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7部分

着纯真的眼睛看向碎银抱着的那坛酒。
  碎银却不吃这一套,哼了一声,抱起酒坛转了个身,看都懒的看他。
  喀利儿见碎银小气,便趁它转身做了个鬼脸,林小七一旁看了好笑,只得另取了一坛酒递给喀利儿。
  所幸喀利儿不是个酒鬼,喝了两口后便止住不喝,倒是伏在酒坛上发起了楞。
  林小七道:“小家伙,你是叫喀利儿吗?”
  喀利儿抬起头,道:“是呢,我是叫喀利儿,意思就是精灵之子。大哥哥你叫什么呢?”
  林小七道:“我姓林,叫林小七,你叫我一声林大哥吧。”
  喀利儿点了点头,张口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林小七道:“喀利儿,昨天夜里我已经对你说了,你要想救你的什么艾丽姐姐,你就得听我的话。现在你已经吃饱喝足了,是不是应该给我说说你的经历了?”
  喀利儿咬了咬嘴唇,道:“林大哥,我是很想你去救我的艾丽姐姐,可是很多事情喀利儿是不能乱说的。艾丽姐姐说了,除非是圣堂的人,艾丽姐姐的事情是不许对任何人说的。”
  圣堂?林小七皱了皱眉,道:“你不肯说的话,我就没办法帮你。”
  喀利儿一脸的固执,摇头道:“不行的,喀利儿是真不可以说的。”
  林小七见这张着翅膀的小胖子固执的厉害,眼睛一转,道:“喀利儿,你知道我要问你些什么吗?”
  喀利儿脸上现出一些警惕的神色,道:“我当然知道,你想问艾丽姐姐为什么要来到你们这里,还想问关于艾丽姐姐和她手中……嗯……的秘密。林大哥,虽然你救了我,又给我肉吃,给我酒喝,但艾丽姐姐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可以说的。所以,喀利儿真的是很抱歉。”
  林小七本来只是想问问这喀利儿口中的艾丽姐姐是怎么被岛上的石妖抓住的,再就是他对这岛上的情况知道多少。
  但几句话说下来,喀利儿含糊的口吻和坚决的语气却让他更加好奇了。
  不过他并不喜欢探人私秘,也不喜欢强逼与人,对他来说,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摸清这岛上的情况,其它的都可暂缓又或是不加理会。
  林小七笑了笑,道:“小胖子,你放心好了,我不问你这些,你艾丽姐姐的秘密我根本就不想知道。我只问你,你对这岛上情况了解多少,我曾听那姓区的说,几个月前你是从这岛上逃出去的,想必你应该知道一些情况。比如、说这岛上的地形,还有你是从哪里逃出来的……”顿了一顿,他又道:“对了,还有你的艾丽姐姐被关在什么地方,这些情况你如果知道的话就快些说出来。”
  喀利儿松了口气,睁圆了眼睛道:“原来林大哥是想知道这些啊?你可真是个好人,只想着救我的艾丽姐姐。”
  面对喀利儿的赞扬,林小七微微一笑,心中却道:“鬼才想救你的艾丽姐姐呢,若不是顺路和想着从你这探听点消息,老子才不惹这麻烦呢!”
  喀利儿又道:“林大哥,你具体的想知道些什么呢?我不太会说话,还是你一句一句的问吧。”
  林小七张口欲问,话到嘴边时忽想起另一个问题,道:“对了,喀利儿,那胖子说你是几个月前从这岛上逃出去的,那你的艾丽姐姐岂不是在这岛已经呆了好几个月?”
  喀利儿黯然点头,道:“具体的时间我已记不清了,差不多已经有四个月了吧。”
  林小七暗暗叹息,心道:“四个月,也不知道那艾丽还在不在了?这岛上石妖凶残异常,一般人的性命哪会留到四个月?再说了,即便此刻还活着,怕也是生不如死吧?别的不说,单是女孩儿家最看重的贞洁就已是不在……我记得上次见到那丫头的时候,她虽蒙着脸,但皮肤极好。眼眸也绿的可爱,想来必是个美人儿,这满岛的Yin妖又怎么会放过她呢?”想到这里,他心中多少有些不忍,便叹了一气。
  喀利儿见他叹气,便道:“林大哥,你是我来天朝后见到的最好的人,你不仅救了我,还给我食物,现在又陪我一起伤心……”
  他这一说,林小七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尴尬的一笑,道:“好了,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吧。”
  喀利儿点了点头,道:“其实我能逃出来完全是因为人鱼姐姐。”
  林小七奇道:“人鱼姐姐?”
