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19部分

往同为一个。
  但这其间有逆向与顺向之分,正则为生,反则为死。为生门时,死物若无生物做寄所,绝难进入,反之亦然。
  林小七再看了一眼湖底的白骨和石块,心中暗道:“这些东西不正是死物吗!难道这湖底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而这口井就是这阵法的阵眼、又或者说是这阵法的生门?不过,生门也好,死门也好,总是要身在阵中时才可得见的啊。依这周围环境来看,倒不像是一个阵法啊?”
  他想了一想,却终不得其解。
  随即却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法子……他先在掌心吐了口元气,使其形成一个馒头大小的气泡,再加持了从古无病那里学来的堕重术,让这气泡不至升起。
  做完这些后,他又从怀里取出一只金蝉小心的放入其中,再慢慢送入井口。
  在他想来,这里如果真是一座阵法,那么这井必然就是进出其中的阵眼,也尽管这样的设置似乎背离了阵法的原理。
  但自己身处湖底,左右都是技穷,还不如试上一试。
  如林小七所料,这湖底之井似乎真就是一个阵眼,他刚将金蝉放入井口,一股巨大的吸力就将这包裹着金蝉的气泡吸了进去!而这气泡下沉了不过几尺便自破裂,化成无数细小的气泡在林小七面前冉冉升起,往湖面浮去。
  林小七心中暗道:“这果然就是一个阵法中的生门,凡是生门,可出不可进,看来这湖底倒是一个巨大的阵法了。”
  他又仔细看了一眼这湖底,却怎么也瞧不出来哪里有阵法的迹象。
  他心中又有些犹豫,自己到底是进不进这口井呢?瞧这井边的无数白骨,一旦进去,怕是危险重重。
  如若不进,这井却分明又是这湖底唯一能寻得端倪的地方!
  沉吟片刻后,林小七终是决定闯上一闯,既是生门。至少一时半刻总是死不了的,自己好不容易闯到这里,若是半途而废,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他一念及此,也再不多想,轻摆双脚,拔起身躯,便朝这井中钻去!
  林小七刚一入这井口,便如他所料,一股巨大的吸力自下传来,瞬间便将他吸入井底!只是这井底亦仿佛无底深渊,林小七的身体急速下坠了小半炷香的工夫,双脚却仍是没有落到实地!而他原本清晰的视线也愈渐模糊,最后终于是陷入到一片绝对的黑暗中……而就在这时,一股睡意也渐渐袭来!
  这井中之水本和湖底之水一样,浑浊而阴寒,但林小七越往下沉。便越觉得这井水愈发的温暖,他身居其中,睡意渐浓,便仿佛小时躺在母亲的怀抱中,极是舒坦!他心知不妥,用力一咬舌尖,企图使自己清醒过来。
  但这一招不甚管用,虽有短暂清醒,但不过片刻工夫。那睡意更是汹汹而来,到了最后,他竟是连张嘴的力气也没有了……终于是在这温暖的井水之中沉沉地睡去!
  他这一睡,却不知道睡了多久,及至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的周围再无井水,似乎竟是回到了湖面!
  “这是什么地方?我在那井里到底是晕了过去,还是睡了过去呢?难道……难道我又回到了湖面上吗?”林小七躺在地上,扭头朝周围望去,入眼处。却是一片春意盎然的花草树木,再往远处看,周围青山绿水环绕,似是一个山谷的所在。
  这里天高气爽,景色极美,与沉羽湖的景色决然不同!
  林小七暗自调息,发现自己除了全身赤裸却并无损伤后,便一跃而起。
  他心中清楚,这里既然不是沉羽湖,那么就说明自己没有走错地方,大周天剑必定就在这山谷的某处。
  现在看来,那沉羽湖底的井也未必就是什么阵眼、生门,说不定就是一个颇为古怪的通道。
  玲珑阁中的典籍有记载,在这世上有许多未被人发现的仙家居所,这些地方或是得道之人飞升前潜修的地方,又或是天上仙人来这凡世暂住的居所。
  凡此类场所必有难以发现的隐秘通道,那湖底之井想必不外如是。
  林小七认定这里就大周天剑出世的地方,当下不再多想,仔细观察起这山谷里的地形来。
  这山谷内花草掩映,景色极美,但让他奇怪的是,这般美丽的地方竟全无一丝一毫的灵气。
  天地间的灵气,总是在这类的山川之地聚集的多一点,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这也是修道、修魔者为什么喜欢在山中修行的缘故。
  在这山谷的尽头似乎有一片茂密的树林,远远望去,在那树林中竟有淡淡青烟升起。
  林小七一呆,暗道:“莫非自己真是回到了湖面之上吗?否则这里为什么会有人烟呢?”
