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34部分

星星,一颗一颗亮晶晶的在冲他眨眼睛,好像……
  咦?好像什么来着?
  卖力的用那混沌的脑子使劲想,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倒是听到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要水吗?”
  姬氏魁没分辨出是谁的声音,甚至是男是女,都一时没分出来,倒是觉得确实口渴,便点了头。
  他懒惰得声音都没出,可水还是送到了他嘴边,甚至为了他能喝得舒服些,还把他上半身抱了起来……
  水是冷的,喝了下去,人也清醒了一些,感知稍微回来了一点,但脑子还是不太清楚的。
  鼻间熟悉的味道,枕下柔软的触感,都似曾相识,让他迷醉……
  他没多想,侧身就把人一把抱住,大狗似的在人家怀里一个劲的蹭啊蹭,蹭啊蹭,蹭着蹭着就忽然觉得不对劲了,这种熟悉的味道让他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
  惶恐的抬起头来确认,却一下撞进了一双碧蓝的眼睛里……
  那是一双极美的眼睛,蓝色的,像宝石,又像附近的湖,清澈明动,璀璨夺目,美得不似人间所有。
  他迷醉了下,然后迟钝的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宝宝宝……宝珠!”
  他吓得就要从地上跳起,却被昆莫宝珠一把摁住了:“宝宝宝……宝珠你听听我说……我……我也……我也不不知道怎……怎么会……”
  见他吓成这样,昆莫宝珠很懊恼,也很尴尬,更生气——她是洪水猛兽吗?他至于吓成这样吗?她虽然看起来打得狠,但招招都只对肉不对骨,更别说伤到内脏去,他个大男人就那么点皮肉伤就吓成这样了?
  若是以往,她一定羞愤而去。
  可偏偏,今天晚上是夏阳怂恿姬氏极等人帮她把姬氏魁灌醉的,还一路陪了她过来,不停的交代她万一这傻子有什么气人的举动,一定要忍住,忍住,再忍住,然后克制着情绪尽量低声的问他……
  “很疼吗?”
  虽然她没真往狠了打,他脸上的伤不至于皮开肉绽,但还是淤紫得很醒目,就近看着,她也心疼,不由就抬了手轻轻捧住呆掉了的他的脸:“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真的很疼?”
  姬氏魁完全呆掉了,被那个都不像是昆莫宝珠的声音惊呆掉了,他觉得他肯定是在做梦,不然,宝珠那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你现在连说话都不肯跟我说了吗?”昆莫宝珠很伤心,也很委屈,眼睛都红了:“小时候你明明说过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等长大了就娶我!还说一辈子只娶我一个的!”
  姬氏魁懵了——他小时候说过这种混帐话?
  等等……
  好像……
  似乎……
  诶哟,谁特么那么缺德,灌他那么多酒,他脑袋好疼啊。
  他疼得直皱眉头。
  可看在昆莫宝珠眼里,却是另一个意思……
  “你果然不记得了。”她觉得她的心这一瞬凉透了:“你明明说过不会忘的,明明说过如果你忘了,就让我打你,你怕疼,一疼就会想起来……结果都是骗我的。”
  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眼泪不断淹没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珍珠一般往下掉……
  姬氏魁又吓呆了。
  他已经好多好多年没见过昆莫宝珠哭了。
  他记得她最后一次哭,还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他们还玩得很好,那时候她母亲才过世没多久,她那明明已经有几位夫人的父亲,却又娶了一个女人,一个表面上对她很好,其实对她根本不好,还破坏昆莫和姬氏两族一直以来很好的关系的坏女人……
  啊!
