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6部分

兄弟,有劲就往一块使吧!”他说完这话,却又是转身跑的远了,远远道:“几位大哥,区某是个没用的人,可就看你们的了。”
  他这边劝完这个劝那个,林小七躲在远处却是看的好笑,他没有想到,在这琉璃岛上竟聚集着这么一帮妖、魔、道,甚至还有一个奸猾狡诈且未入修行之途的胖子。
  不过好笑之余,他也多少知道了一点这帮人的实力。
  除了那傻的令人发指的坎克轮外,那道、魔两宗的人无一不是精明之人,他们既然敢眼看着那数十名石妖送死,而且还能在一旁品头论足,那么他们就必然有把握将那群西方人一举击溃!
  海滩上,青衣剑士越众而出,看向坎克轮道:“坎克轮,让你的吼金兽一并儿上吧,你记住了,那圆阵中间的老头才是最厉害的角色,你切不可掉以轻心!”
  坎克轮哈哈一笑,抡起手中的开山刀,叫道:“最厉害的吗?那咱们就来比一比,看谁先砍了那老头!”
  青衣剑士一出,那幽暗处的魔宗之人也慢慢走了出来,一人阴声道:“不错,比一比谁先杀了那老头,谁先杀了他,那法杖就归谁了!”
  青衣剑士嘻嘻一笑,道:“九幽魔君果然好眼力,一眼就看出那法杖是个好物件!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谁先杀了那老头,那法杖就归谁!”
  这三拨人一边漫漫而言,一边向沙滩上仍自凝神戒备的那帮武士包围过去。
  而在这群武士里,那白袍老者也正和巨剑武士低声商议着什么,只是这两人的话谁也听不明白。
  林小七远远看去,老者脸上神情淡定,而武士的神情却略显焦躁。
  他紧皱双眉,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仍自停在海中的那艘木船,似乎是在劝这老者先走。
  而老者微微摇头,嘴里似乎是在说着拒绝的理由。
  林小七不由叹了口气,这要走又谈何容易?别说是用那艘木船从海上逃走,便是肋生双翅,怕也难逃这道、魔二宗高手的联手追杀!
  那圆阵中的武士们也知道此番上来的对手不比那些石妖喽啰,而渐渐成合围之势的魔、道众人表面上轻松之至,但他们也深知眼前的这帮西方武士不可小视。
  海滩上的气氛愈发的凝重、肃杀!
  但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停在海中的那艘木船上忽的飞出一抹淡淡的光影,这光影极小,若不是在黑夜中怕是极难发现。
  这光影一经飞出,即向远处飞去,看那飞行的轨迹,多少有些惊慌和狼狈。
  沙滩上的人都是愣了一愣,而躲在远处的胖子却忽然大叫了一声:“坎克轮,快让你的吼金兽去追,刚才那光影必定是几个月前逃走的小妖人,这次可不能再让他逃掉了!”
  他话音未落,圆阵中的老者口中默默而颂,忽地发出一道淡青色的圆形光圈向一旁的吼金兽罩去,看他的意思,竟是想阻止吼金兽去追那小妖。
  一旁的青衣剑士早有防备,手中长剑一振,抖出一点银光飞射,将那光圈击得粉碎,复又大声道:“坎克轮,还愣着干什么,听区胖子的话,快让你的吼金兽去追那小妖。”
  坎克轮这时才反应过来,嘴里怪连连叫,那吼金兽听了主人的吼叫,立刻振翅飞起,朝那小妖逃走的飞翔追了过去。
  这边的林小七眉毛一扬,轻轻一拍怀中的碎银,竟是后退了一段距离。
  等退到无人能瞧见他的地方,随即化甲在身,朝着那吼金兽掠起的青色光影追了过去!
  林小七心中清楚,这海滩上的争斗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若不出意外,那群西方武士必将丧命与这琉璃岛。
  而刚才的区胖子说了,这群武士之所以会来到这琉璃岛,全因几月前从这岛上逃走的小妖人报的信。
  所以与其在这里看一场一边倒的打斗,还不如去追那小妖人,不管怎么说,这小妖人既然能从这岛上逃走,那么他对这里必定有所了解。
  而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究竟是怎样的,林小七也实在是好奇的很,他知道。只要能赶在吼金兽的前面救下这小妖人,那么自己一定会知道很多有趣的事情,当然,这也包括琉璃岛上的一些情况!
