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75部分

的意外,逼着他们改变了原本的计划而已……
  “那便处死庞雪吧。”
  惠武帝淡淡决定道:“东夷若对这决定不满,就开战,而他们的太子和公主,也别回去了。”
  李旭也正是此意,当然不反对。
  离开宫后,李旭去了林傲在帝都暂住的客栈,而这客栈,其实也是林氏在帝都的众多产业之一。
  简单的说了庞雪为何入狱后,李旭又告诉林傲:“父皇要处死庞雪。”
  “什么?”林傲确实惊愕了,他没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快:“没有办法了吗?旭儿,我难得看上个徒弟,若是有办法的话……”
  李旭抿唇良久,才道:“父皇说,庞雪必须死。”
  林傲反应倒是快,略微一怔之后便明白了当中的深意,直点头:“皇上真是圣明!换一个身份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重活一次,甚好甚好……”
  “……嗯……”
  一来二去的折腾,李旭再回到战王府的时候已近凌晨。
  回房不见夏阳,一问才知道她还被关在祠堂里抄经书。
  李旭是不相信某阳会这么乖,真的跪在祠堂里抄书,但也不急着去找她,而是叫人送水,洗干净自己再说。
  如今已近六月,天气炎热,他跑来跑去将近一天一夜,早出了几身汗又干了,若是一身汗臭去找那小没良心的,绝对会被一脚踢开……
  然而,他才洗到一半,不该出现的人却殷勤的捧着衣服出现在了浴室里:“王爷,奴婢给您送衣服来了。”
  李旭固然是不悦的,但,他好半天没想起来闯进来的这个丫鬟到底是谁,是不是夏阳的陪嫁。
  天地良心,他至今其实只记得夏阳身边的三张脸,一个巧玲,一个绿屏,一个莫伊,其他清一色面目模糊分不清谁是谁。
  如果这个丫鬟是夏阳的陪嫁丫鬟的话……
  他直接剜了她的眼睛,会不会太不给夏阳脸面?
  当然,更主要的是,到时候必定人尽皆知,夏阳的脸也绝对好看不到哪里去……
  李旭越想越黑线——太麻烦了!
  所以,他其实只是转念的功夫而已,便不耐烦的冷声沉喝:“滚出去!”
  粉黛哆嗦着放下衣服,匆匆退走。
  直到出了屋子,吹了凌晨的凉风,才猛然惊醒过来——她还活着!她竟然还活着!
  太好了!
  这至少说明,她平时刷的存在感还是有用的,王爷虽然还不至于看上她,却起码,不会反感到杀她了!
  越想越美的粉黛美滋滋的回屋睡觉去,至于王爷的好感度嘛,还是要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却不知……
  浴室的某王这才猛然想起来,刚才压根就没仔细她长什么鼻子什么眼,回头就算跟夏阳说了,也指不出来到底是哪个。
  **
  战王府祠堂供奉的牌位并不算多,其实就是老战王和他的子媳孙,三代。
  夏阳果然不出李旭所料,压根没有在抄书,而是趴在小桌子上睡觉。
  想起当初她在镇北侯府祠堂被吓到的怂样,再比较现在……
  李旭好笑又好气——她是不是最近被罚进来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已经免疫了?
  “嗯~”
  忽然,她呻吟了声。
  虽然声音有些怪异,但他只以为她是趴着睡久了身体麻木不舒服,动一动就会好,而且继续睡,但很快,他又听到了第二声呻吟,而她,始终没动过。
  晨曦恰好这时透过窗棂洒进来……
  李旭怔了瞬后,惊觉不对——不论睡得多晚,只要不是不舒服,她每天醒来的时间都很准时的,而现在,明显已经超过很多了!
  “阳……”
  他靠过去,想摇醒她问问情况,却发现,她面红耳赤身体滚烫得吓人,似乎发高烧了,可又诡异的正在冒汗。
  李旭急了,本能就想去找赤六,可才站起来,又想起夏阳曾经告诉过他,她体质已经被功法改变得很特殊,不能贸然吃药……
  只好又蹲了回去,努力想叫醒她:“阳阳,醒醒,醒醒。”
  幸好,夏阳并未不省人事,没多久便应声了:“嗯?”
  “你哪里不舒服?要我帮什么忙吗?”
