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21部分

得比她还多!更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还练武了!功法还特么的让她有股熟悉感……
  他以为藏着掖着她就没发现吗?
  哼,太小看她了!
  柳明月那个囧的啊:“就因为这个理由?”
  “那当然!”夏阳理所当然道:“国子监有我一个异类就够了!你来凑什么热闹抢什么风头!还学我穿男装!竟然还敢比我帅!”
  柳明月却不是笨的,真把她这些话当了真去。
  他抿唇定定的看了看她,趁人不至于这边,一把就将她拖到了旁边的小树林里。
  夏阳本想叫的,可想了想后,又放弃了——有些事,闹大了闹开了,大家都不好看!
  阳光透过枝叶,斑斑驳驳洒了一地,知了声声都似在抱怨盛夏酷热磨人。
  柳明月主动放开了夏阳,把满是汗水的掌心藏到了背后去,支支吾吾迟疑问:“阳阳……你……你是不是……是不是……那时候就发现了……”
  发现他是男人身!
  说实话,当初意外被她顶到命根子,他是直接痛得根本忘记了尴尬难堪的,而等到不痛不尴尬的时候,又发现她像往常一样,好像并没有发现他的秘密,就抱着侥幸的心理,认定她当时是还太小,并不懂男女之间身体的区别……
  可一年多前,她忽然就疏远了他。
  如果非要找一个她疏远他的理由,那么,他觉得,也就只有这个了!
  然而……
  夏阳却根本听不懂的模样,一脸糊涂的看着他:“发现了什么?”
  柳明月皱眉:“阳阳,你……”
  他想叫她不要装傻了,可他又很无奈的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了解她——她非要装傻,他说什么,如何质问逼问,也是没有用的!
  所以,他后面的话反而说不出来了。
  气氛一下子有些压抑……
  夏阳很狗熊的直接侧身比了个走人的姿势:“没事的话,我就先走啦。”
  柳明月抿唇看着她,不语,眉宇抑郁之色清晰。
  夏阳试探性的走了两步,见他没叫住她的意思,才终于安心的迈大步子……
  忽然,柳明月开口了:“皇上已经准了我祖父告老还乡的折子,明天开始,我便不来国子监了。”
  少年的声音是忧郁的,悲伤的。
  夏阳脚步一顿,惊愕的回头看着他。
  被她看着,柳明月不由就挤出一抹笑来,只是很苦:“我出生时父母便已不在,又无叔伯婶母,也不是真正的……自是要跟着祖父祖母一起离开帝都回平阳去的。”
  夏阳也不禁难过起来,不管怎么说,他都跟她相处不错的,要不是特殊原因,她也不至于疏远他,可他真要就这么走了的话……
  千里之遥,也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见了,她又忍不住有点难过。
  你别走这样的话,她是说不出口的,也不实际,衡量了下,她说了道:“明天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呀,也等你哪日回来了记得来找我玩,我请你吃饭。”
  柳明月抑郁的心情好了起来:“明天辰时便走。”
  “嗯嗯,我记下了,明天一定去送你,到时候再说。先走了,不然被人发现还以为我跟你在这里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夏阳说走就走,半点不含糊,柳明月再有话也没对象说去了,只能又忧郁的看着那个背影潇洒的越去越远。
  。
  “我一定会回来找……”
  “死吗?”
  冰冷的声音,猝不及防钻进耳里,吓了柳明月一跳。
  李旭面无表情的从不远外的一棵树后转出来,扫了下柳明月不由自主戒备的姿势,眯了眯眸,皱眉——他什么时候习武了?那防御戒备的姿势……怎么有点眼熟?
  柳明月也看清了他,面色瞬间便得很难看,明知他很危险,自己不是对手,却又不甘心就这么退走:“阳阳可不喜欢别人背后偷听。”
  “我更不喜欢别人觊觎我的东西还敢背后说三道四。”
  李旭声冷如寒剑,字字都让柳明月有种喉咙要被割破的森冷感,脊背控制不住的冒冷汗,却依旧不肯退让:“阳阳不是东西!”
