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53部分

是谁教她的,非废了他(她)不可!”
  抬手就要把那第五张给烧了,可想了想,又留了下来。
  余光瞥向第六张,抿唇好一会儿,还是拿起放在蜡烛上面烤一烤,果然看到前半部分还是第五张的后续,而后……
  【你好色啊!居!然!全!程!看!完!】
  李旭嘴角一抽——你还写了呢!
  【孩子,你思想怎么能这么龌蹉呢?】
  李旭嘴角再抽:“叫谁孩子!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人写……那种东西!还鸳鸯交颈舞眉黛羞频聚!我还想问你是在哪看到……”
  该死的!
  她不会跑青楼去玩了吧?
  姬氏极长没长脑子竟然放她去那种地方!
  还有!
  她看到了多少!
  是哪个男人露给她看了!
  越想越火大,李旭咬牙切齿的继续往下看——【公马和母马不这样那样怎么生小马!】
  公马?
  母马?
  【不是公马母马难道还是男人女人?】
  【你思想怎么这么龌蹉呢?】
  【我这么纯洁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去看那种事情!】
  【想歪的你还不快去面壁!】
  李旭:“……这么纯洁善良的你竟然跑去看马……”
  话到一半,闭嘴了,然后又生气了,然后又无奈的笑了,然后伸手拿起第五张,眯了眯眸:“小没良心的,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天赋啊,不错,不错……”
  **
  西戎,王城。
  夏阳没来由的一股恶寒,神经质的左顾右盼,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却还是不放心的伸脖子压着声音问姬氏极:“极哥哥,有没有人不怀好意的盯着我?”
  姬氏极莫名其妙的瞥了她一眼,环顾一周后很肯定的回答她:“没有。”又怎么可能还有呢?
  老可汗死了就算了,大太后竟然也薨了,摄政王憋了十几年的火气直接就转向了二太后和赞布王。
  如今正是大太后大丧,而热娜公主并非老可汗亲生骨肉的事情却被抖搂了出来,被人直指是赞布王已故之子赞布悍的骨肉,当年二太后是如何跟他勾搭上并怀上热娜这个野种的始末详详细细,让人不信都不行……
  二太后和赞布王直接被控制调查,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来算计她?
  赞布正闹内乱,索朗王有索朗穆说服,昆莫王就是昆莫明珠,周戎王是小可汗的外祖,姬氏王是她舅舅……于是,西戎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寻她不痛快?
  早忘了给某人写过一封香喷热辣的信的某阳皱了皱眉,又问姬氏极:“赞布阿美兄妹呢?赞布王到底把他们藏哪里去了?”
  说起这个姬氏极也终于有些面色凝重起来,迟疑了会儿,道:“其实我担心,他早就把他们送去了大华……”
  两国打不起来了,大华也就成了安全的地方,不论是其他四王哪一个报复,都不能伸手进大华,而大华,夏阳终是要回去的……
  夏阳撇撇嘴:“遇上再说吧。”
  姬氏极没好气的斜目她:“小心驶得万年船,别再西戎大风大浪没翻,回了大华翻阴沟。”
  “你太阳的,居然诅咒我!我要回去告诉外祖母!告诉舅舅!”
  “除了告状,你还会什么!”
  “吃!睡!玩!”
  “……你走快点,我不认识你!”
  “你滚!明明是你跟着我!”
  “要不是你非要周游西戎各地赐什么鬼福,你以为我真乐意跟着你啊!”
  “话说回来,魁哥哥什么时候出嫁?”
  “你不觉得你转移话题太快了吗?还有!阿魁应该是娶额……”昆莫宝珠现在是昆莫的女王啊,就算她愿意,她那些叔叔也不允许她出嫁,除非她交出王位,不然,阿魁好像就真的只能嫁……不对:“那叫入赘!出嫁什么出嫁!他听到还不得气个半死。”
  “他敢生气,我就怂恿宝珠嫂嫂不娶他!”
  “……虽然笨了点脾气差了点,但好歹都是你哥啊……”
  “所以啊,你最好讨好我,不然,我一定会清清楚楚记下来的,方便日后怂恿未来的嫂嫂经常离家出走!”
  “……我真的不认识你!”
  “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好!”
