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47部分

直接赏了她个白眼,反正来都来了闲着也是闲着,心特宽的从她手里抢了不少肉串去啃,边吃边居高临下俯视摄政王府:“为什么忽然想起参观摄政王府?”
  “错错错,我才不是想参观摄政王府。”
  夏阳摇头纠正他:“摄政王那人,一看就是个可以做楷模的冷硬派,这种人通常都喜欢冷色调和硬朗风,他的王府再大,也不会有什么看头,搞不好还到处摆着奇怪的东西彰显性格,搞得一屋子杀气腾腾,像我这么胆小的孩子,就算闲得蛋疼,也不会想要去参观他的王府啊。”
  姬氏极默默的斜了她一眼,屏蔽掉那句“我这么胆小的孩子”,问:“闲得蛋疼?什么蛋?怎么个疼法?”
  他总觉得那不是什么好比喻,可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此蛋是何蛋,倒是听说的次数多了,也忍不住好奇起来,而且发现这孩子的汉话跟大众的汉话总是不一样的,三不五时就冒出几个新鲜得让他云里雾里的词汇,很多时候跟她说话,他也得靠猜……
  此时又暂时闲着,就随口问了。
  夏阳斜目他:“极哥哥你好龌蹉啊,我说了那么多你偏把重点集中在这个完全可以忽略掉的地方上,唉,看来看去,果然还是我们家那木头王爷好,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猜,猜不到也不问,”
  姬氏极好笑又好气,明明话是从你嘴里冒出来的,你说都不嫌龌蹉,我问就龌蹉了?而且,龌蹉……果然是非常粗鄙的东西吗?
  “汉人不是很讲究的吗?老王妃是出了名的名媛淑女,据说古丽姑姑生前也是相当温柔婉约的女子……”姬氏极斜目过去,一把掐住她脸:“她们怎么就把你养成了这样?”
  “君子动口不动手,别以为你是我表哥我就跟你客气。”夏阳横眉冷对,直接用串肉的烧烤竹签戳他。
  姬氏极已经二十有三,总不能真跟她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闹腾成团,见她面露凶恶,也就撒手了:“行了,说正事。”
  “明明一开始歪出去的就是你!”夏阳冷哼了句,才道:“我就是好奇一直没出现的千蕊夫人和阿古柏王子长什么样,想去看看。”
  不是说阿古柏能威胁到小可汗的地位吗?却一直不出现,未免有些太不合常理了……
  她说:“到底是蛰伏的毒蛇,还是被圈养的猛虎,总得亲眼看看才知道,不是吗?”
  只是短暂的惊愕过后,姬氏极勾唇笑了起来:“你怕我的消息有误?”
  “我怕姜还是老的辣。”夏阳变相的承认了。
  姬氏极沉默了好一会儿,诱惑起来:“你真不考虑改嫁西戎?西戎的烤肉多好吃,也不用玩那么多心思,看谁不顺眼想打就打……”
  “可我已经在想念大华的各种蔬菜,烤肉吃多了就算是我也会便秘!”
  纯靠老天赏饭还交通不便的年代,动植物出产地域很分明,就算肯花费高昂的运输费用从另一个地方加急运送,吃到的也绝对不是新鲜的原味,甚至更大的可能是干货:“当然,我不是说西戎没有瓜果蔬菜,也不是说西戎的瓜果蔬菜不好吃,只是,我毕竟是大华长大的,已经习惯了大华的味道。”
  姬氏极:“……我就是问问,你要不要这么一本正经?”你个三天两头不正经的人忽然正经起来,让人都不好说下一句了知道吗?
  “我不正经一点,你就没完没了了。”夏阳斜目他,继续老气横秋:“行了,肉已经吃完了,出发吧,摄政王刚才已经出府去了。”
  “他这个时候为什么还会出……”姬氏极话到一半就闭嘴了,捂额斜她:“你刚才去买肉的时候,真没引发什么马蚤动?”
  “当然没有!”夏阳白他:“我往那一站就是马蚤动了,哪里还用得着引!”
  姬氏极:“……”
  诶哟,脑仁好疼,最近都疼得好频繁,他是不是也患上头痛的怪病了?
