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40部分

长了些见识的小可汗表示,今天才是大开眼界——这个汉人小王妃的肚子就是个无底洞!一般人家根本养不起!
  不情不愿,但还是说道:“朕输了。”
  “那你先去写欠条,我再吃两块。”
  夏阳一句话出口,众人差点没绝倒——你是得多饿啊!你真的是从富饶的大华来的吗!
  小可汗哼了一声,吸收擦嘴后就转头去写欠条。
  欠条写好的时候,夏阳也吃饱洗好手了。
  小可汗立即让人拿给她看。
  夏阳看后撇撇嘴:“还没签名呢摁手印呢。”
  “汉人王妃,你不要太过分了!”
  群臣又激动了起来。
  夏阳皱眉捂住耳朵:“愿赌服输!他不签名摁手印,回头赖账怎么办!”
  “我们可汗怎么会赖账!”就算会,也不能说出来,这关系到西戎王室的体面。
  “行了行了,吵死了。”小可汗怒吼一句,让人把欠条拿回去,大笔一挥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后摁了手印:“
  了手印:“多大点事,也值得你们这么咋咋呼呼。”
  群臣一听,气得半死,可看摄政王和二太后都不说话,可汗就是大太后的儿子,大太后更不可能会开口说小可汗不对了……
  只好暂时作罢,但心中对小可汗的不满却是更加强烈了。
  一场荒谬的赌注结束,姬氏极才递交上一份文书,谈起正事来。
  “你们姬氏要求朕册封她为郡主?”小可汗略微的想了想,也不问群臣什么意思,直接就道:“朕准了。”
  手疾眼快,啪下就在文书上印上国玺。
  群臣相反对,都迟了,但还是要抱怨一番……
  “可汗,她可是大华的王妃!”
  再封她做西戎的郡主,岂不就正面承认了她确是姬氏遗失的神女之后?到时候,姬氏就更加不愿跟大华打仗了!
  “可她也是姬氏遗失的神女之后啊。”小可汗皱眉:“难道你们不愿意母亲河寻回遗失在人间的孩子?”
  群臣立马被堵住了嘴——他们奉双子河为母亲河,视它为女神,自然再愤怒,也不敢说出什么不敬它的言词!
  “可她到底是不是姬氏神女之后,并没有得到确认,一切都是姬氏一面之词。”又有大臣提出。
  姬氏极淡道:“当然有证据。”顿了顿,道:“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父肩背上有一个月季花胎记。”
  众人静默了。
  西戎人平时喜欢聚在一起玩摔跤,夏天男人光膀子进行纯力量的肉搏是很正常的事,姬氏胜轶肩背上有个奇特的胎记在西戎还真不是什么秘密……
  “大家却并不知道,那胎记是从我祖母那里遗传下来的。”姬氏极道:“其实不止我父亲有,举凡面貌特征能看得出拥有大华和西戎两国血统的我两位姑姑,我,以及我这位妹妹……都有。大家若是不信,可以看过我的之后,请两位太后到后殿验证我妹妹的胎记。”
  “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小可汗第一个乐了:“准了!快脱快脱!”
  姬氏极默默的瞥了小可汗一眼,才转过身去,解松衣袍,露出生有月季花胎记的那边肩背。
  “还真有。”
  “我见过姬氏王那枚胎记,确实一模一样,位置都是一样的。”
  “我也见过,确实一样。”
  确认过姬氏极的胎记后,小可汗立即又起哄让两位太后带夏阳到后殿去检查她是不是真有这个胎记。
  夏阳狠狠瞪了姬氏极一眼——来之前可没说还有这一项!
  姬氏极心虚的不敢看她——说了她就肯定不会来了不是吗?这是不得已啊不得已!
  “回头跟你算账。”夏阳说罢,尾随宫女去了后殿。
  热娜公主也拉着赞布阿美跑去看。
  在后殿,夏阳才看到两位太后的样子。
  二太后也才三十多岁,还可以用艳光四射来形容她的美,而大太后却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脸色憔悴而苍白,明显久病缠身苟延残喘而已,难怪她如此低调,而周戎有她和小可汗在,也那么低调,什么事都是中立中立继续中立……
  “喂,汉人小王妃,你愣着干什么,快脱呀。”
  热娜公主笑得很邪恶:“哦哦,我忘了,你们大华贵族都喜欢让人侍候的。南一,别愣着呀,快过来帮汉人小王妃脱!衣!服!”
