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4部分

道:“老绛,你且说来听听,究竟是什么事情?”
  绛落水生怕林小七像刚才那样一口便回绝的死死的,索性拉着林小七在路旁的一块大石坐了下来,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了出来。
  原来,在这离焰岛的北边有一座小岛,这岛名唤琉璃岛。
  与鲛族相同,在这琉璃岛上也生存着一个族群,这族群里的人俱是石妖幻化,生性贪婪,且好Yin。
  这伙石妖贪恋鲛族女子的美貌,每年都要掳掠去数十名鲛族女子,由于他们妖术厉害。再加上鲛族人无法在陆地行走,是以便默默忍耐,只能约束自己族中的女孩不要往北边去。
  千百年来,鲛族人虽然每年都要失去数十个女子,但人一出世,便有生老病死、有无妄之灾,所以失去女孩的鲛族人虽然心伤难过,却也只好将这灾祸归为天灾。
  千百年来,琉璃岛与离焰岛并存在这片海域,鲛族人也就一直默默地忍受着。
  毕竟每年失去的女孩子只是少数,若真要报复,因为先天的缺陷,那将是一场更大的灾难!
  但即便是这样的日子也未能长久,十年前,琉璃岛上的石妖不在满足伺机掳掠落单的鲛族女子,而是有目的在离焰岛的周围进行围捕。
  这些石妖虽然无法进入离焰岛,但鲛族人因为不能长久的脱离海水,再加上他们必须在海中捕食,所以当石妖进行有目的的围捕时,鲛族女子的灾难便来了!
  当听到这里时,林小七不禁好奇,问道:“这些石妖有多少人?”
  绛落水道:“人倒不多,大约三百人余人。”
  林小七道:“这就怪了,既是石妖,就没有传宗接代的事情,他们三百来人,若只是为了Yin欲……”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旁边的绛紫烟,复凑到绛落水的耳边,放低声音道:“若只是为了Yin欲,每年数十个鲛族女子也足够这些妖人泄欲的了,他们为什么还要进行大规模的围捕呢?老鲛,这里面必定有些原因的吧?”
  绛落水苦笑道:“是啊,起先我们也不明白,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才知道,这些石妖勾结了陆地上的人。他们将劫来的鲛族女孩卖给这些陆地人,同时换取他们所需要的东西。据我所知,这些石妖生性贪婪,喜好声色。那些陆地人便投其所好,已美酒美食诱引他们,还将一些异族女子送上岛,以满足这些石妖的……”他说到这里,心中愤恨,却是一掌将身边的石头劈下一块。
  林小七恍然大悟,道:“这就难怪了……我常听人说诸般妖异中以这石妖最为呆傻,却想不到这海岛上的石妖倒是聪明一些,竟然知道与人为谋。对了,老绛,那些陆地人都是些什么人?依我想来,大约也是一些难以对付的人吧?否则他们只要一靠近这片海域,你还能逃脱你的手掌心!”
  绛落水苦笑道:“你猜得没错,这些人里有道者、有魔者,即使是些普通人,也都有高人护法。久而久之,他们已将掳掠我鲛族女子当成了一桩生意!不瞒兄弟你说,这十余年来,我族中每年都要被掳去约百名女孩……唉,我鲛族人丁早就不旺,这些女子被掳去后,我族中的男丁已有相当一部分人无法婚配。”
  林小七一拍腿,道:“妈的,我说这几年来,在我天朝的鲛族女子怎么多了起来,原来根源出在这里啊!不过倒也奇怪了,从来都是妖、魔勾结,这修道的怎么也敢参与进来?”
  绛落水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一旁的绛紫烟却淡淡道:“我鲛族女子生有媚骨,正是普天下Yin徒梦寐以求的,美色当前时,修道者又怎样?他们还能保持那一份不动心吗?”
  林小七想起绛紫烟也曾被掳掠过,想当时,若不是他和古无病联手施计,那落龄子又怎会鬼迷心窍的将绛紫烟卖给古无病。
  说来说去,确实就是这Yin欲作祟!
