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15部分

长所说的神之气息!也是天佑我修道之人,叫我得来全不费功夫,且这孩子和红泪亦有情缘……”他说到这里,不由呵呵一笑,又道:“情事我虽不懂,但我却知,只要我们善待此子,这大周天剑对我修道之人就再无威胁!”
  涟音子皱眉道:“师叔,昨日接到你的信后,我不敢怠慢,连夜从七贤山中赶来。不过在来之前,公公曾对我说过,他说所谓机缘本是天定,人力难以更改。他让我来西驼后,若是见这姓林的孩子有堕入魔道的可能,就不可心慈手软、念那儿女情长,须得快刀斩乱麻,永绝后患!”
  玄衣惊道:“你公公是怎么说的吗?怎么我来之时,他却不曾说过此事?”
  涟音子叹道:“这也不是我公公的意思,仙长本要长睡三月,但就在我来西驼的前一天,却忽然让童子唤我公公过去。仙长的意思是,他梦中得仙人启示,说此间事态混沌。难有轨迹可寻,所以一有机会便当断则断,不可含糊!”
  一旁的柳三娘惊道:“音儿,你的意思是……难道你是想要杀了这姓林的孩子吗?”
  涟音子摇头道:“我来之前却有此意……即使泪儿从此伤心,恨我终生,我也绝不手软!无论如何,此乃仙谕,又怎敢违背?不过,在我来了之后,仔细听了你们的讲述。倒觉得这孩子真情真性,不像是有魔心之人,所以就决定再观察几天……”
  玄衣笑道:“原来你是为了此事烦心……音儿,依我看,也不用再多做观察了,就凭这孩子刚才放过轻侯一事,就足以证明他心地不错。这样吧,不如我们明日就启程回山,究竟该怎么做,不妨将这孩子带回山中,让仙长来做决定。”
  涟音子苦笑道:“若只是为了这事,我倒也不烦心,毕竟这孩子正在我们的手里……”
  玄衣皱眉道:“那你还有什么烦心之事?”
  涟音子沉吟片刻后,看向玄衣道:“师叔,你能肯定这仙长所说的有缘之人就是这林小七吗?”
  玄衣道:“自然肯定!我自信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你放心,你师叔绝不会看走眼的……”说到这里,他心中隐觉不妥,又道:“音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涟音子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事我本来早就该说,但却又犹豫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一旦看错,这事说出来,徒乱人心……二位师叔,你们还记得我刚才说的那个要杀轻侯的人吗?”
  玄衣道:“记得,你说他是林小七的什么朋友,是不是?”
  涟音子点头道:“就是他,不过这人十分诡异,他表面是修魔之人。但使出来的却全是妖术,我实在是想不通,这魔气妖气如何会在一人身上出现?更让我吃惊的是,在他身上,我还见了师叔您刚才所说的神之气息!”
  玄衣和柳三娘大惊,异口同声道:“这怎么可能?”
  涟音子苦笑道:“我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不过两位师叔想一想,如果这人才是真正的有缘之人,那我们又应该怎么做呢?”
  玄衣和柳三娘相互看了一眼,却发现彼此眼中俱是震惊之色!两人都是道行高深之人,此间之事变幻莫测,扑朔迷离,让两人深感天机难测!若在平时,难测便不去测它,但此时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且由不得他们!
  玄衣忽然叹道:“音儿,你刚才说,仙长曾对你公公说,此间事态混沌,难有轨迹可寻……不知道你公公有没有想过,既难有轨迹可寻,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呢?我担心强行干涉此事,终会引来更可怕的后果!就像这突然冒出来的另一个身有神迹的有缘人,按照卦理来看,此本凶兆,正是警告妄测天机之人!”
  柳三娘亦道:“不错,天机难测莫妄测,这人来的突兀,确是凶兆!况且师兄你说过,昨日在白云轩内,有魔界之人隐与一旁,如此看来,这有缘人一事怕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了!”
  涟音子苦笑道:“我就知道,此事一说,必会引起两位师叔的不安。不瞒两位师叔,你们的担心也正是我所害怕的……我担心这逆天而行,七贤居怕将会有一场大的灾难!”
  玄衣沉吟片刻后,道:“算了,担心也无大用,我们还是去看看那姓林的孩子,或许可以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消息!”
