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73部分

,画面真心不美。
  但莫名的,很暖人心。
  李旭勾唇,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轻轻的将散了一地的经书一张张的捡起来,才发现,竟然好多字都写得歪歪扭扭非常丑。
  “这也敷衍得太明显了……”
  李旭莞尔失笑,将收拾好的经书放上桌,转眸看向夏阳的睡脸,顿时怔住了。
  夏阳恰在这时醒了过来,却趴着没动,只咧道眼缝瞥了他一下,便又再度闭上,有气无力的呵欠着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进噗嗤……”
  李旭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抬手抹了抹夏阳脸上已经干掉的墨迹:“你自己画的?”这得多无聊,才在自己脸上画花脸玩?
  “嗯哼。”夏阳也不否认,慢慢吞吞磨磨唧唧的坐直起来,双手似乎很费劲的托着沉甸甸的脑袋:“这不是太无聊了嘛,事情解决了?”
  李旭这才看清楚,她在自己脸上画的是只大王八,更好笑了:“你这样,日后可怎么当娘?”
  竟没好好回答她的话,不过,当娘……
  夏阳抿唇低眸,没有接话,李旭也转身往外走没注意她那一瞬间的异样:“呆着别动,我去打水。”
  水很快打来。
  夏阳已经恢复没心没肺,也不追问他拓跋莉莉那事谈成了什么样,缠着让他给她洗脸:“这可是为了逗你笑才画的,效果很显著你确实笑了,当然得你给我洗干净。”
  李旭其实挺享受她时不时的跟他撒撒小娇,自是顺了她的意。
  不想,她得了便宜还贱贱的责怪他:“说实话,亲爱的,你侍候得我脸好疼,我一度以为你要把我鼻子耳朵都给拧下来。”
  “然而就算是这样,墨也还是没法洗干净。”
  “啥?”
  夏阳呆了一呆,霍地起身就冲去照镜子——开玩笑,她这一百遍还没抄完呢,要顶着只大王八出门让下人看到,曾祖母还不得让她把家里的藏书全抄一遍!
  然而,铜镜中的自己,干干净净。
  “你……”气愤转头,就见李旭憋着声音笑得脸都快绽开了:“真幼稚!”
  李旭好半天才缓过来,走过去便一把将她抱起,走向床,丢上去……
  夏阳大惊,本能就抬手挡住他欺来的身体,囧囧的提醒道:“我们还在守孝。”
  “我没忘。”
  李旭顺势侧身便躺了她旁边,一本正经道:“我一夜没睡,想让你陪我睡会儿而已。”
  夏阳顿囧。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屋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那个……”
  “父皇他……”
  “你先说吧。”
  “你先说吧。”
  两人两度异口同声。
  “还是你先说吧。”李旭勾唇侧身搂住她。
  夏阳也不跟他客气,张嘴便道:“你之前说过,我可以往你身上投蛊,是不?”
  李旭愣了愣,点头。
  “现在还作数不?”
  李旭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但依旧点头。
  “那好,趁着你现在也在家,还挺闲,我们来养只蛊母吧,当然,如果成功的话,其实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蛊王。”夏阳顿了顿,有点迟疑的补充道:“这玩意儿要在你身体里面养,你怕不怕?”
  李旭听说过蛊术,却从不知道蛊这种东西是怎么养出来的,一时间,真有点懵。
  “其实前阵子我有偷偷试着在我身体里养看看,却发现……”夏阳面色很微妙:“我的功法居然神奇到能把它给挤出来。”
  李旭很久之前就发现了,她对自己的功法很不熟悉:“阳阳,我一直都很想问,你师父到底是怎么教你的?”
  “他……没有不好好教,是,是我没好好学……”夏阳觉得李旭在揭她的短。
  李旭顿时囧了,可联想到她那已经无药可救的晚期懒癌,又释然了,调侃道:“你懒成这样还能把功法修到这种程度,也是罕见了,证明你天赋确实惊人,你师父并没有看走眼。”
  “什么叫懒到这种程度!我这几年很勤快的好不好?”她上辈子有这么勤快的话,长辈们保证天天高香招待四面八方路过的牛鬼蛇神。
  李旭道:“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没意见,要怎么配合,你直接说便行。”
  “那啥……开始的时候,会有点痛苦的哟……”夏阳心虚的补充道。
  李旭淡道:“更痛苦的,我都经历过了。”
  他知道,她给他养蛊王的目的,是怕他像当年太子皇兄一样,被人下蛊害了都不知道……
  “这事便这么决定了。”
  “嗯。”
  “我刚才想跟你说的是,庞雪被打入天牢了。”
  夏阳怔了一怔,皱眉。
  果然,还有下文……
  “父皇他……想要曾祖父留给你的东西……用那个东西,换庞雪……”
  换庞雪?
