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80部分

府,累及夏阳重伤垂危,太后震怒不已,整个秦家都被牵连进去。
  还有一人也与此时有牵连……
  啪!
  重重一耳光响起,一身段妖娆的异域美人便应声跌在了地上。
  “你们活腻了别拖累我!警告你,不想办法把那支枪拿回来,我让你生不如死!”
  ------题外话------
  《重生之嫡女攻略》by子时无风。
  嫡女重生,谈恋爱,虐反派,男主又萌又帅,男配霸气有爱,不容错过哦~
  
【164】外任
  
  夏阳也问起了赞布阿宝那把枪。
  李旭短暂的沉默后,道:“带你回来没多久,父皇便闻讯召我进宫去问话,我就一起带进宫去直接给了他……”
  夏阳错愕。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存在的东西便不可能藏得住。”李旭担心夏阳误会,特意解释道:“主动交出去,比放在我们这里被别人发现捅到父皇那里去好很多。”
  “不是……”夏阳摇头:“我只是很意外,你平时看起来这么傻乎乎的,却竟然关键时刻脑子转得这么快这么清楚。”
  李旭如今的名头确实很大,继承战王府后,他的势力看起来似乎更加雄厚了。
  但,似乎就是似乎,并非真正的事实!
  真正的事实是,他东奔西跑累死累活这么多年,的确已经闯出了名头,但,实际的根基并不稳,真正臣服于他效忠于他的势力,并不多,他还是要靠惠武帝……
  这是惠武帝所乐见的,也是惠武帝一手促成的,而惠武帝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逼着李旭不得不臣服他依附他,只能成为他手中那把最锋利的刀!
  于是,作为一把刀,当然不能有自己的自主意识,否则,主子会担心你哪天刀锋一转弑主而直接将你丢弃甚至摧毁,而相反,这把刀越是听话越没有意识,主子就会越放心越满意越喜欢……
  所以,李旭把枪交出去,从他和他们的角度来说,并没有错。
  只不过……
  那样杀伤性的武器落在一个帝王手里,绝对是人间惨剧序幕的正式开启!
  然而因为出生的时代不同,李旭又是个混战场起身的,思想早已潜移默化的被最直面的血腥征战所荼毒,意识里只有胜败之分,没有夏阳那种任何战争都是劳民伤财的人造灾难论,自不会去想太多后果,一切出发点,都以自己的立场为优先,思维倒是简单很多……
  至少当下,他便只为夏阳的话而黑脸,抬手就掐了她的脸意图狠狠蹂躏:“原来你平时就是这么……”
  却忽然发现手感不对,顿时皱起眉来:“怎么瘦了这么多?”
  他还是喜欢她小时候肉呼呼的样子,随便抬手一捏就能掐起个大肉球来,软乎乎的,滑滑的,但又不会腻手,手感特别好,不像现在,好像只有一层没什么脂肪的皮子!
  如果夏阳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忍不住飞一巴掌过去——你特么让那些拼命削骨瘦脸的妹子怎么活!
  然而,她并没有读心术,所以,她只能根据他的话来回答:“你饿他几个月,保证比我还瘦。”
  李旭松开手,慎重交代她:“往后要好好吃肉,争取早日胖回来。”
  夏阳——你这话听着怎么就辣么怪呢?
  而那某人,却要以实际行动来实现他的愿望,又陪了她说了会儿话,便催促她多睡觉好长肉,自己则麻溜的滚去厨房给她做饭。
  不过临走前,他忽然想起来的多补了一句:“翎九擅长易容和机关兵器,拿到那支火铳的时候发狂的研究了下,还画有份据说绝对无差错的图纸。”
  夏阳愣愣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旭已经走了。
  **
  自夏阳受伤后,柳明月天天来,但每天都只能晚上悄悄的来。
  她没醒的时候,他也不呆久,一般检查过她的恢复情况便走,顺便把某个跟李旭八字不合的固执老头拖走。
  可如今,夏阳醒了,有了说话的对象,他自不愿意走那么快。
  李旭自然不乐意,满脸满眼赤果果的写着——你快滚!
  当然,如果不是某个死老头跟着来的话,他会直接动手把柳明月丢出去,可惜,他也不得不承认,那死老头真的超乎想象的厉害!