  喀利儿道:“是啊,这岛上有好多人鱼姐姐被关着呢,她们都长得漂亮极了,比艾丽姐姐一点也不差呢。在我们那里,人鱼是美丽和纯洁的象征,只有在神话里才能见到,喀利儿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见,而且她们还救了……嗯,她们的尾巴可真漂亮……”
  林小七看着眼前这个略显罗嗦的小胖子,已然知道他说的人鱼姐姐必定就是被岛上石妖抓来的鲛族女子。
  只是他不明白,既然同为阶下囚,缘何她们能救出喀利儿呢?带着心中的疑问,林小七打断了喀利儿,道:“喀利儿,别说远了,你还是说说具体的经过吧。”
  喀利儿抓了抓头,道:“当时我和艾丽姐姐被抓后,我被那些恶魔关在一个小的铁笼子里,那个笼子很小很小……”喀利儿伸出小手比画了一下,又有些自得的继续说道:“可是他们不知道再小的笼子都关不住喀利儿呢。”
  林小七奇道:“为什么?”
  喀利儿嘻嘻一笑,飞快的在空中转了个圈,他原本就尺余长的身躯在瞬间便缩小了一倍。
  他看着林小七惊奇的眼神,道:“我还可以变得更小呢,林大哥你要看吗?”
  林小七赶紧挥了挥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你还是接着往下说吧。”
  喀利儿反转了个圈,又恢复原样,道:“可是关我的地方是个石洞,除了一个出口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路径可以逃走了。我虽然可以出笼子,但外面的守卫我却打不过。不过好在喀利儿遇上了人鱼姐姐,所以也就不用和些守卫打架了……”
  林小七听他说的简单,而且是想到哪说到哪,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当下苦笑。
  道:“好了,好了,喀利儿。还是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吧,我先问你,你和你的艾丽姐姐是关在一起的吗?”
  喀利儿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和姐姐是被分开关的。”
  林小七点了点头,略一沉吟后,又道:“我要是猜得不错,关你的地方应该有一个很大的水池,对不对?”
  喀利儿睁大了眼睛,惊奇地道:“林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小七笑道:“很简单啊,你的那些人鱼姐姐无法在陆地行走,也同样不能在陆地呆的时间过长,一天十二个时辰里,她们至少要有一半的时间呆在水里。你既然能遇上她们,那就说明你们被关在同一个地方,所以,那里必定有一个很大的水池。”
  喀利儿赞叹道:“林大哥你真聪明,喀利儿就想不到呢,我还以为你也去过那里呢。”
  林小七又道:“不过我还是很奇怪,她们是怎么救出你的呢?”
  喀利儿道:“我是从水下逃出来的。”
  林小七眼睛一亮,道:“水下?这么说来,那里有一条地下的水道吗?”
  喀利而点了点头,道:“是啊,人鱼姐姐住的那个大水池里有一条地下水道,人鱼姐姐说,这是天生的水下暗道,连那些恶魔们自己都不知道呢。”
  林小七又问道:“既然有地下水道,那她们怎么不跟你一起逃呢?”
  喀利儿瘪了瘪嘴,难过地说道:“她们……她们的身上都被锁有铁链,是穿在她们的尾巴上的。”
  林小七听到这里,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道总算是问出一点眉目来了。
  他看了一眼洞外的天色,又道:“对了,喀利儿,你现在还记得那条水下暗道的出口吗?它在岛上的什么方位?”
  喀利儿皱了皱眉,道:“我跑出来时,一心往有海的地方跑,没多留意具体的方位……不过只要我回到当时的环境里,我相信我是可以找到那条水道的。”
  林小七点了点头,虽然喀利儿的回答并不让他十分的满意,但是他却清楚,依喀利儿这种小孩心性,这已经是他可能得到的最大收获了。
  他站起身走出洞外,此时天色已是午后,阳光虽然刺目,但他站在悬崖的中部,视线却是格外的清晰。
  远远望去,虽然那层层的绿树阻挡了岛的另一半的景色,不过在目光所至之处,却可以从这层层的绿色之中隐约看出一缕流淌与其间的溪流。
  林小七眉毛一扬,喀利儿口中的暗道乃地下水的出口,既有水出,那么……
  他忽然转头看向喀利儿,道:“喀利儿,你逃出来的时候可曾看到身边有一条小溪?”