  他想起来了。
  那时候她被人推湖里去了,是他偷偷把她捞起来的,那时候她又瘦又小,浑身湿透可怜兮兮的,也是这么哭的,很伤心很伤心,却只有眼泪掉下来的声音,他哄了她老半天,才从她嘴里撬出划来……
  她具体说了什么,他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那时候听了她的话的他很愤怒,然后脑子也不知道怎么转的弯,就说了那些以后娶她的话……
  至于他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大概是因为她后来变了,变得很凶很强势,变得喜欢甩鞭子,而且越大越恐怖,如今她那些兄弟姐妹,几乎都被她压得死死的,他慢慢的也就忘了她曾经又瘦又小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只记得她每次就见到他都当他是她的所有物,稍不满意就甩鞭子……
  昆莫包住自己也记不得自己到底多少年没哭过了,最委屈的时候,也不过是红红眼睛,却没想到这个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哭了出来,还是在他面前哭得那么丑,忙捂住了眼脸起身就逃:“我明白了,以后都不会再缠着你了,你……自由了。”
  “咦?欸……”
  姬氏魁惊愕回神,本能就要追,却还没起来膝盖就猛的一麻,然后浑身力气就使不上来的栽躺了回去——特么的,不会吧,这个时候竟然使不上力气!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喂,宝珠……”
  他企图把宝珠叫回来,却发现声音都弱得像蚊子叫,然后,然后他的意识就坠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不远外,夏阳打了个响指:“搞定收工!他就交给你们了,我去追未来嫂嫂。哦对了,记得把我的针拿回来。”
  说罢也不理姬氏烈等人,拔腿就去追昆莫宝珠。
  “等等啊,北王妃,你先等我把话说完。”零食君迟钝的反应过来,忙追上去,这次再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就往她怀里塞:“主子给您的,您今天可一定要看,不然,他回头会打断我腿的!拜托拜托!”
  “知道了知道了。”夏阳随手就把信往怀里塞,随便得让零食君很担心——会不会弄掉啊?不行不行,果然还是要跟上去盯着……诶哟,他怎么命这么苦呢?还不如上北门关去陪那活阎王主子呢!
  姬氏烈等人在后边看着夏阳的背影咽唾沫。
  “我……忽然想起汉人一句话。”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
  “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顿了顿,补充道:“特别是妹妹这样的女人。”
  兄弟们不约而同一致点头——长得很好,脾气也很好,可发起狠来,可比宝珠那类型的凶狠太多了!
  刚刚那两人的发展走势不是很好的吗很好的吗?要不是她一针打出去,他们搞不好都抱在一起亲上了,可结果呢……
  她一针,只一针,非常小的一针,就隔着老远的距离把魁梧的姬氏魁不声不响的放倒了!
  要是她想杀人……
  要是他们得罪了她……
  “呵呵呵,我觉得吧,你说的不对,妹妹很好啊,人漂亮,又聪明,脾气都很好,简直完美得不可挑剔。”
  “嗯嗯嗯,没错没错,特别是她吃东西的时候,可爱死了,诶,我好像记得我那里还有点那个啥,她肯定没吃过,我去给她找找。”
  “忙了大半天,可爱的妹妹肯定又饿了,月亮湖的鱼她肯定没吃过,我去给她钓两只。”
  “我去给美丽的妹妹找只羊羔烤。”
  “我去找……”
  喂喂喂,你们一个个脸色很奇妙表情很扭曲眼神很惶恐明显口不对心好吗!
  “不对!你们都特么跑了,我怎么把他扛回去啊?”
  **
  夏阳好不容易把昆莫宝珠哄住,才老实的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什么!”昆莫宝珠吓了一跳:“他不会有事吧?”本能就想起身去看他,却被夏阳摁住了。
  “嫂嫂别去。”夏阳道:“当然,你想一切恢复原点的话,去也没关系。”
  昆莫宝珠不明白的看着他。
  “对于得过且过能混就混这种事,我可有经验了,你听我的准没错。”夏阳自信满满的拍胸脯:“你光追着他跑是没用的,你得让他追着你跑!你得换个法子逼他发现自己对你的心意。”
  昆莫宝珠想想这些年的经历,豁出去了:“你说,我听你的。”
  “你从明天开始,你就晾着他,看到了也当没看到,他要凑过来跟你道歉,你就躲!”
  “万一他不耐烦了不理我了怎么办?”
  “所以他跑你追就有用吗?真有用,这么多年你们怎么越离越远而他越来越糊涂呢?”
  “……好像是有点道理。”
  “总之你听我不会错的!要是这招不灵,放心,我直接帮你把他弄傻了!”
  “……这个……就不用了哈……”
  事情终于搞定的夏阳也困得不行了,倒头就要睡,还是昆莫宝珠把她拖了起来,让她至少把外套脱了再睡。
  一脱,揣了大半天的信就掉了出来。
  夏阳愣了一下,然后捡都懒得捡,脑袋一沉就倒头准备继续睡。
  跟她睡的昆莫宝珠好笑又好气,替她捡起来,一眼看到信封上的字:“李旭李旭,我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诶呀,阳阳,这不是你那个夫君给你的信吗?你怎么不看?”