  他心中大奇,从戒指中取出剑,又再次唤出战甲附身,然后朝那树林行去。
  等行到树林之前,他才发现,这树林中的树木并没有先前看的那样茂密,不过株行之间却颇为整齐,倒像是什么人刻意种下的一样。
  林小七继续慢慢向前行去,透过稀疏的树木望去,在前方不远处。果然有着一座茅屋,而在这茅屋之后,更有淡淡青烟升腾。
  林小七不由精神一振,心道,不管这是什么地方,经过这一番折腾,总算是有一点头绪了。
  看这茅屋似有人住,林小七也不敢太过唐突,收了长剑。又从戒指里取出一件长衫穿上,然后走上前去,轻敲柴门。
  “请问屋中有人吗?”
  这柴门忽‘咿呀’一声打开,从屋中走出一个布衣老者,这老者行出门外。看了一眼林小七,忽然鞠了一躬,道:“剑主您终于来了,剑奴未曾远迎,失礼了。”
第三十八章
  林小七吓了一跳,他早料到这屋中有人,却没想到是一老者,更没想到这老者一见面就朝自己施礼,更是口唤“剑主”以奴仆自居。
  他连忙还礼,道:“老先生莫要折煞了晚辈,小子姓林名小七,敢问老先生如何称呼。再请问此地究竟是何所在?”
  老者道:“剑主既然已至此地,难道还猜不出这是什么地方吗?”
  林小七想起这老者称自己为剑主,心中不由一跳,道:“难……难道这里就是大周天剑的寄身之所吗?”
  老者点头道:“正是。”
  林小七心中一喜,他本以为要想找到这大周天剑的寄身之处,须得吃上一番苦头,经过一番周折。
  却没想到,自钻进那湖底之井后,这大周天剑竟是来的全不费功夫。
  他心中喜悦,但面上却仍是沉着,道:“原来这里果真就是大周天剑的寄身之所,那老先生您是?”
  老者道:“剑主,我无名无姓,乃这剑的奴仆,剑主叫我一声剑奴就可以了。”
  林小七笑道:“这如何使得?老先生年纪长我太多,我须当执晚辈之礼,我为主,你为仆,这万万不可……”
  剑奴却淡淡道:“剑主没有听清我的话,我名为剑奴,你亦可如此称呼我。但请剑主千万记住,我只是这大周天剑的奴仆,却不是你的奴仆。在剑主没有唤醒这剑中的灵魄时,你与我之间并没有真正的主仆的关系,所以你也不必介怀。”
  林小七不由呆了一呆,竟是没能太听明白这剑奴话里的意思,听上去倒和崖灰的口吻差不多。
  但转念一想,管他什么主不主、仆不仆的,这老头说什么便是什么,此时大周天剑还未到手,且由着他了。
  再说这老头说他与自己并无主仆之份,自己倒省的假客气了。
  他一念及此,又道:“那请问剑奴老先生,为何你一见我,便称我为剑主呢?难道我真与这大周天剑有缘吗?若是有缘,那这缘分又是以什么为标尺的呢?”
  剑奴淡淡道:“你来之时,应该见到这莨蛉幻镜外的万千白骨了,你若非有缘,此时早成这其中一份了。”
  林小七暗道果然如此,他初见了那井边白骨时,就已隐约猜出其间原由。
  他又道:“这里原来叫做莨蛉幻镜吗?请问剑奴老先生,难道只要有人进了这莨蛉幻镜,就必是这大周天剑的主人了吗?也不管这人是道是魔,是奸是忠?”
  剑奴道:“你说得不错,无论是什么人,只要他走进这莨蛉幻镜,剑奴便会将大周天剑交与他。剑奴不经人世,不懂什么道与魔,也不知道什么是奸是忠,剑主后面的问题,恕剑奴无法作答。”
  林小七见他口口声声自称剑奴,心中不由好奇,道:“那请问老先生你从何处来的呢?你既然自称剑奴,想必守候这大周天剑有些时日了吧?”
