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24部分

  太后和老王妃虽然差着一个辈分,可实际上却并没有差几岁,加上缘分很奇妙,两人很投缘,出嫁之前就是好姐妹……
  基本太后每年寿辰,只要不是有特别原因,老王妃都会去给捧捧场。
  今年,还带上了夏阳。
  这也是夏阳第一次参加太后的寿辰,甚至是第一次见到太后——在此之前,她戴孝三年不方便入宫叩见,后来年前倒是除了孝,可她不喜欢皇宫,从不去凑那热闹,而老王妃虽然偶尔也会进宫,但和太后也不知怎么想的,都很心照不宣的不捎带上她就是了。
  所以,她这一次才算是回帝都三年后的第一次正式出场,虽然其实早已经没谁不认识她……
  “瞧瞧,这不说人人到了吗?”
  才进门,便听到了杨贵妃的笑声。
  夏阳低着头,扶着老王妃跟着走,却依旧能感受得到殿内已经来了很多人,所有人这时候都看了过来,甚至有好几道视线还分外的突出。
  都是谁,夏阳实在懒得去管,反正从一开始她的存在就在扎太多人的眼,全都去小心谨慎提防的话,她的日子就真没法过了,还不如看着打磨得光亮如镜的玉石砖上倒映出来的自己,暗叹一把果然天生丽质难自弃,美得都想自己把自己娶了……
  可太后这次却不当她是空气了,待与老王妃打过招呼,一群贵人见礼来见礼去的见完后,就招手让她到跟前去:“这就是阳阳吧?来,过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夏阳很无奈的看向老王妃——有身份的老人家都喜欢这样吗?
  老王妃假装没看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去吧,让她好好瞅瞅我们战王府多养人。”
  “得得得,都知道你府里养了个标志人儿了,还没长大就被急巴巴的求娶过门,不用显摆,大家都知道。”太后笑嗔道。
  夏阳立即感觉那些稍稍弱下去了的视线,又集中了起来。
  无语的她,始终低着头,不急不缓走到太后跟前,规规矩矩跪下磕头说一堆吉祥话,待到太后让她抬起头来,才趁机飞快的看了太后一眼,而后又低下眼皮去。
  太后已经七十多岁了,精神气出奇的好,脸上的笑纹明显的告诉人她是个
  诉人她是个开朗爱笑的人,五官来看,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儿,但却并不是很美那种,和蔼慈祥的更像个邻居老太太,完全看不出曾经也是一位威风凛凛的女将军……
  不得不提的是,她并不是惠武帝的生母,但惠武帝待她却胜似生母,对她是各种孝顺孝顺还是孝顺,简直是要羡煞天下老父母的节奏!
  “啧啧,果真是标志人儿。”太后眯着老花的眼睛打量了夏阳好一会儿,转头笑与老王妃道:“生得愈发像她母亲了,就是这性子噗嗤……也不知道是像了谁。”
  太后想到了什么而忍俊不禁,在场众人都猜到了,立马忍俊不禁的跟着笑了起来——帝都谁人不知,夏阳郡主有两大神功,一吃二睡!
  夏阳囧囧的憋红一张脸。
  哪知,太后还生怕大家不明白似得,亲昵的拉住她的手拍了拍:“放心,哀家特地吩咐了御膳房,你的餐食加大份。”
  这话一出,众人笑疯。
  被当成了笑话对象,夏阳确实挺囧,但相比之下她更关心的是:“大份是多大份?”
  “哈哈哈……”太后乐得只剩下笑声了,而后也不回答夏阳的话,而是与老王妃道:“这丫头太好玩了,借哀家玩几天呗。”
  偏老王妃还一本正经的回她道:“这不行,借你玩了我回头玩什么去?”
  “噗……”
  “咳咳……”
  夏阳那个囧的啊——老祖母,您其实可以不说话的,真的。
  这时,皇子们结伴来了。
  太后取了串佛珠手链给夏阳做见面礼,便让夏阳回老王妃身边去了。
  准二皇子妃赵芸惜瞥了一眼便低下了头去,反应平淡。
  准三皇子妃秦语姗暗暗嗤笑——也没跟她们的有区别嘛,都是佛珠手链。
  准七皇子妃沈妙梅看都没往这边看,从始而终的低着头盯地板。
  跟着,诸位皇子便进来到了。
  殿内气氛几乎瞬间狂降……
  夏阳默默吐槽一句——某人你自带的杀气能不能收一收?你是来拜寿的不是来杀人的,好不好!
