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65部分

的误会!倒是记得那天你明明听到自己邀请过府做客的客人之间有误会却还是躲在墙后看热闹,被我揭穿后还死不承认!”
  李慧茹一听,顿时忍俊不禁的喷笑出声,而秦语姗则气得面目扭曲浑身发抖:“夏阳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夏阳扬眉,跟着又耸耸肩:“无所谓吧,反正你总喜欢自说自话,不过既然今天你开了口,我要是没点表态好像也说不过去,老祖宗听后更是要气得跳起来拧我耳朵骂我没骨气没出息丢他老人家的人……”
  顿了顿,她敛笑,直直逼视秦语姗的眼,目光沉甸甸的声音也变冷:“第一,你死活不肯承认自己那天的错而硬要说那是误会的话,那么,是的,我耿耿于怀记下了!第二,直到今天为止,你也从未与我和慧茹道过一个字的歉,倒是刚刚当众羞辱了慧茹一场!第三,既然你那么喜欢撕破脸找难堪那我成全你,从今天起,你最好别再惹我,不然,我保证图省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罢也不管众人什么反应,拉上李慧茹就要走。
  她说话速度太快,秦语姗几度想插话打断都没成功,直到她彻底说完要走了才总算有机会,也直接被气到了极点,直接歇斯底里就尖声了起来:“夏阳!帝都可是……”
  然而,她才气势磅礴的开嗓准备扣大帽子,夏阳竟就突的到了她跟前。
  秦语姗惊呆了,眼睛不断的来回度量已到跟前的夏阳和还站在那边的李慧茹之间的距离,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到底是人是鬼?怎么明明刚才还在那边,却才眨眼的功夫,就到她跟前来了?
  而震惊的人,远远不止她一个……
  赵芸惜始终淡然温和的笑此时也消失了,微微眯着漂亮的眸子,从未如此慎重而凝重的盯着夏阳看。
  当初送李芷妍出嫁西戎的礼队回来后都说,北王妃身手了得。
  不过,她那时是不信的。
  她生在将门,自小习武,不敢说自己有多厉害,却好歹见过高手无数,眼力还是有的,而她,见过去西戎之前的夏阳……
  在她看来,夏阳就是一个普通人,最多就是出身将门学过拳脚,懂些花拳绣腿,能撂倒几个大汉而已,终究不过是个没有内力的空架子,经不住真正的练家子一根手指碾!
  但她还是让李诚特地问了同在送亲队伍中的姚景瑞。
  可惜,姚景瑞当时受了重伤,躺在队伍后面的马车里动弹不得,而马车被层层人海挡住了,他并没有亲眼看到具体详情,所有的事情也是后来听说的,不过他当时听到了枪声,并感慨姬氏极确实不简单,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就把夏阳的神女身份打造得超乎想象的成功。
  于是,她很大胆的猜测,夏阳那所谓的身手了得,所谓的羞辱姬氏昂为大华同胞挣回脸面的一幕,其实都是假的,不过是姬氏极为了夏阳那所谓的神女身份更可信更巩固的一种手段,而究竟怎么办瞒骗过那么多人的眼睛,就不是她要考虑的了,她只要知道假的真不了就行!
  然而……
  现在的夏阳在她的眼中看来也依旧是个普通人,可,她却众目睽睽之下办到了高手才办得到的事——以常人认为不可能的极快的速度跨越一大段距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秦语姗回过神来又猛然发现,女子间还算高的自己在夏阳面前居然矮了一大截。
  这感觉一点都不好,好像她的气势都瞬间跟着矮了下去。
  她不能失了气势!
  她怎么能在这贱人面前失了气势!
  可……
  此时此刻在她面前的夏阳,普通的男装简单的马尾,明明是和平时一样的装扮,也明明没对她做过什么,只是淡淡的,随意的看着她,却让她恍惚间误以为自己进了神秘的空间惊扰到正在酣睡的凶兽的美梦,那凶兽不悦的咧了一道眼缝看她,发现她只是一只渺小卑微的虫子,根本不值得它去碾,可她却还是感受到了那排山倒海的压迫力,为此毛骨悚然,头顶凉到脚底,不自觉的惶恐后退,后退,后退:“你……你你不要过来……你……你再过来我可就要叫了!”
