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68部分

  “你以为你是谁?帝都那么大,人那么多,死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人你也能一清二楚。”
  一想到李年很可能是在提防她和李旭,夏阳就很想打他一顿,然后去刨李煜的坟骂个三天三夜再说:“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却要我什么都告诉你?你当我傻呢还是当天上真会掉馅饼还总是喜欢砸你?”
  李年看着一把揪住他前襟的夏阳,面色很微妙——当初的小郡主真的已经长大了,都快有他高了,却是愈发的不像女人了。
  挣也不是,不挣也不是,尴尬的左顾右盼道:“你快放手,若是别人看到……”
  “放心,看在太子哥哥份上,我不会说你非礼我的。”
  李年:“……”
  僵持了会儿后,夏阳一把推开他,绷着脸道:“太子哥哥是不是还留了特别的密令,比如……杀我,或者李旭。”
  李年低眸避开夏阳的眼:“太子殿下生前最疼爱的就是您和战王,又岂会留这种密令。”
  “说这话的时候连我眼睛都不敢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夏阳冷笑。
  李年抿唇,不语。
  夏阳叹气:“我知道太子哥哥这么做的意图,甚至理解,所以你放心吧,我并不生气,也,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
  李年依旧不语。
  “但是,你想过没有?太子哥哥再聪明也只是人而已,他不是神,他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他最多只能猜测到个大方向,不可能知道小细节,而很多小细节,是可以影响整个大局的。”
  李年皱了皱眉:“战王妃想说什么?”
  夏阳迟疑了下,还是道:“李旭其实知道很多事,包括丽妃,包括林氏,包括那个神秘的地下黑市,甚至更多……所以,太子哥哥所担心的,他会被那一份亲情束缚的几率,很低。”
  李年怔住,而后又皱眉。
  “你也不用担心他会被巫蛊毒祸所控制,因为还有我在。”夏阳道:“虽然我确实不敢担保百分百,但我发誓,若有那个万一,我定豁出性命也为他除蛊去毒!若还是不行,也用不上你,我,会亲自动手。”
  李年震惊的看着她,便听她又道:“所以,当初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告诉我吧。”
  
【143】来真的
  
  李年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了:“其实,太子殿下很早之前就关注那个地下黑市了,但很~快~便又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而不得不放手,并以最~快~的~速~度~撤回所~有~的暗哨。”
  他的切入点让夏阳有些错愕,但,信息量非常大。
  李煜体弱,却非常聪明,虽因身体的关系而不太与人交集,却意外的很擅长交际,最最关键的是,他一直都非常清楚自己是什么人,有什么立场,在什么人面前可以说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碰,什么样的要求可以随便提而什么样的要求想都不能去想,他所拥有的一切,是谁给的……
  惠武帝对他青睐有加分外宠爱,或许真是出于真心,甚至真的希望这个善解人意又懂分寸的儿子能活得更长久一些,所以即便明知他命不长也还是力排众议立他做太子,给予他最好的教育,最优越的物质条件,一边尽心尽力的为他寻医,一边又尽所能的满足他有生之年的所有愿望。
  可以说,当年的李煜,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看似手无寸铁悠闲度日,却实际,拥有仅次于惠武帝的无上权势!
  所以……
  能让这样的李煜投注了心力去关注,却又“很快”就“不得不”放弃继续撤走所有人的“特别”原因,多半只有一个——那个地下黑市,还涉及着惠武帝的直接利益!
  一个帝王参与地下黑市的交易,乍一听很荒唐,可仔细起来,又真的有那么荒唐吗?
  回想那个神秘的地下黑市的操作方式,以及至今为止夏阳所知的被邀请的名单,放开脑洞去想,这又何其不是一种变相的监控和掌控?
  说是进入交易会场的时候会有工具掩饰身份,可,邀请函是地下黑市发出的,每一次举办的地点都不一样,前往的人甚至时间都不一样……
  别人不清楚到底来的是什么人,可主持那一场黑市的人,也不知道?
  别逗了。
  或许维持这个巨大的地下黑市确实需要很大的人力和精力,可回报却是对等的,甚至翻倍,数倍——首先,诱人的经济利益!其次,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商门巨富,私下里那点见不得人的勾当都一清二楚!
  何乐而不为?
