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43部分

王族则是监督,周戎一是辅助二是见证……
  当然,这都只是明面上的,暗处的,谁也说不好还有谁盯着。
  晃晃悠悠间,第一夜就那么来临了……
  此时河道已经变宽许多,河水也不再那么湍急。
  三拨人马跟随的工具也从陆地上的马改成了水上的船,左右夹道隔着一定的距离紧随。
  姬氏的船在王族的监督下靠近,给夏阳投了足够的热食和酒水后又立即退回了指定的距离。
  夏阳很无语。
  这个指定的距离,白天还好,晚上的话绝对是白瞎……
  她觉得,就算她掉下河去,他们也是看不到的!
  但她懒得抱怨,因为抱怨没用——就算姬氏肯为她努力争取,把她的抱怨当请求报上去,也要先通过可汗召集五王群臣以及大大小小的部落族长,然后围在一起商量,最后投票决定是不是通过她的请求。
  而这里,没有电话没有网络甚至交通工具都处于最原生态的阶段……
  于是,等他们商量清楚的时候,她早不知道漂流到哪一段去了!
  “唉……有酒有肉有星星,就是少了个人作伴。”
  夏阳一手酒,一手肉,望天长叹,前所未有的惆怅:“一个月后,我会不会患自闭症啊?老天啊,随便丢两个美男下来吧,我保证不吃,就看看……最多再摸摸……”
  “你想怎么摸?”
  熟悉的沉冷声毫无征兆的传来,夏阳吓了一大跳,跟着皮筏就一趔趄,爬上来个人……
  夏阳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身湿透幽幽盯着她看的李旭,眨巴眨巴大眼,瞬间满脸傻笑:“亲爱的,你就算成了落汤鸡,也是最帅最好看的落汤鸡。”
  李旭嘴角一抽:“多谢夸奖。”他帅成这样是为了谁!?
  终于有人说话了,夏阳表示很开心,良心都控制不住大大的:“你冷不冷?要不要我借身衣服给你?”
  “你的衣服我穿得了吗?”李旭横了她一眼,运功,生生用功力把身上的衣服烤干。
  夏阳的功法可没这种附加功能,顿时妒忌得两眼发红:“亲爱的,你冒烟啦!是着火了吗?要不要我把你踹下去灭灭火?”
  李旭斜了她一眼,抢过她手里的酒,仰头就喝——现在不过才三月,河水还冷得很,他练的功法再厉害,也不至于让他刀枪不入寒热不侵,顶多是让他的承受力比人强悍些。
  夏阳低下头去,默默吃肉。
  李旭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她开口,叹气,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我……”
  看着忽然递到面前的热卤肉,李旭错愕得呆掉了。
  见他愣愣的不拿,夏阳不禁皱眉:“你吃过了?不对啊,照算你能追上来,应该没时间吃饭才对……在马背上吃的?你确定那样吃能吃饱?本来就有不睡觉的毛病,再不好好吃饭,身体怎么吃得消?”
  李旭唇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伸手一把将她拖进怀里,捧住她的脸,低头就是用力的一口……
  啵~
  暧昧的声音在夜里,意外的响亮。
  左右虽然有船跟着,但根本不可能听得到这个声音,可夏阳还是吓得一把推开他,无比心虚的四下张望:“你干嘛啦,船还没走远呢,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李旭好笑的看了看她,不接话,余光一瞥看到她手里还抓着一小块咬过但没吃完的卤肉,便拉了她的手,把那块肉往他嘴里送。
  夏阳瞪大眼睛看他,看他吃完了肉就吃她的手,吧唧吧唧好响亮……
  忍不住就狠狠的哆嗦了下,倏的把手缩回去,张嘴,却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他不满道:“我很饿。”
  很饿……很……饿……
  为那么一瞬间不纯洁的自己脸红,夏阳一把抓起旁边装卤肉的布包:“你吃你吃!都给你吃!”
  她觉得自己表现得很不错,很淡定,可李旭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她要真镇定,怎么可能舍得把肉让给他!还让得那么快!
  忍着笑,他一本正色
  他一本正色道:“我吃不了这么多,一起吃。”伸手拿肉的时候还顺势往她面前推了推:“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冷肉不好吃夏阳今天是真深有体会,也知道他确实吃不了那么多,便不客气起来,高高兴兴抛弃尴尬羞赧,一手一块,左一口来右一口……
  冷不丁的,李旭忽然问:“对了,你想摸我哪里?”
