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25部分

算得了什么?
  自然没人觉得奇怪,倒是惹了不少待嫁闺中的小姐羡慕——若她们将来的良人也能想九皇子着急夏阳郡主这样着急她们,多美。
  可夏阳却不觉得美,还觉得他碍事又碍眼,直接躲进马车里脸都不露一下,结果却发现老王妃有心事。
  “老祖母您怎么了?”她奇怪的问老王妃:“可是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给您看看?”
  说话间已经伸出了手……
  老王妃却拉住了她的手,放在掌心里轻轻拍抚:“好孩子,我没事,就是折腾了一天,有些累了。你若想出去骑马,也不用顾忌我。”
  “外面有条冷不丁什么时候就会咬人的疯狗,我才不要出去。”夏阳撅嘴,歪进老王妃怀里就不肯动了:“宫宴一点儿都不好玩,我根本没吃饱,还要费了老大劲的跳了支舞,最后只得了个口头安慰奖,呜呜,我饿……”
  撇开所谓的“那条疯狗”不说,只那个“口头安慰奖”就把老王妃囧了个满头黑线,那可是太后和皇上的夸赞啊,多少人一辈子盼不来,她倒好……
  没好气的伸了根手指头就戳她眉心,教训道:“浑话在老祖母这儿说说就好,出去可莫要胡说八道。”
  “知道知道。”夏阳撅嘴,一脸不高兴,越发的讨厌那个万恶的君主制度了。
  车外李旭面色黑黑。
  回到战王府,天已黑尽,很晚了,可李旭却还厚着脸皮跟进门。
  老王妃也不知是累了还是想心事,反正没搭理,钻进小轿就领着秦嬷嬷等人回了落霞苑。
  没人替她挡,夏阳只好回头自己赶人:“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免得……”另外半边八月十五也不保。
  李旭看到了,还看明白了,却当作没看到:“送你回菡萏院就走。”
  看他一脸没得商量的样子,夏阳也懒得理他了,扭头就回菡萏院——总不能让人把他打出去不是?
  李旭只是跟着,没说话。
  巧玲和绿屏面面相视,总觉得气氛有点怪,更加不敢离得太远……
  只是她们包括夏阳都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路都没说话的李旭,竟然等到了菡萏院的时候,就非要赖着吃了宵夜再走,理由是:“我也没吃饱。”
  巧玲和绿屏看向夏阳,等她指示——她们是
  ——她们是没本事把李旭丢出去,但这不是战王府吗?高声尖叫引人来,还是有人有本事把他丢出去的。
  夏阳面色古怪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忽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白天的时候忘了说?”
  李旭心虚的别开眼:“没有。”
  夏阳没瞎,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己果然猜对了,顿时无语道:“我也懒得吐槽你了,什么事快说。”
  李旭却沉默的看了她好一会儿后,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夏阳:“……”
  看着他说走就真的走了,夏阳又无语又黑线,也不待他走远就转头跟巧玲和绿屏道:“你们说,他是不是有病?”
  绿屏低头当没听到,巧玲忍不住心里默默吐槽——您不是一直都认定他有病吗?
  李旭气得差点没转头回去咬她那张嘴一口——就不能等他走远听不到了再说吗?也不想想,他这么纠结是为了谁!
