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95部分

母妃不提,你也不要问。”
  沈妙梅淡笑:“晓得的。”
  这头沈妙梅带福哥儿进宫的时候,那头距离战王府最近最高的一栋观光塔楼上,多了一道身影。
  宽大的斗篷严实的裹住赞布阿美妖娆的身段,容颜也被黑纱帽遮挡,让人分辨不清她是男是女。
  她站在塔楼最高处,居高临下明明可览半个帝都风光,可此时她却只盯着战王府一处看,目光阴毒。
  就在不久前,她再次因为没有下手的机会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阳从她眼前走过去……
  不得已,她只能冒险再度潜回帝都。
  经过几轮清扫,林氏势力便是有所残存也溃不成军,更不会听从她号令。
  李靖倒是很有可能将林氏残余的势力吸收麾下,却自最后一次清扫之后不再联络她,恐怕早已将她抛弃,她主动找上门去也不过是再成为一枚他可以再抛弃一次的棋子而已……
  如此一来,势力淡薄的她根本没法主动出击,只能蛰伏。
  瞪着战王府方向,她狠狠咬牙:“夏阳,我跟你熬上了,就不信老天真会这么不开眼的一直眷顾你到底!”
  “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指望天有什么用?”
  身后突兀传来人声,吓了赞布阿美一跳,本能伸手就扶向西戎带来的那支连发短火铳并回头望向声出处,却就听到声音已改从身边传来:“我若是你,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赞布阿美面色大变,仓惶跳开的同时还是本能的拔出了火铳对准过去,然而……
  她还没看清人,手便猛的被拍了一下,而后火铳落在了对方手中。
  “主……”
  赞布阿美总算看清对方了,却才开口,眉心便被自己刚被夺走的火铳抵住,顿时吓失了声。
  她惶恐到扭曲的表情,在林傲眼中却如是一场动人的戏剧般精彩,非常富有慢慢欣赏品位的价值。
  他明明已是六十多的老头,看起来却像刚刚四十的魅力大叔,俊美,邪魅,让异性着迷沦陷的邪魅……
  死到临头,赞布阿美却怔愣出神,没头没脑的想着,林傲一直就这么有魅力吗?还是因为之前只见过一次,并没有仔细?
  她的惊愕失神,成功的取悦了林傲。
  他勾唇一笑,收回了火铳,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你之前所作所为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现在,要不要重新回来为我做事?”
  赞布阿美猛然回神,双眼依旧定定的看着他,心里却发起毛来,不敢说违逆的话,只好违心道:“乐意为您效劳。”
  林傲勾唇,放开了她,还夸赞般的摸了摸她的头:“真是个识时务的好孩子。”
  赞布阿美畏缩了下,终是不敢后退的僵在那里任他摸头。
  林傲很满意她这种畏惧自己的反应,笑得更加深了些:“走,去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叛徒尝尝,背叛我的下场。”
  **
  谁也没发现……
  自中蛊毒之后养伤许久的李年,悄无声息的离开战王府,辗转进了宫,还见到了惠武帝,送上一封保管了更久的信。
  信已有些年头,即便小心保管也还是明显的泛了黄,字迹也不如初始时清晰,可却确实是李煜病重时亲笔的扭曲字迹。
  信上到底写了什么,李年也不清楚,也不敢却看惠武帝的神色,揣摩他的心思。
  而惠武帝……
  最初收到信时很诧异。
  看信时则神色很微妙。
  看罢信后面色很难看。
  始终不见惠武帝出声指示,气氛不禁愈发的压抑,几乎要让人窒息。
  身侧待命的刘公公都不由偷偷瞥了一眼过去,就见惠武帝抿唇低眸直盯着信瞪,眼里排山倒海着的,却竟是浓烈的羡慕和妒忌。
  这,这是什么情况?!
  刘公公都吓到了,他跟在惠武帝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惠武帝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他不敢出声问,忐忑的低下了头去,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知过了多久,却突兀听到惠武帝幽幽而极其无奈的一声叹:“不愧是朕的太子,聪明绝顶,深谋远虑……朕一直深信,若是他来继承大位,大华势必比如今更加辉煌,步入真正的巅峰时期,可惜……唉……”
  刘公公仔细想了想,还是选择闭嘴不接话。
  李年就更加不会开这个口了。
  又过了一会儿,惠武帝才与李年道:“太子的苦心朕已明白,你回去吧。”顿了顿,还是补充道:“朕暂时还不能放战王回去。”
  暂时不能放?