  **
  果然不出夏阳所料,摄政王府走的就是冷派硬汉风,从装潢到摆设,统统一板一眼毫无新意,还给人一种压抑的肃杀感。
  虽然在外面的时候已经俯瞰了个大概,猜到了,可真正进来之后,夏阳还是忍不住悄悄跟姬氏极嘀咕:“摄政大叔品味好独特,好好的宅子硬是弄得像个镇妖塔似的,难怪他三十好几一窝女人那么多年竟然没成功下出半个蛋来,估摸着小蝌蚪们还没出来就直接被吓死了。”
  “……什么小蝌蚪?”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人话啊!
  夏阳鄙视他:“所谓的西戎第一人,也不过如此嘛,理解能力真心不如我们家木头王爷。”
  “你真是够了,要不要一晚上什么话都扯上你家那个木头疙瘩?”姬氏极没好气道:“你把心放回肚子去吧,你哥我确实是西戎姬氏的王子没错,但也确确实实是你哥,你不乐意就委屈不了你!”用得着这样提醒他她不乐意留在西戎改嫁小可汗吗?
  “嘿嘿,那就好。”夏阳咧嘴笑了:“你愣着干什么,快带路啊,看完人我们也好赶紧走。”
  姬氏极无语——到底是谁一直东拉西扯啊!
  然而,他们运气并不太好……
  摄政王没一会儿竟然就回来了,摄政王府的戒备也随后就更加森严了起来。
  “难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夏阳所在和姬氏极一起躲在假山后,低声问姬氏极。
  姬氏极皱眉摇头:“应该不是……”顿了顿:“先看看情况再说,总不可能一直这么戒严着。”
  夏阳也是这个意思,自然没有意见,只不过事情发生得太忽然,以至于逼得他们藏身的这座假山有点小,挤就不说了,时间长了还很可能会被发现:“一会儿有机会,你换个地方躲呗,你放心,万一你被逮到了,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姬氏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懒得跟她理论,逮了个机会,丢下一句“自己小心”,便另寻位置藏身去了。
  可惜……
  戒备非但一直没有松缓的迹象,还越来越严了,而后夏阳甚至还看到了摄政王……
  并很不幸的被摄政王铁勒发现了:“出来!”
  夏阳还在纠结要不要装死,就听到了被包围的声音,火铳,弓箭,半点不客气的围住瞄准她。
  默默的把老夏家祖宗问候了一遍,夏阳硬着头皮举着双手走出来:“别开枪,别放箭,是我……”
  看到潜进自己王府的人竟然是夏阳,摄政王特勒略微的错愕之后,皱起眉头来,定定的看着她:“神女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既然一点都没有让人撤下的意思,就不要喊什么“神女大人”好吗?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好没有成就感啊……
  夏阳无语的看着他,厚颜无耻的张嘴就瞎扯:“路过摄政王府,感觉王府煞气凝重怨气滞留,于是好奇进来看看。”
  摄政王铁勒皱眉看着她,神色有些微妙——刚在外面引发了马蚤动的家伙这会儿竟然鬼鬼祟祟的潜进了他的王府里,说是路过谁信?
  但却并未动气发火。
  不过,他即便不发火,那久居上位的威压还是泰山般倾轧向人,让一般人根本难以承受,畏惧于他的迫人的气势而露出马脚,或者自首求宽容。
  可惜夏阳不是一般人,她两世的人生里身边都不缺各种上位者,刚来这世界混那会儿还遇上李旭这么个重生的蛇精病……
  抗压能力绝对是杠杠的,哪能被他看着看着就心慌气短了?
  恰好这时,远处匆匆来了一行人。
  为首的人身披宽大的斗篷,松垮垮的帽子盖了其大半张脸,但露出来的下巴和嘴唇还是出卖了她的性别,而且她身后的随从中,还有个背着个小木箱子……
  这个时代,会背着那种小木箱子到处走的人,只有一种——大夫!
  是女的随从又背着小木箱子,夏阳一瞬间就想到了之前在王宫里见过的那位女御医乌日娜,也据姬氏极给她的讯息,乌日娜确是摄政王的人,和摄政王之间貌似还有情愫,但摄政王为什么没娶她就没人知道了……
  乌日娜行色匆匆,似乎很急,也完全没料到夏阳会出现在摄政王府而且刚被摄政王铁勒逮到,因而一路就那么过来了,等发现住步的时候,也已经迟了。
  夏阳主动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见,上次的事一直找不到机会好好谢您,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就见到您了。”
  乌日娜明白,夏阳所说的上次的事,是指南一的事,她有所发现夏阳当时就发现了!没有直白的喊出她的名字并不是夏阳没有认出她或者不敢,而是主动卖个人情——
  即便这里是摄政王府,也不敢保证完全就都在摄政王的掌控之下!有没有混进别的人来谁也不敢说,不然,她也不用这样装扮了!
