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32部分

持,岂能有朕今时今日?煜儿虽病弱,却聪颖过人,是朕最钟意也最满意的儿子,若非他……以后莫要说这样的话了。”
  张皇后感动非常,泪雨更加汹涌:“多谢皇上还记得煜儿呜呜……”
  “他是朕儿子,是朕心目中无人能取代的储君之选,朕岂会忘记他。”提起太子,惠武帝也是一脸的伤感。
  气氛若一直如此悲伤,惠武帝终会不耐厌弃,张皇后也是明白的,所以很快便主动转移了话题:“这些年臣妾不适,都是杨妹妹在替臣妾打理后宫大小事务,三公主的事,不如也交托给她主理吧,交托于她,臣妾也最是放心的。”
  半字不提李芷妍的生母淑妃。
  惠武帝静默了会儿,点头:“皇后好好休养,朕回头便交代杨贵妃主理此事。”并未在意张皇后不提淑妃一事。
  张皇后疲惫了般的缓缓合上了双眼……
  杨蓉儿,你等着,本宫便宜了谁也绝不便宜你母子两!
  **
  大华公主出嫁,本没有皇子成婚那么繁琐隆重,奈何李芷妍是要出嫁西戎姬氏,是明显的政治联姻,要表现出诚意,又要体现出大华天家的体面和威仪……
  自然而然的也就变得复杂了。
  姬氏极首先就要先回去准备,而有了他娶李芷妍这意外的一出,惠武帝自也不好再留姬氏魁入赘大华,姬氏魁也顺理成章的跟着一起回西戎。
  姬氏极直白的要求,让夏阳跟他一同前往西戎。
  惠武帝请了老战王入宫商议之后,意思性的派人知会了李旭一声,此事便敲定了。
  当然,同行的免不了有个代表大华代表惠武帝的使臣存在。
  之前负责招待姬氏魁,后又多招待一个姬氏极的姜戎,很荣幸的脱颖而出,被赋予了这一光荣的使命。
  如此这番匆忙整装,挑选随行,时间便定于九月末出发。
  夏阳如今不但是镇北候府的郡主,夏家军的继承人,还是李旭的王妃,天家媳妇……
  她要去西戎,年轻一辈的皇家女眷们自是要意思性的来送一送。
  “我也好想去啊……”
  李慧茹全程都在表示羡慕,末了还忽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拽着夏阳就不放:“九嫂九嫂,你也带上我一起吧,我保证,会很乖的。”
  夏阳年纪虽然比李慧茹小,但奈何她这两年身高发育等等完全全面性的发展,窜得非常快,早已比李慧茹高出一大截,因而此时李慧茹拽着她撒娇,画面还真是半点看不出违和感来……
  不过,看不出来,不意味着大家就忘了。
  紫霞公主第一个嗤笑出声,不高不低的侧头与自家嫂子赵芸惜道:“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确实不错呢,四姐如今也是越发的不要脸皮了。”
  论起脸皮厚度来,夏阳敢认大华第二,就没人敢认大华第一,紫霞公主这所谓的近墨者黑之中的“墨”,无疑是指夏阳了。
  赵芸惜无奈又宠溺的嗔了紫霞一眼:“莫要浑说。”转头看向李慧茹正要圆场,却就听到李慧茹更加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呵呵,不就是记挂上次野梅岭玩耍,大家都去了九嫂那里求宿,偏都没去你们那儿求落了你们的脸么?”
  李慧茹笑吟吟的,不顾沈妙梅皱眉提醒,连赵芸惜一起刺:“这不是没办法嘛,紫霞妹妹荣宠一身,二嫂凤仪款款不怒自威,都是云端上的人,在你们面前我们这些凡人实在不得不自惭形秽……你说是不是呀三嫂?”
  秦语姗本就是被逼着来的,眼见有热闹也没有要凑的意思,反正这里是夏阳的地盘,闹大了也得夏阳收拾,她还乐得一旁看热闹,谁知李慧茹这死丫头,偏偏把她给拎了出来,又偏偏,他们那天晚上去了客栈也没去李诚夫妇那里,还偏偏李芷妍在客栈里和姬氏极闹出了事……
  人有时候就是不能多想,一多想,就会越发的觉得周围的人事物
  围的人事物果然和想的一样,都在针对自己!