  此时他已明白,当初夏阳为什么要阻止他杀柳明月……
  两情敌眼刀乱飞的时候,倒是没有注意到,夏阳乍见那固执老头的时候,错愕得不禁瞪大了眼。
  老头狠狠瞪回来,却并未说什么,而后十分傲慢的别开脸向他处。
  “林富贵在我那。”
  柳明月很快便觉得跟李旭飞眼刀没意思,语出惊人的打破平静。
  果然,这话一出,不但李旭,陷入沉思的夏阳都惊回过神来。
  虽然李旭去过几次明月医馆,但他还真是没有一次遇见过林富贵,所以,乍听失踪的林富贵在柳明月那里,真的很吃惊:“他怎么会在你那里?为什么今天才说!”
  柳明月看也不看他一眼,兀自便与夏阳解释道:“在西戎的时候,捡的。”
  捡的……捡……
  夏阳默默的求了一下林外公的心理阴影面积,却又很奇怪:“你怎么会留他在身边?”林氏的事,什么时候变得天下皆知了?
  “机缘巧合之下,听到了些秘密。”柳明月解释得极其简单。
  夏阳却皱起眉来。
  柳明月早就知道一些事,却始终隐瞒着林富贵的下落,是要硬掺一脚进来的意思?他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
  “他似乎知道很多事,不过可惜,我办法用尽了也没能问出什么来,只好一针把他之前的记忆给毁了。”
  柳明月道:“带他来帝都便是想把他背后的人引出来,不想一直没动静,直到之前医馆遇袭……”
  简单的把明月医馆那天晚上遇袭的事说了一下。
  “怎么了?”
  李旭发现夏阳听着听着,神色就有些不对劲了。
  夏阳面色难看,却又偏在笑,精致的面孔也避免不了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扭曲来:“我们的对手里……恐怕……有个非常棘手的存在……”
  她想过,老天爷不是她一个人的,能让她穿越,让李旭重生,自然,也能让别人穿越别人重生,只不过这些人未必跟他们处在同一个空间,同一个时代,同一个国家,以及,同样的圈子,所以,就算有,碰上的几率也非常非常的低。
  然而……
  真特么操蛋的!
  她这老乡不但跟她混的是同一个圈子,而且,还特么是敌对的!还特么是开着挂来的!
  闹了半天,敢情她原来不是主角?
  烟雾弹,六连发的手枪……这些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东西却都出现了,所以,他手里还有什么?
  雾草,她头好疼……
  而她的话,李旭和柳明月听着却似懂非懂,老头也皱起眉来,用一种微妙的眼神来审视她。
  “你所说的棘手,是怎么样的棘手?”柳明月很快问出重点。
  李旭也抿唇看着她,静等下文。
  夏阳却纠结了,这让她怎么说啊?
  想了想,硬着头皮道:“棘手在……他武功或许不会特别厉害,甚至可能是个普通人,但,他会造出杀伤力很强大的东西来对付你,而你绝对猜不到他能造出什么东西来。”
  李旭:“……”
  柳明月:“……”
  老头:“……”
  夏阳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有听没有懂,郁闷的差点没抓狂。
  却就听到李旭和柳明月异口同声的问:“比如那种火铳(放烟的东西)?”
  声落,两人还同时互相瞪了彼此一眼。
  夏阳可不管他们那些小动作,欣喜若狂的直点头:“对对对,就是像那样的东西,嗯~,应该还有更可怕的东西。”
  “这个你恐怕不用太担心。
  李旭安抚她道:“他本事再大也只是一个人而已,能造出的东西终归有限,而有能力的匠师又多聚在神机营……所以,就算他们真的有那种东西,也绝对经不起耗,用了一件便少一件,若能找到窝,一举捣毁更好。”
  夏阳默默咬手绢——那是你个土鳖没见识过现代化的流水线工厂!
  不过……
  她那老乡的金手指,应该没夸张到弄出个真正现代化的工厂来,最多,只是盗用了流水线的分工生产模式来增加效率而已,而且,层层跟不上步伐的落伍技术也都会拖他后腿!
  再有就是,火铳在这片大陆出现得挺早,至今已经三四百年历史,加上一代代的改进,杀伤力愈发的强大,让各国领导人是又爱又忌,生怕它们哪天会被民众拿来对付自己,于是,各国其实对火药极其原料的管理都非常严格,一般人是绝对拿不到的……
  所以,不管他走的是黑道还是白道,只要他真的有大批量生产,就肯定有迹可循,能顺迹摸到窝点却!