  夏阳呼呼扯鼾,假装已经睡着。
  昆莫宝珠哪里能信,兴致勃勃的一把将她扯起来:“快看快看,赶着今天给你的,说不定是什么惊喜呢?”
  无奈被拖起的夏阳撇嘴:“他那种人,不吓人就不错了,还喜咧。”
  “吓人?对对对,我听说过,都说他脾气不好,很难相处。”昆莫宝珠很八卦很震惊的看着夏阳:“那你为什么还愿意嫁给他?”
  “就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啊。”夏阳很无奈的摊手,然后想了想,因为困觉而愈发混沌的脑袋歪了歪:“哦,好想他问过……咦?问过吗?嗯……我不记得了啦……”
  昆莫宝珠:“……”孩子,你是多不把嫁人当回事才这都不记得?
  虽然才认识一天,但只是一天,她也很奇迹的有些了解夏阳的懒惰脾性了:“好吧好吧,你还小,日后不合适,还可以和离……”
  和离……”
  “他说不会跟我和离。”夏阳皱眉:“也不会休我。”
  “什么!”昆莫宝珠震惊不已:“他这么霸道!”
  “还有更霸道的呢!”夏阳气愤道:“他还说,就算他哪天不幸战死,也一定撑住最后一口气交代遗言说不许我改嫁!”
  昆莫宝珠:“……这些你倒是记得挺清楚的。”
  “你是在看我笑话吗?”夏阳幽怨的斜目她。
  “咳咳……”昆莫宝珠尴尬了下,目光再度被信吸引:“那我们来看信吧,看看这么可恶的一个人,到底会给你写些什么。”
  夏阳:“……”
  拗不过昆莫宝珠,又实在想快点睡觉,夏阳就把信拆了。
  昆莫宝珠几乎是伸头凑过来的下一瞬就又缩了回去:“咳咳,你看你看,你看完告诉我就好,我不看不看……”
  所以你闹我半天是几个意思!
  夏阳愤愤的横了她一眼,目光转回信上。
  【我记着,也一直在。】
  翻来覆去,夏阳也只看到这一句话而已,一时间困乏的脑子还真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昆莫宝珠总觉得夏阳的表情不太对。
  夏阳眨眨眼表示自己也很困惑:“我也不知道啊。”
  “啊?”昆莫宝珠愣了一愣,而后追问:“那他写了什么。”
  “他写……”忽然想到了什么,本要转过去给昆莫宝珠看的信又转回了自己眼前,夏阳神色更微妙了。
  难道他是想说,他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也记得是她父亲的忌日,哪怕她在西戎他在北门关之间隔了千万里,他也如同就在她身边一样,密切的关注着她的一切……
  夏阳瞬间囧囧有神了——后面那句,算不算是变相的威胁?
  “你脸怎么红了?”昆莫宝珠惊奇道,再也忍不住伸长脖子偷看,然后一眼,呆掉了——
  那是她见过的听过的最神奇的情书了!
  额……
  算情书吗?
  所以她能发表的感想只有:“你夫君真是个……神奇的人。”你好像也能懂他要说什么,更加神奇了!
  **
  姬氏极告诉夏阳,她到来的消息已经正式传出去了,那个仪式姬氏正在筹备,但最早,也得来年开春后才能举行,到时候西戎可汗和五王以及大大小小各个部落贵族,都会亲临……
  说白了,就是现在还没夏阳什么事,她可以随便玩。
  于是,生怕自己硬不了心肠躲姬氏魁的昆莫宝珠美其名曰带夏阳了解西戎风土人情,改成了天天粘着她,连体婴似的从早到晚一刻也不分开。
  这不但急坏了姬氏魁,还急坏了零食君。
  “王妃……祖奶奶……您真的不给主子回信吗?”零食君就差没抱住夏阳的腿哭了:“求求您了,回封信吧,一个字也行啊……”您能不能不要这么懒啊?
  “好吧,我不为难你。”
  可怜兮兮的好好说话,夏阳还是很近人情的,当下就转身去找了张纸塞进信封里,而后工工整整的在信奉上写下“夫君亲启”四个字,然后封好,递给目瞪口呆的零食君。
  “就这样?”零食君感觉自己要崩溃了——您往里面装明明是张白纸啊白纸!一个字都没有的白纸!白纸!