  “我……我想吐……”
  
【155】蛊
  
  夏阳说想吐,却干呕了大半天,痛苦得要死要活的,才吐出一只桃色的细长的,样子很怪异的肉虫子……
  肉!虫!子!
  李旭震惊得不知作何反应。
  可忽然,那只他以为已经死掉的肉虫子却忽然动了动,跟着,猛然一鼓拥就跳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却明显很诡异,李旭本能就伸手想一把捏死企图跳起来“袭击”他的它。
  “别捏死了。”
  已经非常虚弱的夏阳忽然提醒。
  捏住那只虫子就要掐死它的李旭只好临时瞬收回了九成的力气,只是捏住那只虫子而已。
  那虫子拼命挣扎,发现挣不脱,竟想咬李旭,可惜它的嘴似乎没有牙,亦或者是它的牙并不足以刺穿李旭手指的皮肤,反正,最终也不过是无用功而已。
  夏阳又提醒:“回屋里找只小琉璃罐把它装起来。”
  李旭皱眉。
  他走了,她怎么办?
  “一会儿秦嬷嬷就回来送吃的……我好累,你能不能让给我少说点话?”夏阳明显的虚脱了,趴在那里一动都不想动,有气无力得爆脾气。
  李旭却固执道:“秦嬷嬷来了我再走。”
  留她一个人在这里,他不放心!
  而且,他最近被她骗得有点多,天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一个把他骗走的谎话,万一他转头一走,她又有什么情况怎么办?
  他在旁边或许是帮不上什么忙,但,他至少要知道她到底怎么了!到底“骗”了他多少!还“骗”了他什么!
  夏阳有气无力的,还是白了他一眼,但不愿在浪费力气去评价他。
  秦嬷嬷果然没多久便来了。
  为省些麻烦,李旭先一步躲了起来,所以秦嬷嬷并未见到他,倒是一开祠堂的门便见一地的呕吐物,而夏阳趴在小桌上一动不动,惊得不轻。
  “让大夫说我风寒了。”
  夏阳交代罢秦嬷嬷,便再也撑不住的晕死了过去。
  有交代留下,自然比较好办事。
  秦嬷嬷首先便命莫伊背夏阳回屋,再命人去只会老王妃和请大夫。
  之前为了照顾老战王的身体,府里一直养着个医术很不错的老大夫,虽然如今老战王已经去了,但老王妃的年纪还是摆在那里,随时可能有状况,加上战王府并不是养不起个人,便一直没有辞退,此时去请倒也比请太医方便。
  交代清楚,秦嬷嬷也直接往正院赶去。
  虽然夏阳留下那样的交代,理应是她没事的证明,可秦嬷嬷是看着夏阳长大的人之一,太清楚她的脾性了——没事她反而会大呼小叫呻吟得像马上要死了一样,可真正有事危及性命的时候,她反而比谁都镇定自若!
  而且,秦嬷嬷还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夏阳体质特殊的人之一,知道她平时有多健康,每次出现异状都有一定的原因,所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夏阳没事,她还真是没法放心……
  **
  夏阳病倒的消息,很快传开。
  同时传开的,还有庞雪要被处死的消息。
  惠武帝公开表示,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给拓跋霄的交代,如果拓跋霄不满意,东夷不同意,那么,两国之间的和平到此结束,大华绝对不向曾经的战败割地国妥协!
  一时间,群民亢奋。
  即将被处死的庞雪直接盖过夏阳,成为了话题讨论的中心,某些以战谋利的人或纯粹的好战分子,甚至高呼她死得好,赶紧死!
  不过……
  比起跟东夷打不打,也还是有人更“关心”夏阳的风寒严不严重是真是假……
  “早不风寒晚不风寒,偏偏这个时候风寒,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秦嫣然咬牙切齿,气得恨不能冲去战王府一探究竟。
  这阵子莉莉暗中帮忙,她和拓跋霄的关系简直飞速发展,身体的契合度更是完美,东夷太子侧妃的宝座已然手到擒来,却竟然跟着就发生这么了一些列的破事,搞得现在,大华和东夷随时可能打起来!
  打起来的话,彼此就成仇人了。
  到时候,她绝对的赔了夫人又折兵,非但做不了东夷的太子侧妃,还会因为之前种种礼待莉莉这个东夷公主的行为而被同胞诟病甚至陷害!
  一片光明的前途,忽然急转而下,变成黑暗无底的深渊,谁接受得了?