  然而问题又来了……
  “天下那么大,那谁足迹又遍布天下,谁知道他们把这窝设在哪里?”夏阳叹气:“再看我们,明显的人手不足,而且去的人本事不够的话,去了也不过是个送死而已。”
  声落,她忽然想到什么一般转眸看向老头。
  柳明月和李旭也先后纷纷转眸,看向老头。
  老头顿时沉下脸:“你们都看我作甚?臭丫头,想趁机支开我,没门!”
  夏阳满脸无辜:“我什么也没说呀。”却当着老头的面,转眸给了柳明月一个眼神。
  别说柳明月所修功法与她对应,有一定程度的心灵相通,就是李旭和老头也秒领会那个意思——交给你了!
  老头顿时气得七孔冒烟,转眸横向柳明月:“你敢!我是你师父!入门的时候发的誓忘记了?”
  “你当年教他修行那套功法,不就是为了让他乖乖听我的话吗?”
  夏阳咯咯直笑,笑得见眉不见眼,不待老头把话说完便呛声道:“要他在我跟您之间二选一的话,他肯定是更听我话呀不是吗?”
  老头呆了一呆,似乎之前并没有想到这种状况。
  总算让这老东西吃回瘪,夏阳乐得哈哈大笑,然后就生悲了,尚未愈合的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
  “哈哈哈……活该!叫你个臭丫头不安好心!遭报应了吧!”老头幸灾乐祸,高人风范丧失无存。
  “混蛋……”夏阳气愤的连柳明月一起瞪:“为什么不给我用药!很痛啊知不知道!”
  一般的药她吃了用了确实不好,可自己师门的药,却是没事的啊!
  柳明月张嘴想解释什么,却被老头一巴掌拍了后脑勺,把话给拍飞了。
  老头还一脸欠扁的神气道:“跟这种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臭丫头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叫她该学的时候不好好学,让她稀里糊涂的继续糊涂下去!”
  夏阳气得胸疼——虽然我是懒了点,但可能是所处的空间世界不同,功法很多神奇妙处都被限制了,所以那个世界的老夏家祖宗真的根本就没有留下关于功法的详细介绍好吗!
  眼瞧着一老一少互呛下去不是办法,夏阳又有伤在身,继续下去恐怕伤没法好了,柳明月赶紧把老头拉走。
  人走后,夏阳一下敛了怒气,叹气问李旭:“那天救我的,是不是他老人家?”
  之前李旭只说带她去了明月医馆求救,具体没说,所以她一直以为是柳明月救的她,还在心里狠狠的妒忌了柳明月的天赋一把,可今天看到老头才发现……
  原来她误会了,救她的,竟然是那固执又偏见的臭老头!
  李旭并非有心隐瞒,而是不想把那天的具体说出来,即便是他也知道那个过程有点刺激人,听到夏阳问这才点头,又不禁奇怪:“怎么了?”
  “上次见的时候,我还看不到他老人家深浅的,可这一次却忽然就看得到了……”夏阳心情真的有些微妙:“他……恐怕没有多少日子了。”
  李旭惊怔住,因为那天晚上救了她吗?
  说起来,那天晚上救她的时候,老头一句师门绝学不能外泄就把他给踢出屋外去了,所以到底是怎么救的她,他还真未看到……
  “很意外是不是?”夏阳叹气:“我也觉得很意外,然而却是事实。”
  李旭沉默了瞬,道:“那你还让他去做那个探子……”
  “人嘛,谁还能不死呢?”夏阳咧嘴笑,看起来挺豁达:“反正都是要死的,为什么不狠狠燃烧最后的价值为后人造点福?”
  别人听到这话,或许会当真,真将她当成是那般冷情冷血不折手段的人,但李旭明白,她此时心里也是不好过的……
  不论怎么说,那老头都与她有着微妙的联系,算是她在这世上另一种形式的亲人,何况,为了救她,老人家等同是把原本可能还有挺多年的寿命,直接烧给了她!
