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49部分

 夏阳听着听着就打瞌睡了,好在之后的事,谁也没指望她给什么意见,或者更准确的说,她不开口他们觉得会更好——安全嘛~
  不过,小可汗却是有些看不过去了:“神女大人实在困了,不如去后宫歇会儿,等下朝了朕再派人去接你。”
  摄政王闻言皱眉,却并未说什么,又能说什么?说她去后宫太不安全?她不安全还是后宫的人不安全?
  夏阳继续瞌睡如是没听到,还是姬氏极拽了拽她提醒她,她才稀里糊涂的跟着宫人去了后宫休息。
  **
  看到刚才还睡得跟猪似的夏阳忽然窜起来,挥手之间便让西戎的几个宫人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甚至双眼还是睁着的,随行的莫伊等人都险些惊出声,好在,她们都及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你们上去个人装成我。”
  夏阳指了指床就走,一点商量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到床边的时候忽然又想到什么的停步,招手让莫伊靠近,低声交代:“热娜说不定会来找麻烦,不管什么手段,我回来之前,死也要把她挡在门外,懂吗?”
  莫伊慎重点头,也不问夏阳去哪里,只道:“您小心。”
  夏阳点头,悄然翻窗离去。
  夏阳会路痴,是因为她很多时候都懒得分方向,懒得记住路,陌生的环境下更是随性的想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并不是她真的不分东南西北……
  眼下青天白日,又刚得罪了二太后,随时可能被找麻烦被发现潜行王宫,她当然不敢浪费时间的乱晃荡。
  最快时间的寻了个隐蔽的高处俯瞰王宫,把看到的王宫的轮廓与姬氏极之前给她看过的王宫地图重叠,定位出大太后宫殿所在,立刻移动潜行过去。
  大太后的宫殿非常安静。
  哪怕宫人无数,忙碌的走来走去,也并未发出什么声音。
  大太后此时已经换了身轻便的丝绸裙子,慵懒的靠在窗边的竹摇椅里,静静的望着碧蓝如水洗过一般的天空,出神的不知在想什么。
  很突兀的眼前一花,她面前就多了个人……
  大太后着实吓了一大跳,面色都变了,但并没有惊慌失措的尖叫出声,只是本能的捂住了失控狂跳的心脏。
  看清来人是谁,她惊愕得两眼瞪大,而后才迟钝的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倏地转头去看伴在身后打扇的宫人,惊见她们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立在哪里,两眼都还是睁着的……
  要不是打扇的动作僵停在半空,根本就看不出来她们此刻是失去知觉的!
  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短暂的错愕和震惊之后,大太后便又淡定了下来,微笑着由衷赞叹:“神女大人好本事。”
  夏阳却劈头盖脸一点准备都不给的忽然问:“小可汗是谁的儿子?”
  大太后哪里会想到夏阳会问出这么个问题来,猝不及防间面色就不由的变了一变,随后很快就又恢复了过来,并沉颜厉色:“神女大人这话……”
  “我知道老可汗还活着,还知道他现在就躲在摄政王府里。”夏阳又道。
  实在是夏阳的话一句一句太劲爆,哪怕是大太后已经有所准备,也还是不由自主的惊住了声。
  “隐私这种东西知道得越多陷得越深命越短,我其实真没有多大的兴趣知道,你完全可以不说。”夏阳说罢,当真转身就走,一点都不眷恋。
  不知为何,大太后却就是感觉到了,夏阳并不是闲的蛋疼的特地跑来吓唬她,而是真的没有兴趣了,并且,一旦夏阳这么离开后,她将再没有跟夏阳谈合作谈条件的资格,而夏阳,很有可能就此直接撕毁与小可汗之间的协议,并连带的,姬氏极也一样……
  夏阳于大太后而言,不过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而已,但大太后又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不能把这个半大的孩子真的当个孩子看待,甚至,不能当成一般人看待!
  “铁勒。”
  短短的两个字,很成功的挽留住了夏阳,并把她惊到了。
  但同样,夏阳只是短暂的惊愕之后,便淡定了:“原来如此。”
  她太过镇定了,反而让大太后更加难堪尴尬,不禁苦笑不已:“大华千金小姐们的心脏都是你这样强壮的吗?”