  李年却也不管夏阳想不想得通透,跟着就又道:“后来,太子殿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关注那个地下黑市,直到……殿下命属下派人着手调查丽妃。”
  夏阳抿唇不语,静候下文。
  “圣上并非太后嫡出,年轻时候又咳……所以当年继位的时候有些咳咳……不过,一切都在他微服出巡江南遇上丽妃之后改变了,林氏至此成了皇商,为圣上效命……丽妃盛宠一时,拥有很多特权,有些她病后也并未撤销……”
  虽然李年说得含蓄,但夏阳还是听懂了,并且很久之前张皇后也说过。
  就是——惠武帝并不是太后亲生,本来谁也没有料到他能荣登九五,于是巴结的人并不多,而他年轻时候还非常风流,养了很多妻妾美人生了很多孩子。如果他只是个闲散王爷的话倒也不至于怎么样,可他后来偏偏做了皇帝,于是腰包瞬间悲剧的羞涩了,而一个皇帝腰包羞涩是很郁闷的事,会让他说话都不够底气。于是他精明的找上了丽妃,于是林氏顺其自然的成了他的理财顾问兼财务总理,于是丽妃得到了盛宠,并且为了方便做这个财务会计,还拥有了很多特权,而现在虽然丽妃容貌不再已经失宠了,可林氏这个理财专家还在,所以她某些特权还在。
  李年继续道:“顺着丽妃,属下的人再次查到了地下黑市,并且意外的发现一条深藏后宫的暗线,但很可惜,并没有来得及更深入,太子殿下便出事了。”
  虽然早就知道李煜的死跟追查丽妃有关,可真的听到的时候,夏阳还是面色一白,心里难过。
  李年有些不忍:“太子殿下说过,这事于您无关,甚至若非您提醒,我们连提防的机会都不会有,糊里糊涂便……”全军覆没!
  夏阳抿了抿唇,岔回话题:“那条暗线……”
  “因为一个宫女投井,断了。”李年道。
  夏阳紧紧盯着他,感觉这事上他还是有所隐瞒的。
  李年被她盯得直发毛,硬着头皮僵持了好半天后,终是忍不住道:“断之前,却有些微收获……”
  夏阳沉下脸,又想打他了。
  李年尴尬的别开脸:“那条暗线连接的是……永乐宫和永宁宫。”
  夏阳错愕得瞪大眼。
  永乐宫是丽妃住的,而永宁宫,是淑妃住的!
  宫里贵人这么多,妃子就有好几个,淑妃显而易见的被其恶毒的孪生姐姐连累,就算抚养了李靖和李芷妍也未得什么圣宠,住的邕宁宫名字都似乎别有含义……
  所以,一被发现就立刻断掉的暗线,为什么会通到淑妃那里,淑妃有什么值得丽妃盯的东西!
  “太子殿下也很疑惑,可惜属下无能,并未查到更多有用的东西殿下便去了。”说起旧事,李年明显有些低落。
  夏阳能体谅他的心情,但还是抓紧时间问道:“所以你这些年还在查,对吗?”
  李年抿唇,默认了。
  夏阳忙问:“还查到了什么?”
  “还查到林氏家主,也就是丽妃的父亲,实际是私生子……”
  **
  林傲六岁才认祖归宗,六岁之前谁也没见过他。
  因为生母贱是青楼女,林氏主母觉得传出去太丢人,便把事情瞒得死死的,谎称他是小妾所生。
  虽是妓人生,却被教养得很好,至少很懂规矩,而且他非常聪明,哪怕明知道自己刚认祖归宗生母就没了不寻常也没有闹,加上擅长察言观色还嘴甜,很快便融入了新家庭……
  那时候的林氏还不是江南首富。
  那时候的林氏甚至还遇上了好几次大危机。
  可就是那个时候,林傲脱颖而出倍受宠爱重视,当时的林老太爷甚至还失控说出他是商道奇才,是天赐林氏的福星之类的话来。
  十岁的时候,林傲开始习武,十五岁的时候迷上修道,近乎疯狂,一年到头没腿在家,四处拜访道观,大华各地遍布他的脚印,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说不定哪天就出家做道士修仙去了,却这时,林家出事了,一场瘟疫席卷,差点让这个庞大的家族覆灭,不过,男丁死得就只剩下在外的林傲了。
  于是,林傲被召回林氏,继承了家业,不过他并未因此就放弃了修道事业,每年还是会捐赠很多钱到各大与他投缘的道观,并在长子成年娶亲之后,直接将家业交于长子打理,而自己则直接入观修行,彻底开始求仙之路……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顺理成章。
  可夏阳却怀疑,他所谓的四处拜访,其实是变相的招兵买马,所谓的捐赠,是运作资金的变相输送!