  “神女大人,好久不见。”
  乌日娜只好靠上来打招呼,但依旧没有揭开斗篷帽,声音亦小得只有站近的几个人才听得到。
  一个个喊她神女大人喊得溜,可实际上……呵呵!
  夏阳可不敢把他们当普通的西戎百姓看待,也懒得跟他们计较这么仔细,寒暄都省了的再张嘴就直接告辞:“既然你们忙,那我就不打扰了,当然,今晚看到的我会守口如瓶的,回见。”
  乌日娜低低出了一个声音,夏阳急着走也没听清是什么,倒是摄政王特勒虽皱了皱眉,却还是叫住了夏阳:“神女大人请稍等。”
  夏阳真恨自己脚下没装发射器,一摁开关就能弹飞出老远,谁追都追不上,更别说喊了……
  可惜那种东西只存在随便歪歪的二次元!
  既不想变成筛子又不想变成刺猬的她丧气了零点一秒后,笑吟吟的回头:“摄政王还有事?”
  “神女大人难得来一趟,进屋喝杯茶再走不迟。”
  摄政王特勒是个严肃的人,客气话也说得一板一眼,何况他这话还真没几两客气成分。
  夏阳肯定,如果她敢说她“没空”,他就会用实际行动来“帮”她有空……
  只好道:“也好,正好我刚吃了好多烤肉,有些腻了,有茶解腻最好不过了,不知摄政王这里的都是什么茶?我这个人虽然挺好养活,可能挑的情况下,还是很挑的。”
  “神女大人想喝什么茶?”摄政王比了个请,亲自为她引路。
  “毛峰银针?”
  “……没有。”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没有,你有我也不问了好吗?那可是大华的极品贡茶,每年就产那么两三斤,惠武帝赏人自赏都不够,哪流得到西戎来:“泰山石岩香?”
  摄政王不再接夏阳的话,转头兀自吩咐随行:“府里有的,每一种都沏一壶上来。”
  夏阳撇撇嘴,只当没看到乌日娜没跟上来,而是带着人悄然而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摄政王也不提,引着夏阳进了最近的小花厅。
  小花厅的设计一如既往的简单,只摆了必须要用到的东西,唯一的装饰就是一盆伴着小假山的盆栽……
  冷硬,严肃,绝对不是喝茶的好地方!
  坐下后,摄政王才忽然意识到的开口:“王府简陋,还望神女大人海涵。”
  夏阳满脸堆笑:“客随主便嘛,半夜到访摄政王不跟我计较已经是很客气了,我哪里还敢跟您计较。就算您这会儿带我去茅房边喝茶,我也得去不是?”
  摄政王抿唇不语了,眉头微微皱起来……
  不管是阿古柏还是小可汗,至少在他面前没一个敢这么放肆的!
  他还真不会应付夏阳这种孩子——不论你是谁,举凡你跟她说她不想说的事,她就跟你瞎扯!逻辑?她根本就不跟你讲逻辑!而偏偏她非但是女孩子,还有着特殊而多重身份和背景,打不得,骂……还很有可能骂不过她!
  他,不喜欢这种不受管束还难以掌控的孩子……
  他不说话,夏阳也不说话了,安静的坐在那里冲他甜甜的笑——这样就对了嘛,安安静静大家都别说话,你不用费脑子从我嘴里撬出什么来,我也不用浪费精力跟你划太极,多么美好!
  不一会儿,茶来了,鱼贯而入竟有三四十来种,有西戎本土的,也有大华随商队来的。
  夏阳眉头不禁一抖……
  味觉嗅觉都敏锐的她就算不懂茶,也还是能轻易闻出或品出茶的好赖来,惊愕的发现,这么多种茶,竟然都是好茶!明显很多是贡茶!
  可姬氏极给她的信息里,可没有一条是说摄政王是个爱茶之人……
  宫里那三位就算碍着他的身份要赏,也不太可能没脑子的赏他一堆他并不喜欢的东西吧!