  是的没错,导致殿内瞬间低气压的根源,就是李旭那随身自带的煞气。
  太后如是未觉,笑吟吟的受了孙子们的礼后,便一道把大部分人都打发掉了,美其名曰年轻人就该朝气蓬勃,陪着她个老太婆束手束脚,不如出去自由活动。
  还带着几分调侃的特地交代孙子们各领各人先把皇宫熟悉一遍,以免日后迷路。
  于是,夏阳便被李旭拉走了……拉走……
  看着李旭众目睽睽之下走过来跟她行罢礼,就拉了夏阳就走,老王妃是又好笑又好气:“都这时候了,谁还能跟他抢不成?”
  太后淡笑不语,待到闲杂人等都走干净了,才拉着老王妃的手道:“婶母,我求你件事……”
  老王妃被她一句“婶母”叫出满身疙瘩,忙抽回手:“有事直说,别把我叫得那么老。”虽然辈分上,她确实高太后一辈……
  “你也看到了,皇后自煜儿去后病倒,身子就愈发不好了,前些天又让人给气着了,今天这样的日子都没法出来……”
  太后叹气:“到底是煜儿生母,心也不坏,我总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她就那么去了,何况这宫里没了她,又得乱……”
  老王妃皱眉,约莫猜到太后求的是什么了。
  果然,太后也不跟她绕弯子,跟着就道:“我就是想跟你打听打听,那位神医的事情。”
  神医失踪了,谁也找不到,别人信,太后却是不信的,只是没有戳穿而已。
  **
  人多的时候,夏阳给李旭点面子,没挣脱他的手,但没人之后……
  她直接给他个过肩摔!
  太忽然太利落,李旭也没能躲过去,狠狠摔在地上的时候还是懵的。
  这里毕竟是皇宫,夏阳自然没贸然逃窜,免得躲过了他却钻进了不该钻的地方,偷鸡不成蚀把米,摊上更大的麻烦。
  但她也没等他回过神来爬起来了再走。
  “你去哪?”
  看到夏阳摔了他之后抬脚就走,李旭忙翻身跳起,一边拍身上的灰尘一边追上去:“你认识路?”
  “你不是认识吗?”夏阳看蠢货似的看着他:“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你没嘴巴提醒啊?”
  李旭哭笑不得,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笑了起来,虽然很淡……
  他生得是极好的,也还不到十九岁正年轻得很,却因为常年绷着个脸,墨眸又千年寒潭一般幽深阴冷,随时可能冲出只凶兽来食人一般,给人一种很强烈而危险的压迫感,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但他真心笑起来的话,又是极好看的,尤其是那双平时看起来充满危险和攻击性的眼,会瞬间变得格外的清澈明动,竟有种孩子的纯净……
  起初出现的频率太低太低,也一闪便逝,夏阳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可最近这种变化却出现得略有些频繁,非常直白真切的证明,她并没有看错!
  她觉得好奇异,简直玄幻……
  同一个人,同一双眼,竟然可以反差这么大!
  忍不住的,她又多看了两眼,结果……
  他眉头一皱,笑就没了,纯净也不见了,墨眸幽深自成寒潭:“看什么?”
  “看傻子。”夏阳撇撇嘴,瞬间没了研究的兴致。
  究的兴致。
  俊脸立即沉下去,李旭沉声:“你说什么?”她胆子是不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说他是傻子!
  “啧,说实话也生气。那你还不如什么都别问呢,不问就没人说你不爱听的了。”夏阳没好气道。感觉跟他沟通好困难。
  李旭面子更加挂不住了,一口气憋再胸口,面色更加难看。
  他不说话,夏阳也不搭理他,没头没脑的自顾走在前面,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往回走。
  “怎么往回走?”李旭又忍不住的主动开口,微微皱着眉头表示他很不满。
  夏阳瞥了他一下便别开了眼,没吭声,抬眸便看到前面有口井。
  “我在问你……”
  李旭一脸不悦更甚,却话没说完就被夏阳一把拽着了袖子,拖向那口井。
  “低头。”井边,夏阳下令。
  李旭皱眉,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却还是听话的跟着她低下头去看井里。
  这口井其实不浅,但水位却很高,此时正如一面镜子般映出他和她的脸……
  夏阳忽然问:“看到了吗?”