  喀利儿点头肯定的道:“有啊。”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那就好,等到了晚上,我先让银子去瞧瞧这岛上有几条小溪,如果不多,那是咱们运气好。如果多的话,咱们就蠢人用笨法,我领着你一条一条的寻就是……”
  说到这里,因为窥得端倪,他心情略有舒缓,也因此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他再次看向喀利儿,道:“小胖子,有一个问题我始终觉得奇怪。说实话,你的艾丽姐姐被他们抓去了那么长的时间,生死难料,你觉得还有可能救回她吗?”微微一顿,他又道:“还有,即使她还在这岛上,那她必定是受尽了折磨。让我奇怪的是,你心里虽然想着要救她,但看上去也并不是很急啊!说句难听的,你似乎并不太在意她的生死。”
  喀利儿嘻嘻一笑,道:“喀利儿当然不着急了,艾丽姐姐在被他们抓去的那一天,就已经用结界将自己禁锢起来了。那个结界除了喀利儿没有人打破,对于岛上的那些恶魔们来说,他们抓到的其实只是一个包裹着艾丽姐姐的魔法结界,而并不是真正的艾丽姐姐。在那个结界里,艾丽姐姐虽然无知无觉,但却可以永远不死,直到喀利儿去唤醒她!”
  林小七心中恍然,不由笑道:“看来你们的什么魔法结界和意宗最擅长的阵法倒颇为相似,等见到你艾丽姐姐的时候,我倒要见识一下。”
  顿了一顿,他对眼前这个似乎没什么用的小胖子又产生了好奇,问道:“对了,喀利儿,为什么只有你才能解救你的艾丽姐姐呢?”
  喀利儿扇动翅膀在洞里极快的非了一圈,然后停在林小七的身前,骄傲地说道:“因为喀利儿就是艾丽姐姐的守护精灵啊!我虽然不能帮艾丽姐姐打架,但只要有我在,艾丽姐姐就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可是艾兰斯大陆上唯一从精灵界来到人世的精灵哦,而且还是聪明、最善良和最勇敢的守护精灵!”
  一旁的碎银抱着酒坛哼了一声,意似不屑,喀利儿倒也不笨,听出这轻轻一哼里的意思,不由怒目相视。
  林小七见状,哈哈一笑,道:“银子,这坛酒喝完可就没有了,晚上你还得办很多的事情呢。”
  夜色渐渐降临,琉璃岛又再次沉浸与黑暗之中……与昨夜不同的是,今晚的夜空中没有了那一轮皎洁的月儿,这夜色也因此显得格外的浓郁且阴森。
  琉璃府纵横的通道内,九幽魔君漫漫而行,夜色总能勾起他心中的某种冲动,而刚才的两壶百年陈酿也恰到好处的加剧了这种冲动。
  他边走边琢磨着,琉璃岛上的那些鲛族女子虽然个个都是美貌绝伦,但可惜的是,直至今日,他从未品尝过鲛族Chu女的滋味。
  自上岛的那天起他就知道,鲛族女子中未经人事的女孩并不是自己这种人可以得到的,不过,自白天拓克图向他透露了一些应该是机密的事情后,那么这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就可以得偿所愿了呢?
  走在空荡的通道中,九幽魔君不由兴奋的拍了一下掌,他现在正往谢长风的居所而去,那些鲛族女子的命运一向都是由谢长风来掌控的。
  不多时,他已经来到了谢长的居所,正要敲门时,那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九幽魔君定睛一瞧,谢长风正站在门内。
  九幽魔君微微一愣,道:“谢兄要出门吗?”
  谢长风微微笑道:“恰恰相反,谢某是特意来迎魔君兄的。”
  九幽魔君哈哈一笑,道:“谢兄太客气了,小弟不敢当啊……哎,是了,谢兄是如何知道小弟要来的?莫非你绿水侗也有意宗里的占卜、运算一术?”他此刻有求而来,是以语调格外谦逊,竟是自称起小弟来。
  谢长风笑道:“哪里,哪里,我刚才独坐屋中。心头忽然一动,知道必有贵客上门,是以就起先迎上,以免被贵客说我谢长风失了礼数。”
  两人互相恭维中,九幽魔君被谢长风让进了房里。
  谢长风唤下人奉上茶水后却是淡淡而笑,并不开口。
  九幽魔君笑道:“谢兄啊,我这一来是想向谢兄你表达一下歉意的。谢兄知道,我自上岛后,因为不了解这岛上的情况,所以对谢兄多有误会……呵呵,这得罪之处嘛,实在是不少啊。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谢兄大人大量,想必也不会和我计较的吧?”