  当然,千蕊夫人是个爱茶的,可……一个妾而已,这爱得是不是太奢侈了点?宫中那三位也没剥了她皮就不错了,还舍得赏她这些东西?
  最最重要的是,就算这些茶是千蕊夫人的,可这三更半夜的,摄政王的人去取得是不是太轻易了点?时间算下来,除非他们是插翅飞着去拿的,不然不可能这会儿就取回来泡好端来了!
  还有!
  乌日娜医术了得,是个名正言顺的御医,就算与摄政王有那啥不好公开的来,却也不用半夜三更鬼鬼祟祟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何况她是带着医药箱来的,刚才也没跟进来,而是匆匆去了另一个方向……
  明摆着这摄政王府里,还住着个不能见光却比摄政王身份还高的人!
  整个西戎,能比摄政王地位还高的,能有几个?
  想到这里,夏阳就不愿再往下想了,也汗滴答的坐不住了……
  她后悔来这一趟了!
  总觉得再呆下去,会有不得了的事发生,偏偏她来都来了……
  好在那个乌日娜还没有回来。
  夏阳飞快而果断的随便挑了壶茶喝下,而后起身就问:“请问摄政王,茅房在哪?”
  就算他知道她想尿遁,也总不好自己亲自或者用一队火铳手弓箭手送她去茅房……吧?
  果然,素来严肃的摄政王铁勒一听,脸色也控制不住的微妙了起来,皱眉看着她。
  “诶哟,人有三急忍不了,您咋偏还磨叽呢!”夏阳立马抱着肚子一副快拉出来的模样给他看:“算了算了,您想不来我自己去找。”
  说着,抱着肚子蜷着身,一瘸一拐就飞快的往外跑走:“人呢人呢,有没有人在啊,出来个人带我去茅房啊!快急出来了啊!”
  这话当然也是喊给外面那些火铳手弓箭手听的——我只是上茅房上茅房!不是要跑所以没你们千万别手抖!
  摄政王自是不好追出来的,便给了个眼神随从:“别让她跑了。”
  随从应诺便追了出去。
  不一会儿,乌日娜匆匆来了,只看到摄政王一个人坐在厅里,着实愣了一愣。
  摄政王面色有些不太好看:“她喝了壶茶就说要上茅房……我已经让人盯住她了。”
  乌日娜暗暗叹气——王爷的人恐怕要无功而返了!
  果然……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鸡飞狗跳的声音。
  摄政王面色更加难看了,冷不丁的问乌日娜一句:“你觉得她适合当王后吗?”
  乌日娜囧囧低下头去,不吭声。
  那个女孩……
  毫无疑问,是聪明的,是勇敢的,拥有着许多难能可贵的优点!
  但,她又同时拥有更多的让人难以预料掌控的因素!
  她非常了解自己的优点,了解人性,了解上位者的心理,她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去将事情放大到谁也收拾不了的地步,因为她很明白,只要她敢输,别人就输定了,因为她输得起,别人却未必输得起……
  你跟她玩算计,她跟你玩心跳!
  你跟她玩心跳,只会被她耍着玩!
  **
  把摄政王府搅了个鸡飞狗跳后,夏阳溜了,头也不回马不停蹄,狂奔着回姬氏在王城的驿站。
  姬氏极随后追上来,好气又好笑:“竟然不等我,你就不怕我出不来?”
  “你太阳的,这么多人这么多年竟然谁都没发现!”夏阳火大的抬脚就踢他:“我X你祖……”
  姬氏极手疾眼快一把捂住她嘴巴:“好了好了,回去再说。还有,我祖宗也是你祖宗。”
  嘴上虽然说着笑,面色却很凝重,很显然他刚才盯着乌日娜,也有所发现……
  T
  
【110】突如其来的惊吓
  
  夜已深,姬氏在王城的驿站里,却还有好多人没睡……
  “什么!”
  瞥了一眼桌上水写的字迹,姬氏胜轶惊愕的站起来:“你们确定?不!这不可能!当初明明……”
  “舅舅……”
  夏阳叹气:“很多时候,人的眼睛也是会欺骗人本身的。就算您当初真的是亲眼看到那位去了,也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是去了。这世上能让人陷入假死状态的东西其实挺多,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姬氏胜轶抿唇怔愣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慢慢坐下,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转眸看向姬氏极:“你……真的亲眼看到了?”
