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59部分


  大眼汪汪的,活似已经憋了许久委屈,就等他回来救了。
  李旭奇怪了。
  老王妃宠爱夏阳的程度,绝对不输她曾经最宠爱的亲孙,于是,怎么就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呢?
  正想着,秦嬷嬷冲他一福开口了:“奴婢见过殿下。”
  “老祖母有事交代?”李旭趁着坐去夏阳旁边的时候给她递了个安抚的眼神——放心,有我。
  夏阳却哪里敢放心啊……
  知道真相的他肯定会第一个赞同并非常卖力的配合好吗!
  小脸瞬间更垮了——横算竖算,她真心没算到老王妃竟然会管这事!而她老人家插手管……嘤嘤婴,她怎么拒绝啊?是把秦嬷嬷拍飞回去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明显前后两种都不靠谱啊!
  说到底,她还是太天真了,竟然以为那天她老人家只是跟她说说而已,却没想到,她老人家从一开始就是要跟她来先礼后兵的!于是那天已经礼过了,今天直接给她上兵!
  想想李大力带来的那一大票人……
  夏阳就有种企图硬闯出去脑袋绝壁会被拍平的感觉。
  “老王妃怕王妃不擅中馈而李妈妈又忙不过来,便特地把奴婢给调派了过来……”秦嬷嬷满面微笑的回李旭的话,余光却若有似无的瞥着夏阳:“还特别交代奴婢,从今开始,专!门!负!责!王!爷!王!妃!的!膳!食!”
  说白了就是,接下来不论端了什么到他们面前,都是老王妃的意思,他们都得吃,不想吃也得吃。
  李旭还没反应过来,秦嬷嬷已经福身主动退了出去:“王爷已经回来了,奴婢便先告退了。”
  顺便,把巧玲和绿屏也一块儿带走了。
  而李旭,迟钝着迟钝着,也就反应过来了,嘴角不由自主便翘了起来,不怀好意的看向夏阳……
  “你好卑鄙。”夏阳怒扑过去,气愤的锤他。
  李旭觉得今天真是好日子,不但碰上了柳明月狠狠揍了他一顿,还一回来就听到了这么个好消息,嘴角简直要控制不住的往嘴角那边咧,但还是一本正色的道:“我什么也没做。”
  他是真的什么也没做,但是还是忍不住默默的呼一声——老祖母英明!
  “可是你肯定很想做!”夏阳气愤得想咬他。
  李旭抱着她坐下,抓住她的手:“我仔细想了想,好像这并不能算是我不守诺言吧。”顿了顿,一改平日的寡言少语,给她洗起脑来:“还有,李大力都过来了,你觉得这能是老祖母一个人的意思吗?而老祖宗他……”
  幽幽叹气,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好卑鄙,竟然拿老祖宗来威胁我!”
  夏阳非但没被他成功洗脑,还气得狠狠的咬了他一口,偏偏又记得他还要出去见人的,咬脸不好,于是咬了他脖子,于是……
  李旭又痛又麻,立马很有反应的闷哼了声。
  “你……好龌蹉!”夏阳目光飞快的往下瞥了一眼,转头就要逃,却被他手疾眼快困住了。
  龌蹉是用来形容自己丈夫的吗?
  李旭黑线不已,对她简直无语了:“我可是个常年欲求不满的正常男人!”
  夏阳愕然的看着他:“说笑话的时候你敢不敢不要摆个面无表情的阎王脸?”
  “笑话?”
  李旭青筋突突的沉下脸,抱起她就将她转推进软榻里,最实际的行动来证明,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是不是个常年欲求不满的正常男人!
  **
  当天晚上,秦嬷嬷就为夫妻二人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样样精致色香味俱全,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口水横流……
  夏阳咬着筷子不停的吞唾沫,简直要哭了:“秦嬷嬷您要不要这么狠,每一道都加料还下这么大的量?是想直接吃死我们吗?”
  秦嬷嬷咯咯笑应道:“王妃不要胡说,配这药的人可是拿了全家性命担保的,就算您和王爷一天三顿当饭吃天天吃,也是不可能吃死人的。”
  竟然毫不掩饰!
  夏阳震惊了,无语了,简直要掀桌:“哪个王八羔子配的药,告诉我,我保证打死他!”
  秦嬷嬷也不理她,直接动手亲自盛了一碗汤送到她面前:“来,王妃,尝尝奴婢的手艺。”
  哇!好香!
