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1部分

《仙尘逸事》
作者:码字赚钱。
  
内容简介:
  成仙?成魔?这是一个问题!
  杀?止杀?这反倒不是一个问题!
  少年林小七知道,妖魔神仙无一不是踏着他人的尸骨成尊的!
  说是仙尘,其实说的还是人世,这人世里有妖,有魔。有神,有仙!
第一卷
第一章 忆往事·仙尘俗世伊人牵
  “自小学舞剑,长大杀人器,天厌,地厌,终是归黄土……”
  夜,有风轻拂。
  龙阳城外的柳树林里,有一丛篝火“噼啪”燃的正欢,篝火上架着一只野羊,羊身上的油脂滴入火中,顿时飘起阵阵香味。
  篝火前坐着一个青衣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他膝上横着一把铁剑,此时正以指弹剑,口中吟哦有声。
  只是他所咏之词意境本来沧桑,但在他口中吟起,却仿佛俚曲野调,实在不堪一听。
  “天厌,地厌,终是归黄土……咦,这黄土后面应该是什么来着?”少年抓了抓头,似乎是忘了这词的下阕。
  “什么狗屁的破词,陈词滥调,装腔作势……不过,老白念起来倒是有模有样,我怎么就学不会他的那个味呢……”他喃喃地说着,伸手抓过旁边的酒罐,仰头喝了一口。
  放下酒罐时,脸上潮红一片,似有醺意。
  但两眼张合时,却精光盈盈,且充满狡黠之意。
  少年放下手中酒罐,双手合十望向面前烤至金黄的野羊,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汝今为羊兮,我之为人,剥皮食肉兮,天经地义。羊儿啊羊儿,你莫怪我林小七嘴馋,怨只怨你长的实在太肥,我见垂涎兮……哎,你我若是有缘,来世你还为羊。我自为人,再续前缘,切记,切记……”这少年嘴里喃喃念着,又拿起酒罐在羊身上泼了几滴酒,高声道:“白山青青,黑水悠悠,浊酒一壶,伏惟尚飨……”
  这少年胡言乱语,自觉有趣,不由哈哈笑了起来。
  但他却没有察觉到,在他身后的树林暗处,正缓缓飘来一阵淡淡青烟。
  这青烟袅袅而来,及至他的身后时却愈渐浓郁,有若实质。
  少年心觉有异,刚想回头时,这青烟中却闪电般伸出一只白皙的手,一把拧住他的耳朵。
  “小七儿,居然学会了喝酒,好大的本事啊!”
  林小七耳朵吃疼,却不急不怒,他乜眼看向自青烟中踏出的一双如玉般白嫩的赤足,嘻嘻笑道:“师姐,两年没见,小七的耳朵没人扯,实在是痒的很,你加点劲替我挠挠。”
  “两年没见,小七儿你又长高了,也越来越调皮了……”
  有风悠悠而来,吹散林小七身后的青烟,青烟散处,一个如梦般的女子悄然而立。
  她着一袭水绿色的长裙,香肩之上,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明眸晶莹,却又仿佛永远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女子幽幽地叹了一声,倚着林小七坐了下来,道:“小七儿,这两年的时间里,你过得还好吗?”