  碎银仿佛知道林小七心中打的主意,它不等林小七完全展开身形,便先一步飞了出去。
  若单论速度而言,除了更高阶别的龙,天下间怕少有人、兽能追得上碎银,而林小七还没完全摸透神龙战甲的性能,论速度,他更是远远不及。
  不过那吼金兽的速度也不慢,眨眼间,那青色的光影就从林小七的眼中消失。
  不过好在碎银追了上去,即便是失去了方向,他心中也并不担心。
  自从他替碎银取了名字以后,这一人一龙之间的感情便愈发的深厚,及至现在。无论碎银在哪,只要彼此间的距离不太过遥远,他就能感应到碎银的方位。
  同时,他也并不担心碎银的安全,那吼金兽不过是一只异兽,比之碎银来,实力相差甚远。
  更不用说此时的碎银比之以前实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这种提高似乎仍在持续着。
  关于这件事情,林小七曾专门找绛落水问过,他问绛落水那条灵蛇究竟是属于什么阶别的兽宠,而碎银食用了它的内丹后,又会有怎样的变化。
  绛落水告诉他,灵蛇乃下阶灵兽,与碎银本是同阶。
  但它原身为蛇,这龙正是它的克星,是以当初见了碎银竟是连挣扎都不敢挣扎一下。
  至于碎银食用了它的内丹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也同样不清楚。
  唯有静观其变,慢慢地等待了。
  林小七在海面上急速的掠过,他已经能看见远出那一点青色的光影了。
  忽然间,那青色的光影一顿,继而渐渐变的黯淡起来。
  林小七微微而笑,他知道,自己的碎银必已是将那吼金兽制住。
  他唯一有点担心的就是那小妖人,碎银分身无术,它既制住了吼金兽,那么自然就无法兼顾小妖人。
  林小七一念及此,不敢怠慢,奋力扇动背后双翅朝前飞去。
  当林小七看到碎银时,它已现出原身,正将吼金兽死死缠住。
  而那吼金兽也凶悍十分,扬起尖利的鹰嘴朝碎银的背上胡乱啄去,正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碎银眼中满是不屑,也不理会吼金兽的反击,任由它在自己的身上乱啄,只是不断的加力,意欲将这异兽活活的缠死!
  林小七见这吼金兽即将丧命,心中一动,取出大周天剑,叫道:“碎银,先别杀它,且让我拿它祭剑!”自他得到了大周天剑后,还没用它真正杀过一个人,此时这吼金兽虽不算是人,但好歹也是只世间难得一见的异兽,拿它祭剑正是再好不过。
  同时林小七也想试一试,当这大周天剑一剑挥出后,自己能否将这吼金兽体内的元气吸纳过来!
  一剑在手,林小七的眼中忽有厉光闪现,看准吼金兽的脖子后,他冷笑一声,手中血红色的长剑随即划出了一抹绚烂的光影!
  剑过,影灭!
  随着林小七这一剑划出,吼金兽身上的青光顿时湮灭,而那漫天的血红之色也忽然消失,这一刹那,天地间仿佛从此无光无影!
  但这无光无影只是瞬间,随着大周天剑发出一声欢快的轻鸣后,空中顿时飘洒起一阵蒙蒙的血雨和暗红色的光芒!林小七沐浴在这血雨之中,心中忽有一阵无比的快意!而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暖流自大周天剑传来,随即充盈了他全身的每一个地方!
第五十章
  幽暗的海面上,碎银呆呆地看着林小七,他……他还是自己的主人吗?血雨飘扬的那一瞬间,碎银分明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杀戮之神!因为发愣,碎银忘了已经死去的吼金兽,任由正渐渐冷却的尸身从自己的身躯中滑落。
  林小七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吼金兽的脖子,手中的大周天剑在瞬间变成一把匕首,然后轻轻划破它的肚子。
  一股腥臭味随着吼金兽的内脏喷涌而出,林小七却不管不顾,将手用力的插了进去,然后反复的在里面搜索着。
  片刻后,他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找到了!”
  碎银还没明白林小七究竟找到了什么,就见他一头扎进海中,再出来时,已是将身上的血污洗的干净。
  同时,他的手里还捧着一颗硕大的内丹。
  林小七哈哈一笑,将从吼金兽肚子里找到的内丹扔给了碎银,道:“银子,快吃了它,我听老绛说,这东西不能久留,吃的越早功效就越大。”
  碎银松开吼金兽的尸身,用爪接过了内丹,却没有立即食用。
  林小七奇道:“我不是说了吗,吃的越早功效就越大,你还愣着干什么?”
