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60部分

有效!】
  
【128】小忙
  
  能让征战一生的老战王当做压箱宝收藏的,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自有其非凡之处,可是……
  “能吃吗?”
  夏阳倒是不走了,但也没有屁颠屁颠的跑到床边去讨,双手负在后背的站在原地,笑嘻嘻道:“不能吃的东西您不用留给我呀,我根本不想要。”
  老战王一听,气得差点没直接从床上跳起来戳她:“吃吃吃,除了吃你……”
  “我的人生追求就是每天睡到自然醒,醒来就有好吃的,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什么也不用干。”
  夏阳咧嘴笑着打断老战王的话,没脸没皮道:“老祖宗,一份拥有一份责任,您看我像有责任的人吗?明显不像啊,所以,您还是找别人吧,就酱,我走了哈,您好好休息,晚安,再见,么么哒。”
  边说边退边飞吻,转眼人就不见了。
  老战王气得胡子直抖,老王妃则笑得险些直不起腰来。
  “你还杵着做什么?还不快给老子跟上去。”老战王一肚子气只好全撒李大力身上了。
  老王妃也不忘交代李大力:“别跟太紧,只要不是太过,就由着她去闹吧。”
  李大力应声离去。
  “她就是让你这么惯出来的。”老战王哼道,一脸的不爽,似乎还在气夏阳。
  老王妃笑着起身为他掖被子:“你也就嘴上说说,要真哪个不识好歹的把话当真,你保准还得跟人家急。”
  老战王哼了一声,倒也不反驳。
  “不过,你真的想好了?那东西真的给阳阳保管?”老王妃挑眉问道:“你不怕她心怀不轨了?”
  老战王却语出惊人道:“我找人把东西切开了……”还不忘举出手来比划给老王妃看:“就这样,一分为二。”
  “啊?”老王妃一惊不小:“你竟然把那东西给……你你你,你怎么敢!”
  “有什么不敢的?”老战王冷哼:“我如今是想明白了,这东西啊,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做人不能太死板。”
  老王妃面色难看:“可要是皇上知道……”
  “呵呵,他知道了又能怎么着?”
  老战王虚弱的脸上出现得意而欠扁的笑:“你放心,等老子要死的时候,自会亲口告诉他,何况当初有这东西这规矩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他顶多也就知道规矩没见过东西。最不济,太后还在,他又是个要脸的,纵是心中有气也不敢往你这儿撒,而我嘛,哈哈哈……他要有种追到阎罗殿去跟老子算账,老子倒是可以赏脸赔他一块。”
  老王妃好气又好笑:“我算是明白了,阳阳那点无赖原来是跟你学的。”顿了顿,又笑了:“不过,哈哈哈,你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吧,阳阳根本不愿意接你这烫手山芋。”
  老战王一听,不高兴了:“什么叫烫手山芋!这是荣耀!荣耀你懂不懂!算了,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跟你说了也没用!”
  老王妃:“呵呵,说的好像阳阳不是女人一样。”
  老战王:“……你,你等着,老子会让她心甘情愿高高兴兴接下的!”
  “拭目以待。”
  “你……滚!老子要睡了!”
  **
  夏阳纠结的想了想,还是回了北王府。
  李旭已经回来了,发现她不在,正准备出去找,两人在院门口便碰上了。
  “吃饭了吗?”夏阳没事人的张嘴就问,还满脸都是笑。
  李旭横竖看着,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这才慢慢的摇了下头。
  夏阳咧嘴摊手,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可我已经吃饱了,所以你……”
  “陪我吃。”
  李旭直接走过去,一把拉住她就要往屋里带,却听身后啧啧声起,竟是府里那两个不速之客来了。
  姬氏极张嘴就冒酸气:“我说两位,还记得府里住着我们吗?”
  夏阳两眼一亮张嘴就要求救,却是被李旭手疾眼快捂住了嘴。
  “不想被轰出去就没事少出现。”李旭边说,边头也不回的拎着夏阳往回屋里去:“送客。”
  “臭小子……”
  索琅穆脾气可没姬氏极好,气得当即就要跟李旭算账,却是被姬氏极给拉住了。
  “行了行了,见面就要来一次,你累不累?”姬氏极劝的方法也很气人:“过两天大华天子设宴为我们洗尘,你是要顶着一脸伤去吗?你不嫌弃丢人,我还嫌呢。”
  若有似无瞥了四周围一眼,果然看到好多暗哨,但瞧着,真心不像是在防外人的,倒像是在防……
  瞥了夏阳和李旭的屋子一眼,姬氏极顿时忍俊不禁——看他这宝贝妹妹也是够奇葩的!
