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17部分

,心道:“这老兄虽救我一命,不过来历诡异的很,而且像块石头,不晓情理,我和他说这些做什么?”
  崖灰却道:“有梦也罢,无梦也罢,你今夜却是要小心一点,休要被梦魇迷住!”
  林小七正自生火,听了这话,不由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崖灰淡淡道:“还是那句话,过了今夜你便知道。”
  林小七已经习惯崖灰的敷衍,此时也懒得再问下去。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他将火生好后,又想戒指里还存有两只剩下的馒头,复取了出来放在火上烧烤,笑道:“老兄,咱们运气不错,我这还有两只馒头。烤好之后,你我一人一只,也算是一顿聚首饭了。”
  崖灰盘膝而坐,道:“谢了,我久不食人间烟火,你自己用吧。”
  林小七耸了耸肩,心中暗道:“你客气我福气,不吃最好……不过我倒是忘了,你是从冥界来的,自然不吃这人间的食物。啧啧,就是不知道,这冥界的人吃些什么,是油炸小鬼呢?还是干烙尸肉?”
  他正自胡思乱想着,崖灰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道:“若是想知道他们吃些什么,等你进了冥界便会知晓。”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崖灰淡淡道:“世间凡人亦有读心之术,又何况我冥界之人?你这人虽然聪明,心志也算坚毅,但心中常有旁骛,是以我轻易便能看穿你的心思。若是你行事专心一点,少一点胡思乱想,即便是我,也难看穿你的心思。”
  林小七见他说的正是自己弱点,不由叹了一声,在火边坐好,道:“你说得没错,我师姐就常这么说我。她说我若是肯用点功,玲珑阁的紫心剑诀我至少也能修到第九层,唉……”
  崖灰道:“紫心剑诀吗?这样的功法不修也罢。”
  林小七笑道:“你是冥界中来的,自然是看不上这样的功法。不过你要知道,玲珑阁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可紫心剑诀也算名满天下,每日里上玲珑山求轩辕老头拜师传技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
  崖灰却道:“我非是看不起紫心剑诀,你须知道,天下功法有高有低。有拙有妙,但无论哪种功法,只要修至极处,同样具有的大神通。只是功法再好,却修不得其法,不过荒废年华,倒是不修也罢!”
  林小七奇道:“我听你这意思……似乎是说我玲珑阁的紫心剑诀还算不错,但修炼时的法门却是错的,是也不是?”
  此时天色已是黑沉,这湖面上的雾气愈发浓郁,崖灰仰首看天。却见那天际幽暗,没有一丝半点的星光,原应是瓦蓝色的夜空仿佛也被这蒙蒙的雾气所遮掩。
  他吸了口气,道:“不错,我正是这意思。”
  林小七对修行一道本没有什么兴趣,但听到此处,亦是好奇,道:“崖灰老兄,你可不可以说的仔细一点呢?那轩辕老头一向自负,总是吹嘘这紫心剑诀如何如何的了不起,他若是知道这紫心剑诀确实厉害,但自己却修不得其法,想必要气得吐血……”他说到这里,心中不由暗喜,接着道:“你仔细地说与我听,日后若是有机会,我便拿去气那老头……嘿嘿,我倒要瞧瞧,到那时,他老人家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崖灰眼中隐隐闪过一丝不悦,沉吟片刻后,道:“你若总是心有旁骛,我说了也没用,倒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林小七一愣,随即苦笑道:“不错,不错,换了别人。首先应是想到如何钻研,我却毫不在乎,只想着拿来气人……唉,老兄你还是不说的好,我这人生来随性,不喜欢做的事情便不去做。得道成仙虽是大多数人的梦想,我却是毫不在意。”
  崖灰淡淡道:“为什么一定要成仙?成魔又有何不可?再退一步说,只要能自由翱翔与这天地之间,又管他成仙成魔?”
  林小七笑道:“这话我爱听,修道人中有我这样的混混,而修魔人之中也未必就找不出品行高洁的人。仙也好,魔也罢,终究都是凡人修来的……只要功法不太过阴损,我倒想试试魔道功法,听人说,魔功修来要比修道易成一些。”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又道:“是了,老兄,被你这么一说,我倒要说回去了。你刚才说玲珑阁的紫心剑诀本是好功法,但却没有找到修炼的好法门,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若是寻得了好的法门,那这法门算不算是捷径?又算不算是堕入魔道呢?毕竟只有魔功才是最易速成的啊!”