  冷不丁听到这样的台词,夏阳呆了一呆,无语望天后,转头就走。
  见她转身就走,秦语姗愣了愣,冷笑。
  说得厉害,其实还是不敢的,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倒是,她要是就这么让夏阳和李慧茹走了,就有些难看,于是,认定夏阳不敢动她的秦语姗为了挽回脸面,就想叫住夏阳继续“理论”,却不想,才张嘴嘴里就被塞进了东西。
  “噗……”
  秦语姗本能就将那东西吐出来,也好在那东西塞得不深而她反应快,所以很轻易就吐出来了,只是她太气愤了,根本没去看是什么,就抬头愤怒的骂夏阳:“你噗……噗……噗……”
  然而,她每次一张嘴,夏阳就往她嘴里塞东西,只要一张嘴,夏阳就拿东西塞她嘴,动作之快,她想闭嘴都来不及。
  次数一多,就算是她也看清楚了夏阳塞进她嘴里的是什么,顿时恶心的肠胃一阵翻江倒海,弯腰就大吐特吐了起来。
  “哇,好脏。”
  夏阳一手端着碟点心,一手将另一块吃了半边的点心全推进嘴里,嫌弃的弹跳着退远到安全距离,才转身一把将同样惊呆掉的李慧茹拉走。
  “九嫂,你……你也太损了。”李慧茹默默的为秦语姗点蜡,若非亲眼所见,她简直不敢相信,夏阳居然塞秦语姗她“新鲜”刚啃过或舔过的点心!
  这招是很孩子气,可更很阴损,何况众目睽睽之下……
  真是没谁了!
  夏阳见她已经能自己跟上了,直接撒手边走边吃点心:“我没打她已经很客气了。”
  “可我觉得她这样更惨,估摸着往后都不能好好吃饭了。”一吃饭就想起嘴里可能残留夏阳的口水,多恶心,多不自在,哪里还吃得下去。
  夏阳气愤瞪她:“你什么意思!我的嘴可比她的干净好几万倍好不好!我都不嫌弃她嘴脏浪费粮食,她嫌弃我什么!”
  她很高,还是男子装扮,偏偏像个脾气很大的小孩子,腮帮子鼓得圆圆的瞪人,手里还捧着点心,还一边气愤一边吃……
  李慧茹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近日愈发沉重的心情至少这一瞬间得到了释放。
  “这就对了嘛,笑起来多好看。”夏阳伸手掐了掐她的脸,用力往一边扯,似乎要将她的笑扯宽,却摸到满指的脂粉,立马嫌弃的撒手往她身上擦:“我靠,你刷墙啊抹这么厚,你确定你家紫宸喜欢你这样?看到你这样还能有兴趣?”
  不想,一听到紫宸,李慧茹顿时就不笑了,还黯然神伤的低下头去。
  夏阳有点冒火,抬手就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直拍了她个踉跄险些扑地上去。
  “九嫂!”
  李慧茹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心情正差没听到安慰就算了,还被打,不免瞬间上火:“你瞎了吗?没看到我心情很不好吗?”
  “你瞎吗?没看到我满脸写着不会安慰人很为难吗?”夏阳理直气壮的更大声的盖回去。
  李慧茹被她大声盖得有点懵。
  “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苦恼什么!你还指望我安慰你?李慧茹,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欠揍?我没吊你起来打已经是法外开恩特别关照了!你还敢发脾气!发脾气!叫你发脾气!叫你发脾气!竟敢冲我发脾气!我们家那木头王爷现在都不敢这么大声跟我说话!你脸倒是够大!”
  夏阳越想越火大,举起手来就一个劲的抽她,啪啪啪,直抽得李慧茹都没空神伤了,抱着后脑满地狼狈的求饶乱躲:“啊!好疼!九嫂,好疼好疼,别打了!好疼啊,人家知道错哦了,人家不敢了啦……”
  “玉不琢不成器,我不打你你不争气,跑什么跑,给我站住,老老实实站着让我打!”
  “瞎说!我傻了才站着让你打!真站着让你打不傻也要被打傻!”
  “真逗!你都已经傻到没救了,还在乎多傻一点吗?站住别动。”
  “不要!”