  林小七听到这里,心中已明其意,不由笑道:“老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们鲛族人无法在陆地行走,所以便想请人去消灭这伙妖人。或许是你怕引狼入室,是以不敢找外人相助,而我又适逢其会,来到你这离焰岛,因此你老人家便看上了我。是也不是?”
  微微一顿,他不等绛落水开口,又道:“按理来说,这个忙我肯定是要帮你,但你要知道,那可是数百的石妖啊!还有你说的修道者和修魔者,能在这茫茫大海中吃这碗饭的人,他们哪一个会比我差?单凭神龙战甲,我或许能保个性命,若要消灭他们,这只怕是痴心妄想了!老绛啊,不是我不帮你,单凭我这实力,即便是加上我身边的这只魔灵龙和你岛上的黑龙护法,怕也只是人家的碗中餐、盘中菜啊!”
  绛落水却笑道:“你说得不错,世人多贪恋我鲛族女子美貌,我哪还敢请外人帮忙?便是我这岛上的外族人里,也没有一个是修行的。不过说到兄弟你嘛,只要你肯出手,就必定能消我心头之患!”
  林小七奇道:“这是为什么?”
  绛落水笑道:“不瞒兄弟你说,第一眼见你时,我就知道你的实力。确实,依你的实力想要消灭那伙妖人,绝无可能。但天下之事,冥冥中早有定数,你的实力虽比不上那伙妖人,但你却是神龙使者啊!我族中祖辈早有遗训,但凡我族有灭族之灾时,神龙大人必定会遣使者下凡,以助我族人渡过难关!兄弟你瞧,你这不是来了吗?”
  林小七瞪大了眼,吃吃地道:“老绛,你别不是弄错了吧?我这神龙使者可比不上真正的神龙使者啊!再说了,我听你这话,怎么有点……你敢确信你没听错你祖辈的遗训?”顿了一顿,他干脆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又道“实说了吧,老绛,你这话别不是故意赚我的吧?”
  绛落水面色一凝,忽然站起身来,复又直挺挺的跪了下去,大声道:“我绛落水以鲛族第三十七代族长的身份立此毒誓,我刚才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点虚假,当受万雷轰顶……”
  林小七吓了一跳,不等他发完毒誓,急忙伸手扶住了他,道:“行了,行了,好端端的发这毒誓做什么,我信你就是。”
  绛落水跪在地上却不肯起来,道:“那兄弟你是同意了吗?”
  林小七却叹了一叹,道:“老绛,你既然这么说,我就算拼了这条小命也要帮你,反正我这命也是神龙救的,就当是还它的恩情了。不过……不过这事须得缓上一缓,我刚才也说了,我还有事要办。如果我侥幸留得性命回来,我林某的这条命就算卖给你老绛!”
  绛落水站起身来,道:“有兄弟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不过兄弟你究竟要去办什么事?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林小七苦笑道:“究竟要做什么,我此刻也不清楚,许是救人,许是拼命,到时候再看吧!”
  一旁的绛紫烟听到这里,却忽然轻轻笑了起来,绛落水面色一沉,道:“你这丫头,怎么如此无礼,没见爹爹正和林公子说正事吗?”
  绛紫烟微微一笑,看向林小七,道:“七哥,你打算如何走这第一步?”
  林小七沉吟片刻,道:“第一步自然是要先回到天朝,然后再打探消息。”
  绛紫烟点了点头,道:“那你准备先去七贤居呢,还是先去焚心谷?换句话来说,就是你打算先救人,还是先去替古郎出气。”
  林小七道:“事有轻重缓急,救人自然是第一要紧,这口气还是等小胡自己来出吧。不过,这也只是说说而已,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都不容易得手。”
  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你倒提醒了我,如果小胡真在七贤居的话,我想暂时还是不忙去那里。因为七贤居的人知道我和小胡的关系,他们也知道是我得了大周天剑,所以他们不可能不防着我去救人。我若莽撞的赶去了,必是飞蛾扑火,绝不会有好结果。但是焚心谷就不同了,或许我应该先去他们那里走一趟。这原因有二,第一,他们既然认定小胡是杀死郁轻候的凶手。那就说明他们未必清楚事情的真相,再进一步推论下来,他们也肯定不知道我和小胡的关系。是以,他们绝不可能想到我会找上门去,在他们的眼中,我这人根本就不存在!第二,焚心谷和七贤居的渊源颇深,虽然他们将小胡交给了七贤居但依我想来,他们对小胡不可能就此不管不问。小胡毕竟是杀死郁轻候的凶手,七贤居究竟要怎样处置小胡,他们必定会了解一点。有了这两个原因,那么我这第一步就应该是……”
  绛紫心接上他的话头,道:“就应该是去焚心谷一趟,对不对,七哥?”