  究源头,她会有这样悲惨的后果,那个庞雪还是其次,夏阳才是最根本的祸首——战王自己喜欢,皇上又默许,她争什么风吃什么醋!一开始就宽容的把庞雪接进战王府去多好,还能搏个好名声,哪还会有庞雪后来的报复,惹下这般滔天大祸还连累上她这个无辜人!
  如果可以,她真想冲进战王府,直接先给夏阳那贱人两巴掌再说。
  可惜,以她的身份和夏阳往日的种种,战王府肯定不欢迎她,就算她拉下脸去了,也只会被挡在门外,自寻难堪而已。
  不过……
  她进不去没关系,她姐姐秦语姗是靖王妃,探病为由不可能进不去!
  正想着,马车便停了下来,随行的丫鬟在车外报说靖王府已经到了。
  秦嫣然阴测测勾唇一笑——她就不信,跟着她姐姐靖王妃一起去的话,战王府还能把她赶出来不成?
  然而……
  她并未能如愿见到秦语姗,理由是秦语姗病了,刚刚喝药睡下,李靖特别交代让秦语姗好好休息,所以,谁也不许去吵醒。
  秦嫣然皱眉,觉得有些奇怪,加上好好地计划却断在这里无法继续执行,气得不行,脸色不禁十分难看,语气也恶劣:“我姐姐到底生了什么病,怎么这么久还不好?你们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好笑的声音跟着便从身后传来了:“能隐瞒什么?”
  秦嫣然听出是李靖的声音,尴尬不已,回头便见李靖站在她身后,而李珍,竟然骑在他肩上。
  一瞬间,秦嫣然有点错愕。
  姐姐之前时不时总是会感叹,说像她们这样的高门贵妇,还是要有个儿子才能更稳妥,甚至回娘家让母亲给她找能助生儿子的偏方,加上姐姐对李珍这个亲女儿态度敷衍,也从未提过姐夫多疼李珍……
  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以为,这位靖王姐夫和别的男人一样,不喜欢女儿,更喜欢可以传宗接代的儿子,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不过……
  “姐夫这是要带珍儿去哪里?”她感觉李靖要带李珍出门。
  李靖一边逗李珍玩,一边道:“有事去战王府一趟。”
  秦嫣然一听战王府就激动了,也没多想脱口而出便道:“姐夫要去战王府?我也要去!”
  李靖却是怔了一怔,转头看向她:“你要跟我去战王府?咳……这不合适吧?”
  秦嫣然这才反应过来,李靖虽然是她姐夫,可与她还是存在着男女授受不亲,自己跟着李靖去战王府,还不得被人说三道四……
  顿时蔫了。
  这时,又听到李靖道:“早去也好早回,我便先走了,你若想去看你姐姐便去吧,不过,可不能扰她休息叫醒她,知道么?”
  秦嫣然自是应喏,但还是决定待李靖一走,便去看看秦语姗——不知是不是最近不顺心的事太多,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而秦语姗,是眼下唯一能帮上她大忙的人。  殊不知,李靖转身便吩咐了人调查她:“她与战王妃不和,急着去战王府做什么?肯定有事!她与拓跋莉莉关系好,仔细查查。”
  至于秦语姗那边,每天都在喂食促使她昏睡的药物,加上她为了生儿子都疯狂了,本身就有偷偷胡乱吃偏方……
  一来二去的折腾,如今是真的病了,所以并不怕秦嫣然能看出些什么名堂来!
  **
  李旭本以为夏阳最多就是“睡”个一天半天的样子,却不想,眼看两天就要过去了,夏阳居然还没有要醒过来的征兆。
  无奈之下,他只好再度偷偷去了趟明月医馆。
  柳明月没想到夏阳竟然是真的“病”了,很惊愕,也管不得跟李旭之间那点恩怨不和,跟着李旭便悄悄的赶了趟战王府。
  检查过夏阳后,柳明月松了口气:“没事,她最迟明天一早就能醒。”
  “这个是什么?”