  “……”
  **
  夏阳又回到了索朗,并且一呆就是两个月,短短时间内脚步却可以说得上是踏遍了索朗的每一寸土地,并借着神女之便,不断的灌输索朗民众一个理念——
  沙漠和戈壁其实是可以治理的,虽然付出的时间和人力与收获不能成正比,但考虑更长远的可持续发展,为了子孙后代,治理才是真正的根本!
  并说服索朗王与姬氏胜轶坐下来深谈了一次,达成了很多协议,其中一条,就是姬氏定时定量的低价供应索朗一定的药材,
  “二太后和赞布王被处死了,赞布一族被驱逐,赞布改为拓宇,由拓宇王统御。”姬氏极带来最新的消息:“拓宇王亲自来请你去拓宇做客。”
  “拓宇……”夏阳皱了皱眉,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西戎的姓氏真……靠!自己有手有脚,干嘛抢我的茶!”
  姬氏极端走她刚到好的茶,笑着正要说话,却忽然听到了哧哧的细声……
  好好的茶杯,竟然说裂就裂,茶水顺着裂缝迅速流干!
  夏阳怔了一怔,哈哈大笑,而后又忽的停了下来,面色难看的与同样面色难看的姬氏极大眼瞪小眼。
  姬氏极抬起手来,慢慢的摸向自己的心口:“我的心刚刚……”
  “你,你别急,可,可能只是太累了想多了,说起来我们最近一直跑一直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编不下去的夏阳倏地站起来,红着眼道:“我们回姬氏吧。”
  她比谁都清楚昆莫明珠还有多少日子,可她还是不断的催眠自己忘掉忘掉忘掉,因为她害怕,害怕亲眼看到又一个熟悉亲近的人离她而去……
  可惜,自欺欺人是愚蠢的,根本没有用!
  回过神来的姬氏极心疼的摸摸她的头:“看你吓的,茶杯其实是被我捏的。”
  当然不是的……
  他也知道她不会信,只是……
  比起哭,她更适合笑。
  “我们回去吧……”夏阳低着头,拽着他的袖子:“我保证,我不插手姬氏的事,我会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回去吧……”
  昆莫明珠一走,姬氏昂就会和姬氏胜轶打起来……
  甚至可能是在丧礼上打起来!
  姬氏昂是没有胜算的,他从计划抢李芷妍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输了,可她终究是要回大华的,而李芷妍,终究是大华的公主,李旭同父异母的妹妹!
  若是李芷妍死在了这场械斗中,她就永远也别想撇清楚……
  可若是李芷妍不死,肯定会恨死她,甚至可能回大华折腾她……
  索朗穆陪着父亲招待拓宇王,半天不见姬氏极把夏阳带来,只好亲自跑一趟,却不想,一进门就看到兄妹两人靠得很近很近,姬氏极摸着她的头,她拽着姬氏极的袖子。
  脸瞬间又黑又沉:“大白天的,你们在干什么!”
  并大步过去,伸手要将两人分开……
  姬氏极却搂着夏阳一转,直接往外走:“我们有事先回姬氏。”
  索朗穆皱眉看了看手背那滴还烫人的眼泪,大步追出去:“出什么事了?”
  回应他的,是头也不回的背影。
  索朗穆黑着脸想追上去,猛然想起拓宇王还在,扭头交代洛奇:“去跟拓宇王说一声,姬氏可能出事了,神女和极王子要回姬氏,暂不能去拓宇做客。”
  说罢,大步追了上去。
  **
  砰!
  费心熬了好几个时辰的滚烫鸡汤被姬氏昂狠狠摔在了地上,一把揪住吓得琴瑟的李芷妍:“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你竟然还敢对祖母……”
  下毒!
  李芷妍面色苍白的捂着已经六个月的肚子:“你,你这样会吓到孩子的!”
  “你……”
  姬氏昂咬牙切齿,举起对准她脸的拳头啪啪作响,最终还是用力放了下去,一把将她推向她身后的侍女:“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捏死你的!”
  听到威胁,李芷妍反而松了口气。
  姬氏昂这个人,粗鲁,爆脾气,浑身上下的缺点数都数不过来,可他却有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优点——他喜欢孩子!尤其喜欢血脉正统的孩子!
  可这……
  到了李芷妍手里,就成了他致命的弱点!
  T
  
【118】回大华
  
  昆莫明珠最近的状况越来越糟糕,只能进些汤汤水水,每天醒着的时间更是越来越少……
  即便不是大夫也看得出来,她的大限将至。
  除了姬氏极和夏阳还没到外,她的儿孙算是已经回来齐了,包括一向不愿意回来的姬氏昂。
  “祖母,您渴吗?要不要喝水?”
