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8部分

到了。
  “太子哥哥,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怎么忽然叫她回去了呢?
  李煜笑道:“我有些累了,明天再说吧。”顿了顿,又忍不住的补一句:“我中蛊的事,你们出门就给我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要说出去!特别是你阳阳,你是极聪明的,我能想到的利害,相信你也能想到,记住,年纪小固然是你的劣势,却也是你最强的优势,万望谨慎,切记珍重自己,没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一旦命没了,就彻底完了。”
  夏阳一听,眼泪又控制不住的喷涌了出来:“太子哥哥你……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还不了你的……”
  李煜莞尔,干脆逗趣道:“看在我生前给你带那么多好吃的份上,待我死后,你也常带好吃好穿去看我吧,当是报答。哦,记得多烧纸钱,好让我在下边买奴买婢呼风唤雨,把生前没享受过的好好享受个遍。”
  夏阳哭着点头。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缘分深浅不能直板的用时间长短去计算……
  现在,她脑子还被这份友情烧着,就算是李煜指着头驴对她说“我看上它了,就让它继承我的位子做下代大华皇帝吧”,她也会点头捣蒜的答应拼命也会扶植。
  可是,李煜没有提这种要求,甚至没有要求,只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小心敌人……
  他是真心对她好。
  她却只能眼睁睁看他被人残忍虐杀!
  直至离开皇宫,李旭都没有再说话,只面色很苍白很难看的看着夏阳。
  太子皇兄那番话,是对夏阳说的,是在警醒夏阳,但同时,也是跟他说的,也是在警醒他——
  夏阳有个强大而危险的可怕敌人,他(她)手很长,心很狠,就是皇家太子,一样能害敢杀!
  这……是前世也有的事情吗?
  
【37】痛的领悟
  
  夏阳神情有些恍惚的缩在马车一角发呆,连李旭跟着上了马车都没注意,自顾伤怀着。
  对李旭明知故犯的无礼行为,巧玲很气愤,可见夏阳如此又不禁有些心慌,忙去安慰照顾。
  不管怎么说,李旭都是惠武帝钦点给夏阳的未婚夫,他执意不肯下车,她还能轰他下去不成?
  别傻了。
  反正瞧他那模样,也不像是要对夏阳不轨,加上她也在场,两人就不算私下单独相处,闷点就闷点吧……
  一路无话。
  夏阳直接被送回战王府。
  此时天色已黑,车外战王府大门口灯笼明亮,车内巧玲也早取了颗硕大的上等夜明珠出来照明。
  一室亮堂,却愈发显得夏阳那张小脸青白得有些吓人,神色依旧很恍惚。
  她像个做错了事却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的孩子,有点茫然,有点不知所措的缩在那里,后怕连连两眼汪汪,明明折腾了一天已经很困,却愣是不敢闭上眼去睡,似乎一闭上眼,就会看到不好的东西。
  很明显,她是被吓到了。
  巧玲没能跟进太子寝宫,自不清楚具体,只知道夏阳见了李煜之后出来便这个样子了,心疼不已,可好说歹说的劝了一路,可她还是没走出来,是彻底没办法了。
  再加上,这都已经到了战王府门口了,九皇子竟然还不准备下车?
  憋着一口气,巧玲不甚友好的看向李旭,却见他正定定的看着夏阳,那姿势,那神态,竟一如初出宫门时。
  许是察觉了巧玲的目光,不待她开口赶人,李旭就开口了:“别想太多,太子皇兄也说了,不关你的事……”
  虽然,其实他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太子皇兄被人下蛊的事怎么就跟她扯上了关系,但太子皇兄都那么说了,想来也是不会有错的。
  当然,他也想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现在她这样子,很明显不是时候,问也没用……
  一直恍惚的夏阳这时终于有了些反应。
  她抬头来看着李旭,却不点头,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目光复杂而怪异,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超脱她当下那稚嫩年龄的沉稳幽深,如能将人心隔肚看穿。
  咯噔一下,李旭的心猛就狂跳了起来,冷不丁冒出个荒唐而大胆的想法——难道她也是重生回来的?
  但很快,他便排除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他清楚的记得之前在竹林,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真的不认识他,太子皇兄戳穿他身份的时候,她也是真的很惊愕,那些都不是作假的!
  那么,她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她不过才十岁而已……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传说中那种,生而知之的人?