  夏阳指着信奉上的四个字,皱眉:“我写了四个字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零食君:“……”他不满意的可多了去了好吗!
  可他不敢说。
  “能不能……”
  “不能!”
  “王妃祖奶奶……”
  “不要是吧?不要我……”
  眼见夏阳要把那封称之为“信”的东西扔进火盆里,零食君赶紧手疾眼快抢过来:“要要要,我要我要。”有四个字,总比一个字都没有不是?有张白纸,总比一张白纸都没有,不是吗?
  看着零食君幽怨而去,目睹全程的昆莫宝珠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拍桌大笑,用力的给夏阳竖了个大拇指。
  这时,匆匆有人来报:“宝珠公主,昆莫王出事了。”
  
【93】最不靠谱的帮手
  
  身为昆莫王之女,王位继承人之一,昆莫王出事,昆莫宝珠自然是要赶回去的,可……
  “你要跟我去?”
  昆莫宝珠惊讶的看着主动提出这个要求的夏阳。
  能不惊讶吗?
  短短几天相处下来,她算是真长见识了,夏阳这个人除了吃和睡,其他压根就没追求没要求,只要你给点吃的她,随便你怎么折腾她都行!
  这样一个懒惰鬼,居然明知道昆莫出事了,还要跟她回去……
  “不可以吗?”夏阳勾唇:“说不定我还也能帮上忙呢?”
  昆莫宝珠皱了皱眉:“若没出事,我倒是很欢迎你去我那儿做客,可现在……我那边恐怕会有动乱,甚至有些危险。”
  夺嫡之争哪里都有,根本不分地域,西戎更是因为推崇勇士而显得夺嫡之争比起大华来得直接血腥得多——一旦某位王没有立下继承人就没了,那么,对那个位子都有心的王子王女们便会各拉人马真刀真枪的直接开打,胜者为王败者流放(如果还活着的话)!
  昆莫宝珠的父亲,当代昆莫王尚无四十,正是壮年,岂会这么早就立下继承人?
  没有明确的继承人,一旦他出事了,昆莫宝珠兄妹之间的前仇旧怨可就有得算了,到时候不打成一团乱才怪!
  说实话,昆莫宝珠虽是次女,第四顺位继承人,但呼声和头顶上面的两位兄长差不多,单打独斗的话,她还真不怕他们,但她却不能不担心他们被人怂恿合伙了,还有那几位叔叔……
  当初她父亲夺王位的时候可一点都没对几位叔叔客气的,如今他若真出事了,叔叔们收到消息能不回去掺一脚?
  这么一想,她就更不愿意带夏阳了:“真的太危险了,你还是在这里等我吧,等我忙完了就来找你。”
  “嫂嫂,我觉得你真的想得太多了。”
  夏阳骄傲的挺起小胸脯:“我可是大华北王妃,夏家军继承人,姬氏昆莫明珠的外孙女,姬氏王的外甥女……你确定,你所说的那些危险真的会波及到我?”
  昆莫宝珠怔了一怔,险些就要被她说动了,但很快,她便摇头再次拒绝了:“我知道你其实是想帮我,想去给我撑腰,但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那些兄弟姐妹这儿……”指了指脑袋:“没几个是够灵光的。”
  换言之,他们要杀起来打起来,根本不会去管你是谁背后靠着谁,是不是不能碰!
  “那岂不是更好?”
  夏阳笑得更开心了,磨拳搓掌:“战王老祖宗说过,一切能用拳头说话的事,都不是事。”
  昆莫宝珠:“……”
  “既然她想去,就让她去吧。”姬氏极在门外说罢这句算是打过招呼了,才走了进来,与昆莫宝珠道:“若真有什么,她在那里,姬氏也能名正言顺的发兵帮你。”
  昆莫宝珠还是皱眉:“极哥……”
  “你该不会真以为她只是个会些花拳绣腿的汉家贵族千金吧?”