  姬氏极慢慢摇头,神色依旧凝重:“但我看到了坤木……”
  坤木是当年老可汗的亲信,是老可汗身边那把最锋利的刀,是绝对忠诚不会背叛老可汗的人之一,当年老可汗去之前,把他和千蕊夫人一并给了摄政王……
  他们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么以为的没错!
  也这么多年来,并没有发现不对之处!
  就算坤木出现的频率很低,他们也没有多想——坤木原本毕竟是老可汗的人,作为老可汗身边最得力也最锋利的一把刀,做过的干净的肮脏的事情肯定不计其数,有没有威胁到摄政王的,谁也不清楚,所以就算老可汗把他给了摄政王,也并不代表摄政王就一定会不防备的重用他,不是吗?
  这是人之常情,并不难理解,不是吗?
  可是……
  今晚,夏阳有预谋的潜入摄政王府,虽然没有看到她原本想看到的事情,却是阴差阳错的发现了另一个他们将近十年都没有发现的惊天秘密——老可汗很有可能,还活着!
  老可汗还活着,就意味着在此之前,摄政王所做所为并不完全是摄政王单方面的意思!
  就意味着,摄政王在此之前所有扶持阿古柏的行为都可能是假象?
  就意味着……
  老可汗甚至可能没有让小可汗继位掌权的意思!
  没有让小可汗继位掌权的意思,却还是让小可汗继位了,为什么?
  因为他身体确实出了很严重的状况,而相较于阿古柏和热娜公主,小可汗又是比较合适的继位人选!
  相较于姬氏父子的凝重神色,夏阳想着想着,便又淡定了下来。
  姬氏极余光瞥了她一下,转眸看过来,勾唇就是一个温柔得暖化人的微笑:“妹妹,想到了什么说出来分享一下呗,明天我亲自给你做好吃哒。”
  夏阳斜眼就鄙视他:“谁稀……”
  “椒盐河虾,香辣小鱼干,秘制叫花鸡,水煮牛肉片,土豆烤羊排,雪菜野山笋,香菇炖鸡……”姬氏极笑眯眯道:“仔细算起来,妹妹你来西戎也有些日子了,天天吃着西戎的菜多少应该也会有些腻味,应该开始想念大华的美食了吧,我给你做呀。”
  “好……好是好,可……”差点就上当的夏阳忽然清醒过来,斜目他:“你确定你会做?不会做出一大桌的黑暗料理来毒死我吧?”
  “怎么可能!”姬氏极没好气道:“祖母可是很喜欢汉人美食的,为了孝敬她老人家,我可是特地跑去大华偷学过的。”
  昆莫明珠就是一个传奇,她在西戎在姬氏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哪怕是对姬氏胜轶各种不满仇恨的姬氏昂都肯给她面子,答应在她有生之年内不跟姬氏胜轶相残,姬氏极为了她跑去大华学做菜,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个时候明显不是开小差的时候,可夏阳还是忍不住的就想起了那位和蔼慈祥的外祖母,心里难过。
  她不是圣母,不是谁都愿意去救,更别说续命了,因为她已经隐约的意识到为人续命时她需要付诸的是什么代价……
  最初的最初,她确实一点点救昆莫明珠的意思都没有,因为不熟,因为那个人于她当时而言仅仅只是这副身体的血缘者之一,这副身体的制造者之一的母亲!
  可她真的是个很容易被真情实意束缚的人……
  相处下来,她又沦陷了,开始喜欢那位外祖母,开始舍不得拥有那么辉煌经历的她就那么去了……
  于是,她又犯傻了,竟然主动的告诉昆莫明珠,她其实可以为她续命。
  结果出乎意料……
  昆莫明珠居然拒绝了她!
  那位曾经被她视为不过是血缘者之一的外祖母,放弃了多活几年的机会,很平静很果断的拒绝了她!