  林小七看着这女子赤足上点点丹蔻如雪中红梅,不由咕隆吞了一口吐沫,嘻嘻笑道:“师姐,两年没见,你愈发的漂亮了,肤色也更白了。”
  这女子伸指在林小七额头上轻轻一弹,嗔道:“两年不见,哪里学的这般油嘴滑舌?”只是这纤纤玉指堪堪触及林小七的额头时,这女子眸光流转,又见少年稚嫩的脸上竟有风尘之色。心中隐隐一疼,却是再也弹不下去,反是抚上了少年凌乱的头发。
  柔夷轻抚,如微风涤荡过蒙尘的思绪,林小七的心中享用之极。
  这样的抚摩他期盼已久,但不知为什么,两年的岁月匆匆而过。当这样的抚摩如期而至时,他的心中竟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情绪,而不仅仅只是往日孩童般的依恋。
  他只希望,这样的抚摩永远不要停止……
  恍恍然,林小七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的岁月……
  林小七的师姐姓楚名轻衣,是玲珑山玲珑阁宗主轩辕沐的弟子。
  轩辕沐自小得遇奇人,修得紫心剑诀,五十六岁那年与天朝境内的玲珑山上自立宗派,取名玲珑阁。
  十年前的今日,除去上百名的外室弟子不算,轩辕沐只收有两名内弟子,一是这楚轻衣,另一个则是他的大弟子白悠然。
  当时的东土大陆修仙者众多,门派林立,大小宗派多达数百。
  但这也仅指东土大陆、天朝境内,并没有算上那些海外散仙,以及西方大陆上相对显得比较另类一些的求道者。
  在东土大陆上的这些宗派各自修有法诀,宗派之间门户森严,交流甚少。
  这些宗派的法诀虽然变幻离奇,各有千秋,但殊途同归,大致又可分为三个类型。
  一是以武入道,讲求修仙先修身的剑宗。
  二是以意入道,讲求修仙先修心的意宗。
  三则是器宗,他们从炼制各类法宝入手,以期从中求得天地间的玄妙。
  轩辕沐修有紫心剑诀,自然属于剑宗,他一百零二岁那年收了第一个内弟子白悠然,时隔三年又收楚轻衣。
  这两个弟子天赋异秉,十年前就将这十八层的紫心剑诀各自修炼到第六层和第五层。
  楚轻衣晚进门三年,但剑诀的修炼只比师兄差了一层,算起来,她的天赋比之白悠然要略胜一筹。
  十年前,楚轻衣十六岁,一日下山采买日常用品,在街头遇上当年只有八岁的林小七。
  林小七自幼父母双亡,五岁时就混迹街头。
  他年纪虽小,但脾性顽劣,每日不是偷鸡摸狗,便是与街头小丐赌博厮混。
  但他年小体弱,又无庇护,唯其如此,才得以苟活于这个人世。
  当日楚轻衣在街头遇上林小七时,林小七恰被猪油蒙了心,竟是瞧上了楚轻衣腰间的一枚玉佩。
  但楚轻衣是何等人?十六岁时已将紫心剑诀修至第五层,虽然还不能御剑凌空,但又岂能被一街头混混偷了自己的东西?
  所谓祸兮福所倚,林小七伸出的贼爪虽然当场被擒,但架不住他心有七窍。且嘴甜如蜜,在哭诉了自己的不幸身世之后,他又巧舌如簧,大赞楚轻衣是如何的美貌,是如何的心慈。
  当时的楚轻衣不过是个孩子,她见林小七身世凄苦,心中怜悯,竟是陪着他哭了一场。
  后又见这孩子伶俐知机,便动了恻隐之心,竟是稀里糊涂的就将林小七带上了玲珑山。
  上山之后,楚轻衣又恳求轩辕沐将林小七收为内弟子。
  但轩辕沐嫌林小七是个孤儿,又疑他来路不明,一直不肯收录。
  但楚轻衣性格执拗,又仗着轩辕沐疼她,每日里总是要告求一番。
  三个月后,轩辕沐经不住楚轻衣的苦苦告求,只得应了下来。
  但他收了林小七后,却是不管不顾,只是拿他当个小厮使唤。每日里让他劈材烧水,洗衣做饭,干的尽是下人的活。
  楚轻衣心中无奈,知道师父能给小七一个内弟子的名分已是天大的恩惠,也不敢多做要求。
  而这林小七自幼孤苦,无人伴随,上山之后。至少能吃饱穿暖,又有楚轻衣怜他惜他,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至于能不能修得紫心剑诀,终有一天踏上修仙之路,他一是根本不懂,二也是自小散懒惯了,却是一点也不上心。