  碎银摇头不语,随即将嘴一张,竟是从里面吐出一个小人来。
  这小人背生双翅,不过半尺大小,金发碧眼,全身赤裸,此时正睁着一双惊恐的双眼看着林小七。
  林小七不由呆了一呆,脑子顿时想起在鹿啄城外的一幕来,这小人他竟是见过!这小人似乎叫什么喀利儿,当时在鹿啄城外,他还曾经用酒肉逗了一回这小家伙。
  林小七道:“怎么会是你啊,小家伙。那区胖子说的小妖就是你吗?”
  林小七此时神龙战甲在身,脸庞也被面盔遮住了一部分。
  喀利儿看了半天,终于是记起了他,眨了眨眼睛后,竟是放声大哭。
  仿佛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头扎进了林小七的怀里,嘴里也不知叽里咕噜地说些什么。
  林小七收了大周天剑,复向碎银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夸它事情做的漂亮,碎银得了主人的夸奖,倒是扭捏起来。
  它将吼金兽的内丹吞入腹中后,又幻化成小蛇般的模样,然后也钻进林小七的怀里厮磨起来。
  喀利儿哭的正伤心,见有人抢他的位置,不由怒目相视。但等看到对方是谁后,瘪了瘪嘴,却是振开双翅意欲飞走。
  林小七心中好笑,一把捏住喀利儿脖子将他拎了起来,道:“小家伙,你往哪去?”
  喀利儿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我……”他连说了几个我字,再一看茫茫大海,心中顿时没有了主意,抽了抽鼻子,哭道:“我……我也不知道去哪儿。”
  便在此时,琉璃岛的方向忽然掠起一道金光直入云霄,伴随着这金光,一声清亮的啸声也划破了这夜空。
  喀利儿忽然跳了起来,用胖乎乎的小手一指那金光,大声道:“那是安利……那是安利!”
  林小七一愣,道:“安利是谁?”
  喀利儿兴奋地道:“安利是艾仑圣武士的幻兽,它也是我的好朋友!”
  艾仑圣武士?莫非就是刚才那巨剑武士吗?林小七看着那夜空中急速掠过的金光,心中暗自思到。
  在这金光的后面,亦有各色光华紧随,林小七知道,那是琉璃岛上的道、魔二宗的人,想来必是在追前面的什么圣武士!不过那金光速度极快,片刻之后,已是将身后的个各色光华远远的抛开。
  林小七喃喃道:“倒是小瞧了这帮西方武士,那种情形下居然还能逃出来……只是不知道,那幻兽能驮上几个人,总不会只逃出一个来吧。”
  喀利儿道:“大哥哥,谢谢你救了喀利儿,我……我要去找安利了。”
  林小七哪肯放他走,他心中的疑问多多,此时正需要眼前这小家伙的答案。
  微微一笑,林小七道:“你要去找你的朋友吗?”
  喀利儿点了点头,道:“是,我要去找安利和艾仑圣武士,只有找到了他们,我才可以把艾丽姐姐救出来。”
  艾丽姐姐?林小七心中一动,顿时想起鹿啄城外冷漠异常的黑袍女子,看来这帮西方武士的目的就在她身上了。
  一念及此,林小七道:“喀利儿,你刚才都看见了,你的这些朋友们根本就不是那岛上妖人的对手,你现在去找他们有什么用呢?”