  李年眸光隐晦一闪,应诺起身就要退下,却又听到惠武帝道:“若战王妃问起,直说无妨。”
  李年有一瞬流露出了诧异。
  “呵呵……”惠武帝轻笑一声,低眸看在手里已经泛黄的信:“朕好歹是天子,怎么能连自己的孩儿都不如。”
  李年抿了抿唇,颔首应诺,退走。
  良久良久,屋里再度响起惠武帝的声音:“朕真是生了个了不得的好儿子……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可惜……唉……”
  气愤,无奈,惋惜,而后是真切的悲伤……
  刘公公却是忍不住想,如果太子李煜不是先天心疾注定英年早逝,也确实早早的去了,惠武帝是否还能如此宠爱喜爱他?
  好在,并没有那个如果。
  惠武帝把信又看了一遍,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把战王带过来。”
  李旭很快被带到。
  惠武帝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叹气捂额:“朕才发现,你这孩子才是最会骗人的。”
  李旭半点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和狼狈,始终面无表情。
  “行了,别装了,你不累朕看着累,看看这个吧,你的好皇兄朕的好太子留下的。”惠武帝说着,将那封泛黄的信隔空甩给李旭。
  李旭抿唇迟疑了瞬,还是伸手接住了那封信,但只是低眸看着信奉,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惠武帝不禁气闷拍桌:“你还想朕求你看还是怎的?你这又臭又硬的脾气到底是习了谁?”
  刘公公已经很多年不见惠武帝如此失态,一时间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错愕的转头看过去,便见惠武帝面红脖子粗,大有要冲过去揍李旭一顿的架势。
  额……
  这……
  神马情况?
  李旭抿唇,抬眸看向惠武帝,一双眼睛幽幽深深,漆黑得仿佛望不到底。
  与其说是没有温度,没有情感,还不如说是,死掉了……
  在很久之前,便死掉了……
  惠武帝错愕之后,沉默了。
  一时间,气氛微妙,刘公公紧张的余光瞟瞟这边,又看看那边,忐忑不已。
  战王这算是摊牌吗?
  他这个时候摊牌是几个意思?有恃无恐?
  是了是了,他现在确实有恃无恐……
  东夷正疯狗似的报复,还需要他回去震慑大局!
  战王妃也是他一大助力,多重的身份足以让惠武帝平时都倍感压力,何况是当下这种乱局之时!
  突然,惠武帝笑了,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刘公公面色发白,几欲窒息,暗道,完了完了,战王要完了……
  李旭依旧面无表情,却慢慢的,打开了信。
  【……虎为……】
  “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
  惠武帝笑着笑着,便喃出了信的一部分内容来,却又青筋突突,显得面目很是扭曲:“你太子皇兄仗着自己命短好大的狗胆,竟敢书骂朕不如禽兽!”
  刘公公一听,险些没吓尿——太子殿下您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这种话竟然也敢说!
  可是……
  惠武帝却是真心的笑,笑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天子,英明神武万民传颂,却到头来竟然被自己的儿子给教育了,也是真的怒,怒自己如此英明神武,竟然被儿子教育!
  李旭抿唇不语,目光定在信上那句——【父皇,父慈子方孝,莫让尊贵权势凉了父子亲情,莫让凉了的父子亲情,成了破国利刃。】
  面色很微妙。
  “唉……”
  惠武帝见自己一个巴掌拍不响,有点气闷,也有点无奈,也不敢指望李旭能开口给他台阶下,便叹了一声准备自己找个台阶下,就听到李旭忽然道:“如果太子皇兄是狗胆,那您就是老狗,倒也不算禽兽不如。”
  惠武帝一听,面目扭曲,自己原本找的什么台阶都气忘了。
  刘公公也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战王殿下,您这到底是故意火上浇油还是因为不善言辞表达方式错误?!
  T
  
【198】逼逃
  
  不管李旭是故意火上浇油还是不善言辞表达错误,惠武帝都结结实实的被他气了个半死,险些没直接轰他出去。
  然而,险些终究是险些……
  “你……”
  惠武帝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过劲来,指着李旭就要大骂,却就听到李旭说道:“看来您已经决定明早上朝。”
  不然,提那么大一口气只是想通知整个帝都只是在装伤装病?