  剑奴道:“有多少时日吗?这我倒是早忘了。不过剑主想知道我是从何处来,这在简单不过了……剑主,你请跟我来,我引你去见我的来处。”
  他说完这话,微一躬身,便引着林小七朝茅屋后走去。
  林小七跟在他的身后,心中自是疑问多多,比如自己既然是这大周天剑的剑主,那么为何此时仍不见大周天剑的影子?又比如大周天剑究竟从何而来,其中又蕴藏了多少的秘密?他心中疑问颇多,想一问为快,但这老头脚步极快,林小七紧紧跟着,竟是无暇开口。
  转过茅屋后是一片绿色的草地,剑奴领着他行了一会,忽的站住了,复用手指向这草地中的一块黑色的巨石,道:“这便是我的来处。”
  这一块巨石黝黑,石上斑驳嶙峋,显得有些狰狞。
  林小七仔细看了一会,心中疑惑,道:“这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怎么成了你的来处?”
  剑奴道:“这石头并非是我来处,请剑主再仔细地看看。”
  林小七凝目瞧去,忽见这石顶之上竟是插着一把黑色的剑!这剑的剑身大部分没入石中,只留剑柄在外,再加上这剑的颜色极黑,混在这黑石之中,竟是让人难以一眼发现。
  林小七心中狂跳,他已经隐约猜出这剑的来历。
  这老者既然自称剑奴,而自己又是所谓的剑主,那么这剑岂不正是……他深深吸了口气,按捺住激荡的心情,看向老者,道:“老先生,莫非这就是大周天剑吗?”
  剑奴点头道:“不错,它就是大周天剑,也正是我的来处。我因它而生,也因它而存,它经历百世,我亦活了万年……”
  林小七惊讶道:“原来你竟不是……不是肉身?”
  剑奴道:“肉身焉能存世万年?我不过是这剑中灵魄外在的延续罢了。”
  林小七点了点头,他虽然仍不明白这剑奴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但这世上奇事太多。比如说崖灰,他本是亡灵,却又拥有真身,这本就是一种矛盾。
  若是样样问来,再样样钻研、想要彻底的弄个明白,怕是活上两世也不够这时间的!再说了,有些事情本就玄妙,即使问来,怕这些当事人自己也弄不明白,这问了多半也是白问。
  林小七凝视着石上的剑柄,喃喃道:“这剑竟是黑色的吗?”
  剑奴却是反问道:“它是黑色的吗?”
  林小七道:“难道不是吗?不过这黑色倒有些古怪,竟是没有丝毫的光泽,而且一眼瞧上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有一种隐隐的心悸。”
  剑奴淡淡道:“请剑主再仔细地瞧瞧,你且看看它究竟是不是黑色的。”
  微微一顿,又道:“在这远处是看不真切的,剑主不妨走近些看,而且不要用你的肉眼,走近时,倒是可以闭上双眼去瞧。”
  林小七奇道:“闭上眼睛?”
  剑奴点头道:“不错,闭上你的肉眼,用你的心眼去瞧。”
  “心眼吗?”林小七喃喃自语着,他上前几步,复又拧身一跃跳上了黑色的巨石。
  这一刻,林小七离这世人梦寐以求的大周天剑不过尺许的距离,只需一伸手,他便可以将这天下第一凶器握在手中。
  但不知为什么,当他离这剑越近,心中便越觉得沉重,而先前的那份喜悦也荡然无存。
  他深深吸了口气,依照剑奴的吩咐闭起了双眼,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在刹那间充斥了他的胸臆!这血腥气极浓极烈,其中又藏有无尽的戾气!这一刻,林小七恍然明白,他忽的睁开眼,惊骇的指着大周天剑,道:“它……它……”连说了几个“它”字后,因为那浓烈的让人恶心的血腥之气,林小七竟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剑奴道:“它还是黑色的吗?”
  林小七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看见了,这剑果然不是什么黑色的。它分明就是由无数的鲜血染出来的,血本红色,但历久愈多,再加上年限久远,竟是变成了这黑色。”
  剑奴点头道:“剑主明白就好了……剑主,你此刻还有什么疑问吗?”