  “咳额……”夏阳差点没噎到。
  “脸?”
  “……”
  “手?”
  “……”
  “胸?”
  “……”
  “咳咳,那里也可以。”
  “噗!”那里是哪里啊混蛋!
  夏阳狠狠就想喷他一脸——叫他讲这种一点不好笑的笑话!
  可李旭却早有防备,手疾眼快一把就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夏阳气极,干脆张嘴狠狠咬住他的手。
  李旭皱了皱眉,但没挣。
  他不挣扎,夏阳也咬得没劲儿,随后就嫌弃的松开了,别开脸鼓着腮帮子,把手里的卤肉肉当成是他身上切下来的,一口一口狠狠的咀嚼。
  李旭勾了勾唇,倒头枕上她腿去,在她瞪眼开口前闭上眼道:“一会儿就换你。”
  夏阳气愤的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的又闭上了。
  离开镜湖后,河水一路都很湍急,并不是那么好追的……
  李旭唇角又翘了翘,侧身抱住她的腰,贪婪她的味道。
  虽然她总在吃吃吃,又最喜欢的就是肉,各种各样的肉,可很奇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却一直都是很清新的,让人感觉很舒服……
  夏阳却被他马蚤扰得僵了僵:“你这样我没法好好吃东西。”
  李旭只好又坐了起来,但催促她:“快点吃。”
  卧槽!
  敢情等我吃完了你还要睡?
  夏阳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你知不知道你脑袋多重吗?”
  李旭皱眉:“你能学着温柔体贴一点吗?”
  学着……
  他是要她跟谁学?
  他前世的那个她吗?
  仔细想起来,他不管是从最初的恨不得生撕她,还是后来的种种,似乎都是因为她是夏阳!是镇北侯府的夏阳郡主!
  这么一想,夏阳就气得拎不清了,也不高兴的沉下脸:“不能!”
  越想越不爽,愤愤的补道:“又不是我求着你娶我!更没有让你来看我!是你自己不要脸跑来的!我没嫌弃你碍事就算了,你还敢嫌弃我不温柔不体贴!我就是这么不温柔不体贴怎么样!有种你休了我啊!天下男人那么多,比你好的满地都是,谁稀罕你!”
  本来只是有点不高兴的李旭瞬间彻底不高兴透了,黑沉着个脸阴沉沉的瞪着她,不说话。
  “瞪什么瞪!你以为就你眼大啊!”夏阳还在气头上,狠狠瞪回去,肉都不吃了,用来丢他。
  肉都切成了小块,炖得很软,这么近的距离丢在脸上也不疼,可李旭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他把今天晚上的前前后后想来想去的想了好几遍,也没想明白她好好的怎么就发火了……
  他让她学着对他温柔体贴一点到底哪里不对!
  想到自己为来这一趟做了那么多事,受了那么多苦,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换来的却是她没有半点理由的乱发脾气,他就忍不住的气闷!
  心情不好,面瘫习惯的脸看起来就更吓人了:“你闹够没有!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
  “没有!”
  夏阳气愤的打断他的话:“你闭嘴!再说一个字!就给我滚!”
  气得她没胃口就算了,肚子都跟着疼了……
  等等!
  肚子疼?
  天啊,不会这么坑吧,最迟后天可有个大瀑布等着她……
  想想上次至今,“好朋友”确实又有好几个月没来了,夏阳脸就控制不住的墨绿,瞥见李旭那张黑脸,更火大:“看见你就烦!快滚快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李旭好不容易才忍下火气不吭声,偏她跟着就动手动脚又推又撬,居然真打算把他推下皮筏去……
  瞬间火冒三丈:“够了!”
  现在的她在他看来,莫名其妙得不可理喻,他再呆下去,保不准会被她气得失手打死她……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只是抽手一挣,她就被甩开了。
  要不是羊皮球挡住了她,她保不准还直接掉河里去了,而她顺势抱住那个羊皮球就趴着一动不动了……
  明显不对劲!
  感觉一股热流汹涌而下,夏阳瞬间死的心都有了。
  “你怎……你受伤了?”