  而且……
  “李年还说,他似乎一直在找东西。”
  李旭皱眉:“找什么?”
  “不清楚……”夏阳面色有些微妙,还有点晃神:“李年也不确定他要找的到底是东西还是人,只是发现他每两年就会悄悄的到蜀地转转,似是在找什么,但又从不见他与谁特别的接触。”
  李旭抿唇看着她,静静的,静静的,直到,她自己恍然回神。
  夏阳一回神就对上李旭的眼,不禁有点心虚,支支吾吾好半天才道:“我……我猜……他……找的可能是我。”
  李旭怔住。
  “或者更准确的说,他想找的应该是我师父或我师父的族人。”夏阳弱弱道。
  这样说,李旭就明白了——林傲真正要找的,其实是那种能为人续命的神奇医术!那些特效丹药!
  面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他找这些做什么?
  非常简单而容易理解——想活得更更更长久一点!
  这么说起来,之前林傲确实特地写信问过他,知不知道夏阳为老战王找的那位神医在什么地方,见没见过,没见过的话帮忙打听一下具体的相貌特征,能瞄下画像更好,理由是想找来医治丽妃的怪病,但那时候他在北门关,确实不知道,后来倒是知道了,可……
  真正救下老战王的却其实是夏阳本人,而且,需要付诸不为人知的巨大代价!
  如果当初他人不是在北门关,如果他的心更迟一点偏向夏阳,如果……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夏阳发现李旭的面色难看着难看着就难看成了白纸,一点血色都没有,还极快的速度冒出来很多冷汗,吓了一跳,以为他急症了哪里不舒服,拉了他的手就要查看,却被他反手一扣,猛的拖进怀里。
  他用了很大的力道,像个水中沉沉浮浮就要溺毙的人忽然抓住根能救命的浮木,松手就会被淹死般,在她跌进他怀里瞬间就死死的抱住她。
  猝不及防的她几乎瞬间就被他榨干了肺里的空气,呼吸困难大脑直接缺氧,懵逼得不要不要的——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你到底怎么了?”
  她听到他的心跳得很快,而且很乱,甚至呼吸都是紊乱的,好像刚刚窒息过,这会儿需要拼命的呼吸,很明显的不对劲,所以又想挣开他查看,但他说什么都不肯放,就那么抱住她,死死的死死的,好像一撒手她就会跑掉。
  “我……我想去练武场。”
  “啊?”
  李旭的话,让夏阳错愕,也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放开了她匆匆出门去了,而后,又很忽然的转回来,一把拉上她再往外走。
  夏阳懵逼的被他带到练武场,然后,亲眼见证他是怎样砸烂的半个练武场……
  动静很大,把很多人都招来了,但跟着又都缩走了,包括姬氏极和索朗穆——某人明显的疯症发作谁惹谁遭殃,他们就算不爽他,也不至于傻到挑这个时候跟他打架!
  夏阳孤零零的围观全程,直到李旭彻底累瘫在那片狼藉里,才慢悠悠的走过去,托腮蹲在他旁边:“你肯定是属猪的。”
  瘫在地上闭目粗喘的李旭睁开眼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李年来过,又走了。”夏阳叹气:“你说,他会怎么想你这场突如其来的怒火?”
  李旭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窘了:“他应该不会……”联想到你把事情又原封不动的告诉我了吧?
  “你说呢?”夏阳蹲着抬起一只脚来踩他:“太子哥哥能临终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他,起码证明,他不是属猪的。”
  李旭黑脸,冷哼:“知道就知道。”他行得正坐得端,怕什么!