  可是……
  可是又真的好香啊……
  夏阳一脸纠结的流着口水看那碗汤。
  那样子,很可爱,但也很可怜……
  对面的李旭终究还是看不过去的开了口:“秦嬷嬷,你出……”
  砰——
  话没说完夏阳猛然一拍桌,怒指他道:“李木头,姑奶奶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了!不过警告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干干净净的,不然,哼!姑奶奶我弄不死你也躲得起你!”
  说罢,端起汤就豪迈的往嘴里灌:“果然好喝!”
  汤都喝了,还差多吃这么一点吗?
  只是声落筷起,风卷残云,狠狠吃个够本!
  李旭瞠目结舌之余,与秦嬷嬷道:“这回您是真能出去了……”
  “奴婢告退。”
  秦嬷嬷满意的笑着退下,却到门口时又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停了下来,笑吟吟的回头补充道:“对了,差点忘了王妃本事超群,那些料多半奈何不得她,所以……王爷,不要帮王妃作弊呀,奴婢不是好糊弄的,老王妃更不是。”
  无视惊喷的夏阳,又补一句:“还有就是,王妃到底还小,您悠着点。”
  “咳……”李旭也尴尬起来:“我知道。”
  “胡说!秦嬷嬷!您看他五大三粗就知道是个粗暴的,肯定不知道轻字怎么写!您别走啊!不如留下来一旁监唔唔唔……”
  眼看着夏阳越说越离谱,李旭赶紧掠身过去捂住她的嘴:“秦嬷嬷慢走不送。”
  秦嬷嬷微微颔首,缓步走了出去,顺手带上门,而后,态度异常强硬的传来两字命令——
  “上锁!”
  李旭愣了一愣,乐了。
  夏阳却是默默的惊出一句粗口——雾草!他们到底把她当什么了!那么多人盯着还不算,竟然还给她上锁。
  “现在怎么办?”李旭一本正色的问。
  夏阳狠狠的鄙视他:“你以为板着张棺材脸说话我就听不出你的声音里带着笑吗?”
  “所以,现在怎么办?”李旭干脆勾唇笑出来。
  夏阳豪迈的又喝了一碗汤,冲他咧嘴笑出两排白牙:“怕什么,不是还有左右五指姑娘吗?”
  李旭脸瞬沉:“血呢?”
  “更简单啊。”夏阳笑得见没不见眼:“你血气那么旺盛,随便浅浅割一刀就够啦。她们要真能看出来,我从今往后用手走路用脚吃饭!”
  李旭:“……”
  
【127】死了,又活了
  
  闷着一口气,李旭也跟着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然而,他夹什么夏阳就抢他什么!
  甚至好几次,他都放进嘴里了,只是嘴还没有来得及合上咀嚼,她还五爪金龙的直接伸过来跟硬从他嘴里把东西给抠走。
  他不是个好脾气的,更何况本就憋着一口气,一来二去被她如此反复的折腾,很快便忍不住的发火了……
  啪!
  手里的筷子率先应声就断成了四段,手背上青筋耸立,憋着最后一丝理智咬牙,他问她:“你想怎么样?”
  “呃咳……”
  她却抱着那壶本应该是和他一起喝的酒,对着壶口咕噜咕噜的径直就灌了起来,压根没看到他几近冲冠的怒火。
  李旭脸都黑了,一肚子怒火,偏偏骂她她直接装聋作哑,打她又下不去手,只能干坐在对面狠狠的冲她放眼刀,倒是不想,放着放着就迟钝的发现……
  “饿一顿不会死的。”
  不知是菜里的料发挥了作用,还是酒精在作祟,她精致的脸庞红彤彤的一点都不自然,漂亮而总是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也不知何时起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迷糊,看起来有点恍惚的样子,可在房中灯光的映照烘托下,这样的她反而更加美艳动人,简直惊心动魄……
  她也没继续吃菜,而是抱着那只不知空没空的酒壶忽然的开了口,左顾右盼目光闪烁,像个小贼,喝醉了的笨蛋小贼:“菜里加的东西对你不好……你实在饿的话,可以让人另外做。”
  这样的她说出的话,可信度几乎为零,可李旭却还是信了,并且嘴角微微上扬出个几不可见的弧度,刚才还夹枪带火暴躁无比的声音,也很直觉的降至柔软,并附带宠溺:“所以,你是为了我好,才不让我吃的?”