  呵呵……
  换庞雪的命,还是,换庞雪背下整件事的所有责任?
  ------题外话------
  推荐枯藤新枝《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
  压一压,睡一睡,追一追,很健康
  推荐极度缠绵宅斗女强文《嫡女来袭之王爷请接嫁》
  推荐纳兰语语《纯禽王爷的金牌宠妃》借种遇到腹黑狼,你是公来我是母。
  T
  
【152】暗潮汹涌
  
  “既然他那么想要,那就给他吧。”
  “不行!”
  夏阳的决定确实让李旭错愕了瞬,但紧跟着他便果断的否定了。
  他沉着脸道:“那是属于你的东西,是曾祖父留给你的,怎么能是个人想要就给。”
  “他是你父皇。”
  “他是这个国家至高无上万民敬仰的皇。”
  怎么能用“是个人”来形容他呢……
  夏阳真想知道,惠武BOSS听到这话时会有什么反应,可惜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只能自砸脑洞歪歪着玩:“他想要,你却不给他,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无所谓。”说着这话的时候,李旭不但声音冷淡,眼底也是一片平淡。
  “哈哈哈,又不是小孩子,乱耍什么脾气,更何况,跟他耍脾气,你只会吃亏而已。”
  **
  李旭难得睡了两个时辰还没有醒来的打算,却偏偏,有不速之客上门吵醒他。
  听说是李靖,他更火大了:“大清早的他来做什么?赶他走!”
  赤六默默的瞥了眼窗外那已经不算早的天色,决定还是不要揭穿的好,应道:“说是带珍小姐过来给老王妃请罪的,门房已经去了落霞苑通报,这会儿恐怕已经进门了。”
  如果只是李靖一个人求见赔罪的话,老王妃或许都不会让他进门,直接就会原谅他所谓的罪,可李靖偏偏带着李珍,还已经跑了两趟……
  若不见见,传出去也不好听,惠武帝知道了也不舒服——不管怎么说,李靖都是他儿子,李珍都是他孙女,被哪怕是他的长辈拦在外面,他嘴上不说,心里也定然不会多舒服。
  “赔罪?”
  李旭皱眉,李靖哪来的罪跟老王妃赔?还带着个女儿。
  “具体属下也不太清楚,倒是听说昨晚靖王就带珍小姐来过一趟,但因为当时已经太晚,老王妃已经歇下,战王妃便门都没让靖王进,便将他们打发回去了。”
  听到这话,李旭的面色才总算缓了一缓,却这时,夏阳的声音幽幽传来:“你那松了口气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李旭僵了一僵,转头,便见夏阳慵懒的靠在门边,扬眉看着他。
  赤六默默遁走,却还是听到了不少……
  “他长得比你好看?”
  “他比你高大威猛?”
  “也是,他好歹脾气比你好。”
  李旭脸瞬黑。
  “好啦,不逗你了,喏……”夏阳见好便收,扬手便丢了只小盒子给他:“就拿这东西去交差吧,看好你哟,别搞砸了。”
  李旭接住盒子,没有打开,沉默的看了好一会儿终还是忍不住道:“今天就拿出来……会不会太早了些?”
  “早是早了点,可早也有早的好处……”
  最终,李旭还是揣着盒子进了宫。
  “王妃,您这样不好吧?”巧玲忧心仲仲的的提醒正往落霞苑去的夏阳:“您明明答应了王爷不见靖王的。”可这才转身,你就要违背诺言了。
  夏阳望天,叹气:“我什么也不做,固然不会出错,也让人没有诟病和下手的机会,可……什么都不做,麻烦就会一直在,光靠他一个人,何时才能是个头?”
  她喃喃得太轻,巧玲没有听清:“王妃,您说什么?”
