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5部分

识你以后总会有用的。”
  林小七听的依然糊涂,道:“前辈,你刚才说我不用像其他修道者和修魔者一样的去刻苦研习,这是什么意思呢?”
  黑影忽然爆发出一阵古怪的冷笑,道:“你别忘了,你可是大周天剑的宿主,有了这天下第一凶器,你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杀戮!明白吗?不断的杀戮,这杀戮越多,你就越强大!遇人杀人,遇妖杀妖,及至最后,那便是遇魔杀魔,遇仙杀仙!杀的越多,你就是那仙、是那魔,甚至是凌驾与仙魔之上的神!”
  黑影的声音里仿佛有一种蛊惑的力量,林小七听到最后,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在燃烧!
  “遇人杀人,遇妖杀妖,遇魔杀魔,遇仙杀仙!杀的越多,我就是那仙、那魔,到了最后,甚至可以是凌驾与仙魔之上的神!”他实在想像不出,自己若真走到了这最后的一步,那该是一种什么情形?
  黑影收了笑声,道:“你这人有些罗嗦,说的总是些不着边际的话。半个时辰就快过去了,算了,干脆还是我自己来说吧。”
  顿了一顿,他道:“你记住了,刚才的传承不仅让你拥有了元、魔二婴,同时我也改造了你全身的经脉。你此时的经脉与常人完全不同,你若像往常一样的去吸纳天地灵气,那你就枉费了我这传承。你听好了,你此时的经脉是与大周天剑完全一体的,当你们人剑合一时,你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无论是道是魔,只要你杀了他,那么这个旋涡就会自动吸纳他们体内的元气或魔气,最后归将你所使用!就如同我刚才所说的,杀戮越多,你就越强大!当然,在你这个阶段,道、魔还是有区别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在你的体内种下魔婴和元婴的缘故,当你吸纳到别的元气时,你就要利用这吸来的元气培育、锻造你的元婴,若吸的是魔气时,你要锻造的就是魔婴了……你可听明白了?”
  他这一番话说来,林小七听的心驰神往……不过就是杀戮而已,他林小七杀的人虽不多,但什么时候又害怕过这杀戮呢?普天之下,该杀的人实在太多,远的不说。此时此刻,就在那琉璃岛上,至少就有数百个妖人等着他去屠戮!
  林小七深深吸了口气,看向黑影道:“前辈,我知道这传承其实就是一种对肉体的锻造,可是它总得有一个名称吧?”
  黑影嘿嘿笑道:“名称?那你就叫它吞噬好了!我要提醒你的是,它是一种完全的吞噬,它不仅吞噬世间的血肉,到最后也将吞噬你!”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谢谢前辈的提醒,我刚才说过,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黑影此时已完全模糊,在林小七的眼中,他现在更像是一团淡淡的黑雾,只是,这黑雾中传来的声音却依旧清晰。
  黑影道:“好了,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传承过后。这大周天剑与你心意相通,当你使用它时,全凭你的心意,所谓心随意动就是这个意思。你要记住,当你杀人时,它应该是至尊凶器,而未必就是一把剑。只要你愿意,它可以是一把刀,可以是一把匕首,总之它可以以任何一种形态出现!”
  林小七点头微笑道:“我知道了,这剑也好,刀也罢,在我的眼中,它只是杀人的凶器!”
  黑影大笑,道:“好,好,这话说的实在是妙。”
  他言到此处,身形便连一团黑雾也凝结不成,林小七听着他的笑声,心中忽然有一丝淡淡的失落。
  他清楚,眼前这黑影即将逝去。
  林小七忽然道:“前辈,时限就要到了,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黑影微微沉吟,片刻后,终于缓缓言道:“你告诉崖灰,今日之后,诺蓝大帝已是烟尘,而往日种种同样是随风烟尘。冥界也好,人世也罢,有些事情无须执着!”
  诺蓝大帝?林小七微一犹豫,却问了一句自己也不甚明白的话,他道:“如果他执意而行又当如何呢?”
  黑影嘿嘿一笑,道:“你是他的主人,他的执着就是你的,你不帮他谁帮他?”