  惠武帝呆了一呆便读出了潜意思,再度气得面红脖子粗,可原本就要出口的怒骂,却是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噎得胸口生疼……
  这死孩子,开口就气死人,还不如不开口呢!
  可转念又想,自己是堂堂天子啊长辈,太跟他计较会不会显得很没有气度?再加上李煜信中所言并不是没有道理,以及,李旭眼底那死掉的情感和温度……
  想着想着,火气就下去了不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试着去反省,第一次站在这个儿子的角度看过往:“你确实有理由恨朕。”
  “谈不上恨。”李旭面无表情的将信叠起,瞥了眼刘公公,明摆着是要刘公公来把信传回去给惠武帝。
  刘公公囧囧有神的瞥了眼惠武帝,默默低下头走过去,双手接过信,再送到惠武帝那里。
  “谈不上恨吗?”
  惠武帝低眸看着再度回到自己手中的信,嘴角抿出一抹复杂的笑,这一瞬间,万民传颂的英明帝王更加真切的意识到自己是个多么失败的父亲……
  抬眸,他再看向李旭时目光不由便温和了许多:“朕很高兴,也很意外,这些年来你的处境等同于万人推,可你……却没有坠入万丈深渊被心魔控制,还成长得如此稳重,正直……”
  李旭自然不会与惠武帝说,他确实曾经万丈深渊一片黑暗过,只是老天垂怜赐他从头再来,还送了他一份意料之外的大礼……
  沉默了下,他反问:“知道为什么吗?”
  惠武帝怔了怔。
  “因为夏阳。”
  冷厉收敛,李旭那被无数次认定为与生俱来的冰冷声线顿时变得温和下来:“把她许配给我,是您至今为止对我做的唯一的一件对的事。”
  刘公公内心崩溃——战王殿下您这是在威胁吗?就算战王妃对您很重要,您也可以选择委婉一点的方式啊,因为您威胁的这位,毕竟是一国之君啊啊啊啊!
  不出所料……
  惠武帝面色微妙之后,很难看,语气也变冲了:“你想说什么?”
  “权势,地位,尊荣,于我而言什么都不是,有与没有都无所谓,而且……”
  李旭的声线再度恢复那种冰冷到尖锐刺人的冷厉,却又沉稳淡定得令人心秫,仿佛他轻轻抬手,便能撕碎整片安定祥和,让人间天堂沦为炼狱:
  “与全世界为敌,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他的云淡风轻,让惠武帝与刘公公齐齐变色,莫名感觉,他说的是真的!甚至好像,他经历过一样!
  可他竟敢当着惠武帝的面如此直白的说出来……
  “你休要猖狂!”
  惠武帝果然再次被他激怒了:“给你三分颜色,竟真给朕开起染坊来了!你当真以为没你去打东夷,朕就寸步难行守不住这大华江山了?”
  “怎么会?怎么敢!”
  李旭勾唇,淡淡的笑容浓郁的讥讽:“以前还是您儿子的时候都不敢这么想过,何况现在。”
  猝不及防被人猛然捶了一拳胸口般,惠武帝怔怔之间,心头竟然一阵闷痛,再看李旭,却见他已转身往外走。
  从来不曾如此无礼,招呼不打一声就自己走掉了……
  刘公公怔了怔,匆匆瞥眼惠武帝,却见惠武帝抿唇不语,眼睁睁看着他离开,竟然,并没有动怒的意思?
  良久良久,惠武帝才出声问:“他出宫去了?”
  刘公公匆忙去问,很快回来,面色微妙:“回皇上的话,战王殿下没有出宫,而是回了……回了……”
  之前监禁他的屋子!
  惠武帝不算太惊讶,叹气:“这么看着,倒是有些像朕年轻时。”
  刘公公想了想,囧了,怎么想都不觉得痴情端正派的李旭像年轻时花心放浪流的惠武帝像……
  惠武帝一眼看出他的心思,老脸一热恼羞成怒:“朕是说他……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刘公公赶紧哈腰端上茶:“是,奴才愚钝什么都不懂,您消消气。”
  惠武帝冷哼一声,喝了口茶才觉得舒服些,转念又想了想李旭,叹气:“你替朕过去一趟吧……”
  这时,有人匆匆来报说骁骑营武装入城,道是奉命诛妖,已与战王府打起来了。
  “什么?奉命诛妖?奉谁的命诛什么妖?胡闹!”