  喀利儿道:“可是……可是我至少可以和他们一起回去找帮手啊。回家的路太远,没有安利的帮助,我要飞上好长一段时间呢。再说……再说他们是我找来救艾丽姐姐的,我可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既然这样,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就一个人先跑了呢?这可不是做朋友的……”
  他话音未落,喀利儿已是捏紧拳头,飞到他的鼻子前,大声道:“你胡说,喀利儿不是丢下朋友们自己跑,喀儿是……是……”说到这里,他胖胖的小脸涨的通红,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林小七第一次见到这喀利儿的时候,就喜欢逗他,此时依旧没改了往日心性,他略带嘲讽的笑着,道:“那是什么呢……啊,我知道了,你刚才一个人跑是想引起别人注意,好让他们来追你,然后你的朋友就可以趁机溜走了。”
  碎银与他心意相通,在一旁免不了推波助澜,故意发出咕咕的笑声。
  喀利儿仿佛如泄了气的皮筏,垂头丧气的道:“我……我真不是想一个人跑的。只是那些恶魔太厉害,如果我再被他们抓起来,就再也没人可以救艾丽姐姐了。喀利儿……喀利儿是……”
  林小七知道此地不可久留,那区胖子见不到吼金兽回去,必然会叫人来寻。
  他左右看了一眼,复将喀利儿托在手中,和声道:“好了,小家伙,我知道你不想丢下朋友一个人跑的。可是你也看到了,你的那些朋友根本不是琉璃岛石妖的对手,你现在去找他们也没什么用。这样吧,你要是想救你的艾丽姐姐,就先跟我来,或许我可以帮得上你。”
  喀利儿瞪大了眼睛,道:“真的?”
  林小七拍了拍怀里的碎银,笑道:“当然是真的,你刚才也看见了,我的朋友可比你的朋友厉害多了。要不是它,你现在已经被怪兽吃掉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和我说话?不过你得记住了,要想救你的艾丽姐姐,你就得听我的话。”
  喀利儿忙不迭地点头,一脸的兴奋和感激之色。
  林小七也不敢多留,将喀利儿同样揽在怀中,扇动背后双翅,另寻了路径朝琉璃岛飞去。
  这一路飞来,并没有遇上琉璃岛上的人,不过片刻,他带着喀利儿又再次来到了先前藏身的石洞。
  拨开洞口的杂草,林小七钻了进石洞。
  坐下身后,他才发现怀中的喀利儿或许是太累了,竟已是伏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喀利儿睡得正香,林小七也不忍心叫醒他,略一沉吟,看向碎银道:“银子,你去这岛的四周转一转,看看刚才逃走的人去了哪儿。不过你一定要小心,不管遇上谁,你都不要惊动他,也不要擅自和人动手。”
  碎银一扬尾巴,用额头在林小七的脸上蹭了蹭,随即化成一团黑雾飞出了洞外。
  琉璃岛的中心地带有一座约数十丈高的石山,这石山色呈青灰,山上树木花草一概不生,整座山浑圆一体犹如一只巨大的石卵。
  在山的顶部,有一个石洞,洞口上方有三个金色的大字————琉璃府,这里正是琉璃岛石妖聚集的巢丨穴。
  这石洞本自天生,内有三十六条通道纵横交错,外人一旦误进,绝难找到正确的路径,而这三十条通道最后的汇合处就是这琉璃府的正厅了。
  这正厅巨大,虽在山腹之中,却绝不简陋。四围石壁被打磨光滑,且棱角分明,切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厅堂。
  厅堂中有数根石柱,环顾四周石壁,更是镶有无数发光的宝石,将这厅堂照的雪亮!
  厅堂上按主客之别布置了十七张椅子,一张金色的雕龙大椅为首座,另十六张椅子一边八张,分列左右。
  此时,在这厅堂首座上,一个全身石质铠甲的大汉正掩面沉思。
  他坐的是首座,自然就是这众石妖的首领,只是他与寻常石妖又有区别。别的石妖只是身上的铠甲是石质的,手脚眼鼻与常人无异,都是血肉之躯。
  但这大汉全身上下光洁滑溜,竟无一处不是青灰色的石质。
  他的脸色僵硬,全无表情,口唇张合时。脸上还有石粉簌簌而落,但须臾间,那亏缺的地方便又生出一层石质的皮肤来。
  在他身后,姓区的胖子静静站着。
  两旁的座椅上坐有四五个人,青衣剑士和九幽魔君俱都在内。
  厅堂中除了区胖子,还有一人站着,这人不是别人,正那傻乎乎的坎克轮。
  厅堂间一片寂静,青衣剑士与九幽魔君微微闭目,正自养神。
  而区胖子一双小眼咕溜溜的转着,但眼中神光涣散,显然正在盘算着什么心思。
  众人之中,只坎克轮一脸傻愣,几次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片刻之后,他终于是忍不住这寂静,看向石妖首领高声道:“大哥,你叫我们来到底是什么事啊?来了又不说话,这不急死人吗?”他的声音洪亮,震的这石洞内嗡嗡做响。
  石妖首领猛然睁眼,眼中有幽幽青光闪现,冷冷地看了一眼坎克轮后,道:“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别人都是聋子吗?”与坎克轮洪亮的石头不同,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却又有一股石头相互摩擦时发出的刺耳声,听在耳中,让人有这着说不出的难受。
  坎克轮不服气的道:“都来了半个时辰了,你又不让我坐下,大哥,你总要开口说句话嘛……要总是这么呆着,我倒不如去睡上一觉。”
  石妖首领冷哼一声,道:“你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坐下吗?”