  林小七微微点头,道:“前辈,你放心去吧,我虽然不知道你和他的来处,但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第四十八章
  东海,万里碧波。
  在这碧波之上的云端中,林小七身着神龙战甲,轻扇着背后的翅膀,默默地凝视着身下那碧波浪荡中的海岛。
  远远望去,这海岛犹如一块镶嵌在东海之中碧玉,林小七听绛落水说过。这琉璃岛盛产一种耐寒的低矮树木,这种树木四季长绿,且生命力极强。湿地也好,石缝也罢,只要有些微的空间,它们都可以茁壮的生长。
  这种树木遍布了整座岛屿,所以这琉璃岛无论在什么季节都有一片美丽的绿色。
  在林小七的身边,鲛族的那条黑龙呆呆地望着他————不,应该是望着趴付在林小七肩头的碎银。
  而此时的碎银顺着主人的视线望向身下的海岛,根本就没有理会这条黑龙的意思。
  黑龙是林小七的向导和帮手,因为鲛族人无法在陆地上行走,所以他们唯一能派出除了这条黑龙就再无他人,而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帮助林小七的地方。
  林小七看着痴傻的黑龙,心中不由苦笑,这到底是个帮手还是个麻烦呢?他心中清楚,黑龙做个向导倒是勉强,可如果让它跟着自己上那琉璃岛,那最后的结果已是可以预见的了。
  林小七见过世间人与人之间的痴恋,但却从没有想过这兽宠间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而他深知,在这样的状态下,别说是只兽宠,便是灵识远超兽宠的人也只是个糊涂蛋!无论如何,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小命被这么一条痴情的黑龙断送!看着仍旧痴傻的黑龙,林小七笑道:“老黑,已经到了地头,你还是先回去吧。”
  黑龙抬头望着他,眼中满是疑惑,按照原定的计划,它的存在可不仅仅是个向导。
  而且在它的脑海中,这身下的海岛是个极其危险的去处,它绝对无法容忍碎银跟着林小七去独自冒险。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老黑,你的体形太过巨大,容易引起妖人的注意,所以……”他话音未落,黑龙轻轻一抖,已然是变成了和碎银一般大小的身躯。
  林小七呆了一呆,眼珠一转,却又笑嘻嘻地道:“老黑,你虽然不会说话,但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意思。你该知道,我来这琉璃岛可不仅仅是找这些石妖的麻烦,我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而且只能是隐秘的去做。所以呢,现在不需要你帮忙。我看这样吧,你先回离焰岛报个消息,这样老绛他们也会放心一点。等……三日之后吧,你再来这里找我,我让碎银来接你,到那时咱们在将这琉璃岛搅个底朝天,你看这样好不好?”
  黑龙依旧是一付疑惑的神情,林小七心里却有些不耐烦了,轻轻用手一抚身上的战甲,又道:“老黑,我刚才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
  黑龙看着林小七轻抚战甲时的神态,心中忽的打了个冷战。
  它微微一颤,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冷漠的碎银,却是头也不回的朝离焰岛的方向飞去。
  林小七看着黑龙离去的身影,从嘴角撇出一抹满意的微笑,然后轻轻抚摩肩头的碎银,道:“银子啊银子,你要是幻化为人,多半也是个颠倒众生的妖姬。”
  碎银从鼻腔中轻轻哼了一声,似是很不满意主人的评价,复又用嘴在林小七的手指上轻轻咬了一口。
  林小七哈哈一笑,又道:“本来我还有些疑惑你的性别,现在看来绝对错不了,在玲珑山上时,我师姐若是不满意我的时候,也是先哼一声。不过她可不像你咬人,她只扭我耳朵……”说到这里,他恍恍忆起往日时光,胸中自有一股柔情在轻轻飘荡。
  碎银忽然又咬了他一口,而这一口咬的颇重。
  林小七一愣,正想说话时,却见碎银的视线紧紧地盯在琉璃岛上,仿佛那里有什么吸引了它。
  林小七低头看去,那满是碧绿的海岛上此时正有一道火红色的光芒闪过!这红光闪的极快,瞬间就淹没在那一片碧绿之中。
  林小七微微扬眉,道:“银子,看来这岛上还挺热闹的,只是不知道这是那些妖人自己闹着玩呢,还是另有外人上了这岛。”
  刚才那一抹闪过的红光正是某种法器又或是兵刃施展时的光华。
  林小七心思缜密,他心中清楚,无论那红光是在哪一种情形出现的,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这岛上寻找一个可以藏身的隐秘之所,而不是莽撞的跟去看热闹。
  半个时辰后,在琉璃岛的南侧,林小七终于找到了一个被树木掩盖了的石洞。