  更何况,紫霞和赵芸惜本就不是善茬……
  秦语姗瞬间就被刺激到了,不管怎么说自己在外看来都是李靖的王妃,李芷妍的嫂子,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于是勾唇便是一笑嗔应李慧茹:“四妹妹又调皮了,你这样说,二嫂和七妹妹岂不更加不高兴了。”
  紫霞一听果然不高兴了——三嫂这是变相在说她们小气呢!
  赵芸惜无奈模样摇了摇头,低下眸去喝茶了,但她眼皮盖住的眼里到底是放什么光,只有她自己清楚。
  紫霞却是更气了——二嫂这时候怎么就包子了呢?看李慧茹那贱人得意得跟什么似的!可要吵起来的话,人家加三嫂就一二三四,四个人呢,她一个人哪里吵得赢!
  一时间,竟无人说话了。
  沈妙梅暗暗叹气,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就听到从刚才开始就只一个劲在吃点心的夏阳忽然问:“说完啦?”
  瞬间,所有人看什么似的看着她,然而他们眼中的气愤,羞恼,无奈,夏阳那双眼是统统滴看不见滴……
  “说完了咱们就来说说,你们中午要不要留下来吃饭,都想吃些什么,我也好吩咐厨房去做。”夏阳一脸兴致勃勃的看着众人,满脸写着“你们最好一人多点几道菜呀,这样我也就跟着吃得爽还不被老祖宗妒忌骂浪费”。
  众人:“……”
  又是李慧茹挑头起哄,众人顺理成章留下来吃午餐。
  然而,这一顿饭吃下来,赵芸惜整个人都不好了,被夏阳的食量生生刺激疼了胃……
  人不舒服,自就早早告辞。
  紫霞不情不愿,还是跟了回去。
  说是说只是去认亲,认了亲住阵子就回来,但沈妙梅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夏阳这一去多半不会那么早回来,加上李慧茹也难得出来一趟,便多留了一会儿。
  最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秦语姗和李芷妍竟然留到了最后,沈妙梅和李慧茹都要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沈妙梅虽然觉得奇怪,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趁着夏阳送她们出门的时候拉了夏阳的手低声笑道:“本来你家王爷还怕他走后你寂寞,特地半夜三更求到我那儿去央我与你往后多多往来亲近,不想他前脚才刚北上,你后脚就也要出行西戎了……”
  夏阳愣住了——李旭求沈妙梅跟她多亲近?额,她朋友缘这么差吗?还得他去给她求个朋友!不过……
  好吧,看在他半夜三更为她跑出去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的假装不知道他其实只是想有个信得过的人替他看管她的真正意图,当他纯粹只是怕她寂寞好了。
  把李旭给卖了之后,沈妙梅也不调侃夏阳了:“我养在深闺懂的不多知道的也不多,九弟妹又是个聪明的,也就不多嘴说旁的了,只望九弟妹此行珍重,万事小心,早日平安归来。”
  夏阳暗道除了酿酒造茶的能力突出外,别无所长的李烨倒是命好,娶了个了不得的媳妇……
  勾唇笑道:“七嫂放心,我敢去便能回来,倒是你和七哥才要更小心才是,这里可不比我要去的地方水浅。”
  沈妙梅没料到夏阳会如此直白的与自己说话,略微的怔了瞬便笑开了,更多了几分情分:“你也放心吧,就我们家那位……呵呵,人家还真看不上呢。”更何况,李烨虽中庸了些,却也并不是傻的。
  夏阳笑道:“总归还是小心些的好,看不上不意味着不被卷进去,池鱼不都这样的吗?”
  沈妙梅慎重的多看了夏阳两眼,点头:“九弟妹放心,我会谨慎的。”
  送走了沈妙梅,夏阳才慢吞吞的折回菡萏院。
  秦语姗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她回来,语气不由就有些冲:“九弟妹怎么去那么久?感情七弟妹才是你嫂子,我就不是了?”
  “三嫂这话说的,你要不是我三嫂,我还不早把你轰出去了。”夏阳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张嘴就笑得没心没肺。
  秦语姗气得不行,却拿不准她到底故意刺激还是随口一说,又碍于李靖的威迫,不得不先软了声音,故作熟稔幽怨:“啧啧,我这不是跟你开开玩笑么?你至于吗?还把我轰出去~”
  夏阳累了,不想再招呼她和李芷妍,直接道:“三嫂,三……妹特地留下来有什么事?说吧,我累了,想睡会儿。”
  秦语姗一听,差点没直接炸毛,好在李芷妍先一步开了口:“阳阳,你为什么……始终与我如此生分?”