  他出府上马,仰头望了好一会儿天,才挥鞭催马行。
  这一夜,他没有去司徒大师那里,也没有回宫,而是出了帝都,去了太子陵……
  张皇后那天被李诚气了一顿后,情况就变得更不好了,太医院颇有些束手无策的样子。
  李旭也一直知道,张皇后从来不喜欢他,但她也从未害过他,或许并非出自真心,但每每准备东西的时候都不会落下他的一份,更何况,她还是已故太子李煜的生母……
  仅那最后一层,他便不忍看她就那么去了。
  更何况,她一旦如前世那般早早去了,如今的杨贵妃便会如前世一般成为新皇后,李诚的权势又会变大……
  他能想到救张皇后的人,只有夏阳。
  可是……
  张皇后不是像他之前一样受伤中毒,他怕……
  他怕她去救张皇后的话,又要付出像救老战王一样的,他所无法想象的巨大代价……
  他舍不得。
  也不敢去赌。
  他怕她一睡再不会醒过来……
  “太子皇兄,对不起,我……我喜欢现在的阳阳,我不想失去她……”
  ------题外话------
  存稿用完了,宝宝生病了,我尽力了,呜呜……
  
【82】你们的习俗
  
  本来按照最初的规矩,大华皇子们一满十五便不管封不封王,就应该择妃成婚,开府出宫过独立生活,可大华开国将近六十年来,却代代都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而从未能真正的贯彻这条规矩……
  比如这一代,已故太子李煜天生心疾,早被判定不能活过二十岁,但他天资聪颖深得帝心,所以惠武帝还是明知他无法继承大统的情况下依旧册立了他为太子,身在处处偏袒。
  李煜仁善,始终不肯娶妃,免得他哪天一去人家辛苦养大的闺女就年纪轻轻要为他守寡,却阴差阳错的连累下面四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弟弟也不能早早娶亲,然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掺杂,就拖到了如今,最终变成了四个皇子匆匆忙忙挤在一起娶妃……
  八月十六中秋刚过,二皇子李诚封诚王头一个开府,迎娶青云侯府六小姐赵芸惜为妃。
  虽然婚事办得极其匆忙,但李诚二十一赵芸惜十九,两人年纪都已不小,成亲该准备的东西早已备好,另一半确定后立即就能行走章程,因而两人这婚事倒也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
  次日入宫谢恩时两人还略显生疏,待到三朝回门时却已是眉来眼去你侬我侬,显而易见对二人对对方都相当满意。
  至少,看起来是如此没错……
  而后同月二十,三皇子李靖封靖王第二个开府,迎娶秦伯公府二小姐秦语姗为妃。
  这一对……
  婚事的排场就大不如诚王那一对了,基本按照章程走,感情嘛,似乎也不错,李靖是出了名的温柔体贴,秦语姗则新婚燕尔年轻娇羞,不如赵芸惜老成淡定能镇场,到哪都是红着脸低着头很少话,自也就看不到夫妻两人眉目传情的画面了,但总体而言还是相当不出的。
  起码,看起来就是如此。
  再而后,又是同月二十八,七皇子李烨封烨王第三个开府,迎娶太常寺卿府大小姐沈妙梅为妃。
  这一对就真的是最低调的了,全程完全按照皇子娶亲规范走,不至于落天家体面,但也跟前面两对一比有明显的落差,但感情,却比前面两对看起来更融洽和谐一些,沈妙梅也不愧是沈家挑大梁的长女,虽也是新婚燕尔娇羞难免,但看起来反倒比那出身更好的秦语姗更落落大方……
  但是,帝都人们最翘首以盼的热闹都不是这三场,而是,九皇子李旭和镇北侯郡主夏阳的婚礼。
  一个是年纪轻轻战功赫赫能用个人气势吓死人的天家皇子,一个是威震北狄坐拥二十万家军的镇北侯府郡主……
  哦,那位夏阳郡主还有更加威名赫赫的战王府做靠山。
  这样的两个人成亲,得是多大的场面才够?
  人们想不到。
  所以很期待。
  然而,也有人一点都不期待……
  姬氏魁快急成热锅蚂蚁的时候,终于等到了姬氏极。
  他是跟着西戎送礼的大队伍来的,但大华四位皇子的婚礼实在太匆忙,所以他们明显只赶得上参加李旭和夏阳的婚礼,其他三位婚礼,只能补上礼物。
  本来就是自己的皇子婚期太赶,惠武帝自然不会去怪西戎的礼来得太迟,又听说姬氏极来了,兴致很高的特地召见,这位曾经攻破大华西门关的西戎第一人,才第一次正式在大华人前亮相……
  一眼,满朝惊愕,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位西戎第一人,有大华汉人血统。
  惠武帝更是第一眼就感觉这个大名鼎鼎的年轻人,隐约似乎跟某个人有些像,只是究竟是和谁像,又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不瞒大华天子陛下,我祖母是西戎昆莫王收养的大华汉人孤女。”面对众人的疑惑,姬氏极很直接:“这在西戎并不是秘密,大华人一直因为她的名字而误以为她是西戎人而已。这也是姬氏主和的原因之一。”
  惠武帝眸光隐动:“之一?”也就是还有之二,甚至之三?