  也不对……
  他认识的夏阳,虽然聪慧过人,却肯定不是什么生而知之的人!
  起码,那个夏阳就只是简单的通些医理,但并不精通,更不可能有轻易识破整个太医院那么多太医都没发现的太子皇兄中蛊之事的能耐!
  “不早了,你回去吧,别让太子哥哥担心。”
  李旭还处在极度震惊的混乱之中,便听到夏阳如是说。
  往日清脆动人充满勃勃生机的声音,此时沙哑而沉沉,还有股淡淡的疏离……
  李旭俊脸一沉,直接拉得老长,目光充满攻击性的狠狠戳过去,却见她又已低下了眼帘去,稳稳的盖住了那双幽深的眸子,半个小脸也缩在曲着的腿下,看不清颜色。
  “你……”就那么嫌弃跟我说话?
  气愤的质问,终在出口前又狠狠的咽了回去,愤愤的几个深呼吸,霍地起身,挑帘就出马车。她都不稀罕他,他还稀罕她不成?没得自己用热脸去贴她冷屁股的!
  气头上的他完全忘了,从一开始就是他自己先对人家各种不善……
  巧玲竖着耳朵,不一会儿就听到了马蹄去远的声音,暗嘘一声,终于走了。
  转头与夏阳道:“郡主,天色不早了,回吧,老战王和老王妃会担心的。”一直这么在门口杵着,也不是个事啊。
  夏阳点头。
  她的腿受伤,又哭了大半天一身狼狈,巧玲便让婆子先她背回菡萏院,晚些再决定去不去跟老战王和老王妃请安,却不想,一行回到菡萏院的时候,老王妃已经等在那儿了。
  “怎么摔的,竟把腿给伤着了?”老王妃关切的问道,半字不提宫里的事,也不问。
  夏阳却知道,除了李煜中蛊和他对她说的那番话,今天宫里的事,老战王和老王妃绝对是一清二楚的。
  看着老人家和蔼慈祥的面容,一脸的关切,夏阳眼一热,忍不住又哭了。
  老夏家是古武世家,虽依照老祖宗的交代子孙代代还在传承武学,但也与时俱进的,家族事业早已发展成为了财团,明的暗的所涉及到的业务范围,宽广得令人咋舌,其中包括,杀该杀之人!
  她是老幺,出生的时候大哥二姐已经满世界飞来飞去接触家族事务,三哥四哥已成学(校)霸(王)很多年,还在幼稚园的五表姐六表哥正商量着炒所有学校鱿鱼……
  反正一个比一个牛逼动静大,如此这般等她长到懂事的时候,家族事业各领域已被哥哥姐姐们满员统治,她看了一圈下来,发现自己只需要蹭吃蹭喝就够了,于是心安理得混吃等死。
  虽然,她这种消极怠工的态度被长辈们很厌弃,曾将她扔进战场流浪两年,丢到无人区自生自灭一年,塞进别人家的公司自给自足半年……可,其实战场流浪的时候她撞见大哥卖军火,无人区自生自灭的时候又不小心钻进当时正在追二姐的二姐夫的秘密基地,别人家公司上班的时候又碰见老板狗腿巴结的人是未来表姐夫……
  夏氏的羽翼很宽很大很舒适,就算刻意收拢想要锤炼她,也依旧在最前面为她遮挡覆顶的风浪,落在她身上的终归不过是点毛毛雨,所以,虽然她看得见也懂,却其实,并没有如此直接的接触过龌蹉肮脏的贪婪算计!
  李煜的事……
  狠狠的扇醒了她,直白而残忍的告诉她,这里真的是另一个世界,这里没有夏氏,不会再有那么多牛逼的哥哥姐姐嘴硬心软的替她遮风挡雨处理肮脏,她若继续如此懒惰怠工下去,不但她会死,那些关心她爱护她的人,也会被她害死!
  
【38】李煜病逝
  
  好不容易哄了夏阳睡下,老王妃才忧心忡忡的回了落霞苑。
  老战王正在等她。
  “……她还不愿意说,只是一个劲的哭,我也不好问……”老王妃絮絮叨叨的说着夏阳的情况,愁得眉头都拧成了疙瘩:“一顿能吃一碗饭两只鸡三条鱼的孩子,今天午饭没吃上,晚膳哄了半天,竟一口都吃不下了……”
  好不容易才养得这么白白胖胖软软的,多可爱啊,又缩水回去怎么办?