  不过他心思玲珑,知道自己的这一番际遇全因楚轻衣,且又知道楚轻衣不喜他胡闹发浑,因此刻意的束缚起自己。
  虽然以前的坏习性一时难以全部改掉,但在楚轻衣面前,他却小心的遮掩了起来。
  而楚轻衣也因此愈发的怜惜与他,除了在生活上加以关怀,更是瞒着轩辕沐在私下里将紫心剑诀传给了林小七。
  这样的日子却只过了一年的光景。
  那一年,当时的轩辕沐已将紫心剑诀修至第十三层,但却迟迟不能再做突破。
  他虽然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但无奈年事已高,如果不能在双甲子之前将紫心剑诀修至第十四层,那么他的修仙之路便将就此终止。
  对于修仙者来说,无论是意宗、剑宗还是器宗,每一门每一派的心诀都有年龄上的限制,并不能无止尽的修炼下去。
  就拿紫心剑诀来说,随着每一层的渐进,它所需要的修炼者的元气就更多。
  而修炼者体内的元气虽然大多来自于法诀的修习,但它与修炼者的体质和年龄也是息息相关的,如果在某个年龄段不能突破某个层次,那么他将永远不能再上层楼!
  但这样的限制也并非是绝对的。
  元气的积累虽然来自于修炼者自身的修习,但也另有它途。
  比如说一些阴毒的功法中就有吸人元气自补之道,但这终究是旁门左道,而且效果也不甚明显。
  对于修仙者来说,增加元气的最好方法莫过于药补。
  而所谓药补,就是指食用那些蕴天地之精华、聚日月之灵气的奇花异葩,又或是珍果宝草!
  但这样的奇花异葩、珍果宝草又岂能随手可得?
  于是求道心切的轩辕沐在那一年离山远遁,孤身前赴东土大陆的三大死地之一————大迷椤幻境,寻觅灵药。
  在传说中,三大死地之首的大迷椤幻境,盛出灵药,服食者可大增元气。
  若有幸运者觅得极品,甚至可就地飞升,羽化登仙!
  轩辕沐这一走就是十年,十年中,他音信全无,踪迹渺茫。
  而原本就属小宗派的玲珑阁,由于群龙无首,登时分崩离析,只剩楚轻衣领着几个孤儿出身的弟子独守空山。
  而林小七的性子原本飞扬轻佻,两年前终于是忍不住山上的寂寞,留下一封书信独自溜下了山。
  但他在玲珑山住了八年,对玲珑阁多少也有些感情,再加上楚轻衣对他的照顾可说是无微不至,两人情如姐弟。
  所以这两年里,他虽四处浪荡,但每到一地必用自小养大的金蝉带信回去,惟恐楚轻衣为己担忧。
  这一次,他心中实在是想念自己的这个师姐,而且龙阳城离玲珑山不过百里,故此约了楚轻衣在这见面。
  “小七儿,你真的长大了,我记得你下山时个子还没我高呢。”
  楚轻衣见了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心情激荡,只管将若水明眸眨也不眨的看着林小七,仿佛一闭眼,这少年就会从自己的眼前飞走。
  林小七笑道:“师姐,这一个时辰里,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三遍。”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剑劈下一块羊肉递给了楚轻衣。
  楚轻衣接过羊肉,撕成细条,送进嘴里慢慢嚼着。
  嚼了几口,却又叹了口气:“光长个子有什么用,下山两年,你的紫心剑诀竟然没有半点的长进,仍停滞在第四层。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亏你书信里还说自己没有丝毫的懈怠,原来全是哄着师姐玩儿的。”
  林小七嘿嘿笑了两声,却故意岔开话题:“对了,师姐,老白呢?他最近怎么样?”
  楚轻衣一愣:“老白?”