  反正她也不像是真被监禁的样子,那他就不管这些闲事惹人厌啦,立马拉上索琅穆就走。
  索琅穆沉着脸道:“这就走?你咽得下这口气?还有,你不问了?”
  姬氏极白了他一眼:“你不怕惹阳阳不高兴自己问去,我不奉陪。桃花巷里还有很多很多好妹妹等待我去拯救呢,你慢慢了,我走了。”
  索琅穆一听脸都黑了:“阳阳要知道你成天去青楼,保准不认你这哥哥。”
  “那就一起呀。”姬氏极居然真的又转回来了一把勾住他就走:“我发现了非常好玩的东西,保证你看了之后不后悔。”
  索琅穆看了看他竟觉得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
  姬氏极和索琅穆走后,夏阳也觉“大势已去”,跟李旭闹也没意思,也就不闹了,倒是……
  “你今天去哪儿了,怎么这会儿才回来?”她倒也不是很好奇,只是闲着没事随便问问。
  李旭不知是常年呆在军队里习惯了,还是中午没吃饿到了,埋头吃得很快,闻生也没有抬头:“父皇交代办件事。”
  夏阳撇撇嘴,阴阳怪气:“你父皇可真是看重你啊。”
  李诚李靖都在,却使唤李旭这个才刚刚回来的……
  李旭抬头看了她一眼,沉默良久才道:“二哥的人被举报,二哥不好出面,三哥又与二哥闹得凶,而七哥家里出事。”
  所以,他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夏阳怔了怔,好奇问道:“多大的事得出动你们兄弟几个?”
  李旭张了张嘴,却最终只道:“洗钱。”
  夏阳看了看他,突兀问道:“军资?夏家军的钱被人黑了?”
  李旭面色有些微妙,没否认。
  夏阳仔细想想后,一点都不惊讶……
  夏家军美名曰夏家私军,属于夏家所有,照理说应该夏家自己养,可夏家军镇守的毕竟是大华重关,年年大半时间都在跟北狄打仗,死伤消耗都巨大,光靠镇北侯那点封地的税收是养不活的!
  也不知是先代大华帝王控制夏家军的一种变相的手段,还是夏家两代侯爷都确喜征战而不擅权谋,担心功高盖主惹麻烦,反正夏家有天大的功劳却最终只封了个一品侯,封地也不大还不算富裕,而作为补偿,夏家军的庞大开销就由国库支持大半……
  而这大半,不用想也知道是天文数字!
  夏家军军资被动,恐怕早就不是秘密,甚至夏阳父祖两代就有,也都知道,只是那时候他们还在,威慑够强,克扣并不严重,也为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而忍了,毕竟水至清&则无鱼嘛,闹开了谁也不见得能好哪里去,只要不是太过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回来他们都去了,而她被变相的禁在帝都回不去也得不到他们的消息。
  夏家军至此群龙无首两年多!
  两年能做很多事……
  因为老人们还在,帝都这些权贵手伸不进夏家军,但他们可以动军资!
  有老战王威慑?
  那就慢慢来,一点点来,慢慢蚕食,只要够漂亮,天高皇帝远谁会知道?惠武帝也想要夏家军,说不定知道了还默许了呢?只要不闹起来不就好了……
  等李旭和薛琅去北门关的时候,就算发现了,也恐怕链子已经成型,甚至根深蒂固,牵扯太大不好动!
  不过,薛琅都没提……
  多半当时他们并没有及时发现,那些人很谨慎,或者发现了但是并没有她所以为的那么严重,后来才慢慢严重起来,而如今李旭回来了才被翻出来,只能说明,事情被人操作着忽然放大了,或者,有人准备借此生事!
  “我会处理好。”
  李旭的声音拉回夏阳的思绪,抬眸,便见他定定的望着自己,带着一种“信我”的讯息,竟似乎还有些紧张。
  夏阳想了想,点头:“嗯,等你好消息。”
  李旭绷紧的脸顿时松了不少:“我吃好了。”
  “要去走走消食?”夏阳问。
  李旭满脸写着“只想用你消食”,却最终不知想了什么,点了头:“嗯。”
  夏阳一脸算你识相:“那走吧,去夜市转转看有什么好玩的。”
  李旭一听就皱眉了:“夜市太远。”
  散步消食何必去那么远,当然最主要是去半天回半天,他什么时候才能抱她?
