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81部分

妙梅丢下一句她也不知道,走了。
  她倒是走得干脆利落,却是妥妥的把难题踢给了夏阳。
  夏阳欲哭无泪,一想起来就打自己几嘴巴:“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贱呢?什么也不问多好,现在问出麻烦来了吧……”
  “怎么了?”李旭进屋便问。
  他还在门外便听到夏阳叽叽咕咕的说话,但没仔细听,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等仔细听的时候,她又已经说完了。
  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夏阳叹气:“七嫂学坏了。”
  李旭扬眉。
  夏阳叽叽喳喳的给他把事情说了一遍,气愤道:“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故技重施,决定把难题丢给我?”
  李旭的反问,让夏阳着实懵比了好一会儿,而后,怒瞪他道:“何方妖孽,竟敢上我家木头的身!”
  李旭:“……”
  “嘤嘤嘤,你智商为毛忽然上升了这么多?这不科学!”
  夏阳怒哭之后,脑回路就来了个神转折:“原来充足的睡眠真的有助于提升智力,那我也要去给智商充充电才行,晚安。”
  李旭听出一脑门的黑线,不过,他奇异的居然能理出她要表达的意思和重点——他变聪明了!为了变聪明她现在要睡觉了!
  不过,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虽然她的表达方式经常这么夸张又另类,但在李旭眼里看来,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
  床沿坐下,倾低身,他个万年面瘫竟然勾起唇来笑吟吟的:“阳阳,你已经几天没洗澡,难受吗?”
  夏阳一听,瞬间不淡定了——大热的天,几天没洗她还得馊成什么样了?一想到这些天“接见”了这么多人,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转念又一想,不对呀,她要真几天没洗,自己还不得熏死自己?
  这么一想,更气愤了,柳眉一竖就狠狠的瞪了过去:“李木头!谁批准你学坏的!”
  李旭:“……”
  正常的发展,不应该是她尴尬的要水找丫鬟帮忙擦身,然后他说他来,然后各种顺便调戏她的吗?
  “你那失望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夏阳微微眯起眼睛来看他:“又在想什么影响社会主义健康发展的东西了?”
  “古里古怪的没听懂,不过,不影响。”
  夏阳傻兮兮的还在脑中研究不影响啥,就见眼前忽一暗,下瞬唇便被一抹温软占据了。
  呆了一呆,她黑线的张嘴想吐槽他,却给了他趁机入侵的机会,纠着她那三寸甘甜便不放。
  情到浓时难自禁嘛,何况她貌美如花人见人爱浑身上下充满诱人犯罪的魅力,她懂她懂,可是!
  她丫的现在可是伤员啊!
  他这么勾引她真的合适吗混蛋!
  以防自己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她抬手就想捶开他,却被他手快先一步摁住。
  “别动,会扯到伤口。”
  他竟然还皱眉提醒她!
  夏阳觉得自己听到了个笑话:“原来你还知道我受伤了啊,我还以为你忘精光了呢。”
  李旭干咳了两声,纯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直起身来,一本正经的问她:“不早了,还是先给你擦身子吧,免得晚了某些人来撞上。”
  顿了一顿,又勾唇:“你是要在床上擦,还是去浴室擦?”
  夏阳扁嘴,可怜兮兮:“我想洗……大热的天,光擦擦哪能擦干净。”
  主要是,他不提醒她还真忘了,受伤之后她就没洗过澡!
  其实,她醒过来这两天也没点擦身的印象,不过她嗅觉敏锐,并未闻到自己身上有异味,衣服也明显的每天都有换过,想来也应该是他趁她昏睡的时候帮她擦的,可……
  一想到自己几天都没有用大量的水冲洗身体,而仅仅是用少量的水擦擦,她就觉得自己脏得浑身难受!
  李旭皱眉:“你身上有伤。”而且,是三处!还除了止血药外,别的药统统没用!
  “可是擦擦根本不干净啊,嘤嘤婴,好哥哥,旭哥哥,求求你了,让人送水来给我洗澡嘛……”
  夏阳揪着他衣角拽啊拽,嘤嘤哭得好不可怜,除了半天没挤出一滴眼泪来外,活灵活现。
  李旭面色难看,可仔细的话,却不难发现他两耳在慢慢充血:“不要乱叫。”
  好歹做了这么久的夫妻,夏阳岂会错过,不依不饶继续嘤嘤:“好哥哥,旭哥哥,求你了。”
  “再乱叫你就……”
  “死定了之前,能不能让我先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啊旭哥哥?”