  涟音子点头道:“也好,我们一起去吧……”
  三人刚欲出门,忽听门外有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未几,一个婢子冲进了门内,脸上满是惊恐!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涟音子皱眉道:“出了什么事,如此惊慌?”
  婢子急道:“郁公子……郁公子他……他死了!”
  三人大惊,柳三娘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些!”
  婢子哭道:“刚才小姐让奴婢去花园给郁公子送些吃的,奴婢刚一进去,就见郁公子趴在地上,地上满是鲜血和……和……”
  这婢子仍自哭着,涟音子和玄衣、柳三娘却早已冲出了房间,直奔花园而去。
  三人一路疾奔,不过瞬间便来到了花园。
  花园中依旧宁静,但空气中却有浓厚的血腥味。
  涟音子爱徒心切,最先冲进花园,但当她看见郁轻侯付于地上的尸身后,悲意未起,心中却先涌起一阵恶心的感觉!
  月色照来,地上的尸身竟是一分为二,体内脏器流的满地都是,脸孔与四肢亦扭曲变形,两只眼珠也挣裂了出来!这郁轻侯竟仿佛是被什么活活的缠死的!
  涟音子呆立当场,浑身颤抖,脸色亦是苍白,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若不是我让他跪在这儿,又怎么会是这样呢!哎呀,是我害了轻侯……”
  柳三娘知道她性子刚烈,此时发怔自语,必是伤心已至极处,当下紧紧搀扶住她,道:“音儿,事已至此,寻拿凶手才是最重要的。你切不可太过伤心,更不必将罪责揽在自己身上!”
  玄衣上前几步,仔细看过尸体,随即一声轻叹,用法器将地上散乱的尸体收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在玄衣的房中,几人默然而坐。
  此时的涟音子已恢复正常,但她身边却又坐着早已哭成一团的红泪!
  柳三娘道:“师兄,刚才只有你仔细看过轻侯的尸身,你可瞧出什么端倪来了?”
  玄衣皱眉道:“我们去的时候,轻侯的尸身上犹有魔气缠绕,他必是死与修魔者的手中!”
  柳三娘道:“那师兄可曾看出,轻侯究竟是死于什么魔器、又或是死与什么手法之下?如果能寻得一丝头绪的话,我想这找起凶手来要轻松许多!”
  玄衣道:“我若猜得不错,轻侯不是死于魔器,也不是被人用什么古怪的手法杀死,而是被某种巨形兽宠缠勒而死!”
  涟音子皱眉道:“缠勒而死?”
  玄衣点头道:“不错,我刚才仔细贯彻过,那残留的魔气中还略带腥气,所以我敢肯定轻侯是死于某种类似与化外异蟒的兽宠。”
  涟音子一拍桌子,咬牙道:“既然有此线索,那这仇就好报了!我这就让人起四处查探,我倒要看看这世上有多少人豢养此类异兽。一有头绪,我便一个一个的寻上门去,不找出杀死轻侯的凶手,我涟音子誓不罢休!”
  玄衣见她神色凄厉,忽叹了一叹,道:“其实要寻凶手,似乎也不太难……我担心的是,这凶手杀死轻侯的真正用意又是什么呢?是为杀而杀,警告一下我们这些为大周天剑而来的修道者呢?还是出于其他的什么目的?”
  涟音子怒道:“我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为轻侯报仇,只要能杀了这人,我……”,她说到此处,忽然想起玄衣前面说的那句话,又道:“对了,师叔,我听你刚才说什么‘要找凶手也不太难’,莫非你老人家已猜出凶手是谁了吗?”
  玄衣点头道:“已猜出七八分了。”
  涟音子急道:“那师叔你倒是快说啊。”
  玄衣见她心切,也不好再多说自己心中的疑虑,道:“天下类似与巨蟒的兽宠可说万千,但具体的说来,能杀死轻侯而又不惊动别人的兽宠只有两人拥有。这一是紫薇山燃孜的血蟒,传说此蟒力大无穷,最喜将人绞缠窒息而死!不过这燃孜性格虽然乖张,但毕竟是修道之人,他豢养的兽宠应该没有魔气……所以,他可以排除在外。”
  玄衣说到燃孜时,一旁正自抽泣的红泪不由一颤,心中顿时狂跳!她生怕这杀死郁轻侯的人就是自己的情郎!及至玄衣说到燃孜不是凶手时,方才轻轻松了口气。
  玄衣又道:“除了燃孜的血蟒之外,还有一人就是七星崖的赤目神君了,他养有一只魔灵龙。按照轻侯的死状,这赤目神君的嫌疑最大,除了他,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豢养如此厉害的兽宠!你们都应该知道,即使有其他人豢养此类的兽宠,但除了灵兽、又或是燃孜豢养的那种血蟒,一般的兽宠是很难杀死轻侯的!”
