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2部分

不能久呆,我……我耻笑你了吗?”
  林小七见这大汉憨厚有趣,一挥手中长剑,笑道:“老兄,对不住了,我心中想着别的事情,是以笑了两声,可不是耻笑你不会御空。好了,在下好有点急事,就此离去,若有机会,咱们以后再见。”
  大汉道:“你……你别走啊,你还没有给我一个交……交代呢!”
  林小七笑道:“你是说那什么灵蛇的事情吗?实在对不住了,这事我做的确实不妥,不过事已至此,且我有要事在身,这个交代还是等日后再给吧。”
  大汉皱眉道:“这……这可不行,你走了,族长和圣女便要拿我问罪。”
  林小七翻了个白眼,道:“那依你之见,我该怎么办呢?留下来让你们砍成十七八段?然后扔进这海里喂鱼?”
  大汉道:“不会,绝对不会,我……我们鲛族人从来不杀投降的人,只要你……你肯投降,我至少可以保你一命。”
  林小七心中不耐,再看眼前的黑龙鬼头鬼脑的左右盘旋着,似乎正琢磨着从哪下手比较方便一点,便吸了口气,看向大汉道:“老兄,还是把你这条黑龙唤下去吧,免得我伤了它。我杀了你们一条什么灵蛇,此时不想再多结怨仇。”
  微微一顿,他看向这海岛的正西方,又道:“老兄,咱们就此别过,有对不住的地方容我日后赔罪!”
  林小七实在不想在这里多留,说到这里,脚下轻点,道:“银子,咱们往西方去,可别错了方向。”
  那大汉见他要走,一张黑脸顿时变的赤红,急道:“你……你别走,你一动身,我可就让老黑不客气了。”
  林小七冷笑一声,看也不看他,口中仍催碎银离去。
  碎银对他极为信任,朝向黑龙低声吼一声,便扬尾朝西边驰去。
  那黑龙见碎银离去,竟是一点留恋都没有,心中难过、惶惑,竟是呆立当场。
  海岛上的大汉见它垂头丧气,急道:“老……老黑,不能叫他们跑了,快……快追啊!”
  碎银离去的速度极快,延着海岛,眨眼便奔出去数十丈。
  大汉见黑龙仍自发呆,却不知道这龙的心思,心中气极,将手中的铜棍远远朝黑龙扔了过来。
  这黑龙皮糙肉厚,这铜棍自然伤不了它分毫,但这一击却是将它打的清醒。
  大汉又吼道:“老黑,再不追,咱俩就都要饿肚子了。族长说了,抓不到这人,你和我明天都要去后岛看门,那里……那里可没人送饭!”情急之下,他这句话说的倒是顺溜,只一处稍显结巴。
  也不知那黑龙是被大汉的铜棍打醒了几分,还是害怕饿肚子,当即怒吼一声,化成一道黑色的闪电,朝碎银和林小七追了过去。
  大汉见它追去,大大的松了口气,喃喃道:“好险,好险,饿……饿肚子的滋味可实在是不……不好受。”
  黑龙这一去,比碎银的速度又要快上三分,且碎银背上还驼着个人,只瞬间,黑龙便追上了它。
  黑龙距离碎银还有两三丈的时候,口中吐出一团碗口大的龙息,朝林小七打去。
  它对碎银有意,绝不肯伤害碎银,便一门心思要将林小七打下龙背。
  碎银听得身后有龙息破空时的呼啸声,一昂头,想要拔高避过。
  林小七冷笑一声,待碎银避过袭来的那团龙息后,道:“奶奶的,老子让你三分,你却要得寸进尺!银子,你停住别动,我先收了这条可恶的黑龙!”
  碎银扭头回望,依言悬浮在空中,眼中神色望向黑龙时,却有几分同情。
  它见识过神龙战甲的威力,深知其中厉害,因此,它对这一再示好的黑龙便多少有些同情。
  黑龙见它止住,也不敢贸然上前,同样是悬浮在空中,只将肚里似乎是不要钱的龙息一团团的砸向林小七。
  林小七避过几团迎面而来的龙息,口中轻叱一声:“化甲!”