  “……”
  最终,李旭还是拗不过夏阳,允了她下水洗澡,不过,她全程只能坐着,所有动手的事情,他来。
  夏阳权衡了一下,答应了。
  不知是不是她身上那三个窟窿太扎眼,影响了她的魅力,他竟然真的目不斜视的只给她洗澡,一点点邪恶的举动都没有……
  虽然这样其实很好,省事又利索,可夏阳却忽然犯贱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问他:“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李旭沉默了一下。
  平心而论,他个满身伤疤的人,根本没有权利去评价别人身上的疤痕如何。
  但是!
  他还是觉得她这三个伤口很扎眼,看着就疼,是真的会疼的……
  所以他点头:“嗯,很丑。”
  “我就是随口问问,你竟然敢说丑!”夏阳气得勺水就想泼他一脸,但被他及时摁住了手,动不了。
  动不了,更气愤。
  脖子一伸就用脑袋撞过去:“叫你欺负我受伤!”
  咚!
  李旭两眼发黑的同时,两管殷红缓缓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闻到血腥味,夏阳呆了一呆,抬头就见李旭皱眉抹鼻血:“你傻啊?干嘛不躲?”
  李旭青筋突突的瞪着她:“我躲开,你就摔了!”
  夏阳眨眨眼,低头才发现现在亏得是他扶着她,不然,她真要拿脸去跟水很浅的浴池亲密接触了。
  尴尬不足零点两秒,她笑嘻嘻抬起头来,把脖子伸到最长,嘴嘟到最高,响亮的狂亲她与他之间空气:“好嘛好嘛,人家错了,来来来,亲亲补偿,快来快来。”
  为表示自己现在很生气,李旭不但重重的哼了一声,还不去理会她那乱啵请罪的嘴儿。
  直接将她从水里捞出来,擦身穿衣,送回床,转身便去洗自己,明摆着要晾她一晾。
  “哼!有种你就一直给我怄着!看谁……”
  夏阳气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砰一声响,吓了一跳,呆了呆才反应过来,这是某人听到了她的话,甩浴室门回应她的挑衅呢。
  顿时更恼火了,大声道:“你有种把浴室也炸了啊!反正又不是没干过!”
  浴室里没回应。
  “你特么又给我来这套!长嘴不说话你长它干什么!”
  夏阳骂了两句便不骂了,打算等他出来再骂。
  为此,她甚至拿出了骂穿地球的气势来等,可某人这一次却洗了个巨慢的澡……
  等啊等,等啊等,瞌睡虫就找上门来了。
  李旭出来的时候,夏阳睡着了。
  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贪吃,贪睡,好玩,她的三大特色!
  摸了摸还在疼的鼻梁,李旭忍不住还是狠狠瞪了她一眼,伸手就要狠狠也拧她鼻子一把让她尝尝滋味,可……
  指尖触及她秀挺的鼻梁时,又心软了,力道瞬卸化作轻轻一刮:“先记在账上。”
  长指顺势抚上她的唇。
  因为失血和伤痛,她嘴唇的颜色淡了很多,但,依旧那么柔软诱人,让人忍不住想……
  吃!
  然后,夏阳便被“吃”醒了。
  其实醒也没醒透,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仅仅能分辨出偷吃她嘴儿的人是谁,记不起吵架那回事,憨声憨气就抱怨:“你好烦啊,人家才刚刚梦到满汉全席,还没吃呢。”
  “嗯……你继续睡……说不定还能吃上……”
  夏阳迷迷糊糊的,一时也没听出他声音很沙哑,很奇怪,呼吸也不规则,直到……才猛然醒透。
  “你……”
  夏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嘘~”
  李旭低头吻住她的小嘴儿,用咫尺的距离和灯光造就的阴影来掩饰自己坏事被撞破的尴尬和羞赧。
  手那啥这种事吧,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之后都能拿出来当荤话调戏他了,可……
  不知道是他这做贼心虚的样子传染了,还是担心柳明月和老头忽然蹦出来撞见,夏阳也跟着紧张尴尬起来,脱口而出:“我们还在守孝呀。”
  不对!