  “不错。”
  姬氏极的容貌完美的融合了西戎胡人和大华汉人的优点,俊美而不失英挺,有着绝大多数粗犷西戎人没有的温文尔雅:“原因之二是,我们需要在大华找回一个人。”
  一旁始终沉默的姬氏魁终于忍不住的惊转了头——阿哥,你这么直接真的好吗?万一大华皇帝不合作怎么办?
  惠武帝也被他的直接惊得愣了一愣。
  姬氏极不卑不亢的微微欠了欠身,继续又道:“我祖母是位伟大的女性,一生为姬氏孕育了六男两女八个孩子,辅佐我祖父开创了姬氏最巅峰的辉煌时代,但很不幸,战乱让她丢失了两个宝贝女儿,也就是我的姑姑。”
  惠武帝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西戎各族都奉双子河为母亲,相信能诞下双生子的女子都是母亲河派来的神使,双生子俱是替母亲河下凡恩赐福泽的孩子,非常尊贵而神圣……我那两位姑姑,便是双生子。”
  姬氏极不急不缓,一个一个炸弹的扔出来:“双生子尊贵而神圣,倘若遗失,将会受到母亲河的责罚,是大不详,为此,我们姬氏一族多年来都十分努力的寻找着那两位姑姑的下落,也早在二十多年前便找到了其中一位,但另一位一直没有找到,现在看来,很可能因为一些原因,她在大华。”
  这话一落,满朝沸腾,惠武帝更是面色微妙,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
  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温柔恬静却有着异国血统的女人……
  果然,跟着就听到姬氏极直白的开口道:“听说大华镇北侯府夏阳郡主的母亲有西戎血统……”
  惠武帝皱了皱眉:“镇北侯夫人早在几年前便过世了。”
  姬氏极好像没听到一样,一撩袍角便单膝跪了下去,朗声道:“恳请大华陛下让我见一见那位镇北侯郡主,我自有办法确定她是否我姬氏一族流落在外的血脉。”
  霎时间,满堂死寂,满朝文武大气不敢喘。
  好一会儿,惠武帝才开口道:“她是将如何?她不是,又将如何?”
  “如若不是,便是我们姬氏唐突冒犯了,愿送五十火铳做赔礼。”
  五十……火铳!?
  当即,连惠武帝都有些坐不住了——大华其实也有火铳队,但没有西戎的厉害,而西戎火铳之最,又是姬氏,号称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力!
  西戎这么厉害,当初李靖为何还能抢回西门关?答案就是,姬氏极忽然带着姬氏火铳队撤了!
  五十火铳不是大数目,武装不了多少人,但,却给了大华一个复制技术的机会!
  惠武帝又岂能不心动?
  然而……
  姬氏极跟着又道:“如若是,大华也已成她第一故乡,她的父祖都在大华,要她跟我们回西戎生活就太过强人所难……所以,只需她随我回一趟姬氏了却长辈心愿,并一同去告知母亲河,当年遗失的双生子已逝但血脉找了回来,祈求母亲河原谅。”
  说白了就是——如果她不是,我们跟你们赔礼道歉!如果她是,她在大华拥有的就还是她的,但姬氏会做她的靠山!
  惠武帝面色很难看,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了姬氏极的厉害——大胆,果断,了解人性,掌握人性。
  乍一看,如果夏阳就是姬氏流落在外的血脉,姬氏给夏阳撑腰,得利最大的就是夏阳,但其实,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夏阳可是二十万夏家军唯一的继承人!姬氏给夏阳撑腰的同时,何尝不是夏阳在给姬氏壮势?或者说,是在给他姬氏极壮势!
  不过……
  这互惠互利,也是相当凶险的,毕竟现在,姬氏还不是他姬氏极说了算,而西戎,也并非姬氏的天下!
  惠武帝想了想,道:“这事,朕要先征求过夏阳郡主本人的意思再答复你。”
  “理所当然。”姬氏极颔首:“对了,听说夏阳郡主和贵国九皇子已经订婚……能先解除婚约吗?”
  惠武帝一听脸都抖了起来,这都马上要成亲了!还解除个鬼啊解除!
  却跟着就听到姬氏极又说:“来不及就算了,反正她还小,处个几年若觉不合适,还可以和离。”
  和……和离……
  众臣一听,纷纷震惊得倒吸气,看姬氏极如同在看无知怪物——你知道娶她的是谁吗是谁吗?你知道那个人为了提前娶她进门都用了什么换吗?你竟然敢把和离说得这么云淡风轻!更何况,人家这都还没成亲呢!你就想到和离那边去了,这算不算诅咒!