  夏阳说动手就动手,追得李慧茹抱头满地跑,后面跟着的芷兰生怕夏阳不知轻重真把李慧茹给伤了,赶紧冲上去想搭救,却被绿屏等人阻挠……
  如此这般,一行人从高处看去,跑得前前后后的那叫一个稀稀拉拉,说不出的滑稽。
  又被李旭带上屋顶的紫宸抿唇默默看着,只是看着,异常平静,一点都没有下去“搭救”的意思。
  不是他不在乎李慧茹,而是他很理智的知道,现在的李慧茹被自己的心魔给困住了,就需要个人来打她一顿,现在还来得及把她打醒,只是他下不去那个手……
  天知道,看到李慧茹被打抱头满地跑的时候,他虽然心疼,可又着实是松了口气的——还知道躲,证明她还怕疼,还怕疼,就证明她还不敢去死!
  正出神,冷不丁听到李旭忽然道:“五月初三,别让她近水。”
  紫宸皱眉转头,却只看到李旭下屋顶的背影,想问为什么都来不及了。
  **
  夏阳和李慧茹正围着福哥儿玩得高兴的时候,带着惠武帝赐于福哥儿的字的内侍就来了,将当众正式公布福哥儿的名字。
  这是一个很重要很慎重的程序,如同迎接圣旨一般,所有人都要到场迎接。
  夏阳总算见到沈妙梅。
  看她恢复得不错,夏阳放心不少,但只来得及彼此交换个礼貌的眼神,那带着惠武帝旨意来的内侍便开口说话了。
  白话的大意是,虽然烨王府长公子是因为特殊原因出世的,但大难不死就成就了大吉之兆,怎么个吉法没说,只说惠武帝非常高兴,龙颜大悦不但赏赐了很多东西,还要李烨夫妇明天就带着福哥儿进宫觐见,而赐予福哥儿的名字是——
  李龑!
  看到龑字的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而后面色就一层层的控制不住的,或微妙,或难看,或暗暗欣喜……
  龑,意为飞龙在天,唯我独尊!
  所以……
  惠武帝是不打算从儿子堆里挑继承人了?他直接打算让这个因难而提早降世却大难不死的皇孙当未来储君?
  这……
  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可他有没有明说呀……
  李诚面色难看。
  李靖也面色难看。
  李烨比较滑稽,满脸都是大写的懵逼。
  李旭虽然面无表情,可夏阳还是从他眼里捕捉到了明显的错愕。
  夏阳皱眉,什么情况?
  可仔细一想,又不是那么难猜……
  沈妙梅就算了,至少福哥儿,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夏阳的话,早已经没了!即是说,李旭的另一世里,福哥儿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不存在的,或者,就算真的有这么一个孩子,出生的时间和方式也完全不一样,如此一来,名字和待遇也有差距,于是连贯效应,就不会有李龑这个名字出现!
  想明白这些后,夏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穿越遇上重生,简直不能更坑爹!
  她的金手指开不出来就算了,他的居然也开不出来,他们的人生轨迹明显在不断的往他完全陌生的方向撒腿狂奔,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她觉得,现在,他最多也就能预报预报大天灾,连人祸估计都预报不准了……
  李旭回过神来就发现夏阳面色不太好,忙弯身低问:“怎么了?不舒服?”
  “呜呜,我掉东西了。”夏阳哭丧着脸道:“老大一包金手指说没了就没了。”
  金……手指?
  李旭误以为是她又作怪,把平时打赏用的小金果子让人烙成了手指的样子,弄丢了一包,哭笑不得:“除了你,那种东西别人就算捡到了也不敢要。”甚至还要吓一跳,如此一来找起来就容易多了。
  夏阳一听就知道他是误会了,但懒得解释,也没法解释,噘着嘴哼了一串是人都听不懂的火星语发泄。
  李旭知道她是乱呻吟,没理会,可李靖不知道……
  在他看来,夏阳是在跟李旭讨什么东西,但李旭面无表情的理都没理她。
  两天后。
  李旭拎着个大包金手指回来给夏阳,一脸期待的等着夏阳惊喜的扑上身来,结果,等来的却是夏阳很没形象的滚地爆笑……
  他瞬间知道,他又干蠢事了!