  “她当然不是东西!她是我的未婚妻!”李旭咬牙,狂躁不已,感觉这么跟他杠的自己简直蠢透顶了,可嘴却就是不听使唤的张开来吐字。
  一句未婚妻,彻底打击到了柳明月。
  这一瞬,世界仿佛都清净了,知了也不叫了……
  李旭终于找到了优越感,趾高气扬的看着他:“她属于我,永远不会属于你,你还是自知之明一点,走了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柳明月面色难看,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因为修长而显得单薄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恨恨的瞪了李旭一眼,转身就走。
  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到时候……哼!
  李旭皱眉看着越去越远的柳明月的背影,忽然想起来了,他那个防御戒备的姿势,跟夏阳的很像!
  一个时辰后,御书房。
  惠武帝错愕的看着跪在那里的李旭:“你刚才说要什么奖赏来着?”他是不是听错了?
  李旭笔直的跪着,低着眼睛看地面,面无表情一字一顿的道:“儿臣想提前与夏阳郡主完婚。”
  惠武帝静默的看了他好一会儿,问:“你很喜欢她?”
  李旭点头:“是。”
  然而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有多喜欢……
  惠武帝又默了默,端起茶来:“她甚至都还没满十四岁,老战王和老王妃那边恐怕不会答应。”
  李旭想都没想就道:“可以先不圆房。”
  惠武帝惊讶的看了看他后,眸光隐隐沉凝起来:“朕很好奇,夏阳究竟什么地方如此吸引你?让你如此着急的想要将她娶过门。”
  李旭抿唇想了想,道:“她很下饭。”似乎也发现自己这话太抽象惠武帝可能听不懂,便补充道:“儿臣想每天和她一起吃饭。”
  惠武帝:“……”
  于是第二天,本来准备去送柳明月的夏阳,却被惠武帝召进了宫。
  夏阳很纳闷——最近她又没有闯祸,应该没人告她才对,所以惠武BOSS找她干嘛?
  她想了很多种可能,却万万没想到……
  惠武帝竟然只是请她吃饭!
  吃!饭!而!已!
  卧槽……
  这个国家的皇帝特地请她吃饭!
  她的脸什么时候大到这种程度了?
  会不会是鸿门宴?
  会不会出现什么杯酒释兵权的狗梗?
  然而……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摆上桌的时候,夏阳就不争气的只会吞口水了——鸿门宴又怎么样!杯酒释兵权又如何?就算是一会儿会死,她也好歹是饱死的。
  可……
  菜上齐了,惠武帝却迟迟不来。
  耐着性子忍着没偷吃,夏阳左等右等竟然等来内侍歉意道:“皇上忽然有急事来不了了,便让九皇子来陪您。”
  
【78】还敢娶我吗
  
  惠武帝没来,来的人变成了李旭……
  说实话,夏阳还是挺惊讶的,但也仅仅只是惊讶一下而已。
  “所以可以吃了吗?”
  她双眸晶亮问得很直接,李旭还好,一旁随侍的宫人却忍不住悄悄的侧了一眼——早就听说这位夏阳郡主好吃,但还是没想到……果然百闻还是不如一见的!
  而虽然,她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李旭也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忍不住皱眉问:“早上没吃?”
  “就吃了点点心……”说起这个夏阳就郁闷。
  本来她今天是打算去送柳明月的,辰时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啦,可天天在家吃再精巧也还是那个味,会腻的呀,难得大早外出一趟还不是直奔国子监,当然早餐外面一条街边走边吃更爽歪歪呀!
  然而呢……
  她连狂扫一街路边摊的银子都揣足了,却才一脚出门宫里就来人了,说惠武BOSS召见,要她即刻进宫!
  于是她不得不转头回府换衣服,一折腾,哪里还有时间吃早饭!
  要不是绿屏机灵包了点心,她此时此刻搞不好要饿晕给大家看……
  李旭皱起眉来。
  她这么饿不起的人,竟然没吃早餐就出门了?
  为什么?
  因为柳明月今天要走她没睡好所以没胃口?
  还是昨晚想太多睡不好今天又赶着出门便赶不上早餐了?
  她竟然为了送柳明月而放弃了早餐?!
  越想,李旭脸色越不好看。
  闷着火气,他在她旁边坐下,拿起筷子就打算不招呼她,自己吃——不怕饿是吧?那就看着我吃吧!
  然而……
  他果然小看夏阳了!
  他的筷子还没远远没有伸到看中的薄皮鲜虾饺呢,那薄皮鲜虾饺便连精巧的小蒸笼一起被夏阳端走了……全部端走了!