  
【100】打死不包赔,来不来
  
  脱衣服?
  这三个字让夏阳不由就皱起眉头来,而后就看到个不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像极了汉子的妹纸笑得狰狞的往自己走来。
  尾随进来的莫伊二人反应倒也快,立马就想横身挡在夏阳面前,可惜,热娜带进来的,不止南一一个,她们也直接被人纠缠住了。
  “两位太后,这是什么……”
  莫伊面色发沉,虽然不认识热娜公主,却是认得两位太后,何况在场之中,两位太后的身份最高,质问自是质问两位,可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赞布阿美啪的一巴掌,打断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用这种语气跟两位太后说话!”赞布阿美笑得得意,说话之间还挑衅的瞥了夏阳一眼。
  夏阳皱眉看着她,一脸失望:“都说你很聪明,可我看了怎么久,怎么越看越觉得你没脑子呢?”
  自认为聪明的人,从不喜欢别人说没脑子……
  赞布阿美当即就气得面目有些扭曲,但马上她便又笑了,因为她看到南一已经到了夏阳面前,并且正狞笑着张开微举的双臂,只要揪着夏阳的衣袍,就能瞬间将她哪怕几层的衣袍撕开,让她果露在众目之下。
  然而……
  南一忽然就不动了。
  如同木头雕刻的一般,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甚至脸上还维持着狰狞的笑。
  众人注意到的时候,南一已经那样了。
  “南一,你在干什么!”热娜公主皱眉呵斥,却没有得到南一的答复。
  赞布阿美皱眉,给了侍女阿音一个眼神。
  阿音立马凑近南一,喊了两声见没有反应,又推了推但没推动,不禁面色一急,直接伸手探向南一的鼻息,而后瞬间五颜六色,难看得无法形容:“还……还活着……”
  还活着,但已经不会动弹了,叫也没有反应,如同被某种神秘而可怕的力量剥夺了行动力!
  这是非常诡异的事情,一瞬间众人有种后殿阴风死气的错觉,而后想起了夏阳是姬氏遗失在外的神女之后……
  包括热娜公主在内,纷纷不由自主的后退,尽量离夏阳远一点。
  “你们怎么了?”夏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错愕的看着众人,而后才发现南一的古怪样子,也吓了一跳:“哇!她怎么了?”
  二太后面色难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太后则是两眼一亮,继续静观其变。
  没人知道怎么回事,除了夏阳。
  而她也不可能告诉大家,我就是趁着赞布阿美打人的时候冲南一那母猩猩射了枚针尖淬毒的细针。
  不过,赞布阿美倒是反应快,倏地指着夏阳道:“汉人小王妃,你好歹毒真放肆,竟然当着两位太后的面等于热娜公主的侍女下毒!”
  下毒?
  众人一听,纷纷将目光聚集向夏阳,二太后也沉声道:“北王妃,我们当你是客人,从头到位都十分礼待,你却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夏阳好笑反问:“这是已经认定我的罪了?啧啧,人多就是好,证人都能多个好几倍,不知道的人,一看就是你们有理。”
  二太后一听,面色发沉不说话了——姬氏极还在外面呢,他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没有确实的证据,她作为太后之一却说出太过激的话,姬氏肯定要闹,回头大太后的人就能群起而攻之,剥夺她继续垂帘听政干涉朝政的特权!
  热娜公主却被夏阳语气之中的讥讽之意气得不行,张嘴就想反驳,却被赞布阿美拉住,附耳低声说了几句。
  热娜公主立马面色和缓了不少,勾唇一笑,把讥讽还给夏阳:“你要证据是吧?好,我这就派人找御医来,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夏阳耸耸肩表示对请御医什么的没意见,但转头就吩咐莫伊:“出去把这里的事跟我哥说一声。”
  赞布阿美面色一变,叫道:“不许去。”
  夏阳扬眉:“这里什么时候轮到阿美小姐你说了算了?”
  赞布阿美面色瞬间难看起来——二太后就算了,可大太后……
  果然,大太后开口了:“北王妃的请求,哀家准了。”而后,目光幽幽的瞥了赞布阿美一眼。
  赞布阿美到不至于被个病秧子的眼神恐吓到,但对方毕竟是大太后,小可汗的生母,不能反驳布景就足够让她郁闷和浑身不舒服!