  夏阳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抿唇想了好一会儿,才沉沉的点了下头。
  虽然如此简单的问题她却用了太长的时间去思考,李旭确实有些不爽,但,他跟她之间的破账何止这一点半点,攒着日后一起慢慢算就是了!
  现在嘛……
  “你吃饱了?”他虽嘴上这么问,可还是动手盛了一碗汤放到她面前:“还想吃什么?”
  夏阳抬起头来看他,气呼呼的鄙夷他:“你态度要不要变得这么快!”
  吃了这么多菜还喝了那么多酒,脑袋居然还是清醒的……
  李旭真不知道是该夸她厉害,还是该骂配药的人无能,但很果断的拿了她的筷子给她夹了颗肉丸,送到她嘴边:“来,多吃点。”
  夏阳懒得继续鄙视他,摇头拒绝了,但忽道:“我想洗澡。”
  她感觉自己好热,像蒸锅里的包子,热得都要出汗了……
  李旭怔了怔。
  “我说我想洗澡!现在!”他的迟钝让夏阳火大,张嘴就扯开嗓门的乱发脾气:“不止我要洗,你也要洗!一起洗!”
  她珠连炮似的说得很快很大声,但李旭还是都听清楚了,尤其最后那句……
  啪!
  手里的筷子应声又断了,但这一次,断的原因明显不一样。
  “马上。”
  他霍地站起转身就往门走去,兴奋的脑袋偏偏关键时刻犯糊涂,完全忘了门已经被从外面锁上了,居然还伸手企图开门,结果自是没打开。
  回头,就看到满面通红的夏阳腮帮子鼓鼓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知道不?要是洗澡这点要求你都满足不了我,那我就不干了!不干了!往后你爱咋地咋地!”
  李旭抿唇沉眸,转身大步往她走了回来。
  夏阳怔了怔,又惊又怒:“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啊……你要造反啊你竟敢造反!你……”
  李旭一声不发,一只手轻松扣住她两只手,空出的那只在她身上一阵搜刮,果然搜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包括两套银针几十根不知淬了什么毒的绣花针,和一支短小精巧的火铳,以及他亲手刻上日字的那把匕首。
  夏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你这么大动作就为了搜身?只是为了搜身?
  把“危险物品”全没收后,李旭才摸摸她的头道:“掐着手指数到一百就能洗澡了。”
  夏阳像个懵懂的孩子般怔怔点头:“哦哦。”然后真低下头去认真的掐着手指数,直数到五的时候才猛然反应过来:“坟蛋,你当我……”
  屋里却已经没了李旭的人,而门窗却还都关着。
  夏阳摇头晃脑的翻了个白眼:“门上锁了而已,窗又没有,以为重新关上了我就不知了吗?当我白痴啊……”
  然而她并没有爬窗出逃。
  她其实不是胆小的人,也不是矫情的人,只是那么巧,偏偏属了乌龟和鸵鸟而已,遇上事儿率先本能的就是躲,躲不过就玩迂回,玩不了迂回了才硬着头皮直接面对。
  这一次,她铁了心要非要玩迂回的话,也不是玩不了,只是……
  不停的催生催生催生,让她不得不承认,这里真的是另一个世界!这里的人的认知跟她的认知完全不一样!
  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和野心还执拗的特立独行,并不明智……
  趁着脑子还清楚,夏阳自己走内门进了浴室里等。
  浴室里没有灯,平时都是用夜明珠代替灯照明,现在这些夜明珠也被关在特制的盒子里,透不出一丝光亮来。
  还算宽敞的浴室,只有房间里隐隐透进来些微弱的余光,但直接便被浴室里深沉的暗给碾碎在了门口……
  夏阳只能摸黑进去。
  不过这时外面已经在送水了,热水通过二十几个槽口一起输送,稀里哗啦的隔墙流入浴池里。
  夏阳听着水声便能轻易的找到浴池的位置,不过,她的身体却愈发的不对劲了……
  药效在发挥作用是肯定的,但奇怪的是,她的功法竟然自行运转了起来,而且,她是真的出汗了!