  想到夏阳初来那会儿,瘦得一阵风就要吹跑的样子,老王妃就心疼得跟什么似的。
  “一顿两顿的,又饿不死。”
  老战王虽没好气如此说,可那眉头却也是皱得紧紧的,脸色更是沉沉的吓人,还忽就没头没脑的冷哼:“这日子越过越舒坦了,一些人的架子就越来越大了,逮着个孩子都要耍一把威风,顾前不顾后的蠢东西!”
  老王妃知道,他这是在骂张皇后,因为张皇后今天“罚”夏阳站了将近两个时辰。可怜夏阳那实心孩子,平时挺机灵的,偏关键时刻竟犯傻,腿上有伤也不知道说,傻了吧唧的站了将近两个时辰……
  想到夏阳腿上的伤还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老王妃对张皇后也是一肚子气,接口便道:“太后娘娘前阵子托我寻的孤本已经寻到了,明儿一早我就亲~自~给她送进宫去。”
  老战王点头。
  于是……
  第二天,皇后娘娘给太后娘娘请安的时候,被跟老王妃聊佛经聊人生聊得太嗨的太后娘娘,一不小心忘在了门外一个多时辰。
  委屈的皇后娘娘转头就想像平时一样去寻太子李煜哭诉抱怨一番,却猛然发现太子如今病重已无力安抚她,便又想到了寻人撒气,可惠武帝那边是不敢想,杨贵妃那里又战斗力太强,顺势数到四妃时,素来厌弃的丽妃就成了很好的发泄对象……
  **
  夏阳留在战王府里养伤,国子监都暂时不用去了。
  蒋太医受惠武帝之命带了两瓶紫玉断续膏来,一个劲拍胸脯保证,夏阳骨裂不严重,敷上紫玉断续膏保证三天后就能下床走动,半月后就能痊愈,不会留下一点后遗症。
  时间飞逝,一晃三日便过去了。
  与夏阳料想的不差,这日宫里果然来人了……
  惠武一十七年,皇太子李煜病逝于东宫,享年二十岁。
  这结局,夏阳算是最早有心理准备的,可真的听到的时候,她那干了三天的眼眶,还是忍不住喷涌出了泪水来。
  这三日,她一直在等,她以为李煜至少会在临死之前再见她一次,因为那天他原本明显是有话要单独跟她说的,却因李旭打岔和发现中蛊而没有说成……
  然而,他果然因中蛊而改变了主意,她终是没能等来他再召她进宫,没能见他最后一面跟他道别,只等来了他的病逝的消息。
  “……太子殿下直至最后都记挂着郡主的腿伤,特地为郡主求了恩典……到时候,郡主只需在人前露露脸就行,待行至那些需要长时间跪拜的章程时,奴才会悄悄带郡主去暖阁休息……”小泉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李煜最后的交代。
  夏阳只觉得声声都在戳她的心窝,疼得眼泪大颗大颗的不住往下落:“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吗?真的没有了吗?”太子他……原本要跟她说的话和交代的事,真的不打算说了?
  至少……
  给她留一点不好的印象啊!
  不然日后有个什么的话,她要如何对他的母亲张皇后袖手旁观?
  “没有了。”小泉子摇头。
  夏阳沉默了会儿,咬咬牙:“李年呢?”
  小泉子不明白夏阳为什么会问起李年,却还是老实道:“太子殿下命李大人守陵五年。”
  五年?
  五年后,她就及笄了!
  到时候,不出意外的话,惠武帝会最快速度让她和李旭成婚!