  “我说,打算在我身边赖到什么时候?难不成真要零食君为你玩一把抢亲才肯罢休?”夏阳斜目,调侃起她来。
  巧玲顿时面红耳赤,还很神经质的左顾右盼,就怕零食君在附近,听到了:“别闹,您刚刚说的肯定不是这个。”
  “你管我!总之差不多就行了,别以为这样是在给我长脸,事情闹到这份上,拖得越久越丢脸而已,一个闹不好零食君还会又不敢娶你了。何况他到底是王爷的人,你太为难他也是在打王爷的脸,把王爷惹恼火了,你两谁都不会好过。”
  巧玲惭愧的低下头去:“是奴婢考虑不周……”
  “行了,那些虚的就不要说了。”
  即便是真心的,夏阳也还是觉得那种话矫情得让她冒鸡皮疙瘩,也正好,落霞苑到了。
  还没进门,夏阳便先听到了老王妃的笑声。
  “我还道是谁这么大本事能让曾祖母乐成这样,原来是珍姐儿。”
  闻声转眸,李靖便见夏阳缓步走了进来。
  今日的她,未着男装梳马尾。
  青丝松挽成堕马髻,没有带任何金银首饰,只用了朵素雅的小白花点缀,配着同色的素裙,英气尽收,柔顺凸现出来,可配着那张五官相较汉人立体的脸,依旧那么明艳照人……
  短短五年,她蜕变得令人惊艳。
  只可惜……
  直到今天,他也仅仅只能旁观她的成长而已。
  老王妃显然非常喜欢小孩子,即便自己现在已经没那个体力去抱了,也还是特地让李靖把李珍抱到跟前逗着玩玩,过把干瘾,而且这干瘾一过就没完没了,秦嬷嬷担心时间太长李靖抱着个孩子半蹲也辛苦,便给他搬了把小杌子。
  “瞧瞧你九婶,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你争风吃醋,一进门说话就酸溜溜的,来,咱们羞羞她。”
  老王妃其实已经看不清楚了,可一双眼睛还是恨不得黏在李珍身上一样,知道夏阳进来了,也头都没抬看她一眼,还笑呵呵的就与李珍侃起夏阳来。
  李珍的五官尽承了李靖和秦语姗的优点,小小的脸蛋儿十分精致,还圆乎乎的很爱笑,一笑两只眼睛就弯弯的像小月牙儿,碎光闪闪动人,很是机灵的模样,非常可爱讨喜。
  此时听到老王妃的话,旁的没听懂,可羞羞脸却是听懂了,又因为老王妃面目慈祥带着笑,所以配合着指示抬起圆乎乎的小手指刮自己小脸表示羞羞的时候,满脸都是可爱的笑……
  夏阳虽然已经回来快半年了,却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这是头一回看到李珍,瞬间被李珍那可爱的模样萌了个一脸血。
  李靖的孩子也是孩子,是孩子还那么可爱,她没有道理不喜欢,只可惜……
  她戴孝之身,不能抱。
  瞧见她眼巴巴的望着李珍,一副很渴望的模样,李靖知道自己赌对了,女人果然多是喜欢小孩子的,笑着便将李珍抱递了过去:“不用这么眼巴巴看着,喜欢借你抱抱便是。”
  夏阳错愕,被动的接手。
  事出忽然,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李靖突然把李珍推过来就松手了,她不接不行,不接孩子就掉地上去了……
  虽然这种高度根本摔不死,可,会疼吧?疼了就会哭吧?哭了怎么办?
  可她是戴孝之身啊!她可以抱吗?回头小朋友有个头疼拉肚子的,会不会怪是她把秽气过给她的?
  夏阳脑子嗡嗡的,僵僵不知所措的抱着孩子,一时还真的忘了把李珍塞回去。
  李靖差点没笑出来,可惜,紧跟着,便有人“破坏”了一切。
  “靖王真会开玩笑,战王妃自个儿都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更没抱过孩子,哪会抱什么孩子,可莫把珍小姐摔了才好。”
  秦嬷嬷笑呵呵的三两步走过来,一把便将夏阳怀里的李珍抱走了,动作娴熟而利索,好像刚才便是她从李靖手里接过的李珍一样,还笑着转身就又抱给老王妃看,无比自然的横在李靖和夏阳之间,把话题又扯回李珍身上:
  “仔细一看,这珍小姐长得可真俊,眉毛像靖王妃,细细长长的,很是漂亮,眼睛和鼻梁却更像靖王……”
  夏阳松了口气,暗暗把李靖骂了一顿——真特么防不胜防,连自己女儿都利用,呸,渣爹!