  李旭定定的看着井里,他的倒影和她的倒影贴得很近很近:“嗯。”
  “看看你的脸……”
  夏阳本想控诉他脸上通常只有两种表情,一种是不皱眉的没有表情,一种是皱眉的没有表情(什么什么?皱眉不是表情吗?什么叫皱眉的没有表情?某位皇子就是有这种奇异能力,皱着眉却依旧让你感觉他是没表情的!),却忽然发现,井中那张刚还皱眉的冷脸,此刻竟然眉宇舒缓,表情很……
  很什么夏阳也说不清楚,反正她是一眼触及井中那双眼的时候心脏狠狠咯噔了下,而后大脑就给两条腿下了立即撤退的命令。
  井中的倒影,就那么变成了一个……
  李旭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抬眸看向夏阳:“怎么忽然走开了?”
  夏阳背过身,猛拍不听话狂跳的心口:“我忽然感觉胸口不舒服,怕掉下去……”
  李旭莞尔失笑:“我在,不会让你掉下去。”
  夏阳却一听,顿时拍胸拍得更狠了。
  “你干嘛打自己?不是说不舒服吗?”李旭走过去,拉住她自虐的手,却发现她低着头还把脸别开看他处,明显在心虚。
  他皱眉,想都没想,抬手就勾住她下颌,并不温柔的硬把她的脸转了过来,一眼看清,却怔住了。
  少女水眸含嗔带怒波光潋滟,又羞又恼的模样瞪着他,似他撞破了她什么心事,红霞飞满粉娇颜……
  她是极美的,哪怕还没有长大!
  她是极诱人的,哪怕并没有任何勾引人的举动!
  李旭也觉得自己简直是着魔了,可偏偏就是真的好想就那么将她生吞下腹,可是……
  “你怎么还没长大呢?”
  夏阳被他那双幽深的眸子盯得头皮发麻,正打算拔腿逃跑的时候,便被他猛的一把拖了过去,双臂似锁紧紧将她困在他怀里,叹息幽怨自头顶上方来,吹得她有点晕。
  “快点长大吧,快点长大……”
  低声卸去那层彻骨的冰衣,意外的迷人,声声都在扰人心智。
  夏阳抬手就捂住耳朵,不愿意去听,不愿去接受某个毫无预警的征兆,却还是心跳砰砰,不受控制……
  
【81】无心招恨恨汹涌
  
  “二皇子,怎么了?”
  秦语姗奇怪的看着前面忽然停下来的李靖,惊异于他忽变的神色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见前方井边,一对男女亲昵的抱在了一起。
  青天白日的竟然……
  秦语姗瞬间羞红了脸,收回了视线不敢再看,却而后就迟钝的反应过来,觉得那两人的衣着很眼熟,不禁疑惑的又看了过去,却就撞上了李旭那冰冷如尖锐刀锋般的视线,煞气腾腾直吓得她俏脸一白两腿就发了软,踉跄跌坐在地。
  钝痛让她回过神来,错愕的本能就抬头看向李靖——他怎么没扶她一把?跌坐在地上多难看!
  然而,她却看到李靖依旧看着那边,甚至根本不知道她被李旭那个眼神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秦语姗又痛又委屈,两眼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这就是她未来的丈夫?不是说三皇子又温柔体贴吗?他就这么温柔这么体贴的?
  不对……
  刚才他确实是待她又温柔又体贴的,怕她跟不上,还刻意走得很慢,免得她尴尬,还刻意说了不少前些年游历的趣闻,若有似无,但确实是总贴心的护着她,直到刚刚……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的秦语姗不由又看向李旭和夏阳那边,就看到李旭死死抱住企图挣扎的夏阳,冰冷而充满警告性的瞪着李靖。
  是了是了,是瞪着二皇子,而非瞪着她……
  秦语姗暗暗松口气的同时,转眸看向李靖,便见李靖缓慢的勾起了一抹淡然不知所谓的笑,转首弯腰,就递了一只手给她:“还能起来吗?”
  他其实是知道她摔了的!
  只是没有管她而已!
  为什么没有管她?
  因为她什么都不是!
  非要说是什么,那,也不过是别人为他定下的妃子,并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妃子,他想要的是……
  信息排山倒海,毫无征兆的一瞬间就冲入了秦语姗的脑海,撞得她脑子嗡嗡作响。
  她也是天之骄女,也是自小被娇宠养大,万千宠爱一身,却忽然受到这样的待遇,形同侮辱……
  焉能不气?