  林小七点头道:“不错,我正是这样打算的。”
  绛紫烟轻轻笑道:“古郎曾经和我说过,他说七哥你心思机巧,胸有丘壑,绝非池中之物。先前只是际遇不好,若有时机,当一飞冲天,啸傲九霄!现在看来,他这话一点没错,古郎有难。七哥心中沉痛绝不比我少上半分,但在这种情形下,七哥依然谈笑自若,又能将事情看得透彻,非是常人能及!有七哥在这里,古郎必定有救……”
  她这边说着,一旁的绛落水却是听的糊涂,道:“丫头,你和林公子究竟在说些什么啊?这个小胡又是谁?”
  绛紫烟转头看向远处的海滩,淡淡道:“七哥,其实你去救古郎和我爹求你的事情并不冲突,正可并成一件来做。若此,也不怕走漏风声,泄了你的身份。”
  林小七微一皱眉,道:“并成一件来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话未说完,心头忽地一跳,急道:“莫非……莫非琉璃岛上就有焚心谷的人?”
  绛紫烟轻轻点头,缓缓道:“不错,在琉璃岛就有焚心谷的人,而且还是相当重要的人物!”
  林小七忽然笑了一笑,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海滩,道:“你爹刚才说凡事都有天定,此时看来,一点没错。若非是天意,我怎么会恰恰来到这离焰岛上,若非天意,又怎会遇上你?”
  一旁的绛落水皱眉道:“兄弟,你和我丫头究竟在打什么哑谜?你们说的话,我似是明白一点,仔细一想,却又稀里糊涂……”
  林小七打断了他的话,道:“老绛,其中原由我呆会再说给你听,你先叫人给我准备一间僻静的屋子吧。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亮,既然要去琉璃岛,也不在乎一天两天的时间,我且先做点功课。”
  林小七并没有忘记他和黑影的三天之约,他虽然并不知道所谓的传承之后,自己的实力究竟会有多少长进,但他却知道,自己绝不能成为大周天剑历代宿主中最短命的一个!
  绛落水到底是一族之长,在完全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将召集好的族中长老全部遣散,好让林小七得到完全而充足的休息。
  他心中清楚,鲛族未来的命运完全系于林小七一身,而这样的命运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因素,有生命与未来的延续,也有自己的女儿渴望得到的幸福……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这命运的走势就将初现端倪,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维系命运走势的人过上几天无人打扰的日子。
  离焰岛的西端是一片坟地,这里是岛上外族人死后下葬的地方。
  这里虽然有些阴森的气氛,但在整个岛上,这里却是最安静的地方。
  坟地里有一座红石垒起的石屋,林小七就住在这里,其实,当他得知这就是绛落水为自己安排的住处后,心中实在是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这里安静固然是安静了,但林小七希望的安静却是在三天之后,在传承没有到来之前,他却想着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林小七出来就没畏惧过死亡,但他也从来不肯亏待自己,他心中清楚。琉璃岛之行,生死难定,那么在这之前为什么不让自己享受一番又甚至是放纵一下呢?
  不过这终究只是他心中的想法,如果绛紫烟不在这里,他或许会很无耻的向绛落水提一些要求。
  但当绛紫烟盈盈的目光落在他的肩头的时候,那里面分明有着如山般沉重的期望。
  而当林小七面对这样的目光时,他感觉到了从来未曾有过的一种情绪,他隐隐记得,在楚轻衣面前时,他也曾有过这种情绪。
  只是那时他还小,他并不明白这情绪里所包含的一切。
  但是现在他却明白了,这样情绪对别人来说,是与自己的期望与托付,但对自己来说,却是自己永不推卸的责任!