  不敢置信的转头看过去,本来四只鲜虾饺的小蒸笼里便只剩一只了。
  俊脸瞬间很扭曲,很龟裂:“那是我先看中的!”
  然而他说这话的时候,最后一只鲜虾饺也进了夏阳的嘴里了……
  夏阳闻声瞬定,惊讶的转眸看向他,无辜的眨了两下眼,见他真的很凶恶,才忍痛般把还没来得及彻底推进嘴里的小半只鲜虾饺咬断,慢腾腾递过去:“其他的……可抠不出来了……”
  一旁侍候的宫人们都惊呆了。
  李旭也惊呆了,诚如与她相识这么多年的她,也没想到她竟然给他来这么一招。
  “呐,是你不……”
  夏阳有点小得意的说着,就要把鲜虾饺光明正大的彻底霸占,却不想,她那点小得意的恶劣心里,反而刺激到了李旭……
  李旭一把夹走她欲收回去的小半只鲜虾饺就丢进嘴里,三两下咽下去,才慢条斯理转眸看向她,见她小脸微裂如是见鬼,心情就莫名熨帖畅快,面上却一本正经没颜色的说道:“嗯?你刚说什么?”
  夏阳回过神来,把李旭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看了遍,忽的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道:“那什么,早上出门太匆忙,我好像忘了漱口来着……”
  说完,居然不见李旭有所反应。
  夏阳震惊了——这丫的军营混几年回来,口味便得这么重了?不好玩!
  无趣的撇撇嘴,刚想退开,就猛然瞥见一只鲜红欲滴的耳朵……
  夏阳瞬间愕住。
  斜目飞快的一瞥,便见红耳朵的主人举箸僵坐,棱角分明的面庞上肌肉紧绷得几能看出纹理轮廓,本该看起来凶神恶煞,却偏偏因为两朵不和谐的淡淡粉晕破坏了气势……
  夏阳顿时乐了,如是终于踩到他尾巴找到他痛脚一样,大眼闪闪飞快掠过恶劣。
  她轻轻宛若呼吸一般对准他耳朵连呼好几下后,猛然用力一吹,呼——
  碰!
  猝不及防的李旭果然中招,捂着嗡嗡作响有些刺痛的耳朵就坐到了地上去。
  然而宫人们看到的却只是,夏阳凑近他耳边说了会儿悄悄话,然后,他就忽然摔下去了……更加惊奇!
  夏阳也一脸“惊奇”:“诶呀,你怎么坐地上去了?我的话有那么吓人吗?”
  李旭耳鸣感还未消失,甚至感觉还有风从那只耳朵钻进去,又从另一只耳朵钻出去,根本听不清她说什么,却能从她嘴型读出意思,又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眼底毫不掩饰的恶作剧得逞的得意,气得面色难看,却笑了:“所以,你是吃饱撑着了是不是?”
  夏阳笑容瞬收,生怕他叫人把东西收走似的,一屁股就坐了回去,一手汤匙一手筷子,左右开工狂扫美味——哼!来都来了,能吃多少是多少!
  宫人们恨不得把各自的脑袋埋进胸口里——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看不见!当然,也听不到!
  李旭也不指望夏阳能拉他一把,冷哼着从地上起来,坐下便直接加入抢食大战,她夹什么他抢什么——这是抢他的鲜虾饺的代价!
  一墙之隔的密室中,惠武帝却透过隐藏在博古架后镜孔清楚看到,整个过程里,李旭虽然面色几变都很难看,却总体而言,心情却是好的,嘴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话都比平时多……
  **
  与宫中那微妙和谐不同,帝都城门外……
  伸长脖子等了又等的柳明月,最终只等到了绿屏。
  “郡主才
  。
  “郡主才出门便碰上了宫里来的大人……”绿屏简单的陈述了夏阳不能来的原因,并替夏阳向柳明月道歉。
  柳明月皱眉:“皇上怎么会忽然……”
  “咳。”柳老忽然沉沉的咳嗽了一声,警告他说话要谨慎。不管惠武帝为什么一大清早忽然召见夏阳,那都不是他能非议的。
  柳明月立时闭了嘴,低下的脸上掩不住的黯然:“……除此之外,没有了吗?”没有捎东西给她?没有写信给她?
