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0部分

摆,朝着那海蛇逃逸的方向追了过去。
  但林小七却没想到,这一追竟是追了小半个时辰,直是累的快要吐血时,也依然没能碰上这海蛇一根指头!追不上倒也罢了,犹为可气的是,这海蛇仿佛有些灵性,它知道林小七追不上自己,便有心戏弄。
  它逃出一段距离后,它便停下来回望,且不时的扭动金色的身躯,做一些夸张的动作。
  等林小七发力追时,它又再次远远的遁去。
  林小七见自己竟是奈何不得一条海蛇,心头不由大怒,瞧定这畜生的方位后。一头窜出海面,身至空中,便欲化甲在身!
  但就在这时,他手中的戒指忽掠出一道白光,随后急速的冲入了海底。
  而这白光掠去的方位,正是那海蛇藏身的地方。
  林小七先是一呆,定下神来看时,才发现从戒指中窜出的白光竟是自己收服的那条魔龙!自他收服这条魔龙后,就很少用过,除了扮成道士时,将这魔龙化做簪子插在头上,平时只存放在戒指里。
  这魔龙一出戒指,并没有显出真身,而是化做和那海蛇一般大小。
  但它到底是龙,身形虽小,但这一入海时,威势却自然显现。
  原本平静的海水无风自起,顿时卷起半丈高的巨浪,林小七身在空中,躲避不及,竟是被这海浪又卷回了海中。
  海面上巨浪滔天,海底亦是潜流湍急,林小七被卷入海中后,竟是连喝了两口又苦又涩的海水。
  而正当他调匀气息,准备窜出海底时,一片巨大的白色光影从他身下掠过,随即托住他稳稳的升出了海面。
  林小七低头去瞧,不由哈哈大笑,原来托住他正是显出真身的魔龙。
  魔龙一出海面,随即一声长吟,朝着那火红色的岛飞了过去。
  林小七为了捉那海蛇,已离那海岛有些距离,但这魔龙速度极快,只一眨眼的工夫便将林小七送回了那片沙滩。
  这一龙一人落在沙滩后,魔龙又化做了尺余长,然后盘绕在林小七的肩头摩擦、戏耍,意态极为亲昵。
  林小七见它缩小身形后颇为可爱,笑道:“你这家伙忒卤莽了点,肚子没弄饱,倒是让你灌了一肚子的海水。”
  魔龙听他如此说来,忽显出一些委屈的神态,用头一拱林小七的肩膀,示意他往下看。
  林小七低头一瞧,心中不由大喜,原来这沙滩上正躺着那条海蛇,只是它此时全无生气,竟已是一命呜呼了。
  林小七伸手在魔龙头上抚摩,笑道:“原来你私自跑出,竟是为了它啊!好,好,也不枉我收了你……哎,也怪我愚笨,竟是忘了你,若是早想起你,哪还用得着折腾?好歹你也是魔灵龙,有你在此,管它海底陆上。想抓谁逮谁,不过举手之劳,哪还用得着我折腾!”
  他说到此处,忽想起别人收服的兽宠都有名字,便琢磨着也给这魔灵龙取个名字,亦方便自己以后招呼。
  这一番折腾,他多少有些疲倦,便坐下身来,看向魔灵龙,道:“我师姐的白虎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踏雪,你这家伙也是一身白,本想给你们凑个一对的,叫你寻梅。但你这厮不知是公是母,若是母的还好说,若是公的便有些不妥了……也罢,我林小七本就是一个粗人,真要帮你取个雅一点的名字,没的被人笑话,咱们还是取个爽口一点的吧。”
  他低头看了看魔灵龙,见它身上细鳞片片,散发阵阵银光,心中一动,笑道:“一见你这厮身上的鳞片,倒叫我想起了碎银子!哈哈,我小时没饭吃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口袋里有几两碎银子!得了,我就叫你碎银吧,这名雅也雅、俗也俗,正适合你。”
  魔灵龙虽口不能言,但它身为灵兽,却是有着灵智的,林小七的这番话它自是听懂了。
  当下摇头摆尾,在林小七的身上磨来磨去,显得极为兴奋。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碎银是好名,不过还是银子叫的顺口……对了,银子,你瞧见那边红色的灌木了吗?我在这里收拾这海蛇,你帮我去弄点柴火吧。”
  这碎银倒是乖巧,轻鸣一声后,朝那远处的灌木飞去。
  林小七见它听话,心中更是得意,又想,难怪那些修道、修魔者都想拥有一只兽宠,有了这兽宠,不仅打架时有一个得力的助手,平时亦可拿来当做苦力,果然是实用的很。
  林小七做如是想,其实是少年心志,未免轻狂了点。
  普天之下的修道修魔者,但凡得了兽宠,无一不小心呵护。绝不敢有一丝的松懈,哪里会像他一样,将一只魔灵兽看成了苦力呢?