  焉能不恼?
  可她却不敢发作,甚至不敢表现在脸上!
  因为转过脸来向她伸出手的李靖,嘴角虽然带着温润怡人的浅笑,狭长的眸子都甚至为此微微弯起,但她却看得一清二楚,其实笑意一点都未达他眼底。
  那双眸子,漆黑幽暗得可怕,深邃仿似无底的黑洞,住着可怕的东西,危险恐怖的程度,半点不亚于李旭那双……
  秦语姗吓到了,吓得面色苍白不敢动弹,更别说递手给他。
  “扭到脚了?”
  李靖的声音带着惊讶和怜惜,温柔得一塌糊涂,还蹲下了身来将秦语姗抱起,最荣宠的公主抱:“抱歉,是我没照看好你。”
  可秦语姗却依旧没在他脸上找到一丝一毫的真实温柔,甚至那双眼,都并没有真正在看她……
  这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她未来的天?
  秦语姗无法接受这个与理想差了那么多的事实,可她又无法不接受——这段婚姻是皇上的意思,是对她莫大的恩惠,可以为她的家族带来莫大的利益,她没有拒绝权利!
  她羞愤悲哀之余,眸光不自觉就落向了随着李靖渐行而渐远的夏阳的身影上,瞳孔一缩恨意便翻涌而起。
  凭心而论,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夏阳。
  耀眼的身份,出色的五官,小小的年纪却已发育得比她还好的身材……
  在她看来,夏阳没有一样是不惹人恨的。
  好在,夏阳除了骑射成绩还差强人意外,其他简直一无是处,这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骑射术也相当不错的秦语姗至少有了优越感,从不屑于与她为伍,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那样一无是处时常被她私下当笑话看的人,却入了她未来丈夫的眼!
  夏阳夏阳夏阳,从今天开始,我秦语姗,跟你势不两立!
  **
  夏阳完全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又多招了个人恨。
  她气愤的瞪着终于被她推开李旭:“你又发什么神经?”
  李旭张嘴就想问,他跟李靖谁好,可话到嘴边他猛然意识到这话于这世现在的她而言,定是莫名其妙的,甚至,一个闹不好,还让她忽然开始注意起李靖来……
  所以,他硬生生的又把话咽了回去,抿着唇看着她,不说话。
  夏阳气得差点没抬脚踢他,但转念她就又发现自己心跳恢复了,看他果然越看越讨厌了,她顿时就心安了——就是嘛,她怎么会那么想不开的喜欢上这蛇精病呢?
  心安了,心情也就好了,某人是不皱眉的没有表情还是皱眉的没有表情,也都跟她没半毛钱关系了,更何况,算算时间,她该去觅食了。
  看着夏阳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撇下他,李旭那个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又一眼看出她是要去觅食,顿时恶意了:“晚上有宫宴,中午就不会有东西吃,你不知道?”
  夏阳果然定住了,但跟着,她又迈开了腿——他说没有就没有吗?当她三岁小孩啊!就算真的没有,也肯定有点心,大不了她吃多几盘点心就是了!
  她背对着他走,李旭看不到她的表情,却奇异的猜出了她的心里,更加恶劣道:“那些点心就是摆着好看的,一碟也没几块,真能填饱肚子?”
  填饱肚子?”
  夏阳又僵了一僵,但又很快就愤愤的剁起步子来——大不了,她潜御膳房……
  李旭凉凉的打断她的想法:“今天御膳房直宴殿都有重兵把守。”
  “人艰不拆啊混蛋!”夏阳忍无可忍气愤回头就咆哮:“那么浅显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就想想不行吗?你干嘛要连我想想的权利都要剥夺!”
  看她暴跳如雷,李旭就舒坦了,但也见好就收的没有继续惹她:“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带你去吃好吃的。”
  夏阳咬唇,幽幽的看他,一脸纠结是要骨气还是要美食……
  李旭只好放大招了:“红烧肘子,清蒸鲫鱼,牛肉烩豆腐,醉腰花,香辣虾,葱香鲍鱼……”
  还没说完,人已经流着口水一溜烟的跑到跟前了,并不计前嫌的拽住他的袖子:“去哪吃去哪吃?”