  不知如何安抚,李旭只能笨拙的,默默的,摸了摸她的头。
  **
  知道夏阳醒后,探病的排着队上门。
  李慧茹当然不会落后,顺便还带来个意外的消息——紫宸放了个江南小县的外任,紫玉侯夫人已经决定,让她陪着紫宸一起去任上。
  “为什么会是外任?”
  夏阳听后很是错愕,莫说紫玉侯府还没有没落到没有一点存在感的地步,就是李慧茹那里,贤妃娘娘地位也牢不可破,李烨也正得惠武帝重用……
  她一直以为,紫宸会进翰林院。
  “我也不是很清楚。”
  虽然如此,但李慧茹还是很开心:“不过紫宸和母妃都说这没什么不好,七哥七嫂也说,通常这种外任的官员升迁会更快,只要任期三年内无大过,紫宸加上我的出身,回来那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何况去的还是富硕安定的江南。”
  “嘿嘿,保不准再回来的时候,紫宸还能顺理成章的升个官什么的,就算不能,我也趁机去外面转了一圈,看了不一样的世界,真的没什么不好。”
  江南是很好,美丽又富饶,可那是林氏的老窝啊!
  夏阳真不知该说什么好,又见李慧茹把事情想得这么美好,就更不好说些不好听的来刺激她了,只能暗暗叹气。
  紫宸却看出她神色不对,不禁奇怪的多看了两眼,却就听到李旭道:“你跟我来。”
  紫宸误以为李旭这是乱吃飞醋,暗暗黑线,却还是跟了出去。
  其实如今事情已经彻底乱了,李旭也不知道紫宸去江南会遇上什么人什么事,但天灾,却绝对是不会变的……
  T
  
【165】乱局
  
  天灾非人力可抵挡,灾后又总易起瘟疫,而后还有人祸……
  三难肆虐而过,尸横遍野,满目疮痍,江山破败,损失与惨烈绝对不比一场血腥的大战少!
  而大华和东夷闹到今时今日的地步,肯定会开战,若这时候大华来个天灾人祸,绝对是要命的,纵然能扛得住东夷疯狂报复,也难逃北狄与南疆坐收渔利。
  不过……
  天灾之可怕,更多在于不可预测。
  若能预知天灾,人们至少还可以防范,可以躲避,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能在瘟疫出现的第一时间将其控制而不至于大范围扩散……
  当然,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不但地方官要出力,层层官员也要尽心,只是,池子大了水难清,养的也远远不可能只是一种鱼!
  说白了,就是就算有人能预测天灾,而防范,躲避,以及控制瘟疫预防人祸等等工作,也是一项非常可怕而巨大的工程,一般人难以办到。
  听李旭让自己明日便启程快马赴任,并赶在九月前将河堤数处加固,紫宸便知,李旭定是知道或者预测到了什么,就如同之前李慧茹的事一样,但……
  他也瞬间理清当中牵扯,知其利害与艰巨!
  不禁面色难看:“王爷可真是看得起我。”他真想问问李旭,到底知不知道他去江南只是做个小小的七品知县?
  一个七品知县是什么样的存在?
  说难听点,新上任的,当地地痞富绅就够他喝一壶!
  江南富硕,盛产粮草,素有大华第一粮仓之称,巨大利益面前,哪方巨擘没往里伸手?如此一个大烩锅,天知道哪个地痞富绅是哪一个朝中大员的狗腿子,牵扯的是哪一方巨擘的势力!
  “你能办到。”李旭低声冷淡,说得更简单,如是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紫宸气得咬牙:“王爷可真看得起我!”
  李旭抬眸看了他一眼,道:“你可以。”
  如此换汤不换药甚至语气都平板到没有一丝起伏的对话,让紫宸也倍感无力,顿时放弃了与李旭好好“沟通”的想法,暗自佩服夏阳一把,竟然能跟这样的人过日子而且过得还很不错。
  虽然很纳闷李旭当初是怎么预测到李慧茹的事,预测到今年九月江南会有洪灾,却又似乎无法预测夏阳如今的重伤,但,紫宸聪明的保持了沉默。
  倒是,素来平定的江南若真出现大规模洪灾,安定势必会被打破,甚至出现难以控制的混乱场面,李慧茹便不好再带了……
  然而李旭却道:“你最好带她去。”
  紫宸皱眉。
  李旭冷淡到有些冷漠:“她毕竟是公主,而且,是贤妃的女儿,烨王的嫡亲妹妹,与战王妃关系很好。”
  只要有点眼色的,便要卖她几分脸面,若是有人不肯卖这个脸,他们这边动作也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了。
  紫宸当然知道,也知道,特殊情况的时候,李慧茹仗着自己的出身大闹一通,比起他这个失势的侯府二公子费尽心机口舌还要更有作用,但是……
  面色难看的,他咬牙切齿道:“一旦乱起来,谁还管她是什么人!”