  一旁的红泪本自松了口气,但听到这里,一张俏脸又再次变的煞白!
  林小七岂不正有只魔灵龙吗!
第三十一章
  一灯如豆,林小七坐在桌旁,看这灯火跳跃,心中不由寂寂。
  从花园中返回屋中后,他心绪难宁,躺了片刻。却终是难以入寐,索性坐起身来,与这灯前兀自发呆。
  自龙阳城始,他的经历可谓奇之又奇,变之又变……他虽然不喜欢轩辕沐,可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背离师门!他生性随意,最怕俗事纠缠,但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替只有一面之缘的燃孜背上一个天大的黑锅!最让他郁闷的是,他从第一次见到楚轻衣时,便立志要伴她一生。
  但因为在楚轻衣眼中他始终只是个孩子,所以他便离山闯荡,希望有一天能在伊人的眸中看到期许的目光。
  但就当他觉得自己离这一天已经不远的时候,却为种种因由,他又无奈的离伊人远去……而这一去,相见又在何时呢?
  油灯下,林小七寂寂而叹,他实在是不知道,过了今夜,自己的明天又将会是什么样子呢?这一段的经历接踵而变,这样的经历让他恍恍觉得,自己今夜虽身在这清风阁内,但说不定明日此时,自己又将出现在另一个做梦都不曾见过的地方……
  “啪……”
  林小七正沉思时,一枚石子越窗而过,正落在桌上。
  林小七一愣,抬眼望去,却见红泪正在窗外轻轻招手。
  林小七心中好奇,此时夜浓,再过两个时辰便已天明,红泪找自己做什么呢?他刚要开口相问,却见红泪轻轻嘘了一声,又招手示意他先出来。
  林小七起身出门,问道:“找我有事吗?眼见就要天明了……”
  红泪神色古怪,犹豫片刻后,轻声道:“你什么都别问,且随我来。”
  林小七微微皱眉,此时夜深,视线不清,但他却见红泪眼角红肿,似乎刚刚哭过。
  “难道是被她娘骂了一顿,心中有些委屈,却又无人听她倾诉,所以便来找自己解闷的吗?”看着红泪的背影,林小七暗自揣测着。
  但他随着红泪行了一段路后,却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看红泪行去的方向,却正是清风阁的花园!林小七清楚的记得,郁轻侯此时正跪在那里,红泪引自己走这方向,绝不会是为了排遣心怀!
  林小七虽是一头雾水,但无奈红泪走的极快,他只好紧紧地跟着,却来不及开口相询。
  不一刻,两人已来到花园中心。
  林小七举目四望,心中不由更是惊讶,原本应该跪在这里的郁轻侯此时竟没了踪影!
  难道是这厮偷偷溜回房间睡觉了吗?林小七微微皱眉,但再仔细看时,却忽然发现郁轻侯原本跪着的地方似有一滩暗红之色!他心中大奇,上前几步仔细查看起来,刚一弯腰,鼻中便有一股血腥之气!
  这血腥之气一经入鼻,林小七心头不由一跳,看向红泪,急道:“红泪,你师兄呢?”
  红泪背向而立,身形微微颤抖,听他问这话时,却忽然转过身来,冷冷道:“你不知道吗?”
  林小七奇道:“我怎么会知道?红泪,你看见没有,这里有一滩血迹,我担心你师兄他……”
  他话音未落,却听红泪叹了一声,道:“小七,你对我说实话,几个时辰前自你离开这里,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吗?”
  林小七心思聪颖,听其言,察其色,便知红泪话中更有深意。
  再看一眼地上的血迹,他心中便隐约猜到郁轻侯那厮怕是遭了什么不测!微一皱眉,道:“红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你师兄他……”
  红泪道:“你先回答我,你有没有回过这里。”
  林小七苦笑道:“自然没有,我与你师兄可说是水火不容,再来这里非打起来不可。我此时身有重伤,和废人差不了多少,再来这里,岂不是自取其辱?”