  李旭仔细考虑后,还是将之前夏阳吐出来的那只虫子拿给柳明月看,警告意味浓郁:“你最好实话,这东西很重要。”
  “这就是你求人……”
  知道夏阳无事,柳明月本是懒得再理他的,却余光猛然瞥见他手中半透明的琉璃瓶内有抹怪异会蠕动的桃色,顿时怔住。
  下一秒,他猛然抢过琉璃瓶,拔掉丝绸封口,将里面快要奄奄一息的怪肉虫子倒出来仔细看……
  忽然,那怪虫子满血复活般突兀弓身一弹,就冲他鼻孔飞射而来。
  李旭一惊,抬手就欲抓,结果还是柳明月事先有所准备一般,先一步捏住了那只虫子,并面色难看的说道:“这是蛊。”
  “……”李旭惊得一时忘记说话。
  柳明月瞬间明白夏阳是为什么忽然“病”成这样了,将那只蛊虫又丢回了琉璃瓶里,用丝绸封口,再牢牢一丝缝隙不留的绑起来,还给李旭:“阳阳留着它多半有用,别让它跑了。”
  李旭面色阴沉得可怕,声音有种玄冰刀刃般的冷:“什么蛊?”
  柳明月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后,反问:“我凭什么告诉你?”
  李旭微微眯眸,寒芒如剑出鞘一般迸射出来,冷冷的与柳明月对视。
  如果是以前,几年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柳明月,真的会怕,但,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无用的人……
  而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之前李旭有机会杀他却没杀,多半是因为夏阳不许杀!
  所以说白了,只要夏阳还活着,李旭就不可能杀他,最多不过就是吓吓他而已,他若露怯了,就真的输了……
  似笑非笑的轻笑了声,讥讽之意明显,柳明月慢悠悠道:“告诉你也行,但,你拿什么来换?”
  李旭面色更加阴沉——死小子,肯定是才到了他不能杀他!
  这种柳明月忽然占上风而他会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他暴躁,但他还是咬牙问道:“你想要什么?”
  “我……”
  “敢说要阳阳之类的我立刻杀了你!”
  “那你杀吧。”柳明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如果你确实已经想好了怎么跟她交代的话,杀吧。”
  “你……”妈的,怎么忽然全世界的人都学会了阳阳的无赖!
  柳明月勾唇,笑了起来,难怪阳阳总说最喜欢看别人被她气得要死却又干不掉她的样子,果然很爽。
  李旭的面色迅速发展成烧了十年的锅底色,青筋突突面目狰狞。
  他面色越难看,柳明月心情越好,但柳明月终究不是夏阳那种奇葩,很快便觉无趣的转移了话题:“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
  瞥了一眼那只蛊虫,沉眸:“在对付阳阳。”
  **
  果然如柳明月所说,夏阳天没亮就醒了。
  李旭亲自端茶倒水,好吃好喝的将她侍候好了,见她精神不错,便拿出那只蛊虫来,一副什么也不知情的模样问她:“这是什么?”
  “蛊虫呀。”夏阳趴在桌上,隔着琉璃瓶打量那只蛊虫:“不过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真家伙。”
  以前看到的,都是很抽象的画像或者文字描述。
  毕竟她之前生活的是另一个世界嘛,加上时代变迁很多东西都绝种了,而她又好吃懒做并没有参与太多家族的事情,所以蛊这种玩意儿,她在那个世界还真是没碰上过……
  李旭默了默,又问:“什么蛊?”
  “算不得是很厉害的蛊啦,就是比较……”
  发现夏阳在顾左右而言他,李旭瞬间黑脸了,一把将琉璃瓶拿开,扣住她的脸强迫她跟自己对视,火气显而易见:“我在问你,它是什么蛊。”
  夏阳想一把推开他的手,却发现推不开,她越推他就扣得越紧,甚至都捏的她有些疼了……
  火一下也窜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照准他重要部位就是一脚。
  李旭俊脸瞬黑,却不得不暂时松手避开,再出手,力道不由自主的加了几分,却还没抓住她,就先听到她恼火的声音:“你他妈敢不敢先听我把话说完?”
  李旭的手,一瞬间停在了夏阳脸前。
  夏阳二话不说,抓住就先咬一口再说。
  李旭吃痛黑线——她的牙真的可以当武器!
  却跟着就听到夏阳道:“算不得是很厉害的蛊!就是比较麻烦而已!叫法五花八门又多又怪,我压根半个都没记住!但它的作用是催Q,所以我决定给它起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就叫催Q蛊!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混蛋?要不要再去问问柳明月?”