  感觉不对劲靠过来的李旭立马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惊愕不已——皮筏平整,又有羊皮球挡住,她怎么受伤的?
  “哪里受伤了?让我看看。”
  他想抱她起来,可她抱着羊皮球死活不撒手:“我的心受伤了!被你伤的!血稀里哗啦的喷涌出来,痛死了,所以你快点滚蛋吧,我不想看到你!”
  她还把脸转到了另一边去。
  呜呜~,丢死人看好吗,“好朋友”偏偏这个时候来,太特么坑她了……
  李旭却硬把她从羊皮球上掰下来:“哪里受伤了?我记得我有带金疮药。”说着就低头找。
  大哥,你游过来的啊,金疮药没进水?
  水?
  好吧,就算密封的很好没进水,可……
  特么的哪家大姨妈是金疮药可以治的!
  夏阳被这时候还能乱吐槽的自己囧到了,趁他低头找药的时候一把推开他:“我没受伤,血流干净了就自然不流了。”
  说完就后悔了——后面那句是什么鬼!
  李旭好歹重活一世,不至于连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都不知道,当即呆掉了:“你不会是……”
  不会吧!
  **
  河水悠悠,星空浪漫,半大不小的皮筏上男俊女俏大眼瞪小眼,面色很华丽……
  气氛僵凝。
  “咳……”李旭尴尬的干咳了一声,打破死寂:“怎么办?”
  夏阳小脸又白又红:“不要跟我说话!”
  “会疼?”他看她抱着肚子缩成一团,脸也白了。
  夏阳倔强的别着脸:“放心!只是饿的!吃点肉就能好!”
  李旭好笑又好气,却又发现,其实是更心疼的,他从不知道女人……的时候是会疼的,前世的时候她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总是会躲着他的,所以他从没见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倒是想起了一般情况下应对疼痛的方法:“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如果这里不是西戎,两边没有船紧紧跟着,丢脸丢大发的夏阳一定会好好折腾折腾他,让他游来游去的给她找这拿那,可这里是西戎……
  “你回去吧。”
  她也不跟他拧了,有气无力道:“回北门关去……我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北门关不会丢,夏家军只姓夏,我保证。”所以,你不必赶我走,我也不会走。
  夏阳抿唇看向他,好一会儿才道:“我又不温柔,又不体贴,你何必呢?”
  “……我也不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中了你的毒。”而且很深,很深……
  “毒……”
  夏阳嘴角一抽,可转念想了想,又不觉得他的形容夸张了——她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哪怕占了这个世界的一具肉身以这个世界的身份活下去,也改变不了她是外来者的事实,改变不了她已定型的性格,改变不了……太多太多。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吗?”
  也不知哪根筋不对,她脱口而出的问了这么一句,后悔也收不回来了……
  李旭惊愕了瞬,心瞬缩紧,面上却故作淡定,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夏阳很想问他,“有没有想过她可能并不是原来的夏阳”,可最终,她没勇气这么问,哪怕他是重生者,他的身上有着不可思议的秘密……
  “没有,就随口问问。”
  肚子越来越疼了,疼得她脑子都跟着有些乱,有些混沌,她也怕继续说下去,会把自己的来历说出来。
  如果她不是原来的夏阳,还有什么理由抓住夏家军不放?
  如果她不是原来的夏阳,还有什么理由去仇恨去报仇?
  如果她不是原来的夏阳……
  其实,她就是害怕。
  他似乎和原来的夏阳有一段她不知道的过去,她不知道他们曾经究竟发生过什么,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回来就不顾后果的将原来的夏阳置于死地,不知道原来的夏阳在他那个前世是他的什么人,不知道原来的夏阳到底对前世的他做过什么?而在这其中,前朝余孽又扮演着什么角色,跟他有什么关联……
  未知,是最可怕的!
  她,既不是真正的傻小白,亦不是无所畏的真勇士……
  她是个胆小鬼,也只想做个胆小鬼,天塌了有人撑,地裂了有人补,有点动静她往壳里缩就好,吃吃喝喝睡睡一辈子没烦恼……
  她想家了,想回去,回那个世界的家,哪怕被揍得上窜下跳,也好过在这里看似人人捧着,但其实不过是只没头苍蝇天天瞎转,别人不出招,她就一点办法都没有,被动得身心都累。
  又想不如睡死过去的时候,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一怔,僵住:“会弄脏你……”
  “没关系。”如果是以前,或者前世,他真的可能会在意,可今生,现在,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看到她疼得缩成一团,冷汗都出来了,却咬牙一声不吭,他就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里,而且……
  有那么一瞬,他感觉到她发自内心的厌恶,她厌恶这里,厌恶这个世界,她想离开,去一个他无法触及的地方!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那么荒谬的感觉,可他是真的感觉道了,甚至肯定,那并不是错觉:“阳阳……你刚才在想什么?”