第三十四章
  崖灰凝视着熊熊篝火,面对林小七的疑问,却不答反问,道:“你来告诉我,在你心中,这世间什么样的功法才是最厉害的呢?”
  林小七皱眉道:“这我可说不出来,天下门派众多,各修各的法,实在是难以比较。不过,笼统一点的说,我觉得只要是能将别人打翻在地的功法就是好的功法。”
  崖灰点头道:“不错,无论是魔功还是道法,一旦对决,只有生者才可以说自己的功法厉害。而你们这些修道之人强自将分为什么器宗、剑宗和意宗,却是违背了这样的法则。”
  林小七奇道:“自古以来,似乎就是这么分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崖灰道:“你自己刚才也说过,只要是能将人打翻在地的功法便是厉害的功法,既如此,又何必分的这么细呢?你剑宗之人与人对阵之时,难道偏要用一把剑吗?而器宗之人除了法器,难道就不可以用别的方法吗?”
  林小七笑道:“原来你是这意思啊。这倒未必啊,我剑宗的人除了手中炼的这把剑,别的法器也是用的,而器宗之人也有使剑的。至于意宗之人,他们主修体内元气,一旦功力深蕴,什么东西到了他们手中,那都是杀人的利器!”
  崖灰淡淡道:“虽是如此,却终究有主客之别,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三位一体、同时修炼,是否会加厉害一点呢?”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你这话说来简单,但人力终有尽时,区区凡人,哪来那么多的精力呢?”
  崖灰愣了一愣,道:“这倒也是,我忘了凡人生命不过百年,即使修道有成,亦难过数百之限。”
  他顿了一顿,又道:“既然这样,这器宗、剑宗和意宗分来也是有道理的,与其贪多,倒不如专攻一样,只要参破玄机,一样可以得成大道。”
  林小七笑道:“对了,你说来说去,还没告诉我,玲珑阁的紫心剑诀究竟有什么速成的法门呢?”
  崖灰道:“本来是我想告诉你,这世间本没有什么功法的区别,吸天地之灵气。蕴体内之元气,存于意,发乎技,这才是最厉害的功法。不过我却忘了凡人的局限,也罢,既如此,我就换一种说法吧……我问你,你剑宗讲求的是什么?”
  林小七道:“自然是以武入道。”
  崖灰道:“那我再问你,既是以武入道,那你的武技又如何?”
  林小七呆了一呆,随即道:“相比较起来,我们这些修道之人因为内蕴元气,纵跃腾挪自是远远高于江湖上的武夫,但要真正说武技嘛……我从小到大,除了一套紫心剑诀的剑式,倒是再没学过其他的武技。”
  崖灰点头道:“这就是了,你既以武入道,却为什么不休习各类武技呢?”
  林小七笑道:“你真会说笑话,所谓一力降十会,那些江湖上的武夫即使有十个百个,又怎么抵得住我一招内蕴元气的剑势呢?那些武技,不过花巧的玩意,习来实在没甚用处!”
  崖灰淡淡道:“你只是和江湖武夫相比,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同为修道者。又有同样的功力,你与其对敌,若是你武技高深,是否会占上一点便宜呢?”
  林小七又是一呆,喃喃道:“这倒是啊……”
  崖灰又道:“武之一道,也并非就是花巧的招式,真正的武技正是由心而外,意达身至,它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修炼法门!你千万不可小瞧了……”
  林小七忽笑道:“我这人最是讨厌静坐冥思,这武技我其实倒是有点兴趣……依你之言,那我是不是要寻些什么武技上的秘籍来瞧瞧呢?”
  崖灰摇头道:“我刚才说了,武本就是道,它既是杀人的技法,亦是贯通意识与身体之间的法门……”微微一顿,他看了看天色,又道:“算了,时辰不早了,你先休息吧。你若是能从这沉羽湖安然的出来,以后时日便多,到那时你再慢慢琢磨吧……有些事情,只可意会,言不可传,我再怎么说你也是不明白的。你只须记住我今日的话便可以了,日后自会领悟。”
  林小七见他不肯再说,也懒得再问,这几日他连经奇变,身心皆疲,此时正有睡意。
  他打了个哈欠,就地一倒,道:“老兄,你不睡会吗?”