  她明明应该说,我是伤员啊!
  果然,守孝的理由立马就被他反驳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何况,那天晚上在船上我们已经破戒了,曾祖父若真在天有灵能看到,也早看到了。”
  夏阳竟无话反驳。
  额,不对!
  “我是伤员啊!”
  他皱眉顿了一顿,继续:“你手有没有受伤。”
  夏阳黑线,说好的老古板呢!
  “我肩膀受伤了!”
  “我没用那只手。”
  “不对,我们刚才不是在吵架吗?还没吵完呢!”
  他干脆闭嘴不答她话了,一心一意专注自己的“大业”。
  夏阳气着气着也就不气了,还看着他俊挺的侧颜,恍惚着有些出神。
  哪怕活了两世,他也终究还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接受的是这个世界的教育,可又很奇怪……
  他竟然是个不接受三妻四妾甚至第二个女人的奇葩!
  冷不丁,她脱口而出:“为什么?”
  李旭现在正忙,没有回答她,直到忙完收拾的时候,才问她:“你刚才问什么?”
  夏阳本以为他没听到便算了,可既然他问了,她也没必要闷着:“我就是奇怪,你为什么不愿意娶侧妃小妾,甚至不要通房。”
  李旭黑线。
  “以前我以为你是清心寡欲的人,也就没想太多,可你明显不是,这样一来就更奇怪了啊。”
  像这种特殊情况,他明明很需要,却竟然还是选择她家的五指姑娘而不去找别的女人……
  虽然她是很高兴啦,可,他自己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在这个世界显得无比另类?
  李旭一边给她洗手,一边没好气的反问:“这样不好?”她到底什么脑袋?别的女人求都求不来好不好?
  “当然好。”
  这一点夏阳当然是不否认的,但是:“我这不是好奇嘛,天家出生的你,应该看惯了……”
  “就是看惯了,才更不想。”
  夏阳怔愣的看着他,总觉得那淡淡的声音里,有一股说不出的灰暗感,让人听着,跟着难受。
  “你知道后宫有多少女人吗?”
  李旭冷不丁抛出的问题,让夏阳错愕,还不及回答,便又听到他下一个问题:“你知道我有多少兄弟姐妹还没来得及成型便没了吗?”
  夏阳沉默了。
  “即便是顺利出生的,也依旧没来得及长大便夭折了。”
  “好不容易顺利长大了,又因为不是一个肚子爬出来的而各立阵营掐来打去。”
  仔仔细细擦干她的手,他抬起头来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帅得一塌糊涂:“至少,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这样。”
  顿了顿,似乎怕她不够懂,或者是预防她下次再脑抽的又问一遍,他补充道:“任何的预防都是假的,最万无一失的方法其实还是不要去做,唯有不做,才能真正的不错。”
  夏阳怔怔的看着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狗屎运到这种程度,稀里糊涂就捡了个这世道根本不提倡生产的好男人……
  一激动,她命令道:“凑过来。”
  李旭莫名其妙,却很合作的凑过去。
  啵~
  夏阳用力亲了他一下:“李木头,我爱你哟~,爱你一辈子。”
  “哼!”
  窗外陡然飞来一声冷哼大煞风景,但,李旭的心情却一点都没被破坏,甚至破天荒的勾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迎那两个说来就来的不速之客。
  老头在窗外看到那笑脸,气得屋都不愿进了,还阴阳怪气的隔窗呛道:“得意吧得意吧,反正你们终究是逃不过和离的命运!我徒儿才是最合适她的伴侣。”
  和离二字,还真瞬间刺醒了李旭那已然沉睡的记忆。
  面色一变的同时,青筋就突突的跳了出来,他黑着脸沉着眸就要出去找那老头晦气,却被夏阳手疾眼快一把拉住。
  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夏阳疼得面色瞬变。
  柳明月皱眉疾走过去:“阳阳……”
  “滚!”李旭却直接一掌驱逐他。
  仔细想起来,比起李诚和李靖,柳明月才是他最大的情敌。
  前世的时候,李诚死于那次宫变,李靖和他则都是死于夏阳之手,而柳明月,却一直活着!
