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87部分

蛊,夏阳也不乱撒针,还逮着机会近身就换大白狗腿飞快的招呼她一下。
  “孟婆”震惊的发现,夏阳身法诡异,和某人竟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属于一招杀敌的类型,甚至更绝妙一些,若不是夏阳多少还忌惮着她的蛊母,挥刀不管中不中都便先闪,恐怕她现在不是已经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
  如此还不算,夏阳嘴巴还各种欠:“诶呀,怎么不放蛊了?莫不是肉疼了舍不得?哈哈哈,倒也是,你养只蛊不容易,越高级越厉害的越难养,可我的针却不一样,一两银子足够射你成刺猬。”
  “孟婆”气得不轻,可夏阳说的是事实,不过:“哼!小丫头就是嘴硬!绣花针确实不值钱,可针上的毒却不容易萃取……说到底,你的针也价值不菲吧!”
  “没文化,真可怕,毒这玩意儿其实遍地都是,只不过是你太没见识不知道而已,比如刚才射死你那些毒蛾子的毒,就是从一种随处可见的毒蘑菇里萃取出来的。”
  “……”
  “我说老妖婆,你那只蛊母别藏着掖着呀,快放出来让咱开开眼嘛。”
  蛊母不出来,就没办法弄死它!就时时都要提防它!
  不先弄死蛊母不保险,就怕人死后蛊母尚有余力偷袭,拉她同归于尽!
  “孟婆”杀心已起,已不想去管夏阳的身手为什么跟某人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才到了夏阳的打算,冷冷一笑:“等着吧,老身一定请姑娘开眼。”
  她不信这丫头真能一直高度紧绷着精神地方她的蛊母,而这丫头松懈的瞬间,便是蛊母出动取她性命的时刻!
  这个机会也来得比预期的要早很多……
  李年鬼魅一般悄然靠近“孟婆”,企图将她刺杀。
  若是旁人,他还真能成功,可惜“孟婆”非寻常人,她满身都附着着蛊虫,等同满身的眼睛和外放的感知,自要比人敏锐上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当然更重要的是,夏阳只怕“孟婆”那只恐怖的蛊母,而李年却是一般的蛊便足够他受的!
  “小心!”
  夏阳发现李年的时候,李年已经到了“孟婆”身后,可惜他尚未来得及刺出那夺命一剑,附着在“孟婆”脑后的蛊虫便已经发动了攻击,袭向了他。
  那是像水蛭一样的东西,但又比水蛭小很多,却具备着惊人的弹跳力,弹簧一般从孟婆脑后飞射向李年,数量惊人,令人看着都头皮发麻。
  李年反应虽快,闻声便立马收剑挥出剑花来挡。
  他剑花挥得飞快,一时间倒也没有漏网之鱼飞到他身上,只是那玩意儿邪乎得很,一碰就炸,一炸就化作脓水到处飞溅,霎时间恶臭熏天。
  不管是那熏天的恶臭,还是那到处飞溅的脓水,都有剧毒,不管是闻了还是碰到了,都很惨。
  李年不甚,被恶臭呛到,瞬间头晕眼花反应变慢,执剑的手也随即被细小的脓水溅到。
  只眨眼的功夫,不过星点大小的脓水便将他的手腐蚀出了二指宽长的伤口,深可见白骨,直痛得他都握不住剑……
  剑一落,他暂失了自救能力,而“孟婆”的蛊还不停的向他飞扑而去,再多来几下,便是真正的医神下凡也救不了他了!
  夏阳岂能眼睁睁看他死于蛊下。
  怕多想便犹豫,一犹豫便慢了迟了,她不敢多想,咬牙借力狠狠一跃,直接飞踢向他……
  “帝姑娘久等了!”
  夏阳踢飞李年,助他躲过蛊虫下一波袭击夺命的瞬间,“孟婆”的蛊母出来了。
  那是一条花花绿绿颜色十分鲜艳妖异的奇特蜈蚣,比一般的蜈蚣要小很多,却长着一双翅膀和一根蝎子尾!
  异形?
  嫁接?
  卧槽!
  眼见那个诡异物种扑面而来,速度奇快,夏阳面色惊变,早已准备的火铳瞄来瞄去愣是没敢浪费子弹乱开枪,可不开枪,那玩意儿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她身在半空没有着力点,无法转向躲避……
  不开枪绝壁是个死,开枪却未必死。
  这么一想,夏阳咬牙豁出去了,开枪!