  坚决不同意!
  夏阳强烈鄙视他:“你昨晚答应过今天带我去玩的!还说我想去哪里都行!可你今天出去了一整天刚才回来!接下来又肯定很忙没空陪我!”
  李旭无法反驳,却还是皱着眉头:“所以我更想节省时间多抱抱你。”
  夏阳愣了愣,面红耳赤:“你敢不敢不要一本正经的满脑子不正经的东西?”
  “哪里不正经?”李旭面无表情道:“我想省点时间多抱抱自己王妃又不是在省时间抱别的野女人,哪里不正经。”
  “……我们还是先去散步吧。”
  “我不去夜市。”
  夏阳皱眉。
  “我累。”
  夏阳想,他昨晚就没怎么睡,今天也不知什么时候出去的,去了哪里,刚才才回来,估计真的没有正经休息……
  “那好吧,下次你得补给我。”
  李旭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然而一个时辰后……
  那个据说很累很方很木头的人,竟然把她坑进了浴室,直接在浴室里把她给办了。
  “李旭你个王八……”
  “嘘~,会被听到,一会儿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哪里干了什么。”
  你妹的!
  还我方方的木头!
  **
  第二天一早李旭便又出门去了,夏阳再度趴死在床上一动不想动,可沈妙梅身边的刘妈妈却来了……
  毕竟是沈妙梅的人,夏阳也不好装死把人打发掉,免得回头传到沈妙梅那里,沈妙梅倒未必会责怪她,但却说不好会不会想到什么,回头碰面沈妙梅不提她也尴尬。
  “刘妈妈怎么有空过来?”免得被刘妈妈看出来,夏阳特地穿了女装,梳了个优雅的发型,把英气卸掉,妩媚透出来。
  很显然她很成功,刘妈妈看到她便是眼前一亮,印象深刻,但并未敢盯着使劲瞧,自也瞧不出什么来,颔首便应道:“是烨王妃特地吩咐奴婢亲自跑一趟的,具体奴婢也不是很清楚。”
  说着,递上一封信。
  夏阳发现字迹不是沈妙梅的字迹。
  挑了挑眉,接过一看,信果然是李烨写的,主要是慎重谢她那天出手相助,并表示柳明月和她的关系只有他和沈妙梅以及胡亮三人知道,不会传出去。
  如此迫不及待的道谢,一是真诚感谢,二多半是不愿她留下不好的印象,怕她多想……
  夏阳莞尔,暗道这个沈妙梅还真是个小心仔细的人——她相信李烨一个大男人不会特别注重这种小细节,就算心中对她感恩,也只是记在心里,日后有机会见面再慎重道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方便出门还特地早早写一封信来!
  “回去告诉七哥七嫂,信我已经看过了。等七嫂出月子我就去找她玩儿。”
  刘妈妈怔了一怔,不回信?
  但也不敢多问,应诺便推说府里还有事,回去了。
  夏阳也没别的好交代她,更这会儿也不方便给沈妙梅送吃喝(怕人从中下药诬陷她),也就没拦着。
  刘妈妈还在回烨王府的路上,诚王府和靖王府便相继得了消息。
  赵芸惜与李诚道:“沈妙梅不可能无缘无故让刘妈妈亲自跑这一趟的。”
  李诚却有点晃神,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那日夏阳盛装步入朝堂的画面……
  要说喜欢,他自是更喜欢赵芸惜的,温柔大方,持家有道,还那么争气的给他生了个长子,那可是皇长孙啊!
  可……
  男人嘛,天然带着一股子兽性,家花再好再喜欢,也依旧还是喜欢去采野花摘野草寻野味!
  长大后的夏阳,艳光四射,浑身散发着一种让男人想要征服她蹂躏她的气息……
  一想到将她摁在身下,他就浑身兴奋。
  “王爷喜欢的话,妾身倒是可以帮个小忙。”
  ------题外话------
  高烧中……
  T
  
【129】寄养的狗?