  虽然这一世不同了,可又还是有些地方是相同的,比如,柳明月已然还是深深的爱着夏阳,又比如,柳明月在夏阳心里是有特殊地位的,还有他们那个该死的功法……
  猝不及防,柳明月躲避不及,更不愿意躲,硬生生便接了他那一掌。
  砰!
  被逼退的,不出意外还是柳明月。
  要不是及时扣住窗子,他甚至还得倒飞出屋去。
  气血翻涌得凶狠,让他根本来不及吞咽便从嘴角流了出来,面色极度难看。
  虽然不想承认,却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和李旭之间的功力差距,有些大!
  老头在窗外冷眼看着,没有阻止,更没有帮忙。
  若此时他不是站在窗外,无夜色掩饰,屋里的三人又仔细着他的话,说不定能捕捉到他眼底那一闪而逝的遗憾。
  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李旭根骨奇佳,是难得的修武奇才,只是……
  他怎么就偏偏是皇族呢?
  还有那个臭丫头……
  他查了她祖宗十八代,却发现她根本不是他同族后裔!
  不是他同族后裔,却得了他一族绝学传承,怎么回事?
  起初他以为是哪个同族后裔怕传承断绝,才坏了当初立下的血誓收个徒弟至少将绝学传下去,便抱着总归自己也没几年活头了的想法,也针对那丫头物色了个顺眼的孩子……
  然而那天晚上臭丫头的话,却似乎事情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简单?
  可她又确实是夏家的女儿没错……
  “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点?”
  夏阳的好心情被毁了个彻底,气死了,全因某个臭老头嘴巴太贱,戳到了她家男人的痛处,搞得事情完全不按正常节奏发展:“想让我伤上加伤你们就打,使劲打。”
  两个男人沉默的看了她一眼,没再动手,但眼刀却乱杀了起来。  眼刀砍不死人,夏阳也懒得说他们了,要不是他们这么僵着太碍眼,让她没法睡觉,她甚至都不想开口管他们。  而且,她是李旭老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当着他的面胳膊肘往外拐……  所以她与柳明月道:“若是不准备给我用药施针的话,明晚开始你便不用来了,这么跑来跑去也麻烦。”  柳明月转眸又看向她,面色更加难看了,却应:“明晚你请我也不会来了。”
  他这么识抬举,李旭很满意,夏阳却尴尬了。
  好像她很无情一样,李珍的事,也开不了口了。
  不过,开不了口也有开不了口的好……
  却不想,柳明月跟着便道:“靖王的女儿,我明天便去看。”
  “咦?”夏阳错愕。
  柳明月却不知是故意怄气不解释还是怎样,竟然转身就翻窗子走了:“看你还能骂人便是不错,我走了。”
  
【167】风雨欲来
  
  柳明月气呼呼的走了,老头却没走。
  李旭虽抿唇不语,却满眼都是戒备的盯着他。
  老头却完全当他不存在,径直便问:“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吗?”
  “不需要知道。”夏阳淡道。
  老头气极:“他喜欢你!”
  “我还讨厌你呢,然并卵!”夏阳冷哼。
  老头瞬呆:“什么什么卵?”
  夏阳一脸“你真没见识”的表情斜目他:“你是我谁啊?我为什么要解释给你听?”
  “臭丫头!说清楚,你到底是哪一个辈分的!”老头气得跳进屋里来。
  李旭皱眉站起,以防老头忽然冲过来打人,便听到身后夏阳呛老头声道:“不用报也知道,我肯定是你姑奶奶那一辈的!”
  李旭都忍不住替老头黑线了一把。
  而那一听就明显不正经戏弄的话,果然老头让更加恼火,张嘴就要骂回来,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话锋陡然一转道:“你那天说的想调查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但我有条件。”
  李旭才不信这老头会提出什么好条件。
  正要发作,却被身后的夏阳一把拉了手。
  她与老头说道:“瞧见没,这个是我男人!我这辈子只会跟他一个人过!”
  李旭低眸看她,神色不自觉便放得很柔,而老头却面色铁青,正要开口,就听她又说道:“你杀了他也没用!就算不为他殉情,我也会为他守寡一辈子,反正你那宝贝徒弟没戏。”
  老头冷哼,竟有些不屑。
  夏阳咯咯直笑:“你真觉得那套功法能控制我?”