  红泪幽幽道:“你这人心思古怪,别人不做的事,你偏会做。按常人思维,必定是不会再来这里,但是你……你却未必。”
  她说到这里,娇躯颤抖,眼中流下泪来,道:“可是我不明白,你来便来了,可为什么要下此毒手?我知道,我师兄先对你不住,可我娘已经教训了他,他此后是再也不敢为难你了!可你……你……”
  林小七大惊,道:“你……你师兄出事了吗?”
  红泪终于哭出声来,道:“你做的好事,干什么又来问我?”
  林小七心中又急又气,怒道:“你胡说什么,我好端端的杀他做什么?要杀他的话,早就下手了,还要等到现在吗?你和你娘又不是没瞧见!”微微一顿,他又忿忿道:“再说了,我本不是你师兄对手,此时更成废人,我拿什么杀他?”
  林小七话音未落,便听身后有人冷笑道:“你虽没有本事杀他,但却有厉害的帮手!”
  林小七心头大怒,回身道:“是谁他妈的在放屁?”他转过身来,却见月色之下,三人并排而立,这三不是别人,却正是涟音子、柳三娘和玄衣!
  林小七一愣,忽转身看向红泪,冷声道:“红泪,你引我来,就是为了见你娘和你的师叔祖吗?此时夜深,我想他们不会有心情来这赏月吧?”
  红泪叹了一声,颤声道:“小七,你休要怪我,滋事体大,我已是失去了方寸……我引你来,只是为了将事情说清。如果你没有杀我师兄,那是最好,若……若真是你做的,红泪也求你说了出来。我欠你颇多,有什么责罚,我便陪你一块担着……”
  林小七听他说的可怜,心中不由一软,转过身看向涟音子,苦笑道:“你们既然怀疑我杀了郁公子,也总得拿出证据吧?不瞒夫人你说,我此时糊涂的紧,完全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涟音子冷笑道:“证据?证据便是你豢养的魔灵龙!”
  林小七本以为她说的帮手是指古无病,此时听了这话,不由一呆,道:“魔灵龙?”
  一旁的玄衣沉声道:“不错,正是你的魔灵龙!轻侯这孩子是被巨形魔宠绞杀而死,而普天之下,有此能力的魔宠唯有七星崖赤目神君的魔灵龙。不过我听红泪说,你似乎也有一只这样的魔灵龙,所以引你来此,是想证实此事……”
  林小七打断了他的话,苦笑道:“不用证实了,我确实有这样的一只魔灵龙……正如玄衣大师说的那样,普天下灵兽不少,但魔灵龙怕只有赤目神君的那只!而我的这只嘛……说来虽是话长,但它其实和赤目神君的魔灵龙同为一只。”
  他说到这里,见几人脸上都有惊疑之色,耸了耸肩,又道:“你们不必吃惊,前段时间,这厮不走运,栽在了我的手中,这魔灵龙自然也就跟了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虽有魔灵龙,但绝没有杀郁公子!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没杀就是没杀,你们若是将眼睛盯在我的身上,却不免要放走真正的凶手!”
  涟音子和玄衣相互看了一眼,眼中满是疑虑,在没来这花园之前,他们就对红泪的话还有一些的怀疑。
  他们实在是不敢相信,凭林小七如此低微的法力,又如何收服一只灵兽为宠呢?但此时听林小七娓娓言来,此事果然是真,几人心中更为惊讶,同时也产生了另一层的顾虑!
  涟音子忽冷笑道:“你既然能收服灵兽为宠,那想必自身修为不弱!却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竟让我们看不出来……”
  林小七轻笑道:“我若要瞒你们,此时又何必说出来?不瞒几位说,我能收服这魔灵龙,实在是机缘巧合,与我自身修为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玄衣在一旁沉吟良久,此时忽道:“林公子,此事诡异迷离,倒并非是我们一口就咬定你是凶手!依我想来,若真是你杀了轻侯这孩子,此时必定是逃之夭夭,实在是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但令我们无奈的是,普天之下,唯有你拥有一只魔灵龙,而且依你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收服它!如此一来,这令人不解的事情就更多了,所以……”他说到这里,却是微微一顿。
  林小七道:“所以什么?大师不妨直言。”
  玄衣吸了口气,道:“这件事情疑点颇多,我们既不能仅凭一只魔灵龙就咬定你是凶手,但也没有理由就此放过你。所以我想请林公子跟我们回山,以便彻查此事!不知林公子意下如何?”