  林小七见碎银走的远了,便摸出匕首,将沙滩上死去的海蛇拎了过来。准备先开膛破肚,专等碎银的柴火一来,便架火烧烤。
  但他却没想到,这海蛇的皮极为坚韧,一刀下去,竟只破了个小口。
  他心中不耐,扔了匕首,却是将大周天剑取了出来,心想:“普通凡铁不行,难道老子这天下第一凶器也奈何你不得吗?”他这人性子轻佻、飞扬,看人时,眼中从无尊卑,待物时也不分贵贱,此时竟是拿着天下人梦寐以求的大周天剑当起了街市小贩手中的“开膛刀”!
  这大周天剑果然好用,一剑下去,轻易地将这海蛇的头斩去。
  林小七哈哈一乐,也不怠慢,用口对着海蛇的腔体,将流出的鲜血喝了个干净。
  等他喝完蛇血,又用剑将蛇皮小心剥离,但是当他将蛇皮剥至蛇尾时,却不由的呆住了,原来在这蛇尾上竟镶有一枚金环!这海蛇本就是金色,林小七竟是一直没能注意到它这金环!
  林小七心中清楚,此类生物应是野生,但有了这金环,则说明这海蛇必有主人。
  天下间的奇事虽多,但总不可能一条海蛇的身上能长出一枚精致的金环吧?
  林小七将这金环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这金环外圆内平,外部镌刻有水纹,而里面却是一段古怪的文字。
  林小七认了半天,却是一个也认不得,不由喃喃道:“不知道这海蛇从哪里来,要是能找到它的出处就好了!”他心中清楚,这海蛇既然有主,且又在这附近的海域出没,那它的主人必定就在海岛的周围。
  如果能找到这海蛇的主人,自然也就知道这海岛是什么地方了。
  他一心想赶回西驼,便盼望着能见到一个可以指点自己的人,但他却忘了,如果真见到了这海蛇的主人,他此时此刻手中拎着的蛇尸又该如何解释呢?
  林小七站起身来左右看了一眼,却见海上风平浪稳没有丝毫的动静,而这海岛之上亦无人迹,心中不由有些沮丧。
  琢磨了一会,他将金环放入戒指,继续收拾起蛇尸来。
  此时他已想的明白,磨刀不误砍柴工,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仍是将肚子弄饱,也顺便毁尸灭迹。
  等吃饱喝足、养足精力后,再去寻这海蛇的主人不迟。
  林小七剖开蛇肚,却见一枚绿色的蛇胆隐隐泛着金光,他知道蛇胆的好处,正想生吞进肚时,耳边却有呜呜声响起。
  他扭头一瞧,却见碎银趴在一堆红色的枝条旁,正眼巴巴的瞧着自己手中的蛇胆。
  林小七一愣,随即笑道:“你也想要这蛇胆吗?”
  碎银忙不迭地点头,眼中更是充满了渴望。
  林小七看了一眼蛇胆,喃喃道:“我听人说,灵兽最是口刁,吃的不是奇花异草就是元气充沛的异兽……难道这海蛇也有些来历吗?”他说到此处,又想起这海蛇是有主人的,倒真有可能是什么珍奇的异兽了。
  “管它是什么,爷们先吃了再说!”林小七懒的多想,哈哈一笑,将蛇胆抛给碎银,复又将那堆柴火拢来点燃。
  不一刻,这沙滩上就有阵阵肉香袅绕,林小七坐在火堆旁反复转动着串在枝条上的海蛇,心中却有些感触。
  自遇上神龙离墒之后,他的际遇便愈发的离奇,所见之人有魔有妖,且俱是一方高人。
  也因为遇上了这些人,他才数度经历生死,最后流落到这海岛之上。
  而所遇之物、兽亦是让人惊叹连连,除去须弥戒指、魔灵龙、大周天剑不说,便是此时用来果腹的海蛇亦有可能是某种珍奇的异兽!面对这样的境遇,他心中亦是有些糊涂,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哀叹?而更让他迷惑的是,未来的日子将会是怎样的呢?依旧是这般离奇、古怪,且生死常于一瞬间吗?