  可是珍姐儿又真的好萌啊……
  可恶,一对渣爹渣妈,凭什么生出这么萌的娃来!
  李靖也不恼秦嬷嬷多事横插一脚,淡淡一笑便将这事顺势的揭过去了,临走前,还求老王妃再赐一本佛经,并保证这一次一定妥善保管。
  老王妃也大方,直接就送了他一本。
  送的,意味着不用还了,就算再被撕了或者丢了,也不用再特地上门赔罪了。
  可自此之后,李靖还是常常带李珍上战王府玩,老王妃拒李靖在外也不好拒李珍在外,于是次数一多,外人便都以为是老王妃特别喜欢李珍,所以李靖才会时常带她却战王府玩,有时候甚至会因为临时有事而直接放李珍在战王府玩大半天……
  后来,连赵芸惜都跟风了,每次过战王府都带上儿子李天睿。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而此时,李旭也到了宫中……
  惠武帝非常高兴。
  他真没想到,昨天才提示李旭拿东西来换庞雪,李旭今天就给他拿来了。
  当着李旭的面,他打开那只古朴的小盒子,看到半枚古朴的玉佩……
  错愕的愣了一愣,惠武帝皱眉将玉佩拿出来,翻来覆去的仔细看过后,沉了眸。
  虽然他并没见过那枚特殊的兵符,却听说他的父皇临终说过,那枚兵符是太祖皇帝亲手雕刻的,雕的是什么不得而知,但用的,却是罕见的紫玉,而这一枚玉佩……
  是有些年头没错,却是白玉!
  很明显,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只不过,骗人的,到底是他当下最满意的儿子,还是夏阳那个丫头?
  不动声色的,他随口般问道:“你怎么拿到的?”
  李旭面无表情道:“问她给的。”
  惠武帝有一瞬间,真的很无语——你说你这孩子是有多木,我说要你就给我直接我开口问,难怪别人会给个假的你!
  没能从李旭脸上找出一丝一毫异样来,更不相信这个傻儿子会说谎骗人,便道:“这是假的。”
  这回李旭怔了一怔。
  倒不是做戏,而是真的没想到惠武帝能这么快发现了玉佩是假兵符——不是说惠武帝也没见过真正的那枚兵符吗?他怎么知道的?
  可惠武帝却再度误会了,以为他是没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还特地解释道:“旭儿,你被骗了。”
  李旭抿唇,好一会儿才再开口:“她不会骗我。”
  “傻孩子!她已经在骗你了!”惠武帝把盒子连同玉佩一起扔到他面前:“你自己仔细看看!这像兵符吗?太祖皇帝会拿这种东西来做兵符?”
  李旭定定的站在那里,低着头看那被摔裂成两半的盒子,和躺在地上的半枚玉佩,回想着夏阳早上才跟他说的话,面色越发的难看……
  【曾祖父说过,你父皇没见过真正的兵符。】
  【他没见过,又怎么可能知道兵符长什么样是吧?】
  【好吧,他可能听说过兵符的大概特征,可那又怎么样?他并不知道具体详细呀!】
  【所以,我们给他枚具有真兵符特征的假货就行了,先以假乱真顶一阵子再说,反正他也不知道另一半在哪里,就算拿到了,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不过是图个心安而已。】
  所以,说好的特征呢?
  所以,说好的以假乱真呢?
  她竟然骗他!
  而他,居然从头到尾半点没怀疑,就那么亲手,把她往火坑里用力的推了一把……
  惠武帝没瞎,哪能看不到李旭脸上愈发明显的动怒征兆,便道:“东西毕竟是老祖宗留给她的,她不愿意拿出来换庞雪也说得不去,倒未必是刻意骗你,你也不必跟她太较真。”
  “她骗我!她居然骗我!我这么相信她,她竟然骗我!”
  李旭弯腰捡起地上摔裂的盒子和玉佩,狰狞着脸转头就走了。
  惠武帝都懵逼了——我好歹是你父皇啊你说走就走?我的话你到底听到没有?