  
【138】过继,丧礼
  
  李旭有些下不来台,恼羞成怒的拿回那包金手指就要命人送去熔了重铸,做成小猫小狗哪怕小乌龟的样子也好,却被夏阳又抢了回去,美其名曰要留念。
  然而这些犯蠢的“证据”,李旭半点都不想留。
  双方态度都坚决,愣是僵持了半天才最终决定各退一步——夏阳拿出两根金手指“留念”,其余的让李旭拿走找人熔了重铸,不过夏阳很心机的提了个小要求。
  “反正这些你原也是准备送我的,重新铸回金条也用不上,不如让人铸成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时不时当惊喜送我一个。”
  夏阳就像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一点这个时代女性该有的矜持羞怯都没有,纤臂一伸抱着他脖子就主动坐上他的腿,为讨福利更是不择手段,撒娇卖萌又蹭又亲。
  李旭只是外表看起来狂霸拽炸天,其实骨子挺保守,若是换个女人这样不知廉耻的纠缠他,他保准受不了的一巴掌直接把人拍飞,可对象是夏阳的话……
  他就完全没则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一点都不反感,甚至,很喜欢很受用。
  不过……
  “你想铸成什么样的?”他实在不愿意再在她面前犯蠢了。
  然而夏阳却噘嘴道:“惊喜惊喜,就是要不知道才惊喜嘛,知道了还惊喜什么呀?诶哟,你就为了我稍微动点脑子想想嘛,我等你哟,么么哒~”
  李旭:“……”
  话题到此结束。
  本以为今天到此就该划上圆满的句号,却不想,半夜渴醒爬起来喝水的时候发现,本应该躺在身边的李旭居然不在。
  夏阳以为他是忽然想起了还有事没做完,又去书房了,也没在意,喝够水后倒头又要继续睡,却不想还没睡着,李大力就来了。
  “老战王不好了。”
  **
  夏阳匆匆赶到战王府的时候,李旭正与柳明月谈判。
  不过,与其说是谈判,不如说是一场气势的较量……
  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一张小圆桌,互不示弱的盯瞪对方。
  屋里气氛压抑,凶涛暗涌,一副剑拔弩张随时都要动手打起来的样子,却又大半天都过去了,愣是谁都没有先动手。
  最终,还是李旭顾忌夏阳半夜醒来发现自己不在,先忍不住的开了口:“李慧茹的病你必须治。”
  柳明月勾唇,讥讽的嗤笑了声:“北王殿下求人的态度真是与众不同。”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求你?”李旭冷淡道:“我只是告诉你,你不治,夏阳就会出手。”
  柳明月沉眸,眼里尽是危险的光:“你竟然利用她来威胁我。”
  “随便你怎么想。”李旭面无表情道。
  如果是别人,或许真就要因为这句话而误会李旭是在威胁了,但柳明月不是笨蛋。
  他是不了解李旭,但他了解夏阳,他知道夏阳是个怎样的女子。
  虽然一点都不想承认,但他心里却其实还是很清楚的,李旭这个人,肯定有着别人所不知的地方深深的吸引了她,不然,她不会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跟了他……
  婚姻?
  别跟他说什么婚姻,婚姻这东西或许可以牢牢的锁住别人,但,绝对锁不住她,更不可能让她露出那种幸福快乐的笑脸!
  柳明月抿唇盯着李旭看,想看看李旭到底哪一点比自己强,那不为人知的一面到底是什么,却只看到那张堪称完美却很棺材的脸越来越黑,颜色越来越难看……
  在李旭爆发之前,他别开了脸,也不愿再多看他一秒:“你可以滚了。”
  虽然没有明白的说出手,却是很明显的已经松口了……
  李旭一点不意外,起身就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
  柳明月以为他是要道谢,略微意外的扬了扬眉,但还是很恶劣的准备狠狠羞辱他一把,却不想,跟着就听到他冷冷道:“来的时候就打算好了,如果你不答应,就扒光你吊上城楼供人参观,幸好你答应了……”
  一听,柳明月顿时火了,却听李旭紧跟着又道:“不过,我还是提醒你,最好不要耍花招,不然,我还是会扒光你吊上城楼供人参观!”