  “我以为很明显的,我是个特例。”夏阳脸不红气不喘道。
  大太后略微的愣了一愣后,笑了,岁月虽无情的在她脸上刻画了许多痕迹,却依旧掩不尽那曾经的风华韵色,端华大气:“你有一双漂亮干净的眼睛,是个非常好的孩子,你母亲虽然命薄了些,但依旧是个有福气的。”
  “就算你拍马屁拍到了我母亲那里去,我也不会为小可汗卖命。”夏阳淡淡道:“我是大华汉人,哪怕我的身上确实流着姬氏的血液,我的家也依旧还是在大华。”
  大太后并未被她的冷淡态度和不客气的言辞打击到,笑容依旧和蔼宽容,像个温柔的长辈:“你不问别的了吗?”
  夏阳也不跟她客气,张嘴就又问:“你这身病是自己弄出来的,还是老可汗逼出来的?”
  大太后面色又不受控制的变了变,着实再也忍不住的又仔细多打量了夏阳两眼。
  “我明白了。”
  自己还没回答,却听到夏阳张嘴就来这么一句,大太后不禁错愕,可跟着就又听到夏阳说:“我走了,回见。”
  说着便走过来,从大太后身后打扇的两侍女身上拔出两根细针,而后才跃窗离去。
  大太后怔怔回神,哭笑不得——到头来,她竟然还是被那孩子诈了啊……
  夏阳避开层层巡逻回到为她安排的那间房间的时候,热娜公主果真来了,正在闹,并已经把莫伊等人给打伤了。
  “既然她们这么不识抬举,干脆打死算了。”
  夏阳爬窗进房间的时候,正好听到热娜公主气愤又嚣张的声音:“南一,别再犹豫了,直接打死她们!天塌下来有本公主替你顶着,你怕什么!”
  “可,可是神女大人……”对夏阳,南一还是有很强烈的心理阴影的。
  “神女什么神女!不过是个杂血跟汉人生的杂种而已!被愚钝的百姓捧那么几天,就真把自己当双子河神女儿无法无天了,哼!本公主今天就要让她长长记性,记清楚西戎到底是谁家的天下!”热娜公主言辞之间充满不削以及愤怒。
  她母后是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在朝堂珠帘后坐稳的位子,却被那杂种一句话剥夺了所有……这口气,她说什么也咽不下去!
  然而,虽然她话说得那么简单粗暴而且坚定,但南一还是忧心忡忡不敢真的把莫伊等人往死里打——万一神女又动怒了怎么办?阿美小姐都扛不住啊,她不过一个小小的侍女,怎么扛得住?
  “没用的东西!”
  热娜公主忍无可忍,一把推开南一,抢了另一个侍女手中的鞭子,抬手就抽向了莫伊。
  不想,已经伤痕累累的莫伊却侧身一躲就抓住了她挥出的鞭子,面无表情冷漠道:“热娜公主,奴婢奉劝你一句,真的最好不要欺人太甚!”
  热娜完全没有想到,在南一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莫伊竟然能这么轻易的接住自己的鞭子,顿时有些下不来台,沉着脸用力扯,却没能将鞭子扯回来,小脸更加滚烫了,恼羞成怒抬脚就踢了过去:“下贱胚子,本公主的鞭子也是你啊——”
  话没说完,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一只脚伸出来,直接迎上热娜踢向莫伊的脚……
  莫伊趁机放手。
  热娜就那么应声倒飞了出去。
  好在南一反应快,手疾眼快一把接住了热娜,不然,热娜保不准就要去贴墙或者贴地,但即便如此,南一也还是连带着退了好几步,而热娜则头晕眼花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
  南一短暂的惊愕之后,如是看怪物一般惊恐的看着夏阳,带着热娜本能后退——不管神女到底有没有神力,单凭个人功力而言,她不是神女的对手!远远不是!
  面对危险,人的本能就是后退,回避。
  但热娜并没有这个认知!
  总算缓过劲来的她看清踢她的是谁后,怒气更甚,一把挣脱南一就大步向夏阳冲了过去:“臭杂种!竟然敢踢我!谁给你的权利!”