  
  赵芸惜的提议,让李诚惊讶又惊喜,但,他也并未因此就亢奋得失去了理智……
  “不急不急,慢慢来,总会有机会的。”
  思绪转念,又回到了洗钱案上,李诚道:“再不济,我们也不过是损失点人和部分银钱来源,火还也不至于能烧到我们身上来,何况现在事情落在老九手里,也并不是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如今父皇尚不服老,俨然是要将老九磨成把唯他能用的快刀,为让老九甘心卖命,自是偏宠一些。老九这又禁欲多年才刚刚开荤,自是分外宝贝那丫头,贸然动她,定然激怒老九,保不准就疯狗似的死死咬住我们不放了,往后想安生都难,不划算不划算。”
  听着李诚冷静的分析,赵芸惜眼中满是笑意和满意,嘴上却道:“王爷这是不相信妾身的能力吗?既是要帮忙,又岂会惹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又怎么可能闹到九弟知道呢?”
  李诚怔了一怔。
  “王爷。”赵芸惜掩嘴轻笑:“你知我知最多也就三个人知道的事情,又岂会有第四个人知道?难不成,九弟妹还敢自己去与九弟说不成?就算她有那个脸说,我们……不也可以说是她自!愿!的!吗?”
  “可……要是她当场寻死……”李诚皱了皱眉。
  “寻死?咯咯咯……”
  赵芸惜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王爷,妾身敢用项上人头跟你保证,我们这位九弟妹不!肯!死!的!”
  “不肯?”李诚敏锐的抓住了重点。
  赵芸惜道:“以前妾身就一直觉得很奇怪,她既然那么没有野心上进心,除了吃喝玩乐以及睡觉之外基本别无所求,又为什么就是不肯把夏家军交出来呢?明明只要她主动把夏家军交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不是吗?她照样可以锦衣玉食无忧无虑,说不定父皇一个心情好,还直接让她继承镇北侯的爵位呢?”
  李诚一听也皱起了眉头——这也是他一直疑惑的。
  “九弟妹是个聪明人,不可能想不到这些,可想到了却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必定是有她不能这么做的理由!”赵芸惜道:“为搞清楚缘由,两年多前妾身便拜托父亲那边偷偷调查了,但进展似乎一直不太顺利,不过最近峰回路转,忽然就有了进一步的消息……”
  李诚一把将赵芸惜抱上腿,把她亲了又亲的夸了一番后,便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探来的消息——不是他没能力非得靠自己的王妃办事,而是他军中能用的人少之又少!
  赵芸惜却是青云侯之女,青云侯又自初代起便是掌军的,至今仍得惠武帝重用,在军中的根基之深绝不是他一个皇子所能相比,调查夏阳就得伸手夏家军内部这种事,他还真做不到……
  赵芸惜甚至男人的耐性有限,便也不与李诚卖关子,笑着便附去他耳边低低道:“两位镇北侯一前一后相继而去,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据说……有~蹊~跷。”
  李诚一怔:“你说的可是真的?”
  “王爷,老镇北侯与战王老祖宗一同南征北战开创了这大华帝国,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岂会受不住小小的丧子之痛?”赵芸惜道:“要说年纪大了一身旧伤的话,战王老祖宗没有吗?要说丧子之痛的话,整个大华又谁比得上老祖宗?”
  三子四孙一脉断绝,老战王甚至老王妃都挺了过来,而还有个孙女年幼明显需要照看的老镇北侯却没能挺过来……
  是老镇北侯不如老战王坚强?
  笑话!
  那是老镇北侯落的旧伤比老战王更严重?
  可也不至于严重到说走就走连句正经的遗言都没留下吧!
  赵芸惜又道:“也是得了这些消息后父亲才猛然想起,当初老镇北侯去之前的几天,还见过一次老镇北侯,那时候老侯爷虽然精神确实不太好,可也不像是要去的人……”
  “所以……”李诚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说,夏阳也知道两位镇北侯死得蹊跷,迟迟不肯交出夏家军是要追凶?”
  “大仇未报交出兵权,她个不带把儿的黄毛丫头又拿什么去寻仇报仇?”赵芸惜嗤笑。
  李诚点头,兴奋起来了……
  不管是谁害死的两代镇北侯,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却说不定能以此来让夏阳为他所用!