  折回来的李旭没看到夏阳在屋里,第一反应便是她又跑掉了,可转念又否定了——秦嬷嬷李大力都在外面守着呢,她真出去了,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所以……
  他的目光紧跟着就转向了被屏风遮挡住的浴室的门的方向,而后,走了过去。
  浴室里漆黑一片,但他还是看到了她模糊的身影,并听到了她脱衣服的窸窣声。
  不知是药效发挥了作用,还是她太紧张,反正她脱得很费劲,甚至来了脾气,他才进来就听到她爆了好几句粗口,有些发音很古怪,他根本听不懂是什么,也当然了,这些现在根本都不重要……
  “要我帮忙吗?”
  他很快失去了慢慢等待她自己脱的耐心,直接开口问,但声音却是轻柔而愉悦的,却没想到,这样的声音竟还是把她给吓了一跳,而她惊回头时还不知怎么就没站稳,来不及惊呼就直接摔进了浴池里。
  事情发生得太忽然,李旭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掉进浴池了,好在池水已经灌得差不多,足有她半身高,只是在池边摔下去的她不至于受伤,但呛点水是避免不了的……
  “没事吧?”
  李旭把乱扑腾的她捞出水面的时候,发现她身上还乱七八糟的缠着一堆衣服,好笑又好气:“你这是在脱呢还是在……”
  穿字还没说完,脸便被她捧住了,可怜兮兮带着哭腔的软声糯糯的,让人听着身心都酥麻:“李木头,我好难受。”
  浴室里漆黑一片,他抱着她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她此刻的脸,但脑海里却清晰的勾勒出她的脸庞和此时此刻的娇憨状态……
  他被撩得口干舌燥,低声异常沙哑:“怎么难受?呛到了吗?”
  功法自动运行,通过排汗的方式将夏阳吃进去的药强行逼出体外,听着似乎很简单,却实际很粗暴,加上夏阳着实吃了不少,负担自然得翻倍算。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刚刚高烧退下的时候,虽然烧退了,可脑子还一堆稀泥似的反应很慢,好一会儿才解读到李旭的话,顺势点了点头,但跟着又绝不对的摇了摇头,可马上,又点了点头……
  如此反反复复,没一会儿,她便生生把自己已经很晕乎的脑袋给折腾得更晕乎了。
  不知详情的李旭只觉得她这样子实在太可爱,都有些舍不得破坏掉这气氛,可也不能一直抱着她泡在水里不动。
  “我们先洗澡好不好?”
  也不知哪来的耐心,他竟然主动开口征求她的意见,甚至并未发现自己的声音轻柔得都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可是我脱不开我的衣服,它们都好麻烦。”
  夏阳郁闷的声音又娇又憨,惹人发笑,李旭忍俊不禁。
  “你笑话我!”
  气愤的怒声让李旭立马一本正经:“没有。”顿了顿又道:“来,扶着我站好,我给你脱好不好?”
  夏阳想了想,点头:“嗯。”
  李旭不知具体,也没吃那些菜,原也不知道药性到底有多厉害,只听她说每道下的量都不轻,但当时他也只以为她纯粹是在跟秦嬷嬷抱怨,就像平时,没多大的事她也能给他呻吟得像要死了一样,可如今看她这么乖巧合作的表现……
  便不由深信,她那时说的是真的,秦嬷嬷是真下了狠手!
  虽然她这么乖巧合作也没什么不好,但他却又忍不住开始担心起来她会不会被药傻了……
  不放心的李旭童鞋一边给夏阳脱衣服,一边试探:“阳阳,一加一等于多少?”
  夏阳只是消耗过大一时没缓过劲来,脑子有点混沌,又不是真傻了,冷不丁被问这样的问题,迟钝着迟钝着也就反应过来了……
  “你呀。”
  夏阳迟钝半天冒出这么个回答,李旭都懵了:“什么?”
  “一,加一……等于你啊。”
  夏阳举起两只手指他:“你看,两只手指不就正指着你吗?因为你二啊,哈哈哈……”
  李旭真心听不懂具体,但也没傻到搞不清楚夏阳在耻笑他智商不够,俊脸瞬间就黑了,忽然觉得,她直接傻掉其实也挺好!