  李靖闻讯非常震惊。
  骁骑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属于护城军队中的一支,将近三万人,因为营内多世族贵门子弟,所以除了火器之外,配备十分精良……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李靖兼顾管理骁骑营已经多年!
  所谓蚊子再小也是肉,何况骁骑营着实不算小,李靖带了这么多年,说他没打过主意没在营里培养自己的人,谁信?
  反正人们看来,他李靖如今哪怕是没有军令,也一样可以调动骁骑营!
  于是,今天骁骑营不管什么原因与战王府起了冲突,不管有没有所谓的军令授命,他李靖都别想摘干净出去……
  “该死的,一定是那只该死的老狐狸回来了。”
  李靖转念便想到了林傲,猜是林傲用了什么手段从他的人手里得到了信物,捅出这么大个漏子好栽赃他,面色不禁十分难看,哪里还有心思继续躺着等消息,也不放心夏阳那边,毕竟她是林傲痛恨的夏家的唯一的女儿,林傲说不准吃了大亏后,不肯再慢慢折腾……
  匆匆便起身下了床。
  侍卫很担忧:“王爷,您的伤……”
  李靖淡淡道:“父皇赏赐的金疮药很好用,伤口已经结痂了,只要不是大动作便没事,放心,我自有分寸。”
  “战王妃若知道您带伤前往,便是铁打的心肠也要软的。”
  李靖却不敢这么乐观了,苦笑道:“她不误会我恨透我便不错了。”
  侍卫忙安慰他道:“怎么会,不会的。”
  坐马车哪怕疾行,速度也不如直接骑马来得快,可李靖确实有伤未愈,加上之前装死这么久不冒泡,这会儿一冒泡就直接骑马狂奔,太过惹人侧目了,回头万一惠武帝是没事的,又会疑心他,到时候得不偿失……
  不过,虽然是坐的马车,可他还是冒着伤口裂开内伤加重的风险让车夫把速度提到了最快,然而即便如此,赶到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西戎人已护着夏阳撤离战王府!
  这是迫不得已。
  骁骑营一出现便直接强攻战王府,痛下杀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战王府不反抗便是死路一条。
  然而,战王府当下的人马,一半是战王府自己的人,一半却是西戎人,而西戎人多配备火铳……
  两方一交手,没有火铳的骁骑营自然处于下风,死伤惨重在所难免。
  可是,这里毕竟是大华帝都天子脚下,平日巡城的兵马算下来也有个十多万,忽闻战王府里的西戎人与骁骑营械斗,岂能不过来助威?有心人再推波助澜一番,加入的队伍只会越来越多!
  一来二去,局面就这么越来越乱,到达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李靖赶到战王府的时候,只看到一片血腥狼藉,以及,依旧有队伍闻讯往这边赶过来。
  “靖王殿下,老王妃尚在府中,战王妃留有人手护她周全,骁骑营和闻讯赶来的人马也念着她的身份不敢为难她,听说战王妃逃离战王府,便都追战王妃去了。”
  李靖面色阴沉,暗骂林傲老狗好厉害歹毒的手段,竟能把事情捅得这么大,此时也顾不得许多,直接从马车出来换上马背:“我们也赶紧追上去,尽量在战王妃出城前接应上她。”
  侍卫拦不住他,只好小心跟上。
  不想,没多久一行便碰上了神机营的人。
  领队的人是副统领梁劲,与李靖有些交情。
  梁劲看到李靖很是惊讶,主动靠过来,“靖王殿下怎么亲自追出来了?你的伤……”
  “父皇信任才将骁骑营托付给我管制,却哪里想到今天竟闯出这么大个祸来,现在这情况,我哪里还顾得上那点伤!”
  一番折腾下来,李靖的伤口已经裂开,面色苍白不是作假的,青筋暴跳也是真的动了怒:“便是拼上这条性命,也绝对不能再让事情继续恶化下去,一旦西戎几位王子误会成真,将战王妃带回西戎去,西戎与我大华便从此只能刀剑相见了,以大华当下的局势而言,哪里承受得住西戎之怒?”