  李旭这一天正好不在,但也并不妨碍事后有人特地告诉他……
  乍听闻那一瞬间,他的脸便跟烧了十年的锅底成了一个色,而后,就拧眉了——前世,并没有这一出!至少直到他被那个夏阳杀死的时候,也并未有夏阳身具西戎姬氏血统一说!
  仔细想想的话,前世的夏阳五官并没有这一世这么立体,西戎血统自然而然也就不明显……
  难道当初姬氏魁没头没脑的忽然要求娶夏阳,就是因为这个?
  李旭觉得,他有必要去会会那个姬氏极。
  然而……
  姬氏极却失踪了。
  “我也不知道我阿哥去了哪里。”姬氏魁一脸无奈的摊手:“套用你们汉人的话说就是,他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该出现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你哪哪也是找不到他的。”
  李旭总觉得姬氏魁在得意,面色很难看:“若他回来,就说我来找过他。”
  “放心放心,看在你很可能是我们妹夫的份上,我一定把你的名字报在最前面。”姬氏魁笑道。
  李旭这一次可以肯定了,他确实是在得意,很得意,不过……
  把他的名字报在前面?
  姬氏魁这时候竟然意外的聪明,不用李旭问便道:“你猜得不错,你那两个哥哥都来找过我家阿哥,然后结果也和你一样,都没能见到他,哈哈哈……”
  李旭决定放弃跟这个恋兄狂继续说话,转头就走。
  “对了,你们的婚礼我们一定回去参加的。”姬氏魁冲着李旭的背影喊:“记住你自己的话啊,不许同房!”
  李旭一定,回头,目光如刀似剑直直戳向姬氏魁——他不喜欢被人威胁!
  然而姬氏魁却似乎因为姬氏极来撑腰了,忽然就变得皮糙肉厚了,非但不痛不痒,还很欠揍道:“你瞪我可没用,这是我阿哥的原话。”
  姬氏极!
  很好!
  李旭咬牙,转头大步离去。
  **
  夏阳总觉得自己忽然就被人监视了,就在战王府里!
  然而她试了无数种方法,甚至还跟李大力求助了,也还是没能把对方揪出来……
  于是她得出两个结论——
  一,婚前恐惧症自己想
  惧症自己想多幻觉了!
  二,那人比李大力还要牛逼!
  而不论是哪种,对她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正郁闷的时候,宫里就来了人,惠武BOSS要她即刻进宫觐见。
  “据说西戎的极王子来了,怀疑您是他失踪的姑姑的孩子,想见您确认一下。”巧玲又趁着给她梳头的时候,给她透露消息。
  夏阳惊得不轻:“西戎……额,西戎的极王子是哪位来着?”
  巧玲无语望天零点一秒后:“就是魁王子成天念叨的阿哥啊,他亲哥哥。”她在旁边都听到魁王子念叨几次的,郡主大大您耳朵当时在干什么啊?
  夏阳这才想起来,姬氏魁好像是很傲娇的提过几次来着,不过她一直觉得那种传说中的人物基本只会活在传说中,她这辈子都未必会见上一面,所以自动过滤掉了,却没想到……
  等等!
  那有没有可能,那个忽然出现的监视她的家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姬氏极?
  这么一想,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就又来了……
  “谁在那里!”
  夏阳突兀娇喝一声就要冲向窗边,却忘了头发还在巧玲手里,结果一动头皮就似要被整片揭下来似得疼,被迫一屁股又坐了回去,抱着头嗷呜不止:“巧玲姐,你……该放手时就放手啊!”
  巧玲囧道:“奴婢已经放了啊……”只是没来得及而已啊……
  绿屏则直接大步冲向了夏阳刚想要冲过去的那扇窗,猛然推开,却未见有人:“郡主,没人。”
  “刚才肯定是有人的!”