  被她气到了,脱衣服的动作自然也就没那么温柔了,何况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本就不好脱,却正火大的时候,冷不丁触及……
  短暂的错愕之后,他毫不犹豫一把抓住。
  夏阳顿时笑不出来了,还未随汗排干净的药效瞬间被触发膨胀,尖锐的传向她混沌的大脑,让她猛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
  身体很诚实,脑袋却还尚存理智,她死死揪住他的衣服,阻止自己主动靠上去,带着一点慌乱一点恳求:“能不能……能不能先……洗澡……”
  李旭没有出声,也没有放手,故我放肆的继续掌控。
  他低还头吻住她唇,撬开她的唇齿,狠狠掠夺,却又很忽然的,一下便撤掉了所有的进攻,低声沙哑带着紊乱的粗喘,说道:“阳阳,你还可以后悔,现在还可以……”
  此时此刻的夏阳感知到的世界非常模糊,就连近在咫尺的他的声音,都像是从几万里外辗转传来的,好一会儿才能翻译出他大概说了什么。
  “我不后悔,但我害唔……”
  怕字没说完,唇便再度被他精准的占去了,两只手轮番牢牢的圈住她,空出一只去飞快而粗暴的撕扯他自己身上的衣服。
  布帛破裂的声音伴着搅动的水声,不断的刺激着她和他自己的耳膜。
  为这一天,他足足等了两年!
  不……
  远比两年更长!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他忍受饥饿,辛苦潜伏了多年才终于捕获的猎物,浑身散发着令他疯狂的有人气息!
  夏阳看不到也依旧能从他强健的臂弯和蓄满力量的胸膛感受到他惊人的力量,和,即将赋予她身体的残暴。
  太可怕了……
  她浑身寒毛都警惕的耸立起来,哪怕体内残存的药效还在顽固作祟,也依旧还是想到了逃,可她又迈不开腿真的逃!
  “别怕,我会轻的,轻轻的,我保证……”
  他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安慰她,听起来都像极怪蜀黍企图用糖果诱拐漂亮小女孩,自是起不到他以为有用的安抚作用。
  夏阳更害怕了,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
  意识混混沌沌沉沉浮浮,再次回到夏阳脑袋里的时候,她已经仰躺在了床上,药倒是彻底失效了,可李旭依旧俯在她身上。
  青丝散乱的他这么看着,比平时多了一份狂野的美,十分迷人,如果他眼里没带着嗜血的幽光的话,就更好了……
  等等,嗜血的幽光?
  夏阳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惊呼出口:“还没完?”
  迟钝的,她本能想把腿拢上,却发现他的腿挡住了她,而他告诉她:“还没开始。”
  夏阳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和位置,瞬间窘得满面发烫,更被他的话惊到:“什,什么?什么叫还没开……”始?
  那之前的都是什么鬼!
  等等……
  她好像失了点忆……
  该死的混蛋祖宗,竟然没告诉子孙后代,流传下来的功法居然还有自动排除有害物质的变态附加技能!
  搞得她好被动啊!
  早知道她就不吃那么多了,还以为多吃一点和少吃一点是区别不大的,结果……
  区别真特么大!
  “阳阳。”
  李旭忽然唤她,声音沙哑粗嘎,却十分诱人,可眉头却是蹙着的,似在压抑某种濒临极限的痛苦:“我会对你好的,一辈子,只对你好。”
  这句话,他其实对她说过好多遍,也似乎不会说这句以外的话,所以每次每次,最多换汤不换药的跟她说着同样的话……
  然而,她还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感动到了,甚至此时此刻,逃跑的念头都被击碎了。
  她知道,她这是沦陷了,深深的……
  “阳阳,信我,好吗?”
  夏芍闻声又是一愣,这才后知后觉的看见他眼底的不安。
  原来他也是怕的,怕他做得不够好,被她讨厌他嫌弃他,甚至有可能怀疑,他前世的夏阳背叛他是否也存在这一方面的原因……
  只是,这些统统都被他狂野而危险的外表给蒙蔽了!
  不管过去如何,他是否爱过那个夏阳,这一世的他,都是属于她的,此时此刻他忍到这个程度,也是为了她!
  这至少意味着,她并没有抢任何人的男人!她完全可以坦然的接受他!爱他!
  猛然想通这些,夏阳愈发心疼他,更为他为她所做的一切感动。
  手臂不由攀住他的肩膀,柔柔地冲他一笑:“好。”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唇角才刚刚露出默许的笑意的一瞬,允诺的声音便碎了……
  这一瞬,她真心觉得她被他坑了!