  林小七沉吟片刻,道:“要说疑问,我胸中实在太多,但一时半会,我竟是想不起来该问些什么。而且有些问题即使问了,怕你也是难以做答。比如说,这剑究竟从何而来,它有怎样的经历……如果我问了这些问题,你能一一解答吗?”
  剑奴道:“我确实无法一一作答,但请剑主明白,当你真正拥有大周天剑之后,你心中的疑问自会慢慢解开。”
  林小七点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就没什么疑问了。请问老先生,我既是这剑的剑主,那我现在该怎样做呢?是不是将这剑拨出之后,它便从此归我了?”
  剑奴道:“在这之前,剑主须以血饲剑,与大周天剑定下血契。”
  林小七一呆,道:“以血饲剑?这……这要怎么做呢?”他一听这“饲”字,便以为要耗费甚多血量,是以心中略微有些紧张,生怕眼前这老头让他放出一半的血来。
  剑奴道:“这个简单,你只须滴一滴鲜血在这剑柄之上就可以了……”顿了一顿,他又道:“大周天剑以血为食,这才铸成千古第一凶器!它此时沉睡经年,正是需要以宿主的鲜血来唤醒它。”
  林小七心中大安,笑道:“才一滴鲜血吗?这个容易。”
  当下再不怠慢,用牙咬破中指,挤出一滴鲜血小心翼翼的滴在剑柄之上。
  这一滴鲜血滴下后,大周天剑原本黝黑的剑柄顿时泛起一道眩目的红光,那滴鲜血化成一道细线蔓延而下,直入石中的剑身。
  继而,这巨石也微微晃动,发出阵阵碎裂的啪啪声。
  剑奴忽然一声断喝,道:“剑主,此时不拔,更待何时?莫要错过了凶器出世的时机!”
  林小七听了他这一声喝,哪还敢怠慢,一伸手牢牢抓住剑柄,再一运力,就欲将这天下第一凶器从巨石中拔出来!
  但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悲哀忽从他心底涌出,脑中亦有无数闪念!恍恍中,他似乎又回到了那夜在沉羽湖畔的梦境里……那无尽的杀戮,无尽的血腥,还有那永无止境的奔波……这所有的一切仿佛是梦魇,但林小七却分明感觉到了真实,从脑海里闪现过的每一个人。他都能叫出名字来,从眼前掠过的每一件事,他都能清楚地说出根由!这一切的一切,竟仿佛是他亲身经历过的!
  只是这经历的事,经历过的人,却又发生在不同的世界和时间里。
  有远古游牧族人之间的战争,有洪荒人兽之间的搏斗,亦有那不知名的地方的奇异的生物之间的厮杀……但这每一桩、每一件却都是悲剧,这里只有死别,却没有重逢,这里只有杀戮,却没有恩泽……
  林小七的心剧烈地跳着,但与这狂跳的心所不同的是,这一刻,他的胸中却是死灰一片!他默默地问着自己,既然这万年的经历都终归死寂,那这生又有何欢,死又何惧?这一瞬间,他竟已是泪流满面!
  剑奴见他面上泪水纵横,形容扭曲,又是一声断喝:“此时不出,还待何时?这剑以血为食,以魂为灵,你身为剑主,岂能被它奴役?”
  这一声喝如当头一棒,林小七心中顿时警醒,将牙一咬,忽地发出一声嘶吼,将这巨石中的剑生生拔出!
  剑一出石,天地间顿时电闪雷鸣,晴空中竟是落下瓢泼大雨。
  而此时的林小七已是筋疲力尽,在那巨石上再也站立不稳,身体晃了两晃,竟是一头栽了下来。
  一旁的剑奴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他,然后平放在地,道:“恭喜剑主与大周天剑定下血契。”
  林小七抹去脸上雨水,摇晃着站了起来,苦笑道:“老先生,有此一遭,我就真成了这剑的主人了吗?”