  似乎是因为林小七体内的元气有所长进的缘故,神龙战甲附身时,比往常更加的迅捷,那缠绕着金色光芒的闪闪红鳞也更加夺目!此时的碎银已是林小七的兽宠,因此对这战甲透出的龙威毫不畏惧,反倒是将头贴在战甲上,仿佛颇为享受。
  战甲附身,那背的双翅也刺破空中团团云雾与瞬间张了开来,林小七悬浮与空中,一扬手中血红色的大周天剑看向黑龙,喝道:“孽龙,还没闻到你家老祖宗的气味吗?”
  在林小七化甲的一瞬间,黑龙就已觉一股自己绝不能抵挡的威势袭来,这威势纯和却又无可阻挡。它心中恍恍,想要亲近这扑面而来的气息,但内心深处却又惧怕着这王者的气息!及至林小七张开双翅,威风凛凛的悬浮在空中时,战甲里透出的龙威也愈发强烈。
  其时,黑龙的四肢早已僵硬,它死死看了一眼碎银,然后发出一声哀鸣,竟是保持原先的姿势一头栽了下去!
  碎银见它冲向海中,口中低低轻鸣一声,似乎在轻轻叹息。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银子,你是怜惜它吗?既然这样,我就下去收了它,也好给你做个伴。”
  此时的林小七背有双翅,无需碎银再驮着他,碎银便缩成尺余长,附在他的肩头。
  它扬首一拱林小七的脸颊,口中轻鸣了一声,似乎在怨他说话轻薄。
  林小七见它似有娇羞,不由哈哈大笑,道:“好,好,你既看不上它,那我就下去剥它的皮,抽它的筋!好歹也是黑龙,若有内丹,那是最好!”他此时大周天剑在手,胸中戾气又自升腾,一心只想着杀龙取丹,却丝毫没想到这黑龙已接近仙兽,杀了它正是有违天和!
  碎银听他如此说来,眼中顿有惊惧之意,一仰首轻轻咬住林小七的手指,似有劝阻之意。
  林小七知道碎银的意思,但他此刻胸中戾气升腾,微一皱眉时,眼中便隐有血色显现。
  碎银见了,顿时一颤,不待林小七说话,便悄悄的松开了口。
  林小七嘿嘿一笑,一振背后双翅向海面飞去。
  在他身下,黑龙浮在海面上,仍保持着僵硬的姿势。
  这黑龙体形巨大,林小七从空中落下后站在它的额头,手中长剑轻扬,泛出阵阵令人心寒的血光。
  他低头看向黑龙,轻轻自语道:“这龙太大,要剥皮抽筋怕要费上许多工夫,也罢,就先剖开肚子,瞧瞧有没有内丹……”他看向肩头的碎银,又道:“银子,你先吃了什么灵蛇的内丹,再有了这黑龙内丹,却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想到自己实力平平,但只要碎银吃了黑龙内丹,实力至少也不会比这黑龙差。从此以后,单凭碎银的威力,这天下怕就没多少人敢来惹自己!他想到这里,心中得意,拿剑在黑龙头上比划了几下,不由放声狂笑起来。
  而此时,在远处海滩上,那些鲛族人早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唯有那大汉一路狂奔而来,嘴里也高声叫喊着什么。
  林小七对那大汉的叫声充耳不闻,冷冷看了一眼海滩的方向,举起手中血红色的大周天剑向黑龙的颈项刺去!
第四十三章
  大周天剑轻轻刺入黑龙的鳞甲,一缕鲜艳夺目的的龙血缓缓流出,碎银趴伏在林小七的肩头微微颤抖,竟是将眼睛闭了起来。
  林小七鼻中嗅到这血的腥气,不由深深陶醉,而他手中的大周天剑微微轻颤,仿佛是发出欢快的鸣声。
  远处的大汉眼见林小七手中的剑刺了下去,大吼一声,再也无力狂奔。随即瘫坐在沙滩上,眼中神色黯淡,嘴里不知喃喃地念着什么。
  林小七深深吸了口气,手中加力,便欲由上而下,划开这黑龙的肚腹。
  但就在这时,离他身边约莫一丈距离的海面上忽的泛起五六尺的碧浪,一个身着银甲的中年人破浪而出,口中急道:“使者手下留情,你我本是同脉,千万不可杀了这龙!”
  林小七一愣,看向这人,道:“什么同脉不同脉的,你又是谁?”他嘴里问着,但手中的剑依旧没有收回来,正是预防来者突袭。
  那人竟是拜服在海面上,道:“在下鲛族族长绛落水,见过神龙使者!”