  **
  李旭才从柳明月的医馆出来,便被告之,老战王快不行了。
  他匆匆赶回战王府,刚进门,惠武帝也到了。
  李旭并未停留迎接,而是借着夜色掩护直接先走一步,如此一来,惠武帝到老战王屋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李旭和夏阳早在屋里了。
  北王府就在战王府后面,两府之间隔着一片半大不小的林子,特殊情况走后门其实很近,小夫妻早到也是理所当然,晚到才怪异,因为惠武帝进门就看到他们并不惊讶。
  何况,惠武帝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老战王到底会把那枚特殊的兵符交给谁继承!
  **
  老战王是大华的开国功勋,是战神,是一个活着的精神象征,是当下李氏皇族中辈分最高的老长辈,他甚至比当今太后都要老一辈……
  他到底有多少压箱底,谁也说不清楚,而他一脉却早已断绝,膝下并没有名正言顺的正经继承人,于是他的一切,李氏子弟就都有继承权!
  如此一来,他将离世自就成了大事,身在帝都能到场的宗亲们,纷纷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匆忙往这边赶过来,美其名曰送老人最后一程,却其实,多是想着能分一杯羹。
  人陆陆续续的赶到,若非碍着惠武帝也在屋里,一个个都恨不得挤到老人家床边去表现一把的,保不准要出大乱子。
  不过,就算惠武帝坐镇床边,靠着辈分和身份挤进屋里的还是很多……
  屋里空气不好,对病人来说是要命的,可老战王的精神却意外的好,一副病全好了的模样。
  夏阳知道,这其实只是回光返照,维持不了多久,如同昙花一现般短暂,也再多的心理准备都是假的,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痛会难过的……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喷涌,想假作坚强的笑送老人最后一程也做不到。
  李旭没有安慰她。
  不是不心疼,而是知道,这个时候不论他安慰她什么都是没有用的,这一世的她完全是将老人家当成了血缘至亲来爱,老人家的离去,等同是在她心上剜肉,痛是不可避免的,何况……
  她很少哭。
  以她的立场和处境来说,她哭得实在太少太少了,所以,他觉得,她偶尔的哭一下发泄一下,也是好的。
  于是,李靖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夏阳哭得两只眼睛都红了肿了,而李旭,除了扶着她外,全程面无表情没有一句安慰……
  这太过分了!
  娶走了她,却不好好待她,当初何必娶她!
  然而……
  他却不能理直气壮的过去教训他。
  而这时,人也到得差不多了,老战王爽朗笑声传来:“能活到这岁数,已是老天特别关照,我很知足,你们也该知足。”
  惠武帝默默的听。
  他不开口,其他人也不敢乱说话,屋里静得只有老战王一个人的声音:“我啊,不但自己打了大半辈子的仗,三个儿子,四个孙子,也都是在马背上打啊杀啊抢啊……轰轰烈烈几十年,倒是攒了不少好东西,却到头来,连个正经的继承人都没有。”
  惠武帝这才满面羞愧的道:“是朕愧对皇叔祖……”
  老战王笑着摆摆手表示不关惠武帝的事,却就听到惠武帝又道:“虽然皇叔祖拒绝过多次,但今日趁着宗亲都在,朕还是要再提一次……”
  “朕知道,您二老都非常喜欢夏阳,视她如己出,可她毕竟是夏家唯!一!的!血!脉,所以她是万万不能过继战王府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难道老战王或者老王妃以前提过过继夏阳?
  却见老战王皱眉,明显是没有提过。
  惠武帝安抚住欲言的老战王,又道:“皇叔祖,朕只是说夏阳不行。”
  众人怔了一怔后,心跳瞬间加速了——只是说夏阳不行,就意味着别人可以!或者更准确的说,惠武帝这是要软硬兼施的放个人过继战王府!
  “皇叔祖,您一脉是为守护大华而断的,若不继个孩子为您尽孝,朕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惠武帝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真怕没脸见祖宗,眼都红了:“还是那句话,您若是看不上朕这些皇子,正好如今朕也有几个皇孙了,只要您高兴,您喜欢,您挑着谁都行,朕立马将他写进战王府,再不济,在场这么多宗亲里也有很多优秀小辈,您从中挑一个也是行。”
  李旭沉默看着一切。
  他记得,在那个前世,老祖宗临终前父皇也提过这件事,可惜老祖宗倔强到底,死活不愿过继个孩子延续战王府的香火,还把攒了大半辈子的家当散了不少,其目的,估计是不想没他的战王府再树大招风,给老王妃和夏阳留下后患……
  正想着,就听到老战王道:“那就他吧。”
  下瞬,满屋子的眼睛都顺着老战王的指,看向了他。
  李旭怔住了。
  惠武帝却并不意外,甚至,跟他心中计划的一致——说到底,过继谁都不如过继他亲生儿子来得保险!而他那么多个亲生儿子中,李旭无疑是最听话的!而且,李旭也并不适合做皇帝!所以,把他过继战王府,最合适不过!