  她张着嘴想骂他,又想叫,可什么声音都出不来。
  痛处,实实在在,太实在了……
  李旭也是剑眉深锁,额上渗出细汗,紧紧盯着她:“阳阳?”
  夏阳气得打他:“你个混蛋!我一点都不好!”
  他沉默了,默默的看着她。
  “你个混蛋!为什么不说话!”夏阳抓狂似的不停掐他拧他,变相的报复他:“这个时候说句好的你会死吗会死吗?我要痛死了啊!”
  “别动。”
  李旭倒是开口了,却是皱着眉让她别动,语气也还很狂躁。
  若是以前,夏阳真会怕得缩起来,可现在她很火:“你凶什么凶!有本事我明天找东西问候你……”
  含在舌尖的话还没出口,便又被生生的给。了个粉碎。
  夏阳瞬间泪崩了,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刚才压根就还没完。
  他只是为了照顾她,才一直压抑着自己,而她却不明情况的挑衅他……
  自己作的死,简直哭都没地方哭!
  这一刻,李旭已经忍耐太久太久,即使是现在,他依旧努力在克制,不想伤了她。
  然而,对夏阳来说,即便是隐忍克制后的他,也还是……
  “旭哥哥……”
  夏阳想跟他商量一下后续,但又怕他不同意,所以挑了个她认为最有说服力度的称呼,然而她低估了这三个字的威力,更高估了李旭的理智和忍耐力。
  李旭墨眸为之深沉如海,最后一丝理智也全然应声解封……
  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很久很久。
  夏阳深深觉得,自己被弄死了,又被弄活了,又死了,又活了,如此反反复复,记忆被撞得支离破碎。
  她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记得快昏死过去的时候,李旭温柔而细密地吻了她,然后就两眼一翻,真的晕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依偎在李旭怀里,泡在温热的浴池中,他正帮她擦洗身体。
  比起之前那种敷衍又粗鲁的印度妇女洗婴式,这一次他温柔了很多,只是温柔也有温柔的可怕之处……
  她很快便清晰的感受到了后背传来的危险信号!
  闭眼装死,她一动不敢动,可他还是立马便发现她醒了,于是很不客气……
  夏阳简直无语了。
  一把挣脱他的手,气愤回头:“你……”
  却看到他眉头紧锁,俊脸紧绷,深邃的眸底痛苦流溢,却抿着唇不说话,默默的默默的,看着她,看着她,看着她……
  没有恳求,却胜过恳求,莫名其妙的非常可怜。
  至少,四目相对那一瞬,夏阳就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撞到了,疼……
  可是:“撸多伤身。额,就是五指姑娘不能经常……”
  话没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他那双眼瞬间就亮了起来,亮得可怕,亮得吓人,并不等她进一步反应就一把掐着她的腰将她托起,像个期待发糖的孩子,满脸期待的望着她,望着她,望着她……
  夏阳顿时毒哑自己的心都有了,没事多什么嘴啊,现在好了,骑!虎!难!下!
  等不到她坐下,他急了:“明天我给你做好吃的,还带你去玩,你想去哪都行。”
  “有种你带我上天!”夏阳几近咆哮的冲他吼。
  “好。”
  他想也没想就应了,夏阳反而智商掉线的怔了一怔,然后,悲剧了……
  又不知折腾了多久,夏阳彻底瘫了,迷迷糊糊睡着过去,怎么回的房间完全没印象,只是模糊的能感觉到,她累瘫睡着了他也没老实,只是动作变轻柔了而已,完全一副她睡她的,他继续他的。
  更悲剧的是,她的生物钟很稳定,只要不是大病大痛,不论睡多晚睡得多不安稳,也还是到点就会醒了……
  李旭也不知到底睡没睡,第一时间就翻身覆了上来。
  夏阳瞬间脑袋都大了,张嘴就骂:“该死的生物钟,我恨你!”
  李旭完全不管她在骂什么,专心一意忙他的,像个第一次吃糖就吃上瘾的孩子,抱着她这块大糖果就不肯放。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这次明显温柔了很多,所有的步奏都放慢了节奏。
  天依旧还没亮,黑暗里感官十分敏锐,节奏很慢,却步步蚀人骨摄人魂……
  **
  夏阳直接趴床上“死”了一整天,直到入夜时分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李旭不知道去哪里了,反正不在。
  夏阳爬起来挑了窗缝往外看,很快看到了绿屏。
  听到低声呼唤的绿屏悄悄靠到窗边,就听到夏阳隔窗交代她:“去给我找身丫鬟衣服来。”
  绿屏:“……王妃,您扮丫鬟肯定不像,太高了。”
  夏阳想了想也是:“那就给我找身下人的衣服来。”
  “咳……”绿屏实在不忍打击她,但还是要实话实说:“李大人他们还在屋顶上守着呢,这会儿哪个下人能进内院啊?”