  二太后皱眉不悦道:“姐姐……”
  大太后转眸看向她,语气温和的打断她的话:“难道妹妹以为,今天的事瞒得住?”只要夏阳能出去,事情就瞒不住,到时候姬氏肯定不肯善罢甘休,事情只会越闹越大,首当其冲被冲击的,肯定是二太后的一派,因为让南一动手的是热娜公主,打人和发出质疑的是赞布阿美……
  二太后气得红唇直抖,却只能道:“多谢姐姐提醒了。不过事情已经成了这样,还是请御医来检验一番吧,也好为北王妃洗脱嫌疑。”
  夏阳无语望天——说得真好听,洗脱嫌疑,呵呵,没趁机阴她一把就不错了!可惜啊……
  大太后果然跟着就又开口说道:“来人,把有空的御医都请过来。”
  御医院里能有二太后的人,自然就能有大太后的人,当然,也会有摄政王的人,如此一来,就算二太后的人接到示意而刻意说些什么违心的话,也二比一有胜算!
  话,也二比一有胜算!
  当然,二太后的人要真蠢得敢这样的情况下还一意孤行的话……
  而当下,二太后美丽的脸庞就诡异的扭曲了起来,恶毒的光芒掩不住的从眼中迸射而出——这臭老女人,怎么还不死!那个地下黑市卖的东西也不过如此!要再揪到他们,她非灭了他们九族不可!
  见二太后不说话了,大太后又开口:“北王妃不如趁这时候,把胎记亮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可好?”
  这个夏阳倒是不反对。
  虽然没有当众脱衣的爱好,可好歹来自另一个世界,比基尼什么的都穿过秀身材了,又岂会在意露个肩头出来给人看……
  二太后立即给了个眼色身边的侍女——去看看是不是用什么特殊方法纹上去的。
  大太后也让了身边的侍女过去。
  二太后恨恨的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莫伊担忧的看了一眼夏阳,见她十分自如,这才趁机匆匆去了前殿。
  一看到莫伊脸上的巴掌印,姬氏极就沉下了脸:“怎么回事?”
  小可汗和群臣也好奇的看着莫伊。
  “阿美小姐打的。”莫伊简单但无错漏的把后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姬氏极听罢勾唇笑了起来,只是唇红牙白,莫名阴森:“很好,那我就等着看御医给什么结果。”
  他低沉的嗓音并不高,却有惊雷的效果,一瞬间便让整个王殿寂静下来。
  摄政王铁勒转眸看向他,道:“极王子放心,若是误会,我会让热娜公主给夏阳郡主一个交代。”
  这话一出,满殿震惊——摄政王这话无疑是承认了夏阳为姬氏血脉的身份!承认她亦是西戎的郡主!
  可转念一想,小可汗都在姬氏的请求文书上盖下国玺,当众允了,摄政王又能如何?毕竟明面上,小可汗才是西戎的君主!
  摄政王或许不中意小可汗做西戎的君主,却不代表他会为此而将西戎往内乱之祸上推……
  而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姬氏极也不好太过得理不饶人,当即便先行谢过摄政王的公正再说。
  与此同时,两位太后的侍女以及热娜公主,都亲眼确认过,夏阳肩背上那胎记确是天生的,自然得找不到一丝人工的痕迹,想说谎都说不出口……
  一时间,后殿气氛再度微妙起来,所有人看夏阳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
  大多数人是——她确是姬氏血脉没错,那就意味着她真的是遗失的神女之后,双子河神恩赐西戎的孩子,于是,南一忽然间如此诡异,是双子河神愤怒的惩罚?
  不由自主的,对夏阳就开始了敬畏……
  可少数人,比如赞布阿美,却仅仅只是对那枚胎记充满了嫉妒——她竟然拥有和他一模一样的胎记!她怎么能拥有跟他一模一样的胎记!怎么可以!