  林小七坐在火堆旁胡思乱想,险些就将海蛇烤焦。
  等他将烤好的海蛇肉囫囵的吃下一半后,肚中已是大饱,而此时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他有心在这海岛周围探上一探,但天色既晚,再加上饱食一顿不宜多动。便又拾了些红色的灌木,将篝火烧得更旺,然后躺在沙滩上呆呆地望着渐暗的星空。
  林小七起先并无睡意,但半个时辰后,一股暖意忽从他的小腹涌出,瞬间便洋溢了四肢百骸。
  这暖意虽来的突兀,但在经脉中游走时,却让人极为受用。
  林小七先是吃了一惊,以为是吃那海蛇吃坏了事,但看向身边的碎银时。却见它眼中精光闪闪,口中一团红光吞缩不定,正自朝向空中的月亮吐故纳新。
  林小七见它无恙,不由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身上的这股暖意必是那海蛇的缘故,且有益无害。
  他有心坐起身来趁这时机练功,但这暖意洋洋而来,却又化成一股睡意潜入他的脑中,迷糊之中,竟是沉沉地睡去……
  睡梦之中,林小七的耳边忽响起一阵幽幽的呼唤声……
  “剑主醒来,剑主醒来……”
  林小七睁开双眼,却见前方黑暗处隐约站着一人。
  他心中一个激灵,顿时坐了起来,急道:“什么人?”
  那暗处的身影飘忽不定,仿佛没有实质,却道:“剑主你醒了吗?”
  林小七听他叫自己剑主,不由呆了一呆,道:“你……你究竟是谁,为何叫我剑主?难道你是剑奴老先生吗?”
  黑影道:“我不是什么剑奴,我姓林名小七……”
  林小七又是一呆,随即哈哈笑道:“你是林小七吗?那我又是谁呢?哈哈,这可真有意思……好了,阁下,你有什么来意就直说吧,不要再装神弄鬼了!”
  黑影幽幽道:“你是林小七,我也是林小七,我即是你,你即是我,难道你不明白吗?”
  林小七怒道:“我最烦别人打扰我睡觉,你若执意装神弄鬼,休怪林某人不客气了!”
  黑影幽幽一叹,道:“扰人清梦确实该死,不过你且看一看,此时此刻的你究竟是醒着的呢,还是沉睡依旧……”
  林小七不屑地道:“我此刻自然是醒着的,不劳你……”但他这话并未说完,语至一半时心中却是惊骇莫名!原来他左右望去,周围磷火点点,一片幽暗。
  远处坟冢处处,似有万千,一眼望去,竟是无边无际。
  他心中紧缩,嘶声道:“这……这是哪里?我明明是在那海岛之上,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难道我……”
  黑影叹了一声,道:“你不用惊慌,你此时仍在那海岛之上……你现在瞧见的是你的梦中的情景。”
  林小七心中略略放松,道:“我……我原来是在做梦吗?”
  黑影道:“是梦亦非梦。”
  林小七皱眉道:“是梦亦非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说到这里,忽又想起这黑影刚才说的话,又道:“对了,你刚才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黑影道:“难道你忘了大周天剑吗?”
  林小七一呆,道:“我自然没忘,可是我这梦和它有什么关系呢?”
  黑影道:“无它即无我,无我即无你……在你此时此刻的梦境里,我是你,亦是它,你明白了吗?”
  林小七听的虽是一头雾水,但明白自己这梦境全因大周天剑的缘故,心中再无紧张,笑道:“对不起的很,我这人愚笨,实在是听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等等,让我想想……莫非……莫非你就是这剑中的剑灵吗?”他说到此处,心中怦怦直跳,实在是盼望眼前这人就是剑灵。
  但转念一想,自己连母剑都未曾拿到,此时便盼望着唤醒剑灵,这岂不是痴人说梦吗?