  一旦四邻国一齐发作,便是天神下凡也救不了大华了!
  梁劲自然明白这些,也未从李靖面上看出不对或者不合理来,便道:“不满靖王殿下,梁某此番带领神机营众兄弟出来也是打算化解此祸的,可到底手续不全……原还担心人微言轻劝不住人,最后只能动家伙,不想竟在此遇见靖王殿下……既如此,那接下来该如何做,梁某与众兄弟便听靖王号令了。”
  李靖一听,又喜又气。
  喜的是,梁劲是神机营副统领,带来的人马配备火铳,战力强大,有他助阵劝战,必定事半功倍!
  气的是,梁劲丫的竟是私自带兵出来的,根本没有上面的命令,于是,事成倒也就罢了,就算算不上立功,也好歹能抵消私自带兵出来的过,可万一事情不成……
  黑锅岂不就换成他李靖来背了?
  
【199】逃亡,埋伏,不想见
  
  此时,当事人夏阳表示很郁闷……
  她是瞎子啊瞎子!
  两只眼睛什么都看不见的人!
  于是为毛要她走逃亡这种高难度的技术剧情?
  越想越郁闷,夏阳叽里咕噜就念叨了出来:“正常情况下,这种时候不通常应该上替身吗?而我,应该窝在某个地洞里静静的等待王子殿下搭救才对……”
  “噗~”带她同骑一马的索朗穆很不客气的笑场了:“汉人女子都喜欢这种?”
  “什么叫汉人女子喜欢这种?”夏阳斜眼鄙视他:“正常女子都喜欢这种套路好吗!特么的谁吃饱了闲的喜欢逃命给人家追着玩?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她!”
  索朗穆无语——我问的明明是窝地洞等王子殿下搭救这种梗!
  姬氏魁皱眉担忧的望过来:“阳阳,你省点力气吧,别说话了,哪里不舒服记得要说。”
  夏阳还未来得及表态,索朗穆先听乐的开口了:“我说阿魁,你脑袋刚被哪匹马踢了?我们现在是在逃命啊逃命你懂不懂?就算她真有哪里不舒服,我们还能怎么办?停下来等人家大军聚集将我们包围?”
  姬氏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不禁噎住。
  “必要的话,便是十面埋伏也要停。”拓宇炎道:“不管怎么说,神女大人绝对不能有事。”
  因为管辖地域都是大片大片的沙漠和戈壁,生存物资极端缺乏,所以,索朗很穷,拓宇也很穷。
  更准确的说,拓宇比索朗更穷。
  拓宇才刚接替赞布成为那片土地的王没有多久,安抚民众巩固地位,样样都要烧钱烧物资,就算左邻右舍以及头顶上的可汗不去马蚤扰施压他们,他们也要个几年才能缓过劲儿来……
  这种时候,拓宇自是比其他四王更加希望安定和平!
  何况,夏阳这个神女也不是白干的,在西戎呆的时间虽然不长,做的实事却不少,最最关键的是,如今的赞布和拓宇就是因为她才能得到富饶的昆莫和姬氏乃至周戎,以相互合作为名义的资源帮助!
  索朗王和拓宇王都相信,一旦夏阳出事,他们与昆莫和姬氏之间这种其实占便宜居多而又还不牢固的合作关系,随时会结束。
  就算姬氏王和昆莫王愿意继续吃点亏给他们一定的照顾,失去了神女这个精神牵制的民众也未必肯,到时候,肯定又是武力说话,然后,变成力气全花在打架上,根本没有余力再发展!
  索朗王和拓宇王都怕事情变成这样,所以听说夏阳出事,姬氏极和姬氏魁要来大华,就急巴巴的把自己的继承人都赶了来……
  “可以啊,这就马屁上了,然而有什么卵用?你以为这女人长得人畜无害就心软善……良那是必须肯定的!神女大人什么人?双子河神的女儿啊!肯定非常善良……”
  看到索朗穆话到一半猛然变色倒抽气,紧跟着就改了口,周边的人便知道,他肯定是被夏阳给拧了哪里,生生疼的。
  被吐槽的拓宇炎头一个大笑开来:“神女大人果然神武!”