  林小七皱眉道:“你就是鲛族族长吗?”
  绛落水道:“是,在下正是鲛族族长。”
  林小七见他拜服在海面上,且神色恭敬,不似做作,便缓缓收回大周天剑,道:“原来是族长大人,请起,请起,你这一拜,我哪受的起?”
  绛落水却不肯起来,道:“使者大人,这黑龙是我族护法,请您手下留情,千万留它一命。”
  林小七道:“我正要问你,你一口一个使者叫我,这是什么意思?今日之前,我只见过一个鲛族人,什么时候做了你们的使者?”
  绛落水道:“我族中早有遗训,身着神龙战甲者,便是神龙使者!亦是我族最尊贵的客人,凡我族人,见之须视为神龙亲临,不可怠慢,更不可与之为敌!”
  林小七见这人来的突兀,本疑心他是为了救这黑龙才胡扯一通,但此时见他认得神龙战甲。心中疑虑稍去,复将大周天剑收了起来,笑道:“原来你认识我身上这件战甲吗?”
  绛落水恭敬道:“是,我族中有这战甲的图形,每代族长都要铭记于心。”
  林小七虽收回了大周天剑,但他身上战甲未曾脱身,那黑龙被龙威死死压制,仍是瘫软。
  只是它本是水生之物,肢体虽是僵硬,但浮在海面上却兀自不沉。
  绛落水见林小七收起长剑,又见他脸上神色渐缓,便小心翼翼道:“使者大人,可否请您收起战甲?这黑龙护法受不起神龙之威,若是时间长了,怕是……”
  林小七心中虽仍念着黑龙的内丹,但这绛落水说鲛族与神龙有缘,他也不好多做为难。
  且他为人机巧,深知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当下便默念口诀,收起了身上的战甲。
  绛落水见他依言收甲,心里松了口气,道:“多谢使者手下留情。”
  林小七见他仍是跪在海面上,笑道:“族长大人快快请起,我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想请你释疑,而你这一跪,也是折杀了我。”
  微微一顿,又道:“对了,我姓林名小七,族长大人叫我一声小七就行了,不必一口一个使者大人。”
  绛落水依言站起,恭敬道:“不敢,不敢,使者大人乃吾族最尊贵的客人,如何敢直呼名讳?”
  林小七笑道:“族长大人就不必客气了,我这人见不得别人客气,你一客气,我便浑身不自在……得了,我也不叫你什么族长大人了,你既姓绛,那我就叫你一声老绛吧。而你呢,还是叫我小七,又或者叫一声林兄弟。”
  绛落水见他说的直爽,也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微微一顿,又道:“对了,请问林兄弟,你身为神龙使者,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这离焰岛上呢?神龙使者向来只在仙界行走,极少出现在凡尘俗世,鲛族之人更是有数千年未曾见过使者尊颜了。”
  林小七呆了一呆,他没想到这所谓的神龙使者居然还有这一说,不由笑道:“老绛啊,你会不会认错了?我虽有神龙战甲,可还是第一次听说什么神龙使者……或许,这神龙使者另有其人吧。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一介凡夫俗子,满身俗气,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仙人气息啊?”
  绛落水心中也有此疑问,正欲说话时,却见黑龙已缓过神来。只是林小七仍然踏在它的头上,它不敢多动,只将眼看向自己,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绛落水微微一笑,道:“林兄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林小七见他踏浪如履平地,不由笑道:“去哪里?若是你住的地方,我看多半是去不成了。”
  绛落水奇道:“这是为何?”
  林小七哈哈笑道:“你既是鲛族,想必是住在水下,我虽然可以在水里呆上一段时辰,但总觉憋气。所以,你住的地方最好不去,我看咱们就去那沙滩说话吧……”
  绛落水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无妨,无妨,林兄弟既然不肯往水里去。那我就领你去这离焰岛的南边吧,那里与你人族城镇一般无二,想必兄弟是住的惯的。”
  林小七此时浑身赤裸,取出衣服往身上套去,笑道:“住?住就免了,我此时肚中有些饥饿,向老绛你讨点吃的喝的就行了,另外还有几个问题请教……最多半日,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绛落水有些失望,道:“最多半日吗?我还想请使者您……”
  林小七奇道:“老绛你有什么事吗?”