  李煜啊李煜,到底最后你发现了些什么?又在筹划什么?可千万,不要让她失望啊……
  **
  李煜似乎真的很得惠武帝偏爱,竟特赐其天子之仪,丧事自是非常隆重,王公百官皆斋宿二十七日,举国上下百日内停止喜乐婚嫁。
  然而就算如此,也弥补不了张皇后丧子之痛。
  倒是,这时愈发显得真情可贵般,惠武帝格外宽容温柔,百忙之中不忘抽时间亲自去宽慰张皇后,甚至一整个月下来,除了御书房,皆宿张皇后的坤宁宫,别地儿,都未去。
  国子监恢复正常上课的时候,夏阳的腿伤已经好全了。
  “你果然在这里。”
  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的声音,打断了夏阳的思绪。
  来找她的,竟是素来避她如蛇蝎,又总甩不掉她的柳明月。
  夏阳一动不动的仰着头靠在亭栏上,半边身伸出亭子外,定定的看着随风左摇右摆的竹尾,任竹叶纷纷扬扬,落在身上:“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太子在国子监“静养”不是秘密,喜欢在竹林这边抚琴也不是秘密,特别看重夏阳亦不是秘密……
  柳明月能找来,当然不稀奇。
  可是这些,他现在都不敢说:“直觉。”
  夏阳勾了勾唇,难得的笑得很淡,却有股子说不出的宁静安和,衬着那身只有简单银色云纹的白色袄裙,莫名令人惊艳……
  柳明月直接呆住了,两眼发直。
  忽然就没了声响,夏阳扬眉看去,便见那伪少女匆匆低头,惊慌的不知在躲避什么。
  夏阳奇怪的看了看他,未在意:“你怎么也翘课了?”
  伪少女俏脸一热,愈发心虚,匆匆狡辩道:“什么翘课,我是来寻你的!”
  夏阳面色古怪的又看了看他——孩子,你这是打算失忆呢还是让我失忆?小弟弟不疼了?
  柳明月不知她所想,却被她看得浑身都似在长毛:“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夏阳勾唇,别开眼:“没什么,就想问问你,今天食堂有什么菜。”
  “喂!”明摆着的敷衍,让柳明月很气愤,却词穷的不知该指责她什么。
  “我是真的想知道食堂吃什么啊,毕竟……”夏阳幽幽的看着一片竹叶可怜兮兮的随风翻滚挣扎:“以后的午饭,我都得老老实实的去食堂吃了。”
  
【39】没心没肺的人
  
  然而,中午饭点的时候,李旭就拎着个食盒找来了。
  “天禄寺的斋饭。”
  他面无表情的将食盒塞给她,不待她反应,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旁在场见证之一的柳明月童鞋默默表示——李旭明明是森森的瞪了他一眼才走的!
  而夏阳,错愕归错愕,但能吃进嘴里咽下去的从来就不会客气的想那么多,自是津津有味的吃了个干净。
  柳明月目瞪口呆的看她将那份大到足够两人量的斋饭吃到一点不剩,甚至还有种想舔碗的不满足感……
  汗了汗,忍不住提一句:“阳阳……吃太撑……不好。”
  “我都还没吃饱!”夏阳委屈兮兮的看着空碗:“这人也忒抠门了,有心送,干嘛不送多点?多拎一碗能重死他怎地?”
  柳明月一阵无语。
  仔细看了看夏阳,见她虽然神色纠结不满,却是针对那只空碗的,并不是对他叫她“阳阳”有反感不悦,不由暗松口气,心情则莫名的愉悦了起来,脑子一抽就脱口而出道:“食堂的韭菜盒子味道很不错,要不我去给你买一个?”
  “嗯嗯,那个我吃过,确实不错,走走走,麻溜的,慢了就没了。”夏阳两眼一亮,二话不说推了柳明月就往食堂去。
  **
  第二天中午,李旭又拎着个食盒来了。
  照例塞给夏阳就走,照例是天禄寺的斋饭,不过……
  份量是前一天的两倍!
  柳明月伸头瞄了一眼,面色略微有点怪异,更加肯定刚才李旭离去前瞪他的那一眼,确是比昨天的更森然不是错觉。
  然而,年少血气方刚,总多无畏和义气,就算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心理也清楚,却依旧还是不愿意去改某些不小心已经习惯了的习惯!
  更何况,和某人一起吃饭,真的特下饭……
  反正,有巧玲那等恨不得寸步不离的忠奴在,就算他想,也不可能跟夏阳单独呆在一起,他们总归是纯洁的相处,有什么关系?
  而说起巧玲……
  她总觉得这个世界忽然就玄幻了——
  代表一,九皇子那种生人勿进熟人也滚蛋的孤僻人种,居然每天给他们家郡主送午饭已经坚持半个月了!
  代表二,往常总当他们家郡主是毒蛇猛兽避之唯恐不及的柳明月,竟然倒过来粘着他们家郡主不放了!