  若不是还有理智在,她都恨不得冲上去,掏出刀子,生生把那块皮肉给剜下来丢去喂狗……
  大太后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笑与夏阳道:“双子河神是十分和蔼慈祥的母亲,它一定会原谅姬氏当年的无心之失,让你继任空悬已久的神女之位,代替它继续赐福我们西戎。”
  夏阳很想问,你们的神女可不可以结婚啊?允不允许“嫁”到大华去啊?会不会要我和离啊?我是没意见啦,可我们家那位脾气绝对超级无敌烂透顶……
  可现在时机明显不对,问她们还保不准是引火自焚,本来没有的,因为她提起而加一条上去,就太囧了。
  这是,御医来了,三位之多,而且还有个是女的,似乎还是个很厉害的,竟然穿着御医官袍完全跟另外两个平起平坐。
  大华上至天子下至群臣,都铁了心的要剥夺女子的官权,所以,即便是医术了得的女子,也做不了有官职的太医,而是没官级的医女,只不过是俸禄不低而已,但明显非常没有前途,在太医院里还会被欺辱,卷入后宫龌龊之中更是尸骨无存,长久下来,如今医术真正好的医女都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了,更多的是宁肯远离帝都寻小地方专治平民粗茶淡饭,也不愿入驻太医院侍候宫中贵人提心吊胆的大鱼大肉……
  所以,夏阳在西戎看到女御医,还是挺惊讶的,也不得不承认,单单对女子而言,西戎明显比大华来得宽仁许多。
  就在这两男一女三位御医得到指示要给南一检查的时候,一直僵立着不动的南一,却忽然就能动了……
  众人面色大变,一个个神色微妙得难以形容。
  不过,二太后还是让三位御医为南一仔细检查一番。
  结果却是,南一自己并未觉得有什么不适,而三位太医也没检查到什么。
  瞬间,后殿哗然了……
  难道真是双子河神降下的惩罚!
  甚至有胆小的侍女,咚一声就冲夏阳跪下,用西戎语叽里呱啦的道歉,大意是请求双子河神息怒,神女原谅之类的……
  夏阳却注意到,那位女御医低下头去之前,若有似无的瞥了她一眼。
  难道……
  她发现了什么?
  卧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果然不是说着玩的呀,看来以后还是少装点十三为妙……
  不过,她若真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不说呢?
  **
  北门关。
  李旭收到了来自西戎的信。
  。
  信是翎四寄来的,却比平时要来厚。
  一瞬的诧异之后,他唇角就勾起来了——他的小王妃越来越调皮了!
  然而……
  多夹入的那封信,却不是夏阳寄来的。
  无需去看落款,只那险劲秀拔鹰隼摩空的字体,就瞬间让李旭想起了一个人——姬氏极!
  他竟然拦截了翎四的信,神不知鬼不觉的往里多塞了一张……
  李旭面色很难看,但接下来看到的信的内容,瞬间让他面色更加难看。
  抿唇眯眸,他起身走向火盆,定定的看着那封信在指尖被炭火吞噬得一点不剩,又好一会儿,才折回去看翎四捎来的消息。
  翎四简单的讲诉了近期夏阳在西戎发生的事,并提及了夏阳在昆莫“病”了几天……
  李旭的眉头一下拧了起来——病了?怎么会病了呢?印象里,那小家伙壮得像头小牛,根本就不会生病,所谓的生病多半其实是受了内伤,原因也多半只有一个——救人!
  她在西戎又多事的救了谁?
  这么一想,李旭就控制不住的火大,恨不能立刻飞到西戎去,拎了她就一顿胖揍屁股。
  抿唇转眸,他看向不远外的火盆……
  忽然沉声:“把翎九找来。”顿了顿,补一句:“让秦桂今晚来一趟。”
  自从上次的囧事之后,李旭就让赤六以后都屋外吹风站岗,因而,赤六忽然隔门听到要找翎九很错愕,而后又听说要找秦桂,就更错愕了。
  秦桂就是薛琅啊,王妃的人……
  **
  西戎王城,王宫王殿。
  夏阳等人尾随两位太后转回前殿。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让南一侍候你。”
  碍于摄政王的压力,不得不到钱的热娜公主小脸紧绷,阴沉难看,但半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所谓道歉,言辞之间也很富有歧义,引人遐想,就好像是她原本是一片好心,但夏阳不领她的情。
  这里是西戎,西容人自是袒护自己人的,顿时群臣看夏阳的眼神就更多了厌恶——这个汉人小王妃太惹人厌了!