  “你……”
  莫伊等人见夏阳平安回来了,放心不好,胆子也大了起来,听热娜堂堂公主竟然嘴巴这么不干净,气得张嘴就要反驳回去,却被夏阳拦住了。
  夏阳一脸好脾气的笑着哄她们:“别气别气,狗咬你一口,你还非要咬一口回去不成?那岂不是说你们也跟狗一样?”
  热娜反应过来,气得爆炸:“死杂种!你说谁是狗!”
  夏阳却不理她,转头就与莫伊等人道:“来来来,都把受伤的地方指我看看,顺便告诉我是谁打的你们,我一会儿也好一起帮你们把仇报干净。”
  南一等人面色瞬变,而莫伊等人却是跟夏阳久了也被她污染了思想,叫她们把受伤的地方指出来告诉她,她们还真这么干了,并把南一一群人都指控了。
  直接被无视的热娜气极,抬手就一鞭子抽向夏阳……
  啪!
  竟然抽中了!
  抽中的还是夏阳的脸!
  她白皙透红的脸颊刹那间就多了条狰狞的血痕,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给人一种痛到骨子的感觉,看起来触目惊心,惊呆了所有人。
  最呆的,还是热娜,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一鞭子竟然真的能抽中夏阳,一时之间都不禁呆掉了……
  夏阳又不是铜皮铁骨,硬生生挨了那么一下,怎么可能不疼?简直疼得呲牙咧嘴眉头直抖。
  可她却笑了……
  南一被那笑吓得毛骨悚然,却是一激灵瞬间反应过来,扑向热娜的同时惊呼:“公主小心!”
  可惜还是迟了!
  南一声起的瞬间,热娜已经被夏阳一脚踢中了,并且,这一次她来不及接住倒飞出去的热娜,只能眼睁睁看着热娜狠狠的结实的撞在坚硬的墙上,发出第二声痛叫,砰一声摔在地上……
  二太后闻讯赶到的时候,小可汗姬氏极等人也匆匆赶到了。
  “哇——”
  夏阳先声夺人,哭嗓一扯就惊天动地,不待众人看清楚情况就一扎子扑进了姬氏极怀里,哭得撕心裂肺:“极哥哥你怎么才来啊?你看你看你看我的脸,我毁容了!我以后都没脸见人了哇……”
  姬氏极压着一肚子纳闷低头一看,俊美的脸庞瞬间阴沉似索命修罗:“怎么回事?谁干的?”
  莫伊等人一改先前的坚韧不屈,期期艾艾的倒做一堆,身上的衣服破的破松的松,头发一个比一个凌乱,内伤外伤一个比一个严重,狼别不已。
  听到姬氏极这么问,酝酿了半天也没成功挤出眼泪的莫伊只好挤个弱声道:“是……是热……热娜公主……”
  二太后一听就火了:“胡说八道!热娜都重伤晕过去了!”御医低声在耳边说了一句,惊得她面色大变,脱口而出:“什么?内出血?肋骨还断了四根!”
  那御医怯懦往后退:“头……头部也……也受到了不轻的撞击,恐……恐有淤血……”
  二太后一听,面色瞬间苍白如纸:“会怎么样?”
  那御医支支吾吾,不敢说。
  二太后却懂了,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的趔趄了下,但到底是在宫里摸爬滚打了将近二十年的人,很快又暂时的镇定下来,转眸一横瞪向南一等人:“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这才将视线移向南一等人,也才发现,南一等人竟然好得出奇,哪怕受伤,也不过是轻伤,而南一更是毫发无伤!
  本就跪在那里的南一等人慌忙疯狂的磕头,七嘴八舌道:“二太后饶命,饶命,热娜公主听说您……就非要来找神女大人的理论清楚……”
  一群人各说各的,简直乱七八糟,倒是有两个特别机灵避重着轻的挑着热娜有利的话说,奈何说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不小心,竟然就把实话给抖落了出来,还把那两个聪明机灵的声音给淹没了去……
  二太后不听还好,一听简直要气出二度重内伤——她当初怎么就给热娜找了这么群蠢货做侍女!