  老头皱眉,似想到了什么,面色极其难看:“你敢自废功法试试看!”
  闻此话,李旭也不禁面色惊变的定凝夏阳。
  功法难得,修行不易,不管出于什么缘由,一个武者功力尽失都绝对是生不如死的大事,又岂会有人愿意去自废功法!
  夏阳勾唇,浅笑淡然,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可老头却看得出来,他若把她逼急了,她真干得出来。
  “好好好!有出息!”老头怒极反笑,险些一个岔气缓不过来。
  突的,他转眸看向李旭。
  夏阳一惊,想提醒也来不及了……
  陡然瞥来的一眼,让李旭瞬间警惕防备起来。
  然而,他的警惕防备在老头面前形同虚设,不过无谓挣扎而已。
  他很快便身不由己的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五感似乎还在,却又好像不在,似乎能感应到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感应不到,身处异空间一般,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身体也动弹不得。
  “你放心,他没死。”
  老头原本明明站在窗下,却一步迈出在落地便到了夏阳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夏阳,竟有了一股无法忤逆的威严:“只要你肯实话实说自己到底怎么回事,我便可答应跑那一趟腿。”
  夏阳皱眉,抿唇。
  “你放心,活了120多岁,什么该说什么不能说,我还是分得清的。”老头淡淡道:“你只需告诉我,真话!”
  夏阳沉默了看了他良久,道:“告诉你可以,但你也得实话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立下只救族人的规矩?所谓医者仁心,可我们学的一手绝技却是用来隐世的,为何宁看世间苍凉,也不愿施以援手?”
  “你不知道?”
  老头错愕又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而后再次皱起眉头来:“你到底哪里冒出来的,是哪一支的后人,为何连这都不知道?”
  以她的本事,随便施展一点也足以轰动一方,可她却低低调调不显山不露水,在上流圈里混了这么多年……
  所以,他一直以为她是知道的,结果,她却竟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来。
  “我是属于哪一支的我还真不知道,因为先祖根本没有留下只字片语,但我知道,我始祖叫帝江,夏帝江。”
  夏阳记得,自己乍见老夏家族谱上那个始祖名字的时候,还吐槽过始祖自恋,竟因为那个世界的传说中,盘古涅槃化十二祖巫里,其中一位,便叫帝江。
  哪知老头一听之后,竟然面色瞬变,而后怒斥她道:“胡说!帝江族长虽是天纵奇才,年少有为,但他根本没有来得及留下后裔便战死于灭族那夜!”
  霎时间,落针可闻。
  夏阳呆滞中回过神来,两眼简直要放激光:“卧槽!老天爷终于开眼给我开金手指了,咩哈哈,原来我家老祖宗是这里的一族之长!”
  金手指是什么鬼老头根本不知道,也暂时不想知道,当下他只听到了夏阳自称是族长一脉后裔,而且,用了个极其诡异的说法——这里的一族之长!
  “臭丫头,把话说清楚点。”他没有耐性跟夏阳慢慢耗。
  夏阳冷哼一声,神气到臭屁:“既然我家老祖是你或者你老祖的族长,即是说,我至少位份和血统上要比你至少高一些,所以,这便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
  老头额了一声,一时也不禁语塞了。
  夏阳却笑了起来,活像糊了一脸的蜜,黏糊糊的甜到腻:“来,乖孙子,叫声姑奶奶听听。”
  老头面色难看的瞪着她,炸毛了:“你说你是帝江族长的后代就是他的后代了?你有和信物凭证!”
  夏阳微僵。
  照他的话说,她老祖宗当初应该是在这个世界翘掉了,然后跟她一样机缘巧合或者其实也是糊里糊涂,灵魂就穿越到了她来的那个世界去……
  跟着,帝江老祖宗又发现那个世界跟这个世界有着非常多的不同,比如功法之类的都被无形的力量削弱了威力,甚至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异变。
  于是,他隐约的知道,自己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回不来了,于是一些事情传不传下来,也就没有那个必要了,但灭族之痛是他一辈子难以愈合的心伤,所以,这边的族规还是照单的全传了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来了……
  他个灵魂体怎么带能够代表他身份的东西穿越到那个世界还传给她!