  不过……
  李旭离开时的愤怒样,瞎子都看得出来不是假的,就算他没听到那番话,目的也是达到了的。
  “皇上,战王就这么回去,会不会闹出人命来……”惠武帝身旁的亲信刘公公忧心道,李旭的活阎王外号,可不是平白乱传的。
  惠武帝淡淡道:“战王府里还有位老祖宗在呢,能出什么人命来?”最多,就是闹一场,夫妻感情出现裂缝而已。
  想起北门关新传来的消息,惠武帝面色就是一沉,觉得李旭就这么回去直接打死夏阳也挺好。
  因为,当年镇北侯夏义竟然并非战死的!
  并非战死而是毒害,却隐瞒不上报朝廷,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怀疑夏义死于李家之手想报仇!
  怀疑李家,却住进了战王府,藏锋敛芒沉寂了这么多年……
  难怪她死抱着夏家军兵权不放,原来,竟是打着掀翻李氏江山的主意!
  “果真是养虎为患啊,夏家,早该斩草除根了。”
  **
  李旭策马狂奔,最快速度赶回到战王府。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夏阳正在陪老王妃在落霞苑里散步消食。
  李旭黑沉个脸出现,招呼都不打,一声不发拖了夏阳就走。
  老王妃皱眉看着两人转瞬走远,招了秦嬷嬷到跟前:“让大力和李年去仔细着,莫让他两打起来了。”
  秦嬷嬷也瞧见李旭刚才的脸又多恐怖,面色凝重的点头便亲自去找李大力和李年了。
  然而,李旭却没带夏阳回正院,而是拖了她去莲湖,推上小船,直接划船去了湖中心。
  战王府的莲湖非常大,加上夜里有风,还有虫鸣,船在湖中心的话,就算他两扯开嗓门吵架甚至打个你死我活,具体内容也无法传的清楚到岸上。
  而且,夜里黑,湖大船小,荷叶茂盛影重重,还真心不好找!
  夏阳越想越好笑,于是便笑了。
  结果,差点悲剧的直接笑歪到湖里去……
  李旭拉住了她,僵着那个动作半天没动静。
  今晚只有星星没有月亮,微弱的光芒真心不足以让夏阳看清楚他的表情,却,脑海毫无障碍的勾勒出他此时此刻面色发黑青筋暴跳的狰狞模样,笑得愈发没心没肺:“折腾半天,却不是要将我沉湖么?”
  “你不信我。”李旭愤怒嘶吼,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你为什么不信我!”
  他一直以为,她是信他的。
  然而,事实是这么的残忍……
  她并不信他!
  她不信他会始终站在她这一边!
  她不信他能将一切处理好!
  所以,她利用他对她的信任,就在他的眼皮底下,硬生生的横插进来,把她自己摆去了刀尖上做诱饵!
  夜里黑,虽然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却能准确锁定住对方的眼……
  夏阳直直看着他的眼,笑:“你也不信我。你为什么不信我呢?”
  李旭怔了一怔:“我没有……”
  “你有。”
  “我没……”
  “你有!”
  “我……”
  “你肯定有!”
  “你……”
  “你严严实实把我保护起来,一点点危险都不让我碰,这叫信我?请问你信我什么?”
  “……”
  “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能活到今天?”
  李旭呆住。
  “我父亲,祖父,先后去世,快六年了,作为夏家军唯一继承人的我,为什么还活得好好的?”
  李旭皱眉,夏阳不提,他还真没注意这种小细节,可……
  “真的仅仅是因为我藏锋敛芒努力活得低调?”
  李旭张嘴,却还没出声,就听到夏阳又问:“真的不是因为我还没有长大?还没有跟李氏一拼的智力和资本?”
  “可能……”
  “可能是战王府把我保护得好?那么,你不记得太子哥哥怎么去的?”
  李旭面色难看。
  “其实我一直在想,除了夏家军,我到底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值得他们这么看重。”
  “……”
  “仔细数的话,还真不少,什么姬氏郡主啦,西戎神女啦,特殊兵符啦,还有……可想想又觉得不对劲!我那会儿才十岁吧?混血的特征并不明显吧?他们怎么知道我是姬氏遗失的血脉后代?怎么知道我后来能继承神女之位?怎么知道曾祖父会把特殊兵符留给我?”