  更诡异的是……
  如果前一天柳明月给他们家郡主带了个苹果,那么,第二天九皇子的食盒里就会多两橘子。
  如果前一天柳明月给他们家郡主带了只蝈蝈,那么,第二天九皇子就会多带只鸟,然后,蝈蝈被鸟吃了,鸟被他们家郡主吃了……
  如此这般诡异了整整一个月后,某郡主才终于第一次有了接某皇子食盒以外的反应。
  她一手抱着食盒,一手拽住了转身欲走的李旭的袖子,问:“明天你还会送午饭过来吗?”
  李旭回过头来,目光森森的掠过柳明月,巧玲,而后才落在夏阳脸上,就听到她又问:“还是天禄寺的斋饭?”
  李旭抿唇,思考着她是出于什么目的而问这么个问题。
  “还是杂粮花生饭配白菜豆腐么?”隐隐的,竟有一丝哭腔。
  李旭皱眉,不明白她那满脸苦瓜汁什么意思,却是总算开口了:“不好吃?”不应该啊,天禄寺做的斋饭是帝都一绝,每天都供不应求的,即便是他,也要派人去排队才能买到……
  夏阳无语凝咽:“天禄寺只有这一种斋饭一种菜色么?”
  李旭隐约明白了,但脸色不好看了,一张棺材脸拉得老长,目光森然。
  目光相触瞬间,夏阳哆嗦了下,可一想到这里是国子监,周围多的是人,巧玲也坚实的站在她身后,他还敢真掐死她怎地?
  于是,胆子一肥就很现实的直接发飙起来:“李旭,你故意的吧?给我送一整个月的杂粮花生饭配白菜豆腐!”
  特么的,再好吃,它也还是那个味儿呀!连吃一个月,胃会疼啊!
  李旭一听,脸都黑了:“你不是喜欢吃吗!差不多四个人的量你一个人就吃完了!你敢说你不喜欢!”
  “干嘛非得说得那么清楚?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吃得多吗?”夏阳活似被踩了尾巴的小肥猫,气愤得炸毛,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李旭气得都笑了,很想敲开她脑袋看看里面的脑沟究竟是怎么转弯的,到底怎么就那么理直气壮的把他的重点过滤掉,却还是顺口就冷笑着回了一句:“难道不多吗?都赶上学院后面养的那群猪了!”
  “你……你……你……你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太子哥哥从来不会这么说我!”
  “你还记得他?这么久了,你可有问起过一个字关于他的事!”
  霎时间,万籁俱静,周围围观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了。
  柳明月和巧玲也很震惊——刚才不是还在说天禄寺的斋饭吗?怎么就忽然转到了已故太子那里去了啊?
  李旭抿唇,面色阴沉到极点,但其实,他心里也有些错愕,看着夏阳的目光总有些复杂。
  那话……
  算不算是她诱导他吼出来的?
  若是,岂不是说明她其实知道他心里为她至今为止的没心没肺憋火已久?
  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端倪来,却什么都还没找到,她已猛将怀里抱着的食盒推塞回给了他,咬着唇扭头便跑了。
  李旭愣了一愣,怒喝:“站住!”
  夏阳反而跑得更快了。
  李旭脸一黑,拔腿就追。
  巧玲愣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回过神来,赶紧去追。
  柳明月想了想,也追了上去。
  如此这般,围观人群中部分好事的,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于是,追到夏阳的李旭为避免围观,只能一手刀直接劈晕她,拎着不省人事的她避开人群,往没人的地方去。
  可是……
  这一次,夏阳竟然久久不醒!
  起初李旭还真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了,但很快,他就发现,她早醒了,但就是闭着眼不愿睁开!
  想着李煜临终前都不忘的碎碎念,李旭终是耐着暴躁忍了又忍,才牙缝里挤出一道自认为很和气的声音:“你就真不想知道,太子皇兄怎么处置了刘太医?”
  
【40】天寒地冻烽火起
  
  静~
  静~
  静~
  风吹银杏叶纷纷,趴在石桌上的人儿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李旭忍无可忍,一掌拍上石桌,张嘴欲骂声还没吐,那装死的就一骨碌蹦了起来,面带慌色的警惕瞪着他,先声夺人的嚷嚷:“再偏僻,这里也是国子监!巧玲更是亲眼看到你追着我!”
  李旭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目光锋利的掠过她准备逃跑的下半身,沉甸甸的落在她脸上:“你跑试试。”
  夏阳扁着嘴,委屈得两眼发红:“你给我记着。”
  腿收回来,一屁股坐回了他对面的石凳上,双手撑在大开的双腿上,气势不够眼大来凑,狠狠的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大不了真被蛇精病发作的他撕碎了,回炉重造!