  守在床边姬氏烈第一时间发现昆莫明珠醒了过来,忙凑过去轻轻的问。
  “是小烈啊……”
  昆莫明珠迟钝的反应过来,一脸和蔼慈祥的笑,却答非所问:“我又梦到你阿依姑姑和古丽姑姑了,她们都好美呀,就像镜湖里的月亮,镜湖畔的花儿……”
  姬氏烈抿了抿唇,挤出笑来:“祖母这是想妹妹了吧?放心,伯父已经派人去接妹妹了,她很快就会回来。”
  “……阳阳啊……”昆莫明珠唇边抿出一抹笑来:“她是个好孩子,你们可不要欺负她。”
  “我们就这么一个妹妹,还又漂亮又可爱,怎么能欺负她呢?”姬氏烈抖动着唇笑:“她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哦,想起来了……谁欺负她,我们兄弟几个拉上家伙组团去揍他丫的。”
  昆莫明珠忍不住也笑出声来:“对对对,就是这么说的,呵,是个精神旺盛的小捣蛋儿……”
  “阿烈弟弟说什么呢,把祖母逗得这么开心。”
  李芷妍满面堆笑的扶着肚子走进毡房,身后跟着姬氏昂。
  姬氏昂抿唇不语,面色有些奇怪,似乎心情非常不好,但手里端着个托盘,盘上有只炖盅和一只碗,盅里的热汤还在冒热气……
  阿碧和阿沁略微的惊讶过后,低下头去,面色同时都慢慢的往下沉。
  姬氏烈皱眉看了李芷妍和姬氏昂一眼,皱起眉头来。
  不论是人还是东西,都是有了比较之后,才会有好与不好之分……
  如果没有夏阳这么个妹妹,他或许会觉得李芷妍是个非常不错的汉人女子——温柔,贤淑,貌美而柔弱,会让男人一眼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保护欲。
  可惜……
  在她嫁过来之前,他们先认识了同在大华长大的夏阳这个妹妹。
  夏阳其实不是个好范例,她看起来一点也不温柔,贤淑二字用在她身上甚至都是对那两个字的侮辱,貌美,但绝对不柔弱,可是很神奇的,她反而比起李芷妍来更让人心生保护欲!
  为什么?
  因为夏阳很真实,有血有肉有脾气,她也并不是真的不温柔,只是她所有的温柔都用在了该用的地方,而贤淑这种东西,本就不是给人看的,她自也没那个必要去刻意展示给谁看。
  反观李芷妍……
  她的温柔就好像用不完一样,谁都可以给!
  她的贤淑就好像怕人不知道一样,无时不刻都在展现!
  他是凡人,不知道神仙是怎么过日子的,心胸到底有多大,他只知道凡人是怎么过日子的,心胸或许有大小之分,却肯定是有极限的,而李芷妍至今为止的表现在他看来,有些超脱凡人了。
  何况,今天的堂哥姬氏昂也很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是祖母教的,他一直谨记着,也通过无数的事实证明这话是没错的,此时此刻,心境自是微妙的,不由自主就瞥向姬氏昂端着的炖盅上。
  李芷妍生怕姬氏昂这个时候心虚露怯,浅笑着抬手就抱住了他的手:“祖母醒了正好,爷亲手给您炖了鸡汤呢,我尝了尝感觉味道还不错,您吃吃看。”
  姬氏昂余光凶狠的瞪她,没吭声。
  李芷妍急得直拧他——这死男人,当初对她都能那么狠,怎么对个死活拖着不肯死的老太婆偏偏就心软呢!