  李旭微微眯起眸来。
  确实……
  夏阳十岁的时候,混血特征并不明显!
  前世的时候,也没有被姬氏认领,更没有成为西戎的神女,连那枚特殊的兵符,也没有留给她……
  所以,就算有人跟他一样是重生的,也不可能会预测到这些!
  于是……
  “除了这些,我到底还有什么呢?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原来我还有美色。”
  李旭再度怔住。
  “你怎么半天不说话?倒是吱一声啊,我不美吗?”
  “美。”
  “美到什么程度?”
  “美到……”李旭瞬间惊住。
  上一世,他们兄弟不就是为了她……
  夏阳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从他拉住她的手传来的僵硬程度,判断出个约莫的大概,又道:“当然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不是人人都会喜欢我这款的,比如七哥就明显中意七嫂那样的,紫宸也喜欢慧茹那般的,甚至连二哥,都更喜欢二嫂那一款……”
  李旭皱起眉来——对啊,所以,前世为什么李诚和李靖会为她做那么多事?
  “然而,人是种很奇怪的生物,很多时候,明明是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还是会去做,如你。很多明明不喜欢吃的东西,还是会想去尝尝它的味道,如我。总而言之,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还是会去做。”
  李旭抿唇,憋出一句:“阳阳,你能不能别绕弯?”
  “……”
  “……你继续……”
  “我其实就是想说,就算我的美貌吸引不了某些人,也还是会被盯上,因为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贞洁很重要,名声更重要,她的身体一旦被另一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占有,她会害怕,而她的丈夫,即便不爱她,也还是会很愤怒!”
  夏阳感觉,拉着她的手,陡然收紧了。
  她知道,她猜对了,他前世果然是遇上了这么狗血的事情——自己老婆跟自己兄弟苟且了!还不是一个!
  他妈的!
  一个个怎么这么变态!
  等揪出那些人弄死的时候,她一定去茅房装几桶粑粑回来糊他们一身!
  “李旭,我不懂兵法,不会打仗,但我至少知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与其我们被动的防不胜防跟着他们的步骤走,还不如,主动给他们制造下手机会,让他们按照我们安排的轨道走。”
  李旭沉着脸,不说话。
  “我知道,你不是想不到这么做,而是,不愿意这么做,不愿意让我涉及一点点有可能的危险,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在前面遮风挡雨抵挡一切,万一哪天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自尽。”
  “啥?”特么的,今晚风真大,这么近居然都会听错。
  却听李旭沉沉又道:“如果我死了,你就……”
  夏阳冷不丁一脚把他踢下湖去:“你说啥?我没听清,再说一啊!”
  尖叫伴着扑通的落水声,她被李旭拖下了水。
  “妈蛋,你唔……”
  然后,没声儿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两人的小船,隔着一大段距离停靠的另一条小船上,李大力和李年纠结了。
  不是说可能会打起来吗?似乎没打起来啊,不过忽然就没声儿了……
  到底要不要过去看看?
  与此同时,明月公子的医馆遭遇不明人士入侵……
  T
  
【153】白日惊魂
  
  小小医馆,却有十数人入侵。
  不过,如此一来,“收拾”的速度也毋容置疑的可以很快……
  “林掌柜!”
  蒙面的黑衣入侵者交手间看清楚自己的对手,惊得脱口而出。
  林富贵微怔间一顿,本能就问:“你认识我?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告诉我,我是谁?”
  黑衣人没料到会在这里遇上林富贵,还被他这么问,再度惊愕怔愣住,却这时,同伴一个接一个被击倒的声音传来……
  再待下去,他恐怕也走不了!
  情况紧急,由不得他再拖延,又好不容易才找到林富贵,不带他走不甘心,便拽着林富贵想要一起跑:“说来话长,您先跟我走。”
  不料,林富贵却一把甩开他的手,沉着脸再度攻击他:“不说清楚别想走,我也不会跟你走!”