  果然,黑影轻轻笑道:“剑灵?你别忘了,刚才是我唤醒你的,可不是你唤醒我的……我即便是这剑中灵魄,也须得是你来唤我才行!”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是嘴说的快了点,这世间哪有这样的好事。好了,你还是快点说你是谁吧!我同样清楚,你并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我这梦既然是因为大周天剑的缘故而存在,那你和我就绝不是敌人,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黑影道:“其实我也算这剑中之灵,不过却是传承之灵。”
  林小七奇道:“传承之灵?”
  黑影道:“不错,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传承,就像当年我在梦境中遇见的我……”他说到这里,幽幽一叹,心中似有无限追忆。
  林小七见他喟叹,急道:“老兄你倒是说啊!”
  黑影道:“其实说起来也简单,许多年前,我和你一样,也是这大周天剑的主人。不过那时它并不叫这名字,在我国家里,它被称为亡灵的诅咒……唉,说的远了,不过我这样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林小七心中一跳,道:“你……你难道就是这剑最后的主人?”
  黑影默然不语,只点了点头。
  林小七又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按说你应该成了这剑的……”他本想说这黑影应该是大周天剑的奴仆,但话到嘴边却到底止住。
  他一是不忍说破,二也是觉得这奴仆一说也不太准确。
  黑影却道:“你是说我应该是这剑里万千怨魂其中的一个吗?是,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应该是这无知无识的怨魂中的一个……不过,现在的我却仍存有一丝灵识,而这一丝的灵识为的正是等你。”
  林小七一愣,道:“等我?”
  黑影道:“你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了吗?我是这剑中的传承之灵,我等你来,正是为了这延续了万年的传承!一俟这传承结束,我最后的一丝灵识也将泯灭,千年的等待,却守着痛苦且残缺不全的记忆,这样的等待我已厌倦了……来吧,让我们结束这一切!”
第四十章
  林小七心中有些明白了,道:“原来你就是大周天剑最后的主人,也是这剑里的什么传承之灵……不过这传承又是什么意思呢?”他忽然想起在莨蛉幻镜时,剑奴曾经说过的一番话,又道:“莫非……莫非你就是来给我好处的人?换句话来说,你是来告诉我怎么用这剑的吗?”
  黑影点头道:“不错,唯其如此,大周天剑才能代代传承下去,否则它也只是一把废铁而已!”
  林小七自小生性散漫,对修道并无太大兴趣,但这段时间以来,他却一改往日观念,一心想提高自己的实力。
  此时听这黑影说要教自己如何运用大周天剑,心中自然大喜,连说了几句感激的话。
  黑影却沉默着,只在那幽暗处悠悠的飘荡着。
  林小七见他不说话,忽又想起刚才的对话来,又道:“对了,你既然是这剑原来的主人,亦是这剑中的传承之灵。那刚才你说的什么‘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又说你姓林名小七,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黑影忽嘿嘿冷笑,道:“此时的你虽是你,但再过上十年、百年,你便成了现在的我!我即是你,你即是我,这话本一点没错,只是在时间上有些差别而已。”
  他这话说的隐晦,意思便是说林小七此时虽是这大周天剑的主人,但若干年后,若是唤不醒这剑中的灵魄,下场必是沦为怨魂!而到了那时,同为剑中怨魂,虽有前生,却再无来世,又何分彼此?
  林小七心思机灵,这黑影说的话虽然隐晦,但他却是听明白了,不由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多谢阁下的提醒。不过我既然得到了这大周天剑,那是无论如何也要试一下的,希望十年又或是百年之后,我能了结阁下未竟的心愿!”
  黑影不置可否,只微微耸了耸肩……这样的雄心壮志,在许多年前,他又何尝没有呢?
  林小七又道:“说了这许多的话,却还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其实我这声阁下叫的本就无礼,应该称你一声前辈才是。”
  黑影淡淡道:“我不过是一缕怨魂,昔年的称谓说来无益,且我也忘的差不多了……不用再多说废话了,你与大周天剑定下血契后,我仅存的一丝灵识便将泯灭,留给你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林小七鞠了一躬,道:“那就请前辈指教了。”
  黑影再不废话,道:“自大周天剑存世以来,便有一套独特的心法与它相辅相成。你应该知道,大周天剑历经百世,所觅剑主多达数十人之多,而这套心法流传至今,那些曾经的剑主亦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几乎每经百年,这套心法便会愈加完善,至我手中时,它几乎已是完美无缺!”