  李旭幽幽的看了看她,最终还是决定选择无视掉某些事:“跟我来。”
  **
  午饭吃得很饱很满足的夏阳表示,太后寿宴的菜色倒是挺丰富挺精致挺美味的,就是量实在太少了,说好的大份也没有她期望的那么大,总体而言还不如她中午那顿来得享受。
  没法大快朵颐的她只好安慰自己,当零食吃也是不错哒,回头还可以吃宵夜嘛,更何况,歌舞非常不错呀,瞧瞧那些舞姬,要脸蛋儿有脸蛋儿,要胸器有胸器,要蜂腰有蜂腰,穿着漂亮不暴露,屁股依旧看得出来又圆又翘,看着她们扭啊扭的,她都跟着嗨了起来,虽然没有跳起来跑出去跟着一起扭,却也坐没坐像的手舞足蹈……
  然后……
  然后她就很光荣的成了异类,很多人抱着看笑话的心理,不看舞姬跳舞看她乱扭。
  “夏阳郡主给太后准备的贺寿节目是跳舞吗?这就先偷偷的练上了?”紫霞公主掩嘴轻笑:“那不如一会儿让你先跳?”
  为表孝顺,每年太后寿辰,皇子公主们都会放下身段在宴上表演一个节目贺寿,今年自然也不例外的,而且,今年几位准皇子妃包括夏阳在内,都事先被通知了要准备节目,好到时候给太后一个惊喜……
  所以紫霞公主这么提,倒也不算突兀,何况也确实是夏阳自己一不小心就先嗨了起来惹人注意的。
  夏阳可不管紫霞公主是有意针对还是无心而提,只想着早上晚上都是要上,不如早上早收工,便答应道:“好呀。”
  这话一出口,老王妃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她,难掩的担忧——不能不担心呀,这么多年她就没见过这孩子跳舞!她真的会跳?不会是什么群魔乱舞吧?
  那边李旭也差点没一口酒噎着,如果是前世的夏阳,他一点都不怀疑她能跳得很好,可这一世……
  目光穿过宽敞的殿堂,他皱眉看着她——你确定你会跳?
  夏阳大受刺激,她形象有这么恶劣吗?不就是跳支舞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她好歹也是穿越过来的,还能不比他们有见识点?
  “不会吧?你真准备了跳舞?”
  紫霞公主惊讶掩嘴,目光若有似无的瞥未来嫂子赵芸惜一眼,幸灾乐祸的看着夏阳,却道:“相识一场我劝你一句,要是还有别的能拿得出手的,就趁早换一样吧,免得一会儿被人比下去,丢脸丢太大。”
  夏阳皱眉:“这是给太后贺寿而已,又不是比赛赢了有奖品,尽了我们做小辈的孝心不就好了吗?”
  紫霞公主顿时噎住。
  惠武帝却被挑起了兴致般,笑道:“夏阳郡主的提议很不错,没点奖励诱惑,你们就愈发不像话了,简直是一年比一年应付了事,不如这样,朕出一颗极品东珠做奖励,太后做最终评判,头筹者得……太后觉得如何?”
  太后兴致也很高,笑着直说好。
  夏阳郁闷的暗暗恨——惠武BOSS!别以为太子哥哥长得像你我就不跟你计较!你看戏嫌不够热闹干嘛非要我背这黑锅啊?我什么时候提议了!
  然而,大家都不敢不给惠武帝面子,纷纷表现出兴致很高的样子……
  赵芸惜淡淡瞥了一眼夏阳,神色依旧很平淡,如是在看跳梁小丑乱蹦跶。
  老王妃见夏阳一脸郁闷样,以为她是临时怯场了,不禁伸手过来轻拍了拍她低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和不擅长的,没事,你只管尽心便好,太后明白的,老祖母脸面大,也不怕落这么一点半点。”
  夏阳无语看着她:“您真是在安慰我吗?”我咋感觉你在打击我?
  “咳咳……总之,尽心便好。”老王妃安抚道。
  **
  惠武帝都放出了奖品,太后兴致也正高,哪里还有看舞姬歌舞的心思?
  比赛自然提前。
  “夏阳郡主快去换舞衣呀,可莫让太后和父皇等急了。”紫霞公主唯恐天下不乱的催促。
  她本就不喜欢夏阳,还因为夏阳而被罚去庵堂思过,后来为了不回庵堂还不得不放下身段去哄夏阳开心……所有的所有对她来说都是磨难,如今已经确定她嫂子是赵芸惜,不可能是夏阳了,她怎么可能不多看夏阳出点丑?