  秦语姗灵光一转,也帮腔道:“对呀,我们家芷妍跟九弟虽说不是一个肚子爬出来的,但到底也是亲兄妹,你怎么如此厚此薄彼,与慧茹芮児都那么亲近,独独把芷妍冷落了,你可莫要忘了,芷妍很快就要成为了你嫂嫂,到时候更是亲上加亲。”
  “我米有厚此薄彼呀,我一向都是谁问我话我都回的呀,谁跟我玩我也跟谁玩的呀,三妹素来少话,她一旁坐着不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又怎么跟她聊呢?更何况,大家一起玩的时候,我不是从没撇下过她么?”夏阳一脸无辜。
  秦语姗顿时语塞了——李芷妍确实一直是个安静少话的,而大家一起的时候,夏阳也确实从未刻意撇下过李芷妍只跟别人玩!
  所以说到底,还是自家小姑子那脾性不讨喜
  脾性不讨喜,不够争气!
  李芷妍也被夏阳堵了个死死的,半点挑不出夏阳的话不对来,只得尴尬道:“原来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阳阳不喜欢我……”
  夏阳打起呵欠来,明摆着你们再不说重点,我可睡给你们看了。
  再不熟,只要在国子监呆过的,就听说过夏阳那秒睡的特殊技能,所以秦语姗还真不敢赌她只是做做样子吓唬人的,赶紧道:“其实我厚着脸皮留下来,是想跟九弟妹掏个东西的。”
  “哦?什么东西?”夏阳又打了个呵欠,两眼水光开始迷离了。
  秦语姗哪里还敢跟她慢慢磨叽,张口就道:“就是你大婚第二天戴的那支珠花。不瞒你说,我可喜欢了,回去便日思夜想饭都吃不好,可我找遍了帝都所有的首饰铺也实在找不到一样的,这才厚着脸来跟你要。”
  李芷妍可不知道具体,再加上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秦语姗的脾性的,不禁诧异的看向她——究竟什么样的珠花能让你日思夜想茶饭不香?
  秦语姗本就被自己的话给恶心了,又被李芷妍那么看着,更觉得自己浑身针扎似的难受,却想起李靖可怕的样子,不得不继续腆着脸:“九弟妹,你就行行好,把那珠花让给我吧,我出钱跟你买也行,或者,你借我拿去临摹,打一支一模一样的也行。”
  夏阳皱眉,一脸为难:“三嫂怎么不早说呢?”
  “啊?”秦语姗不明所以。
  “那珠花我们家王爷带走了啊。”夏阳脸不红气不喘的瞎扯:“他说什么见簪如见我,就带走了啊,我抢都没能抢回来。”
  秦语姗:“……”为什么她有种被迎面一拳受到万点伤害的感觉?
  面色十分难看,还隐隐透着苍白。
  她怕她拿不回去,李靖让她生不如死!
  “说起珠花……阳阳能不能送支给我?”李芷妍忽然道,一脸羞涩:“你阳光,正气,勇敢,我一直都很羡慕你,我……”
  “珠花的话,我回头让我那便宜妹夫额不,便宜大哥送你呀。”
  夏阳打断她的话,半点责任感都没有的张嘴就胡说八道:“要说正气和勇敢的话,我可真不敢跟他比,他可是西戎第一勇士呢,他送的东西,肯定更具备正气和勇敢,更能保佑你安慰你,更何况,日后到了西戎,你可是要跟他一起生活的,带着我给珠花像什么话呀?被人看到,误会了传出什么污秽谣言来,我们家那位肯定会打死你的,这可不好。”
  秦语姗听着听着就懵了,且不说能传出什么污秽谣言来,就:“为什么是打死她?不是应该……”打死你吗!
  夏阳捂脸,娇羞样:“诶哟,三嫂这话问得真让人害羞,就我们家王爷那么疼我,怎么舍得打死我嘛~”
  想起外面各种李旭荣宠夏阳的传闻,秦语姗竟然无言以对。
  李芷妍忍着一肚子气,假装没听到那句“便宜妹夫”,假装没听出夏阳口中的“正气和勇敢”跟她原本说的貌似不是一个意思,忧伤落泪:“阳阳不愿送便说不愿送,何必扯些什么污秽谣言出来?我与你……”
  “咦?三妹不知道吗?这世上女子跟女子也是会相爱的呀,就像男人的断背之恋一样!”夏阳再次打断她的话:“不过这世道终究还是偏见的,女子地位不如男,要发现女子与女子相恋,可比发现男子与男子断背,已婚妇人偷人,已婚男人养外室生了一窝私生子要严重得多……我记得小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
  秦语姗与李芷妍都瞬间感觉胸膛里有上万只草泥马奔腾——谁特么这么闲得慌,居然给她看这么乱七八糟的小话本!