  林小七接道:“几乎完美无缺吗?那说明它还是有着缺陷的……”
  黑影打断了他的话,道:“不错,它的确是有缺陷的,但这缺陷却是无法弥补的!许多年前,我曾用了无数方法想要弥补这个缺陷,但却终是徒劳无功!”微微一顿,他又道:“时间无多,我还是简单的告诉你吧,如果有一天你弥补了这心法中的缺陷,那也就说明你完全掌控了大周天剑!这同样意味着,从此你便真正成为了它的主人!严格地说来,这其实并不是一种缺陷,而是一个途径————唤醒这剑中灵魄的途径!”
  林小七恍然大悟,道:“是这样啊,这的确不能算是缺陷。或许……这只是一道谜题,一道需要无数人的积累才能完成的谜题!”
  黑影人缓缓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它正是一道谜题,一道有着致命诱惑的谜题!”
  林小七恭敬地道:“还请前辈继续指教……”
  黑影道:“大周天剑为世间至尊凶器,而这一套心法也极为阴毒、霸道!它与世间的道法、魔功都有区别,但却又有相同之处,可谓亦魔亦道。”
  林小七奇道:“道法魔功本不相容,这心法如何能做到亦魔亦道呢?”
  黑影道:“法至极处,水火亦可相容,魔、道又为何不可?你休要多问,且听我慢慢往下说吧……说起道法,不外是筑基、旋照,形塑,融合。绝尘,元婴,魂动,潜心,灵寂。渡劫,大乘,这十一个阶段。魔功虽逆道法而行,但大体的阶段也相仿佛,分为练欲。心动,魔魂,固体,灭性,魔胎。种魔,归原,度劫九个阶段。你本是道途剑宗之人,我们还是从道法开始说起吧……”
  微微一顿,他忽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现在已经修至什么阶段?”
  林小七道:“我的紫心剑诀已经炼至第四层。”
  黑影道:“我问的是你道法修炼的程度,你说这个做什么?”
  林小七脸上忽显现一丝羞赧之色,搪塞道:“我们剑宗和意宗、器宗不同,一套剑诀修炼至极境时,那便是成仙之日,这个什么旋照、筑基之类的玩意倒是不太讲究,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黑影打断了他的话,道:“胡说,天下道法本是同源,只是被世人强自分成了什么剑宗、器宗和意宗!红花绿叶本是一家,你身为道途之人,竟然连最简单的东西也不清楚,这实在是……唉,也不知道是你自己不下苦功,还是你师父根本就没教你?”
  林小七听了这话,心中不由苦笑,黑影虽是随口一说,但却恰恰说中了他的心事。
  他生性散懒,对修道成仙从来就没放在心上,是以修习起来,便懒字当头。
  再加上轩辕沐从没正经的传过他道法,只拿他当杂役使用,偶而起了兴致。最多也就是传他点入门的微末小技,弄得他意性阑珊,更是对修道提不起兴趣。
  而他之所以将紫心剑诀练至第四层,全因这剑诀是楚轻衣私下里瞒着轩辕沐偷偷传他,他虽不想练这劳什子的剑诀,但又不忍让楚轻衣失望,才勉强练到地四层。
  所谓心不专则艺不精,练这紫心剑诀的时候,他只求其意。不求其解,能有点效果展示给楚轻衣看,他便心满意足,哪里还去钻研什么具体的内容?所以一直到现在,他身为修道之人,对这道家来源、功法境界仍是一知半解,只知道点微末的毛皮!