  砰砰砰……
  三连发,没打中,那诡异物种却顺利扑上她的脸,蝎子尾更是顺势一甩便给了她颈侧一针!
  那瞬间,有股剧痛爆炸一般轰上夏阳大脑,直痛得她两眼发黑,意识一下便被撞散了……
  不过,她发现射不中又躲不开那诡异物种的时候便果断调转了火铳口,瞄准得意洋洋的“孟婆”连扣了两下扳机!
  “我这蛊母滋味如何啊……”
  “孟婆”得意大笑,再度听到枪响面色不禁大变,想躲却已经来不及,好在夏阳是情急之下开的枪,失了准头,两枪都未及她致命要害。
  砰!
  砰!
  夏阳和“孟婆”双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过,虽然“孟婆”还是受了重伤,可她还活着,她的蛊母也还活着,是她赢了,她赢了帝氏一族的后人,就值得骄傲:“咯咯,帝氏后人也不过如此!不过,五连发的火铳……”
  “孟婆”猛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匆匆忍着剧痛爬起走向夏阳,伸手取回蛊母的同时抽走她蒙面的黑巾。
  然而,“孟婆”完全没想到,夏阳蒙面黑巾下竟然还戴着一张没什么特色的男性人皮面孔!
  略微怔愣,想再去揭人皮面具的时候,理应不省人事的夏阳却猛然弓起上半身……
  哧!
  锋利的大白狗腿从“孟婆”的手背刺入,并笔直的贯穿她手中的蛊母,就那么连手带蛊母一起再度捅进她的心脏!
  “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想活着离开?美的你!”
  T
  
【178】变天(1)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蜈蚣本就是节肢动物,便是死了也还具备一定的攻击能力,何况被养成了杀伤力强大的变态异形蛊……
  此时,被养成蛊母的这只异形蜈蚣虽被锋利的大白狗腿贯穿身体,却也并未瞬死,而是依旧具备惊人的反击余力!
  临死之前,它奋力一挣一扑,便狠狠的咬住了夏阳的手。
  夏阳所有的力气都耗在了最后那一击上,此时哪里还有力气去躲避,便是隐约感觉有东西落在手背上,感觉不好,也没有那个力气去挣脱,完全砧板上的鱼肉一样,只能任由它咬。
  而“孟婆”被贯穿心脏也没有直接断气。
  错愕惊怒之后,她反而笑了,又因为喉咙里哽着瘀血,笑声显得格外的诡异阴森,在夜里十分恐怖:“咯咯咳咳……老身……便在黄泉路上……恭……恭候……战王妃……大驾……”
  说完,断气。
  夏阳也只是隐隐约约听到“孟婆”那句话,和,李年李大力等人围过来的声音,已经无力再回答。
  她仿佛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潭,入目所及一片漆黑,唯一的感觉变是身体在不断的不断的往下沉,也越往下沉,能感受到的痛苦就越淡薄越飘渺,哪怕只能呼不能吸,氧气在飞快的流失,也渐渐的不太能感觉到了……
  东门关。
  半夜睡不着,正在擦拭自己宝剑的李旭陡然感觉一阵强烈的心绞痛。
  那痛来得太过忽然,太过强烈,他猝不及防指尖便被锋利的剑锋划破了,鲜血殷红刺目,霎时间便喷涌而出……
  奇异的是,血喷涌出来的时候,那股莫名其妙的心绞痛也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李旭定定的看着自己还在涌血的指,一时间有些呆滞,而脸色却率先的没来由的苍白了起来。
  “王爷,怎么了?”
  李旭不睡赤六也不敢去睡,就在旁边陪着,陡然嗅到血味,惊了一跳,奔过来一看便要为他上药包扎。
  然而,赤六就是低了个头取药和纱布,再抬头的时候,李旭指尖竟然就自己止血了,甚至流出来的血都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回事?
  太困了眼花错觉了不成?
  可伤口明明还在!
  赤六惊愕的瞪大眼,这才发现李旭受伤那只手的掌心皮肤下面有个细细长长的鼓起,飞快的从他掌心一闪而逝……
  那小小的鼓起确实非常快,但赤六的目光还是捕捉到了它,甚至清楚的看到它隔着一层精致而结实的皮肤,依旧透出股诡异的淡淡金光,看到它是从李旭手指方向冲进了手臂方向!