  整个鲛族中,知道绛落水将林小七安排在这石屋的人绝不超过五个,而绛围自然是其中一个。
  他不仅知道,而且也是这石屋的护卫之一。
  绛落水给这石屋安排了两名护卫,其实他当时是想自己和绛围轮流替林小七护法的,他并不是不信任自己族中的同胞。但林小七的安危实在太过重要,他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也不愿其中有任何的差错。
  但很趣的是,当他将林小七送到这间石屋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已经有了一个算不上很称职的守卫————一条眼光迷离、略有朦胧,但看到碎银美丽的身影之后就会立刻全身颤抖的黑龙!
  对与这条赖着不走的黑龙,绛落水没有办法,绛紫烟也没有办法,甚至于林小七也没有办法。
  每当林小七看到这条黑龙时,心中就有一丝的担心,他担心,当传承真正到来的那一刻,这条黑龙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吗?
  或许再次穿上神龙战甲是唯一赶走这黑龙的办法,林小七不无恶意地盘算着。
  不过他也实在好奇,看碎银的态度,它对这黑不溜秋的家伙显然不感兴趣。但唯其如此,在没有进行传承之前,林小七更愿意在它们这种微妙的关系之间消磨几天的时光!
  但让他失望的是,由于碎银过与冷淡,在传承到来之前,他并没有看到一些暧昧或是有趣的事情。
  无奈之下,他只有与绛围喝酒,但是这绛围枉有一付威猛的身形,酒量却是不堪。
  往往林小七还没喝到五分,他就已经鼾声四起了,及至最后,真正陪林小七喝酒的却是碎银。
  而到这时,林小七才发现,如果说他一个人可以喝倒五个绛围这样的人,那么碎银轻易地就能放倒十个像他这样的人!从那一刻起,林小七发现,在自己的眼里。会喝酒的碎银愈发的可爱,而让他犹为惊奇的是,碎银身上的鳞甲也开始渐渐变色。
  那一片银白的光影中,竟有点点金光泛起!
  林小七知道,或许在自己的传承之后,碎银就将给他一个惊喜!
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依旧是那一片坟冢里,也依旧是那一片看不到头的幽暗。
  林小七在这点点磷火中盘膝而坐,他紧闭双目,脸上神情一片凝滞。
  在他的身边,一道黑影飞快的围绕着他奔走,这黑影略有人形,面目不清,但有一只手却始终按在林小七的百会丨穴上……
  这就是林小七苦苦等待着的传承,在离焰岛上呆了三天后,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夜色刚刚降临时,他就让绛围守在了门外,而碎银也被他收回了须弥戒指。
  当他准备好一切后,三天的约会如期而至,那一刻,当梦魇笼罩了他的灵识时,他又再次来到了初见黑影的地方。
  只是他有些惊奇的发现,黑影的身形比之前几天竟是愈发的模糊。
  林小七原以为这传承会进行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上次见到黑影时,黑影曾就道、魔两家的功法向他做了很详细的阐述。
  但是这一次却大不相同,当在他刚见到黑影,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黑影便让他盘膝坐下,复又让他凝神守意,尽快的进入行功时的忘我之境。
  林小七并没有多话,他清楚黑影这么做必是有他的用意。
  他依言坐了下来,并努力使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进入忘我之境……
  然而,让林小七惊讶的事情又发生了,当他即将进入忘我之境、在他的灵识对周围事物还有感知的那一瞬间,他看见黑影伸出了一只漆黑的手,然后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那一掌拍来时,林小七下意识的心中一缩,但让他奇怪的是,这一掌落下,他竟然没有任何的感觉。
  随即,一股巨大的暖流袭来,渐渐弥漫了他的全身,他的意识也开始恍惚,身体仿佛在渐渐的升腾。
  但这恍惚只是一瞬间,片刻之后,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间石屋,而且整个身体竟是悬浮在空中!他睁眼看去,在自己身体的下面,一个青衣少年怕膝而坐。他紧闭双目,面上神色凝滞,而在这少年的身边,一道黑影如闪电般的绕着少年飞驰!