  林小七道:“对啊,老白,就是我白师兄。”
  楚轻衣哭笑不得,伸手在林小七头上弹了个脆响,嗔道:“有你这么叫自己的师兄的吗,你叫他老白,那叫师姐岂不是要叫老……老……”她连说了两个‘老’字,但后面那个“楚”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却是伏在膝上咯咯笑了起来。
  林小七年过十八,心中情窦早开,他看楚轻衣眼波流转。似嗔似喜,比之两年前的明艳又多出几分韵味和风情来,心中一荡,笑道:“叫你什么,老楚吗?放心吧,师姐,小七这一辈子都不会这样叫你。”
  他口中说着,心中却暗想,这老楚叫来多没意思。依我心愿,这一辈子,我便叫师姐你一声老婆才好!
  楚轻衣哪里知道这少年转的古怪心思,接回前面的话题,兀自说道:“你白师兄一年前就去了疆外……”
  林小七奇道:“老白他……,不,是白师兄,他去疆外干什么?”
  楚轻衣却叹了口气,道:“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去寻炼剑用的寒铁和天蓝沙,你知道,这两样东西虽然有行有市,但却不是我们这小小宗派能出得起价的。想要炼一口好剑,只有自己去疆外寻觅了。”
  林小七道:“白师兄不是有一把杀魔剑吗?我记得这把剑他已经用了十几年,而且师姐你也说过,我们剑宗的人炼的就是这把剑。等做到剑人合一,剑随意转时,也就算有了小成。这把剑跟了师兄十几年,御剑凌空时也用平常的宝剑快上很多,他为什么要换?”
  楚轻衣道:“师父一走十年,你师兄念着师父,所以他想……”
  林小七惊道:“他为了轩……为了师父,竟然想去大迷椤幻境?这不是找死吗?”他说完这话,嘴角却不自觉的撇了一撇,说起轩辕沐,他心头便一阵恼火。
  这轩辕沐虽名为他的师父,但在他的心中,却是没有半点的份量。
  而且他也知道,楚轻衣虽然处处宠着自己,但只要自己说起轩辕沐的不是。便却会无名火起,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却是绝不留情。
  因此,他此时虽然心中忿忿,但也只能腹诽几句,聊表“敬意”而已。
  “什么找死?话都不会说……”楚轻衣白了小七一眼:“你师兄的紫心剑诀已经修至第八层,只要有一柄好剑,大迷椤幻境还是可以闯上一闯的。你也知道,大迷椤幻境分为三层,凭你师兄的修为,第一层的禁制他还是可以破掉的。我想只要进了大迷椤幻境的第一层,即使找寻不到师父的踪迹,但多少还是可以寻到一丝端倪的吧。”
  林小七撇了撇嘴道:“所以他就去了疆外找寻炼剑的材料,意图炼出一把好剑,然后再去闯一闯大迷椤幻境?天啊,师姐你倒是早说啊,你要是早说了,老白至于费这些周折吗?不就是银子吗!”
  楚轻衣苦笑道:“你说的倒轻巧,炼出一把中意的剑,不仅需要炼剑者的诚心与修为,还要花费无数的金钱。我们修道者虽然略有薄技,但修道一途本就是修身修心,巧取豪夺的事情是万万不可做的。你也知道,玲珑阁的生活一向清苦,哪来多余的银子去炼制一把绝世好剑?”
  林小七嘿嘿笑着,却是从怀中掏出一叠金票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珠宝,然后堆在楚轻衣的面前,道:“师姐,你看这些够不够老白炼一把好剑?”
  楚轻衣呆了一呆,随即惊道:“小七,你哪来的这么多东西?”