  可她想挽救也来不及了……
  姬氏极阴冷的沉声已经传来:“热娜公主,呵呵,好极了!”冷冷瞥了气愤欲言的二太后一眼,转头就与小可汗道:“既然王室并不需要我妹妹这个神女,那我带她回姬氏去了,姬氏的百姓还巴不得她长留姬氏,不用送!”
  “咦?诶?热娜闯的祸关朕什么事啊?”小可汗一脸懵逼,眼见姬氏极抱起从头到尾捂脸痛哭的夏阳说走就走,急了:“姬氏极!你给朕站住!朕给你一个交代啊!”
  二太后一听,气得差点没倒仰:“可汗!您可是西戎的君主!怎么能如此不要脸面的去求一个臣子!你要拿出威严来!”
  “你给朕闭嘴吧!”
  眼见姬氏极抱着夏阳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小可汗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二太后就骂:“你母女二人倒是威严了,可结果呢!一个在朝堂上把神女给气坏了!一个竟然还把身体不适需要休息的神女给打了!还打的脸!你就等着吧!等着外面的百姓看到神女脸上那么长一条见血的鞭痕时怎么跟你母女两闹!朕等着看你母女二人怎么个威严法解决这件事!”
  说罢,也怒气冲冲的走了。
  “摄政王,你看这孩子……”二太后气得不轻,却不忘拉助力,可惜……
  摄政王面无表情瞥了不省人事还没来得及送走的热娜一眼,淡淡打断她的话道:“无论多大,可汗就是可汗,二太后不要再忘了。”
  说完,也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可汗走了,摄政王也走了,同行而来的群臣自然也不好多留,纷纷尾随摄政王之后匆匆离开。
  谁也没有注意到,赞布王临走前与二太后交换了个眼神……
  **
  摄政王转身出后宫的时候,便命了人去追姬氏极,务必在姬氏极出宫之前把他拦住,可惜……
  “神女大人一直哭,极王子根本听不进小人的劝,火铳队也不敢真冲他们开枪……”于是,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宫去了:“坐的还是来时那辆马车……”
  前面也不算出乎摄政王的意料,所以他面色虽不好,但也并没有太差,可最后那一句实在……
  纵然是他,也不禁面目一阵扭曲,露出个怪异的表情来。
  不过,也只是转念的功夫,他便又恢复了,可开口,却颇有那么几分感慨:“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算了……”
  何况……
  或许,也并不是坏事!
  **
  不出所料,四面轻纱根本遮不住夏阳脸上血红的鞭痕以及哭得红肿的双眼,何况,出宫的时候,她也并没有停下眼泪……
  守在宫外的百姓震惊了,哗然了,愤怒了,纷纷高声追问夏阳为什么在哭,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很抱歉,我没能保护好神女……”
  姬氏极声音不高,却很有贯穿力,长长望不到头的整条街都能听到:“更抱歉,我必须把神女带回姬氏去了,因为她在是西戎的神女之前,还是我的妹妹!而这里,却有人容不下她!不但辱骂她是杂种!还威胁她的性命!”
  “是谁?是谁竟然辱骂我们的神女大人!”
  “对啊,是谁!到底是谁不但辱骂我们的神女!还要威胁她的性命!”
  “神女大人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会被如此对待!到底是哪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信仰之威,堪称无敌。
  不过短短几句话,亦能将民愤掀起,而后推向巅峰。
  民愤进入白热化,眼看就要失控的时候,夏阳撩起了马车的轻纱……
  没了轻纱遮掩,夏阳白皙的脸上鞭伤更加刺目,笔直的扎进一双双眼里,刺得人眼都跟着生疼。
  “神女大人,是不是很疼?”
  “神女大人,我这里有药膏,效果很好,您拿去用。”
  “神女大人,到底是谁打的您,您告诉我,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为您去讨一个公道!”
  “对!我们为您讨公道!”
  “求您不要走!”
  呐喊,祈求,层层叠叠,排山倒海一般扑面而来……
  夏阳有点心虚。
  可她又太清楚,这个时候心软不得,一心软,将万功溃散,牺牲的,将远比当下所能看到的还要多,多得多,而她……
  很有可能会回不去大华!
  那个世界的家已经回不去了……
  大华的家就必须要回去!
  何况……
  战王老祖宗的时间已经不多,她不赶在那之前回去送他最后一程,怎对得起他这几年的诚心庇护?