  林小七立刻醒悟过来,黑影刚才那一掌竟是将自己的灵识从躯体里逼了出来。
  毫无疑问,这石屋中的少年正是他自己!
  这就是所谓的传承吗?林小七悬浮在空中,心中满是疑问,在他想来,所谓传承应该类似与某个宗派的灌顶大法。
  这种大法是直接施加外力,在改造被施法者身体的同时,也用真元炼造他的灵识。
  但很显然,黑影此时用的方法不同与林小七知道的任何一种方式,此时看去,黑影更像是用某种秘法在锻造他的肉体。
  林小七还是第一次用自己的灵识来观察周围的事物,尤其让他觉得新奇的是,这些被他观察的事物当中就有他自己。
  周围的环境仿佛是虚幻的,映在林小七眼中的近景是那座红石垒成的小屋,但当他往远处看时,周围幽暗的夜色中有磷火点点,这景色竟依然是他在梦中所见到的。
  现实?梦幻?林小七糊涂了……石屋中央坐着的少年脸色有些苍白,原本应该是稚气未脱的脸庞,此时竟了些许的沧桑。
  和古无病不同,林小七从不注重自己的仪表,他甚至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在镜子中看到过自己的脸了。
  此时他悬浮在空中寂寂的望去,那青衣少年的眉宇间的沉重和沧桑让他心惊不已。
  这就是自己吗?记忆中,自己应该是很快乐的人啊!除了藏在心底的那缕情思,他似乎从没有什么烦恼。
  而他也知道,这样的情思,对他这个年龄的少年来说,说是烦恼,其实倒更像是一枚既酸且甜的果饯。
  恍恍然,林小七轻轻叹了口气,他很清楚。那青衣少年眉宇间的神色正是自己现在心思,所有的快乐都已是远去的浮云,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
  只是这样的快乐是从什么时候离开自己的呢?是在龙阳城的那一夜吗?或许是吧,从那一夜开始,自己似乎就再没有开心的笑过。
  恍惚中,林小七又记起了那一夜的篝火,在那篝火前有一双若水般的明眸,有一缕悠悠荡荡于耳边萦绕不绝的笑声……这一切,真的就不再来了吗?
  林小七缓缓的闭上了眼,他知道,当这传承结束后。当他走出这间石屋后,那青衣少年眉宇间的忧思将愈发的浓烈,愈发的沉重。
  兄弟的生死,鲛族的命运,还有那沉羽湖畔记在他身上的一百三十六条人命所引起的仇怨————这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允许他再放肆的笑一回,再放肆的嬉闹一回!当然,还有这大周天剑赋予自己的宿命,剑为人奴又或是人为剑役,自己是将成为这天下第一凶器的真正的主人呢?还是如这石屋中飞快游走的黑影一般,到最后只是那万千亡灵中的一员?
  林小七忽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中有炯炯的精光闪现!这时,他看见了自己面前的黑影,而这黑影也正默默地凝视着他。
  黑影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林小七知道自己的灵识又归与了躯体,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的不同,但他来不及去体会这异样的感觉,他看向黑影轻轻地说道:“是的,结束了,这一次是真正的结束了!”
  黑影咯咯的笑了起来,语中满是不屑,道:“真正的结束了?我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
  林小七笑了笑,道:“你明白的,我说这真正的结束指的就是永远的结束!刚才我的灵识被你赶出躯体后,我生平第一次有意识的去思考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里有我兄弟的生死,有一个族群生命的延续,还有我将如何面对上天安排给我的仇敌!而当我想明白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忽然虽然到,今天你与我的传承只能是最后一次!也就是说,前辈你将是这大周天剑最后一个剑奴,而我,则是这大周天剑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的主人!”
  黑影沉默了,他静静地看着林小七,模糊的面庞似乎在不断的扭曲着。
  良久,他忽然轻轻地点头,道:“你刚才的话我也曾经说过……”
  林小七淡淡笑道:“是吗?那应该是很多年前了吧?”