  反正自己最终也没吃亏,所以夏阳也懒得跟她计较,更不怕其他人眼刀子刮,倒是赞布阿美……
  看到夏阳往自己走过来,赞布阿美沉下脸来,余光淡扫了一圈,最后忌惮的在姬氏极和摄政王特勒身上略微停留了瞬,才咽下一肚子火气:“是我误会你了,很抱歉。”
  “还有呢?”夏阳努嘴莫伊那边:“你不应该也跟她道个歉吗?”
  “什么!”赞布阿美不敢置信的瞪着夏阳:“汉人……夏!阳!郡!主!你不要太!过!分!了!”
  夏阳:“所以,你是不打算道歉,对吗?”
  “我为什……”
  啪!
  响亮的一巴掌,打断了赞布阿美的话。
  “莫伊身份低,让她打你确实不好,所以,我代劳了,替她还你一巴掌,也算两清了。”夏阳勾唇笑得灿烂,大有了却一件心事的松快感,却更加扎人眼。
  赞布阿美猝不及防就被打了一巴掌,脸直接偏侧向一边,留下深红的掌印,并且飞快的速度肿起来,火辣辣的疼痛让她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有点懵,听到话才回过神来,瞬间气得抬手就还回去:“你……”
  夏阳却手疾眼快,一巴掌又打了过去,直接把她的脸扇向了另一边,而后一脸惶恐的看着僵在那里的她:“诶哟,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打我,一不小心就还手了,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吧?正好御医在,让他们给你看看?放心,医药费我出。”
  赞布阿美气得浑身发抖。
  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哪怕是西戎真正的王室公主热娜,也要给她几分脸面,可这个汉人王妃却一而再再而三的……
  歇斯底里的她,直接当众抽出鞭子就往夏阳身上抽:“夏阳!我要跟你决斗!”
  啪一声炸响,鞭子却并没有抽中夏阳,而是重重的抽在了玉石地砖上……
  众人一怔,转眸,才看到夏阳被姬氏极带到了一边去。
  “阿美小姐确定要跟我妹妹决斗?”姬氏极缓慢的声音如惊雷一般在王殿寂静的瞬间响起:“可以。”
  赞布阿美怔愣回神,看去,就听到姬氏极缓缓补了一句:“先写生死契,打死不包赔。”
  这话一出,满堂哗然。
  夏阳无语斜目姬氏极——你能少给我拉点仇恨吗?
  姬氏极温柔回以一笑——你自己拉的仇恨就很多!
  眼见两人眉来眼去,赞布阿美气得更是面目扭曲,定定瞪着姬氏极,指着夏阳:“你真以为我打不过她!”
  “当然。”姬氏极勾唇一笑,摸摸夏阳的头:“我妹妹天下无敌举世无双,她要打不赢你,我去赞布打死你哥赞布阿宝。”
  围观众人:“……”
  赞布阿美:“姬氏极你……”
  “生死契,写不写?”姬氏极没有耐心听她骂人,冷淡打断她:“不写就闭嘴。”
  “写就……”
  赞布阿美气得失去理智,张嘴就要答应,吓得阿音冲过来就一把捂住她的嘴:“对不起对不起,极王子,我们小姐最近心情不好,不是有心跟夏阳郡主过不去,不决斗不决斗,我们不决斗……”
  开玩笑,那个汉人小王妃妖邪得
  王妃妖邪得很,抽得昆莫坤明起不来不说,连索朗穆那种疯子都选择暂避其锋,阿美小姐怎么能跟她签生死契决斗呢?万一她真比阿美小姐厉害,活活把阿美小姐打死了怎么办?赞布王会不会找汉人小王妃算账是后话,她们这些侍女却是首先连同家人一起只有死路一条!
  赞布阿美此刻哪里看得见阿音的乞求安抚,只觉得阿音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更加气得不行,一巴掌拍开她就想继续,却是二太后适时的开口了:“行了!朝堂之上像什么样子!来人,把阿美小姐带下去!让她好好清净清净。”
  这其实是明责暗保,在场都看得出来,但没人点出来。
  姬氏极也没有。
  跟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女人,还是赞布阿美这样的女人计较那么清楚,太掉他价!