  李诚和李靖略微的错愕之后,神色微妙的难看了起来。
  李旭过继战王府,对他们现在来不算是坏事,这至少意味着只要皇子皇孙们没死光,李旭就连跟他们抢的资格都没有,但也绝对不是好事……
  过继战王府后,李旭就将以为战王府延续血脉为代价而继承战王府的一切,到时候,他的权势和地位,将比现在更高,一旦跟他们作对,就会比现在更可怕更难缠!
  好在,在场的宗亲多是想来分一杯羹的,自不愿意看到李旭过继战王府继承战王府的一切,而他们只能干看着,于是,紧跟着就纷纷有人提出让老战王再慎重考虑一下的异议。
  然而,这样的声音不但让老战王不悦,连惠武帝都不高兴了……
  一老一少一唱一和的把众人一顿骂后,事情还是按照原定敲定了。
  惠武帝生怕多耽搁一秒都再出岔子,很快跟老战王商量好,让李旭过继给老战王早已过世的长孙,并招呼李旭和夏阳到床前给老战王磕头行礼,当众改口喊老战王曾祖父,老王妃曾祖母。
  所谓特殊情况特别处理,老战王这会儿都要不行了,自没那时间大办过继礼,不过,惠武帝和这么多宗亲在场见证,这礼虽然简单粗暴了点,却也是作数的,其他礼数回头补上就是。
  一来二去如此折腾后,老战王的精神明显的不济了……
  “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也是个有本事的,不至于养不活老太婆和阳阳,这些东西我已经让人整出来了……”老战王将早已准备好的账本拿出来,交给惠武帝:“就劳烦皇上替我分发给大家吧。”
  宗亲们一听还有好处,纷纷暗喜,面上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好像这要死的人是他们亲爹。
  “这……”惠武帝迟疑的看了眼老王妃和李旭。
  老王妃抹了抹眼角,道:“皇上已经把旭儿过继给我们了,还怕老太婆往后没得依靠么?您就拿着吧。”
  好东西太多,终究是祸不是福,以前老头子还在倒也没什么,反正他们无后,东西终究是要拿出来的,所以谁也不介意在他们这里多放放,可往后却没得老头子在前面顶着了,李旭还过继给了战王府,还留着,就是在给自己和两个小的招灾了……
  李旭也道:“除了这座王府,其他的都可以不要。”
  要不是战王府是开国就赏赐给老战王的,他夫妻二人在这里生儿养孙活了一辈子,拥有太多太多的回忆,李旭甚至连战王府都不想要。
  家大人少,不好。
  惠武帝很欣慰,对李旭这个儿子愈发的和蔼:“就算过继战王府,你也依旧还是朕的儿子。”
  李旭点头。
  “皇上,还有最后一件事……”老战王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声音也越来越低:“那个东西……我……给了阳阳……”
  可大家都竖着耳朵,所以还是很多人听到了,李诚李靖更是眼尖的看到,惠武帝听到后面那句的时候面色大变,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大怒,简直是要惊怒而起的样子。
  两人抿唇不语,纷纷像惠武帝一样下瞬就将目光转投向了夏阳,但又跟惠武帝的惊怒不同,他们是十分惊愕——什么东西落在了夏阳手里,能让父皇露出那么失态的面色?
  “不过……您……放心……东……东西……我……让人……一分……为二……了……”
  老战王说完这话,便咽下了最有一口气,离开了人世。
  惠武帝气得面目扭曲。
  你倒是告诉朕另一半给了谁再死啊!