  “……想你到底吃错的是什么药。”夏阳有气无力的应道。
  他刚才肯定是错觉了!
  李旭沉了沉脸:“夏阳。”
  “嗯?”
  “我吃错的药,叫夏阳。”
  “……嘿嘿。”疼痛让夏阳大脑运转变慢,好一会儿才傻兮兮的笑了起来:“哪个夏哪个阳?”
  “这个。”声落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
  脑袋反应慢了,有些平时其实一直在但并不显露的东西,反而溜了出来——被亲了的夏阳勾唇就笑了,小脸苍白苍白的,笑却是真开心的,莫名娇俏。
  李旭反应慢半拍的愣了愣,转瞬喜上眉梢,低头凑去又亲了亲,亲了又亲。
  夏阳皱眉:“你别闹,我好疼……嗯,你还是给我揉揉吧。”
  说着就自己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拉了他的手去揉她肚子。
  这变化太那啥……
  李旭有点呆,跟着就听到她嫌弃的推开他的手:“啧,揉跟不揉一样疼!”
  李旭好笑又好气,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也没机会说她什么,就又听到她恍然大悟的道:“哦哦,我想起来了,隔着衣服呢。”
  李旭又是一呆,而后……
  手便又被她拉住,拖进了衣服里,没有一丝阻碍的落在她平坦丝滑的小腹上。
  那触感太……
  他僵着没敢动,她就抱怨了:“你愣着干什么?快揉啊,我真的好疼,也好累,你能不能让我好好的歇会儿?你就不该叫李旭,应该叫李木头!”
  
【104】河上有只母老虎
  
  正在无聊的周戎泰安听说索朗穆来了,惊喜不已,兴冲冲地的跑去亲自把索朗穆接上船:“穆大哥怎么有空来看我?”
  索朗穆淡淡瞥了他还挂着彩的脸一眼,不答反问:“你又闯什么祸了?”
  周戎泰安是个爱热闹的人,祭祀大典上却没看到他,反而在这里守船护航,脸上还挂着彩,明显是做错了什么事被罚了,不过,这当然也可能只是一个理由而已……
  毕竟,周戎泰安可不是个只知道闯祸的废物!
  “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喝了点酒……打了个人……”周戎泰安挠头尴尬的回答索朗穆,而后就自己忍不住的嘿嘿笑出了声来。
  显然他打的那个人,很惨,而且是他一直很想打的人!
  索朗穆挑了挑眉,随后就想到了祭祀大典上同样缺席的另一个人:“赞布阿宝?”
  周戎泰安二话不说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表明他猜对了,而后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没看到,那废物被我一脚给踹了个狗吃屎,是真的吃屎了,狗屎,哈哈哈……”
  索朗穆赏了个“你真幼稚”的眼神过去,岔开话题:“不带我参观参观你的船?”
  “哪能哪能,来来来,我带你四处转转。”终于找到伴的周戎泰安开心的引索朗穆参观。
  为确保仪式不在周戎的地盘内被人人为的破坏而将责任推到周戎头上,周戎也是下了大血本,不但由王子周戎泰安亲自坐镇,连这艘跟行皮筏的船都是当下最先进的水上战舰,看头自然很多,但索朗穆却并不是来看船的……
  远远看到皮筏上不知何时支起了个小帐篷,某人不见踪影,索朗穆不禁皱起眉来:“她怎么了?”
  “女人嘛,总有那么几天……”周戎泰安随口就应,而后发现索朗穆余光瞥来带有杀气,忙解释:“我没看到,不该看的什么都没看到,只是猜的,因为早上姬氏的人往皮筏上送了很多衣服。”
  说完,就觉得哪里不对了……
  伸长脖子去看索朗穆正脸:“穆大哥,我听说……你该不会跟她真……”有一腿吧?