  可惜,李旭的袖子挡住了赤六的视线,让他无法确定那东西到底是最终停在了李旭的手臂上,还是,通过手臂窜到了李旭的腹腔去……
  太过震惊,太过好奇,即便袖子挡住了视线,赤六也还是不放弃的凑近去,好似凑近一点目光就能穿透李旭的衣服遮掩,再度捕捉到那个诡异的东西,却这时,突然听到李旭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回帝都。”
  “嘎?啥?”
  赤六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却还是懵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不就是听错了么?好好的,主子怎么忽然就说要回帝都了呢?
  然而李旭却不再言语,直接收剑回鞘,起身大步匆匆往外走,用最实际的行动来证明赤六没有听错。
  “诶~,诶!王爷!等等!你真的要回帝都?现在?!”
  赤六倒是确定自己没听错了,却吓得不轻,忙追上去:“王爷,咱们跟东夷还打着呢,您没点由头说走就走可也不好交代呀……”
  李旭却不理他,直接跃上屋顶,曲指吹了个响哨,召唤自己的爱马。
  夜里寂静,那响哨十分扎耳。
  赤六脸都绿了。
  好在,他刚才一惊一乍的声音已经惊动了不少人,这会儿李旭又为召马吹了个响哨……
  没一会儿便闻声围来了不少人,或询问,或劝阻,或阴阳怪气,总而言之七嘴八舌。
  “此番东夷誓要与大华不死不休,战王殿下授命在此主持大局,岂能说走就走!”
  “战王殿下如此焦急离开,莫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没有国,哪来的家,您既承了战王之名便应……”
  慷慨激昂的气愤责难声未完,空气骤然急降,那声音也生生被惊断了去。
  众人纷纷变色,惶恐的瞥了一眼李旭,暗暗将那乱说话的老将军给瞪个满身窟窿——你说你没事惹这活阎王做甚?这些日子没瞅见他怎么杀人?
  东夷折了未来储君和最受宠的小公主在大华,又羞又恼,借势起兵,来势汹汹,明摆着不死不休,初初那会儿,东门关虽不至于失守,却也守得极其艰难,甚至连失两员悍将,直到李旭来了之后,情势才逆转……
  如今东夷大军虽还未退,可损兵折将得比当初他们厉害多了,尤其是那些东夷悍将,基本上场没几招便被李旭这位活阎王拦腰砍成了两段。
  也不知道李旭是性情凶残使然,还是故意示威东夷,反正所有被他拦腰砍成两段的东夷悍将都被他拖了回来,直接悬尸城楼!
  如今,东门关城楼上,挂了十几具东夷将尸首,又因为都是被看成的两段,所以挂起来密密麻麻的愣是有将近三十,具具上半身还吊着肠子……
  场面何止一个壮观惊悚可言喻,莫说东夷大军瞧见什么感觉,便是自家大华的将士瞅着都觉脚底阵阵生寒!
  但不管怎么说,李旭的军事天赋毋庸置疑,指挥能力超乎预测,武力更是难辨深浅,继续下去,东夷迟早大败局,他们只要跟着他捡战功就行了,实在没有那个必要去得罪他,何况他不但继承了战王之名,还是惠武帝跟前最当红的辣子鸡。
  那位老将军是从旁处调军来到东门关的,以前跟过老战王,倒也是货真价实身经百战的主儿,颇有资历,只是他这些年都以训兵为主,已经极少上战场,又因为过往经历而受尽仰慕被捧得有些高了,不知不觉便翘了尾巴,愈发的摆架子摆资历……
  在他看来,李旭便是继承了战王之名,也应谦虚的尊他一声前辈,如旁人一样敬重他重视他,听取他的教诲和意见!
  然而……
  他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李旭这个人压根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标准去衡量!
  平时倒还好,李旭脾气不好归脾气不好,但至少还是稍微有点耐心能听取争取的意见的,可一旦涉及到他心中那个家……
  管你有没有道理,反正他是绝对不会跟你讲道理!
  老将军后知后觉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此时被李旭那么冰冷而笔直的盯着,面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连硬着头皮充胖子都做不到,眼神不由自主就左右顾盼,继续说下去,怕丢命,不说吧,又丢脸,简直左右为难……
  “没有国,哪来的家?”
  李旭冰冷的声音惊雷一般在午夜响起,完全不考虑后果,以及众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字字震撼:“我家若没了,还守这国门守这万里河山做甚?搞清楚,我从一开始守的就是我那个你们眼中的所谓小家,这万里河山千万门户,不过顺便!”