  崖灰眼色一黯,道:“我已有千年未曾入梦……你自去睡吧。”
  林小七见他神色有些波动,心中好奇,正想多问几句,但无奈睡意袭来,竟是就此朦朦睡去。
  崖会见他渐入梦想,不由喃喃道:“我本想提醒你,若是魇魔袭来,你须得心志坚定,不可自溃。但你若不是我要等待的人,我便是提醒了你,也没用处……无论天上地下,亦或是那虚无之处的冥界,又有谁能抵挡得了它聚集了万年的冤魂和凶灵呢?”
  天色愈渐黑沉,那一丛篝火也慢慢黯淡……
  狂风激荡,黑云沉沉,入眼处,是一片茫茫的荒原。
  这荒原中,除了几块嶙峋的乱石在这风中默默的趴伏着,剩下的便是那无尽的空洞。
  如这般的空洞,吞噬了这风,吞噬了这云,也吞噬了那仿佛曾经有过的些些生机……而这所有的一切,又都被一层漫漫的黄沙笼罩着,于是,这让人心生寂寥的空洞里,便又多了几分的凄凉。
  一人身着黑衣,兀立荒原,心中寂寂,他放眼环顾四处,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那狂风来时,掠起他身上衣袂振振,却掠不去他心中的疑问无数……
  黑衣人忽然迎风怒吼……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狂风依旧激荡,呼啸着将这吼声远远带走……
  “谁能告诉我,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这人继续倔强地怒吼着,但声音却渐渐嘶哑。
  不知过了多久,这人终是吼的累了,低了头,那眼中尽是些茫茫之色,颓然而立的身形也有着说不出的萧索。
  “你看见了什么?”在那沉沉的云端处,忽有声音幽幽的传来,这声音嘶哑低沉且又苍老,但在这漫天的风中,却依然显得清晰沉稳。
  “你是谁?是和我说话吗?”站立的那黑衣人抬头仰望,眸子里满是警惕之色。
  “不用害怕,我的孩子,告诉我,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黑衣人迟疑了一下,答道:“这里死气沉沉的,我……我什么都没瞧见。”
  “不,你看见了,你看见的就是这沉沉的死气……这死气不仅让你心生不安,还让你感到了恐惧,是吗?”
  “是,我此刻心中的确是怕的紧。”
  黑衣人紧紧地握住拳头,又道:“但我怕的不是这沉沉的死气,我怕的是终有一天,我也将成为这沉沉死气中的一部分。我……我不知道我从何处来,也不知道我该向何处去,仿佛自有了这天这地,我便站在了这里,这一站就是千年、万年,但我的心中却是茫茫的一片,便如这地上亘古自有的石头,虽是矗立万年,却无知无识……”他的声音越说越低,渐渐的,那高昂着的头颅也随着这声音慢慢地垂了下来。
  “你很想知道自己是谁吗?”
  黑衣人忽的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期望之色,道:“是,你可以告诉我吗?”
  “不,我不可以,答案只能靠你自己去寻找。”
  黑衣人轻叹一声,一脸的茫然,喃喃地道:“我纵有心去寻,可又该去何处寻找呢?”
  “迎着这风向前走吧,那风的尽头便是你要寻找的答案的地方了!”
  黑衣人急道:“风的尽头吗?那又是什么地方?”