  小七笑道:“放心吧,师姐,这些都是小七凭本事赚来的。”
  楚轻衣咯咯笑道:“就凭你吗?小七,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
  林小七看楚轻衣笑得花枝乱颤,心中不由得意,但再看她眼睛时,却见内中神色分明有几许危险的意味!这般的神情顿时让他记起小时候做错了事的光景……这楚轻衣虽然怜他、宠他,但林小七所犯之事关乎大节时,惩罚他的手段却绝对是花样百出,也绝不容情。
  玲珑山下寸草不生的寒潭,林小七便曾在三九时节泡过三天三夜,此时想起,仍是不寒而栗。
  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姐越是发恼儿,脸上就越是笑得开心,十足的就是只笑面虎,而且还是只最危险的母老虎!
  林小七在心中暗骂自己糊涂,献宝也得找个方式,怎的像个孩子样?却忘了眼前伊人的绰号分明就是‘玉罗刹’!他忽的跳起,嘴里叫道:“啊也,倒是忘了一件事,师姐,你先回山,过一月小七就回去看你……”
  他嘴里说着,脚下也不怠慢,眨眼工夫便奔出了两丈远。
  他这一奔,虽说是为了逃脱背后罗刹的纤纤玉指,但所说理由也并非虚言,在这龙阳城中,正有要紧事等着他去办。
  只是他见了楚轻衣,心中依恋,迟迟不忍离开,此时见楚轻衣已由师姐变身为玉罗刹,却是不走也得走了!
  楚轻衣见他像个猴子般奔的飞快,手中捏了个剑诀,并指为剑,复朝前轻轻一弹,口中吃吃笑道:“死小鬼,还想跑吗?”
  楚轻衣玉指弹出,一束银光疾速飞出,却是后发先至,正好打在了林小七的腿间。
  林小七吃疼,口里不禁叫了一声。
  楚轻衣缓步向前,走在草地上时,一双玉足竟是凌空虚踏,并未触及半点尘土。
  她口中咯咯笑道:“跑啊,小七儿,你怎么不跑了?你不妨猜上一猜,今天你若是不将这些东西的来历说清楚,师姐会怎么待你呢?哎呀,这里可没有寒潭,也没有你最怕的小毛虫儿,师姐该怎么办呢……”
  林小七见她步步逼近,眼珠一转,忽然挺腰哈哈一笑,道:“哎呀,不好!”
  楚轻衣知他诡计多端,笑道:“死小七,又想玩什么花招?”
  林小七将双手伸向腰带,嘻嘻笑道:“师姐,我酒喝得多了些,正想小解……哎呀,实在忍不住了,师姐你快转过头去,可不许偷看!”
  楚轻衣一愣,随即咬着唇道:“你从小便是师姐帮着洗澡,你若是想……想……”她说到这里,猛然醒起昔时今日已大不相同,此时此刻,眼前这个英俊的小伙,哪里还是往日里那个顽劣的孩童?想到这里,她心头有如鹿撞,竟是体会到一丝平生从未有过的情绪!
  楚轻衣脸上红潮一片,顿了顿脚,径自将身子转了过去。
  林小七得了这个空,哪里还敢多呆?嘴里哈哈一笑,却是跑的远了。
  林小七跑了,楚轻衣不是不知,只是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弟向来颇多诡计,情急之时还常耍点无赖,此时便是借了尿遁大法逃之夭夭。
  楚轻衣轻叹一声,眼光转处,却瞧见林小七留下的那把铁剑,伸手一探,将这铁剑凌空吸来。
  这铁剑正是林小七十岁那年,楚轻衣亲自买来送他的,如今再见了这剑,历历往事与瞬间浮上心头……
  有风徐来,伊人独立。
  月光下,楚轻衣脸上神情变幻不定,亦喜亦嗔,似恼还羞。
  她静静的立在那,竟是想的痴了……
第二章 真亦假·世事难测费思量(上)
  龙阳城内,百福客栈。
  林小七如狸猫般从窗外窜进了自己的客房,然后脱下身上青色长衫,从床头的包袱里翻出一件道袍穿在身上。
  复又从包袱取出一些瓶瓶罐罐的古怪玩意,从里面挖出一些物事,对着镜子在脸上涂抹起来。
  不过片刻,林小七就将自己装扮成一个中年道士,他脸上三缕长须。肤色微黑,高冠蓝袍,乍一看去,倒也有几分风仙道骨、飘逸出尘的味道。
  林小七装扮完毕,确定自己身上并无任何不妥后,推开房门,一步三晃的走了出去。
  出了客栈,此时月挂中天,正是午夜时分。