  “是是是,你牛你最大,大到想拆屋子就拆屋子,想砸练武场就砸练武场……”
  夏阳直接赏他个白眼,起身,紧跟着毫无征兆抬脚就是一阵乱踹:“你特么的!不懂怜香惜玉也好歹别特么的乱吓人啊!你特么的真以为姑奶奶我这颗心脏是铁打钢造天崩地裂也不怕么?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看到你噼里啪啦轰的一阵乱砸,屋子那么大的石头一拳就给打碎了,卧槽,差点被你吓尿了你知道吗?”
  她刚才是真被吓到了,所以现在是真火大了,虽然没用内力,可每一脚又都是用上真力气的,痛得李旭也忍不住要躲,可他的力气已经烧在砸练武场上了,这会儿真心躲不开。
  得知已经消停的老王妃把两人召到跟前问话,看到的就是鼻青脸肿的李旭……
  秦嬷嬷很适时的低声解释。
  原本很生气的老王妃听后,乐了,也不再问伤从哪来的废话,直接问夏阳:“阳阳,你为什么打他?”
  夏阳皱了皱眉,反问:“不可以打吗?”
  老王妃一时反而被她问懵了,就看到夏阳转头又问李旭:“不可以打的啊?”
  李旭:“……”
  如果没第三个人在,他可以哄她开心,说可以,可这里……老王妃,秦嬷嬷,巧玲,绿屏,何止有第三个人!
  没人回应,夏阳撇嘴:“知道了,以后尽量不打脸就是了。”
  老王妃:“……”
  李旭:“……”
  秦嬷嬷等人:“……”
  老王妃沉下脸来,摆摆手,秦嬷嬷立即带巧玲和绿屏退下。
  掩上门的时候,听到老王妃沉声厉喝:“阳阳,跪下。”
  李旭一怔,还没想起来要说话,就看到夏阳噘着嘴跪了下去,听到老王妃喝问:“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不知道。”夏阳抿了抿唇:“我也没错!”
  李旭站起来,就要过去陪她跪,却听老王妃喝道:“你给我坐回去!”
  李旭皱了皱眉,看看老王妃,又看看夏阳,最终还是坐了回去,反应迟钝的看着一老一少,不知道她们这是在唱哪一出,为什么要唱这么真实,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
  夏阳只是看起来叛逆,骨子其实很乖巧的,老王妃不是一直知道的吗?
  “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老王妃这才转眸,又问夏阳。
  夏阳似乎知道老王妃问的是什么,却倔强的咬着唇,不肯开口。
  “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吗?”老王妃又问。
  李旭总算听明白了,可夏阳依旧咬唇不说话。
  “曾……”“你其实都知道!”
  李旭想开口解围,却被老王妃打断了,她气愤的指着夏阳骂道:“你很清楚,他是李旭,是这战王府的正主子,是你的男人你的天!而你是他的王妃,是战王府的主母,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一点点错都有可能被放大被诟病!可你就是改不了,不!不对!是你根本就不愿意改!”
  “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你已经长大了!还小不懂事这种借口已经不适用了!你已经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无拘无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更何况,你一个当家主母态度这么不端正,日后还谈何管束下人?”
  “曾祖母……”
  李旭试图给夏阳解围,可立马就被老王妃给骂断了:“你闭嘴!她有今天也一半是你纵出来的!你以为这是爱她宠她?你这是在害她!你这样只会让她愈发的无法无天不知礼数!愈发的不讲规矩不行规矩!”
  李旭皱了皱眉,换做别人敢这么骂他,他一巴掌就拍过去了,可……
  老王妃现在是他的曾祖母,比他亲祖母还要高一个辈分,也,是夏阳珍视的亲人之一,她这么吼,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夏阳确实有些太不行规矩了。
  她不是不懂,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愿意去做,得过且过能混一天算一天,他们能包容她一天就是一天,比起高高在上尊荣富贵,她更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而他,也不想去强迫她,不愿那些框框架架去压榨她,将她最终变成一个规规矩矩却已经不再是她的她!
  可大华是个讲究规矩的国家……
  在这里,这样的她再不改,即便现在不吃亏,日后也是要吃亏的,甚至总有一天,会成为众矢之的!
  再有就是……
  她会犯这样的过错,不但是他宠的,还是他害的!
  她那么懒的一个人,恨不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别人挑衅她,她能避就避,实在避不开了还要再考虑一下回敬会不会浪费太多力气,又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打人?