  周戎泰安和姬氏魁等人也哈哈大笑的争相调侃,抓紧机会使劲笑话索朗穆……
  一群人,哪里有点在逃命的直觉!
  战王府众人很无语,却又不得不佩服他们包括夏阳的这么宽敞的心态。
  不过,笑闹归笑闹,速度却是谁也不慢,而如此极速,哪怕索朗穆已经非常小心的护着夏阳,也于此时的她的状况而言还是可怕的负担……
  眼见马上就要冲出城了,索朗穆还是道:“出城后路不会再有这么好走,要是哪里不好,一定要说。”
  **
  青天白日,明月医馆再度被黑衣人袭击。
  这一次,这些人不但带了烟雾弹,还带着火铳!
  浓烟之中,白耀等人全被打散了,自顾不暇,柳明月也遭遇了可怕的对手……
  柳明月不是那人的对手,而那人的目的却也不是杀他!
  紫华紫灵兄妹带人匆忙赶过来的时候,柳明月已经身受重伤,躺在那里无法移动,但还有强烈的反击意识,若不是紫华手疾眼快,紫灵漂亮的小脑袋就要被他徒手拧下来了……
  紫灵还在摸着自己的脖子后怕,紫华却已经简单检查完柳明月的状况,面色很难看:“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脚筋也被挑断了。”
  “天啊。”紫灵惊呼一声,也顾不上后怕了,转眸看向柳明月就问:“你怎么就跟这种狠人结下怨仇了?”
  “阳阳那边怎么样?”柳明月答非所问。
  打斗中银面具被对方揭下扔了一边,此时明显可以看到他还带着几分青涩的面上血色全无。
  自己都这样了,竟然还开口就问别人怎么样……
  紫灵莫名一口邪火上头,气道:“不是我说,她还真的多得是人保护,现在真的轮不上这样的你来替她操那个心。”
  柳明月无法反驳,火大却又不好发作,只能瞪着紫灵。
  紫灵冷哼道:“就算你眼珠子瞪掉出来也没用!因为我说的是实话!大实话!”
  柳明月气结。
  紫华默默的看了自家妹妹一眼,又看了看柳明月,最终假装什么都看到,边扶起柳明月边道:“虽然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不取你性命,但……”
  “为了不让我去帮夏阳。”
  紫华惊愕:“什么?”
  紫灵也皱眉:“你怎么知道?”
  “虽然蒙着脸,但我可以肯定,打伤我的人就是林傲。”曾经被李旭几度打到差点残废,柳明月当然熟悉他的功法,也知道他的功法是什么人教的,自然能肯定刚才打伤自己的人是谁。
  紫华和紫灵也已经知道了不少林氏的事,甚至有份去大清扫,自然明白林傲为什么要阻止柳明月去帮夏阳了,不禁皱起眉来。
  不过……
  “他为什么不杀你呢?”紫华觉得很奇怪。
  他若知道柳明月是曾经被誉为医道仙家的帝氏的传人,便不会觉得奇怪了。
  可惜,他不知道,而柳明月也不可能告诉他。
  紫灵倒是敏锐:“可能日后还有用上他的时候吧。”
  柳明月不由多给了紫灵一眼。
  然而这一眼,却让紫灵有种她在此之前都被柳明月鄙视着智商的赶脚,顿时不悦了:“幸好他还不知道阳阳跟你是……(师)姐!弟!你能办到的事,阳阳自己也能办到,呵!呵!”
  柳明月秒脸绿。
  眼见气氛不妙,紫华忙干咳两声道:“先不说这些了,你现在重伤不便,身边的人也还不明生死……不如先跟我们回紫玉侯府吧,战王妃那边有什么消息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后面那句,很有吸引力,柳明月同意了。
  “你是在找这个吗?”
  紫灵把捡到的有些破损的银面具递到东张西望的柳明月面前。
  柳明月怔了一怔,有些意外她竟然没有为难自己。
  青天白日光线很足,紫灵也不瞎,哪能看不出来?可人家毕竟是伤员……
  于是,她咧嘴笑得很狰狞的安慰自己:“看在阳阳的面子上,看在阳阳的面子上,都是看在阳阳的面上……”
  **
  赞布阿美骑着血统纯正的汗血宝马,比夏阳更早出城,一路闪电般狂奔急赶,直至林傲事先指定的地方才停下。
  果然有人先到一步接应她:“下手的地点已经选好,阿美小姐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
  赞布阿美故作镇定的点头,手却不自觉的紧了紧袖子,感觉自己的心和背后的东西,都更沉了……
  林傲这个人,果然很可怕!