  这个石洞生与临海的悬崖之上,周围树木掩映,杂草丛生,隐秘是绝对隐秘,只是进出时稍显麻烦了点。
  这洞并不深,洞口微光照来,林小七一眼就能看到洞的最深处,不过是一丈左右的深度。
  洞内十分干燥,也没有海鸟的粪便,可以说这里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藏身之所。
  此时是正午时分,林小七并不着急去打探情形,虽然得到了大周天剑的传承。但他深知,凭自己现在的实力,或许连这岛上最差劲的石妖都奈何不得。
  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等,等这天完全的黑下来。
  而到那时,他依然不会冒进,他早就盘算好了,打不过石妖没关系,而且也没必要去打。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这样勾当他早干过无数次,正是轻车熟路。
  而最重要的是,他要以这样的方法来验证一下传承的效果是不是真象黑影所说的那样神奇!虽然他也清楚,这只不过是自己的担心而已,不过这样的验证还是很有必要的,至少杀一个石妖,自己的实力就会涨上一截。
  坐在石洞里,林小七忽然有些后悔。
  他后悔自己没有仔细的问一下黑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更接近于唤醒剑灵。
  虽然黑影也只是个失败者,但无论如何,他终归是这剑曾经的主人,必定会留有一些心得。
  而这样的心得对自己来说,无疑是笔巨大的财富!只可惜当时时间紧迫,再加上他心情激荡,竟是忘了这最重要的环节!
  林小七逗弄着盘在膝上的碎银,让他遗憾的不仅仅是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没问,还有自己体内的元婴和魔婴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还有关于那所谓的吞噬是否就是完全的吸纳?这些问题他都没来得及去问,而现在,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靠他自己一步步的摸索了。
  碎银似乎是倦了,它伏在林小七的膝间微微的闭着眼。
  林小七轻轻的抚摩着它,心中也渐渐泛起一阵倦意……不知不觉,他靠在这洞中的石壁上睡着了。
  当林小七从睡梦中醒来时,天色已经完全的黑沉,而伏在他膝上的碎银却不见了踪影。
  林小七并不担心碎银的安危,这岛上的石妖虽多,但有多少能给魔灵龙造成伤害呢?况且与碎银相处的时间长了,林小七深知碎银相当的机灵,全不似那离焰岛上痴傻的黑龙。
  他站起身,舒展臂膀美美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拨开洞口的杂草走了出去。这琉璃岛上的夜色比离焰岛还要美上三分,不过这也难怪,能孕育出石妖的地方灵气必定充沛,而灵气充沛的地方风景自然也就优美。
  林小七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望向远处的海滩。
  而这一望,他不由怔了一怔,月色下,在那泛着蒙蒙光影的海滩边,竟泊着一条单桅的木船!
  林小七虽不是生在海边,但海船也见过一些,这艘木船体积不大。绝对难以在茫茫大海中行使,所以林小七认定这应该是一艘用来救援或搜索的子船,在离这海岛不远的地方应该还停靠着一艘真正意义上的海船。
  不过他还是有些惊讶,因为这艘子船的模样相当奇怪,上宽底窄。两头尖利,复又朝天翘起,与天朝的海船又或是天朝周边国家的海船截然不同。
  林小七稍一琢磨,便判定它应该是一艘西方大陆的船,也尽管他根本就不知道西方大陆的海船究竟是什么样子。
  东海海域辽阔,在这琉璃岛上看到一艘西方大陆来的船只本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但这琉璃岛却并非寻常岛屿!林小七从绛落水那里得知,这琉璃岛上的妖人不仅仅是掳掠鲛族的女子,在这一片海域,他们可说是无恶不作。
  尤其是对西方大陆来的商船,他们更是感兴趣,船上异族的金发美女,别有风味的异域美酒以及一些希奇古怪的珍玩,都是他们的掳掠的目标。
  林小七心中好奇,他不知道这样的一艘船停靠在琉璃岛上究竟意味着什么,是石妖掳掠来的战利品?还是与石妖同流合污的异族人呢?或许自己应该过去查看一下才对……林小七正琢磨着,忽见一道黑光从前方飞速掠来,笔直的朝自己的怀中撞来。
  他心中一惊,正欲取剑时,才发现这黑影竟是碎银。
  只不过此时的碎银或许是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所以散发出浓浓的黑雾将自己裹了起来。
  碎银趴在林小七的怀中,用舌舔了舔他的手指,眼睛却是望着远处的海船,一付兴奋的样子。
  林小七微一扬眉,道:“银子,是不是那边有热闹可瞧?”