  绿屏有些不忍,却又不得不道:“郡主希望您能记住……”凑过去,在他耳边低低道:“她是未来的九皇子妃。”
  柳明月如是猛然被敲了一棍,面色瞬间苍白如纸。
  该带的话都带得到了,绿屏福身告辞。
  虽然没听到,但柳明月独独和夏阳要好这件事,柳老也是知道的,所以也大概能猜到了一些,看到宝贝孙子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叹气道:“郡主是个聪明的明白人……时候不早了,走吧。”
  一个不起眼的老头子也走过去请柳明月:“姑娘,走吧。”
  见到那老头子,柳明月如同见到救星,猛然回神就想拉住他求助,然而……
  也没看到老头子动,却偏偏就躲了过去,低声不高,却声声都在轰柳明月的耳:“姑!娘!您还小,一个人留在帝都生活不实际。实在舍不得帝都的朋友,日后再回来看不就好了?”
  柳明月猛然回过神来。
  对啊,他还小,夏阳更小,而他还会回来的!
  **
  “朕可以想办法让你与夏阳尽早完婚。”
  惠武帝这算是答应了李旭的要求,李旭心中不禁一松,却跟着就听到惠武帝道:“但朕有个条件。”
  李旭微怔,一段被尘封的记忆却轰然开启……
  但他低着头,伏着身,面上失控的变幻并无人看见:“父皇请说。”
  惠武帝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而铿锵有力道:“朕要夏家军。”
  朕要夏家军……要夏家军……夏家军……
  他想起来了!
  前世,他与夏阳成婚前,父皇也说过类似的话!
  只不过……
  并没有今世这么直接!
  虽然没有这么直接,但意思,却是一样的!
  突兀想起来一段在前世便不知何时遗忘掉的记忆,李旭有点恍惚,有点混乱,又似乎忽然间接触到了什么,以至于一时之间,竟忘了回答。
  没等到李旭回答,惠武帝不禁皱眉,好在,跟着他就听到了李旭有力而肯定的回答:“儿臣遵旨。”
  虽然回得慢了点,但总体而言惠武帝还是满意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很有信用,答应了,在困难也会千方百计去完成,但是必要的后手,还是需要留的,哪怕他是自己优秀的亲生儿子……
  “好!”
  他笑容和蔼的道:“你也知道也亲口承诺了夏阳还小暂不与她同房,那便待与她成婚后就去北门关吧,如此更方便行事,而她,还是继续留在帝都……你也看到了,老战王和老王妃都老了,膝下又无儿女尽孝,好容易有个夏阳作伴,怎好分开他们……”
  李旭面无表情,一颗心却在往下沉——父皇这其实是要留夏阳在帝都做人质!只要夏家军的老人还在,便不管他对夏阳是否真的有情,就能掣肘他!
  当然,同时也是忌讳夏阳一旦会北门关与夏家军接触,产生不良后果。
  还有就是两年前……
  庞雪对糖糕和踏雪下药,夏阳为救糖糕时所展现出来的一直隐藏的才能让人联想到了很多,甚至连巧废赵梓彤的事随后都被拔了出来。
  虽然现在大家依旧找不到证据说赵梓彤就是夏阳废的,但,正是因为证据,才越让人对才是半大孩子的她忌惮!
  明处暗处,如今也不知究竟有多少眼睛盯上她了……
  然而……
  现在,他也不过只能伏低声说:“父皇说得极是,儿臣也是这么想的。”
  **
  叮……
  一声尖细的脆响,轻轻却刺破了夏夜的宁静。
  老战王,老王妃,双双本能的低下头去,看着静静躺在光洁青石转上的那根长得吓人的金针,一时之间,竟不知作何反应。
  好一会儿,老战王才抬起头来,却一眼,便看到老王妃两眼通红的看着他,一脸的悲伤。
  失笑安慰道:“我已经算是很长命的了,当年跟我一起打仗的,早八百年都不在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
  老王妃就是忍不住伤心,越老了越老了,这心就越脆弱了,奢望也就越多了:“还是叫阳阳过来看看吧。”或许,只是不小心掉出来的呢?或许还能放回去呢?