  “风的尽头便是海,一片血红色的海……”那云端里的声音越说越低,渐渐逝去,未几,一阵狂风呼啸而过,终不可闻。
  黑衣人攥紧了拳头,眸子里光芒炯炯,自语道:“一片血红色的海吗?很好很好……”
  黑衣人向风中行去……他漫漫的走着,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他只知道。这一程走来,他原本寸长的胡子,现在竟已是长可及胸了。
  他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走多久,才能到达那风的尽头……可是这一切对他来说却并不重要,他只知道,无论如何他都要走下去。哪怕是磨穿了脚底,花白了鬓发,只要这风不尽,人不倒,他都要将漫漫的旅程继续下去……
  随着他的脚步,那荒原上的景色也悄悄的变幻,抬头望去。那云自飘飘,却不再是黑色,风依旧过,却不再是呼啸着让人窒息。
  身边也渐有草木的枯荣,也渐有虫鸟的啾鸣……眼见了这如斯美景,他终于停下了脚步。
  一骑忽自他身后疾驰而过,他抬眼望去,那马背上分明是一个俏丽的女子,那女子转头看了他一眼,咯咯笑道:“小七,你来追我啊!追上了我,我便请你吃稻香楼的炖羊尾……”她笑语嫣然,脸上七分亮丽,却自带着三分的促狭。
  黑衣人见了那女子容颜,自觉仿佛哪里见过,再听那笑声,心中暖意顿起,却又隐隐一痛。
  “她是在叫我吗?难道……难道我就是她口中的小七吗?”他痴痴地站着,口中喃喃的自语,他想去和那女子亲近。却又心生怯意,只听着那一串银铃似的笑声随风飘去,亦只眼见着那秀丽的背影渐行渐远……
  一骑已过,却又一骑忽至,这来的一骑是匹黑色的马儿。马上坐着一个形容落拓的男子,他身形伟岸,身着威武的铠甲,他一手执着缰绳,一手却拎着一把血迹斑斑的锈剑。
  这男子见了黑衣人,一声长笑,道:“主人,你倒好自在!行了这么些天,却才走到这里。”
  黑衣人一愣,刚要开口,那男子却道:“杀不尽的仇人头,饮不干的恶奴血!主人,你快些跟上,我在前面等你,来的迟了,便是一个也没得杀了!”说罢,却是口中长啸一声,一领缰绳,竟自走的远了。
  黑衣人不明其意,想了一想,终是迈步又漫漫行去……
  风终于渐渐的歇止,黑衣人站在一处山头之上,默默的望着远处的一座城堡,心中满是狐疑。
  “风停之处,自然就是风的尽头,可是那片血红色的海呢?还有……还有那自言在前面等着自己的男子呢?”
  他放眼望去,只见那城堡上旌旗林立,刀枪明亮,却分明是一副战时的模样。
  再仔细瞧时,在那城头上众多的兵士中间,立着两个威风凛凛的汉子,一人全身盔甲,另一人却是长衫结束。
  这两人立在墙头,俱都是眼望前方,两人脸上虽是坚毅刚强,但眸子中又都有着说不尽忧虑之色。
  黑衣人正自观望,却听一声长号凄厉响起。
  那长号声起之处,涌出无数的魔怪,这些魔怪各成方阵,口中呼呼有声,一齐朝那城堡行去。
  他们每一脚踏下,都砰然有声,不仅扬起漫天的尘土,更让这脚下的大地隐隐的颤动。
  那城头上穿盔甲的汉子忽地长笑一声,随手从旁边的兵士手中夺过一杆长枪,纵身跃起,稳稳地站在墙垛之上。
  他立了一刻,见城下魔怪逼近,又是一声长笑,竟自从城墙跃下,如一只大鸟般飞向那些魔怪。
  那城头上穿长衫的汉子见状,将手一挥,立时便有兵士展动军旗。又听劈啪一声,一只黑箭破空疾升,复又爆裂,散出一蓬红光。
  随着这黑箭爆裂,在那城下无数魔怪的身后竟又涌出一彪人马,制式军服与那城头上的兵士却是一般无二。
  那汉子再次挥手,脚下城门立时打开,城门开处,马蹄轰隆,涌出来的却是数千的骑兵。
  不过片刻,这三处人马立时杀到了一块,只听长号声、战鼓声,以及那马嘶人吼声汇成一处,竟和成了这天地间最是让人惊悚的杀伐之声……
  长枪过处,如刺败革,只发出“扑”的一声……
  刀剑掠空,却是金铁交鸣,铿锵声起……
  有人刺枪,枪入敌身,却听哧啦一声。枪尖已是被对方的骨缝牢牢的夹住,再抬头时,却望见了天,望见了地,那未曾闭上的眸子里最后看见的却是自己仍自矗立着的尸体……
  有人挥刀,刀过之处,血肉横飞。遇枪枪断,遇盾盾裂,遇人人亡……也不知砍断了多少的枪,亦不知砸裂了多少的盾,这一刀下去,又是一个大好头颅坠落尘土。
  杀的痛快,自要仰天长笑,却不防那头颅断处。喷出一腔的热血,这血过之处,蒙了那刀。也蒙了这眼,另一把刀掠空挥过,笑声立断……又是一个大好的头颅坠地,又是一腔的热血喷洒……
  亦有人舞剑,这剑轻灵飘逸,锋过之处,无声无血,见着的只是敌人临死前那眼中绝望的目光。
  剑饮了血,招势再出时,更加的诡异。只是这剑却显然是单薄了些,砸在了盾上,便缺了一块。碰在了刀背上,却又裂开了一道缝,如此循环往复,这轻灵飘逸的剑却终剩下了剑柄……没有剑,舞剑人心头茫然,刀砍枪刺,及至其体,他却只凄然一笑……
  血!漫天的血!纷纷洒洒都成了雾状,这蓬洒落,那蓬又起。混着那漫天扬起的尘土,竟是遮住了这天,覆住了这地……
  吼叫!连天的吼叫,是杀敌的时发出的威慑,亦是垂死时发出的挣扎……
  黑衣人站在山头,双拳紧攥,脸色一片煞白。这生与死与这沙场之中,竟是如此的简明,只是一枪,亦不过是一刀,如此而已……这几十年丨乳丨汁粥饭造就的身躯只一瞬间,便渺渺魂去,惟余一堆冰冷且残断的肢体!