  看着她那样,李旭就气不打一处来,脱口而出:“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明明,她对谁都憨憨厚厚一脸傻气的笑,怎么一转头向他,就像只领地被侵犯的小凶兽?
  “从一开始,就是你不愿跟我好好说话!”夏阳气得都笑了。尼玛,出门又忘记吃药?
  李旭愣了愣,似乎真忘了的样子,而后就恼羞成怒的脸一拉,又长又黑:“那是因为你……”不知检点水性杨花八字就在舌尖,却忽就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面色十分难看的瞪着夏阳。
  “哈!哈!”夏阳皮笑肉不笑的哈了两声,欠扁道:“没话可说了吧!”
  李旭目光幽森,没有说话。
  见他只是老虎皮,夏阳稍稍放心了,一放心就开始作死:“不是我说,有病你得治啊少年!年纪轻轻何苦放弃治疗呢?知不知道你发作的样子多吓人?简直疯狗病发作一样!逮谁就咬谁!我说,有病确实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咬人,可就真的是你的错了,你得改啊,不然哪天咬到比你病得更严重的怎么办……”
  李旭目光森森的,青筋突突的:“说完了?”重点呢?他把她拎来明明是要说太子皇兄的事,她竟给他岔那么远去,还骂他疯狗!
  “既然你不乐意听,那我走了。”夏阳很干脆的起身,拍拍屁股继续想走。
  李旭算是明白了,她从头到尾东拉西扯胡言乱语,为的就是离开!
  她,不想跟他谈太子皇兄。
  太子皇兄待她不薄,如今尸骨未寒,她竟谈!都!不!想!谈!起!他!
  见她转身就毫不犹豫的走,李旭咬牙:“太子皇兄一片真诚,都喂了狗吗?”
  夏阳顿了顿,侧头看他:“逝者已矣,你也该接受这个事实了。”
  李旭窒住。
  “你不是蠢的,岂会不清楚,太子哥哥临终都未让我去看他一眼,为的就是不让我过~早~的卷进去?”
  看着一片方才静静落在地上,却转瞬又被风卷起的金黄银杏叶,夏阳低声有些沙哑:“我知道,我终是躲不过去的,该面对的终是要面对,该承担的终是要承担,是我的责任谁也替不了我去背,可你倒是告诉我,现在的我,要用什么去面对?用什么去承担?如何扛着肩上的责任健步如飞?”
  没能力,什么都做不到。
  做不到,又何必知道那么多?
  她动,该发生的也不会少发生一点。
  她不动,不该发生的亦不会多到哪里去。
  “世界不会因为渺小的我而停止运转,那些人却会因为我多知道一点而愈发疯狂。”
  李旭总算等到一点端倪,明知道不能表现得太过急迫,却还是情难自禁的追问:“你怎么那么肯定?”
  这关系到太子皇兄究竟为何中蛊,幕后黑手是谁,他必须知道!不能不查!
  夏阳定定的看着他,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忽然就有了一种难以揣测的幽深,不锋利,却依旧有种能看穿人心的感觉。
  李旭被她看得有点心虚,也有点恼羞成怒,干脆道:“你们不该瞒着我!”一个是他敬爱的皇兄,一个是……两人有攸关性命的大事大秘密,却独独将他撇在外,不让他知情!
  夏阳静默良久,才道:“我可以告诉你……”
  她忽然这么好说话,李旭反而怔了一下,却跟着就听到她又道:“但你得先告诉我……你,把我当成了谁?”
  李旭愣了愣,沉下脸:“我能把你当成谁!”
  从头到尾,他记忆里的那个贱人,都叫夏阳!都是她!
  “哈!”夏阳冷笑一声:“就是!我又有什么能告诉尊贵的九皇子殿下你呢!”
  “你……”李旭气极:“你就不怕我一气之下真掐死你?”
  “怕!怕死了!怕得每顿都用力的多吃了两碗饭!”夏阳叉腰挺胸,豁出去了:“但你可要想好想清楚了,我一死,你想知道的就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了!”挠心挠肺挠死你!
  李旭气得面目狰狞,却不得不说,她的话,很对。
  见他气得不行却没吭声,夏阳嘚瑟了,神气的一甩刘海,转头就迈开了欢快的步伐。
  小样,跟我斗,你还嫩!