  绛落水微一沉吟,笑道:“这里不便多说,林兄弟还是先随我来吧。”
  两人来到海滩,却见那大汉迎了上来,绛落水看向林小七,笑道:“林兄弟,这是我族中第一勇士,他本是孤儿,随我姓绛,单名一个围字。这孩子性格憨厚,有时稍显木讷……”
  林小七不等他话说完,便笑道:“你是老绛,那我便叫他小绛了。他是你族里第一勇士吗?厉害,厉害,刚才那一棍打得我吐血,现在胸口还发闷哩。”
  绛围瞪大双眼直直地看着林小七,道:“族……族长,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老黑一见到他,竟是连打都不敢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有老黑在这里,他……他就真是天下第一凶人,咱也不怕他。”
  绛落水一脸尴尬,怒道:“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还不快见过神龙使者!”
  绛围虽不认识神龙战甲,但这名字却是听说过的。
  他性格温顺,对绛落水的话从不敢稍有违背,尽管心中仍有不解,但仍是恭恭敬敬朝林小七的跪了下来,道:“鲛族子弟绛……绛围拜见神龙使者!”
  林小七苦笑道:“老绛,你族里有多少人?”
  绛落水奇道:“兄弟问这个做什么?连带这岛上的小镇,我族里约有三万余人。”
  林小七伸手扶起绛围,笑道:“着啊,你族里三万多人,见我一个便拜一个,怕是到后天这个时候也拜不完吧?”
  绛落水知道他话中的意思,顿觉这神龙使者平易近人,全无上位者的威严,不由心折。
  笑道:“兄弟你既然不喜欢人拜,那便不拜。呆会见到人时,我亦不说你就是神龙使者,你看这样如何?”
  林小七笑道:“这样最好。”
  绛落水遣散岛上众人后,引着林小七向这海岛的南边行去,绛围尾随其后。
  不远处,那海中的黑龙也恢复过来,它刚刚吃了林小七一个亏。但对碎银依旧是贼心不死,竟是潜入空中云层,偷偷地跟在后面。
  这海岛颇大,但转过一座山头后,景色却是一变。
  放眼望去,四处花草掩映,树木葱郁,竟是一派大好的春色。
  林小七虽有满腹疑问,但眼至之处,无一不是奇花异草、珍奇鸟兽,他看的眼花,倒是忘了相询。
  又行了一段路,远处有鼎沸人声传来,亦有鸡鸣狗吠的俗世之声。
  林小七一呆,暗道:“原来这海岛上真有一个小镇,却不知道这鲛族人要这陆地上的镇子干什么?”
  不多时,绛落水便引着林小七进了小镇。
  林小七四处环望,却见这小镇的街道上青石铺地,两旁的屋子亦是青石垒就,造型古朴却显雅致,与天朝境内的许多南方小镇颇有同工之妙。
  林小七对这些并不如何的吃惊,真正让他惊讶的是,在这小镇之中,竟有许多长像各异的人。
  这些人有碧眼金发者,亦有从头至脚一片黝黑者,还有一些人长像并不奇特,但衣着服饰与天朝民众的服饰竟是一模一样。
  这些人或是行走匆匆,或是戏耍嬉闹,又或是在铺面里高声叫卖,但见到绛落水时,都恭敬的鞠躬致意。
  林小七奇道:“老绛,这些人都是你们鲛族人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啊?”
  绛落水笑道:“兄弟眼光不错,他们确实不是我鲛族人,你瞧那边铺面的老板,他是天朝人,而他身边的人却是一个西方大陆来的。”
  林小七更是奇怪,道:“我刚才听你的族人说,这离焰岛本是禁地,为何却有这许多的外人?”
  绛落水答道:“我这族人说的也没错,兄弟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原来这离焰岛确实是鲛族人的禁地,这岛本身就是一个上古阵法,若无鲛族人引领,外人根本就进不来。
  所以,刚才林小七在岛上突然出现后,便引起了一场误会,及至与一场干戈之争来。
  至于这岛上的小镇,还有这些并非鲛族的外人的存在,也是有因由的。
  鲛族人生性仁厚,族中早有古训,在这海岛方圆五百里以内的海域里若是有了海难,他们必前往救助。
  凡是救起的遇难之人,他们更是照料有加,及至完全康复后,再寻找机会遣专人送走。
  不过这海岛风景优美,且鲛族人生性和善,与世无争,许多遇难者不舍离开,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时间一长,海岛上便有了这座小镇,专门供这些外来人居住。
  林小七听绛落水说到这里,不由笑道:“难怪这镇子上有许多人长的希奇古怪,就是在天朝也难得遇见。”
  绛落水笑道:“东海水域辽阔,至少有数十个国家的船只要从我离焰岛附近经过,是以我这岛上的居民也就繁杂。”
  林小七又道:“你刚才说这海岛本就是一个阵法,我若是想走,是不是也需要你们的指引才行?”