  **
  老战王的葬礼十分隆重,惠武帝下令举国哀悼其百日,并身先士卒,吃斋一整个月尽孝心。
  数不清的将领闻讯后能亲自赶来的纷纷亲自赶来,不能亲自赶来的也派了儿子或者孙子特地来一趟。
  李旭期间正式过继战王府,以战王府子嗣的身份主持丧事,而他手中的洗钱案,惠武帝做主转交给了李烨继续。
  丽妃知道后的第一时间便让李旭进宫见她一趟,可惜,李旭推说忙,没进宫,也确实忙得分身乏术。
  丽妃气得想摔东西,却不敢摔。
  她的好儿子现在得势了,连张皇后都要给脸,上次他发火的事让张皇后很难堪,也很火大,不敢冲她那好儿子发火拿她开刀,就直接把永乐宫的人里里外外的换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的她,等同是被张皇后严密的监视住了,稍有风吹草动都可能招来张皇后怀疑,所以她连联系外面都不再那么方便,而她不过是后宫的一个妃子,出去也不方便……
  这,是她最恨的地方!
  她明明出身比谁都高贵,却因为李氏和夏家而不得不过着如今这种见人就卑躬屈膝的日子,还跟一群女人抢一个虚伪恶心到令她作呕的男人!
  **
  “这些都是什么呀……”
  紫霞公主嫌弃的拨着碟子里的菜,一点胃口都没有,可折腾了一天她却又很饿了,这让她很烦躁很恼火:“挺了这么多年都不死,偏偏要这个时候唔唔……咳咳,二嫂,你干嘛!”
  话到一半猛然被赵芸惜塞个馒头堵嘴巴,紫霞公主感觉自己差点没噎死,气得不行,喝了好几口水都没能将那难受的感觉缓过去,还反倒越发的恶心想吐了。
  赵芸惜沉着脸道:“浑说什么!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战王府,老战王的丧礼上,她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找死吗?找死也麻烦不要拖累别人啊!
  这死丫头真是命好,本文以为能让淮恒公夫人好好的教教她规矩,却不想,她偏偏这个时候怀孕了,搞得淮恒公夫人为了孙子也不敢教训她……
  “我又没有说错……”
  紫霞公主委屈不已:“二嫂,我才刚怀上啊,太医说头头三个月很重要的,得万分谨慎,不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呸呸呸,瞧我这张嘴,胡说的胡说的,不作数……反正,我就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就对了。”
  说着说着,她就不由的抚摸上自己还平坦的小腹,那温柔劲儿,与其说是怀着母爱的心情期待那条自己孕育的生命,还不如说是在抚摸自己的护身符,她认为,只要有这孩子在,就谁也不能动她!
  赵芸惜青筋都要跳出来了——都是一个肚子爬出来的,兄妹两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她真以为有个孩子就能登天了?简直愚不可及!
  忍着打紫霞公主一顿的冲动,赵芸惜选择了沉默,反正说也没用了,这丫头欠的是教训,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训,可她现在有肚子里那个护身符,不适合教训,至少不适合她明着教训……
  见赵芸惜都抿唇不语了,紫霞公主更加得意,愈发的认定肚子里这块肉是个了不得的宝贝。
  “反正也吃不下,屋里还那么闷,我不如出去走走,二嫂你吃吧。”紫霞公主说着,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却不知道,她背后的赵芸惜微微眯起的眸子里,又渗人的寒光,更是待她出门后,就勾指让丫鬟近。
  “慧茹来了吗?”
  **
  夏阳一下就变成了战王府的女主人。
  虽然有老王妃坐镇,可老战王的丧礼还是忙得她昏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好在赵芸惜秦语姗和沈妙梅这些妯娌都来尽孝道,顺便搭了把手,着实帮了不少忙,也不得不说,处理这种事上连秦语姗都比她有天赋……
  然而,运道不济的时候,总是特别容易出事!
  夏阳好不容易才有歇口气的功夫喝口水,莫伊却白着一张脸匆匆来了,低声在她耳边道:“王妃,紫霞公主摔了一跤,出了许多血。”
  “噗咳咳,什么?怎么回事?”紫霞有身孕,摔了一跤出了很多血,意味着流产,夏阳也惊到了。
  莫伊面色难看:“具体奴婢也不清楚,只知道出事的时候四公主就在旁边,据说跟紫霞公主发生了争执。”
  T
  
【139】我喜欢这样拍灰
  
  事情已经出了,急也没用。
  夏阳干脆先去了一趟已被圈起来的事发现场,见现场被保护得很好,不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