  所以……
  抱歉了,西戎的百姓们啊,我只能利用你们一下你们的虔诚你们的善良,但我保证,我会用另外的方式回报补偿你们的!
  夏阳默默的道了一声歉后,忍着脸疼,堆出一脸灿烂的笑容:“你们不要这样,真的。”
  她一开口,百姓们就很默契的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听她一个人说。
  “你们这样我会不安的,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怎么能为了另一个人说豁出性命就豁出性命呢?你们的父母把你们养育这么大多不容易,要是被他们知道,会伤心的,双子河神也会伤心的。”
  “你们不要挤,小心孩子,别把孩子们吓到了……”
  “我没事的,真的没事,药你们留着用吧,我不用药最多也只是留疤毁容而已,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反正我也已经嫁人了嘛,可你们留在身边却说不准哪天是能保命的……”
  “最后就是……”
  “很抱歉,我要回姬氏去了……或许,还直接回大华去……”
  百姓一听,忍不住了:“为什么?神女大人,您为什么要走?您不要我们了吗?”
  “不!即便我在大华,我也会每日都为你们祈福的,只是……”夏阳笑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慢慢的,眼底的惶恐浮现,而后,忽的向众人弯腰深鞠躬,泪如雨下:“请原谅我的胆小和怯懦,请原谅我虽为神女却依旧只是肉体凡胎,请原谅我也会受伤会流血会……死……请原谅我也怕……死……”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请你们为了父母家人都好好的珍重自己的生命,不要问我到底是谁威胁了我,真的不要问……”
  说完,夏阳便又掩面缩回马车去了,并把整张脸埋在了自己的膝盖里,一点点都不再往外透。
  然而……
  民愤并未因此就压了下去,甚至越演越烈。
  也不知谁高呼了一声:“神女是在宫里收的伤,宫里的人肯定知道!走,我们去问宫里的人,问可汗!”
  “对!问可汗!”
  “走!”
  一呼百应,百姓潮水一般涌向了王宫。
  谁也没有注意到,人群里,一个面容冷艳的汉人少年捂着自己的心口,面色怪异的看着马车里那蜷成一团不露脸的夏阳……
  
【113】五年之内必
  
  【重生113】
  不出夏阳所料,她前脚才回到姬氏驿站,柳明月后脚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他是在后门求见的。
  因为前面实在挤了太多太多的西戎百姓。
  他不傻,再不清楚情况也不至于不懂看形势,不至于想不到这个时候还正门找她纯粹是在给她制造更大的麻烦,而她,可能为此就直接不见他了!
  虽然……
  看她之前的反应,很有可能本就不想见他……
  忐忑紧张的等待中,去通报的人很快回来了:“柳公子里面请。”
  事情远没有他原本预想的那么复杂,柳明月不禁有些错愕,但转念一想便又释然了——她从来就不是无情的人,不是吗?
  敛着内心的激动和狂喜,他礼貌的与那人道谢便尾随进门去。
  西戎的建筑与大华有着很大的不同,尤其像姬氏这样豪门大族的屋子更为突出,哪怕这里只不过是间歇脚的驿站,也依旧建成了豪华的圆顶宫殿,占地非常宽敞,虽与大华公侯府邸那种精致别致不能相提并论,却也别有异域风情,处处都是新奇的风景……
  可惜,柳明月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
  越往宫殿深处走,他面色越微妙,好几次不由自主的抚上心口,时而神色怪异的看向一些方向,每一次看的方向都不同……
  “那个……”终于,他忍不住的开了口:“夏阳哦不……神女真的在前面吗?”
  引路的人奇怪的回头看了他一眼,点头:“当然。怎么了?”