  【您不相信我有这个神奇的能力吗?】
  【不,我相信。】
  【那为什么……】
  【因为我更相信,生死大神是公正的,是严明的,是不可能毫无代价的让一个人去改写另一个人寿命的。】
  【……】
  【好孩子,我已经活得够久了,我已经站在我人生的顶峰了,我真的已经不需要你为让我再在顶峰多看几年风光而平白折损自己的寿命。】
  【……】
  【孩子,答应外祖母一件事吧。】
  【您说。】
  【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你拥有这样特殊的能力,哪怕是姬氏的这些哥哥舅舅们哪一日出了事,你也不要再犯傻为他们续命,让他们在该离开的时候离开,于你于他们而言,都是最好最正确的选择。】
  夏阳垂着头忽然就不说话了,姬氏极只是略微的愣了一瞬后,便反应了过来,微笑着温柔的摸摸她的头:“你要记住,祖母永远是对的。”
  那些话,夏阳是偷偷跟昆莫明珠说的没错,但很不巧,姬氏极正好在屋外,一不小心就全都听到了,所以他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夏阳可不知道他知道,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惊得倏地抬头就瞪着他:“你居然偷听!”
  “额……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也听到了!”
  “可我已经听到了……”
  “那就吐出……”
  “你确定让我吐出来?”姬氏极被她逗乐了:“你真的确定让我吐出来?”
  夏阳狠狠瞪了他一眼,倏地转头看向姬氏胜轶:“舅舅,他欺负我!”
  可怜的舅舅大人脑回路是正常的,早已被兄妹两人云里雾里的对话给绕晕了,但他是长辈!是姬氏的王!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全程都在但完全听不懂两个小辈在说什么!
  正硬着头皮故作淡定笑看两小辈在那里相亲相爱的时候,夏阳冷不丁就抛给他个期盼了很久的难得的完美的教训太聪明的儿子的理由……
  他当然要毫不犹豫的站起来,抬手就赏那颗聪明脑瓜子一巴掌,而后一本正色的教训:“不许欺负妹妹。”
  姬氏极当即痛得嘶哑咧嘴,又总不好跟自己老子干一架,只好斜目夏阳——阴险小人!
  “舅舅,他又瞪我!”
  “不许瞪妹妹。”
  姬氏胜轶抬手就又一巴掌抽过去,可惜姬氏极跑了……
  “你们一个两个,能不能说正事!”姬氏极无语的看着合伙坑他的一老一小,特别是姬氏胜轶——您别以为我不知道您在想什么!
  “咳……”姬氏胜轶干咳了两声,若无其事的坐下道:“嗯,说正事,我们说到哪里了。”
  夏阳张嘴就接:“说到极哥哥明天要给我做椒盐河虾,香辣小鱼干,秘制叫花鸡,水煮牛肉片,土豆烤羊排,雪菜野山笋,香菇炖鸡……”
  “对对对。”
  姬氏极无语的看着一个劲点头的姬氏胜轶——对您个头啊!明明是说到想到了什么分享一下!
  算了……
  姬氏极果断把姬氏胜轶无视掉,凑去夏阳旁边诱惑:“只要你乖乖的把你想到的说出来,想吃什么抱在哥哥身上。”
  当然,这并不是说姬氏极觉得他那统御着姬氏的老子不够英明神武,而是相比之下,他更青睐与这个半路捡回来的妹妹那与众不同的脑回路和极度敏锐的直觉,就像今晚……
  要不是她那么巧的偏偏是今晚跑摄政王府,恐怕他们至今还要被瞒在鼓里,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什么?”夏阳皱眉。
  “就是对今晚的是你的看法和想法啊……”姬氏极好想掐住她白嫩的脖子。
  “我没有想法也没有看法。”夏阳摊手:“我是大华人,最终会回大华去,西戎的可汗是谁跟我真的没有多少关系,我干嘛想那么多?”
  姬氏极扬眉:“所以你现在要连夜回大华吗?”
  “……”
  “当然,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摄政王真的真的不是傻子,你以这样的方式溜走,他肯定知道你已经有所发现,自然不可能让你带着这么大个秘密活着离开西戎。”
  “……”
  “当然啦,你们那位大华天子正忙着偷你的夏家军,又怎么可能远远这时候让你回去。”
  夏阳扁嘴,皱眉,捂耳朵:“舅舅,我讨厌他!你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吧!这样我就没他这样的哥哥了!”
  “父亲您就不要跟着妹妹胡闹了啊,父子关系可不能随便断绝,说也不能乱说,祖母知道会生气的。”
  姬氏极直接堵住了姬氏胜轶的嘴,扯开夏阳捂耳朵的手:“阳阳,别玩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跟小可汗之间有约定的可不只是我而已,你跟他也有约定!万一小可汗……”
  话到一半,噤声了。
  小可汗一直以为摄政王盯着他,是因为想扶持阿古柏,可现在看来,盯着小可汗的人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不是摄政王的人,而是老可汗的人!