  黑衣人忽然跪了下来,他死死的扼住咽喉,强忍着心头阵阵而来的恶心。不过片刻,却终究是忍它不住,闻着那远处传来的阵阵血腥,他终于是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随着腹中的秽物吐完,那充满胸臆的腥味却仍自未去,再吐时,却只有那既腥且臭的胆水了。
  号声渐逝,战鼓渐止,黑衣人再抬头时。那城下的杀场却是一片死寂,这一场不知是几千几万人与魔怪之间的混战就在黑衣人低头的那片刻间,却是无声无息的歇止了。
  再瞧时,黑衣人心中惊骇,那城上城下死气沉沉,竟是没有一个活人!
  黑衣人收敛心神,缓步走下山坡,向那城堡行去。
  一路行来,只见满地的人尸马尸,俱是缺手断腿,竟没有一个是囫囵完整的。
  靴子踏在地上还未曾凝固的血浆里,亦是发出难听的咕唧之声。
  终于走的近了……
  黑衣人的心中似已麻木,他眼光木然,面色苍白,只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此时此地,除了他自己和那仍自伫立着的城堡,那片刻前还在相互厮杀的人们都已匍匐在地,无声无息,仿佛已是沉沉睡去……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这死原来却是如此的简易,就如发了一场梦而已,只是从这梦魇中醒来时,又是身在何处呢?”黑衣人漫无目的的四处望着,心中寂寂的如是想着。
  眼光转处,黑衣人心中忽然猛地一抽,那不远处的地方,竟还有一人兀自站立着!
  再瞧时,这人竟是那身穿盔甲、手执长枪的汉子,只见他怒目圆睁,满身血污,前胸后背也不知插了几十几百根的箭矢,却已是死去多时。
  只仗着那杆牢牢插在地上的铁枪,这死不瞑目的汉子竟仍自站立着,虽已死,但他眼中的怒火却依旧熊熊……在他身旁又躺着一人,身着长衫,面色宁静。全身上下并无血迹伤痕,只在眉心处直直的插着一根黑箭,他的眼也未曾闭上,眼中神色无怨无悔,只静静地瞧着身边站立着的汉子……
  黑衣人心中忽如重锤敲击,一阵疼痛袭来,仿佛整个心都在抽搐……他不知道这死去的两人是谁,可是他却知道那一人眼中熊熊燃烧着的怒火和另一人眼中的无怨无悔,已深深刺入了自己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
  他心痛欲裂,他仰头怒吼!
  阵阵怒吼中,那雄伟无比的城堡忽然开始坍塌,隆隆声中。城墙裂,城门碎,不过片刻,映入眼帘的只有那残垣断壁和那如山般的碎砖裂瓦……其时,竟有风来,亦扬起了阵阵的沙尘……
  风过时,枪杆腐,刀剑锈,那满地的残尸也都化成了森森的白骨……
  黑衣人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这短短一瞬,却有如过了千年,那片刻前还在耳中响起的杀伐之声此时寂寂,那片刻前还在眼前纵横的将士此时渺渺……还剩下什么?是了,只剩下这风,只剩下这土,还有这即将为尘为土的森森白骨……
  这苍茫的大地上,黑衣人踽踽独行……每到一个地方,他心中的那份恐惧便愈盛,所至之处。已见城镇,但城镇里却是瘟神肆虐,疫病横生。
  这所谓的城,所谓的镇,也不过都是些旧时的称谓。所见之人,十之七八死于瘟疫,剩下的已是背井离乡逃难而去……这里不过是一座座巨大的坟冢而已!