  说到底,如果他不闹那么大动静,她也不可能会吓到,也不可能会踹他,他也就不会有身上这些伤,更不会被曾祖母叫来问话,不会被曾祖母呵斥罚跪……
  其实,错的人是他!
  这么一想,李旭再度站起身来:“曾祖母……”
  “叫什么叫!”
  老王妃火大的再次吼断他的话:“想给她求情?你有什么脸求情?你以为你就没错?堂堂战王,二十出头的人了还像个孩子,有点不痛快就砸东西,你可真长脸啊你!”
  李旭顿时没底气的窘了,冷硬的面庞尴尬的浮上淡淡的红。
  “去!自己的屁股自己擦,砸坏什么就给我修什么,把练武场给我修回原样!没得你砸坏了东西却让别人给你修,觉得丢人当初就不该砸,修好之后给抄十本佛经!”
  “啊?”修练武场就算了,抄佛经……
  李旭脸都绿了——他都二十出头了,战场上威名远播,还要罚他抄书,这传出去……多丢人啊!
  老王妃冷笑:“哟,嫌丢人了?嫌丢人当初干什么去了?去给我抄!再不去,十本就变成二十本了!”
  李旭的脸,瞬间黑了,不由瞥了瞥夏阳。
  “你看她做什么!我养大的丫头我还能吃了她不成!最多让她在这里跪完之后去跪祠堂,一边跪一边抄规矩!”老王妃喝道。
  李旭算了算,现在走是十本,再不走就是二十本,到时候想偷偷帮夏阳都帮不了……
  咬咬牙,走了,先去修练武场。
  殊不知,待他走远后,夏阳深嘘一口气,嬉皮笑脸就从地上爬起来,狗腿的跑去给老王妃捏肩:“曾祖母威武!”
  “那是。”
  老王妃很是受用的笑了笑,端起茶就喝了口,而后脸猛一沉,砰的将茶摔回几上:“我让你起来了吗?”
  夏阳一呆,来真的?厚颜无耻笑得更加可爱一点:“曾……”
  “曾什么曾!给我跪回去!”老王妃一把拍开她的手,沉声喝道:“再不跪回去,我就请家法了!”
  卧槽!
  死木头,你这次真的害死我了!
  T
  
【144】
  
  万试万灵的撒娇卖萌也失败了,夏阳最终还是被罚去了祠堂抄规矩……
  跪!着!抄!
  这样一来,别说李旭,秦嬷嬷都心疼了。
  趁着侍候老王妃歇息的侍候,秦嬷嬷道:“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儿,您何必如此大动肝火?郡主也不是真不懂事,不过是那性子使然,该正经的时候,她还是做得很好的。”
  “她有今天,就是让你们一个个这么给纵出来的。”老王妃打定主意要好好改造夏阳,哪能被秦嬷嬷三两句就说动了,哼了一声后,忍不住嘟囔:“当初就不该让她去什么西戎,现在好了,本就是个没规没矩的鬼丫头,去那边晃荡两年回来,愈发的不像样子了。”
  越想,越激动:“平时小两口关着门在屋里闹也就算了,人家看不见也不知道,可你看看今天,都成什么样儿了?府里那么多眼睛看着,她竟然说踹就真踹上去了,你瞅见旭儿那脸没有?鼻青脸肿,遮都遮不住!”
  “旭儿他要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顶多就是让人家笑话笑话嘛,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小两口感情好那也是好的,可旭儿是什么人?是咱们战王府的男主子!是领兵打仗的大丈夫!”
  “脸都被自家婆娘踹成这样,他还怎么领兵打仗?他还怎么上阵杀敌?自家婆娘都管不好,又拿什么去威慑手下的兵?敌人来叫阵的时候喊,喂,李旭,昨晚你婆娘打你了吗?快来让我们看看你脸肿了没……他也嫌臊得慌?他不怕丢人,低下的兵将也不怕?还没开始打,这气势就先输了人家一大截,还怎么打?”