  或者更准确的说,就是老可汗本人!
  为什么?
  为什么一个父亲要如此提防一个儿子?让他继位,却又不让他掌权?
  除非……
  小可汗根本不是老可汗的亲生儿子!
  可如果小可汗不是老可汗的亲生儿子,老可汗又为什么把阿古柏排除而让小可汗继位?
  难不成阿古柏也不是老可汗的亲生儿子?
  更何况,还有个热娜公主不是吗?
  夏阳用力抽回手,郁闷无比:“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当初怎么就答应你来西戎呢?”
  姬氏极毫不客气的戳穿她:“你以为西戎的事会比大华的事简单。”结果来了才发现,西戎也不比大华简单,而她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白白要多费一份心思!
  “唉……”夏阳叹气:“天色不早了,咱们各回各屋睡觉吧,明儿还要早起进宫呢。”
  姬氏极抬手制止了姬氏胜轶开口,定定的看了夏阳好一会儿,点头:“好。”
  任何事情,都不是呆在原地想破头就能想清楚的,真相更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让人捡,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还是要走出去,一步一步了解更多……
  **
  夏阳感觉自己今晚受到了惊吓,必须回去好好睡一觉压压惊,偏偏零食君还打算跟她回房……
  “你要跟我睡吗?”夏阳扬眉,凶光毕露:“有话你敢不敢干脆果断一点的直接说!”
  零食君欲哭无泪:“王妃,您果然真的又忘记了吗?今天哦不,昨天是第十天啊!您又忘了给主子写信啊!”
  夏阳眨眨眼,皱眉:“怎么这么快!你肯定记错了!”
  “您别逗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记错!是您不上心总记错……哦不,您压根就不记……”零食君被她气得都笑了,为自家远在北门关的主子默哀三秒。
  “哦……那明天再写呗,反正迟都迟了,也不在乎多迟那么几个时辰嘛你说对不对?再不然,你就让送行的人找点理由说路上耽搁了呗。”
  “这个借口您已经用了很多次了!他要还敢再用,我脑袋拧下来给您当球踢!”
  “咦?很多次了?怎么会!我明明……”
  “你明明就没有准时写过信给主子!”
  “你诬赖我!你冤枉我!我幼小而脆弱的心灵收到了一百万点的伤害,伤心欲绝血流成河,没法写信了!”
  “北王妃!您够了啊!反正每次到最后还是会写的,何必非要折磨小人呢!”
  “不折磨折磨你弄点小剧场出来,我怎么知道要给他写什么呢?”
  夏阳如此天外的一句,惊得零食君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您……您什么意思?”
  “可怜的零食君啊,难道你一直以为我每次给你们家那木头主子写的厚厚的信里的内容都是绵绵情话?”
  零食君惊愕的看着她——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夏阳潇洒一甩刘海,冲他甜甜的笑出两只可爱的小酒窝:“我之前写的,都是你的各种出糗小故事哟……嘿嘿,请问你现在什么感想?”
  “来道雷直接劈死我吧!”
  “好,我满足你的要求,这句我也会写进去的。”
  “……这……还是不要了吧……”
  万一他们家那主子为了讨好她,脑子一抽看到雷不劈他,自己动手劈他怎么办?!
  **
  第二天一早,夏阳还没进宫,就先收到了大华寄来的一大包东西和一封信。
  “其实小人昨晚就到了,只是不巧当时城门已关,小人没有特别通行证进不来,就在城外歇了一宿。”
  送东西来的是烨王府的人,叫来贵,夏阳是不认识他,不过零食君认得,夏阳就干脆让零食君先帮忙招待着。
  拆开包裹,夏阳看到的是很普通的小鱼干肉干和花茶,不过闻着都很香,夏阳忍不住捏了条小鱼干往嘴里送,发现味道比预计的还惊艳,忍不住多吃了几条,边咀嚼边拆开信看。
  信是沈妙梅写的,字迹整洁端庄,温婉而不失大气,就像她那个人。
  内容很简单,只是寻常的问候,但字里行间依旧透着一股让人舒服的亲切温和,就像一个温柔体贴而且十分周到的姐姐在与妹妹叮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