  最后一句,把李旭惊到了——她这语气怎么好像……
  “屁话,我当然知道他来过!”夏阳没好气道:“我只是醒不过来又不是死掉了!你们说了什么我听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不知道!”
  李旭:“……”
  夏阳越想越不爽,拉过他手又咬了一口。
  李旭被咬得疼,却好气又好笑,她这发泄方式太奇葩了点,随口道:“火气这么大,你是不是月事要来了?”
  夏阳怔了怔,点头:“还真是。”
  李旭呆了呆——你要不要这么配合!我只是说说而已!
  “我是说真的。”
  **
  夏阳的姨妈大人是稀客,一年也就来个三四次而已,但每一次都来势汹汹,能折腾去她半条命。
  “暖宝宝,你要去哪?不要离开我,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会死的,肯定会死的,所以你不要走……”
  这种悲情戏码上演了n次后,李旭终于忍不住黑了脸,瞪着那个死死抱住他手不肯放的奇葩:“我只是要去茅房!”
  “去什么茅房,恭桶要来做什么的?我都不嫌弃你在我面前方便,你倒嫌弃起我来了!”夏阳噘嘴,抱着他的手就是不放:“你要走可以,把暖宝宝留下,除非你想疼死我!”
  李旭气得面目扭曲,在她面前谁尿得出来啊!
  狠狠的瞪着她,他不再说话,也没话可说,他本就不善言辞,而她,张嘴就能乱溜炮,黑的也能说成是白的,而且……
  她也不会真的弄死他!
  果然,跟着她就放开他了:“嘻嘻,去吧去吧,别憋出毛病来了,我就跟你开开玩笑。”
  李旭无语的看着她,最终还是无奈又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我很快回来。”
  她应该是真的很痛的,不然脸不至于白成这样,不至于饭量都锐减,才一天下巴就尖了,这么胡闹,也只是在证明给他看,她还很精神,没事!
  “快去快回。”
  “嗯。”
  然而,李旭回来的时候,却听到翎九来报,庞雪被换的事情暴露了,假庞雪在斩首台上被拓跋霄揭了人皮面具,这会儿已经闹到了惠武帝那里去……
  林傲的人也随后来报,真庞雪也被人劫走了。
  
【156】委屈的战王
  
  假庞雪被当众揭穿就算了,竟然真庞雪还被劫了……
  林傲也很惊讶,但,并不惊慌。
  对他来说,庞雪本身就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一枚搅风搅雨的棋子,她存在的本身意义就是制造混乱,哪怕她以他意料之外的方式掀起混乱也没关系,只要这混乱的中心并不脱离他指定的那些人就行!
  但,他还是在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匆匆忙忙的赶向了战王府,作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这是要做给李旭看的,为了体现他这做“师父”的有多在乎庞雪这个徒弟,好让李旭为自己多多努力。
  若能把庞雪救回来……
  无疑还可以废物再利用一下,日后还可以用她再做点文章!
  就算救不回来……
  以李旭那不善言辞还冲动易爆的烂脾气,也能让事情往恶劣方面好好升升级!
  到时候,惠武帝头一个脸面就得不好看,东夷再加把劲闹一闹,父子之间心里必定要留点疙瘩,回头丽妃那边扇扇火,呵呵……
  可惜,林傲赶到战王府的时候,李旭已经被惠武帝紧急召进了宫去。
  虽然最初掉包的主意就是惠武帝给李旭出的,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漏子,惠武帝就算想帮李旭裹着也裹不住,更不可能会承认他也有一份,自是让李旭自己进宫去处理。
  不出意外,拓跋霄一见李旭就愤怒得直接抡拳头:“李旭,你真当我东夷无人了吗?”
  众人大惊,本能就想一拥而上去救,却被惠武帝一个眼神跟扫了回去。
  李旭灵活躲避拓跋霄的拳头,看起来轻松无比,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却还是让人听出一股了浓浓的讥讽意味:“你想自取其辱吗?”
  “你羞辱得还不够多吗?”
  拓跋霄不吃这一套,冷哼着再度出招,哪怕他始终碰都没有碰到李旭,看起来甚至还像个愤怒而笨拙的孩子追着个冷静而灵活的大人,动作看起来无比滑稽,也不放弃。
  似乎愤怒到了极点,已然控制不住的模样。
  李旭冷笑,并未拆穿他隐藏了实力,但,趁机多羞辱他一点——忽然伸脚绊他。
  拓跋霄本能就要躲,但转念还是迟疑了下,并且最终选择了趔趄摔倒,一副被李旭暗算成功的样子,可他万万没想到……
  他才摔倒,一股颈风就直逼后脑而来。
  拓跋霄大惊转头,就见一只大脚落下,竟是李旭要当众踩他!