  碎引连忙点了点头,复又飞起,朝向海滩的方向一付跃跃欲试的模样。
  林小七笑道:“既然有热闹,那咱们就过去看看。”
  从这石洞到海滩约有两里的距离,林小七用杂草将洞口掩藏好后,便下了山崖,随着碎银向海滩潜去。
  不多时,这一人一龙便已来到了海滩,林小七不敢妄进,先找了一块岩石,然后掩藏了下来。
  此时空中有月,月光又分外的皎洁,林小七躲在岩石后看去,却见在那艘古怪的海船前正有两拨人对峙着。
  这两拨人里面朝东海的大约有三四十人,为首的一人身形高大,一身不知什么质材的铠甲,肩膀上却是扛着一柄巨大的开山刀!而在他身边大部分的人除了手上的兵器不同,大多做此装束。
  林小七远远瞧来,已经猜出这些人必就是这岛上的石妖。
  绛落水曾经告诉过他,这些石妖的攻击未必有多强,真正令人生畏的就是他们身上的这付铠甲。
  这铠甲水火不浸,寻常法器打上去根本不起作用,绛落水又说。这铠甲其实就是石妖的本命真元幻化出来的,只要破了它,石妖自然就会形神俱灭。
  因为这特殊的铠甲,林小七很轻易就认出了这些石妖,而剩下的那些人身上俱是锦衣玉袍,一看就是石妖勾结的岛外之人。
  此时的月光虽是皎洁,但这些人大都躲在石妖的背后,又或是故意隐在暗处,林小七竟是一个也看不真切。
  不过在那为首的石妖身边,倒站着一个矮矮的胖子,这人肥头大耳,却不像是一个修行之人。
  背对着大海的那拨人自然就是从船上下来的人,虽然林小七早就猜疑他们是西方大陆来的人,但真正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仍免不了有些讶异。
  与月光中看去,这些人大都是一身重甲,为首的一人手里更是执着一柄巨大的剑。
  这剑少说也有五尺长,剑身厚重却不失锋利,约有四五寸宽。
  林小七不禁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这样的剑还能不能称之为剑,它看上去似乎更像是一把巨大的铁尺。
  这剑有五尺长,执剑之人的身形自然也就高大且威猛,否则如此重剑他又如何能举的起来?不过与他威猛的身形相比,这人的脸形倒显得十分清秀,高鼻薄唇。一头金发长及腰间,有夜风来时,显出七分的剽悍,三分的飘逸。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瘦弱的老者,这老者一身白袍及地,腰间扎着一条金色的绦带。
  老者的手中有一只白色的法杖,法杖的顶端镶着一枚绿色的宝石。
  夜色中,这绿宝石仿佛一泓碧水,凝结在那方寸之地,却缓缓的兀自流动着。
  林小七见了这宝石,心中不由喝了一声彩,抛去这宝石里内蕴的灵气不说,单就宝石的本身,就已是一件绝世的瑰宝!
  当林小七看清这些人时,对他们的来历再无疑问,这些人的装束、兵器都极为古怪,在天朝及天朝周边的地域中从未见过,若说他们不是从西方大陆来的人,怕连林小七自己都不相信。
  夜色中,站在石妖旁的胖子忽然开口说话了,他笑道:“请问几位客人从何方而来,又往何处而去?最重要的是,你们夤夜入我宝岛,究竟又是为何而来?”这胖子说话虽然响亮,但内中毫无元气,果然不是个修行的人。
  那手执巨剑的武士沉声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他的语调生涩而僵硬,显然是对东土的语言不甚熟悉。
  胖子哈哈一笑,道:“找人?这可有意思了,我这岛上从无外人来过,你们究竟是找谁呢?”