  林小七苦笑道:“我意下如何?大师这话问的可真有意思,我此时手无缚鸡之力,还有得选择吗?不过说实话,大师能如此做来,也算公道。正如你所说的,我身上疑点颇多,怎么看都像是凶手。你们不即刻就杀了我,已算是客气的了!”
  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又道:“也罢,这件事情就这样吧,说起来,郁公子的死与我多少有些牵连,尽一份力也是应该的……该怎么做,你们说吧。”
  众人听林小七如此说来,不由凑在一处小声的商议起来。
  片刻后,玄衣道:“你身有疑点,本来我们是打算用法器禁锢你的,但考虑到你已受伤,这个什么禁制嘛就不必了,不过……”他说到此处,看了一眼林小七手中的戒指,又道:“不过你得交出魔灵龙和你手中的这枚戒指。”
  林小七一愣,道:“你说什么?”
  玄衣咳嗽一声,道:“我让你交出魔灵龙和你手中的这枚黑玉戒指。”
  林小七心中不爽,冷冷道:“实在抱歉,我这人小气的很,自小又穷怕了,从来不敢将自己的东西放在别人身上,而且我也不喜欢别人在我身上动什么手脚……玄衣大师,我既答应跟你们回山,就绝不会反悔,但你们若执意如此行事,请恕在下不能从命!”
  玄衣又咳一声,正欲说话时,涟音子却冷笑道:“你以为此时还能由得你吗?”
  林小七亦是冷笑,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事确实是由不得我。不过在下的魔灵龙此时化做了一只簪子,而这只簪子此时正在这枚黑玉戒指里。不瞒几位说,这戒指本是天器,自有灵性。如果我不愿意,纵使几位力可通天,怕也是难让它易主!”
  他这话一出,园中众人眼睛都是一亮!刚才玄衣和涟音子、柳三娘商议该如何处置林小七时,柳三娘就提议先收缴林小七的魔灵龙,且她本是器宗高人,眼力自是不凡,一眼就看出林小七手上戒指绝非凡品。
  不过,这上阶天器本可内敛灵气,柳三娘虽然知道这戒指是件宝贝,却判断不出它的阶别,亦不知道是否为攻击形的法器。
  所以,她便建议玄衣缴了林小七的魔灵龙和这枚戒指,以防另生枝节。
  此时此刻,林小七一时气愤,竟是自己说出了这戒指的好处。几人听在耳中,不由面红心跳,眼中也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贪意!这三人本都是器宗高人,最是挚爱上阶法器,一旦闻听,便有痴迷之态。
  涟音子紧紧看向林小七,忽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小七奇道:“夫人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来历早已说明,并没有瞒你什么啊?”
  涟音子眼中光芒闪烁,沉吟片刻,忽冷笑道:“林小七,你可知道,这天器即便再有灵性,但当主人身死魂亡之时,便从此为无主之物!”
  林小七本是机巧之人,最善察言观色,他又如何听不出涟音子话里的意思?月色照来,他又见园中众人除了红泪,眼中皆有异样神色,心中更是了然!亦不由想起古三思的话来“匹夫无罪,怀碧其罪”!他心中郁闷,也有些后悔,怪自己一时气愤,竟是大意泄露了此事。
  他悠悠一叹,道:“各位心意已决,看来我再说什么都是无用了!”他说到此处,心中亦在考虑,所谓君子不吃眼前亏,自己是否暂忍这一时之辱,以保性命周全呢?留有青山在,不愁无柴烧,只要过了这关,将来说不定谁死在谁手里呢!