  又惊又怒,再也顾不得隐藏实力,拓跋霄奋起就要反抗,却听惠武帝这时候忽道:“行了,到此为止。”
  一声令下,李旭顿时停脚,并借着拓跋霄怒起的身体一弹,优雅的退到了数步外。
  拓跋霄愤怒爆发的力量却无法一下收住势头,就那么毫无阻碍的猛然窜了起来……
  倒是很帅,可惜对手早已退开,于是他那帅气的蹦起,瞬间有点微妙的滑稽。
  虽然滑稽,但没人笑。
  在场众人还不至于人人都瞎到看不出来,拓跋霄猛然暴起那瞬间的实力,跟之前追着李旭打的实力明显不一样!
  隐藏实力却没有所图,说出来谁信?
  顿时,惠武帝都不禁危险的眯起了眸子来,浅笑间,声音却有了一股子说不出的冷:“看来,朕还是小看东夷太子了。”
  拓跋霄干脆破罐子破摔假装听不懂,直接将话题拉回到主题上,冷冷看着李旭道:“既然战王已经来了,那便好好给我解释一下,本应今天处死的庞雪,为何会被掉包换成个死囚吧。”
  “本王不知道。”
  李旭冰冷的声音一出,让惠武帝都忍不住偷偷的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其实真的很担心这傻儿子关键时刻智商又不在线,回答出令他更难做的话来……
  好在好在,这儿子木是木了点,但该说的和不该说的,他还是分得清的。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拓跋霄怒喝道:“那庞雪……”
  “庞雪是前东门关守将庞戎之女,是本王外祖早前在外云游时机缘巧合之下新收的弟子,算是本王师妹没错。”
  李旭冷淡打断拓跋霄的话:“但在大华,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仅仅只是本王一个师妹。她既拎不清轻重犯下如此大祸,便是死有余辜,本王为何要救?”
  惠武帝微微勾唇,忽然发现这个傻儿子其实还是挺会说话的。
  “师妹?”
  拓跋霄似听到了多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李旭,你敢对天发誓,她真的仅仅只是你的师妹而已吗?”
  李旭抿唇,幽幽的盯着拓跋霄看,似要看看他那嚣张的皮囊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惠武帝见他如此,不禁又紧张起来了——这傻孩子不会这个时候儿女情长吧?唉,一句话而已,何必呢?反正庞雪是不可能存在了的,她终会以另一个身份活下去,何必纠结!
  “哈哈哈……”拓跋霄猖狂大笑:“李旭,你不敢承认吗?”
  李旭抿唇,不语。
  旁观众臣纷纷互递眼神,着急起来。
  李旭和庞雪的事,他们也是经过家里的婆娘们那些嘴,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所以,生怕李旭关键时刻儿女情长,干出什么荒唐事情来惹人笑话……
  如果大华和东夷势必要打的话,那也轰轰烈烈的打啊,别留个笑话给人家茶余饭后啊,万一还被流传下去,后人还不得连他们一起骂?
  除了拓跋霄和东夷的使臣,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李旭。
  李旭却依旧沉默。
  惠武帝皱眉,终于察觉事情有点奇怪,似乎李旭有什么顾忌,可照理说,人应该在他手里,他没什么好顾忌才对,难道……
  真庞雪也被劫走了?
  这么一想,惠武帝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跟着有听到拓跋霄笑道:“李旭,这样如何,只要你敢再说一遍,庞雪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并当着你们大华天子的面,当着你们大华文武百官的面立下毒誓,说如果庞雪在这里,你会亲手杀了她以证战王清白威名,这件事就算了,如何?”
  听到这话,惠武帝更加肯定——真庞雪不但被劫走了,还是被拓跋霄的人给劫走了!
  面色一沉,转眸便狠狠瞪向李旭。
  怎么弄出个这么大的漏子来!现在怎么办!快点给朕解决!