  赤六等人一听,面色骤变,险些没泪流满面——王爷,您这话……实诚得简直要气死人了啊知道么!传出去是要出大事的啊知道么!您咋就不能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呢?怎么能想说啥就说啥呢?就算要说,您也能不能稍微别这么实诚!
  **
  影卫和李大力确实个个武功高强,奈何并非百毒不侵之体,被“孟婆”先前放出的毒蛊很是忌惮,虽纠缠中并未受重伤,却也个个狼狈,难以分身及时去救援夏阳。
  李年虽成功的靠近了“孟婆”,却并未偷袭成功。
  不但拖累了夏阳,自己也深重蛊毒,此时满身触目惊心的血肉窟窿,好几个甚至清晰可见白骨内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难辨生死。
  直到“孟婆”死后,蛊虫威力大减,李大力等人才得以斩杀蛊虫赶向夏阳这边,而此时,夏阳已经被那条变异蛊母又蛰又咬,只有出气没有入气……
  情况十分紧急,李大力二话不说抱起夏阳便冲进萧府,只半路便与柳明月碰上了:“明月公子……”
  话没说完,怀里的人便被面色难看的柳明月接走了。
  萧武中蛊已经数日,情况非常危险,便是柳明月救他也要高度集中精神全力以赴,于是等柳明月察觉夏阳那边情况不对的时候,赶出来也已经迟了……
  追着柳明月出来的萧奇乍见夏阳,倒是因为她脸上还带着人皮面具而没认出她来,却认出了抱她来的李大力,顿时惊得不轻:“李大人!”
  正要问他怎么在这,便又见十数道黑影插葱似的尾随着李大力身后窜进来,其中两个还扶着一个伤得很恐怖的人……
  萧奇略微的怔愣后,飞快又认出李年来,更惊了,简直面色惶恐的看向匆匆而过的柳明月怀里的人。
  那个,该不会是,大名鼎鼎的……战王妃吧?
  天啊,什么情况!
  还没想明白,就猛然听到砰一声巨响,柳明月惊直接踹开了一间暖阁的门……踹开了……门……
  萧奇都惊呆了,就算你是神医,你也不能这么把人家家当自己家啊啊啊!
  想归想,却还是跟了上去,没办法,现在这个家的主子还不省人事的躺着,并且貌似治疗只到一半而已,作为主子的左膀右臂,他怎么能不替主子盯着点?退一万步讲,万一明月公子一会儿跑了,他又上哪去找回来救自家主子?
  然而,他还没靠近门边,便被李大力等人直接挡住了。
  萧奇瞬间有种闯了人家家的感觉,可这明明是他们家啊喂,哭笑不得正要开口,一阵劲风陡然掠过,直接冲入暖阁之中……
  李大力等人也惊得面色巨变,慌忙转头就要往屋里冲,却就听到屋里猛然啪的响了声,而后,屋里倒飞出来个人。
  “明月公子!”
  看清那人身穿白袍背影熟悉,李大力惊愕不已,才挥手令众人调转剑尖,下瞬便连自家一起被倒飞出来的柳明月撞翻一地。
  萧奇在外围,闪得也快,倒是幸免于难没跟着一起摔,但也被这突发的状况搞得莫名其妙一脸懵逼。
  李大力翻身起来,面色有些微妙的难看:“明月公子,刚刚进去的……”
  话没问完猛然看清柳明月的脸,顿时呆住了。
  “我师父。”
  柳明月面色难看,一边脸上还有个清晰的巴掌印,嘴角流着血,却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浪费时间,起身转头就去检查李年,而后一手长得吓人的银针猛然拍入李年胸口附近,一手飞快的喂他吃下数枚丹药:“先找个暖和的地方让他躺着。”
  说罢起身,匆匆又奔向萧武那边。
  萧奇忙吩咐人就近给李年安排个房间,便匆匆追柳明月去了。
  **
  林傲最近诸事不顺。
  前段时间忽然得到消息,他的地下兵工厂被神秘人入侵,炸了!
  几十年心血一夜东流,说没了就没了,而凶手竟然还逃了……
  林傲非常震惊,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发现他的兵工厂,还有能力毁掉。
  而后,勃然大怒!