  赞布阿美被带走了,接下来在王城呆的几天夏阳都没有再见到她,倒是见到了林富贵……
  “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北王妃大人大量莫于小人计较。”林富贵主动拦住闲逛王城的夏阳的去路,当街深深一鞠开口就是道歉。
  姬氏极扬眉,瞥向夏阳,好奇她会怎么应对,就见她想都没想就也给林富贵深深鞠了下去:“林家舅舅你这话说得让我好惶恐啊,您怎么说都是我们王爷外祖家的长辈,您的教导不管对不对中不中听我照不照办都是得虚心接受的呀,不然咱们大华礼仪之邦那么讲究尊孝廉耻,回头一个不敬长辈的罪名还不得压趴我?不行不行,我又瘦又小心灵脆弱,真经不起折腾,所以拜托您行行好,不要再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了,我真害怕您啊。”
  姬氏极差点没忍住爆笑出口,无需去看,也知道林富贵的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林富贵好不容易才缓下那口气,腰弯得更低:“北王妃,您……”
  “不客气不客气,是你先客气的。”夏阳比他弯得更低——形象这种东西她早八百年就丢干净了,还能怕他不成?
  林富贵咬咬牙,膝盖一曲就要跪下去,却被姬氏极一把拉住了。
  “林管事,你可别……”
  姬氏极一脸汗得不行的样子:“你跪下去倒是没什么,可我妹妹胆小,万一被你吓得也跪下去可怎么办?她如今可不只是你们大华的北王妃,还是我们西戎姬氏的郡主,神女之后,跪你可不像话啊。”
  林富贵:“……”
  可四周围本来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却并不缺乏双子河神的狂热者,加上有人刻意传扬了那天在王宫的“诡异”事件,如今已然有不少人已经信服夏阳就是姬氏当年遗失的神女之后。
  于是,一听说夏阳就是神女之后,竟然出现在大街上,立马就稀里哗啦的一大片人一大片人的给夏阳跪下去了,呱啦呱啦的用着西戎语祈求神女赐福,甚至有妇人把自家小孩举高起来,请求神女摸顶……
  夏阳听懂了,也听囧了,斜目姬氏极——是不是你干的好事!是不是又是你干的好事!万一我春后漂流直接漂上天,你要怎么圆今天这个弥天大谎!
  姬氏极直接假装没看到,把林富贵往旁边拉:“百姓这种虔诚我们这些凡人可受不起,赶紧一起一边去。”还不忘回头提醒夏阳:“妹妹,你要顺应民声。”
  也就是,该赐福的赐福,该摸顶的摸顶,让大家感受一下双子河神的和蔼!
  林富贵:“……”
  夏阳默默的给他竖了根中指——你丫的绝对专业坑妹很多年了吧!
  可……
  幽幽叹了一声,夏阳郁闷的走向那些虔诚得让她有点无语的西戎百姓,把手伸向那一个个被父母举高起来吓得鼻涕眼泪糊一脸的小娃娃的头顶摸摸:“宝贝儿乖乖,宝贝儿乖乖,不哭不闹都是好乖乖,长得壮壮都是好乖乖……咦?你家宝宝喉咙发炎了吔,回去冲些淡盐水给他勤漱口……诶呀,你们不能只给小宝宝吃肉呀,也要吃些别的她以后才能长得更美更好……嗯嗯,你们家宝宝长得很健康……呀,你们家宝宝赶紧带去请大夫看看……”
  原本的摸顶赐福,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发展成了婴幼儿体检活动以及宝贝偏方小科普。
  然而……
  神女效应却更好,远远比姬氏极原本计划预料的要好——据说有个母亲因为夏阳的提醒而匆匆带孩子去看大夫,果然才到药铺那孩子就突发急症了,但因为赶得及时那孩子捡回了一条命,而她教的那些小偏方小窍门又一一被证实都有用,于是消息就那么一传十十传百,沸沸扬扬越传越神,直说是神女用神力透视出来的,是双子河神回馈子民的虔诚!