  “可没乱起来之前,她比你更震得住场子。”李旭冷淡道:“没乱起来之前,她掉一根寒毛,都可以是天家震怒的借口!”
  如此一来,至少能让江南那些豺狼虎豹有所忌惮,有缝可入手!
  紫宸抿唇不语,无法否认李旭的话,但面色却是更加难看。
  他甚至有理由怀疑,就算他明日启程不带李慧茹,李旭也还是会将当中利害甚至加倍的告诉李慧茹,然后,送心甘情愿的李慧茹到江南。
  “虽是同父异母,但她也是你妹妹。”
  紫宸终究还是气不过:“她不是战王妃那样身手不凡才思敏捷的奇女子,亦无烨王妃那种遇事不慌的沉稳睿智,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贵女,经不得吓……”
  “吓得死吗?”李旭冷声反问。
  紫宸一口气险些上不来:“你……”
  “天禄寺那晚她确实不在,可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日没看到死僵过去的那八个人?其中两个不是她的人?”李旭冷声尖锐,咄咄逼人:“回去之后,她病了倒了还是疯了?”
  紫宸呆了呆,回过神来张嘴就又想狡辩,却听李旭冷声呵道:“这世上,又有谁是没做过恶梦的?”
  紫宸莫名脸热。
  被李旭那么一说,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出口的理由有些可笑。
  “你道夏阳身手不凡才思敏捷,却为何不想想她曾经遇上过多少事!你道七嫂遇事不慌沉稳睿智,却为何不想想她是如何养出的这份大气?”
  李旭淡声不高,但冰冷渗人,字字透着切肤剖心的锋利,声声都似锤在人心上:“你说的不错,虽不同母,但慧茹确是我妹妹,正因为她是我妹妹,所以我更确信,她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娇弱。”
  话落,良久再无声,紫宸抿唇静默的看着李旭。
  不知过了多久,紫宸方才开口:“都道战王不善言辞惜字如金,可今日,紫宸大开眼界,算是长见识了。”
  李旭只当没听到:“我会以七哥的名义为你们申请一批护卫,再安插几个暗卫进去。”
  紫宸却并未多感激:“那便多谢了!”
  一场谈话,目的达成,却是不欢而散。
  回紫玉侯府路上,紫宸脸色都难以恢复的一直维持发黑状态。
  男人间的事,都是大事,李慧茹原是不想问的,可回家路途遥遥,始终对着紫宸那张难看的脸,她浑身难受。
  于是试探性的,她问:“你跟九哥吵架了?”
  紫宸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想了想,道:“吵架算不上。”
  因为全程,都是他在挨骂!
  居然被那个不善言辞的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无法反驳,他自己都觉得诡异。
  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战王妃混久了,战王的舌头都被捋利索了?
  女人真可怕……
  李慧茹却不知哪根神经猛然灵光闪:“九哥骂你了对不对?”
  紫宸斜目——你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怎么回事?
  李慧茹却似终于找到了知音一样,兴奋得活像打了鸡血:“你也发现九哥其实还是很擅长骂人的,对不对,对不对?”
  紫宸默默的想,敢情你之前一段时间想来战王府又不敢,是被战王给骂了?
  不过……
  听李慧茹叽里呱啦的吐槽李旭,几度咬牙切齿恨得痒痒,眉宇之间却又并未有真正的恨意,甚至精神抖擞眉飞色舞……
  【正因为她是我妹妹,所以我更确信,她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娇弱。】
  想起李旭的话,紫宸不禁问道:“慧茹,倘若这一趟江南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甚至可能会非常非常危险,你,还想去吗?”