  武士道:“我找我们的同伴,四天前,他们应该是来到了你们这里。”
  胖子笑容满面,道:“实在对不起了,阁下,所谓远来是客,如果你的同伴真的来到了鄙岛,我们一定会盛情款待。但可惜的是,我们没有见到你说的什么同伴。”
  武士忽然怒道:“你骗人。”
  胖子耸了耸肩,道:“骗人?我有必要骗你吗?”
  武士忽然看向身边的白袍老者,复低头和他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话。
  片刻后,他取出一个被砍成了两截的圆盾,冷笑道:“你看,这是我在你们这里找到的,它是我同伴的武器。如果我的同伴没有来这里,那么请你告诉我,这盾牌又是怎么回事?”
  胖子见了这盾牌,不由愣了一愣,随即却放声大笑起来,道:“抱歉,抱歉,兄弟们的手脚不太利索,竟是没能做到全无痕迹。实在是抱歉啊,让你看到了这块盾牌,所谓睹物思人,此时此刻,阁下心中必定是难过的很吧?”
  武士怒道:“你承认了吗?”
  胖子哼了一声:“承认又怎样,不承认又怎样?反正你都已经看到了这盾牌。”
  武士咬牙道:“那……那你把我的同伴怎么样了?”
  胖子阴笑道:“上次你们来的一共是十八个人吧?七死十一伤,死的人进了我兄弟们的肚子,伤的嘛……嘿嘿,已经被我们的岛主拿去练功了。”
  武士双眼似已经喷出火来,厉声吼道:“你们……你们简直就是魔鬼!”
  胖子笑眯眯的道:“魔————鬼?我这岛上魔道的朋友倒是有几个,这鬼嘛,实在对不起,你要想见就只能去冥界了!”
  林小七躲在一旁看到现在,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听了这胖子和武士的对话后,他大略知道了事情的脉络。
  很显然,几天前这位武士的同伴不知出与什么原因闯进了这琉璃岛,后又遭受这岛上石妖的攻击,继而全军覆没。
  而眼前的武士正是来寻找自己的同伴、又或者是为他们报仇的。
  事情的经过似乎很简单,但此时的林小七心中却有两个疑问,第一,这武士的同伴为什么要闯入琉璃岛呢?据绛落水说,这琉璃岛早已恶名在外,如果不是必须,往来的船舶是极少敢从这片海域经过的。
  而这武士和他的同伴们却知险而进,那么,他们必定是抱着一个目的而来的!至于第二个疑问,林小七就更加弄不明白了,从人数上看,这岛上的石妖明显占据着优势。
  而他们的性格本自残忍且没有耐心,依照一贯的脾气,他们应该是一哄而上,将眼前的这些人斩成肉酱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海滩上和这帮武士慢慢的磨着嘴皮子呢?
第四十九章
  片刻之后,林小七心中的第二个疑问便迎刃而解。
  在那海滩之上,两拨人正剑拔弩张之际,远处的海面上忽极快的掠来一道青色的光影。随即,伴随着这光影,一声高亢而又略带得意的吼声从海面上传来。
  胖子抬头看了一眼这飞速而来的光影,忽然放声狂笑,道:“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你们既然想念自己的同伴,那么就留下来陪他们吧,我保证这滋味绝对美妙!”
  青色的光影从海面掠来,及至海滩时光芒愈盛,林小七远远看去,发现这光影竟是一只体形庞大、且背生双翅的异兽!这异兽模样古怪,虎身鹰首,却又长着四只蹄子。
  这家伙有些笨拙,当它落在海滩上时,发出一声巨响的同时,庞大的身躯竟是将这沙滩砸了一个坑!不过这家伙皮糙肉厚,倒是满不在乎的站了起来,随即又将嘴里叼着的一面旗子吐在了地上!
  那帮武士看到这面旗子时,脸色顿时大变,白袍老者一顿手中的法杖。嘴里发出一连串的怒吼声,只是他这语言颇怪,从嘴里滚滚而出,倒是谁也没听明白。
  而那巨剑武士扬起手中巨剑砍向沙滩,一抹金黄丨色的剑气如匹练般展开后,沙滩上顿时现出一道深及四五尺的大沟。
  对面的胖子吓了一跳,一缩头,急忙躲在了那石妖首领的背后。
  武士看向一脸惊惧的胖子,怒声吼道:“你们……你们竟然毁了我们的船!那上面可全都是普通的水手啊,你们连他们也不放过吗?”