  绛落水笑道:“那倒不必,这阵法乃上古传下来的,除了我鲛族人,外人只能出不能进。不过一旦离开,就再也进不来,即使牢记方位也是没用的。而兄弟你本是神龙使者,与这岛上阵法息息相通,当是来去自如。”
  林小七奇道:“我与这阵法息息相通?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阵法和神龙有什么联系吗?”他说到这里,又想起自己这个神龙使者来的莫名其妙,也有心问个明白,又道:“还有,你刚才说我这个神龙使者与你们鲛族本是同脉,这又是怎么个说法呢?”
  绛落水心里也觉得他这个使者与祖上所言有些差别,道:“兄弟,你可知道我鲛族的来历?”
  林小七摇头道:“你们鲛族最是神秘,陆地上的人只知道你们族中女子各个美若天仙,便有许多贼人来这东海……”他说到这里,见绛落水脸上有些阴郁,知道怕是触了他的痛处。便轻轻咳嗽一声,略过此处不提,又道:“关于你们鲛族人的事情,陆地上的人知之甚少,更不用说你们的来历了。”
  绛落水道:“其实我们鲛族在上古时期只是这海中的鱼妖,后机缘巧合,得神龙大人赐龙血浴身,便从此有了我们鲛族。只是我们鲛族人生性善良,不识世间险恶,神龙大人便用一片鳞甲化成这离焰岛。又在岛上布下上古阵法,只要鲛族人不离开这岛的周围,便无人能欺负我们。我们鲛族人生来无脚,从未在陆地上行走过,神龙大人怜惜我们。便又施下神迹,只要我们一踏上这离焰岛,便能化出双脚,行走自如……呵呵,兄弟你身为神龙使者,而神龙大人与我们鲛族有再造之恩,体内亦有神龙血脉,所以这才有了我刚才的同脉之说。”
  林小七听的心驰神往,叹道:“原来你们的来历竟有这么一个故事,而你这同脉一说……嗯,不错,不错,神龙姐姐与我也算有再造之恩,咱们可不正是同脉吗?”他嘴里胡言乱语的叫神龙为姐姐,绛落水却是听的不解,有心想问吧。但这一问却是问到了神龙的身上,他略一沉吟,终是不敢多问。
  不过听林小七这么一说,绛落水心里也明白眼前的这个神龙使者与祖训中所说的使者必有些不同,便道:“兄弟,你乃神龙使者,有些话我本不应该问的,不过我听你话中的意思,似乎有些……有些……”
  林小七呵呵笑道:“有些什么?你是不是想问我这天上来的使者怎么一身俗气,是也不是?”
  绛落水微微鞠躬,笑道:“不敢,不敢。”
  林小七道:“有什么不敢的,你猜得没错,我这使者与你想像中的神龙使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情……”自他见到这小镇里的景象后,对绛落水再无疑心,便一边随他慢慢行去,一边将自己是如何得到神龙战甲的经过娓娓道出。
  绛落水听的也是心驰神往,他见这林小七确实是个凡人,而非天上仙人,心中更觉亲切,笑道:“兄弟啊,你这一说,我这声兄弟便叫的踏实一些了……不过你这机缘更是深厚,比之我整个鲛族也不遑多让啊!”
  林小七笑道:“老绛,那我这个名不副实的使者你还认是不认?”
  绛落水正色道:“自然要认,族中早有遗训,凡是身着神龙战甲之人,就是我鲛族最尊贵的客人,亦是神龙大人派来的使者。而在我想来,神龙大人既然将战甲传与兄弟你这俗世之人,必是有他的深意,而非兄弟你刚才所说的什么撞了大运……”
  两人边说边行,不多时,已到了一处颇为宏伟的宅院之前。
  绛落水指着宅院朱红色的大门,道:“兄弟,这是我们与外族人议事之所,里面的布置也算周全,你先在这里稍歇片刻。你既然身为神龙使者,按照族里的规矩,我当叫齐所有的长老,再来这里与兄弟叙话。”
  微微一顿,他看向身后的绛围,道:“绛围,你送使者进去,再找些伶俐的人过来服侍。”
  林小七笑道:“用不着,用不着,我这人随意惯了,老绛你只须告诉我哪里有吃的喝的就行了。”
  一边的绛围却抓了抓头,道:“使者大人,我这人笨……笨的很,不会侍候人。但要找吃的喝的,我倒可以替你办……办到,嘿嘿,我这人是个吃匠,哪里有吃的只须用鼻子一闻就能找到。老……老黑都比不过我!”