  蒙面黑衣人气极,却也无奈,更眼见自己的同伴已经倒得差不多,一旦医馆的人抽得出手往自己这边来,想走就迟了。
  一咬牙,他虚晃一招逼退林富贵,转头就跑,顺势还丢出几颗鸟蛋大的黑珠子做掩护。
  此时白耀正往这边来,猛然见到那几颗被当暗器的诡异黑珠子,本能后退的同时,还拽了想要继续扑上去抓人的林富贵一把。
  砰……
  黑珠子触地爆开,霎时间浓烟滚滚遮蔽视线。
  白耀担心那烟有毒,赶紧屏息再退,却跟着,就听到接连这样的爆炸声。
  一时间,整个医馆都被浓烟淹没了,众人只好退出医馆。
  “这些烟没有毒,只是用于掩护而已。”
  众人一听,纷纷往声音的源头聚去,便见少年一身月白负手立于楼顶,半脸面具盖去了他半边容颜,让人看不清他的具体容貌,神秘脱俗,
  他正居高临下的望着四道仓皇奔逃的身影,眼睁睁看着他们越去越远。
  “公子,不追吗?”白耀询问。
  柳明月若有似无的瞥了林富贵一眼,淡道:“我们在此开馆是为寻人,不是寻事,别管他们。”
  白耀等人连同林富贵,纷纷颔首应是。
  跟着,林富贵又恭敬颔首道:“公子,那些人里,似乎有个人认识小人。”
  柳明月其实听到了两人当时的对话,却故作不知:“哦?”
  林富贵怕柳明月怀疑自己,忙道:“公子,小人并未留手,而是那人武功着实不弱,手里还有那般诡异之物,一落地就爆浓烟……”
  白耀也作证:“那人武功确实不弱,恐怕是个领头的,而且,他本是要无名跟他走的,但无名并没有跟他走。”
  柳明月沉默了瞬,才道:“如此的话,他们定会再来……”
  林富贵忙道:“公子对小人有救命收留之恩,小人没齿难忘,就算过去真与他们相识甚至有瓜葛,也断然不会做出出卖谋害公子的事。”
  “随便。”
  柳明月淡淡说罢,转头回了医馆。
  医馆内,浓烟已散。
  他走了一圈,竟发现医馆的地都好好的,一个坑儿都没被炸出来,若非他嗅觉明锐,又在气息还没散发干净前就进来查看了,恐怕连爆炸点都找不到了……
  微微勾手,白耀便靠了过来:“公子有何吩咐?”
  柳明月却是又想了想后,改了主意:“算了,还是我亲自去吧。”
  一炷香后,柳明月悄悄前往紫玉侯府。
  虽然不知道那爆浓烟的黑珠子是什么东西,却至少知道,它算得上是种武器,一种辅助逃命的暗器……
  与武器有关的问题,神机营无疑是最有说话权的,但他并不认识神机营的人,贸然打探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来。
  不过,他之前去紫玉侯府的时候,围观热闹的同时见到了不少看似简单却意外有效果的小机关,猜测那座侯府里,应该藏着个了不得的匠师……
  总之,先去紫玉侯府赌赌运气,跟紫宸打听一下再说,实在打听不到,再找李旭也不迟。
  **
  失踪的林富贵在明月医馆的消息,很快报到了林傲面前。
  林傲都惊讶了:“你确定?”
  丁杨肯定的点头:“不瞒主爷,属下与林掌柜关系很好,每每碰上都会切磋一番,所以,属下至少对林掌柜的武艺是十分熟悉的,敢以项上人头担保,那确是林掌柜无疑。”
  林傲却是怎么想都想不通,林富贵怎么就跑到明月医馆去了。
  “主爷,林掌柜恐怕失忆了。”丁杨再度抛出个炸弹来。
  林傲皱眉:“失忆?”
  “照属下与林掌柜的熟悉程度,林掌柜不可能认不出属下的声音,而且,属下曾脱口而出喊了他一声林掌柜,他当时那惊愕焦急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丁杨道:“属下猜测,多半是当初他逃离西戎的时候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林傲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不然,林富贵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传回来,更不会擅做主张留在明月医馆不走。
  说到底,他就是傲慢的认定了,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林富贵,这个世界脑袋还未彻底开窍的愚民,是不可能会背叛他的!
  想了想,他道:“既然富贵在里面,那便暂时不急着试探那位明月公子的底细了,先想办法跟富贵接触,带他回来一趟。”
  林富贵在明月医馆里,算是意外之喜,等同早已安排在里面的卧底,只要跟他接触上,还愁没法知道明月公子的底细深浅吗?
  当下,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