  胖子嘿嘿一笑,又钻了出来,道:“敢进入琉璃岛附近水域的人,无论他是人是道还是魔,咱们从来不留活口。再说了,你当我不知道你们来这里的原因吗?嘿嘿,是不是那只几个月前跑出去的小妖人给你们报的信?告诉你吧,十天前我就知道你们来了,你以为你们停在一百里以外的海域我就不知道了吗?哼,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没摸清你们的底细,早就连锅端了你们,哪里还容你们到现在?”
  夜空中又是几道光华闪过,几个身着青衣的人御剑飞来,复又停在了沙滩之上。
  胖子见了这几人,拱手笑道:“几位大哥,辛苦你们了。”
  一人笑道:“哪里,哪里,全是些普通的船人,我们几乎没有动手。要算功劳,应是你这岛上的吼金兽功劳最大!”
  胖子嘿嘿一笑,忽然转身走开,走至一丈开外时,大声喊道:“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拿下这些人后,是煮是烤全由得你们!”这胖子说完,又飞快的向后跑去,大约跑了十来丈,才停下远远的观望着。
  林小七看到这里,心中暗想,这些西方人果然是有目的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自己此时势单,若是彼此间的目的有相同之处,倒是可以考虑联手,而且从那武士的语气也不难听出来,这些人颇有侠义之气。
  他想到此处,忽又觉得不妥,一是自己对这些西方人根本就不了解,即使联手,以后怕也少不了麻烦。
  其二,这些西方人的实力究竟如何,现在还是个未知之数。若是联手,那自然是得找个可以帮助自己的,若是找个累赘,那还不如不找。
  在那岩石之后,林小七心中不断地盘算着,眼睛可也没闲着……此时,那海滩之上,已是上演了一出全武行!而当林小七看到彼此双方已经动手时,也暂且将与西方人联手的心思压了下去。
  现在再转这个心思,恰是空想,真要联手。也要等这场争斗结束才行,不过这一开打,对林小七来说,倒是件好事,他可以借机观察双方的实力。
  西方人若是胜了这场,那么自然可以考虑联手的问题,反之,他也可以摸一摸这些石妖的底子。
  同时,那些石妖的同盟们,他也不能不注意。
  将这岛上的石妖铲除干净固然是他的来意,但在他内心深处,他最希望的是可以在这琉璃岛上寻得一丝与古无病相关的消息。
  海滩上,那巨剑武士与他的同伴加在一起也不过十来人,因此。当胖子一声令下后,身着铠甲的石妖自然是一涌而上,但那些或道、或妖的同盟们却是分成了两拨,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林小七瞧的清楚,后来的一帮御剑飞行的人与几个面色稍为和善一点的人站在一起,而另一帮人则隐身暗处观望。
  林小七心道:“原来道、魔终究难以相融,即使在这岛上同流合污了,居然也还分成两拨,这可真是他妈的有趣。”
  场中,那帮石妖在胖子的指令下如潮水般涌向巨剑武士和他的同伴,而那武士却颇有领袖风范,见石妖一涌而来,倒反是冷静了下来。
  一声长啸后,其他的武士立刻向他靠拢,随即结成一个圆阵将那白袍老者围在了里面。
  而这圆阵也非是简单的集结,竟是有里有外,三名手执长弓的银甲武士在外,四名使枪的武士居中,而那巨剑武士和另几名同样使剑的武士则是游走与圆阵的缝隙之间!
  那些石妖的速度并不快,等这帮武士的圆阵结好后才刚刚赶到。
  但正是这不快的速度却让他们损失了七八个同伴,这些石妖在奔袭的路途中,那圆阵虽未完全结好。但这却并不妨碍那三名长弓武士出箭,而他们射出的箭威力惊人,一箭射出后,不仅掠起了一阵凄厉的呼啸声,更是爆出两至三抹银色的流光!夜色中看去,这银光有若天边灿烂的流星,只在刹那间便穿透了七八个石妖的胸膛!