  林小七哈哈一笑,这憨厚的汉子正对他的脾性,正欲说话时。却忽然想起自己吃的那条灵蛇来,看向绛落水,道:“对了,老绛,我初来这岛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且肚子饿得紧,那个……那个一不小心就吃了你们族里什么圣女的灵蛇,你看……”
  绛落水哈哈一笑,道:“无妨,无妨,不过一只兽宠而已……兄弟安心在这里歇息,我去去便来,我还有许多不解的地方要问兄弟你哩。”
  林小七拱手送别了绛落水后,却见绛围一脸的烦恼,道:“绛围,你怎么了?”
  绛围道:“族……族长刚才说了,灵蛇的事情不怪你,可这灵蛇平时都是我带出来的,今天一不小心让它溜到了后岛……唉,你是神龙使者,是我族里的最尊贵的客人,族长肯定是不怪你。但我……我……”
  林小七笑道:“你是怕族长怪你吗?”
  绛围道:“族长最是疼我,他……他老人家不会怪我,可……可是圣女最近心情不好,她肯定不会饶了我。我看这一次,我肯……肯定会被派到后岛看门,而且还……还没人给我送饭了。”
  圣女?林小七心中好奇,虽有心想问下去,但他看这绛围说话吃力,便懒的多问。
  且他肚中饥饿,此时只想吃个痛快,然后再洗去身上的海水,换身衣服。
  此时此刻,他好歹也算是神龙使者,正是这鲛族最尊贵的客人,等这族里的人来齐了,岂不要穿的周正一点才好见人?他自小孤苦,除了楚轻衣和古无病,从未有人真正尊重过他。
  此时机缘巧合,竟成了这鲛族的神龙使者,鲛族中人更是将他奉为天人,那是说什么也要好好体会一下这难得的境遇。
  绛围将他引进门里,道:“大……大人,你想吃些什么?我告诉你,这镇子里有从西方大陆来的人,他……他们最会烧烤。你要是想吃这个,我马上就叫人来……”
  林小七笑道:“吃什么倒无所谓,不过不能没有酒,刚才和老兄你折腾了一番,累的够戗。弄杯酒喝,正可解乏。”
  绛围呵呵笑道:“大人,你我倒是同好,我……我这人最是好酒了。”
  林小七笑道:“那就麻烦老兄跑一趟吧,呆会再陪我喝上一杯,只是你别再叫我什么大人了,和你们族长一样,叫我一声兄弟吧。”
  绛围是个憨厚人,也不知道上下尊卑,傻笑道:“那感情好,还是兄弟叫的爽口……”微微一顿,他到底是想了起来,哎呀叫了一声,道“不对,不对,族长叫你一声兄弟,我也叫你一声兄弟,那……那我岂不成了族长的兄弟?”林小七苦笑道:“老兄,你不会等没人时再叫我兄弟吗?唉,老兄啊,你兄弟我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你还是快点找些吃的来吧,刚才一棍没被你打死,再过一会,怕是要被你饿死了。”
  绛围嘿嘿一笑,抓了抓头后,便大步的跑出门去。
  林小七见他离去,这才想起没人给自己领路,这宅院颇大,倒是该往那间屋子里去呢?