  不过他却知道世上还有“知耻后勇”一说,他一心想提高自己的实力,此时也不遮掩,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修道经过说了出来。
  黑影听他说完,不由苦笑,道:“大周天剑所寻的历代宿主不是一代枭雄便是一方俊杰,倒是第一次找了你这么个人物……也罢,我就先和你说说最基本的东西吧。”
  微微一顿,他便将道法、魔功里最简单的一些东西向林小七娓娓说来……
  修道分为筑基、旋照,形塑,融合。绝尘,元婴,魂动,潜心,灵寂。渡劫,大乘,总共十一个阶段。
  筑基,顾名思义,乃铸造身体基础一途。
  道家子弟初入门时,这正是第一项功课,筑基中的修道着可以运用一些简单的符咒。
  祈福禳灾,驱病救人。
  旋照,乃修行起步阶段,可以看出修道者的种种迹象,符咒上可以表现出异相。
  形塑,在形塑期,修道者会对内身进行一次重塑。
  形成自己的紫府,为今后的漫漫修道之途做准备,这一阶段一般有三四年,是整个修真中较短的时期。
  融合,这一期的修道者已经初步融合了法器的威力,可以开始使用飞剑,并进行初步的炼器。
  修至绝尘期时,修道者将开始心境的修炼,外来物质对于修真者的诱惑力将逐渐消除。
  修真者从此拥有了道心,但也同时拥有了心魔。
  而及至元婴期,也就到到了所谓的灵魂不灭,修道者将因为元婴的存在而拥有三昧真火。
  可以进行高级法器的修炼与使用,可以身着战甲,驯服兽宠,寿命亦可达数年之久。
  从道家境界来说,唯有修出元婴方才算真正踏上了修道的路途。
  修不至元婴期,终究是寻常之人,而寻常人的百年寿命又如何能修习那些神奇的道家功法?及至魂动期时,修道者的元婴已达到相对稳定的程度,可将神识出窍窥探。
  是以这般境界又称出窍期,意即元神出窍。
  魂动之后便是潜心期,取“潜心修炼”之意。
  灵寂,乃渡劫前的最后一个阶段。
  修道者将在这个阶段进行渡劫法宝的修炼,同时,为了削弱心魔,修道者将断绝自身的种种欲望,是修道途中最为清苦的时期。
  及至渡劫期时,正所谓“夺天造化遭天妒”,每个修至渡劫期的修道者都要面对一道煞魔,这就是所谓的天劫。
  不过这天劫一说,在修道者中还是有分歧的,在剑宗和器宗人的眼里,天劫就是修道者心魔的物化,每个修道这都会有心魔。
  尤其是那些功力非正常快速增长的人,他们由于没有时间对心境的变化进行体悟,因而心魔很重,渡劫之时也就分外艰难。
  但如果能达到比自己修为更高的境界,那么心魔就无可依存,这样渡劫自然就会容易了。
  但意宗的典籍里对天劫的阐述却更为玄妙,在意宗人看来,当修为趋近大乘时,身体已经具备天地万象,是修炼数百年甚至于千年的元气与精神的完美结合体。
  而与之相对的一方面便会产生相反性质的能量集合,两种力量互相吸引,趋向与共同湮灭,天劫就是这样产生的!
  及至最后的大乘期,倒是一个比较舒心的境界,修至这一境界的道家子弟所要做的就是巩固自己的修为,慢慢累积力量,直至最后的白日飞升、羽化成仙!
  至于修魔一途,它分为练欲,心动。魔魂,固体,灭性。魔胎,种魔,归原,渡劫九个阶段。
  与修道的阶段相比,少了两个环节,这也是它易速成的原因。
  二者之间虽有区别,但具体到单个的境界,却是大同小异。
  不过自古便有道、魔不相容一说,从根本上来说,它们之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修道者主张修炼自身,炼化天地灵气,将外在之力融为自身的元气。
  但修魔者主张借重外力,虽同样是吸收灵气,但他们却不仅仅局限与天地之间自存的灵气,人、妖、道、物,凡是内蕴灵气的无一不是他们的猎物!因此修魔者最是噬杀,所炼化的元气也称魔气,内中包含无上戾气。
  黑影娓娓而言,说到这里时,林小七听他说的差不多了,便问道:“前辈,你说了这许多,那你将要传我的心法究竟属于哪一家呢?”