  黑影道:“是啊,很多年前了,这时间久远的已经让我忘记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我还记得当初我说这番的时候似乎只有十七岁,从那一年起,每天夜里我都要将这番话重复一遍。因为我怕自己忘了,对我来说,那时的我也同样有很多事要做,也同样担着很多的责任……”
  林小七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这样的话我只说一次,过了今天,我绝不会再说第二遍,哪怕是类似的话!”
  黑影轻轻的笑了,道:“你长大了……虽然你现在的年龄比我当时要大一点,但你的心智却远不及我,而这也正是我起先并不看好你的原因。但我没到,这传承过后,你竟是象变了一个人。不过……唉,可惜啊,可惜……”
  林小七道:“可惜什么?”
  黑影淡淡道:“可惜这传承过后,我就将永远的消失。你此时虽有雄心壮志,而我也很看好你,但无奈的是,即使你真正成为了这剑的主人,我却无法亲眼看到了!”
  林小七与这黑影相处的时间不长,彼此间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或许他们同为这大周天剑的宿主,这一刻,他分明感觉到了黑影心中那一分郁结了千年的沉重和无奈!
  这一刻,两人竟是相对无语。
  良久,林小七才道:“前辈,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的过去,不管怎么说。你和我都是这大周天剑的宿主,而且我的传承是来自与你,前辈也算是我师父了。”
  微微一顿,他又道:“我知道,你也许不想说自己的过去,但我觉得,你与我的传承应该包含更多的东西。比如大周天剑的历史,比如前辈你的经历,因为只有这样,这传承才是完整的,而不仅仅只是某种功法的继承。前辈你应该知道,缺少精神上的传承,我最后的结局必将与你一样……”
  黑影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我知道……其实,你的想法我当年也曾有过。不瞒你说,过去的事情我虽然不愿再想起,但在这即将湮灭的最后时刻,我却忽然改变了想法,也许在这世间留下自己的印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留给你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你还多问一些关于传承的事情吧。”
  林小七心中有些失望,道:“那前辈至少可以跟我说说你的名字吧……”
  黑影犹豫了一会,道:“算了,你还是别问了,我的名字并不存在于你所知道的世界。我即便是告诉了你,这对你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我所不知道的世界?”林小七微微皱眉,黑影的话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曾经说过的话。
  忽然间,他的脑中灵光一闪,看向黑影,道:“那么前辈,你知道崖灰这个人吗?”
  黑影陡然一震,道:“你……你说什么?”
  林小七见黑影身形震动,知道自己问对了,又道:“我是问前辈,你认识崖灰这个人吗?”
  黑影的形状愈发的模糊,但依稀间,林小七仍是看的出他正仰头叹息,也尽管那只是无声的叹息。
  林小七小心地道:“前辈,如果我问的这个人你不知道,又或是你不想提起他,那么你不必……”
  他话未说完,黑影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林小七道:“其实我对他也不甚了解,不过,如果不是他,此时的我应该已在冥界之中了。同样的,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与前辈你相见。”
  黑影道:“这么说,他曾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林小七一呆,他有点不明白黑影话中的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他是冥界里的人,也是传说中永世不灭的亡灵。”
  黑影喃喃道:“永世不灭的亡灵吗?怎么会这样呢?他……他应该早就……”
  林小七道:“前辈,听你话中的意思,你应该是认识他的,是不是?”
  黑影叹了口气,道:“又岂止是认识!”微微一顿,他又道:“那你可知道他是怎么去往冥界的吗?还有,他为什么要领你寻找大周天剑呢?”
  林小七摇了摇头,道:“他是永世不灭的亡灵,存在与冥界也不知道几千年了,我如何知道他的来历?不过,他为什么要领我去寻找大周天剑的原因我倒略微知道的一点……不过这也是我猜出来的,怕不是很准确。”
  黑影道:“无妨,你且说来听听。”
  林小七吸了口气,将自己是如何与崖会相遇的,崖灰又是怎样帮助他的经过大略的说了一遍。
  黑影听完后,喃喃道:“原来是这样……真没想到,数千年过去了,他居然去往了冥界。只是,这也未免太执著了点,这么做真的值得吗?”微微一顿,他看向林小七,道:“你刚才说你大略知道他帮你寻剑的原因,你且说说,这原因是什么呢?”