  剑奴却是摇了摇头,道:“你此时只能说是这剑的宿主,还不能说是主人。”
  林小七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应该是说,在没有唤醒剑灵之前,我最多也只是这剑的保管者……”他说到这里,由想起刚才的一幕,叹道:“早听崖灰这样说过……唉,刚才若不是你大喝一声,我怕是要被这剑掳走魂魄了。真不知道,我得了这剑,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剑奴淡淡道:“福也罢,祸也罢,这都是你命中注定的。这剑既已出世,那就请剑主竭尽全力唤醒这剑中灵魄……这万余年来,如你这般的剑主我已见过数十个,但每一次的结局却都是一样。我虽是剑奴,本因这剑而生,但围绕着这剑的所闻所见却始终一样,如此周而复始,亦是有些厌倦了。”
  顿了一顿,剑奴又道:“你曾问我从何而来,我告诉你我是因剑而来,其实我知道,你真正想知道的是我因何而在……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我的存在其实就是为了等待,等待一个结局,亦是等待一个开始。今日的你就是一个开始,而当你再见到我时,却意味着一个结局。而我却厌倦了这样的结局,所以,当你从这走出去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林小七胸中了然,这老者说的虽然隐讳,但话中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
  说白了,所谓剑奴不过就是一个守墓者,而这幻境就是这大周天剑的剑冢,周而复始、来而又往,当执剑者不能唤醒这剑中灵魄时,便反成了这剑的灵仆,而到那时,这剑奴便又开始一个新的等待!
  林小七心中黯然,真得了这大周天剑后,他的心里竟全无喜悦之感。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剑,道:“那么我现在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话未说完,他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原来他手中的剑此时竟呈血红一片,而非原来的黑沉之色!
  林小七看向剑奴,急道:“老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剑奴却看向那块巨石,淡淡道:“你往那看。”
  林小七扭头瞧去,心中不由骇然,在那块巨石之上,竟分明还插着一把黑色的剑!
  林小七目瞪口呆,结巴道:“我……我分明已经将这剑拔了出来,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剑奴道:“你法力太过低微,所以拔出的只是子剑,母剑仍留在这剑冢里。”
  林小七道:“那这又表明了什么呢?你不是说,我只要拔出这剑,我从此就是这剑的主人了吗?”
  剑奴却是难得的笑了笑,道:“你不用担心,这大周天剑历经万年,最具灵性,它知道你法力低微,是以化出分身供你驱用。你刚才也体会到了,单这剑中万年的记忆和那些灵魄的戾气,你已是无法承受。而完整的大周天剑中蕴藏了太多的东西,凭你此刻实力,是万万承受不起的……不过你放心,当你有足够的实力时,完整的大周天剑自然会出现在你的手中。”
  林小七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不过这足够的实力有什么标尺吗?”
  剑奴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剑,淡淡道:“简单,当你将这剑染成黑色后,它们自然会合二为一,你也不用再回到这里。而到那时,你至少有一半的希望能唤醒这剑中的灵魄了!”
  林小七吓了一跳,吃吃道:“染……染成黑色?那岂不是要杀……杀很多的人吗?”
  剑奴沉声道:“凶器在手,又何必要杀人?仙、魔、妖、异,又有什么不可杀的?你可不要辜负了这天下第一凶器的名头!”说到这里,他忽然微微叹了口气,道:“好了,大周天剑既已出世,也该是我沉睡的时候了,你且去吧。”
  林小七道:“老先生,我还有一事想请教你。”
  剑奴道:“快说,快说,再有一刻这幻境就该关闭了。”
  林小七露出顽劣的本色,笑嘻嘻地道:“我既然已成大周天剑的主人,那么总会有些好处吧?要知道,在这幻境之外,我的仇人实在不少,我怕……”
  剑奴道:“放心吧,只要你有心向上,这剑自会指引你去怎么做的。不过我劝你一句,凡事随性,不可太过。千万莫要让这剑中的戾气坏了你的心智!”
  林小七朝老人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老先生的指教,小七自当铭记在心。”
  他直起身来朝左右望了一望,又道:“老先生,我该如何出去呢?”