  姬氏极知道她是担心一旦混乱起来,保护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夏阳,却并不知道:“宝珠,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真打起来的话,你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昆莫宝珠惊愕的转看向夏阳:“这不可能,她明明……”
  “宝珠,记住,眼睛看到的东西未必是真的。”
  姬氏极严肃说罢,瞥了眼事不关己的夏阳,又笑了起来,抬手就很自然的摸摸她的头:“尤其是像她这种人。带上她吧,你会有意外之喜的。”
  昆莫宝珠还是头一次听姬氏极给一个人这么高的评价,惊愕之余,不禁又仔细的打量了夏阳一番,可夏阳此时见姬氏极已经帮她说服昆莫宝珠了,没她什么事,便抱着一旁的点心又吃了起来……
  **
  去昆莫不是去玩,自是越轻便越好,累赘首先不能带。
  巧玲和绿屏直接被留了下来。
  虽然不甘心,但二人也不敢有意见,怕去了反而真拖累了夏阳。
  最后随行夏阳的人,也就李旭留下来的赤翎卫和惠武帝给的男女护卫若干,以及姬氏极为她准备的人手,总共算下来,不足百号。
  不过,要去的地方毕竟是昆莫的地盘,如今昆莫王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带多了人反而不好。
  “我也去。”
  姬氏魁终于找到机会刷存在,哪里肯放过,不声不响就收拾好了,点了随行就直接在路口等昆莫宝珠和夏阳。
  昆莫宝珠皱眉,正想着怎么拒绝他,就听嘴里叼着肉干的夏阳直白道:“魁哥哥,这次你可不能去。”
  “你都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姬氏魁狠狠瞪她,这几天他总找不到机会跟昆莫宝珠单独说话,夏阳可是居首功的,他怎么能不气她?
  夏阳懒得跟他解释,转头看姬氏极:“我们赶时间,他就交给你了。”
  姬氏极笑着点点头,把满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小金递给夏阳:“我已经跟它说好了,在外边都听你的。”末了又不放心的补一句:“别又把它忘了。”
  “保证不会。”夏阳笑嘻嘻接过小金,随手就塞它一块大肉干:“别这么委屈嘛,之前是意外意外哈,以后跟着姐姐,姐姐保证你顿顿有肉吃。”
  姬氏极:“……”你以为小金是你吗?谁有肉吃就跟谁走?
  眼见昆莫宝珠看都不看他一眼,带着夏阳
  不看他一眼,带着夏阳等人就直接走了,姬氏魁急得催马就要追,偏偏姬氏极挡路,气得他怪叫:“阿哥你让开!你再不让开,我可就不客气了!”
  姬氏极扬眉:“怎么个不客气?”
  姬氏魁咬了咬牙,拔刀冲了过去:“我再说一遍,快让开!”
  可惜,他的马还没冲到姬氏极面前,就被姬氏极飞来一脚直接踹飞了。
  “不是说宝珠凶得像狼窝的母狼吗?谁要谁带走,这会儿急什么?”
  姬氏极看似轻飘飘的落在企图爬起的他背上,却死死的踩得他起不来身,心情很好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调侃他。
  “我……”
  姬氏魁“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懊恼不已:“阿哥,你别闹了,快放开我,再不追上去就追不上了。”
  “傻小子,就你现在这样,去干什么?给她添乱吗?”
  姬氏极白眼他:“真有事,表现的机会保证没人跟你抢,但再此之前,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在家呆着。做不到,就做好一辈子再见不到宝珠的准备。”
  姬氏魁:“……”
  “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姬氏极说罢便不再理他,直接回了祖母昆莫明珠那里。
  听说夏阳已经走了,昆莫明珠沉默了许久,才黯然道:“我没有做好一个好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弄丢了她,她在外面颠沛流离吃了那么苦却竟然也没有怪我,还给我送来了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外孙女……”
  西戎五王,其二主战,一中立,一主和,一敷衍。
  姬氏是始终坚定要主和的,昆莫则是那只想占便宜不出力的,所以左摇右摆始终态度敷衍……
  她也姓昆莫,至今在昆莫地位也不低,但她与这一代的昆莫王却实在没什么感情,甚至,他还对她有极深的怨恨!