  怒气冲冲的赶去看情况,顺便做善后工作,以免剧烈的爆炸引发恐慌,惹来惠武帝的注意,却不想才在半路,又听到左膀右臂“孟婆”失踪的消息……
  “孟婆”是特殊人群,她所谓的失踪,其实可以判定为已经身亡!
  而且消息还说,萧武醒了,是明月公子救了他……
  很明显,即便“孟婆”不是明月公子杀的,也跟他脱不开关系!
  “给我继续查,仔细查,蛛丝马迹也不许漏过!”
  林傲面目狰狞:“这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他总觉得,自己肯定是错过了什么,不然,怎么会悄无声息的就吃了这么大的亏……
  偏偏,屋漏逢雨。
  江南水患严重,惠武帝十分重视,烨王李烨自请下江南。
  要说李烨,手腕和能力还真是一般寻常,可他那妹夫紫宸却十分了得,配着李慧茹这敢爱敢恨敢耍泼的刁蛮公主,赈灾一事还真被他们办得响亮,当地豪商本想联合抬价弥补亏损也没能成功,还伤了体面,直接被紫宸一折子报到了惠武帝那里。
  林氏江南首富,皇商之首,江南群商便是马屁也定是以他为马首是瞻,遇上事儿,自然推林氏做头,然这样的名利地位也是双刃剑,足矣让林氏明知这时候出头不好,也不能冒着得罪江南群商的危险推脱。
  当然,林氏本来是打算做做样子,而后想办法两头圆场的,却不想办法还没想出来,紫宸已借李烨之手雷厉风行的县打压下来了。
  一时间,群商激愤反抗,事情转瞬失控,而林氏,身不由己就越陷越深了下去……
  事情闹大,林氏便是满身长嘴也说不清楚了。
  至少惠武帝看到折子的时候就觉得李烨做得很好,紫宸少年奇才手腕了得,甚至李慧茹都刁蛮得很有风范,而林氏却该活撕——
  东边在打仗,江南被水淹,南疆蠢蠢欲动,林氏这时候闹个什么事!更何况,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林氏丫的竟然敢组团公然跟他儿子女儿女婿闹!不是找死是什么?
  天子一怒天地变色,参与闹事的江南豪商自然要倒霉,林氏毫无疑问首当其冲。
  然而,世事奇妙,从来都是有人忧愁有人喜的……
  便是这群豪商被打压的时候,一些默默无闻的小商家却逮着机会冒头了。
  江南片崛起最快的代表,便是古易。
  **
  林傲焦头烂额的时候,明月公子却在帝都狠狠的又刷了一把存在感。
  首先,被明月公子救了一命的萧武,醒来第一时间便让人抬他进了一趟宫,也不知他与太后和惠武帝说了什么,反正太后狠狠夸了明月公子一番,赏赐了不少东西,惠武帝也送了块御笔亲书的妙手医圣的牌匾给明月公子,并下旨,任何人不得以权势强行逼迫明月公子治病救人。
  其次,围了明月医馆数日不退,满帝都找明月公子的诚王府府兵,一夜之间灰溜溜的退了个干净。
  再有,明月公子才回医馆,医馆内外便挂起白绸办起丧事来,明月公子披麻戴孝……
  人们好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明月公子的师父仙逝。
  一时间,整个帝都都轰动了,上至太后惠武帝,下至平民小百姓,纷纷前来奔丧,便是进不去医馆的门,也在外边磕个头聊表心意,都想趁机混个脸熟,方便日后哪日有求明月公子的时候有点机会……
  沸沸扬扬间,老人家下葬的日子到了。
  “看,那是不是战王府的马车?”
  “听说战王妃染了怪病,太医院都束手无策,莫不是来求医的?”
  “便是求医,也不该挑在这个时候吧,人明月公子尊师刚刚仙逝,今儿便要下葬……”
  “若真是求医,这么急,恐怕是快不行了。”
  民众七嘴八舌,颇有怪责之意,却见医馆门口一阵马蚤动,看去,竟见是明月公子走了出来。
  他面带半脸面具,遮了容颜,可人们依旧能看出他相貌俊逸非凡,此时即便披麻戴孝,亦不减风姿,寒风雪落,更添飘逸,让他仿若天上仙来。
  不过……
  他在迎战王府的马车?
  他怎么知道战王府的马车来了?
  所有人惊愕不已,静候下文,却不见明月公子开口说话,只见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马车缓缓近来。
  马车停下,车门打开,一个俏丽的黑手劲装丫鬟率先跳下车来,而后是秦嬷嬷,而后是老王妃,再而后……
  是一只苍白纤细的手和另一个俏丽的黑色劲装丫鬟!