  再行下去,却又是赤地千里,遍地饿殍。
  所见之人皆是面黄肌瘦,摇摇欲倒,眼中满是绝望之色……
  有死去的妇人敞了怀倚门而坐,手中却仍自抱着个婴孩,那婴孩紧闭了双眼,只死死的抱住那妇人的丨乳丨房,在那干瘪的丨乳丨房上用力的咂吸着。
  吸得久了,奶却是没有,只从那被婴孩牙床磨烂的丨乳丨房上渗出丝丝的鲜血。那血一入口,婴孩立时咿呀出声,更是大力的咂吸起来……
  亦有人是面色红润,满嘴的油腻,只是从他眼中露出的光芒却是疯狂而又诡异。这般的人专在那坟茔间游荡,他们生好了火,支好了锅,只等着从那新近垒好的坟茔里寻得一块可以果腹的肉食……
第三十五章
  沉羽湖畔,林小七大叫一声,从地上翻身坐起。
  他神色萎靡,全身冷汗淋漓,他呆呆凝视着身边一堆兀自散发着袅袅青烟的灰烬,不禁喃喃道:“这是哪里?”
  一旁的崖灰紧紧地盯着他,道:“你醒了吗?”
  林小七一惊,待抬头看见崖灰后,方才恍恍想起自己身在何地。
  崖灰又道:“你在梦里瞧见了什么?”
  林小七抬头看天,此时天已大亮,但那天际依旧是蒙蒙一片,极目时的景色便仿佛那梦里的去处……他轻轻一叹,却又发觉眼角竟有一滴残泪,伸手抹去放在嘴边尝时,竟是又苦又涩。
  他喃喃道:“原来这竟是一场梦吗?”
  崖灰的语气竟是难得的柔和,道:“是梦亦非梦,你告诉我,你究竟见到了什么?”
  林小七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锈剑,苦笑道:“我见到了你,见到了我的师姐,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他们……他们率领着一队兵士正和不知哪里来的魔怪拼命厮杀!还有一些古怪的去处,那里……那里……”他说到这里,想起梦中那灰暗的色调,吸血的婴孩和食人的疯子,心中一窒,竟是再也说不下去。
  崖灰眼中却有异样的神采,他长长吸了口气,缓缓道:“你都见着了吗?很好,很好……”
  林小七忽道:“你刚才说这是梦却又非梦,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这是梦,那么该如何来解这梦,如果不是梦,那它是因何而生,又是从何而来?”
  崖灰缓缓道:“这的确是梦,但它也是记忆。”
  林小七皱眉道:“记忆?可这梦里的很多人和事我从未见过和经历过啊?”
  崖灰道:“这记忆有你的,也有它的……你的记忆来自与你的恐惧,而它的记忆却是来自与数万年的积累!”
  林小七奇道:“他?他是谁?他怎么又会在我的梦里?”
  崖灰解释道:“是它而非他……昨夜的梦魇是一种召唤,也唯有真正的宿主才可以听见它的召唤!”
  林小七喃喃道:“召唤?难道你说的它就是大周天剑吗?”
  崖灰点了点头,又道:“过了这一夜,我似乎应该要恭喜你了……”
  林小七忽摇头苦笑,道:“可是这样的召唤未免太可怕了一点……崖灰,你刚才说我梦里所见到的大多是它的记忆,那么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我所见到的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呢?”
  崖灰缓缓道:“不错,的确都是曾经发生过的。”
  林小七道:“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它的记忆会让我心疼呢?你要知道,在梦里,我觉得它分明就是我!”
  崖灰吸了口气,道:“它本来就是你,你本来就是它!你既是它的宿主,就要有勇气承受它所经历的一切,而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林小七笑了一笑,这笑容中竟有一丝的萧索,他道:“可这样的经历也太沉重了,我怕我承受不起……我不知道,它给我这样的记忆,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呢?我梦里见到的一切全是杀戮、饥荒和血腥,难道它万年的经历除了这些,就再没有其他的记忆了吗?”