  老王妃毕竟已近八十年纪很大了,秦嬷嬷还真怕她一激动就缓不过气来,见她停下就气喘吁吁,忙给她拍背顺气,可跟着又不禁因为想起老王妃刚才那番话而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忍不住又道:“您老人家说得都对,可奴婢总觉得郡主今天是故意的。”
  老王妃皱了皱眉,看向她。
  “是,郡主经常让人看起来好像很没规没矩,可您仔细想想,这些年,她除了喜欢穿男装之外,又真的公然挑衅了哪一条规矩?”秦嬷嬷想着夏阳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又好笑又好气,可心却是暖融融的似要化了一般:“您其实比奴婢更清楚,郡主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只不过,她表现温柔的方式跟我们不一样。”
  想起这些年府里因为多了一个夏阳,度日如年的生活就变得那么生机勃勃丰富多彩,老王妃嘴角也不禁挂起了笑来:“你就使劲的夸她吧,那小尾巴都翘上天下不来了。”
  秦嬷嬷知道老王妃也就那么一说,真要论起宠溺纵容夏阳来,其实大家都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而已,于是笑着又道:“今天这事,奴婢真心觉得郡主是故意的,为王爷为您,故意的。”
  老王妃默默的听。
  “说起来,王爷摊上那么一个母亲,确是个可怜的,以前真正关心他的人估摸着也就太子殿下一个,可太子殿下再老成,也终究不过是只比他大个几岁的大孩子而已,再加上张皇后那边……又哪能面面俱到?性子脾气有缺陷,也是在所难免的。”
  秦嬷嬷叹气说道:“再有,虽说王爷是个有担当的,过继了战王府就会担下战王府的重担,往后孝敬您,为战王府延续血脉,可是,仅仅只是如此又怎么能够?至少在郡主看来是不够的,没有真正的亲情羁绊,就谈不上是真的一家人。”
  李旭性格有缺陷,脾气烂得出名,不是好事,这会让他很容易着道,一不小心就可能万劫不复,偏偏他现在已经二十出头,脾性已经定型,不管对不对,已经有了自己的分辨能力和判断力,你单纯的跟他说你这样不对那样不对,他就算承认了也已经难改,说多了,他也掉面子来脾气,若是消极一点,保不准还会开始怀疑自己……
  而且,他还有些木讷,不善表达,指望他主动融入这个新家庭,真真正正的视老王妃为亲曾祖母待,与老王妃培养出真正的祖孙情来,简直天方夜谭。
  夏阳很聪明,虽然用的方法简单粗暴了点,却对人下药最是直接有效……
  她很清楚老王妃的底线在哪里,更知道李旭有多宠溺她,于是,她以身试法主动挑衅老王妃所不能容忍,借老王妃的手让李旭来一次深刻的自我反省,希望他往后再爆起脾气来的时候能想起今天——放纵脾气固然爽快,可爽快之后却是一个烂摊子,还,会连累自己说珍视的人!
  同时,让这对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但一样孤独的祖孙,在摩擦中渐渐感受对方的存在,从而增进彼此的感情——老王妃会勃然大怒,是出于对小辈的关爱,而李旭,很明显的缺爱,并且,凭他迟钝的程度来看,默默给予他关爱,他很可能后知后觉很久之后才会发现,而老王妃却在一天天老去,说不定哪天就要离开了!
  “心里知道就好了,何必说出来让我难受呢?”老王妃没好气道,眼看明显有些湿润:“这让我明儿还怎么虎起脸来教训她?”
  秦嬷嬷这才知道,老王妃心里是都清楚的,不禁喊冤:“诶哟喂,可吓死奴婢了,奴婢还真以为您误会郡主了呢,啧啧,您这戏唱得可真真,奴婢都被您给唬住了。”
  “我还没老到心眼都瞎了的程度。”
  老王妃没好气嗔她一眼,顿了顿,又问道:“吃的差人送过去了没?那孩子最是饿不得的,可别饿着她了,唉,说起来她是得吃肉才能饱,现在却只能吃素,回头那小脸定是又要尖一圈的。”
  秦嬷嬷抿嘴笑:“您就放心吧,奴婢已经差人送了,就算奴婢不差人送,王爷那边也舍不得的。”
  果不其然,因为入夜而暂停修练武场,改去书房抄经书的某王,生怕自家小王妃饿肚子,偷偷摸摸去厨房找了份吃的就潜向祠堂……
  然而,祠堂却密不透风的围着人。
  夏阳的人。
  这什么情况?