  “若是这样就没问题了。”他笑道:“你寻找机会便安排吧,不过切记,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小心小心再小心,老九如今还不能碰。”
  赵芸惜笑着道:“妾身办事,您就放心吧。”
  **
  与诚王府的夫妻和睦相比,靖王府可就相敬如宾多了……
  当然,这种看起来的相敬如宾相处无碍,还是李靖为了温文尔雅的表象,施舍秦语姗的。
  旁人不清楚,秦语姗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李靖一个月美其名曰有半个月呆在她房里,可实际上,怀孕到现在,女儿都快七个月了,他碰都没再碰过她!
  一年多,一次都没再碰过她,后院的女人却渐渐的多了起来,甚至,从花巷里抬进来好几个大眼睛高鼻梁的异族胡姬!
  他在想什么以为她不知道?
  得不到他最想得到的那一个,就先用那些杂鱼顶上,这个眼睛像,收了,那个眉毛像,也收了,还有鼻梁嘴巴像的,继续收……
  她现在一看到后院那些女人就恶心,可她又不能直接弄死她们眼不见为净,因为那样他会很生气,而他生气的样子,非常可怕!
  如今唯一庆幸的是,他也只是把那些女人当成某人的替身而已,只是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并不允许她们之中任何一个怀上他的孩子……
  如此一来,她便还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那些女人就不敢尾巴翘上天的跟她玩什么狐假虎威!
  但!是!
  夏阳那个女人,依旧还是她的心腹大患!
  “沈妙梅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让刘妈妈上北王府一趟!”秦语姗眯眸嗤笑:“定是洗三礼的时候,夏阳给了什么贵重的礼!”
  丫鬟翡翠迟疑着道:“奴婢那天特别仔细过了,北王府给的礼单中规中矩,跟当初给咱们大小姐是一样……”
  “你懂什么!”
  猜测被否定的秦语姗很是恼火,横眸便瞪了过去:“谁说一定要写在礼单上的?”她娘家要好的嫂子新添了哥儿,她不也额外的给厚重些?只不过为免得其他嫂子心中不舒服,不往礼单上些而已。
  这些翡翠自是知道的,也无话反驳,更不敢反驳:“王妃说得是。”想了想,更当秦语姗说的是对的,也恼上了:“这北王妃也太过分了,都是嫂嫂,怎么能差距这么大呢?难不成就因为您生的是姐儿……”
  惊觉失言,慌忙看向秦语姗,果然看到她满面黑气的盯着自己,只得硬着头皮道:“即便是如此,您也还胜过她不是吗?她如今可是怀都还没怀上……”
  虽然这话安慰得实在牵强,可好歹也算是让秦语姗有个台阶下,她面色不禁缓了一缓:“这倒是。”
  翡翠见她面色好了许多,又多嘴道:“如今府里梅花开得正好,王妃不如办个梅宴,把北王妃也请上。”
  “请她?”秦语姗语气顿时变得尖锐起来。
  翡翠缩了缩,道:“这算起来,也是北王妃第一次到咱们府上做客,好意思空手而来吗?最不济,到时候把大小姐抱出来,她这婶母还能不给点像样的见面礼?”
  秦语姗张嘴就想骂她糊涂,把夏阳招来,不是引狼入室吗?可转念又想,李靖已经许久不碰自己了,还不是因为夏阳那妖精,可若是能从夏阳那里弄到什么……他保不准一高兴就又……
  到时候,她再争气点怀个哥儿,还怕什么!
  这么一想,秦语姗便道:“你这主意不错,嗯……据说今日东夷的使臣便能到,所以皇上定了明日一起为两国使臣开接风宴……那便大后天开梅宴吧,你先吩咐下去准备一下。”
  顿了顿,咬牙补了一句:“若是王爷问起,便实话实说。”
  翡翠略微的迟疑了瞬,点了点头。
  **
  果真当日午后,东夷的使臣便到了。
  据说百姓人山人海的挤街旁围观,十分热闹。
  送走刘妈妈就窝回屋里补眠的夏阳直到傍晚才爬起来,再度吃饱喝足也没见李旭回来,便又洗了个澡换身干净男装,后院过林翻墙去了趟战王府,看望过两位老人家后,战王府里牵了匹马出去闲逛消磨时间。
  然而这个破时代,夜里能消磨时间的地方不外乎就那么两处——第一,夜市!第二,花街柳巷!
  传说中的青楼,她倒是想去参观参观,可档次太低的她真心不想去,怕脏怕臭,可档次够高级的吧……她又怕去了以后被认出来引发马蚤动,明天没她的朝堂上搞不好会弹劾成山!