  一番不欢而散的对话后,李旭和夏阳虽偶尔还会在国子监中碰上面,却再未说过话。
  巧玲又高兴又忧心——九皇子到底是郡主的未婚夫啊,这两人要一直这么互不顺眼下去,成亲后可怎么处?
  脑仁疼了几天,还没给两人找到最合适两人的相处方式,李旭就忽然失踪了,竟接连十日未到国子监。
  夏阳也挺纳闷,但并未在意,跟着就听到个爆炸性新闻——再有几天,天气会骤降,整片大地将迎来百年难得一遇的超级寒冬!
  人们还没来得及探出消息的来源,气温就果然狂降了,大雪纷纷一下就是整整半月,直接冻死了不少人。
  以防学子有损,国子监果断暂停课程,让学子们各回各家。
  夏阳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闲在家里变着法子捣鼓吃食。
  老战王却忽的忙了起来。
  夏阳没刻意打听,消息还是自动飞进了她耳里——百年一见的寒冬难熬,往常一入冬就爱抢粮的的北狄,东夷,西戎更是豁出去了,先后大军压境夺城抢粮,如今北门关有夏家军二十万死死守着还好,可东门关和西门关,却是相继告急了。
  这种大事,她帮不上忙,也没人会要她帮忙,所以,她继续吃吃吃。
  不想,这日李旭竟来了,还特么是爬墙来的……
  
【41】亲爱的
  
  夏阳再次感受到了老天爷对她深深的恶意……
  她不就是不小心又坐在了马桶上跟周家帅哥稍,微,的,聊了聊人生么?怎么屋里就又进人了呢?至于这么整她吗?
  不过,介于上次吃的亏,这一次她学乖了……
  提着裤子猛然跳起来的同时,她扯长了脖子就喊人!
  然而,却有只手更快一步的自身后捂住了她的嘴。
  太出乎意料了,夏阳着实懵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而后呆呆的,呆呆的低头,看着自己那因背后忽然站了人又贴得太近而卡住在臀下的裤子……
  李旭也呆了一呆,但比夏阳更快的反应过来,而且意外的冷静淡定。
  “反正我都是要娶你的。”他说。
  听到如此熟悉而且讨厌的声音,
  夏阳猛的回神,并很奇迹的能回转头去确认,果然一眼就看到那张熟悉的棺材脸……
  瞬间气得双目要喷火。
  可惜,她的嘴依旧被捂着,不然,她就要破口大骂了——你丫蛇精病发作敢去远点吗?敢不要每次都找我吗?
  不得不说,她的一双眼很漂亮,乌黑明亮一闪一闪的,好似会说话。
  就如当下,她小脸被捂嘴的大手盖去了大半边,李旭却奇迹的清清楚楚的从她眼底读出了愤怒和谩骂,甚至清晰到祖宗都被问候了,当即脸一拉,又黑又长:“你就那么不愿见到我?”
  夏阳一听,气得都乐了,现在大半夜啊喂,敢情她还应该歌颂他这种变态行径?而且,捂住她嘴卡住她裤子就算了,好歹也给她留个鼻孔透气啊,连个喘气的鼻孔都不给她留,他几个意思?
  在她快断气前,某蛇精病终于发现到自己失误,松开了手。
  “谁叫你的脸那么小。”他还抱怨了句。
  夏阳顿时气头顶生烟,却奈何缺氧太久,这会儿虽然已经能呼吸了,可脑子还是有点糊涂,竟愣是没想起来骂他和喊人,只一顾拼命喘气之余,傻兮兮的睁大眼睛狠狠瞪他,好似能瞪穿他。
  李旭冷硬的唇角微软,多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头一次觉得她把自己吃得肉呼呼的非常好,生起气来非但不见青筋不显狰狞,还连杀伤力都直接降低了,活像只无能无力却偏倔强不自知的小奶狗,露着自认为很锋利却其实只是很可爱的小|乳|牙嗷呜叫嚣……
  夏阳没瞎,自是看到了那张棺材脸上的细微变化,顿时浑身一哆嗦,气更甚——他丫刚才绝对是故意连她鼻孔一起捂死的!
  为什么?
  拜托别问她!
  蛇精病的思维和恶趣味神马的,她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懂!
  “你……不先把裤子提起来?”
  李旭忽然说道,还恶趣味的扬了扬眉,上上下下一番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