  然而,不论她们两张嘴怎么纠正怎么说,夏阳都总能给她们歪楼歪到大西北去,而且她也一向都是如此的,实在不能说她这只是刻意的在针对她们……
  最终,秦语姗被气得抓了狂,抱着死了拉倒的想法,怒气冲冲拖了李芷妍回去。
  待人走后,巧玲才忍不住道:“靖王妃这是怎么了?一支珠花而已,至于吗?”
  夏阳懒懒歪上床:“谁知道呢?管他的。”
  翻了个身想了想,又道:“把那支珠花拿去给零食君,让他想办法送到王爷那里去。”
  “啊?”巧玲惊愕不已。
  夏阳无奈道:“话都说出去了,珠花再留着可不好,万一重赏之下有勇夫,回头我们出去了有人给摸走了怎么办?”
  巧玲一愣一愣的,迟钝却也抓住了重点:“王妃您……带奴婢一起去?”
  “怎么?你不想去?”夏阳歪头看她:“你不想去的话……”
  “去去去,想去想去。”巧玲生怕她改变主意,面红耳赤忙道。
  其实她从没忘记过,她只是一个奴婢,一个下人而已,过得好不好,全靠主子赏。
  所以,跟对一个好主子至关重要!
  她运气一直很好,一开始就跟了和蔼的老王妃,然后,又跟了貌似很不靠谱但其实一点都不难侍候的夏阳,可是……
  她是老王妃给夏阳的,年纪比夏阳大了好几岁,照规矩,若不是自梳了头的话,最迟十八岁便要下放出嫁,到时候就未必再能跟着夏阳,以后的日子,也就跟着充满了未知。
  可以选的话,她还是愿意一直跟着夏阳的,虽然夏阳有时候真挺让人无语心塞,却并不妨碍她是一个好主子的事实!
  !
  原本她还以为,她是陪不了夏阳出嫁的,却没想到,夏阳竟然早早的就嫁了,她也跟着就进了北王府,这主仆情分如此日积月累,也就越攒越厚了,她也就更不愿意离开夏阳了……
  不过,她真没想到夏阳会带她一起去西戎,她还以为,就算夏阳忘记了,老王妃也定还记得她年纪不小了,不会让她去这不知何时能回来的一趟。
  她是在战王府里长大的,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帝都郊外几个寺庙,再远的地方,从未去过,说不向往是骗人!
  她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也可以跟着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巧玲越想越激动,一个忍不住,咚的就给夏阳跪下了:“王……不……郡主!谢谢您,谢谢您肯带上奴婢,谢谢您相信奴婢,谢谢,谢谢……”
  她从未想过背叛夏阳,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又怎会去惦记北王?可她有段时间言行之间确实逾越了,仗着夏阳是个好说话的主子,仗着北王爱屋及乌,愈发的没有一个丫鬟该有的样子,言行举止没规没矩,连绿屏都误会了……
  这阵子,她委屈,却无处述说,一直提心吊胆,怕绿屏回头不经意的提醒了夏阳,怕夏阳真把她看成是个下作东西,怕她的前程就这么毁了,却没想到,绿屏除了那天晚上,并未再说什么,更没有提醒夏阳,而夏阳,又待她一如既往,现在,甚至愿意带她出去……
  绷紧的神经一松,她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但,是喜悦的哭,是终于放下了心的哭。
  她知道,夏阳此行是凶险的,不是亲信不能带,夏阳愿意带她,就意味着是真的把她当成自己人了,她怎么能不高兴?