  李慧茹愣了一愣,竟也没问任何废话,直白便道:“你去我便去。”
  话很简单,但很坚定,比任何甜言蜜语都动人。
  紫宸神情微动,拉了她的手,又问:“倘若,我忽然出事了……”
  李慧茹面色瞬变,张嘴便想问“这么危险?”,却最终,什么也没问的闭紧着嘴巴,等他继续说。
  看她巴掌大的小脸瞬间白得都没了血色,紫宸都不忍再问下去了。
  气氛顿时变得很尴尬。
  然而,意外的是,等不到他继续说,她开口了,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声声脆弱得让人心疼,却,是这人世间最美妙最动人的音符……
  “就算记不住回家的路,我也还有嘴巴去问人,所以你放心,我一定带你回家。”
  **
  任命书才下来,紫宸便启程去赴任,还带着李慧茹……
  惠武帝只当是自己女儿李慧茹贪玩闹的,紫宸要带她顺便一路观光,护卫的人马批得很是爽快。
  不过,他还是特地隐晦的交代紫宸,莫要因为游山玩水而耽误了正事,丢他的脸面,并承诺,紫宸任满三年别说大功,只要无大过,便让他官升三品回帝都。
  次日一早,紫宸和李慧茹带上简单的行李,便准备出发了。
  李烨夫妇匆忙来送行,发现李慧茹竟然也是要骑马随行的,惊得不轻。
  李慧茹却甚是得意:“我那些年的马术可不是白学的。”
  “七哥七嫂放心,路上我会瞧着情形给她换马车的。”紫宸浅笑道:“如今她正兴头上,劝也劝不住。”
  李烨夫妇倒也深知李慧茹的脾性,只能默认了。
  趁着李烨与紫宸一旁说话的时候,沈妙梅也拉了李慧茹旁边去咬耳朵:“你给我说实话,昨日任书才下,怎地今日就走,为何如此匆忙?”
  李慧茹想了想,低声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紫宸原也是打算月底准备妥帖了再上路的,可昨日去看九嫂回来,他便忽然决定今日出发了。”
  沈妙梅眸光一闪,明白了——提前启程,跟李旭夫妇有关!
  正想着,马蹄哒哒声奔至,是战王府的人到了,后边还有诚王府和靖王府的车驾。
  “九弟没来?”李诚瞥了一眼作为战王府代表的燕子和绿屏,不知所谓的勾了勾唇。
  李慧茹率先嘀咕着接了话:“九嫂伤成那样又来不了,九哥……来送行还是吓人?还不如不来呢!”
  李靖忍俊不禁:“九弟只是天性如此。”
  李慧茹皱了皱鼻子,没接这话,倒是反问李靖:“听说珍儿病了,本是要去探探的,谁知道任书一下说走就走……她现在如何了?”
  “好些了。”李靖嘴上虽这么说,可眉宇之间还是清晰可见一层阴郁的,恐怕李珍的情况并没有多好。
  李慧茹不免跟着伤怀:“愿佛主保佑她能早日康复。”
  李靖道谢。
  燕子和绿屏虽代表的是夏阳,可一个只是女侍卫,一个只是丫鬟,在一群龙子龙女面前,地位依旧卑微,自是所有人都说完了,才轮到她们开口。
  不过,李慧茹主动找她们说话就不一样了……
  她指着两人马背上的包裹问:“九嫂让你们捎给我的么?什么好吃的?”
  李靖闻言,微微勾唇——还真是谁提到她,都会先想到吃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不是。”
  绿屏接下来的话,更让人错愕:“这是奴婢的行囊。”
  众人皆怔,便听燕子笑道:“战王妃命奴婢二人随四公主前往江南搜寻民间美食。”
  众人皆默,但这种事,夏阳还真干得出来,不过……
  在场个个都不是一门心思直肠子的人,说句话都要在脑中过几遍才出口,又岂会天真的真相信,事情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转头,李诚和李靖便命了人去探查,而李烨夫妇,则直接去了战王府。
  **
  沈妙梅进屋便觉气氛有些怪,果然才坐下,便听夏阳道:“七嫂来得正好,有件刚定的喜事要与你分享。”
  沈妙梅刚才进屋便见巧玲脑袋分外低,此时转眸看去,便见巧玲左顾右盼目光躲闪,满面绯红,顿时了悟:“说是与我分享,却其实是硬要给你家巧妙讹我添妆钱嘛。”
  巧玲顿时脸烧得更红了,嗔道:“烨王妃,怎地您也……”
  沈妙梅呵呵直笑,逗她道:“姑娘大了都要嫁人,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们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也不是我说,还真就是你们家王妃才任着你这脾性来,硬是拖了这么多年,若换成别个主子,哼,早就打发了!”