  虽然这是活了两辈子的第一次被出嫁,还是要嫁给一个蛇精病,她确实一想起来就浑身难受,但夏阳还真不信,自己一天到晚都在错觉。
  声落,就听到绿屏惊咦了声,与巧玲双双看去,便见绿屏道:“有只小猴子。”
  “猴子?”夏阳惊愕起身跑过去看。
  “郡主,先梳头,宫里来的大人还在外面等着呢。”
  巧玲嘴上这么说,却也忍不住好奇的追了过来,就看到窗台上有只猴子,惊道:“诶呀,好小。”
  那猴子长得很像狨猴(又叫指猴或者侏儒猴),但它的猴毛是金色的,密而长,外形略微有点像哈巴狗,但个头又比夏阳另一个世界认识的狨猴大,但也只有她的拳头那么大而已……
  它的眼睛很大,几乎占了它半张脸,黑漆漆的,但却很可爱很灵动,还透着只有高智慧动物才有的灵性,十分讨人喜欢。
  夏阳三人看着它的时候,它也歪着头打量三人,而后忽然,一个飞扑就扑向了夏阳。
  巧玲和绿屏吓得惊呼,生怕它爪子锋利把夏阳给挠伤了。
  “没事没事,它只是喜欢我。”
  夏阳笑嘻嘻的接住主动投怀送抱的小猴子,转身就往梳妆台去,身后错愕跟上的巧玲和绿屏并未发现她转过身去后,一双水眸隐隐闪烁了几下。
  她闻到了,这小猴子身上有股人的气味,如果没猜错的话,还是个身份很高的男人——用的熏香虽然很淡,却是高级货,一般的贵族可用不起。
  这意味着,她并没有搞错,刚才窗边,确实是有人在,再加上巧玲透露的信息,很可能,就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姬氏极!
  竟然摸进战王府来了,还把养的宠物留了下来……
  夏阳很囧——有他这么认亲的吗?
  算了……
  说不定真能发展成后台呢?
  “……真是个机灵的小丫头……”
  **
  夏阳没想到,宫门口,会碰上李旭。
  她还没开口,他已先说话:“我陪你去。”
  夏阳愣了一愣——他这是听到消息而特地赶来陪她去见惠武BOSS的?
  李旭没有理会她的惊愕,巧妙挤开巧玲和绿屏,搀了她的手便往等候在那的小轿送,压着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低道:“碰上不会回答或者不好回答的,就看我。”
  夏阳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
  李旭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两下:“不会害你。”
  夏阳狐疑着钻进了轿子里。
  路上再没交流,辗转间便到了御书房。
  听说李旭不请自来,惠武帝皱了皱眉头,还是道:“那就让他们一起进来吧。”
  不一会儿,便见到李旭和夏阳进来了。
  见罢礼,惠武帝也不要罗嗦,直白的把姬氏极的大概意思说了一遍,当然,不该说的半字没提。
  而后他问:“镇北候夫人可留有什么特别的遗物给你?”
  夏阳仔细想了想,摇头:“回皇上的话,没有。”
  她已经认真想过了,惠武帝也不好让她再想想,目光略微在李旭身上停了停,才又问:“极王子的意思是先解除你和九皇子的婚约……你觉得呢?”
  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啊!
  然而这么说绝对是在找死……
  所以夏阳很听话的,把脑袋直接转向了李旭——说实话我怕脑袋不保,说假话我又良心不安,所以,这问题还是你回答吧!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李旭竟然会趁机吃她小手豆腐……
  他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冷冷酷酷的甩出两个字:“不行。”
  惠武帝:“……”我没问你呀我真的没问你!
  然而,他的儿子和他未来的儿媳妇正在他
  媳妇正在他面前这么秀恩爱,一副“我们死也不分开”的样子,他能说什么呢?他继续追问他未来儿媳妇“你要不要跟我儿子解除婚约呀”岂不是蠢!还绝对会得罪了这个看似很冷酷实际很听话叫往东不会往西的好儿子!