  “诶嘛,吓死我了?要谢你就好好谢啊,哭什么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关了门打你呢,绿屏,赶紧趁人还没发现,偷偷给她打盆水来洗洗,免得传出去,败坏了我名声。”夏阳大惊小怪道。
  巧玲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还偷偷呢?您嚷嚷这么大声,别人本来不知道的这会也知道了。”
  绿屏也笑着过去扶她起来:“巧玲姐你可真莫要再哭了,不然,王妃得把这事儿捅得全帝都都知道的,我这就偷偷去给你打水来。”
  “你也笑话我!”巧玲又气又羞又好笑,嗔拧了她一把,可惜被她躲过去了。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九月末。
  夏阳告别老战王和老王妃,带上巧玲绿屏和李旭留下来的赤翎卫若干,以及,惠武帝特赐的十名女侍卫,和姬氏兄弟一起,启程前往西戎。
  西戎版图十分辽阔,比大华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里的西戎的地理有些类似夏阳印象之中的华夏西北,地貌十分复杂而多样化,有终年不化的冰川雪岭,有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有矿产丰富的黄土高原,有频繁爆发的火山,亦有肥沃富裕的草原盆地……
  最不同的,是这里的西戎,还有一条大名鼎鼎的双子河,一分为二婉转曲折,几乎纵横整个西戎,哺育着这偌大王国之中的所有生灵们。
  但,夏阳一行还没有离开大华境内进入西戎,便遇上了袭击……
  西戎大华都有人主战,究竟袭击他们的是西戎人还是大华人,谁也不好说,但姬氏极这一趟是有备而来的,所以袭击来了,也只是有惊无险的便过去了,只是稍微的耽搁了些时间。
  十一月初,本就走得不算快的一行,才过西门关,正式进入西戎疆土。
  
【91】阳盛阴衰的姬氏
  
  初出西门关,山势陡峭奇峰林立,一时之间也看不出与西门关内的大华风光有什么具体点的区别,但越往西走,就越发的不同了……
  一派“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象跃入众人眼帘。
  初见戈壁,除了夏阳这个曾经在另一个世界满球疯跑过的外来物种外,大华众人都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感觉很新奇,这种广阔壮丽的风景他们在此之前从未见过。
  姜戎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描写,并未见过实景,如今亲眼所见,还不禁诗兴大发的吟了一首,然后……
  然后很快,所有的新鲜感便被漫漫黄沙吞噬了。
  戈壁的阳光炽烈如火燃烧一般,劲吹的风沙铺天盖地,走很远距离才会看到一小片绿洲,几乎不见人影……
  大华帝都而来的众人一时之间难以适应,不过半天功夫,就活像离开了泥土还被爆晒的青菜,一个比一个没精打彩有气无力,却偏偏这块地域还危险无处不在,逼着他们不得不时刻提高警惕。
  一天下来,身心憔悴。
  这直接惹来了一众依旧精神抖擞的西戎人眼神鄙夷——你们大华汉人,真是弱!
  但……
  也还是有个例外——夏阳!
  不过,不论是大华人还是西戎人,都很快便坦然的接受了她这种过人的接受能力和适应能力——到底是拥有西戎姬氏血统的,跟一般华人不能相提并论。
  姬氏魁是唯一最不能接受的!
  他一直很期待走这一段的呀,希望这一段的恶劣环境能把夏阳吓到,吓哭鼻子拽着他袖子撒娇求共马什么的最好不过了,到时候,他就可以英明神武的跟她说,“有哥哥在,别怕”,甚至说不定还能拐她回去后听他话神马哒。
  可结果……
  她压根没有被吓到,更没有哭鼻子拽着他的袖子撒娇求共马,甚至策马跑起来特么的跑得比他还快!
  憋了两天,眼见这片戈壁再走一天就要到头了,姬氏魁终于忍不住道:“阳阳快来,夜里太冷哥哥抱你睡。”
  霎时间,万籁俱静,所有人特别是赤翎卫都错愕的看着他。
  包括夏阳。
  然后……
  啪!