  这点,巧玲却也是不可否认的:“烨王妃说的,奴婢会好好记着。”
  “光记着我的话有什么用,要记住你们家王妃的好才是。”沈妙梅浅笑。
  夏阳笑着插嘴道:“得了得了,七嫂你差不多就行了,再说下去,这傻丫头得跪下抱着我腿哭喊不嫁了。”
  又支了巧玲亲自去沏茶,美其名曰好多讹点添妆钱。
  巧玲知这是二人要说话,便也不啰嗦,转身便去忙了。
  沈妙梅拉着夏阳的手便道:“上次来便瞧见你身边少了不少人,巧玲如今又要嫁了……你怎还把燕子和绿屏借给慧茹?如此一来,你身边的人还够使唤吗?”
  “不过是几个端茶倒水的,谁还胜任不了了?战王府旁的不多,这端茶倒水的下人却还是不少的。”夏阳淡淡一笑。
  沈妙梅道:“我知你是个有分寸的,这么做定有道理,也就不多说你什么了,只望你自己小心,若你与九弟有甚需要,有些危险也无妨,只管开口。”
  顿了顿,补充说明道:“这也是我们家王爷的意思。”
  夏阳明白沈妙梅的意思,勾唇浅笑:“七哥七嫂的为人我们自是信得过的,放心,若有需要,定不会与你们客气,相反,也盼你们亦是如此。”
  沈妙梅会意而笑:“那是自然。”
  末了,又问起紫宸为何忽然提前出发的原因。
  夏阳自不可能与沈妙梅说实话,只能胡扯一个:“有高人指点,预言江南九月将有洪涝之灾……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王爷也是一片好心,以防万一。”
  沈妙梅是聪明人,自不会去仔细追问所谓高人是哪位,总归心中是清楚李旭和夏阳夫妇没有害紫宸夫妇之心便是,其他不过其次,随口问问的同时顺便试探试探而已,不过如今瞧情形看来,夏阳夫妇明显是为紫宸夫妇做了妥善的安排……
  想了想,夏阳还是给沈妙梅打个预防针:“虽已做了安排,但终归不敢保证万无一失,慧茹此行到底是凶险的,我们也只能祈祷她福运够厚。”
  沈妙梅一听便知她在担心什么,宽抚道:“我们家王爷虽比不上战王,却也不是什么都不识的糊涂虫,母妃更是深明大义之辈……你直管放心。”
  东拉西扯又聊了一些,话题就转到了秦语姗母女身上。
  “也是昨晚秦嫣然撑不住落红了才发现她竟然怀孕了,还是拓跋霄的种,秦家这叛国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听说刚刚出这事的时候父皇便有意让靖王休了三嫂,但靖王婉拒了,说是不管如何,那都是珍儿的母亲,他若真休了三嫂,三嫂便也虽秦家成叛国罪人,到时候珍儿最是难堪。许是父皇想想也觉得有理,便随了他。”
  “珍儿的情况不太好,上吐下泻恶梦连连,短短几天就小了一大圈,靖王为她是没少折腾,帝都数得上号的高僧名医几乎请了个遍,可惜情况依旧不见好。”
  想到可爱的李珍,夏阳不禁有些心疼,也挑出了沈妙梅的语病:“几乎便是还没有请完,也还是有希望的。”
  “希望不大。”
  沈妙梅面色有些微妙:“你恐怕还不知道,便是你出事那天晚上,天禄寺的慧空大师便连夜将方丈之位传于了明心大师,如今他老人家留字云游去了,具体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也不清楚,而帝都有名的高僧里,就差他是靖王没有请到的了。”
  “咦?”夏阳惊异出声。
  沈妙梅又道:“至于医术超凡的明月公子,众所周知的难请,靖王似乎已经去请过了,可惜没有成功,这不,早上送走慧茹便缠了我们家王爷好一阵,直要他出面帮去求一求,若非有人来寻他,恐怕还要跟过来。”
  夏阳沉默良久,问:“七嫂特地跟我说这些,是想让我去请明月公子出手救珍儿吗?”
  “……我也不知道……”
  T
  
【166】意料之外的细腻
  
  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