  李旭皱眉直接靠上去。
  莫伊主动迎上来:“王爷,王妃说要静一静,暂时不想见您。”
  李旭沉下脸:“她去哪儿了?”
  “王妃当然是在……”
  莫伊惊怔,虽然迅速反应过来,却还是迟了,话没说完便觉身侧一阵风过,抬头李旭已经不在面前,紧跟着就听到燕子等人惊呼:“王爷,您不能进……”
  然而,门还是应声便被推开了。
  祠堂里,果然空无一人,小小的桌上孤零零一盏灯,烛光顺着门开带来的风摇曳,晃晃荡荡映出灯盏下压着,随风翻浪的纸张。
  最上面一张纸上,有字。
  李旭脸都黑了。
  忍着暴怒的冲动,他不理会立马就跪了一地的莫伊等人,大步走进祠堂,目光居高临下的落向纸上的字。
  【我出去散散心,很快回来。】
  李旭额角青筋都跳出来了——散个屁的心!她绝对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转头,他去了姬氏极和索朗穆暂住的院子,果然两人也出去了。
  是不是一起出去的他不知道,但至少,他们都不在是事实!
  李旭沉默站了好一会儿,扭头就去练武场,看了看还没收拾起来的狼藉,难看的面色慢慢转成微妙,最终又折回了书房,收拾经书笔墨,去祠堂。
  而此时此刻……
  夏阳三人借着夜色掩护,悄然潜入一间医馆。
  医馆里,柳明月已经沏好茶等着了。
  姬氏极已经见识过柳明月和夏阳之间那种神秘的感应力量,对此并不诧异,可索朗穆却很惊奇:“你怎么知道我们过来?”
  柳明月瞥了索朗穆和姬氏极一眼,暗暗苦笑,转看向夏阳:“你是不愿意信任我,还是不敢信任你自己?”
  “都有。”
  夏阳也不避讳,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便从怀里取出厚厚一叠纸递给他:“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错漏。”
  索朗穆瞥向姬氏极——什么情况?
  姬氏极耸耸肩——我也不清楚。
  却见柳明月错愕的将那叠纸接过,展开一看就皱起眉来:“你……”
  才开口,手便空了,一个驼背老人悄无声息站在他旁边,手里正拿着那叠纸。
  姬氏极和索朗穆俱是一惊,再想反应却已经迟了,五感在那一瞬间彻底消失,身体却一动不能动的立在那里。
  “师父。”柳明月惊诧起身,不安的瞥了夏阳一眼——他是真的不知道夏阳今晚会来,更不知道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也会来。
  夏阳也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礼:“前……”
  咚……
  话没说完,后脑勺便被一拳头砸了。
  夏阳猝不及防一个踉跄,险些没直接趴地上去,还来不及上火,就先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你师父是哪个?怎么教的你?区区一个养蛊之术竟能错得这么离谱!”
  柳明月看着都觉脑袋疼,忙扶住夏阳:“阳阳,没事吧?”
  “没事才怪!感觉后脑勺都凹进去了。”夏阳疼得抱头蹲下去,呲牙咧嘴的嗷嗷叫。
  柳明月怔怔的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总觉得夏阳是故意挣开的,只不过,很自然……
  驼背老人似乎没见,倒是被夏阳的话给逗乐了:“哦?凹进去了?来来来,我再给你锤凸回去。”
  夏阳二话不说,抱着脑袋就躲远点。
  “你躲那么远干什么?”驼背老人笑骂道,抖了抖手中夏阳照记忆整理出来的蛊术的资料:“不想知道错在哪里了?”
  “我才不信你。”
  夏阳冷哼声落,脑袋咚一声,又被拳头招呼了,疼得眼泪一下就飚了出来:“嗷~,好痛!你……诶哟雾草啊……”
  看着夏阳满地躲却一下都没能躲开老人的拳头,柳明月急了:“师父,您,您轻点,轻点……”
  夏阳一听,气得够呛,这死小子智商怎么也下线了:“柳明月你敢不敢喊别打了!诶哟……”
  柳明月不敢告诉她,师父是怪人,喊别打了只会打得更狠。
  “死老头,你给我住手!我来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
  许是驼背老人也打爽了,听到这一句,终于罢手:“说说看。”
  那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