  老战王立即拒绝:“我能多活这两年已是奇迹,别难为她了。”
  老王妃伤心的落下泪来,她也知道,甚至想过,老战王多活的这两年,搞不好是从夏阳的寿命里摘过来的,可……
  人在关键,果然还是自私的吗?她竟然,竟然还是……
  老战王笑着轻拍她的手安慰:“好了,早些睡吧,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我已经看到了听到了,怎么办?”
  老王妃刚想点头,就突兀的听到夏阳那清脆间又透着那么一丝慵懒意味的声音,惊讶抬头,就见夏
  头,就见夏阳不知何时趴在窗子上,托腮看着他两。
  窗子半开,她表情郁闷略似痛苦,二老看去,乍一看,她就像是被卡在了那么一样……
  老战王当然知道她不是被卡住了,好笑又好气:“你个猴崽子半夜三更不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要不是他们已经七老八十了,被她这么冷不丁的钻进来,还不知要尴尬成什么样。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欠教养了!
  老王妃忙悄悄拭去眼泪,招呼夏阳进屋。
  “我还是不进去了,免得老祖宗打我,我跑都没地方跑,就劳烦您把那根金针拿给我就行。”夏阳继续趴着不愿意动。
  老战王又气又好笑——你肯定不是因为太懒不愿意动所以才不进来?
  老王妃则心往下沉——金针还给夏阳,就意味着夏阳也没办法了,她那点奢望,果然成了奢望!
  这么一想,又不禁悲从中来,但也没有忘了把金针捡起来给夏阳拿过去。
  “对不起老祖母,我也不是天神下凡……”接银针的时候,夏阳两个人才听得到的低声与老王妃道:“不过您放心,只要老祖宗肯乖乖的听话,我保证,他再活个两三年是没问题的。”
  老王妃一听,又惊又喜:“真的?”
  夏阳一脸受伤:“难道老祖母心中,我不是个说实话的好孩子?”
  老王妃哪能看不出来她那伤心是假的,顿时忍俊不禁的心情好了起来,抱住她伸进屋里的上半身道:“是好孩子,是好孩子,我们家阳阳当然是好孩子,天底下最乖巧最懂事的好孩子了。”
  夏阳顺势撒娇的在她怀里蹭了蹭。
  老战王酸溜溜道:“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夏阳偏是磨磨唧唧的撒了好一会儿娇,直到老战王真的暴躁了,才心满意足的滚蛋。
  “她悄悄跟你说什么了?”老战王明明一脸好奇,却非要绷着个脸问老王妃。
  老王妃斜了他一眼,笑得得意:“不告诉你。”
  哼!
  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吗?
  我早听到了,问你,只是哄你高兴而已!
  女人啊女人,老了老了,也一个样……
  老战王暗暗的腹诽着。
  灯熄了许久,二老却还是睡不着。
  见老王妃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还时不时的轻声叹气,老战王也终于忍不住的道:“早些成婚也是好……”
  是的,白天时宫里已经来过人,传达了惠武帝准备让李旭和夏阳早日完婚的意思,并直言,是李旭自己的请求。
  见老战王主动说了,老王妃也干脆道:“王爷,您觉得阳阳和小九……真的合适吗?”
  老战王吓了一跳:“你该不会真想给阳阳换一个吧?”
  老王妃沉默了好一会儿,叹气道:“我就是瞧着小九那性子实在……更何况,他那心病还在呢,加上生他的那个也是个糟心的……”
  提起丽妃,老战王面色也沉了下去。
  知道太子李煜去世的真相,他几乎立即敏锐的联想到了丽妃,然而这几年他没少砸人手进去查,查丽妃查林氏,却最终除了查到林氏有一些商场上常见的见不得人的手段外,什么异样也没查到,而丽妃这两年也病情有所好转了似的,愈发深入简出的没传出什么动静来……
  要不是自己硬生生多活了两年,老战王甚至都忍不住怀疑,是夏阳多想了,或者,是夏阳设了套儿等他们钻。
  然而,他多活了两年,而且这两年还是夏阳拼了性命争来的……
  难道是他的人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不过……
  虽然这些他的人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却查到了另一件事——当年前朝皇室确有余孽逃脱,也妄想光复前朝,暗地里招兵买马之余还散播谣言,企图挑拨夏家军反。
  想到这些,老战王就不由庆幸,庆幸当初接了夏阳来战王府住,庆幸自己现在还活着,庆幸自己还有能力站在前面挡一挡,庆幸……
  庆幸夏阳是个聪明敏锐的好孩子!