  林小七心中算来时辰正好,嘿嘿一笑,迈开大步向着龙阳城城守的府邸行了过去。
  龙阳城地处天朝南方,辖制十八个县镇,此地毗邻绿水湖。又兼土地肥沃,因此盛产鱼米,算得上是天朝在南方地界的天然粮库!为此,龙阳城城守一职向来被人垂涎,一旦空缺,纵是闹的倾家荡产,也有人拼死一谋。
  而这一任的城守姓柳名清风,乃是世家子弟,其父其兄都曾任过天朝二品官位。
  柳清风膝下有一子一女,女儿年方十八,儿子十五,这一对子女天资聪颖,又极为孝顺。
  按理说,柳清风位居城守一职,且家中和顺,应该没有什么让他操心的事情了。
  但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此时此刻,这柳清风坐在客厅里,面上神色凝重,显然是有了极重的心思。
  他坐了一刻,终是按捺不住,唤过管家问道:“时辰已经快到了,仙长还没有来吗?”
  管家回道:“老爷,我差人在大门外守着,一旦得见,下人自会引他进来。”
  柳清风怒道:“混账,我不是说过了吗,要从后门领进来。此事干系极大,关乎我柳家后几十年的运道,你怎的如此糊涂?”
  管家惶恐道:“老爷息怒,我这就吩咐下去……不,我将下人撤了,亲自去后门迎接仙长。”
  柳清风脸色稍缓,点头道:“这样最好,你去吧……”
  他话音未落,却听门外有人笑道:“不必劳烦管家了,贫道已然到了。”
  柳清风大喜,站起身来,忙不迭地迎了出去。
  他刚走到门口,却见一蓝袍道士一步三晃的走了进来。
  这道士面色微黑,颌下三缕长须,眼中精光盈盈,但仔细看时却偶有狡黠之意闪过。
  这一位看上去飘逸出尘的道士,不是林小七却又是谁?
  柳清风上前一把拉住林小七的手,道:“仙长,你可来了!你若再不现身,下官连死的心都有了!”
  林小七呵呵笑道:“大人莫急,莫急,贫道已然身在贵府,你且将心放在肚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贫道好了。”
  柳清风笑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地想起一事,又问道:“对了,仙长,你来的时候没人瞧见你吧?”
  林小七见他嘴上说不急,但面色煞白,显然是内心惊恐未去,不由微微一笑,知道今夜这笔买卖那是再也逃不脱的了!
  原来这柳清风的女儿柳红灵半月前被一狐精迷住,每到夜深,这狐精都要踏风而来,在闺房与这柳红灵厮混。
  不过十来天,这柳红灵就显得神志迷糊、意态消沉,不仅不吃不喝,就是见了自己的父母也懒的说上一句话,但一入夜,却又精神百倍。
  这事如果放在寻常人家,也并非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无非是花钱请高人驱除了狐精,事后再找媒婆将姑娘远嫁他乡,从此不再相见。
  但对于柳清风来说,此事却大不相同,因为再过三天,当朝宰相的大公子就要来龙阳迎娶柳红灵!如果此事败露,门风被污事小,得罪了宰相大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几日,柳清风可说是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有心想请高人除妖,却又怕丑事外传,最后落个鸡飞蛋打。
  但他心中却又清楚的知道,此事再不解决,后患更是无穷。
  又所谓无绝人之路,就在柳清风走投无路的时候,却有一名自称上玄的道士自己寻上门来。
  起初柳清风以为他只是个招摇撞骗、混吃混喝的假道士,但这上玄却自言柳府中有妖气缠绕,并指出妖气的出处正是一只狐精。
  最后,这道士略显小技,不仅算出了柳清风的生辰八字还道出了柳府内诸多的家事,让柳清风心折不已、并彻底打消了疑虑。
  林小七笑道:“大人放心,我是御风而来,凡尘俗人焉能见到贫道踪迹?”