  诶哟,那他是该说那个夏阳郡主真厉害明明是有夫之妇竟然还能勾搭上有严重精神洁癖的穆大哥,还是该说穆大哥好厉害竟然精神洁癖不治而愈还勾搭上了个有夫之妇?
  索朗穆勾唇笑出两排白牙:“真想知道?”
  周戎泰安被他眼底的凶光吓到了,立马一缩脖子就愤怒道:“我就知道是赞布阿美那臭脿子乱造的谣!生了这么两个祸害,赞布早晚有一天会毁在他们兄妹手里。”
  “不好吗?”索朗穆冷笑。
  索朗和赞布相邻,又都地处贫瘠,经常为争水争放牧地盘而打起来,加上如今借着赞布阿美的姑姑攀上了二太后,更是得意忘形……
  虽说索朗和赞布都是主战一派的,但索朗和赞布主战的目的并不同,两方关系自然从为好到哪里去,更何况……
  看了看远处一点动静都没有的疲乏,索朗穆转身就走。
  周戎泰安愣了愣,忙跟上去:“穆大哥你这就回去了?”
  “找地方睡觉。”
  “哦哦……咦?睡什么啊大白天的,我们来玩啊……”
  **
  夏阳抱着肚子窝在小帐篷里一动不动,一整天都处于睡睡醒醒恍恍惚惚的混沌状态。
  忽然,皮筏不自然的晃动了下。
  夏阳勉强睁开一道眼缝儿看了看,发现在她不知情的时候白天已经结束,夜晚降临了,一下来了精神,却张嘴就呻吟:“诶哟~,诶哟痛死我了~,我这是要死了吗,诶哟哟~……”
  正在抹脸上的水的索朗穆闻声皱起眉来,总觉得那个呻吟的声音羸弱娇气得有点儿惊悚,根本没法跟他认识的彪悍某人划上等号,可声音确实是她的没错……
  还是,汉人女子来那个的时候,会特别痛苦?
  这么一想,他眉头就不由自主的更紧了,大步跨过羊皮球走向小帐篷,弯腰伸手就要掀开帐帘子,却不想,一道黑影忽的从皮筏另一边的水里窜出来……
  砰!
  两拳相触,发出沉闷的炸响,而后双双倒退,又险险落皮筏边沿上。
  小帐篷里的夏阳闻声惊起,拔出火铳探出头来,就见皮筏两边对立着两道都很眼熟的黑影……
  看清其中一个居然是索朗穆,惊愕不已:“咦?你怎么来了?”
  李旭一听脸就黑了,横眸瞪向夏阳——你这语气是不是太熟稔了!
  “他就是你那个汉人丈夫?”索朗穆扬了扬眉,不答反问夏阳,用一种挑剔而嫌弃的目光看对面的李旭:“不过如此。”顿了顿,又补一句:“他配不上你。”
  李旭冷眸一转,看向索朗穆,并未与他口舌之争。
  夏阳发现,他的目光虽还是幽冷的,但却明显和几个月前不同了。
  几个月前,他是尖锐的,像一柄出鞘的嗜血宝剑,赤裸裸的杀气腾腾,可现在,他会把杀气内敛了……
  “我觉得他挺好的。”夏阳转眸看向索朗穆:“他很听话。”
  李旭:“……”
  索朗穆:“……”
  总觉得她那话一出口,某人从形象到气势就瞬间大跌了好几个次元……
  “听话……”索朗穆摸着下巴不知意味的重复了这话,而后冷不丁冒了句:“听话的……男人很多。”
  李旭抿唇,微眯着看索朗穆的眸子里,尽是寒芒。
  夏阳囧囧道:“听话的男人多不多跟我毛关系?我有一个就够……”余光瞥了李旭一眼,默默的把“麻烦”两字咽回去:“了啊。”
  看!
  她名义上就一个男人都这么麻烦了,说句话都得小心翼翼,再多两个……
  她会疯!
  要真觉得闲得慌,还不如养两只小金那样的小猴子,方便携带,还会自食其力(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太懒),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你说什么它听得懂,它说什么你可以假装不懂……
  李旭薄唇几不可见的微微勾了起来,大方的假装没发现她把某些话咽了回去,得意的挑了索朗穆一眼。
  索朗穆面色微妙了瞬,笑了起来,更加挑衅的挑了李旭一眼:“在西戎,男人看上一个女人的时候,可以用抢的。”
  当然,这并不包含有夫之妇。
  不过,他是不会说的,更何况……
  他没看错的话,她根本还是个女孩!她所谓的丈夫并没有真正碰过她!