  剑奴随手一指,道:“这幻境来处只有一个,去处却有万千,你若想走,随意找一个方向就可。不过,你须记住,当你走出这幻境时,所至之处或许是你从未到过的凶险之地,你多加小心。”
  林小七记挂着楚轻衣和古无病,他本以为能再次回到沉羽湖畔,以便尽快赶到喀汗城中。
  此时听这剑奴如是说来,心中不由失望之极。
  但转念一想,世事本由天定,有些事情若真发生了。自己再怎么担心害怕也是于事无补,唯一可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里,而不是站在这里自艾自怨。
  他一念及此,再不怠慢,朝剑奴又是一鞠,转身便走。
  剑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道:“走了好,走了好,可千万莫要让我再见到你。”
  林小七这一走,也不管前方有路没路,只管拼命地往前奔。
  行了一会,他心中不耐,却是唤出了神龙战甲,御风顶雨而行。
  天上大雨倾盆,林小七在雨中飞行,端的是辛苦十分。
  这雨愈发猛烈,行了一刻后,林小七视线模糊,已是看不清前方景物。
  无奈之下,他停下身来,左右看了一看。想找个地方避一避雨,但目光所至之处全是茫茫一片,勉强看出此地是一片草场。
  这幻境中的景物离奇变幻,才出山谷,又见草场,林小七也是见怪不怪了。
  他见无处容身,便索性再次飞至空中,想早些离开这幻境。
  但就在这时,空中忽有金色霹雳闪过,继而一片浓郁的黑雾自雨中泛起,眨眼间便弥漫了整个草场。
  林小七见此异兆,不由吓了一跳,也不敢再强行赶路,从空中落下身来。
  他刚一落地,周围黑雾更是汹汹而来,先是弥漫。到了最后,竟是滚滚而至,不一刻,林小七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
  好在此时大雨停住,林小七双目虽不能视物,倒也免受暴雨肆虐之苦。
  他左右摸索了一会,寻了一处积水不多的地方,索性盘膝坐下,运功调息。
  林小七连日奔波劳累,此时早已筋疲力尽。
  他自被崖灰从迎宾馆中救出来后至今,其实只休息了一夜,而那一夜亦是在沉羽湖畔的梦魇中度过,非但没有恢复亏损的精力,反倒是弄得他心神不宁。
  他此时坐下本欲行功,但一股疲乏之感自骨头缝里慢慢升起,再加上周围黑沉一片,不一刻,竟是坐在这湿漉漉的草地上睡着了……来时是睡,去时也是睡,他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睡正莨蛉幻镜关闭的缘故。
  这一睡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林小七醒来时,只觉浑身精力充沛,体内元气似乎大有长进!他缓缓睁开眼时,略略吃了一惊,在他眼前,哪还是什么草场,分明就是一座石岛。
  极目望去,这岛上全是火红色的岩石,极少草木。而远处碧水蓝天,白云缭绕,这红绿蓝白相间,极为美丽。
  但林小七看清楚这一切后,才真正吃惊起来,环绕着这石岛的非湖非泊,竟是一片茫茫大海!难道……难道自己竟是在一个海岛之上吗?此地若是海岛,而那西驼又是内陆之国,这岂不是离的十万八千里了?更要命的是,林小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这海岛颇为奇异,岛上石头都是火红之色,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哪本典籍上对这岛有过记载……
  林小七叹了一叹,忽觉得肚中咕噜作响,这才想起自己怕有好几天未曾进食了。
  “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妈的,我真是个白痴,进那莨蛉幻镜时是在睡梦之中。这出来时自当也在睡梦之中,我倒像个傻子一般狂奔疾跑,生怕就出不来了!”他站起身来,左右环视着这海岛,心中只想着弄点吃的。
  这岛上全是岩石,极少草木,是以视线也分外清晰。
  林小七瞧了一瞧,见左近难有活物,更无鸟兽。便想这既是海岛,这岛上没有野兽还好说,可那海边总有些鱼虾什么的吧?
  他一念及此,肚中更是饥渴难当,当下再无它念,拔脚便往岛边行去。
  到了海边,又见那沙滩亦是赤红一片,他心中更是大叹神奇。
  但让他沮丧的是,这海边似乎也没什么活物,唯有无数绿豆般大小的螃蟹在沙中穿梭。
  林小七无奈,伸手捉了一只,心想若是有个锅盘之类的器皿,倒也能将这小蟹煮了来吃。
  百只不够,那便千只,千只不够那便万只,无论如何,总得先混上一饱!所谓肚里有食,心中不慌,到那时再仔细探寻这海岛,好找出离去的方向!