  柳明月摇了摇头:“没事……”
  眉头却皱了起来。
  又走了一阵,终于来到一个小花园里,可花园凉亭里坐着喂小猴子的人,却根本不是夏阳,也不见夏阳的踪影。
  引路的人略微的怔了一怔,而后便又释然了——或许神女大人刚刚走开了呢?再说了,这些事也不是他可以过问的。
  默默退下。
  姬氏极这才转头看了面色奇妙的柳明月一眼,而后便又别开了,神色淡淡的也不招呼他过去坐:“阳阳说让你自己去找她。”
  声落,余光就见柳明月转头一掠便消失在了原地。
  抿了抿唇,已经成年多年的哥哥大人还是忍不住气愤的与小金抱怨:“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一个比一个没有礼貌!还特么都是礼仪之邦来的呢,结果还不如……”
  话没说完,眨眼就跑没影的柳明月竟然又回来了,不知是紧张的还是怎么,气息略微有些紧,抱拳就冲牢马蚤中的姬氏极就是一鞠:“多谢极王子。”
  说罢,转头又跑了。
  一人一猴坐在凉亭里看着那个方向眨了好一会儿眼,那人才道:“小伙子长得不错,也比那个谁脾气好还有礼貌……小金,你怎么看?”
  小金直接给他一个白眼,默默的抱走他手里已经剥好皮的香蕉肉,把皮留给他……
  **
  柳明月在另一个小花园里找到的夏阳,但……
  他却已经快速的在这个驿站宫殿里转了一大圈。
  如是,被什么东西牵引向导着一样,在驿站里转来转去,而后,来到了这个小花园。
  那种感觉……
  很诡异,但确是事实!
  所有再见的狂喜,都瞬间被这个诡异而可怕的事实淹没,让他甚至不敢真正的走近她。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发现了?”
  夏阳回过头来笑望着他问,却忘了脸上有道来不及处理的鞭伤,一笑就抽疼,疼得她眉头直抖面目扭曲。
  但疼也有疼的好处……
  脸疼了,那些不规矩的东西,也就规矩了。
  可那道伤痕,却刺痛了柳明月的眼,甚至直达他的心:“所以……你是故意受伤的吗?就为了……为了……不靠近我?”
  夏阳仔细想了想,摇头道:“也不全是。”
  那也就还是了……
  柳明月抿唇,皱眉,心慌意燥。
  他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一种诡异的意识,在不停的不停的催促他往她那边去,就如同指挥着他在这个陌生的宫殿里准确的追着她跑,准确的找到她的位置一样!
  可……
  他的理智又还在,并不停的在提醒他,不能过去,不能过去,因为事情太诡异了,太让他无法理解了!
  他是喜欢阳阳,没错。
  哪怕明知道她有未婚夫,哪怕明知道她的未婚夫是多么难以撼动的存在,哪怕后来,他甚至听到了她已经嫁人的消息,他也还是喜欢她……
  非常非常的喜欢!
  越来越喜欢!
  为了再次相见时能让她刮目相看,他这两年没少受苦!
  可……
  他不傻!
  脑子也清楚得很!
  他至少还知道,就算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出现这么诡异的情况——在一定范围内,他居然能清楚的感应到她位置!
  这太玄幻了……
  玄幻得让他都不禁有些可怕,惊慌伴着一股不知哪来的火气直冲而上,他脱口而出质问她:“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你果然不知道。”
  夏阳叹气:“可不管如何都麻烦你先冷静一点好吗?我跟你已经一年不见了,不管是怎么回事,都明显不关我的事。”
  柳明月怔了一怔,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有多差劲,忙道:“对不起阳阳,我……我不是在跟你生气,而是……事情发生得太忽然,也太奇怪,我……”
  “我明白。”
  夏阳平淡的打断他,可语气再冷淡,于他而言也依旧奇妙的有安抚作用,让他心安,令他心宁。
  柳明月不由的就笑了起来,心防一泄,就不由自主的向她走去。
  他喜欢夏阳,被她吸引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况他们已经一年不见了,看到她就在那里,向她走去也是无比自然的事情……
  至少他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可夏阳却面色一变,往后退,声音里带着一丝轻颤:“你,你别过来。”
  柳明月向她而去的步伐顿时僵住,一同僵掉的还有脸上的笑,但也同时,理智回来了。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夏阳有点语无伦次了,如果换一个人,她还真可以理直气壮的装傻充愣,甚至凶恶驱逐,可柳明月……
  她和他之间,非要分一个对错的话,似乎,好像,先错的那一个是她!
  因为一开始先招惹对方的,真的是她。
  可那时候,大家都还是孩子啊不是吗?
  她才十岁!