  “是吗?”昆莫明珠微笑着道:“那我可真得尝尝看。”
  “你还愣着做什么,祖母让你过去呢。”李芷妍趁机推了姬氏昂一把,眼神不断提醒“来都来了你还想退缩吗”:“别让祖母等久了。”
  阿碧阿沁低着头,把唇抿得紧紧的,心里搜刮着所有能想到的恶毒诅咒,不停的诅咒李芷妍,甚至她肚子里的孩子……
  “祖母……”
  姬氏昂慢吞吞的走到昆莫明珠床边,把姬氏烈赶开,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手生,笨拙到让李芷妍有些抓狂的盛了一碗鸡汤:“我喂您……”
  昆莫明珠温和微笑:“时间过得真快啊,仿佛昨天你还在襁褓里要人抱着,可今天,你却都已经快要当爹了。”
  姬氏昂抿唇不语,不停的在搅那碗鸡汤。
  他出生的时候,西戎还在频繁的内乱,他的母亲便是死于战祸……
  他父亲骁勇善战,是天生的领袖,但毕竟是男人,并不会带孩子,于是他被送到了祖母的屋里……
  那时候祖父还在,但祖母依旧非常忙,两个姑姑也还小,但祖母依旧把每天都不多的时间大部分都给了他,结果……
  被疏忽的两位姑姑,就那么丢了。
  当时他还太小,并不知道当时有多混乱,祖母有多伤心,但能记事起,他就被祖母寸步不离的带在身边,直到祖父去后,他的父亲也一夜暴毙……
  他气祖母相信姬氏胜轶没有害死他父亲,也气祖母让姬氏胜轶继承王位,可是,他还是爱她……
  李芷妍实在看不下去了,更怕姬氏昂这么搅啊搅的搅出破绽来,干脆伸手去抢汤碗:“行了,还是我来吧,瞧你笨手笨脚的都不知道怎么动手的好,看得人着急。”
  可是……
  也不知是她突兀的行为惊到了姬氏昂,还是姬氏昂最终还是心软了,她伸手抓到的却是一团空气,而那碗汤,砰一声摔在了地上,洒了一地。
  李芷妍躲避不及,裙摆被溅了不少汤,幸好汤已经被搅凉了,并不热,可她还是吓了一大跳:“你……你怎么不小心一点!”
  弯腰就想用手帕把地上的汤水擦掉,却被阿碧匆忙的扶住了:“少夫人,奴婢们来就好,您仔细身子。”
  李芷妍甩不开她,也不敢甩,只能心慌慌的看着阿沁把碎掉的汤碗和鸡汤收拾掉,带走……
  “怎么回事?”昆莫明珠躺在床上,只能听到声音,皱眉问道:“怎么摔了呢?有没有烫到?”
  姬氏昂硬邦邦的挤出两个字:“没有。”瞥了李芷妍一眼,又道:“你裙子溅到汤了,去换一身吧。”
  李芷妍张嘴就想拒绝,可想到阿沁带走的碎碗和吸了鸡汤的手帕,又不由的答应了下来,并顺势很自然的把剩在汤盅里的汤也一并带走了。
  姬氏烈看到了,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说什么。
  姬氏昂斜眼看向姬氏烈:“你先出去。”
  姬氏烈断然拒绝:“不行!”
  “鸡汤我已经泼掉了!”姬氏昂阴沉着脸。
  是的,没错,他进门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暴露了,因为他的反常已经被姬氏烈盯上了,因为阿碧阿沁都把头压得很低……
  他在这里长大,熟悉这里的每一个人,也自然,被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熟悉着!
  也就李芷妍那个蠢女人才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可是……
  他知道,如果他假装看不到的话,假装不知道的话,祖母哪怕明知道汤里有毒,也还是会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喝下他喂的鸡汤!
  “你还好意思说出口。”
  李芷妍走了,姬氏烈也不客气的直接一拳就砸在姬氏昂的脸上:“你对我们不满就算了,祖母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狼心狗肺到这种程度!”
  姬氏昂迟疑了下,终究是没躲,生生挨了那一拳,直接摔坐到了地上去。
  但,他拒绝再挨第二下……
  眼看兄弟二人就要打起来了,昆莫明珠叹气开口:“打什么?要打也等我死了以后再打!就这一两天了,这都忍不住了吗?”
  兄弟二人顿时停了下来。
  姬氏烈一把推开姬氏昂看向昆莫明珠:“祖母……”
  “你也出去吧。”昆莫明珠打断他的话:“阿碧,你也出去。”
  姬氏烈张了张嘴,终还是转身往外走了。
  阿碧看了姬氏昂一眼,抿唇随后跟出。
  屋里顿时只剩昆莫明珠和姬氏昂祖孙两。
  “坐。”昆莫明珠拍了拍床沿,示意姬氏昂坐下。
  姬氏昂抿了抿唇,还是坐了过去:“祖母,您什么也不要说了,王位我可以不报,但父仇不共戴天,我不能不报。”也已经那么多年,回不了头了。
  昆莫明珠只当没听到,抬起手来摸向姬氏昂的脸:“疼吗?”