  花街柳巷去不成,便只能去夜市了……
  好在大华繁华,思想也不算顽固不化,虽对女子也比起东夷西戎北狄等国严谨许多,却也没有拘得太紧,安全自顾的情况下,夜市里也就成了另眼看世界的好去处,男来女往,倒也十分热闹。
  夏阳慢悠悠到的时候,真赶上夜市正热闹的时候。
  她把马寄存在了夜市外的马棚里,徒步走进夜市,准备不烧光身上带的银子就不回去。
  看到面具,买一个。看到麻花,买一堆。看到糖葫芦,全买了……
  然后,没带下人只能自己扛了一大堆东西的她在别人看来,就成了个什么都卖的奇怪小贩。
  “大哥哥,糖葫芦怎么卖?”
  正坐在路边休息的夏阳闻声抬头,看到个粗布麻衣的小女孩,看起来才四五岁,大冷的天却穿得很单薄,一脸紧张的看着她:“两,两文钱能,能买到一串吗?”
  糖葫芦究竟多少钱一串,夏阳其实真没什么概念,反正她丢了十两银子给买糖葫芦的小贩,小贩就把所有糖葫芦连着杆子都一起给她了,不过,她认得这个小女孩,之前看到她跟着个卖手绢的妇人叫卖,妇人背上还有个大概两岁多的小男孩,当时小男孩已经睡了……
  这会儿估计小男孩已经醒了,还闹着好吃糖葫芦。
  夏阳笑了笑,正想说不要钱,送她两串,就听到一个娇蛮的声音:“走开,挡道了。”
  声落,小女孩便被人从身后一把拨开,那个娇蛮的声音跟着就又传来:“这些糖葫芦我都要了。”
  夏阳若无其事的抬脚便把那差点被拨飞的小女孩捞了回来,随手便给她两串糖葫芦:“给,送你和你弟弟的。”
  小女孩惊魂之后遇惊喜,顿时也忘了惊吓,欢天喜地的就要接,却被一双手横插进来,怒斥道:“我说我全要了,你听不啊……”
  话没说完,粗壮的婢女便被夏阳一脚踢飞了。
  “果然手长脚长就是好。”夏阳嘚瑟了句,把那两串糖葫芦塞进再度被惊吓到的小女孩手里:“快走,这里马上要打架了。”
  小女孩是个怕事的,一听也管不上许多,抱着糖葫芦就钻进人群里消失了。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踢东夷公主的婢女!”那个娇蛮的声音再度传来,多了点歇斯底里。
  东夷公主……
  夏阳皱眉,抬眸,便看到一张略微有些眼熟的面孔,以及,她身边站着异族女子。
  说是异族,其实也只是服装略有不同而已,五官长相还是跟大华汉人很相似的,个子也差不多,但肤色更深一些……
  夏阳扬了扬眉,直接把那说话的面熟的大华贵族少女给忽略了,一脸轻佻滛笑的看着那位东夷贵族女子:“东夷公主?没玩过,长得还算不错,来来来,亲哥哥一下,哥哥心情好了说不定就把糖葫芦全送给你们了。”
  “放肆!”
  秦嫣然怒喝:“来啊,给本小姐把这人的嘴撕了,看他还敢不敢冒犯尊贵的东夷公主殿下。”
  “你是东夷寄养在大华的狗吗?”夏阳斜眼秦嫣然,满脸止不住的笑:“人家被冒犯的都没吱声,你乱吠个什么鬼?”
  
【130】我像么。。。
  
  姑娘生在穷人家才叫赔钱货,通常为了不“赔”太多而贱生贱养;生在富贵人家,那就叫娇客,通常为作为一项另类的投资而娇生娇养。
  秦嫣然运气很好,生在了富贵人家,头顶上边的嫡亲姐姐更是成功嫁进了天家,成为了出门便前呼后拥的尊贵王妃,而她也在这位嫡亲姐姐的撮合下与东夷最受宠的小公主莉莉成了最好的朋友,并借这一层,成功成为家中最受宠的姑娘,甚至得到皇上称赞,今年更是交给她招待莉莉公主的重任……
  她的人生,简直顺风顺水事事如意,于是不可避免的养出了娇蛮,养成了不可一世的霸道。
  可今天,却有人那么不长眼,非但不给她面子当着她的面羞辱她的好朋友莉莉,当众侮辱她,骂她是狗!