  想了一大圈后,老战王才道:“明儿你去问问那孩子什么意思吧。”
  然而……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毕竟惠武帝才是皇帝,能特地派人来问一声已是对两位相当客气了,也是做给人看的,当不得真,真当真了他们多半也就活到头了……
  老王妃当然明白,所以她也就是抱怨一下,私下忧伤一下,却没想到老战王竟然让她去问夏阳的意思,反而让她惊吓道了:“难道阳阳不愿意,王爷您就……”出面坏了这婚事?
  老战王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
  **
  “我才十三岁半!”
  夏阳听到老王妃带来的消息,震惊得差点没跳起来,虽然印度阿三那个神奇国度甚至还有九岁的新娘,可……
  “我可不可以逃婚?”
  脑袋一时间有点混乱的夏阳弱弱问老王妃。
  老王妃瞬间被她囧到了:“阳阳,你这想法很好,但是不实际,真的不实际。”
  夏阳郁闷的狂塞了好几块红枣糕出气,却悲剧的噎到了。
  偏这时,门房来报,说是李旭来了。
  “让他滚!”
  夏阳好不容易咽下红枣糕,气不打一处来。
  门房吓了一跳,匆匆就要去传话,却才
  传话,却才转身,又听到夏阳道:“算了,还是让他进来吧。”
  又转头与老王妃道:“老祖母,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老王妃也是这么个意思,自然不会阻拦,便点了点头,还提议道:“莲花开得正好,去泛舟也是好的。”
  夏阳开着脑洞歪歪某皇子被她摁进湖里喝水的情形,不禁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便答应了。
  **
  毕竟战王府老战王才是正主人,又是老长辈,所以李旭虽然是来找夏阳的,却还是要先去拜见二老。
  一来二去,待他被领到了湖边时,夏阳已经在小船上等睡着了……
  青天碧水夏日炎炎,正是荷浪涛涛莲香正浓时,少女一身象牙白绣竹纹长袍的男儿装,以臂为枕侧蜷在小船舱里的竹椅上。
  许是觉得束着发睡不舒服,她竟毫无要见他的矜持自觉,在他来之前就随手便把发带抽扔了船舱里,此时三千青丝洋洋洒洒,如上品黑绸缎一般轻轻铺盖在她身上,悄悄然便柔化了她那张精致立体的小脸,让她肌肤看起来更显白皙粉润,又平添了几分独一无二的慵懒,钟灵琉秀,不像凡人……
  李旭忍不住制止了巧玲,不让她唤醒夏阳。
  巧玲皱眉,不太愿意合作。
  还是绿屏沉默了会儿,把她拉开了,但也并没有退开多远,巧玲依旧很方便继续虎视眈眈李旭。
  李旭懒得理她,转头看向小船却又纠结上了——她那狗鼻子太敏锐了,他一上去搞不好就把人惊醒了,所以,上去呢?还是不上去呢?
  然后……
  然后半个时辰就那么过去了,巧玲和绿屏就纳闷了——九皇子是不是晒傻了?怎么还不上船?
  而夏阳……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包子,被人放进了蒸笼里蒸,热得她直打滚,好不容易滚出蒸笼,却滚进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不过这地方虽然奇怪了点,却有个装了好吃东西的大袋子,哪怕大概知道自己其实是在做梦,也半点没客气的顺着味道凑过去就咬。
  看到夏阳抱住他带来的那只蜜瓜就嚓嚓的带皮啃,李旭那个汗啊,实在不知是该夸她牙好,还是胃好……
  终究还是忍不住的抢走蜜瓜,逼醒她:“阳阳醒醒,皮不能吃,醒醒,我给你切。”
  心中却是默默记住了,在室外的话,他身上又带着吃的话,她那狗鼻子就不那么灵验了……
  然而,事实却是天气实在太热,在船舱里睡了将近一个时辰的夏阳热得有点糊涂,才反应那么慢,当然,现在没人告诉他……
  “嗯?”
  好吃的被抢走的夏阳秒醒过来,看清那人,更加深恶痛疾:“怎么又是你!”
  李旭好笑又好气:“你在这里等的不是我?”