  自己的同伴身亡,似乎刺激了剩下的石妖,他们发出一声厉吼,将手中的各式兵器一股脑的砸向了圆阵中的武士。
  而就在这时,射出长箭的银甲武士已是后退几步,将自己身前方位让了出来。
  那四名手执长枪的武士踏前一步,恰好是对上了迎面冲来的石妖。
  长枪刺出,同样是掠起一道灿烂的银光,而后也同样是刺穿了石妖的胸膛!但是枪只有四柄,而冲上来的石妖却有数十之众。
  不过这样的冲击并没有打乱武士们的阵势,因为在这圆阵的周围还游走着六名执剑的武士!当石妖冲过来时,他们依附在长枪武士的身边,手中巨剑不仅替他们挡住了刺来的各式兵器,也同样掠走了数条石妖的性命!
  转瞬间,三十多名石妖竟被这威力无比的圆阵击杀了一半!但这并没有结束,那三名退守的银甲弓手在后退的一瞬间已经是放弃了手中的长弓,转而换上了不过两尺长的轻弓,这轻弓的威力虽不及刚才的长弓,但它更加的轻便、迅捷。
  而它射出的箭更是一分为五,化做了五道银色的光刺,这光刺又有如毒蛇的舌头,刹那间便穿透了十来个石妖的胸膛!
  一合下来,武士这边无一人伤亡,而那数十名的石妖却只剩下了七八个。
  这剩下的石妖看着满地的尸体,忽然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却是扭头跑了回来!远处的林小七看了这一幕,也不禁讶异,他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血战,但没想到只一眨眼的工夫就结束了!不过他心中也清楚,这一战并非是双方真正实力的体现,那些石妖吃亏就吃亏在他们愚笨的脑子上,他们只知道一涌而上,以蛮力相斗。
  彼此间不仅没有任何的配合,相反的还互相制约了同伴,在对方收缩阵型后。那一块狭小的地方根本就容不下这许多的人,一涌而上的结果就是挡住了同伴的路,也挡住同伴击向敌人的武器!不过即便如此,那些武士间娴熟而默契的配合与临战时的气势,仍是让林小七惊叹不已。可以看出,这些武士的合击之道都是在无数次的实战中历练出来的,而那一份从容也必是用无数的鲜血培植出来的!
  那躲在远处的胖子此时脸色已是煞白,他颤悠悠地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看向仍自未动石妖的首领,道:“坎克轮,你……你怎么不上?”
  坎克轮一抖手中的巨大的开山刀,然后看向一旁正品头论足、根本就没把那些死去的石妖放在心上的两拨人,瓮声瓮气的道:“他们怎么不打?我大哥说了,今天是让他们来帮助我的,他们不打,我也不打!我的吼金兽也不打!”
  胖子一顿足,道:“坎克轮啊坎克轮,你的这些兄弟死一个可就少一个啊!你……你怎么和这些岛外的朋友们较起劲来了呢?阿唷,你可真是气死我了,呆会你大王问起来,我……我……”
  他话未说完,坎克轮却道:“死就死了,大哥说了,再过一段时间只要他把那个大蛋破开,拿到里面的东西,这些没用的东西有没有都一样!再说了,你请来的这些人只知道抢我的东西,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弄来的几个漂亮的鲛族女子都给了他们,我……我都一个多月没尝鲜了!不行,要打一起打!”
  胖子见这坎克轮蛮不讲理,且又傻的可笑,只好叹了一声。然后朝刚才那些御剑而来的青衣剑士走去,及至身边,低声道:“几位大哥,你们都看到了,小的只好请你们出手了。”
  为首的一名剑士笑道:“你们这二大王倒是有趣,不过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要打嘛自然是一起打。区先生你也看到了,这群西方人可不比前几天来的那几个,单就我们绿水侗的人怕还奈何他们不得!”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眼光看向另一拨人,而那幽暗之处,也同时传来了几声冷哼。
  胖子赔笑道:“这是自然,不过还是要劳请几位看住这些西方人,免得他们趁机跑了,这琉璃岛也不算小,到时找起来怕是有些麻烦。小的我这就去请几位魔道的大哥出手,咱们一起用劲,管叫这蛮荒之地来的西方人回他姥姥的家。”
  青衣剑士淡淡一笑,道:“这样最好,大家同在一个锅里吃饭,可也不能光吃不做,咱们可是已经杀了几十个人才过来的。”
  他话音未落,那幽暗之处有人冷哼了一声,道:“打就打,不过就是几个蛮夫而已,用不着在这里挤兑人!”
  胖子哈哈一笑,道:“好,好,这样最好,大家都是好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