  他才十一岁!
  而且那时候的他也还是柳家的“小姐”!
  虽然她后来也发现了他的秘密,可她是一个冒牌的孩子,灵魂来自一个男女平等思想完全不跟这个世界同步的世界,并且已经成年了,又怎么可能会去主动预防和防备自己会被那么一个才十一岁的孩子喜欢上?
  她再自恋,也没到那个程度。
  可事实却是,他喜欢上了她。
  虽然当她发现他有那心思的时候,她就疏远他了啊……
  虽然当她发现他变成那老头的徒弟的时候,她就躲着他了啊……
  可都没有成功。
  而他,却在那个时候忽然的主动的,离开了帝都离开了她。
  她是老夏家最不守规矩的孩子,每天除了吃和睡,什么都能往后脑勺上甩,不记得的事情实在多了去了,哪里还想得起什么老规矩,哪里还想得起什么阴阳功法,所以他主动离开的时候,她还偷偷的乐了一把,却怎么也没想到……
  那死老头居然不声不响的就阴了她!
  不但阴了她,还坑了他!
  然而事情如今已经成了定局,她都不愿意自废功法,却又怎么好意思去让柳明月废功法?
  “阳阳,别说了……”
  柳明月比她更怕听到他不愿意听到的话:“你……还是跟我说说我们之间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夏阳叹气,她是真不知道那老头算是她什么人:“我只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师出同门了,而你练的功法和我练的功法,是相对应的……”
  这种事,瞒着没用,也瞒不住,甚至想不尴尬都不可能,所以只能实话实说,包括她所知的,这套功法本来应该是夫妻练的……
  柳明月听得很认真,然后很错愕很震惊,也分不清楚是因为刺激还是因为高兴,反正心脏失了控的狂跳:“你……你说的是真的?”
  夏阳很无奈:“我有必要骗你吗?”
  柳明月摇了摇头,而后就不由自主的笑了,傻笑,偏属于冷艳的面孔浮现出淡淡的绯红……
  夏阳却被他那个表情吓到了,也分不清楚是在说服他还是在说服自己,在心脏被动失控前急声高尖就叫:“我不喜欢你!我最多也只能把你当成姐姐哦不,当成哥哥一样喜欢!”
  柳明月的笑,又僵住了,面色甚至变得很难看,却不知道该说“我不可能做你姐姐”,还是说“我不要做你哥哥”。
  深吸一口气:“阳阳,我之前被当女儿养是因为……”
  “我不想知道。”夏阳干脆直接捂上耳朵:“你的秘密是你的秘密,就算你要说,也应该去告诉你应该告诉的那个人,而那个人不是我!不应该是我也不可能是我!”
  “为什么!”柳明月激动起来:“我明明那么喜欢……”
  “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吗?”
  夏阳捂住了耳朵,却还是能根据他的唇形分辨出他在说什么:“那么喜欢你的那些人你为什么不去喜欢他们?你这想法明显不对!”
  柳明月气得面色发青,却无言以对。
  当然,他要是能再冲动一点,能再自私一点,能再不顾她的感受一点,他就能理直气壮的说——这是师父安排的!他老人家也认为我比起李旭来更能给你幸福!
  可惜……
  他有冲动,但更理智!
  他可以自私,却无法不顾她的感受!
  哪怕其实,他现在非常讨厌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理智,非常讨厌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要顾及她的感受……
  夏阳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忍让,也不忍去伤害他:“以免造成可怕的后果,你走吧……走得远远的……这辈子都不要……”
  “那是不可能的!”
  柳明月失控的夹杂火气沉喝了一句后,面色慢慢的又缓和了下来,看着夏阳,终是不忍:“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师父在很久之前就为你和李旭批过八字!他说你和李旭确实有夫妻缘分没错,但很短!非常短!五年内你和他肯定和离!”
  夏阳错愕的瞪大眼——死老头还是个半仙?雾草!
  额……
  不对!
  “他凭什么说我和李旭五年内肯定和离!”
  看到她横眉怒目,也感受得到夏阳的气愤,柳明月短暂的错愕之后,脱口而出:“你喜欢他?”
  夏阳眨了眨眼,略微的懵逼之后,大声反问:“他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