  就算有,她个灵魂体又怎么把东西带回来!
  “除了一个老祖宗留下的印信纹外,我任何凭证都没有,但我老祖宗确实叫帝江,夏帝江。”夏阳面色难看道。
  不想,老头却道:“印信纹?画出来我看看。”
  夏阳怔了怔,两眼瞬亮,抬手便虚空画给老头看:“我没记错的话,是这样的……”
  如果当初老祖宗真是以灵魂状态意外在那个世界重生的话,确实不可能带什么实物过去,但,他标志性的习惯却是改不了的!
  身在异世,即便是她也会偶尔想家想亲人,更何况是经历了灭族之痛的老祖宗?
  如此一来,亲手刻个充满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眷恋的印信时不时回忆一下,又算什么!
  而且,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另一个人如何仔细观察认真模仿,也复制不了一些为不可查的习惯。
  现在夏阳只担心,老头或者他的祖上,是否足够了解她的老祖宗,能不能从一个印信纹来肯定她的身份……
  然而老天果然还是眷顾她的。
  老头看罢她虚空画的那个像某种符咒一样的印信纹后,明显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夏阳知道,她中奖了。
  嘴角掩不住的往耳根咧:“看罢,乖孙子,都说报出辈分来的话,你得乖乖喊我一声姑奶奶。”
  老头老脸简直调色盘一般,五颜六色精彩绝伦:“这不可能!我祖父不会说谎!他老人家虽不能肯定那一夜到底有多少族人如他一般侥幸存活下来,却肯定,帝江族长确实死了,尸都是他老人家亲手葬下的,怎会有错!”
  夏阳叹气:“实话跟你说,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接受不接受得了……”
  老头皱了皱眉,道:“你姑且说看看。”
  **
  万般无奈,夏阳只好给老头科普了一夜的何为穿越,并隐晦的提醒了句,这世上有种人惨到老天都同情,于是,特别允许他从头开始再活一世。
  老头虽固执偏激,也未必尽信她所说的那些神奇事情,却意外的敏锐,听罢重活一世便若有似无的瞥了李旭一眼……
  他还意外的很守承诺,临走前简略的告诉她,他们到底源于一个什么样的族群。
  要说起他们一族,还真是个牛哄哄绝对开挂的民族,只可惜,再开挂,也逃不过人性三毒……
  贪!嗔!痴!
  曾经,他们一族也是乐善好施的一派,也曾满腔热血的想要医人医国,医这世道薄淡苍凉。
  结果……
  非常凄惨!
  人性三毒,一次次扑灭他们心头那股热血,给予他们灭顶之灾,逼得他们祖先不得不隐姓埋名,逃亡天涯。
  一代一代,被迫更换姓氏艰难繁衍,以至于细数下来,已经谁也说不清楚他们的始祖一开始到底是姓什么的,不过老头说,他继承的姓氏是帝,他真名是,帝延。
  帝延老头说,一族传至帝江老祖宗那一代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毁灭,血脉凋零到,他祖父找了一百年,他父亲找了一百年,他也找了一百二十年,也并未成功找到一个族人!
  帝延帝延,意思极其浅白,就是希望他延续帝姓血脉,至少莫将这旷世绝学跟随他们一起葬了黄土,但死规矩绝对不许违背——传内不传外。
  老人家当年亲身经历灭族之痛,对“外人”之恨,彻骨,更是抱死规矩不愿放。
  然而造化弄人,帝延老头却始终没有成功诞下一个血脉。
  可想而知,发现夏阳的时候,他是多么的震惊和惊喜,只是……
  老天又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夏阳居然要嫁皇族!
  他们一族,哪一代不是毁于皇族之手?
  她可能是一族仅存的唯一血脉了,却竟然要嫁皇族!
  当然……
  当初他们一族都毁于皇族之手,他又怎么可能自大到以为自己的能力挽狂澜抵御一切,自然,也就能理解年幼的她当初不得不屈从的苦衷。
  至少,当初他看来,她确实是心不甘情不愿做李旭未婚妻的。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爱上李旭这个皇族!