  姬氏昂抿了抿唇,摇头。
  “我疼!”
  昆莫明珠没好气的掐了他一把,但掐到的却根本不是受伤的那一边,也如今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掐人:“小烈也疼,因为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他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亲兄弟!”
  姬氏昂干脆不说话了。
  昆莫明珠叹气:“我知道,我是说不动你的,要能说动也不用等到今天了,可我还是要说,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咳咳咳……”
  姬氏昂见她咳得难受,想帮她缓解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办,手足无措:“祖母您不用说了,您想说的我已经听过太多遍,可那天晚上,我是真的亲眼看到姬氏胜轶从我父亲屋里出来,而第二天发现我父亲出事的时候,姬氏胜轶却说他只是路过!您可以选择相信他,但我也有理由仇恨他!”
  昆莫明珠好气又好笑:“我是怎么教你的?亲眼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何况那天晚上天那么黑,你极有可能……”
  “不!我没有看错!绝对没有!”姬氏昂肯定道。
  昆莫明珠知道,姬氏昂早就把自己锁死在那个牛角尖里不愿出来了,只是这毕竟是她的亲孙子,她终究还是忍不住的抱着一线奢望,只是她没想到,她的奢望就那么一天一点的,养虎为患了……
  沉沉的,她悲痛的闭上了眼:“是我错了,我教错了,不应该教你认定一件事就要一直一直的走下去……”
  姬氏昂:“祖母没有教错。”
  “你走吧……”昆莫明珠疲惫道:“祖母已经挡不了你多久了,很快就会让你如愿的。”
  姬氏昂张了张嘴,最终只是跪下重重磕了几个头,什么也没说的转头出门去了,并未看到,再度陷入昏睡的昆莫明珠眼角有着淡淡的湿润……
  **
  之后两天,李芷妍都没再见过姬氏昂。
  要不是他的人说他没事,她甚至要怀疑他是不是被姬氏胜轶控制起来了。
  忐忑不安了两天,始终没听到不好的传闻,李芷妍彻底放下心来——要么就是没被发现,要么就是昆莫明珠那死老太婆果然心软,涉及到小辈名誉的问题,再严重也闭嘴不说。
  不论是哪一条,于她而言都是好消息,而更好的消息紧跟着就传来了……
  “老夫人不好了,让王子夫人们都过去。”
  李芷妍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死老太婆终于要死了!
  面上却一脸悲伤,匆匆收拾便由侍女搀扶出屋,却又忍不住想起夏阳,便问:“郡主和极王子回来了吗?”
  来报信的侍女摇头:“早几天才派了人去接,应是没有那么快的。”
  李芷妍一听暗喜,嘴上又道:“极王子和阳阳也真是的,明知道祖母身子不好,还要到处跑。”
  见那侍女抿唇也有这样的心理,不禁暗笑,开口就又道:“特别是阳阳,怎么说也是神女,都能代替双子河神以神力为百姓赐福,接受这个神谕那个神谕,却竟然不能预示祖母的身体情况,这神女当得也太……”
  那侍女皱了皱眉,借着催促抬步辇的人而打断她的话:“你们走快些呀,午饭没吃吗?”
  李芷妍抿了抿唇。
  她竟然岔开话题!
  可想想,还是算了……
  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夏阳现在还是西戎神女,百姓对她的拥戴简直像着了魔,她要说得太过分,肯定吃力不讨好。
  李芷妍住的地方离着昆莫明珠的毡房稍微有点远,匆匆赶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凌乱狂奔的马蹄声。
  “谁呀这是,不知道老夫人……”
  李芷妍不悦回头,就看到两匹高头骏马狂奔而来,眼看就要撞上来了,吓得尖叫:“啊——”
  但她的尖叫,紧跟着就被马啸声盖了过去……
  那两匹高头大马,竟然在她的步辇旁边生生刹住了,马蹄踢起的泥巴,差点没飞进她嘴里。
  “郡主!”
  “极王子!”
  惊喜的呼声,拉回了李芷妍惊飞的魂,回过神来却也只来得及看到两个进门的背影……
  李芷妍张嘴就想把夏阳叫住,可猛然想起这里是昆莫明珠的屋前,并且不久之后很有可能会有一场混战!
  虽然不愿意不甘心,却不得不承认,一旦混战开始,她缩在夏阳身边是最安全的——哪怕是被夏阳狂虐过的姬氏昂,也答应了昆莫明珠,不管如何不会把夏阳拖进去!