  柳清风恭维道:“仙长道行高深,佩服,佩服……仙长,时辰已经差不多了,你看是不是……”
  林小七笑道:“不急,不急……柳大人啊,贫道的酬金你可曾准备好?”
  柳清风从怀中取出一叠金票,道:“仙长,这是一万两银子,您请收好。”
  林小七淡淡笑道:“柳大人,贫道与你约定的酬谢好象不止这些吧?”
  柳清风急道:“是,是,仙长要的黑玉戒指此时正在内宅。因为仙长迟迟未来,下官怕取出之后被那妖狐窥见,所以……仙长,你莫急,我这就差人去取。”
  林小七心中暗笑,忽又想起自己的铁剑丢在了柳树林里,信口开河道:“对了,柳大人,贫道来的时候。路遇树精,便随手将之斩杀,但却污了手中宝剑,已不能再用,你且叫人给贫道送上一把。”
  柳清风道:“好说,好说,仙长。咱们这就去内宅吧,再迟一刻,我怕那狐精跑了。”
  林小七点头道:“好,你前面带路。”
  不一刻,柳清风便领着林小七来到了柳府后院,而管家也已将宝剑备好。
  柳清风指着后院一处厢房道:“仙长,那便是小女闺房,她此时已被下官强行带走,你看现在该如何行事?”
  林小七道:“贫道观这妖气并不浓厚,想这狐精道行不深。这样吧,柳大人,你和管家就在这院中找一处隐秘的地方藏起来。等我将这狐精斩杀后,你们立刻善后,以防事情外传……”他说到这里,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低声在柳清风耳边说道:“柳大人,贫道料你女儿已非完璧之身,这是一瓶九转还原丹。你让她服下,洞房之夜,必可见红!”
  柳清风正为此事烦恼,听了林小七的话,心头大喜,纳头便拜,道:“仙长大恩,如同再造,柳某……柳某……”他说到这里,因为心中激动,竟是哽咽起来。
  林小七哈哈一笑,任这柳清风跪在地上,也不去扶,径自提了剑走入闺房。
  林小七进了闺房,见桌上摆有糕点、酒水,随手将剑一抛,竟是挽起袖子吃了起来。
  他吃一口糕点,喝一口酒,喝的高兴时,轻敲桌面,却是哼起了小调。
  不多时,屋外一阵阴风吹来,将院内树木吹的沙沙做响。
  这阵阴风来突兀,去的也快,随即,这闺房的木门便被人轻轻推开。
  门开之处,走进一个俊美少年,他脸如白玉,眼若星辰,但这俊美之中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妖异。
  林小七乜眼看向这少年,口中连连冷笑。
  俊美少年见林小七朝自己冷笑,不由翻了个白眼,却没有丝毫的惊惧,随即低声一笑,竟开口说道:“小七,这次下手轻一点,别毁了我的狐儡,这可是我最后一只了。”
  林小七做了个鬼脸,低声道:“你少他妈废话,不就是一只狐儡吗,又不是要你小命……得了,正事要紧,呆会再和你扯。”
  他说到这里,长身而起,将剑取在手里,一把将面前的桌子掀翻,高声喝道:“逆畜,贫道在此,还不乖乖授首!”
  他喝完这声,抡起手中宝剑劈头盖脸的向俊美少年砍去,少年却嘻嘻一笑,随身一转,竟是化成一道青烟凭空消失。
  但在他消失之处,却躺着一只白色的狐狸,林小七奔上前去,随手将这狐狸砍成两截!