  坎克轮虽然呆傻,倒也不是无知无识,抓了抓头后,却是振振有词,道:“不就是让那老头和那拿着巨剑的家伙跑了吗?你放心吧大哥,区胖子早就让人毁了他们的海船,他们没地方去,我看多半还藏在琉璃岛上。对了,区胖子刚才已经让人去找了,等找到他们后,我再去将他们砍两截不迟!”
  石妖首领冷笑道:“好,好,那你就站在这里等吧。一日找不到他们,你就在这里站一日,十日找不着,你就站十日,若是永远都找不着……哼哼,那你就在这站一辈子吧!”
  青衣剑士忽然睁开眼睛,道:“拓克图大人,这事也不完全怪坎克轮,那些西方人的实力确实不怎么样。但谁也没想到他们的兽宠倒是跑得快,我们一不留神,竟是让他们跑了。说起来,我谢长风也是有责任的。”
  拓克图放低了声音道:“谢先生,这事不能怪你们,是我不该派坎克轮去做这事的。他这人又呆又傻,我原本是想让他所历练历练的,却没想到……唉,这岛上灵气虽然充沛,但千余年来,我身边竟没有一个机灵点的族人。”
  九幽魔君忽然嘿嘿笑道:“拓克图,你这岛上灵气虽然充沛,但却叫你一人吸走了大半,你的这些喽啰们自然愚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郁带衣能破了那结界,你还要这些喽啰做什么?到时候,怕这琉璃岛你也懒的看一眼了。”
  拓克图发出一阵尖利的笑声,道:“魔君倒是懂我心思,郁先生若真能破了那结界,到时我就将这琉璃岛让给魔君又如何?这琉璃岛虽小,却是个宝地,单每年抢回来的鲛族女人就……”
  他话未说完,坎克轮却大声叫道:“大哥,你不是说将琉璃岛交给我管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又要交给别人呢?”
  拓克图眼中厉光一闪而过,左手轻扬,厅堂中的一根石柱随即断成两截,继而又随他手势掠起,狠狠地砸在了坎克轮的胸膛上。
  坎克轮猝不及防,顿时被打的向后飞起,身体还在空中时,已是连吐了几口鲜血。
  拓克图看着地上正自呻吟的坎克轮,冷冷道:“你再开口说话,我今日就取你性命!”他又看向九幽魔君,笑道:“魔君兄,这都是些蠢人,你千万不要计较他说的话。”
  九幽魔君仿佛没有看见这一幕,淡淡道:“无妨,无妨。都是说笑而已,你便是真将琉璃岛给我,我也没这个胆子要,我来这里不过是贪恋美色与这岛上的灵气,有这两样足矣。其它的嘛……还是免了,我虽然不敢奢望有一天能身入魔界,但还想多活几年的!”
  谢长风忽笑道:“魔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着倒像是有所指啊!”
  九幽魔君嘿嘿笑道:“谢兄啊,我受朋友之邀来这琉璃岛做护法,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有些事情也还是能看出点端倪的。”
  拓克图听了这话,眉毛微扬,却默然不语。
  谢长风道:“哦,魔君看出了什么?不妨说来听听,以解我心中疑惑。”
  九幽魔君嘿嘿一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啊……我只求这日子过的逍遥,所谓有奶便是娘,有些事情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说出来只是自寻烦恼。谢兄你看,我在这岛上吃的好,住的好,又有鲛族美女相伴,这种日子夫复何求呢?最重要的是,拓克图大人慷慨豪义,非常人可比,每半月奉送的一枚培元丹可是宝中之宝啊!”
  拓克图忽道:“魔君太客气了……不过你既然将话说到这份上了,那么我也不妨告诉你,在我这琉璃岛上。这培元丹只是低级的丹药,只要魔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鼎力相助,我保你一百年之内可入魔界!”