  她怀着姬氏昂重视的孩子,姬氏昂再不喜欢她,也还是会保护她,而姬氏胜轶他们也不可能对夏阳动手,所以她缩在夏阳身边,是最安全的……
  **
  夏阳一进门就定住了,眼泪唰一下就喷涌了出来……
  这一瞬,她相信了,西戎真的有双子河神,因为这一刻,她看到了昆莫明珠半透明着身体悬浮在半空微笑着跟她挥手!
  而实际上,昆莫明珠此时此刻明明就躺在床上!
  “怎么……”
  身后的姬氏极发现她忽然就不走了,站在那里微仰着头不知在看什么,不禁皱眉抬眸跟着看过去,然后,也惊呆了。
  他也看到了……
  还看到祖母在他抬头的那一瞬,冲他微微一笑,然后,然后就消失了……
  紧跟着,哭声突兀从床边开始,层层叠叠转瞬就炸开了,闻声过来迎夏阳和姬氏极的姬氏魁呆呆的回头看向床方向……
  “极哥哥,我们还是回来晚了……”
  夏阳哭着跪在了地上去,肩头抖得不像话:“我们还是回来晚了……”
  “不。”姬氏极蹲下身来,柔声道:“我们没回晚,我们赶上了,我们送了祖母最后一程。”
  夏阳却哭得更凶了,抱着双臂趴在地上放声大哭。
  昆莫明珠走了,在病痛的折磨下,结束了她坎坷而辉煌的一生……
  整个姬氏都在悲痛,李芷妍是唯一开心的人,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西戎是个奇特的国度,没有大华那么多讲究,再尊重死者,也还是能在葬礼上打个你死我活……
  没有任何意外,姬氏昂和姬氏胜轶就在昆莫明珠的丧礼上打了起来!
  妇孺没有参加,百姓没有参加,甚至默契的远离了灵堂……
  昆莫宝珠早就来了,还有份见证了昆莫明珠的逝去,索朗穆也是跟着夏阳和姬氏极后脚来的,但他们都选择了旁观——这毕竟是姬氏内部的事情!
  因为夏阳呆在灵堂里,所以李芷妍也呆在了灵堂里。
  “阳阳,喝点水吃点东西吧,你这么不吃不喝是不行的。”李芷妍让侍女给送来了水和食物,邀请夏阳一起食用。
  夏阳只当没听到。
  李芷妍劝了半天没用,心中气闷,也不吃了,还借口上茅房。
  去茅房前,她又点了一把香……
  回来的时候,灵堂静悄悄一点声音都没有,李芷妍不禁勾唇笑了起来,嘴上却惊讶道:“奇怪,怎么没声儿?”
  随行的侍女也很奇怪。
  “走,去看看,可别是出了什么事。”李芷妍说着,甩开侍女搀扶的手就急急忙忙去确认,确认夏阳是不是真的被掳走了。
  可是她又一次失望了……
  夏阳还好好的在灵堂里烧纸钱,而安排好趁她晕倒时将她掳走去威胁姬氏胜轶他们的人,却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李芷妍气得不行,却也只能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惊呼:“呀!这是怎么了?”
  巧玲等人恨恨的瞪着她,不说话。
  李芷妍面色略微的变了变,本能的扶住自己的大肚子,可也正是自己这个无意识的动作样她马上镇定了下来——她有护身符呢!怕什么!就算她们知道又能怎么样她!
  这么一想,她也懒得装了,大腹便便的走过去,在夏阳身边并排跪下,慢慢的往盆里添纸钱:“妹妹可真是好本事,以前我真是看走眼了,难怪能在西戎装神弄鬼这么久……”
  夏阳依旧不理她。
  姬氏的事,她不管!
  李芷妍的死活,她也懒得管!
  拳头全打在了棉花上,李芷妍又气又闷,却也奈何不得夏阳,只能忍着一口气继续等结果。
  结果远比李芷妍预期的要快,第二天早上就出来了……
  不出意外,姬氏昂一脉输了,输得很彻底!
  “那可是您的亲侄子啊,您怎么下得去手杀他!”