  夏阳也没矫情,应声便起身尾随宫女去换事先准备好的衣服了,没一会儿便回来了,快的让人有点错愕。
  李旭看去,看到的夏阳只是换了一身桃红色的舞衣,款式简单但飘逸,重
  但飘逸,重要的是不该露的一点都没露,甚至脸都戴上面纱蒙住了,很满意!就是不知道……她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而她那身没什么特色的舞衣,在众人看来,却是甚至还不如刚才那些舞姬穿的来得艳丽夺目。
  众人不禁有种“果然如此”的不报期待的感觉,觉得她是敷衍了事,自不去注意她手里的东西有什么用,倒是有不少人开始等看笑话,只赵芸惜微微皱眉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猜测着是什么,有什么用……
  这时,配乐声响起,夏阳手中的东西也展现出了真实面目——绑在两根棍子上的彩色飘带。
  飘带很长,色彩艳丽多如虹,一展露真容,便夺取了所有人的目光。
  赵芸惜粉唇轻抿,凤眸微眯,眼底第一次有了波动——不悦。
  她知道夏阳要表演什么了……
  长袖舞!
  但又不是传统的长袖舞!
  偏她今晚上准备的节目,就是长袖舞!
  不过……
  这也仅仅只是夏阳的节目跟她的节目冲突了,她不喜欢跟别人一样而已,并非觉得夏阳那略微有点特色的舞蹈能胜过她,所以她很快便又淡定了下来,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看下去——
  她很期待,一会儿自己的长袖舞将这位大名鼎鼎的夏阳郡主的舞蹈比下去的时候,众人的反应,夏阳的反应!
  然而……
  很快她的脸色就变了,再也淡定不了……
  **
  作为老夏家万年垫底终极纨绔,跳舞什么的,夏阳当然拿手。
  踢踏舞,拉丁舞,街舞,拉拉队舞,钢管舞等等等等,她随便就能甩那些所谓的专业选手两三条街,但,她并不会跳古典舞,也从未跳过。
  但这有什么关系?
  所谓舞蹈嘛,说好听了,就是一种表演艺术,说直白了,就是用身体完成各种优美或高难度的动作娱己娱人,更直白一点,就是好看的乱蹦跶!
  既然只是好看的乱蹦跶,那还谁不会了?
  当然,她其实也还是挺心虚的,怕自己丢人丢太大,于是,稍微小心机了下,准备了两根颇有特色的飘带……
  于是,当配乐声起时,众人便看到她一手一根彩色飘带的抖了起来。
  众人看到的场景很唯美——
  彩色飘带在她手中如同被赋予了生命,时而如波回,时而如云动,时而又似虹飞,转瞬又似烟起,裙袂飘曳间,青涩却已初窥婀娜的玲珑体态自成妖娆,回眸之间娇颜朦胧,水眸却涟漪勾魂,步步飘若浮云,翩若惊鸿,妙不可言,美难言喻,仿似不见真容的天仙在碧波湖上翩翩起舞……
  而真实情况其实是——
  先这边抖抖那边抖抖,再上面抖抖下面抖抖,中间再来个一起抖,哦,忘了转圈,来,顺便扭腰来个回眸一笑,咦,是不是应该再飞跳一下?对了,棒子是不是要扔出去再来个飞接更好看一点?诶哟不管了,好累啊,刚才都没吃什么东西,啧啧,这些人好浪费啊,不吃一会儿又不能打包带走,装什么矜持嘛,不行不行,越看越饿,还是早点收工回去弄宵夜吃……
  好不容易曲尽收工,夏阳却没听到一句叫好声,郁闷的肚子更饿了:“我跳完了啊。”给点反应好不好?不给点反应,我走了你们没发现,当灵异事件怎么办?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惠武帝满面笑容直称好,但没有一丝达到眼底——如果是别人,他真的会觉得惊喜,但夏阳……他会觉得心慌!
  “夏阳郡主真是应了那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舞跳得真好,真是别出心裁……”
  太后笑着赞叹,众人自是纷纷赞叹。
  虽然并不想夏阳太引人注目,但看她得到称赞后一脸嘚瑟的小模样,李旭又忍不住的勾了唇角。
  秦语姗则看到李靖眸光灼灼,一双眼十分隐晦却确实是粘着夏阳不放,藏在桌下的手不知不觉就愤怒的握成了拳头——不就是生得好看点,舞跳得好点,有什么了不起的?哪里值得他这么惦记?她才是他未来的皇子妃啊!