  九幽魔君眼睛一亮,道:“拓克图,你这话可是当真?”
  一旁的谢长风笑道:“魔君兄啊,你刚才不是说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吗?既然看了出来,这话就不必问了吧?”
  九幽魔君嘿嘿一笑,道:“谢兄,端倪毕竟是端倪,若是一清二楚了,又怎么称之为端倪呢?不过拓克图大人和谢兄已经将话说明,那我自当唯马首是瞻了。”
  拓克图笑道:“好,好,如此最好。不过魔君兄请放心,有些事情迟早会让你知道的,毕竟你只是刚来琉璃岛嘛……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魔君兄要注意,有些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你那同来的几位兄弟……”
  九幽魔君不等他将话说完,便道:“大人请放心,那几人只是寻常朋友,也算不得什么兄弟。”
  他说完这话,便闭目养神再不说话。
  他心中清楚,这整个厅堂中坐有五六个人,只有自己和谢长风、拓克图说话,而其余几人默然不语、神色不动,显然是早已知晓这岛上底细。
  自己虽不知道这琉璃岛上还有什么玄机,但拓克图已然许下承诺,自己就算正式踏入这琉璃岛的门径了,此后自当多看少说才是!九幽魔君在这岛上呆了数月时间,因为培元丹的缘故,所修魔功进展极快。
  短短百余天,他竟是从魔魂期突破到了固体期,可谓是一日千里,是以,他对拓克图的许诺深信不疑!
  谢长风看向拓克图,道:“拓克图大人,我刚才看你一直在沉思,所以就没打扰你。你将几位兄弟一起叫过来,究竟是有什么事情?莫非是为了刚才那些西方人?”
  拓克图摇了摇头,道:“几个西方武士,不足挂齿,有谢兄和魔君在,找到他们是迟早的事情。”
  谢长风微微一皱眉,道:“那大人是……据我所知,郁兄主持的事情也颇有进境,大人应该不会为此烦心啊!”
  拓克图一拍金龙大椅的扶手,叹了一声道:“不瞒谢兄说,倒也不是为了什么看得着的事情,就是这几日来,我心中莫名其妙的发闷发慌,总感觉到要发生点什么。所以我将各位找来,是想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十年,琉璃岛上的事情可说是一帆风顺,但唯其如此,我才觉得行事当未雨绸缪才是。”
  微微一顿,他看了一眼九幽魔君,又道:“这里除了魔君兄,几位都是岛上的老人了,在外人眼里,咱们不过是一群贪财好色之徒,但实际情况大家心中却清楚得很。而我们最终之目的,在不远的未来也即将达成,所以还请各位格外的上心一些啊!”
  谢长风呵呵一笑,道:“大人,这些话你不说我们也心中有数,相信大人也看见了,这些日子里,几位兄弟可是格外的卖力啊!再说最近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啊!”他左右环视,又道:“几位,你们说是不是啊?”众人皆微笑点头,随声附和,倒是九幽魔君不明就里,只微微而笑,没多说话。
  拓克图道:“话虽如此,可我这心里……”
  旁边一人忽然笑道:“大人,莫不是最近抓来的鲛族姑娘不对你的胃口,是以你……”这人乖巧,知道话说三分即可,当下捻须Yin笑,止住不说。
  这堂上众人都是Yin亵之人,各个挤眉弄眼,嘿嘿而笑。
  拓克图也笑道:“罢了,罢了,怕是我太平日子过惯了,有时候也免不了自己找些莫名的事情来烦自己……前些时间只顾着陪郁先生,大家也有些日子没好好聚聚了,索性趁现在兄弟们都在,咱们喝上几杯!大家看如何?”
  众人轰然叫好,一旁的区胖子急忙叫人布下酒菜,自己亲自给众人倒酒。
  而一旁的坎克轮依旧倒在地上,此时虽已止住呻吟,但却不敢爬起来。
  这酒刚喝了两杯,厅堂外忽有一个石妖冲了进来。
  他的脸色本有些慌张,再看到地上躺着的坎克轮,脸色便更加的煞白。
  区胖子喝道:“大人正在饮酒,为何擅自闯入?想找死了吗?”
  那石妖一哆嗦,结巴道:“小的……小的是来找二大王的。”
  拓克图却不生气,笑道:“来找坎克轮的吗?来得正好,他刚才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跌坏了身子,你扶他下去歇息吧。”
  石妖道:“可是……可是……”
  区胖子喝道:“可是什么?大人不治你擅闯厅堂之罪已是天大恩典,你还敢在这里罗嗦?”