  同样是男人,李旭几乎瞬间看透了他那点心思,俊脸顿沉:“你可以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
  索朗穆狰狞一笑,声落身起,迅猛得宛如一只捕食的猎豹,扑向李旭。
  砰砰砰……
  两人竟真的打了起来,身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不停移动,拳头的碰撞声频繁而剧烈的不停炸响。
  夏阳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卧槽!你们两个找死啊!闹那么大动静是想把谁引过来!”
  可两人却根本听不到一样,互不示弱的打得如火如荼,你给我一拳我就还你一脚,然后……
  扑砰!
  其中一个掉河里去了。
  夏阳忙伸长脖子去看,看看到底是哪个掉河里去了,就见一道黑影落回皮筏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好像在问——你希望掉下去的是谁?
  赫然是李旭。
  有一种胆小叫习惯……
  夏阳被他那么一盯,就不由自主的缩了脖子,嘿嘿干笑:“亲爱的,你好棒,你是最棒的,我就知道掉下去的肯定是……”
  砰!
  她话还没说完,索朗穆猛的从水里窜出来,一脚把因为夏阳的马屁分神的李旭踹下河去。
  湿透的索朗穆非但不狼狈,还一身危险的狂野气息,抹了抹脸上的水,狰狞的问夏阳:“你刚才说什么?”
  夏阳人往帐篷里缩,火铳往前伸:“威胁女人的男人都是人渣。”
  索朗穆脸瞬黑:“你……”
  话没说完,李旭忽从水里窜了出来,而且手里多了柄长剑,二话不说直接斩向索朗穆。
  夏阳吓了一大跳:“不用玩那么大吧!意思意思打打不就好了吗?闹出人命怎么办!”他们两个,死了谁都是大事件啊!
  好在,索朗穆早有地方反应也够快,弯刀一出就及时挡住了那一剑……
  铛!
  听到兵器碰撞的声音,夏阳松了口气——幸好幸好。
  可跟着,她就听到叮叮当当噼里啪啦的兵器碰撞脆响,以及夜里刀剑碰撞的火星移动着炸溅的景象……
  小脸瞬间绿得透透的:“你们……”
  夜里安静,有点声音就能传得很远,何况那么大的动静……
  果然,夏阳话没说完就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赫然是两边随行的船听到了打斗的动静,急速靠了过来。
  “郡主!夏阳郡主!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
  船还没到,姬氏的人已经高声喊话先问了起来,就怕夏阳遭遇不测。
  夏阳咬牙,压着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看你们两个干的好事!还不快住手!”
  可惜……
  那两人打得正凶,听到了姬氏的人的喊话都没停,何况是她那压抑后直接被风声水声淹没了大半的声音。
  “麻蛋!炸死你们!”
  夏阳陡然怒吼一声,甩手就真的扔了个小型火药包出去,而后火铳瞄准,扣动扳机……
  轰——
  一声巨响后,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河面上好一会儿才冒出两个男人脑袋来,不敢置信而又杀气腾腾的瞪向皮筏——你个疯女人!还真不怕炸死我!
  夏阳从小帐篷里钻出来,杀气腾腾瞪着他们两个:“你们再不滚,我就真炸死你们干脆!”
  李旭脸很黑——她怎么能拿他和他相提并论!
  索朗穆脸也很黑——她是唯一一个敢跟他这么放肆的女人,哦不,该死的,她还是个孩子!
  不过,他们彼此交换了个凶狠的眼神之后,便潜入水里不见了——两艘船都已经靠了过来,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郡主,你还好吗?”
  看到夏阳似乎安然无恙的站在皮筏上,姬氏的人也不好下船上皮筏,只能在船上喊话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事。”一番多余的运动,肚子还在疼的夏阳脸很黑:“两个不长眼的贱人而已,已经被我炸成渣喂鱼了,你们回去吧,天亮前都不用再来吵我,我不舒服!要睡觉!懂?”