  李芷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没想到姬氏胜轶竟然真的会下杀手,她以为看在昆莫明珠的份上,姬氏胜轶会放姬氏昂一马,到时候他们就算输了,也还是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她都想好了,就算姬氏昂输了,她也还是可以扶持三哥,可以把姬氏最先进的火铳术偷了给三哥,这样一来三哥就有了资本,到时候三哥起势,她的好日子还远吗?
  她十几年都能忍了,再磨个十几年又能如何?
  可是……
  姬氏胜轶却把姬氏昂杀了!
  “只针对我的那些我也不说了,也可以算了,可你知道他在计划抢亲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吗?他屠了四个小游牧族做诱饵!”姬氏胜轶铁青着脸道:“那可是五千多条性命!”
  李芷妍怔住了:“那些不是说是沙匪……”
  “是他的人冒充的沙匪。”姬氏极解释道:“这些年他的人没少冒充沙匪干些丧尽天良的事,也越发的失控了,这都是他管教不力的后果!”
  “你有什么证据!”李芷妍怒道。
  姬氏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证据多得是,但你没资格看!”
  “你……”李芷妍气得两眼发黑。
  姬氏极冷淡道:“你毕竟身份特俗,肚子里还有个孩子……我们也不为难你,但必须把你遣送回大华。”连着将近两个月慢性毒害昆莫明珠的证据,以及,意图谋害西戎神女,姬氏唯一的郡主的证据一起!
  但后面这些事,姬氏极是不会告诉她的……
  李芷妍却是听说他们不杀自己,还把自己送回大华,眼里瞬间又燃起了希望——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怎么说都是姬氏的种,借着这个孩子回到大华,她说不定还能搅一番风云!
  **
  夏阳没有送李芷妍。
  当然,心怀壮志的李芷妍也不指望她送……
  “谢谢你,极哥哥。”
  李芷妍笨,不知道大华帝都等待着她的,是一条死路,夏阳可不笨,更清楚昆莫明珠和姬氏极做这些,都是为了她,为了她回大华后,至少不被皇家公然为难。
  “一家人何必说谢。”姬氏极勾唇:“等西戎局势大稳,你的游说结束,我亲自送你回大华了。”
  索朗穆的声音冷不丁从身后传来:“名誉,富贵,亲人,你在大华有的在西戎也有,甚至更甚……除了那个男人之外,大华还有什么值得你非要回去不可的理由吗?”
  他又不傻,她在索朗那么久都没发现她内心的焦急,焦急着赶紧处理好民心好回大华……
  夏阳转头看了他一眼,反问:“如果我让你放弃你的家人你的子民跟我去大华生活,只能在大华生活,你愿意吗?”
  索朗穆沉下脸:“我死也不可能入赘!”
  “美的你。”夏阳直接赏他白眼:“谁让你入赘了,你想我还不乐意收呢,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过的破!烂!货!”
  “噗……”
  喷笑的姬氏极什么也不说了,用力的给夏阳竖了个大拇指。
  “你……”索朗穆面色阴沉,却无法反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都不乐意用别人用过的,等等,什么叫别人用过的!
  青筋突突的跳了半天,他咬牙切齿道:“很好!到时候我也送你!”
  夏阳一怔,回过神来索朗穆已经转头走了,甩给她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姬氏极笑道:“其实吧,虽然被很多人用噗咳咳……不过,他还是不错的。若是五年内……”
  “你闭嘴吧!”夏阳直接顿地上去抠了把泥封他嘴。
  姬氏极黑线不已——你能不能用正常点的方式!
  **
  三个月后,惠武帝再派姜戎出使西戎。
  “三公主在宫中早产下一子,可惜小公子出生的时候就没气儿了,三公主也产后血崩,没了……”
  姜戎的主要任务,是把李芷妍的死讯带到姬氏,虽然很囧,但他不敢不从,并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这是靖王托臣捎给姬氏王的信。”
  姬氏极辗转看罢那封大意是替李芷妍向姬氏道歉和求和睦的信后,与夏阳道:“回去以后,小心李靖这个人。”
  夏阳点头:“我知道。”
  很久之前,便知道。
  “还有……”姬氏极用力的清了清嗓子:“婶婶们让我问你,及笄礼真的不大办吗?”
  夏阳摇头:“算了吧……那天也不是什么好日子。”
  姬氏极叹气:“你父亲……并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啊。”夏阳淡笑:“可有些事情嘛,总归是要做给人看的。”
  姬氏极嘴角一抽:“这种事谁会揪着不放!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太懒了!”
  “诶哟,知道就好了嘛,干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