  黑影道:“我刚才已经说过,这一套心法亦魔亦道,并不属于哪一家。我刚才说的一些基础的东西你须牢记,如若你什么都不知道,修习这套心法时,必会有无穷困惑……”
  林小七笑道:“忘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回头我再找人询问,反正都是一些简单的东西。”
  黑影嘿嘿笑道:“回头再找?若是可以回头,我又何必费这许多的口舌!你别忘了,我所说的是传承,而非授技!我也不怕告诉你,一旦这传承失败,你就将是这大周天剑历代宿主中最短命的一个!”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这话是怎么说的?不就是一套心法吗,用得着拿命来学?我这人最是愚笨,学什么都比人慢上一点,前辈你可别吓唬我……”
  林小七哈未说完,黑影却忽然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留给我的时间虽然不多,但你我缘分未尽,还可以再见上一次。不过你记住了,三日之后,你且寻一块安静的地方入睡,休要再让人来打扰。否则,你就真成了大周天间历代宿主中最短命的一个了。”
  林小七呆了一呆,他心中正有满腹疑问要向面前的黑影请教,却想不到他说走就走。
  正要开口挽留时,却见这黑影身形愈发模糊,而自己亦是一阵恍惚,脑中昏沉,仿佛就要睡去……恍惚间,耳边似有隐约的龙吟声,这声龙吟高亢急促,似有警示之意。
  林小七心头一惊,顿时想起自己仍在那海岛上!而就在他心惊的一瞬间,眼前有微光闪过,周围幽暗的景色亦渐渐退去……
  沙滩上,林小七睁开双眼,飞快的巡视着周围的环境。在他身三四尺处,碎银显出真身盘旋左右,将他牢牢护住。
  同时,它怒目而视,一双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海面!林小七定睛瞧去,却见那海面上掠来数十道银色的波纹,这些波纹由远至近,偶有背鳍露出,仿佛是某种大型的鱼类!
  林小七心中虽是惊讶,但见那些生物离自己尚远,且又是水生之物,便轻拍碎银的头颅,笑道:“用不着紧张,我看多半是几条大鱼。”
  碎银却不理他,扭动庞大的身躯,从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来。
  林小七见它仍自紧张,便知道来者多半不善————能引起魔灵兽不安的生物又岂是善于之辈?
  那海中数道银色波纹及至海滩处,终于是停了下来。
  而当林小七看清这些“水生之物”的真面目后,却不由大大的吃了一惊。
  原来划出这银色波纹的并非是什么鱼类,而恰恰是十来个身后长有鱼鳍的人类!
  这十来个人浮在水中,远远看向林小七时,脸上亦有好奇之色。
  但林小七善于观色,分明从这些人的脸上又看出暗藏的疑虑和凝重之色。
  不过这时他反倒放松下来,不管来者是些什么人,既然神色间有好奇之色,那就说明他们并非是有备而来,多半是恰巧遇上了自己。
  这些人长的极为怪异,虽然脸像与寻常人没什么区别,但那背后的鱼鳍就颇为吓人。
  而且他们浮在海面上,下身偶一拍动时,便能隐约见到一条银鳞闪闪、颇为硕大的鱼尾!林小七心中一动,暗道:“看这些人的模样倒像是鲛族人,难道……难道这里竟是东海吗?”
  那些鱼人浮在海中相互看了一眼,忽聚在一起小声的商议起什么来。
  林小七猜疑他们是鲛族人,便有心上去打个招呼,但他刚要动身,碎银却发出低低的嘶吼声,似乎并不赞成他的举动。
  再过一刻,那海里的十来人里忽有三人从水中站出,笔直的朝林小七走来。
  林小七不由吃了一惊,在他的记忆中,鲛族人并无双脚,一旦离水,那便寸步难行!但看眼前这几人,却分明长有双脚,行动之时,也并没有任何的僵硬之态,倒像是天生就长有双脚!有脚倒也罢了,林小七也未见得会多吃惊,但让他心有疑虑的是,就在片刻之前,他还亲眼看见其中一人在海底闪过他的鱼尾!
  入水为鱼,出水为人,这般的生物倒是第一次见到,难道他们是某种不被人知的异族吗?林小七见三人慢慢行来,心中也略有紧张,手中更是法诀暗掐,准备随时从戒指中召出大周天剑来。
  那三人行至林小七一丈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远远投过来的视线中略有焦虑和敬畏之色。
  林小七注意到,这些人的敬畏之色并非因为自己,而恰是身边的碎银。
  不过这碎银也是奇怪,它口中吼吼有声,做势欲扑,但神色间却多有不安。
  林小七望向三人,正要说话,却见这三人中的一个瘦高个拱手为礼,道:“请问阁下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到这离焰岛上?”
  林小七‘啊’了一声,道:“原来这里叫离焰岛吗?却是没有听说过呢……”他说到这里,想起别人正等着自己回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