第四十四章
  一张巨大的红木桌上摆满了各类瓜果、烤肉,林小七独坐一方,看着手中碧绿色的酒杯,心中满是惬意。
  在他身边,碎银伏在桌上,不时的将血红的舌头伸出在他的酒杯里舔上一舔。
  绛围此时仍跑进跑出,将刚刚烤好的各类兽肉送上。
  林小七看的过意不去,招呼他过来一起喝酒,这憨厚的汉子却将手一摆,说片刻就好。
  林小七难得被人服侍一回,便由得他去。
  吃了两三块肉后,林小七的肚中微饱,他本不喜大荤,便细细的品尝起酒来。
  这酒是西方大陆来的酿酒大师亲自酿制的,味美醇和,且不上头。
  配这油腻的烤肉同用,正是绝配。
  又过了片刻,绛围苦着脸走了进来,林小七道:“老兄来得正好,我一个人喝酒实在无趣,你这会应该忙完了吧?”绛围抓了抓头,道:“兄弟,实在对不住了,我……我还有点事情,怕是陪你不成了。”
  林小七虽然嫌一个人喝酒闷的慌,但这绛围说话吃力,也不是一个好的酒伴,是以他也没勉强,笑道:“既然这样,那老兄就先忙去吧,就是不知道你们族长什么时候来,若是来的迟,我就多喝两杯。”
  绛围似有心事,勉强笑道:“我们族里的长老有十三位,分居在这岛的四方,要是聚……聚齐,少说也要一个多时辰,兄……兄弟慢用,不急在这一时。”
  他说完之后,也不等林小七说话,便微一拱手奔出了门外。
  林小七见他神色古怪,心中难免有些奇怪,但他一路行来见过这岛上的风情人物之后,对绛落水再无疑心,又何况这老实憨厚的绛围呢?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有酒无伴也是无趣,林小七再喝了两杯后,不由想起往日和古无病一起厮混的日子来。
  那时间,两人今朝有酒今朝醉,从来不管明日事。
  每当清风明月之时,两人都喜欢寻一处高山又或是临水之处,一壶浊酒,几味卤菜,总是要喝的酩酊大醉。
  清醒时,便扯些江湖上的事,微醺时。便说些风花雪月之事,及至酩酊,两人或是高声呼喝,或是嬉笑发狂!
  林小七轻轻饮了口酒,他年纪虽小,但想起往事来,心中倒有些唏嘘。
  不过这也难怪,自他和古无病遇见神龙之后,所遇之事无不奇之又奇,短短月余,倒像是过了几年的时间。
  而现在,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离焰岛,而古无病却不知所踪。林小七想着再见面时,不知是何年何月,心中自然感触。
  但这古无病终究是林小七心中愁思的引子,及至最后,他心里想得最多还是楚轻衣……
  林小七忽然微微皱了皱眉,这酒本是醇和之味,但此时喝在口中忽多了点苦涩的味道。
  他心中暗思,莫非人心中有愁思时,这酒也会变苦涩吗?
  他正胡乱地想着,身后却有脚步轻轻响起。
  或许是酒意上涌,林小七觉得自己全身暖和舒适的,竟是一点也不想动。
  自他背后忽然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这手光洁滑嫩,指尖丹寇点点让人瞧得心醉。
  这手拿起酒壶在林小七的空杯中倒满酒,随即轻轻放下。
  林小七以为是绛落水叫来服侍自己的丫鬟,也懒的回头,道:“多谢。”
  背后忽有温婉的声音响起:“使者大人,你觉得这酒如何?”
  林小七眉头一跳,只觉得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道:“好酒,醇和绵软,我是第一次喝到这样的好酒。”
  那声音淡淡道:“醇和绵软吗?是啊,我下了鲛族独有的M药在这酒里,醇和虽不敢说,但这绵软却是一定的。”
  林小七此时已觉不妥,他试着运转体内元气想要驱散愈发浓烈的酒意,但气运三转后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再试着站起身去看看背后究竟是什么人时,又觉全身酥软,仿佛泡了水的面条,竟是连指头也动弹不得。
  他苦笑几声,道:“我知道,姑娘想必就是这族里的圣女吧?”
  那声音奇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小七依旧苦笑,道:“我本来以为是绛落水要害我,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像。我的底细刚才都说与他听了,他若要害我,没必要拐弯抹角,只须一个绛围对付我就足够了。我思来想去,觉得这根源怕是在那条灵蛇的身上……自我来这离焰岛后,除了吃了那条灵蛇,没有跟任何人结下冤仇。所以,姑娘你的身份也就不言自明了,我想不出来,除了灵蛇的主人,还有谁会在我的酒里下药。”
  微微一顿,林小七又道:“对了,绛围本来是要陪我喝酒的,但是他刚才神色古怪,说有事情要做,想必也是被你支出去的吧?”
  那声音轻轻一笑,道:“你果然聪明,不过……”
  林小七道:“不过什么?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
  那声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