  “懂懂懂。”
  姬氏的人忙应,然后给夏阳空投了包热肉食安抚她明显正暴怒的情绪,就匆匆令船退回去了。
  周戎的船也随后退开,但周戎泰安还站在甲板上,借着微弱的星光,一脸微妙的看着皮筏上的夏阳,若有所思——从未听说姬氏又研制出了更厉害的火药,可刚才的……威力好强!她从哪弄来的?
  船渐退渐远,慢慢的已经无法看清皮筏上的情况了,周戎泰安才转身准备回房睡觉,却险些撞到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索朗穆:“喝~,吓我一跳,穆大哥你……咦,你的脸怎么了?”
  此时的索朗穆俊脸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虽然换过了,头发也擦过了,但并未全干……
  周戎泰安不问还好,一问他青筋就控制不住突突狂蹦,凶恶的眸子杀气腾腾的瞪着远处的皮筏,咬牙切齿:“做梦跟只大华狗打架,摔的!”
  你当我三岁啊……
  周戎泰安默默的吐槽了句,也懒得去管具体,只关心结果:“然后呢?谁赢了?”
  索朗穆狠狠瞪了他一眼。
  周戎泰安缩了缩脖子,还以为他不说了,却不想,跟着就听到他咬出一个古怪的声音:“一只母老虎赢了。”
  “……哈哈哈哈咳咳……噗哈哈哈……”
  “再笑丢你下去喂鱼。”
  “咳咳……”周戎泰安自认打不过他,只好忍笑捶胸,而余光,却忍不住往皮筏方向斜了斜。
  嘿嘿……
  母老虎啊,真有趣。
  **
  夏阳看着船都离开了,才转头钻回小帐篷去。
  越想越气愤,怒骂一句:“两只蠢猪气死我了!光长肌肉不长脑!”
  恰正是这时,皮筏突兀一晃……
  啪一声,上来个人。
  夏阳愣了一愣,怒气冲冲揣火铳往外出:“喵了个……”
  看到李旭四仰八叉的躺在面前,面色苍白两眼紧闭,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吓了一跳,以为他受伤了,忙丢了火铳蹲下去:“你怎么了?被炸到了?不可能啊,我没真往你们那边丢啊……”
  李旭跟索朗穆打的是时候就受伤了,加上等船离开时又在水里憋气憋太久,一时之间还真没那么快缓过来,何况夏阳那一炸药包也气得他胸疼……
  恶意的就想吓唬吓唬她——闭着眼不回话!继续用力大口的喘气,一副很辛苦的样子!
  夜里黑,只有星光微弱的照明,看得真不清楚,加上心虚,自己又正被好朋友问候满鼻子本来就是血腥味,夏阳一时之间还真被他骗到了,真的以为他被火药余波震伤了,急得不行:“哪儿受伤了?快告诉我,我给你看看。”
  李旭拉住她在他身上乱摸的手,放在心口上:“这里。”
  夏阳愣了一愣,怒了:“你耍我!”看她那么着急了还耍她!
  “没有。”李旭睁开眼,定定的看着她:“是真受伤了……你居然不管我的死活说炸就炸。”想起来他就想掏出她的心来看看到底有多黑。
  “我又没真往你……(们)那边扔!”夏阳气急,可又还是心虚的——他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移动得那么快,万一火药爆炸的时候他们正好移过去了呢?
  李旭定定的看着她。
  夏阳更心虚了,咬着唇不说话。
  “那你揉肚子吧,我回去了。”李旭气愤的甩开她的手,“艰难”的“挣扎”着爬起来。
  夏阳囧了囧——亲,你没有演戏的天赋你知道吗!你演得这么浮夸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你知道吗!
  于是……
  她更加浮夸的拽住他的……裤子:“你别走啊亲爱的,你走了我的肚子怎么办?”
  李旭被她扯得一个趔趄栽倒,又狼狈又难堪,气得回头就瞪她,可跟着就想起了自己那貌似很浮夸的演技,而她这样,明显是在回敬他的浮夸,不禁又窘了:“松手。”
  “我不。”夏阳非但不松手,还用力的狠狠的拽了拽,结果……
  嘶~
  湿水的布帛应声炸开,露出一节笔直精健色泽漂亮的大腿……
  夏阳愣住了,李旭也愣住了,双双惊愕的看着那节大腿。
  “你干什么。”
  李旭回过神来,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