  一旁的谢长风见这小妖来的匆忙且神色慌张,心中便有些疑惑,若非天大急事,一般的小妖又怎敢擅闯这专用来议事的厅堂?他放下手中酒杯,示意区胖子收声,复看向小妖,和颜悦色道:“你来找你们二大王所为何事啊?”
  小妖结巴道:“二……二大王的吼金兽它……它……”
  区胖子皱眉道:“是不是已经回来了?芝麻大一点的小事也用得着来烦大人?”
  小妖道:“不……不是,二大王叫我们去找吼金兽,我们在几十里外的海面上找着了,可……可是它已经被人斩成两截了!”
  此言一出,厅堂上顿时陷入一片可怕的寂静,众人都清楚吼金兽的实力,能将它一斩两截的人实力必然可怖。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琉璃岛十余年来一直风平浪静,即便有些突发事件,那也不过是小插曲。
  而现在,吼金兽的死则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自然就是来者不善,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不善之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片刻之后,本是躺在地上的坎克轮一跃而起,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
第五十一章
  山洞之中,林小七正闭目沉思,喀利儿睡在他的怀里犹自未醒,而一旁的碎银睁着一双大眼正看林小七看的出神。
  远处忽有一阵凄厉的吼声传来,这吼声中有怨忿与愤怒,林小七一惊,顿时睁开眼来。
  他凝神听了片刻,忽喃喃道:“糟了,咱们走的匆忙,那怪兽的尸体忘了处理。那家伙体形虽大,可是生有双翅,很难沉入海中,此刻必是被发现了。”
  他话音刚落,洞外便有人声自远而今传来,他悄悄潜至洞口向外望去。
  洞外下方有一队石妖慢慢行来,他们手执长枪,一边吆喝着一边在杂草丛中乱打乱拨着。
  林小七看的好笑,他知道这群石妖是在搜索自己又或是那些西方人的藏身之处,但这样的搜索无异打草惊蛇,又如何能找到目标?这石头妖果然是天底下第一愚笨的妖异!林小七初听人声时,心中还有些紧张,此时看了这群蠢东西,心中再无担心。
  这洞口本在悬崖中部突起的部位,又有杂木杂草遮掩,即便是有相当搜索经验的人来也未必能找得着,又何况是这群天下第一愚笨的石妖呢?
  不等石妖走远,林小七便放心地坐回了石洞。
  此时天色已近正午,再加上岛上群妖乱走,想行事也须得夜里才行了。
  刚坐下来,林小七便觉得肚子有些饿,算一算,已经有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
  按理来说,他此时同时修有魔婴、元婴,虽然还不能完全辟谷,但十天半月不吃还是可以的。
  只是他这境界全仗大周天的剑的功劳,他自己还不能完全的适应,是以一天不吃便觉得饿的慌。
  在来这琉璃岛前,绛紫衣便为他准备了足够他吃上一月的干粮存在须弥戒指里,更有为碎银准备的十几坛美酒。
  说也奇怪,这碎银除了奇草异兽向来不食它物,但自跟了林小七后,倒是染上了酒瘾,一日不喝便不高兴。
  此时,林小七肚饿,便取出烤制好的腊肉食用,亦取出一坛酒和碎银共享。
  不过说是共享,他也只是尝尝味道,但凡多喝一口,碎银便和他急。
  肉刚吃了几口,酒还没喝一口,林小七怀中的喀利儿却已是闻到肉香,被勾醒了过来。
  他翻身坐起,也不说话,只是眼巴巴的看着林小七手中的肉。
  林小七微微一笑,顿时想起了鹿啄城外和喀利儿相遇的情形,那时的喀利儿也正是被他的酒肉吸引了过来,两人之间倒算得上的酒肉之缘。
  林小七见喀利儿直舔嘴唇,知道他饿得急了,也不说话,将手中的肉递了过去。
  喀利儿接过肉,看也不看便狠狠地咬了上去。
  林小七见过他的吃象,知道这一块肉只够塞他牙缝,索性又取出七八块肉放在那里,任喀利儿狂吃猛塞。
  喀利儿连吃了三四块肉,才捂着肚子打了个饱嗝,复又想起什么,呼扇着一双碧绿且透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