  这奇耻大辱,她怎么受得了……
  “给我上,撕烂他的嘴!”
  秦嫣然愤怒着愤怒着,也就不愤怒了,为个自认为正义的愚蠢平民蝼蚁扭曲她美丽的脸蛋儿实在不值得,但她一点儿也不介意碾碎愚民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捍卫贵族的尊严,用最实际的行动来告诉愚蠢的蝼蚁们,贵族就是贵族,蝼蚁就是蝼蚁,再好看的蝼蚁还是蝼蚁!
  “把他给我摁到地上去,不道歉就不让起来。”
  看她多么的宽厚,只是要他道歉而已!
  当然啦……
  嘴巴被撕烂还能不能好好道歉什么的,可不会在她考虑范围内。
  她嘴角得意的上扬,甚至转头与莉莉公主炫耀:“莉莉你放心,一切有我在。”
  莉莉公主倒是很想给面子的点点头,但是……
  “你的人好像都……”莉莉公主面色微妙的指着前方压倒性的战局,本想给秦嫣然留点脸面的迟疑语气到后来,也不得不换上了肯定的:“都不是他的对手啊。”
  秦嫣然一怔转头,惊见冲向夏阳的几个侍卫竟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懵了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
  她这些侍卫都是精挑细选的啊,一个个牛高马大威风凛凛,好像跺一跺脚就能让山崩让地裂,多么厉害,此时却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被人家放倒了,像死猪一样四仰八叉的躺在人家脚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太离谱了!
  事实跟想象相差太大太离谱,她无法接受……
  “还有吗?”
  夏阳啪啪啪的拍了拍手,一只脚特别装逼的踩在刚才垫屁股的石头上,单手叉腰,地痞上身的指向莉莉公主身后的那些东夷人:“赶时间的话一起上啊,一个个来太浪费时间,我是说浪费我的时间,毕竟我太晚回去的话家里人会生气,而他们生起气来真的一个比一个恐怖,我怕你们承受不起。”
  秦嫣然一听,乐了——帝都说大很大,说不大,也确实没多大,反正如今他们秦府得罪不起的人家真心不多,而这些人家里的公子哥儿,恰恰好她!都!见!过!
  “你叫什么名字?”
  莉莉公主倒是谨慎一些,看夏阳虽然有点小流氓小无耻,但气质却是很干净的,身上的衣服款式虽然有些普通大众了点,但却确实是好料子,何况来的时候她太子皇兄就特别交代过,大华帝都遍地是权贵,一块砖头砸下来,保不准砸到的三个人里就有两个是大华皇家的拐弯亲戚,剩下那一个说不准就是皇亲国戚,何况如今,当年打得东夷不得不割地求和的李旭回了帝都……
  割地求和,当然是耻辱!
  这份耻辱,也总有一天是要血洗的,但不是现在……
  夏阳转眸莉莉公主,笑:“如果我是无名小卒,公主殿下准备怎么办?把我鞭杀当场,还是扭送回府慢慢折磨?”
  “你应该不是无名小卒。”莉莉公主摇头道,直接把后面难以回答的部分忽略掉了。
  秦嫣然却不以为然:“莉莉你不要被他细皮嫩肉的外表给蒙骗了,我跟你说,我们这边很多老权贵都特别喜欢养些雌雄难辨的漂亮男孩玩,他顶多就是新搬来的地方权贵豢养的娈童而已。”
  借着夜市摊贩的灯光仔细看了看夏阳,又补充道:“最多因为皮相生得好而特别受宠,在小地方确实狐假虎威自认为威风过阵子,可惜小地方来的就是小地方来的,根本没见过大世面,不知帝都遍地是权贵,随便一个就能轻易碾死他背后的靠山,还以为能像以前在小地方一样继续作威作福逞英雄……”
  莉莉公主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但保险起见,还是忍不住的又问一句:“豢养你的东家,叫什么?”
  “豢养……”夏阳皱眉:“能换个好听点的词不?”
  秦嫣然嗤笑:“娈童都做了,还嫌豢养不好听?”她感觉她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
  莉莉公主汉语不太好,其实并不知道豢养是什么意思,只是跟着秦嫣然说的,可夏阳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正经回答她的问题,也让她有些不耐烦了:“随便你,什么养都好,你就诚实的告诉我,给你吃给你喝给你买衣服给你银子花的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