  说白了就是,您穿着男装出去,人家也还是能一眼认出您来!
  夏阳欲哭无泪:“敢情长得高还是错的了?”
  绿屏默默的说,长得高没有错,错的是长得那么高的你被这么多人盯着竟然还有胆子想变装出逃……
  “算了,跟厨房说我饿了,还有,请秦嬷嬷来一趟。”
  发现挣扎不了,夏阳干脆放弃了,翻身滚回软榻里继续瘫着。
  厨房送吃喝来之前,秦嬷嬷便到了。
  与夏阳的死狗样相比,秦嬷嬷眉开眼笑一脸喜庆简直是在发展第二春的节奏,红光满面得扎人眼:“恭喜王妃,贺喜王妃,祝王妃早生贵子。”
  这位老妈妈对夏阳的疼爱不弱于老王妃,所以在夏阳的心里,她的地位也是跟老王妃差不多的,所以看她这样虽然有些气愤,却也不会真恼到心里去:“您就拿我逗趣吧。”
  “奴婢不敢。”秦嬷嬷嘴上这么说,嘴角却是快要咧到耳根去了。
  “好啦好啦,请您来不是让您看我笑话的,只是想告诉您,往后别再我的吃吃喝喝里乱下东西了。”夏阳也不跟她绕弯:“别人不知道,您是清楚的,我练的功法非常特殊,那些东西会让我很痛苦。”
  秦嬷嬷见她说得正经,特殊的功法都搬出来的,便知她不是开玩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您没事吧?还好吗?要不要给您请太医?对了,帝都新来了位小神医……”
  夏阳忙阻止她:“亲爱的秦嬷嬷,您面前的我,医术貌似也不太差吧?何况,我现在能坐在这里跟您说话,明显就是没事了啊。”
  秦嬷嬷还是很内疚:“奴婢不知道您……”
  夏阳快手扶住她,不让她跪下去:“您可别,我爹还是您帮忙带大的呢,他要是知道您给我跪下,还不得抽我一顿,别这样别这样。再说了,我师父传授我功法的时候也没跟我说有这回事,我都不知道何况是您,所以真的不关您的事……”
  秦嬷嬷倒也不与她矫情,顺势便起来了:“您放心,日后你的吃吃喝喝奴婢再也不乱放东西了。”
  有秦嬷嬷的保证,夏阳放心下来,与她闲聊两句,饭菜便上来了。
  挽留秦嬷嬷一起吃被婉拒,夏阳也不为难她,更没有等李旭的意思,直接就独自开吃。
  吃饱发现李旭还没回来,她又迅速的洗了个澡,换上男装,也不管已经多晚了,大摇大摆就往后院去。
  李大力拦过,但夏阳说:“今天老祖宗应该会掉根金针出来,我去看看。”
  如此一来,李大力也没理由拦了,不过,跟着一起翻墙穿林去了趟战王府,以防她不小心被暗哨射成刺猬。
  夏阳也真没说谎,老战王确实又掉了根金针出来,不过时间略有偏差,是昨晚掉出来的。
  所以,老战王体内,现在只剩下一根金针了。
  “你老实告诉老祖母,你老祖宗还有几天日子。”老王妃虽然问了,但一脸平静,很显然通过这两年,她已经充分的做好了心理准备。
  夏阳咬了咬唇,道:“不会超过四十天……”
  “也就是还有将近四十天。”
  老王妃点点头,看向老战王,笑道:“呐,再熬四十天,我便自由还给你,到时候你乐意怎么吃怎么吃,乐意怎么喝怎么喝,爱找几个小妾找几个小妾。”
  虚弱的老战王很给面子的赏了她个白眼:“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找她百八十个。”余光瞥见夏阳默默的要退走,喝道:“臭丫头,跑什么跑!过来,给你点压箱底宝贝!”
  ------题外话------
  订阅本章后立马留言,前二十有奖励,【注意:正版读者童生以上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