  林小七道:“崖灰先是认我为主,后又引我去了沉羽湖,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他是真心想我得到大周天剑。而他的话中又隐约透露出,只有当我得到大周天剑后,他才能完成一个心愿。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心愿是什么,但想必只有大周天剑的威力才能帮他实现这个心愿。也就是说,他帮我,其实也是为了他自己,而他认为我主,也同样是出与这个原因。”
  顿了一顿,他又说道:“不瞒前辈你说,我之所以提到崖灰,是因为我觉得他和前辈你应该有些渊源……”
  黑影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罢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再有半个时辰我就该彻底消失了!你还是问些有意义的话吧。”
  林小七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前辈指教有关传承的事情。我想知道这传承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刚才的景象我也看到了,恕我直言,这种的传承更像是某种单纯的对肉体的锻造,因为当时我的灵识已经被你赶出了躯体。”
  黑影点头道:“你说得没错,这传承其实就是一种肉体的锻造,而我之所以将你的灵识逼出体外,是因为这种锻造所带来的痛苦远远超出了你所能承受的范围。休说是你,便是魔界的神魔和仙界的大罗金仙也未必能承受得了!”
  林小七吃了一惊,道:“那……那这种锻造会带来什么结果呢?”
  黑影道:“你自己不会看吗?”
  林小七略显尴尬,道:“晚辈法力低微,还没有修到内视自身的境界……”
  黑影道:“我让你看你便看,你沉心静气,就像刚才灵识出窍那样,将自己的灵识纳入内腑。”
  林小七心中半信半疑,但又见他说的笃定,便依言而行。
  但是这一看,他险些没有当场崩溃!此时此刻,在他的体内的紫府之中不仅盘坐着一个金光缠绕的元婴,在元婴的旁边竟同样盘坐着一个紫光闪闪的魔婴!
  林小七心中大骇,紫府中出现元婴他并不如何的吃惊,黑影既然说这是对肉体的锻造,那么结出元婴来也是他事前所预想到的————也尽管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真正让他吃惊甚至与崩溃的是,体内的元气在结为元婴的同时,又怎么可能生出与元婴属性完全相悖的魔婴呢?这就如世间的水与火、光与暗,它们属性相悖,是绝难与同一个空间并存的!
  林小七瞪大了眼睛看向黑影,他的心中剧震,口齿也显得凌乱,道:“前……前辈,这……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看花了眼吗?”
  黑影淡淡道:“你忘了我上次说过的话了吗?只要法至极处,水火可同存,这魔、道亦可并存!其实道也罢,魔也罢,都只是一种修行的方式,所谓殊途同归,到最后它们都将以同一种形式出现!不过现在对你说这些没什么大用,这些东西需要你自己以后慢慢体悟才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熟悉自己的身体,适应这元婴和魔婴同时并存的状态,并且还有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
  林小七道:“可……可是我一点都不懂啊!前辈你应该知道,在这之前,我只是形塑期的修道者,要想结出元婴,至少也得修炼四五十年才行!而现在不仅有了元婴,竟……竟然还同时结出了魔婴,我实在是……”
  黑影淡淡道:“你不用急,第一次见面时,我告诉你传承之前你需要知晓道、魔两宗的一些基础知识,并告诉你若不能掌握它们,传承时很有可能会出现差错。其实,那只是吓唬吓唬你而已,大周天剑的传承是天上地下最为强大的、同时也是最为简单的。简单的说,它其实就是锻造你的身体,让你拥有一个世间从未出现过的躯体。而一旦这锻造完成之后,你所要做的事情同样简单,那就是不断的积累,你甚至不必像普通的修道、修魔者那样去刻苦的研习和拼命的吸纳天地间的灵气!”微微一顿,他又道:“当然,你的体内既然同时有了元婴和魔婴,那么你对它们也要有一定的了解,比如说从元婴期到魂动期,你总得知道其间的过程吧?这也就是我当初为什么要告诉你一些道、魔两宗的基础知识,这些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