  她不过是按照他的吩咐,从李靖的人手里偷了个信物,便成功把骁骑营骗入城,造出这么大一起混乱……
  【你的枪法怎么样?】
  【很好!】
  【给你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要不要?】
  【?】
  【这是阻击步枪,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达不到我的要求,可射程已能达到六百至七百米之间。】
  【!】
  【我可以把它借给你用。】
  【……有什么条件?】
  【吃下它之后,去杀夏阳!】
  【直接杀了她?终于可以杀她了?】
  【当然,她那条命如今的价值,足以摧毁整个大华!】
  林傲要她吃下的,是这世上最可怕的毒,一种不足以直接要人命,却能让人生不如死的瘾物!
  她迟疑了,害怕了,但还是吃下了,因为她要报仇,不论如何,一定要送夏阳去死,而且,据她所知,那东西固然可怕,却也不是绝对戒不掉……
  可现在,她看到这些早就安排在这里的人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林傲根本没打算放过她,就算她能戒掉那东西,也逃不过他早就安排好的灭口!
  不!
  不行!
  她要报仇!
  但也要活下去!
  后心忽然被火铳顶住,负责接应赞布阿美的人错愕之余,只好停下来,并试图说服和拖延时间:“阿美……”
  可惜,赞布阿美却不敢给他时间,直接便扣下了扳机:“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但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我都要活下去。”
  她,还有一个早就恨透了却还是想再见一面的男人要见!
  **
  一杯毒酒,三尺白绫,悄悄然送到丽妃面前,谁也没惊动。
  “刘公公这是什么意思!”丽妃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两样东西:“战王呢?本宫要见战王殿下。”
  刘公公也不算冷血之人,可对丽妃却实在生不出半点同情来,冷冷一笑道:“真不巧,战王殿下并不想见你。”
  也不愿与她多说节外生枝,说罢便直接摆手,让身后跟来的人赶紧送丽妃上路。
  T
  
【200】好巧,我也是
  
  丽妃试图反抗,可惜没有成功。
  有人将她的手反拧至后背,强行将她摁跪在地上……
  有人捏开她的嘴,强行将烈性毒酒灌进她的嘴里……
  毒酒所过之处,若火焚烧,每一个细胞都似在被撕裂又重组,痛得她面目扭曲,撕心裂肺的失态尖叫。
  她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孔,忽然间似有无数蠕虫在皮下扭曲。
  不,仔细看的话,是整具身躯的皮下,都有那种可怕的蠕动扭曲,看起来十分诡异可怕,让人毛骨悚然。
  率先发现这一特异现象的,是灌她毒酒的人,惊叫一声便跌坐在了地上,惶恐得直接贴地就后缩,顾不得起来。
  其他人也随后纷纷发现。
  实在是那一幕太可怕太吓人,前所未见,拧押她的人纷纷吓得撒了手,惶恐后退,生怕近了就会沾上诡异,也变成那样。
  无人钳制,丽妃恢复自由,可她此时却已痛苦得想不到要逃,只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脸,尖叫着“不要”。
  刘公公也吓了一跳,可到底是贴身侍候惠武帝的,见识和胆识都过人,很快便冷静下来,皱眉看着丽妃痛苦的满地打滚。
  渐渐的,他看出了些门道……
  丽妃的容貌在变化!
  似乎,有些皮肤皱纹消失了,恢复了应有的光泽和弹性,但是,只是有些地方!
  这很诡异的,却是事实。
  刘公公隐约猜到了什么,神情凝重心情沉重,愈发的觉得李旭太可怜。
  不知过了多久,丽妃终于停止了打滚。
  许是手举累了,没力气了,她的手也放了下来。
  “喝!”
  “啊!”
  看到她那张一部分无比年轻而一部分却无比苍老,综合起来显得异常扭曲狰狞的脸,一屋子行刑的人都吓得叫出声来。
  刘公公也是。
  丽妃却仿佛听不到一般,没有了反应。
  墨一般的血从她七孔缓缓流淌出来,明显的出气比入气多,两只眼睛空洞洞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