  有人眼尖,一眼便看到那只苍白手,五指指盖全是紫黑色的,惊得不禁倒吸凉气——指盖紫黑,明显的中毒症状啊!非常可怕的毒深入五脏六腑的症状!
  而后,一道白得刺目的身影映入众人眼帘……
  众人再度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那被两个黑色劲装搀扶下车的人,白发白袍白色丝巾蒙着眼,活像一团雪雕刻而成,美是美了,却美得让人毛骨悚然,因为她的唇和指甲盖儿是一样的颜色,紫黑色!
  而且,她似乎很虚弱,得由两个丫鬟搀扶着才能站立行走……
  柳明月沉沉低眸,抱拳与老王妃打招呼:“风大雪大,您何必亲跑这一趟。”
  “就凭你师父那些年于老战王的大恩,这一趟我便该来,何况,今后阳阳的身体还要劳你费心费力。”
  老王妃语出惊人,一开口就引发了大轰动。
  “天啊,原来当年救了老战王的神医便是明月公子师父。”
  “真没想到,战王府竟然还有这等奇缘。”
  “等等……我没记错的话,当年请神医救老战王的……是战王妃吧?”
  “对对对,你一说我才想起来,当年确是战王妃请的神医。”
  “这么说来,这份奇缘还是战王妃带进战王府的……”
  “等等!这么说起来,那明月公子岂不是跟战王妃早就认识?”
  众人还没搞清楚,便听到柳明月应老王妃道:“您放心,我一定尽力。”
  声落,众人再度哗然。
  他们求见明月公子都经常不得门进,可人家战王妃根本不用求,明月公子主动便说尽力,这差别待遇明显得实在是……
  说明月公子和战王妃私交简单,傻子才信!
  众人腹诽揣测间,柳明月已经亲自引路,将老王妃和夏阳带进医馆了。
  进了医馆,没旁人在,柳明月忽然转头走向夏阳,抬手便一把扯掉了她蒙眼的丝巾。
  尾随进来的香茗和如兰均是一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想动手又被秦嬷嬷眼神阻止…
  柳明月更是直接无视她们,瞪着夏阳,沉脸沉声:“睁开眼!”
  夏阳闭着眼,微微侧头与香茗道:“扶我去上香。”
  然而,香茗和如兰却跟着就动弹不得了。
  李大力察觉不对,抿了抿唇,终还是沉默的旁观。
  秦嬷嬷则直接搀扶老王妃先却给帝延老头上香。
  夏阳叹气,缓缓抬起头来,却没有睁开眼:“我现在,睁眼和闭眼有区别吗?”
  柳明月一时间,无言以对。
  “我平时也不太出门,身边又有足够的人侍候,嗯,说到底其实也没太大的区别。”夏阳笑道。
  柳明月心痛的看着她,不由自主便抬手抚上了她苍白的脸。
  夏阳瞬间怔住,李大力,秦嬷嬷,以及此时动弹不得但神志清楚的香茗和如兰则纷纷惊呆……
  一时间,气氛诡异。
  正在上香背对这边的老王妃察觉不对,低声问秦嬷嬷:“怎么了?”
  秦嬷嬷正想说些什么蒙混过去,却就听到柳明月低声温柔,带着恳求:“阳阳,跟我走吧,离开帝都,离开他,他能给你的锦衣玉食我也能给,他不能给你安定幸福与世无争,我却可以。”
  老王妃:“……”
  秦嬷嬷:“……”
  李大力:“……”
  香茗如兰:“……”
  他们到底是该夸柳明月大胆呢还是太大胆呢?