  玄衣见他叹息,知道他心中动摇,急道:“林公子,老夫可担保,只要你交出戒指,在此事没有彻查之前,绝不会有人动你一根寒毛。”
  他心中急切,竟也是失去高人风范,此时话中只提戒指,魔灵龙却忘的一干二净。
  林小七已存委曲求全之意,但听这玄衣开口闭口都是戒指,心生不屑,一掌拍向身边树干,冷笑道:“你既要,我便给,这天下乌鸦一般黑,想不到七贤居的高人也见不得别人的宝贝!”他这一掌拍出,使的正紫心剑诀中的一式,这一掌离身半尺,便化掌为指,轻轻地敲在树干之上。
  这一指轻落时,一股蒙蒙紫气忽然闪现,这碗口粗的树干竟是一折两断!
  林小七不由惊呆!他刚才一时激愤,一掌拍出时,便自然而然的使了一招紫心剑诀。
  他原以为自己经脉被毁,这一招不过徒具其形,而无其威,只适合用来泄愤。
  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心头狂跳,大呼意外!
  林小七看向自己的双手,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呢?我明明是将自己的经脉刺断了啊?”
  一幕来来的突兀,不仅是这林小七吃惊,园中众人都是惊讶不已!
  涟音子忽然身形剧烈颤抖,厉声道:“林小七,你还敢说自己是清白的吗?”
  林小七仍自恍惚,随口道:“我本就是清白的,有什么好说的?”
  涟音子怒道:“清白?好一个清白啊!你既是清白的,那这魔灵龙你该如何解释?你既是清白的,却又为什么要用苦肉计,让我师叔将你带了回来?不错,一只魔灵龙确实不能证明你就是杀害轻侯的凶手,但依你实力,又怎么可能同时拥有魔灵龙和天器?这只能说明你是在刻意隐藏实力!而你经脉被毁,本应是废个人,但刚才你却偏偏在无意之中使出一招紫心剑诀……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么你来告诉我,这许多的疑点你该如何的解释?”
  说到这里,她脸色苍白,眼中怒火燃烧,又道:“是了,是了,我明白了……一定是轩辕沐那老儿指使你这样做的!他必是与我七贤居有什么深仇大恨,自己却又不敢出面,便让你蒙蔽泪儿,讨得她的欢心。这一计得逞后,他为了自己不受牵连,亦是为了更好的隐藏你的实力,便与你故意演一出苦肉计,好让我师叔将你带回我七贤居!而你一来此处,立功心切,便先杀了轻侯,等以后再有机会,你便再杀红泪和我七贤居中的每一个人!”
  林小七见她说的荒谬,顾不上查探自己的经脉,苦笑道:“夫人的想像力实在令人叹服,如果事情真像你所说的这样,我又何必将这破绽一一暴露呢?这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涟音子厉声道:“休再狡辩,你若不说实话,我便立刻打上白云轩去。我倒要看看,是徒弟的嘴硬,还是师父的嘴硬?”
  林小七心道:“这样最好,少爷正恼轩辕老头太过无情,你去闹上一闹也不错。”
  他心中虽做如是想,但到底明白此事并非儿戏,嘴中却道:“夫人,我已答应跟你回去,就请不要多生枝节。”
  一旁玄衣虽觉此事颇多疑点,但事已至此,他心中也没有准数。
  沉吟片刻后,他忽又想起缥缈峰上大智者的话来,心中顿时涌起一股莫名的杀意来,他缓缓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们不可忘了,这姓林的还有一个朋友!既然神属之人已堕入魔道,那我们也只有除魔卫道,无须心慈了!”
  柳三娘点头道:“师兄也有此意吗?不错,如此混沌的局势,正要快刀斩乱麻!对了,这姓林的师姐昨日还来探过他,此人亦脱不了干系!”
  她这一言正是犯了林小七的大忌,林小七见她扯上楚轻衣,不由大怒,骂道:“老虔婆,你若敢惹我师姐,少爷必将你挫骨扬灰!”他心中激愤,全不顾自己根本不是别人对手,竟是破口大骂。
  他骂声未完,却瞥见一旁的红泪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倚在一棵树上,看她眼眸,竟是一片死灰!
  林小七顾不上再骂柳三娘,上前一步,扶住红泪,道:“红泪,我……”
  他话音未落,却见红泪死死地盯着他,道:“小七,我师兄真是你杀的吗?”
  林小七一叹,道:“这事与我实在没有关系,难道你也不信我吗?”
  红泪轻轻一笑,凄然道:“你要我怎么信你?我娘说的句句在理,我只问你,就连我也是在你的算计之内吗?”