  到后来,直接变成每天一大群家长天不亮就抱着小娃娃来守夏阳出门,希望她能赐些福气给自家的孩子……
  西戎民众很热情,太热情了,热情得让夏阳那么厚的脸皮都忍不住发烫,心虚又害怕,不敢出门,可听说他们和孩子一起在寒风中等一整天只为见她一面,她又不好意思不出门。
  姬氏驿站不远有座茶楼,楼只有两层,但因为距离近,所以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到驿站门前的壮观景象……
  “你确定吗?”特勒看着此刻正在驿站门口摸顶赐福的夏阳,淡声问对面的人。
  坐在他对面的人身上披着宽大的黑色斗篷,大大的帽子把其大半张脸都挡住了,但,露在外面的下巴和红唇还是泄露了
  还是泄露了她女子的身份,而且年纪已经不小。
  斗篷女子沉默了许久,依旧还是很不确定:“那一族已销声匿迹超过三百年,究竟有没有被灭族很难考证,小人的师父耗尽一生所收集到的那一族的秘方也不过才三张,且没有一张是完整的,每一张都残缺得厉害,所以小人也实在很难确定她到底是不是……不过,她诡异的功法倒是与传说一致,小人也至少可以肯定,她的医术确实远在小人之上。”
  特勒皱眉:“听说她才十四岁。”
  “摄政王,大华有个传说,说的是这个世界上有种人是生而知之的,他们从降生开始就饱含学识,拥有着许多人一辈子都学不完的学识,是真正的神之子。”
  特勒抿了抿唇,不知是在嘲讽谁:“西戎的神女,却跑到了大华去降生吗?”
  斗篷女子沉默不语,这种话她可不能接。
  特勒沉默良久,才又道:“不管怎么说,姬氏能这个时候把她给找出来,运气也是了得了。”
  顿了顿,才又道:“先看着吧,看看她有没有她外祖母的本事再说。”
  **
  夏阳在王城的日子,变得十分滑稽而无奈——每天天亮就开始摸小孩子的脑袋直到天黑,真的是没谁了啊!
  好在,跟索朗穆的半月之约混混沌沌的就到了。
  不过,在她见到索朗穆之前,索朗穆那里还发生了件她并不知道的小插曲……
  洛奇把刚买的两大包烤肉塞给索朗穆。
  索朗穆黑着脸扔回去。
  洛奇立马又塞给他:“穆王子,夏阳郡主最爱吃肉了!据说她吃肉的时候最好说话!保不准你让她跟现在那个什么鬼王爷和离改嫁给你她都会答应的!”
  “我缺女人?”
  索朗穆的脸阴沉得不像话:“缺到对一个毛都没长齐整的小丫头下手?”一想到他比她大着将近十岁,他就……
  “咳……”洛奇干咳了两声:“您当然不缺女人,可夏阳郡主她是神女啊,整个西戎哦不,全世界恐怕就那么一个啊……”要是能把她娶回去,福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好吗。
  索朗穆黑着脸:“不要再说了,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子。”
  说罢,转身就走。
  洛奇追了老远,好说歹说,还是没能说动索朗穆,只好默默的往回走,却没想到……
  “咳……空手去好像也不太好。”
  于是……
  夏阳和姬氏极见到的索朗穆,拎着两大包烤肉。
  姬氏极觉得——画面好违和好滑稽。
  夏阳……
  只看得见肉!
  也不管是谁拎来的,反正是肉照吃,谁拎来的肉就不是肉了,对不对对不对?
  不过……
  所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她白吃人家的多不好,万一日后闹翻了,他指着她鼻梁吼“你赶紧把当初吃掉的我送的肉吐出来还给我”怎么办?
  所以,她作为回礼,给索朗穆针灸过之后,还给了他一瓶药丸:“清肝明目下火气的,一日三次一次一粒,有助于改善火爆脾气。”
  “噗~”姬氏极一口茶喷了出来。
  索朗穆黑着脸瞪夏阳,没有伸手拿那瓶药——他脾气就是这么不好真是抱歉了!
  “拿着呀,别客气。”夏阳塞给他。
  索朗穆脸更黑了——谁跟你客气了!明明是生气!你眼睛忽然长后脑勺去了吗?
  姬氏极表示已经肚子疼了。
  送走了一脸黑气的索朗穆,夏阳开开心心滚上床,却只滚了两滚又爬了起来,与姬氏极道:“我们回姬氏吧。”
  刚准备离开的姬氏极扬了扬眉。
  “就说神女的神气暂时用光了,必须修养一段时间,不然会回归双子河神怀抱的,等吸收够日月精华补充足够的神力,再通知大家沐浴神泽。”
  “咳咳……”还吸收日月精华,你真当自己是朵花儿吗?
  不过……
  “快过年了,是该回去了。”
  夏阳叹气:“本来是想来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地下黑市的,结果闹出这种事来……”
  “放心,我会盯着的。”
  夏阳连夜离开了王城。
  大早就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