  还处于热糊涂状态的夏阳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而后很有骨气的说:“才……”
  “嗯?”
  李旭切瓜的动作一顿,挑眉看过去。
  夏阳闭上嘴不说话,伸长着脖子等他切瓜。
  李旭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想,比起当年,她确实已经长大了不少,高了很多,可……好像又并没有长大!
  上辈子的温柔娴熟呢?
  上辈子的矜持知礼……
  若真是矜持知礼的话,她上辈子又怎么会做出那样不知廉耻的事来让他难堪,还帮着他们陷害他叛国通敌……
  冷不丁想起前世的事情,切瓜的匕首就顿时有了切人脑袋的力道,直吓得夏阳都怕他把船捅出个窟窿来,随手抄起一旁的茶壶就照着他脑门砸了过去。
  碰!
  茶壶被李旭手疾眼快的挡飞摔在了船舱里,应声破碎,但保住了船底。
  “你……”
  李旭气愤的瞪向夏阳,本是要破骂她搞突然袭击的,却见白着一张脸十分忌惮的盯着他手里的匕首,好似他随时会拿那匕首捅她的模样。
  “该死的!”
  低咒一声,他甩手就把匕首扔进了湖里。
  “诶……”
  夏阳回神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没好气的抱怨他:“你怎么这么没有公德心?那么锋利的东西扔湖里,日后清湖泥的工人不小心踩到了怎么办?还有啊,你把刀子扔了,还拿什么切瓜!”
  刚才还吓得脸色发白的人,现在倒是理直气壮的说教起来了,她脑袋到底什么构造!
  李旭不知该气该笑,脑子被她连累得一抽就道:“我拿脑袋给你砸开行不行?”
  “……行。”
  行?
  她竟然说行!
  李旭气得头顶生烟,就听到她催促:“快砸啊,我要渴死了,茶又被你打翻了,还不快砸了瓜给我解渴!”
  李旭……
  最终,李旭是用手掌把瓜给她劈开了,又掰成了一个个方便入口的小块。
  除了蜜瓜,他还带别的一大包小吃。
  趁着她吃得正开心,他把船划到了湖中心去。
  夏阳看到了也当没看到,反正这里是战王府,她的地盘,他还能真吃了她不成?
  再难开口,李旭也还是开了口,只是支支吾吾婆婆妈妈得跟他那棺材脸形象很不搭:“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要你放弃夏家军继承权……你会怎么样……”
  “现在吗?”
  夏阳的反问,回比李旭预想的要快,反而让他愣了一下。
  但他没有迟疑的
  没有迟疑的点了点头,却跟着又觉得不对似的马上补充一句:“或者两年后?三年后三年后也行!四年……”
  所以,在他前世的夏阳大概十五岁之后,他不断的要求过那个夏阳放弃夏家军的继承权是吧?
  夏阳边吃边想,看李旭的眼神就不禁越来越怜悯——她大概猜到他前世被“她”虐的最初原因了。
  拜托!
  照她继承的幼年夏阳的记忆看来,那位夏郡主年纪小小就死娘死爹死祖父死剩她一个,确实很可怜,可若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却是绝对能长成祸国妖女的存在!
  “她”长成的时候会不会变得异常心狠手辣她不知道,但她可以肯定,“她”非常沉得住气——才十岁,为了博取更多的同情,为了麻痹人给人一种软弱的错觉,“她”制造了一系列的假象甚至连老战王和老王妃都骗过去,对自己更是能狠到差点没把她自己给活活饿死!
  是的,当初的夏阳并不是人们所以为的那样,是承受不住血亲接连去世的打击而悲痛得吃不下东西,而是,不吃!
  她自己故!意!不!吃!
  这是为了博取老战王和老王妃的同情与怜悯,借二老的手,将她更快的推进帝都社交圈——不然,按照正常速度,她起码就的规规矩矩的守孝三年!而三年,足以让她认识很多人!
  她几乎是要成功了的。
  可惜关键时刻老天派了个重生的李旭回来,把一切都打乱了……
  但即便如此,也依旧不可否认,“她”手段了得,为了寻仇,为了报仇,小小年纪已经懂得不择手段!
  “她”其实甚至是连老战王和老王妃都是不相信的,因为老战王也姓李!
  不相信老战王和老王妃,却还是接受了他们的好意住了进来,为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