  她姓昆莫没错,但她终究是正统的汉人,身上并无昆莫之血,所以当年她毅然放弃了王位继承权选择联姻出嫁,没想到运气很好,嫁入姬氏甚得丈夫宠爱,虽确有艰难,但最终得到如今的成就。
  而昆莫毕竟对她有养育之恩,如果可以,她当然也希望昆莫能辉煌如初,能帮上忙,也愿意倾尽全力,可是她却发现,当从前熟悉的老人一个接一个的故去时,她与昆莫的情分也一点一点的被葬掉了,悄悄然的便越来越稀薄了……
  这一代昆莫王昆莫多吉,没有大胸襟,不是当王的料。
  她一开始就知道。
  所以,她拒绝了他当初的拉拢,甚至试图阻止他继位,可惜她的插手直接导致另三王也横插一脚,最终导致她没能成功,而怨恨,就那么结下了。
  但她终究姓昆莫,又有姬氏,所以昆莫多吉虽然怨恨她,却也奈何不得她,甚至公开场合,还得恭恭敬敬喊她一声姑姑,可这到底不过只是表面……
  怨恨在那里,两族就难和好如初,姬氏想要争取昆莫与自家统一战线几乎不可能,但,倘若昆莫多吉死了,昆莫宝珠能争到王位的话,就非常不一样了!
  所以……
  如今昆莫明珠为首的姬氏,还真蛮期待昆莫多吉赶紧去死一死的,可惜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他们太早出手只怕不中套儿也要引来其他三王插足将事搅大,到时候昆莫很有可能就此除名,可万一是真出事了而姬氏晚插手了,情况又将会再次变得不可控……
  夏阳很聪明,通过短短这几天的了解就瞬间看透彻了这些,所以她主动跟昆莫宝珠回去看情况,为姬氏做这个斥候。
  她是姬氏遗失的神女之后,有姬氏血统,但又谁都不能否认,她是大华汉人!
  而且,她还是如今大华天子最器重的儿子,北王李旭喜欢到等不及她长大就匆忙娶进门的王妃,是二十万彪悍夏家军的继承人……
  公然动她,就得先考虑一下姬氏会不会一怒之下投向大华——她可毕竟是神女之后啊,不是一般孩子!西戎都信奉双子河为母亲,都能为平母亲河之怒剑指大华,为何姬氏就不能为神女之后转投王主?
  公然动她,还得仔细考虑,大华会不会趁机剑指姬氏离心了的西戎!
  昆莫多吉那几个孩子确实多冲动而谋不足,可,不代表他们下面的人也是蠢的,就算也是蠢的,也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不蠢的……
  姬氏极也是第一次见同时拥有这么多重身份,并懂得什么时机如何善用自己这些身份优势的女子,不禁笑着安慰昆莫明珠:“祖母放心吧,阳阳聪明得很,不会有事的,保不准还能给我们带来大惊喜。”
  **
  昆莫与姬氏相邻,两氏曾好如一家,大本营建得很近,赶个两天也就到了。
  原本以为会遇上的袭击并没有遇上,一路太平便到了昆莫。
  昆莫的大营地与姬氏的有些类似,但明显没有那么富饶,却也是伴着一条大河建立。
  那条大河便是大名鼎鼎的双子河,但,却又跟夏阳在姬氏看到的那一条不是同一条。
  昆莫宝珠告诉夏阳,双子河其实也可以分作是两条河来看待,它起于西戎同样至高无上的天井山,也分于天井山,一路相傍由北往东再曲折婉转向西南,途有无数支流但从不相交,几乎滋润整片西戎疆土。
  所以姬氏和昆莫虽然很近,都傍双子河立,却所傍并非同一条河。
  夏
  夏阳跟着昆莫宝珠到达昆莫大本营的时候,昆莫的气氛已经很压抑,但看情况,还没有打起来,也就意味着昆莫当下的王,昆莫多吉还活着。
  看到昆莫宝珠带着一群陌生的汉人回来,虽然人数并不多,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昆莫众人还是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十分警惕的看着那些大华人……
  除了那有气无力叼着肉干,头顶还趴着只金色小猴的夏阳外!
  此时的她一身男装,长发束马尾,除了一条固定的锦带外头上没有任何修饰,甚至因为赶路而显得有些凌乱,一脸风尘满身疲惫,看起来很萎靡,身上原本挺华贵的袄袍也未能给她添上几分贵气……
  她的样子,就是同行的昆莫宝珠都很担忧——这样的夏阳,她怎么看着都不觉得很厉害?极哥真的没有骗她?
  当然,她更担忧的还是夏阳的身体:“没事吧?”