  崖灰微微沉吟,道:“大周天剑的本身其实只是凡铁,可正是因为它经历过太多的杀戮和血腥,亦造下了无边的杀孽,这才有了今日的它————一柄汇聚了数万年的冤魂和凶灵的至尊凶器!有它在手,鬼神不忌,只要你心中的意识能融合它万年的记忆。真正唤出沉睡已久的剑灵,这天上地下,神殿冥界,就再没有你去不得的地方!”
  林小七却叹了口气,喃喃道:“这话听了倒是让人向往,只是真到了那时,却不知道剑为人奴,还是人为剑奴?”
  崖灰一愣,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就它,它就是你。你若能唤出剑灵,那便是人剑一体,从此再无分别。彼此间并没有奴仆一说!”
  林小七撇了撇嘴,道:“倒仿佛你见过一样,你敢确信自己说的话不会出错?”
  崖灰眼中忽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自己见过吗?从那记忆的尽头,他漫漫行来了数千年,如若不是那抹不去的记忆,还有胸中一点时刻燃烧着的暗火,他又何须站在这里?
  冥界中的亡灵即使不愿轮回,在那幽冥之所亦不过生存数百年,少有如他这般数千年不灭的。
  他不仅不灭,更是因为那一点暗火的不灭,因此变的愈发的强大!只是这样的强大在他看来毫无意义,与这世界他无欲无求,他只想在某一日能重回那记忆中的圣地!
  崖灰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声,低声道:“我自然是见过的,我不仅见过,而且也算是亲身经历过。不过……不过我要提醒你,我所见到的并非是我所期望的。实话告诉你,你若不能唤出剑灵,终有一日你会魂飞魄散,变成这凶器的一部分。也正是你所说的人为剑奴……”微微一顿,他又道:“这话我本不应说的,但又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不瞒你说,正是有了大周天剑历代宿主的冤魂,它才变的如此可怕!”
  林小七见他忽然叹息,不由吓了一跳,他再没想到,眼前这如岩石一般坚硬的人竟也会叹息。
  他本想问崖灰,他所见到的究竟是什么,但看到崖灰表情时,便知道自己问也是白问。
  微微沉吟后,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究竟有没有人唤醒过这剑灵呢?”
  崖灰缓缓道:“没有……至少在我等待的这数千年里,还没有人能真正唤醒过它!或许,人剑合一只是一个传说,而它所谓的等待亦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林小七皱了皱眉,道:“那我这一去,岂不是送死吗?”
  崖灰淡淡道:“你害怕了?”
  林小七笑道:“老崖,你不用激我,如果我真是它的宿主,那便是逃也逃不掉的!事已至此,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由得老天怎么安排吧。”
  崖灰一愣,道:“你叫我什么?”
  林小七道:“叫你老崖啊,莫非你嫌这称呼不好听,将你叫老了吗?”
  崖灰忽闭了眼,喃喃道:“不是,这名很好,只是我很久没听人这样叫我了……”
  林小七伸了个懒腰,复站起身看向茫茫湖面,笑道:“原来以前也有人这样叫你吗?如此看来,你和我倒真有些缘分……哎,对了,老崖,现在天已大亮,我也懒得再等什么了。你告诉我,我究竟应该往何处去,才能找到大周天剑呢?这说话间,怕就有人要赶来这里了……”
  崖灰道:“昨夜我已在这周围布下禁制,寻常的魔、道难以靠近,你且放心地去吧。”
  林小七伸手鞠了捧湖水,道:“往那里去?莫非你让我跳进这湖里不成?”
  崖灰嘴角仿佛撇出一抹笑意,却是默然不语。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老崖,难道这剑真就藏在这湖里?”
  这湖水淡青,但一眼望去,内中浑浊,视线绝穿不过一尺的距离。
  而林小七虽自小生与水乡,颇识水性,但这湖水不比寻常河湖。便连一片羽毛也沉的下去,纵有几分水里的技巧,那也是枉然。
  再说林小七从未习过闭气的功法,他体内元气最多够他在这湖水中支撑半个时辰而不至溺毙。
  但这沉羽湖一眼望不到头,那大周天剑更不知藏在这湖内什么地方,他这一下去,那便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林小七本想指望崖灰指点一二,但再问几句后,崖灰却始终不肯开口,只默默的望向湖水。
  林小七怒道:“老崖,咱们现在总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为何不言不语?”
  崖灰淡淡道:“你心中明知路径便在这湖中,又何必多问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