  不过这终究是他一厢情愿,这沙滩之上便连个盛水的贝壳也难寻见,哪里去找什么器皿?再说,即使有了器皿,又何处去寻淡水呢,总不成用那海水来煮这小蟹吧?不过,远处倒有一从火红色的灌木,这柴火倒是不用费心了。
  林小七心中哀叹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之上。
  但就在这时,他忽见远处的海面上有一物跃起,随即又沉入海中。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复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道:“小七啊小七,你莫不是被这大周天剑弄的痴傻了吧?这海边自然是没有生物,若都跑上岸来,那还要这海做什么?哈哈,你可真是天下第一等的傻人,便是饿死那也是活该啊!”他笑到此处,从沙滩上一跃而起,复褪了身上衣服。只穿一条短裤,又找出一把可在水中使用的匕首,忙不迭地朝海中跑去!
第三十九章
  林小七跃入海中,才发现这海水冰凉彻骨,不过他此时身心俱乏。受这凉水一激,倒是颇有些受用,摆手挥臂也格外有力。
  这海水清澈,身在水中,视线毫无阻碍,林小七左右回望,见身边经过的却只是小鱼小虾。
  依他原来的意思,但有东西果腹即可,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到了此时他又嫌这小鱼小虾不便烧烤,铁了心的要捉一只大一点的鱼。
  但半个时辰过去后,林小七依然没见到什么大鱼,他犹不死心,浮出海面深深吸了口气,便欲往深海游去。
  换在平时,他水性虽然不错,但茫茫大海凶险颇多,再加上这岛有些古怪,他也未必就敢潜入深海。
  不过,他上次在沉羽湖中见识过神龙战甲的妙用,此时便有恃无恐,倒一心想试试这水中生物怕不怕这件战甲。
  林小七浮在海面,美美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后,正要下潜,忽见离自己十来丈远的海面上有一物跃起,复又潜下。
  这东西身体细长,约莫三四尺长,跃起时泛起一抹金光,远远望去,仿佛是一条海蛇般的生物。
  林小七心中一喜,暗道就是它了!他虽不是这海边长大的,可这海中的生物却吃过不少,在他看来,这海里的鱼蟹倒也算不上什么美味,但这类的蛇形生物一般都是肉质细腻、汁多鲜嫩,最是好吃。
  林小七见那生物下潜的速度极快,生怕逮它不着,也来不及化甲在身,一个猛子便潜了过去。
  这海水清澈,视线犹佳,林小七牢牢地盯住前方的生物,快速的潜了过去。
  那蛇形的生物正在海中戏水,忽上忽下玩的不亦乐乎,它哪里会想到,离它不远的地方正有人虎视眈眈,欲拿自己果腹呢?
  林小七离这生物约一丈距离的时候却反而慢了下来,他自小孤苦,没吃的时候居多,饿得急了,便学人设套捕猎、又或是摸人鸡狗什么的,因此对动物的习性颇有了解。
  他心中清楚,离猎物越近就越要小心,尽量不要引起它的警觉,若是有办法让猎物将自己当成死物那是最好不过。
  因此,离这生物一丈左右的距离时,他闭住呼吸,也不在摆手挥臂,而是僵直着身子顺着水流向那生物慢慢飘去。
  不一刻,他离那蛇形的生物愈发的近了,约莫七八尺的距离。
  而这时,那金色的生物也好奇地看着林小七,在它眼中,这顺水而来、且看上去又直又硬的东西倒是有些古怪。
  林小七偷眼瞧去,见这生物果然就是一条海蛇,它全身金色的细鳞。却又带有隐隐的绿色,两只小眼赤红,看上去颇为可爱。
  但在此时此刻的林小七眼中,再可爱的生物也不过是一盘菜,好看倒是无所谓,这味道须得鲜美才行!
  离这海蛇还有三四尺距离的时候,林小七微微摆动手中隐藏的匕首,准备拿下眼中的这盘美味。
  但就在这时,这好奇心颇浓的海蛇却自己靠了上来,在他身边左右环绕游动,还不时的吐出口中火红色的舌头舔在他的脸上。
  林小七心中一乐,暗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也须怪不得老子手辣了!他一念及此,手中匕首自下而上划出,就欲将这海蛇一斩两段!
  但这海蛇却是灵活,林小七刚一动,它便警觉,不等林小七的匕首划出,已是化成一条金线远远的遁走。
  林小七没想到它如此警觉,眼见一盘上好的美味从掌心逸走,心中不由懊恼。
  但懊恼归懊恼,肚中饥虫造反,他哪里肯就此罢休?当下再不装死,双脚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