  “我饿了。”夏阳扁嘴,十分委屈,嘴里的肉干却没有拿开,甚至没有用手去拿着,就那么叼着,一说话肉干就一翘一翘的,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也很累,我想吃肉睡觉,吃着睡。”
  昆莫宝珠被她囧得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倒是,她还能想着吃肉睡觉,起码证明她除了累之外,没别的不适。
  这时,有人迎了过来:“这位就是大华的北王妃吧……传说中的神女之后?”
  语气有些轻慢,带着几分怀疑,明显看不起夏阳。
  “她就是神女之后,不是传说。”昆莫宝珠冷淡的看了那人一眼,侧头与夏阳意思性的介绍:“我大哥,昆莫泽言。”
  夏阳点了点头,意思性的看了那位昆莫泽言一眼——作为根正苗红的华夏儿女,又穿到审美观相当正常的大华,她真心欣赏不来那种大胡子大块肌的粗狂美。
  昆莫泽言其实才十九,但身高却起码也有两米一,还大脑袋大胡子大块肌……
  或许他在西戎算是美男子,但真心不是夏阳欣赏那一类,在她看来他已经像大叔了,所以,她肯看他一眼点个头打招呼都算是很礼貌了,可昆莫泽言却觉得受到了侮辱。
  他阴沉沉的说道:“你们大华不是号称礼仪之邦吗?就是这么讲究礼仪的?在别人的地盘上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
  昆莫宝珠皱眉——你自己冷不丁从人群里冒出来还怪人家没礼貌!
  夏阳却歪着头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说了句“说得也是”便下了马背,懒懒没骨头似的靠在糖糕身上。
  她一下马,随行众人连同姬氏那些,也纷纷跟着下了马。
  这看起来似乎昆莫泽言胜利了,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儿胜利的愉悦感都没有,甚至还堵得慌,总觉得一脸疲惫靠在糖糕身上的夏阳,比起刚才在马背上的时候还要更加扎眼一些。
  昆莫宝珠却是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讥讽的道:“大哥,西戎确实不如大华来得讲究礼仪,却也是热情好客的,对待远到而来的客人更是宽容礼待……可你呢?明明看到人家小姑娘长途跋涉前来做客很疲惫,却还要刻意刁难,是什么意思?”
  “而!且!”
  “她可是姬氏遗失在外的神女之后,一旦来年开春祭祀大典上她得到了母亲河的认可,就完全有资格继承神女之位……”
  昆莫宝珠拒绝下马,居高临下的轻蔑的看着昆莫泽言:“大哥,你说,母亲河到时候会不会跟你计较今天的无礼?”
  夏阳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个仪式之后她还可以继承所谓的神女之位,一时间被雷得有些无语——大华的王妃,西戎的神女,额……会不会冒出什么让她离婚保持纯洁之身侍奉神灵的规矩啊?
  不过,她的苦恼现在没人知道……
  “让开。”
  好好说了两句之后,昆莫宝珠的手便扶上了鞭柄,居高临下霸气的睨着昆莫泽言,沉声道:“北王妃是我的客人,大哥不欢迎大可远远躲开走,再胡搅蛮缠,别怪我抽你。”
  话很浅显,白痴都听得懂,但也很粗暴,很无礼,昆莫泽言的脸一瞬间就黑透了,怒声道:“昆莫宝珠!别以为有姬氏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这里可是昆莫,我才是你大哥!你这么跟大哥说话像什么样!”
  顿时,他的拥护者也纷纷帮腔起来,呵斥昆莫宝珠无礼。
  昆莫宝珠的拥护者已经来迎,一听也气愤的要顶嘴,却被昆莫宝珠一瞥止住了。
  她懒得再理昆莫泽言,对夏阳道:“阳阳,上马,带你去见过我父亲后,就带你去吃肉睡觉。”
  “好啊好啊。”夏阳一听就来了精神,秒上马背:“走咯走咯,吃肉睡觉去咯。”
  “昆莫宝珠你……”
  昆莫泽言气得想拦,却被一只手从后拉住:“泽言王子稍安勿躁,昆莫王是个什么情况现在还说不好呢,保不准这会儿谁更威风,回头就变成最凄惨的了。”
  “……你说得对。”
  **
  昆莫宝珠和夏阳并没能见到昆莫王。
  事实上不止是她,所有的夫人和王子王女,这阵子都没能见到他。
  昆莫宝珠的亲信很快带来了消息:“昆莫王几天前出去了一趟,说是在奇儿山那边发现了一头正在冬眠的熊,准备猎回来吃熊掌做大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