  “极王子说要单独见夏阳。”这回惠武帝也干脆不问夏阳的意思了。
  果然,他声才落李旭就酷酷的接了道:“不行。”顿了顿,似乎才意识到这么强硬的态度惠武帝会不好外交,就又补充道:“成亲后,我在场,可以。”
  惠武帝:“……”
  也不知是不是李旭在场,有些话惠武帝也不好威胁暗示夏阳,反正除此之外,惠武帝也就没说什么的便让两人回了。
  离开御书房,夏阳忽然道:“来都来了,顺便去拜见一下皇后娘娘吧,说起来,我上次见她还是太子哥哥的丧礼上……”
  李旭抿唇看她,所有的情绪都被那张瘫痪掉的脸掩盖得严严实实,只一双眸子还略微泄露出些许挣扎。
  夏阳只当没看到,径直走了前面:“你若有事,可以先走。”
  “阳阳……”李旭三两步跟上来,想拉住她,却被她避过了,明显是已经打定了主意,只好道:“我陪你去。”
  **
  他们来得很是时候,张皇后刚喝下药睡了。
  管事嬷嬷不忍心吵醒她,又见来的是夏阳和李旭,便私自做主的允了他们近了探望。
  只是……
  曾经那位美丽端庄高高在上的张皇后,如今却苍白着一张消瘦得颧骨突出的脸,躺在药味浓郁的屋子里,半梦半醒混沌残喘,尊贵依然,气势却已逝……
  夏阳心情很复杂。
  深宫里的女人,多是悲剧的,她的同情心没泛滥到是个人就救,只是……
  她到底是那个人的母亲。
  其实她早就知道张皇后病了,只是,她一没合适的借口进宫看她,二是,等着人来寻她……
  李年也好,李旭也罢,甚至是老王妃都可以,给她一个起码看起来不得不救的理由,让她好跟祖宗交代——不是我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祖训呀,这不是实在没办法吗?我欠了他们人情嘛!
  可她失望了,左等右等,竟然谁也没有来找她……
  于是她只能自己来了,祖训什么的又顾不上了,哪日被发现被抽,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李旭忧心忡忡的看着夏阳,怕她忽然就出手救人。
  能救的话,他当然还是希望夏阳救张皇后的,可……前提是他必须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救,需不需要付出代价!
  可他没想到……
  夏阳只是就近看了看,又问了几句管事嬷嬷日常话,说了些聊表心意的话,便告辞了。
  二人马上就要成婚,在病人屋里久待也不像话,能这个时候了还来看看张皇后也算是有心了,所以那管事嬷嬷倒也不在意,还起身送二人出宫。
  “嬷嬷不妨多开两扇窗通风透气吧,生病了虽然不好再着风,可若屋里人多不够透气,也会加重病情的。”分手前,夏阳忽然转身拉住那管事嬷嬷的手低声道:“这是老祖宗病重时,那位神医特别交代的……我回头就想办法为娘娘寻寻那位神医。”
  老战王是夏阳找的一位神医救回来的事,整个帝都都知道,也知道,那位老神医失踪了,惠武帝派出去的人都没能找到……
  管事嬷嬷自然也知道,还记得当时已经病倒的张皇后还抱怨,说太子白疼夏阳郡主了,有那么厉害的神医,竟也不找来给他看看。
  “我只能尽力想办法找,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夏阳叹气道。
  那管事嬷嬷忙回神道:“老奴替太子多谢郡主了。”
  是替太子李煜谢,而不是替张皇后谢……
  夏阳很无奈,却也并未在意,也本来,在她眼里,太子李煜比张皇后脸大。
  李旭却直接皱起了眉,但,那话仔细起来也并无错,他也无法反驳。
  **
  李旭又跟回了战王府。
  夏阳很无语,但也懒得说他,爱走不走,反正她是直接回菡萏院。
  然而还没到菡萏院,李旭便拉住了她:“阳阳,我们聊聊。”
  “我累了。”夏阳拒绝跟他聊,默默郁闷这个世界竟然没有那种婚前不能见面的传统。
  李旭想也没想:“我背你。”
  然后……
  然后他就在她面前蹲下去了。
  瞬间,不止夏阳,巧玲等人也一片震惊脸。
  “怎么了?”不见她上背,李旭奇怪回头。
  夏阳:“……”
  见她还不动,李旭不禁皱眉,但跟着就恍悟了什么般冷眸射向巧玲等人:“你们背过身去,不许看。”
  雾草!
  你什么脑回路!
  夏阳震惊不已的瞪着他。
  还是等不到她上背的李旭站了起来,伸出手:“要抱的?”
  夏阳笑了:“我以为今天就来了只小猴子,没想到,还有只大的。”
  巧玲和绿屏也不知怎么竟然就反应了过来,忍俊不禁的笑了——嗯,九皇子这只猴子确实挺大的。
  李旭却莫名其妙:“什么小猴子?”
  “……我们还是聊聊吧。”
  “不抱了?”李旭有点失望。
  夏阳咬牙:“你再说一句废话,九月初八
  ,九月初八那天我让你好看!”