  “二皇嫂,我相信你一定会比她跳得更好的!”紫霞公主不知何时溜到了赵芸惜身边给她打气。
  然而……
  她那话此时听进赵芸惜耳里,却分外的刺耳。
  赵芸惜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夏阳先有了如此惊艳的表现之后,不论她的长袖舞跳得多好,都会变得索然无味,这就是先机的优势!
  而那先机,是紫霞这蠢公主丢给夏阳的!
  但,这些要都表现在脸上的话,她就不配叫赵芸惜了……
  “夏阳郡主已经把舞跳过了,我再跳也没新意了……”她面色平淡,不屑与夏阳争高低的模样,云淡风轻的把原本打算跳的长袖舞,随意改成了抚琴。
  紫霞公主一听面色就不好了:“二嫂好二嫂,我准备的就是抚琴……你能不能……能不能换一样啊?写字也好啊,对对对,写字,李慧茹那臭丫头就是写字,你就写字嘛……”
  赵芸惜想,紫霞虽然蠢了点,但得宠,又好歹是自己未来小姑子,关系还有不要闹僵的好,该给的面子还是给一点吧。
  于是又把抚琴,改作了写寿字,结果当然是把李慧茹狠狠的碾压了一番,当然,这些是稍后的事……
  当下,受到表扬的夏阳高
  扬的夏阳高高兴兴的退下换衣服去了,也没图能得个头筹——那东珠再好看,也不能吃不是?
  而后皇子公主们就按年龄循序一一表演。
  李诚作了一首寓意吉祥的贺寿诗,李靖现场画了一幅寿山福海图,李烨依旧没有特色的的表演着据说与往年略有不同的茶艺,李旭……
  “你说要表演什么?”听罢李旭要表演的节目,惠武帝都有些坐不住了。
  李旭偏还没察觉到众人异色的正色道:“舞剑。”
  惠武帝:“……”
  众人:“……”
  你这么杀气腾腾的人,能不能别表演那么杀气腾腾的节目?免得一会儿影卫都当你刺客招待……
  最后还是太后咯咯笑着打圆场:“好孩子,你有心就好,但你真心不适合表演,还是一旁坐着看热闹吧,免得大伙儿都被你吓得十天半个月的没法睡觉了。”
  “噗嗤~”
  已经换好衣服回来的夏阳一个忍俊不禁,喷笑出声,结果好死不死太后刚说完话大家还保持安静聆听的状态,于是,她那一声就显得格外的响亮,立马又成出头鸟了……
  李旭闻声斜眸,就看到夏阳鸵鸟似得把脑袋埋得低低的,一副“我已经看不到你们了你们也肯定看不到我了”的模样,嘴角不由自主就微微抿出了淡淡的弧度。
  转身,回自己位子去了——他本来就没真要表演的意思!
  待所有人都表演完,惠武帝便笑着问太后更喜欢哪个节目,好颁奖。
  太后煞有其事的把众皇子公主以及四位准皇子妃都看了一遍,一副难以抉择的模样的同时,余光若有似无的一再扫向老王妃……
  老王妃叹气,明白太后这算是在威胁她——你真不告诉我那神医在哪,我可就给你添麻烦了啊!
  然而……
  老王妃却哪里能说?
  见老王妃还是没有点头的意思,太后终于是真的有些不高兴了,但目光却并未落在夏阳身上,而是落在了最小的十三皇子李灏身上,和蔼笑道:“要以哀家喜好来做判定的话,哀家还是更喜好小十三写的贺寿词。”
  人人心里有杆称,谁的节目更惊艳,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太后这明显是不想让这件在她看来是小事的事情,成为孙辈们较劲的源头,便把头筹送给了年纪最小的十三皇子……
  惠武帝都乐见其成,其他人又敢说什么?
  可惜……
  皇子公主们为这事较劲倒是不至于了,但心结,却是落下了。
  仅仅赵芸惜看夏阳的眼神,都不同于以往那么淡然了——她是天之骄女,是家族里最像祖母赵青云的人,若有机会,说不定还能胜过祖母当初的成就,是不甘也不能屈居人下的,哪怕是齐肩并行,也不行!
  她,不喜欢这位在此之前都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夏阳郡主……
  **
  回战王府时,李旭主动护送。
  他都能用两年军功抵婚期提前,累得上头的几个皇子全要挤一窝成亲,护送回府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