  夏阳直接抬手,啪一下拍了柳明月整脸:“大白天的浑说什么,别挡道儿,我要给老头上香。”
  “我没……”
  夏阳打断他的话:“好像,我并没有求过你救我。”
  众人一听,纷纷变色,却没有一人出声说什么。
  香茗和如兰是出不了声。
  柳明月则气得差点没直接倒仰,浑身发抖的瞪了她好一会儿,猛然一步让开。
  香茗和如兰随即发现,她们能动了。
  这太神奇太诡异了,让她们深深忌惮,却不敢有任何表现,甚至不敢问柳明月要回那条丝巾,搀扶着夏阳就去上香。
  然而,要离开的时候,柳明月主动把丝巾还给了夏阳。
  不……
  更准确的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帮她重新绑上。
  才出门上马车,夏阳便再度陷入了昏睡。
  她也是早上才醒的,其实并不适合出门,可她还是来了,因为帝延老头去了,是为了救她才去的,她不来这一趟,这辈子良心难安……
  抚着夏阳沉睡的小脸,老王妃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咱们战王府风水就这般凶煞吗?好好的孩子,怎就一个接一个的呜呜……”
  “郡主吉人天相,多少次都闯过来了,这一次也定然不会有事的。”秦嬷嬷红着眼睛安慰。
  老王妃却是越发的难过,痛哭失声。
  第二日,惠武帝收到一个还带着泥土的小盒子和一封信。
  同日,帝都前往东门关必经之路发生雪崩……
  李旭失踪!
  
【179】变天(2)
  
  李旭不顾劝阻,毫无征兆的忽然要回帝都,还说了那样的话,却在半路遇袭引发雪崩导致失踪的消息,最快速度传到了惠武帝耳里。
  惠武帝怒不可遏,一气李旭太过恣意妄为,二气竟有人敢袭击他最看重的儿子,不过,他还是很理智的第一时间便命人封锁了这个消息。
  东门关还跟东夷打着,李旭失踪的消息传出去怕会动摇军心,不是闹着玩的,自然要封锁,不过……
  转头看了看摆在身后书架上的一只锦盒,惠武帝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道:“把这个消息也告诉战王妃。”
  虽说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证实夏阳深中奇毒,还能苟延残喘已是奇迹,肯定活不了多久了,可,她一天不死他就一天难安心,甚至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她哪怕多活一天,都可能再创造出更惊人的奇迹来……
  于是,消息很快便又通过刘公公的口,传到了夏阳耳里。
  夏阳错愕的呆坐在那里,良久没有反应。
  她白发白袍甚至脸色都苍白如纸,唯那抹唇却是刺目的紫黑色……
  虽依旧有股妖异于人的惊世绝美,却是种令人心痛的美,让来传话的刘公公都有些不忍:“战王妃,战王只是失踪。”
  夏阳回过神来,微微颔首:“我明白,谢刘公公提点。”
  刘公公见她虽回神回话了,精神却还是很恍惚的,不禁暗暗叹气,却不方便再继续这个话题,倒是见她始终闭着眼,不由问道:“听说战王妃的眼睛不但失明了,还发生了异变……不知可否让奴才看看?回头皇上问起问起的话,奴才也好回话。”
  巧玲一听,面色瞬变,也顾不得刘公公是惠武帝的亲信,张嘴就像骂过去,却听到夏阳先一步开了口。
  “我倒是不介意让刘公公你看,就是怕吓到刘公公。”也不知是虚弱的还是李旭失踪的消息打击的,夏阳的声音听起来很低很消沉。
  刘公公直接忽略似要活吞了他一般的巧玲,道:“不瞒战王妃,大概情况奴才其实还是知道的,只是这听说的和亲眼看到的,终究是两回事,还望战王妃您多多体谅一下。”
  “你……”
  巧玲气得要骂人,却才开口,便被夏阳阻止了。
  夏阳如今只想快些将人打发走,自不能让巧玲跟人家吵起来,何况,打狗还要看主人,这刘公公怎么说都是惠武帝身边的亲信红人,为一时的嘴巴畅快得罪他可不明智……
  然而在刘公公看来,夏阳已经消极虚弱得无力再多应付他的模样:“刘公公,你做好准备了吗?”
  她已把话题岔开,刘公公自不好揪着不放,应到:“准备好了。”
  说是这么说,也心里有着底,可真看到夏阳睁开眼的时候,他还是吓了一大跳……
  所谓无巧不成书,也正好是此时,赵芸惜的人终于发现了李诚那个惊天秘密的一些蛛丝马迹。
  赵芸惜何等聪明,又是那件事的策划者和主导者,又怎能不从蛛丝马迹之中联想猜测到大概?
  “这个贱人!好狠的手段!”
  赵芸惜气得一把将桌上的物件全扫到了地上全,恨自己如此后知后觉,现在才发现,更恨夏阳手段阴险毒辣:“李诚如今连我都严密提防着,多半是当时她还说了什么挑拨是非的话!啧,可真是小看她了!”
  那日莫伊下手狠,差点没把锦文脖子给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