  林小七一怔,不禁松开红泪双手,道:“我算计你?我为什么要算计你?你来想想,那日在龙阳城外的小道上,我是如何遇上你的?如果这也是算计,那么老……他岂不也是我的同伙?”他本欲说出燃孜来,但说到此处,忽见红泪双肩一颤。脸色愈发苍白,便不忍心再说,只含混的带了过去。
  林小七想起自己和红泪相识虽然短暂,但在不经意间,却将她看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是以一路陪她来这西驼,又替她背上天大的黑锅,却从未真正后悔过。
  依他性格,有如此举动,就连自己也感到吃惊。
  微微一顿,林小七又柔声道:“红泪,我自小孤苦,从没将自己的心思说过于别人听。但不知怎的,见了你之后,我便觉得亲切,不自觉的就将胸中的心思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必定做到,绝不会因为……唉,算了,事也至此。我也懒得再说什么了,我只问你,你到底信不信我?”
  红泪心中恍惚,她抬头看向林小七,在心中问着自己:“我该相信他吗?他若是骗我,那龙阳城外的一幕又怎么解释呢?即便是这生死关头,他仍念着对我的承诺,没有将燃孜说出来。如此真情真性,他又怎会骗我呢?可是……可是……我又如何相信他呢?娘说的话句句是实,万一他真是凶手,师兄岂不正是我害死的吗?”
  她思来想去,却终不得其解,忽抬头笑道:“小七,我刚才说了,我欠你颇多。且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和你相好,你既担了这名,那我便还你以实!无论这事你做是没做,我都和你在一起,是生便一起生。若是死,那便一起死,我不能让你死后还枉担一个名声……”
第三十二章
  林小七听她这话,轻叹一声,顿觉心中寂寂,暗道:“原来她也信不过我……唉,这天地虽大,竟找不到几个肯相信我的人!师姐若在,她必是信我,但她这信任倒更像是溺爱。我若胡闹起来,说雪是黑的,说不定师姐也会随着我说一个黑字。数来数去,倒是小胡那厮最是信我,只是这厮和我一样,是个异类,这信任更像是师姐常说的臭味相投……是了,是了,我生性顽劣。行事更是荒唐,没人信本是应该的,须怪不得别人……倒是红泪这丫头,虽不肯信我,但却肯陪我一道儿去死。在这世上,除了我师姐,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如此对我,也不枉费我替她背这黑锅!”
  想到此处,林小七不由淡淡而笑,心中又觉安慰,又想:“只是我自小孤苦,生死也没放在心上,我既替她背了黑锅,又怎么忍心让她陪我去死?也罢,认就认了,我坏事也没少做,也不在乎多这一桩。再说,我若坚持不肯认下,他们必定要找我师姐和小胡的麻烦,索性一肩担下,省得再在这里罗嗦!”
  一念及此,林小七一脸轻松,竟是抬头望月,而那一轮圆月此时已是渐黯,极远处的天边已露微白……
  林小七淡淡道:“事已至此,我不认也是不行了!不错,郁轻侯确实是我杀的,不过这事和其他人无关。昨夜我回到屋中,心想日后若是在七贤居长住,郁轻侯必定不会轻易罢休。他既能杀我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思来想去,便决定先下手为强,好让以后的日子再无烦忧!”
  涟音子冷笑道:“你以为如此说来,我们就会相信你吗?”
  林小七轻轻一笑,道:“信不信都由得你们,我话已至此,你们自己瞧着办吧。不过我劝你在杀我之前,最好是先安顿好红泪,她的性子你应该比我更了解……”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柳三娘已是潜至红泪的身边,反手轻按,将她点晕。
  涟音子冷笑道:“不用你在这卖人情了!你既然已经承认是凶手,那么索性自己了断吧,免得脏了我的手。至于你的那些朋友和同门,你且放心,最多明日此时,他们便会随你而去!你须知道,七贤居的人又岂是你这样的混混可以杀的?”
  林小七早知道她心存此意,冷冷相看,口气竟是意外的平静,道:“郁轻侯的死不过是个引子而已,你们也不必遮遮掩掩,我虽不知道其它因由,但也懒得管了!至于我的那些朋友、同门,你真要杀,那也由得你。不过我请你千万记住,以后行功安寝之时,千万莫要闭上眼!你一闭眼,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