  姬氏极一巴掌把他拍飞了出去:“这蠢货都可以不用管他。”跟着却又道:“不过他有句话还是说得不错的,夜里确实太冷了,阳阳,还是过阿哥这边来吧,阿哥抱你睡,还有小金哟。”
  西戎众人纷纷吹响哨欢呼起哄。
  大华众人却紧张了起来,尤其巧玲绿屏和一众赤翎卫,几乎瞬间就把夏阳团团围在了中间,警惕戒备的盯着姬氏极。
  夏阳直接翻了个白眼,倒头就缩进厚实的皮毛毯子里:“你们慢慢玩,我先睡了哈。”
  众人:“……”
  而后他们看到姬氏极没事人的也躺下了,姬氏魁则幽怨的抱着起包的脑袋回了姬氏极旁边,叽里呱啦的用着西戎语抱怨个不停。
  西戎众人也纷纷收了笑,该睡觉的睡觉,该守夜的守夜。
  大华众人:“……”
  “咳,我想极王子只是开玩笑的。”姜戎不那么确定的道:“大家也累了一天了,该睡觉的赶紧睡觉吧,下半夜还要换值夜的其他人。”
  小插曲后,这片戈壁恢复了该有的宁静,但这片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小金突兀的尖叫声打破了……
  小金是李旭北上当天放出来的,可能是被关出了心理阴影,一放出来就直接跑掉了,也不知道它用的什么方法,居然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偌大帝都找回到姬氏极身边。
  夏阳也是离开帝都遇上第一次袭击的时候才发现,小金对危险的敏感度简直是要逆天,总能提前预警,这让她不禁又想养它了,可惜不论她怎么引诱它,它都不再搭理她了……
  话回正题,小金发出尖叫预警后不多久,还躺在那里的夏阳便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
  有人骑马来了,很多!
  似乎还是有人在被追!
  而后,夏阳嗅到了血腥味,但并不算浓郁,可见受伤的人其实不多,也伤得不算重。
  这里其实已经是姬氏的管辖地,他们昨天还碰到了一队几百号人的巡逻小队,不过小队的驻地并不是姬氏极要带夏阳去的姬氏大本营。
  戈壁虽荒漠,却也常有走南闯北的商队经过,导致这片地域沙匪十分活跃,所以姬氏极拒绝了让小队护送,并让他们继续巡逻,尽量减少沙匪屠杀商队抢夺财物的事情,以免商贾们都害怕了,不敢再走这边,到时候就成了姬氏的损失……
  自己的地盘上,姬氏兄弟都知道出现大规模敌人的可能性极低,而且他们现在连着大华众人一起算下来也有几百号人,加上火铳,只要不是太特殊的情况就都可以轻松应付,自不会收拾东西逃跑,而是派了几个人去看情况。
  不一会儿人便回来了,还带回了个受伤的中年汉人:“极王子,是林氏的商队遇上了沙匪,这位是林管事。”
  此时除了夏阳,所有人都已经爬了起来。
  巧玲和绿屏也是最近才开始紧急学的拳脚,绿屏还好,好歹是北门关长大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学起来还颇像那么回事,但巧玲就实在没什么天赋了,一旦混战的打起来,基本是只有被保护的份,所以她们都很自觉的留在夏阳身边,被赤
  的留在夏阳身边,被赤翎卫和那些女侍卫保护的同时,有个万一还能替夏阳挡刀。
  至少她们是这么想的……
  听到林氏商队,众人都很错愕,纷纷看向那个受了伤被带回来的林掌柜。
  夏阳依旧没有爬起来,甚至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在听到“林氏”二字的时候,眉毛稍微动了一下,而后就依旧睡得很香的样子,从头到尾身都没翻下。
  林掌柜明显在姬氏管辖的这片土地上混得很有脸面,连姬氏兄弟的随行都认识他把他捡回来,姬氏兄弟认识他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果然……
  简单的打过招呼后,那位林管事便直接跟姬氏兄弟求助了:“……旁的倒没什么,只这批货里有可汗点名要的南海珍珠和极品绸缎……”
  涉及到可汗要的东西,姬氏极也不敢轻慢,立即调派了三分之二的人手赶往出事地帮忙。
  姬氏魁是个爱热闹的,屁颠屁颠的就跑去凑了,姬氏极没拦他,只是交代他小心点。
  夏阳本想继续睡,可顺风而来的血腥气却越来越浓烈了,这对嗅觉敏锐的她而言有些太刺激……
  她只好坐了起来,懒洋洋的问:“有东西吃吗?”
  气氛陡然就是一静。
  “肉干也行。”夏阳再度打破寂静。
  姬氏极轻笑出声,眉头都没动一下的道:“给她杀匹马。”见已经处理好伤口的林管事震惊的看着自己,勾唇便给他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我妹妹,夏阳。”
  林管事愣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匆忙起身冲夏阳那边就是一拜:“小人林富贵,叩见北王妃。”
  夏阳打着呵欠走过来:“起来吧,在外面没有这么多规矩。”
  林富贵谢恩起身的时候,很有技巧的飞快瞥了夏阳一眼。
  夏阳只当没看到,凑到火堆旁边的姬氏极身旁就坐下,笑嘻嘻的勾搭小金,又与姬氏极道:“你一天为我杀一只马这么破费真的好吗?万一还没到地儿马先杀光了怎么办?”