  九月初八,他们成亲的日子。
  李旭果然闭嘴了,拉了她就快步走了前面,低声问:“皇后的病……”
  “心病还需心药医。”夏阳懒懒说罢,又皱了眉:“不过……要不是她的主治太医有问题,就是她的药被动了手脚,不然她不至于病成这样。”
  李旭眯了眯眸,冷光一闪而过,他大概猜到了是谁动的手脚:“我明白了。”
  顿了顿又转头特地交代她:“你不用管。”
  夏阳眨了眨眼,道:“我只是说找,没说一定能找到啊。”她指神医:“你真当太医院养那么多太医是吃干饭的啊?”她有在医学院上课,当然分得清那些授课太医到底是真本事还是假把式。
  李旭脸不禁拉得有点长:“你……”
  “我不去亲眼看看,又怎么知道具体?我不说那些话,又怎么体现得出我是个有爱少女?”
  “……胡扯。”
  吓死他了知不知道!
  臭丫头……
  他心里骂得狠,嘴角却愉悦的勾了起来,哪怕轻微得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
  **
  夏阳是镇北候府的郡主,镇北候府才是她真正的家,她自是要从镇北候府出嫁。
  九月初三,夏阳便搬回了镇北候府住。
  不过,老战王和老王妃也跟着她到镇北候府美其名曰“做客”的住了下来,表示她出嫁前,他们也不回战王府住。
  夏阳知道,二老这是在给她撑场面的,因为镇北候府里已经没有长辈可以帮她张罗事宜,他们不来,她就得自己张罗着把自己嫁出去……
  仔细想想的话,那样的话还真是挺尴尬挺心酸。
  她很感动,但他们不提,她也乐得装糊涂,心安理得的受了他们这份疼惜——说穿了,谢多了,感情也就生分了,得不偿失!
  转眼之间,九月初八大婚的日子说到就到。
  那位始终没有正式在夏阳面前露脸过的西戎王子姬氏极,连带早前已经打过交道的姬氏魁,忽然就不请自来了,并且声势浩大俨然一副娘家人送嫁的派头。
  李大力拦了,但没拦住……
  “夏阳郡主果然好大的面子。”秦语姗笑得尖酸:“这还没确定是不是真亲戚呢,二位王子就急巴巴的来给撑场面了。”
  赵芸惜冷淡旁观,沈妙梅也低头研究自己手帕上蝴蝶的针法。
  瞧着气氛不太对劲,几位贵妇圈的老油子忙出声圆场,不得罪秦语姗的情况下,卖夏阳一个脸面——万一夏阳真有西戎姬氏的血统,可就更不得了了,就是皇上想动她,也要更仔细的掂量掂量再说。
  正好这时,喜乐喧天,迎亲的队伍到了。
  “极王子你说什么?”李大力觉得自己听错了。
  姬氏极浅笑道:“背妹妹上轿出嫁,不是你们汉人的习俗吗?”
  话是没错,但……
  “血缘是很神奇的。”姬氏极道:“我现在已经认定,夏阳郡主就是我流落在外的妹妹。”
  这话一出,万籁俱寂。
  “那就让他背。”
  
【83】花烛夜不洞房
  
  老战王一锤定音,夏阳就由那位忽然冒出来自称是她哥的人背上花轿。
  夏阳现在连嫁蛇精病都懒得挣扎反抗了,又哪会去在意是谁背她上花轿?
  她如此合作,倒是逗乐了姬氏极,忍不住轻笑出声,借着喧天喜乐掩盖低声问:“喜欢小金吗?”
  小金?
  什么小金?
  不会是那只自从来了之后就赖着她不走,今天还自个儿不知哪里找来段红绸挂身上冒充嫁妆的那只金毛小猴子吧?
  夏阳默默的想着,没有回答。
  姬氏极嘴角却勾得更深了,又道:“小机灵鬼,我可没有乱认妹妹的习惯,你真的是我妹妹。”
  夏阳无语——你丫还自带DNA验证功能啊!
  “你肩上那个漂亮胎记是自祖母那儿遗传下来的,不止祖母有,据说两位姑姑也有,我也有,不信回头给你看?”他自顾又说。
  夏阳怔了一怔,抬手就一巴掌问候他脑袋——丫的,什么时候偷看我洗澡!
  猝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