  林小七一剑砍出,方才想起少年刚才的嘱咐,不由一拍脑袋,喃喃道:“只顾了爽快,却忘了小胡的交代……”他嘴里喃喃地说着,又用剑将这断成两截的狐狸尸身串在一起,拎在手中走出了闺房。
  他大步走入院中,为显豪迈,口中高声大笑。
  而躲在一旁的柳清风和管家刚才亲眼看见一个俊美少年御风而来,进入房中后,又听得里面呼喝声大起,心头正自惊惧,惟恐这“仙长”有个什么闪失。
  此时见了这位仙长安然无恙,且手中拎着血淋淋的狐尸,心头大石顿时落地。
  柳长风从隐身处走出后,顾不得多说,只连声吩咐管家去取那枚黑玉戒指。林小七见他如此吩咐,口中依然高声笑着,但这次却是发自内心!
  半个时辰后,林小七已是身处龙阳城外的龙首山上。
  他寻了一块干净的石头躺了下来,然后将怀中金票理顺数清,再小心藏好。
  等做完这些事情,他才取出那枚黑玉戒指就着月光仔细的端详起来。
  月光照来,这戒指黑光盈盈,圆润滑手,摸上去竟隐隐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再仔细看时,这戒指上一道如游丝般的红线隐约可见。
  林小七皱眉道:“好奇怪的戒指,小胡要它干吗?”
  他的话音未落,远处便有声音忿忿传来:“说过多少次了,我姓古名无病,你叫我小古、老古、古无病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叫我小胡!”
  林小七知道来人是谁,头也懒得去回,躺在石头上笑道:“你一狐妖,我不叫你小胡叫什么?再说这古、胡也差不多,你听顺耳就习惯了。”
  那人冷笑一声,慢慢走了过来,月光下看去。他锦衣华服,相貌俊美,正是在柳府出现的少年。
第三章 真亦假·世事难测费思量(下)
  林小七翻身坐起,看着这少年笑道:“要不我干脆叫你一声小Yin贼得了,这两年里,你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这个称呼绝对适合你。”
  古无病淡淡道:“随你怎么说好了,我虽是狐妖,但行事向来讲求两相情愿。从不勉强于人,也从不使用迷魂蛊惑之术,去年海宁陈家的姑娘我就未动她分毫,每日里只与她吟诗作画。再说了,我每次与人欢好之后,都会奉上一瓶九转还原丹。这丹不仅可以还人完壁之身,还可延年益寿,也算是两不亏欠了。”
  林小七却叹了一声,道:“他妈的,也不知怎的,我最近倒觉得心中有些不安,取人钱财倒是小事,反正他们这些钱来的也不干净……”他看向古无病,又道:“说真的,小胡,你口中振振有词,但心里真就没有半点愧疚吗?”
  古无病不由默然,片刻后道:“最多咱们以后换个方法就是。”
  林小七忽然笑道:“且不说这个了,我问你,小胡,你是怎么知道柳府有这枚戒指的?我刚才仔细看了看,这戒指有些古怪,倒像是个法器,但又它探不出它有丝毫的灵气。”
  古无病道:“柳府这事我已进行了一月有余,前几天才用你给我的金蝉捎信给你,让你赶来收尾。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是受人所托,图的正是这枚黑玉戒指,至于它究竟有什么用途,我也不太清楚……”他顿了一顿,又接着道:“不过,这戒指到底是不是法器,呆会你就知道了。”
  林小七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托你办事的人马上要来?”
  古无病笑道:“放心,外人我也不会带来。他是我二叔,不过在这之前,我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前几个月才偶然碰上。当年他离开狐族时,我还没有修成丨人身呢。”
  林小七笑道:“原来是你二叔啊,还真不是外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戒指套入指中,又道:“不过等见了你二叔,我得求他先让我玩上几天,这东西入手温热,戴在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