  而且,他渐渐还发现,她虽得了绝学传承,却与他一脉似乎并无血缘关系,于是他又怀疑他是哪个乱来的同族的弟子,于是也反正自己没孩子,就挑了个天赋过人又好性情的徒弟收了……
  再不济,坏了她那段破姻缘也是好的!
  却哪里知道,事情竟然超乎他所能想象那么多……
  临走的时候,帝延老头面色难看,没有给夏阳去做那个探子的准信,但夏阳相信,他捋清楚所有信息后,还会再来的。
  因为,不管她到底是不是所谓的灵魂穿越过来的,她都是他一族的传人,何况,他次次被她气得暴跳如雷却还是没有真正动她,甚至上次还“烧”命救她,搞得他自己时日不多,恐怕,是承受不起一族最后血脉断送在他手里的所谓罪过!
  说白了就是,他,不敢赌她不是最后的血脉……
  **
  帝延老头走后,李旭便醒了。
  那种分不清自己是死是活的体验,绝对不是什么好感受,直让他青筋突突面黑如锅底。
  却,半个字都没有问她和老头“聊”了什么。
  还是夏阳憋不住与他说:“如果你问的话,我会说的。”
  “我不想知道那么多。”
  他的回答乍一听有些猎奇,可夏阳转念便明白了——他知道的已经太多了!再多知道一点,保不准得疯!
  夏阳拖着伤都忍不住抱抱他:“你又犯规了!害我一不小心就又更爱你了!”
  她的情话,总是直白而露骨,但,却总能揉软他每一根冷硬紧绷的面部线条……
  虽然回不了她那种直白到露骨的情话,但,他可以用最直接的行动来回应她。
  然而,即便是这种暗潮汹涌下的伪宁静,也很快便被彻底结束了……
  夏阳的伤彻底撕毁了大华和东夷的表面和睦。
  惠武帝第一时间便悄悄的大量调军前往东门,打了东夷一个措手不及,又斩下拓跋霄兄妹首级八百里加急送往东门悬城头示众,壮将士战意。
  秦氏一脉也除秦语姗外,满门抄斩,并,示众三日!
  据说,襁褓中的婴孩都没有放过……
  那场面,太血腥,太残忍,一时间,帝都人心惶惶,平日里趾高气扬的纨绔们更是小心翼翼夹紧尾巴做人,生怕一不小心触怒天威,落个九族连诛!
  然而……
  惠武帝声势造得这般大,不敢说一举灭了东夷,却至少也是要狠狠刮东夷几层皮的,却奈何,东门关守将竟然不给力,虽然没输,却也没有捷报传来,而粮草银子统统都在玩命的烧啊烧。
  在这么下去,民怨也难平。
  骑虎难下的惠武帝率先便想到了让李旭去东门,他也相信,李旭十五岁就能打到东夷割地,如今历练了这么多年也二十出头了,至少也能让东夷伤筋断骨。
  可问题是,李旭还在孝期,守的还是老战王的孝……
  作为一代明君,要注重塑造光辉形象。
  他自然不能前脚才把儿子送人家当曾孙子,美其名曰为人家一脉延续后代,转头儿子还没给人家诞下后人,就又派他去送死……
  传出去,太毁他形象。
  当然,他其实还可以选李靖。
  当年西门关,李靖表现也是很不错的,可是……
  一想到李靖的母亲,他就心生忌惮,加上年纪越大疑心越重,他也怕李靖这个儿子一直记恨在心,是条蛰伏的毒蛇,伺机报复他。
  所以,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去解决李旭的麻烦用李旭,而不用李靖……
  关键时刻,有大臣替惠武帝开了个好头,并热情的拉帮结派,为他罗列了厚厚一大叠冠冕堂皇到李旭不去东门才是罪孽深重的理由。
  惠武帝非常高兴,非常满意,但为了他那面面发光的形象,他还是一本正经的和满朝文武臣子“顽固”拉锯了一阵子……
  夏阳知道,李旭肯定是要去东门关打东夷的。
  更清楚,他才是她最强而最有力的保护伞,一旦他离开帝都,她将直接面临四面八方的阴谋算计,甚至,绞杀!
  她也知道,战场虽充满未知遍地危机,但她跟李旭去东门关,才是最安全的,只不过,上至惠武帝下至某些不上台面的小人,都不会允许她离开帝都跟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