟钝也看明白了,今天这事要糟,夏阳不会倒霉,但她们会!
  悄悄的挪向庞夫人,低声:“婆婆,现在怎么办?”
  庞夫人恼火的横了她一眼,这事能糟糕到这程度,肖氏还真是功不可没的,可……
  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她道:“先扶雪儿起来吧。”众目睽睽之下这么跪着,更难堪,日后要是真攀上九皇子从此麻雀变凤凰,也少不得被人提起来戳脊梁骨,就算攀不上,也要嫁人,可谁家能稀罕有污点过往的姑娘?
  肖氏倒也没蠢得那么彻底,转念之间便想通透了,当即也不管夏阳什么允许不允许,李靖会不会多事,径直便走向了庞雪。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将庞雪扶起来,就突然呼啦啦的来了一群人。
  那群人,算不上气势汹汹,但绝对气派过人,尤其为首那婆子,不识货的乍一看只觉得她穿得很朴素,可明眼人却能瞬间认出,她那身看似朴素的行头却是样样大有来头,一般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也未必穿得上,加上她容貌端正,姿态雍容,明明举步急行,却未让人觉她有半分匆匆之色,裙摆轻荡水波般潋滟,说不出的优雅贵气,活脱脱就一行动版贵妇教科书……
  “秦嬷嬷。”巧玲又惊又喜。秦嬷嬷来定是老王妃的意思,换言便是,这里的事,老王妃已经知道了。
  李旭也瞬间想到了这点,不由自主的便皱起了眉来,转眸看向庞雪一家。
  李靖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尤其李旭看向庞雪一家的那一幕,面上却不动声色,且目光最终还是转回了夏阳身上,却见她还卖力的跟自己睁不开的眼睛作斗争,压根没察觉秦嬷嬷的到来一般……
  真的没发现吗?
  李靖勾唇,觉得看夏阳一个人比看那即将要上演的好戏精彩有趣得多。
  秦嬷嬷带着两个婆子四个丫鬟,径直走进影卫包围圈里,庞家人几步外停下,淡淡的瞥了一眼欲扶人的肖氏,惊得肖氏缩了手,才看向庞夫人,不冷不淡开了口:“庞夫人?”
  庞夫人约莫也猜到了秦嬷嬷是老王妃的人,面色有些难看,却不敢拿乔:“正是。不知这位嬷嬷是……”
  秦嬷嬷却未作答,只上上下下把庞夫人一阵打量,而后笑得和气的道:“看庞夫人气色还算不错,想来伤得也不是多严重。”
  “你这……”
  肖氏总觉得秦嬷嬷那话有些不对劲,气得张嘴就想顶,却是被庞夫人横了一眼。
  庞夫人忍着心中愤怒,应道:“嬷嬷说得是,确实无甚大碍,都是这些孩子太紧张了才闹出这么大的笑话,误会一场而已,不如……”
  秦嬷嬷勾唇,和气的打断庞夫人的话:“既然无甚大碍,那便劳烦庞夫人给老王妃一个面子再稍等片刻,待蒋太医来验过伤解清了误会再走,免得日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过小小官司,
  有理,不过小小官司,却闹得两家一辈子都不舒坦,您说呢?”
  老王妃的面子?
  放眼大华,谁敢不给!
  还有,这所谓的两家是哪两家?庞家和夏家?还是庞家和战王府?
  所谓的一辈子不舒坦,又是怎么个不舒坦?难不成,今天庞家若不直白认错道歉,落个难堪彻底,就算夏阳无所谓不予计较,老王妃也不会放过他们庞家?
  思绪瞬间百转的庞夫人气得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恨恨的咬牙盯着秦嬷嬷问:“嬷嬷不觉得,如此以势压人太过分了吗?”
  秦嬷嬷勾唇,笑容依旧和气雍容:“正好,老王妃也让奴婢问问庞夫人,你们母女三人同设这套儿害我们家郡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郡主年幼无亲孤苦伶仃?”
  肖氏一听就激动了:“偌大的战王府给她撑腰,她算的是哪门子的孤苦伶仃!我们家才……”
  庞雪一听不禁两眼发黑,她家这嫂子怎么能缺心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