  林富贵似乎又被“一天杀一只马”惊到了。
  要知道,姬氏极一行配备的都是最优良的战马,每一匹都价值不菲的……
  “还不是因为你挑食。”姬氏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但明眼人却不难看出,他眼底其实都是宠溺。
  夏阳不服气的撅嘴:“我哪有挑食!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能吃的都吃,从不挑食,最好养了。”
  “就是一般人养不起而已,对吧。”姬氏极淡淡戳破她。
  实际在他见到她之前,他就先听说了她的食量,那时候他还觉得那些人在胡扯。
  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吃得下一个壮丁两三天的食物量?
  第一次亲眼见证的时候,他都怕她被撑爆了,却谁知道,她那个小小的肚子竟然真的塞得下那么多东西,而且消化的速度也诡异的快……
  他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现象,忍不住就研究了一下,结果究竟怎么回事至今没闹明白,倒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她看起来什么都吃,一点都不挑食,但其实,她也是挑食的!
  点心,干粮,肉干之类的应急食物,她确实是吃的,但这些于她而言只能算零嘴儿,根本填不饱她的肚子,所以她会不停的吃不停的吃,要确实吃饱,她就得吃肉,新鲜的肉。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经常连只小猎物都找不到的荒凉地,他要喂饱她,就只能给她杀马了。
  “我又不用人养。”
  说起这个夏阳还是蛮骄傲滴,换个世界生存依旧捡了个好到爆的出身,起码物质方面是完全不用操心:“祖上积累下来的财富足够十几个我一辈子胡吃海喝。”
  姬氏极一脸怜悯道:“我总算明白妹夫为什么那么拼了。”
  “为什么呀?”夏阳懒得想。
  姬氏极咧嘴就笑得欢:“本来就不讨喜,再不努力多挣点养你,能养活自己的你就更要撇下他自己过去了。”
  林富贵似听出了些意味,眸光闪了闪。
  这时,有人把一只新鲜还在滴血的马腿送了过来。
  相处这些日子下来,姬氏极也算是彻底见识到夏阳的懒惰程度有多严重,也不指望她能自己动手剥皮烤肉,便接了过去处理。
  林富贵简直大开眼界了一般,呆在那里都不会动了,还是夏阳招呼他:“林富贵是吧,过来一起吃呀。”
  林富贵受宠若惊,一边道谢一边凑过来。
  姬氏极却淡淡破灭他才该收到的恩泽:“你别被她骗了,这只马腿还不够她一个人吃呢,你要真敢吃一口,她就敢打你到生活不能自理。”
  林富贵:“……”
  天刚刚亮的时候,姬氏魁才带着几个人回来,其他的都在后边帮忙被劫的林氏商队整理货物。
  姬氏极平淡的接受了林富贵的感恩戴德,便让他去清点货物了,自己则带着姬氏魁和夏阳继续慢悠悠的往前走。
  林富贵临走之前,迟疑了下,还是忍不住靠向夏阳问了一句:“敢问北王妃,丽妃娘娘近来可好?”
  姬氏极几不可见的扬了扬眉——据他所知,林富贵只是林氏的一门远房亲戚,能混到管事一职全靠的是他自己的本事,也浓眉朗目的生得非常不错,四十好几尚未娶妻……该不会,跟进了大华深宫那位有什么纠葛吧?
  吧?
  夏阳昨晚没睡好,眼皮耷拉的昏昏欲睡,乍然被问还反应不过来的一脸迷糊样,呆呆的看着林富贵,一脸“你刚说啥我没听清呀,能不能再说一遍”。
  林富贵很尴尬的,又问了一遍。
  夏阳总算反应过来了,咧嘴就笑得没心没肺:“哦哦,你是问母妃啊,她很好呀,精神抖擞的,上次还要拿茶杯砸我,要不是我从小练武跑得快,还真被她打到了。”
  一瞬间,戈壁上只剩下呼呼的劲风声了。
  林富贵也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咦?”夏阳猛然反应过来的样子,上上下下把林富贵一阵仔细打量:“你……你跟母妃不是很熟?”
  不熟的人,问她干嘛?
  熟悉的人,会不知道她有病?
  林富贵一时间面色难以控制好的微妙,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尴尬道:“我……不……小人……小人已经二十年没见过她了……”
  “二十年啊……好久哦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