  并未察觉,同在殿堂内的李诚,嘴角几不可见的微微勾了勾。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这九弟看着冷冰冰的,好像靠近的所有人都会被他弄死一样恐怖,却其实,意外的重情又长情……
  最初发现他当初卖给庞家的宅子没有卖掉的时候,他还真以为是他忙忘了,却不想,转头他就忽然给庞雪求了个赦免!
  那时候他便知道,他这傻瓜九弟对那庞家丫头还是有情的。
  既是有情,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加上事发之后,父皇迟迟不给拓跋霄所谓的交代,却召李旭入宫几次,明显有猫腻。
  于是,他一直派人盯着李旭的人,盯着天牢,盯着庞雪,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他发现了李旭的企图——用死囚换庞雪。
  不得不说,他这笨蛋九弟打了几年仗后脑袋好使了不少,竟也想得到用自己的人目标太明显,转移庞雪反而不方便,便动了林氏的人,而林氏是皇商,南来北往很方便,只可惜……
  这个连父皇都帮忙的堪称天衣无缝的计划,还是被他发现了,而他,辗转把信息透露给了拓跋霄!
  那么现在……
  我亲爱的九弟啊,你该怎么办呢?
  李旭依旧面无表情,但明眼人还是看得出来,他那双眼,变阴沉了。
  “呵呵……”拓跋霄笑了起来,充满讥讽:“你们战王一脉到底还是断绝了啊,过继的终究……”
  话尚未说完,面上便猛然被罩上了一只大手。
  修长的五指如同铁钳一般紧紧扣住他的面门,力道之大,捏得他整个脑袋都在叫嚣疼痛,而且,越来越痛,越来越痛……
  拓跋霄一点不怀疑,他开口说一个字或者稍微有一点点的反抗意图,自己脖子上那颗脑袋,就会开花。
  这是羞辱!
  赤裸裸的一点掩饰都没有的羞辱!
  拓跋霄气得吐血,却莫可奈何,因为他真的不敢赌李旭不敢杀他,即便庞雪在他手上。
  开玩笑,他可是堂堂的东夷太子,多么尊贵,怎么可以和一个贱人比价!就算比赢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掉价,好吗!
  惠武帝也觉得拓跋霄那态度太嚣张了,所以,此时看到李旭发狠,也并未喊停。
  东夷随行的使官倒是吓得怪叫连连,可惜,李旭没理会,而惠武帝,也忽然瞎了聋了表示没看到听到。
  事情的发展明显有点荒谬,但就是这么发展的,也因为是李旭,所以大华众人竟然不觉得这样发展超出他们的预想……
  这时,李旭开口了,冰冷低沉的声音却如同出鞘的利剑搬锋利尖锐,如能一瞬间刺穿苍穹:
  “一,庞雪只是本王师妹。”
  “二,你若能现在便将她带来,本王就如你所愿赐她一死。”
  “三,就算本王是过继战王府的血脉,也是十五岁便能打得你东夷割地求饶的存在,你开口说话之前,最好先想清楚了再说话。”
  说罢,甩手,将拓跋霄扔垃圾一把甩开。
  拓跋霄极力稳住,却还是趔趄撞翻了自己一边的人,惹来大华众人低低嗤笑。
  “你……”
  拓跋霄气得面目狰狞,感觉自己的脑袋上还留着李旭的指印,每一个都深得令他头骨变形,疼入脑髓,险些就要冲动的冲上去直接跟他单挑个你死我活。
  但,关键时刻,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
  拓跋霄冷眸一扫,目光掠过大华群臣,转向惠武帝:“大华天子,贵国战王是否言而有信之人,只要我将庞雪带上来,他便赐庞雪一死?”
  惠武帝若有似无的瞥了李旭一眼,并未得到任何提示,不过,看到李旭抿唇微微低着头,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明显已经动了真怒,但,又在隐忍……
  好孩子!
  惠武帝默默赞了一声,越是对李旭满意,对咄咄逼人的拓跋霄便越是厌恶:“战王是为朕统领千军万马之人,向来一言九鼎。”
  拓跋霄忽然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难道自己搞错了?李旭并不喜欢庞雪?
  还是,李旭在诈他?
  最终,拓跋霄还是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断,相信庞雪于李旭而言,是特别的!
  “好!希望战王真能继续延续战王府威名,能一言九鼎,亲手赐死庞雪。”拓跋霄冷哼:“来人,把庞雪带进来!”
  李诚暗暗勾唇——九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