  谢长风笑道:“哪里,哪里,魔君兄向来率直,有些地方也是我谢某做得不好,哪能全怪魔君兄呢?对了,对了,还是魔君兄说的对,这都是过往的事了,咱们还是不提。来,来,来,谢某以茶代酒,敬魔君兄一杯。”
  两人茶至三续,言谈甚洽,九幽魔君见时机已到,笑道:“对了,谢兄,小弟今天来还有一事相求,希望谢兄能成全则个。”
  谢长风微微一笑,却道:“魔君兄,不瞒你说,你的来意我已知晓,你不用再说了。”
  九幽魔君一愣,道:“谢兄果然天人,连这也能算到?那么……那么谢兄能否成全小弟呢?谢兄也知,我当初来这琉璃岛时,一大半的原因就是冲这鲛族女子来的。”
  谢长风仍是微笑,道:“不是我扫魔君兄的面子啊,这事你从此最好是提也别提。”
  九幽魔君心生不快,道:“谢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鲛族的Chu女就你们这些岛上的老人可以享用吗?今日厅堂之上,拓克图也算是将小弟认做了自己人,难道谢兄连自己人也不肯照顾一下吗?”
  谢长风神色不动,淡淡道:“既然魔君兄这么说……也罢,那我来问问你,你什么时候看见我们这些老人动过鲛族女子中的雏儿了?”
  九幽魔君一呆,回想起上岛后的经历来,确实真没有看到谁动过鲛族女子中的雏儿。
  但他微一沉吟,随即笑道:“这种事情谁会当面去做?换了我,得了便宜且不好卖乖,可不能叫其他的兄弟暗地里骂了。”
  他这话也算阴损,等于是当面骂谢长风得了便宜还卖乖。
  谢长风哈哈一笑,忽然站起身来,道:“魔君兄啊,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呵呵,你还是没听清楚我的话啊,我刚才说过,这事最好是提也别提。你若是琉璃岛外围的兄弟,那也无所谓了,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拓克图大人已经将你看成是自己的兄弟,那么你以后就要格外的注意这一点。”
  九幽魔君刚才只是色火攻心,他也不算愚笨之人,此时已是听出了谢长风的言外之意。
  微一沉吟后,道:“谢兄,你这话里的意思是……”
  谢长风忽然走到墙角处,伸手在墙上一按,那墙上顿时现出一道暗门来。
  九幽魔君一呆,道:“谢兄,你这是?”
  谢长风笑道:“魔君兄,我刚才说了,今晚我是特意在等你的。来吧,你若是想知道心中的疑问的答案,那就请随我来吧。”
  九幽魔君犹豫道:“这暗门究竟通往何处啊?”
  谢长风哈哈一笑,道:“魔君兄莫非是不敢进来吗?好,我就告诉你,一入此门,从此往后就等于是跨入了极乐之地!就看魔君兄有没有胆子迈出这一步了!”
第五十二章
  九幽魔君看了一眼谢长风,心里多少是有点畏惧,但再一看谢长风脸上古怪的笑意,不由将牙一咬,道:“既然是极乐之地,那正是小弟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有什么不敢的?”他说到这里,强自笑了两声,大步迈进了暗门。
  谢长风微微一笑,也随着走了进去。
  进了这暗门后,是一条幽暗的甬道,和这琉璃洞府中的所有通道一样,这甬道周围全是石壁,左右又镶有光华灿烂的宝石。
  九幽魔君慢慢前行,不时地回头看一眼跟在后面的谢长风。
  他虽不说话,但眼光之中仍有些些不安之色。
  轻轻咳嗽一声,九幽魔君道:“谢兄,咱们这是往哪走啊?”
  谢长风并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对了,魔君兄,你来岛上的日子也不算短了,那么你可知道拓克图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什么?”
  九幽魔君笑道:“自然知道,不就是那个什么西方女子吗?听老郁说,只要将包裹着那个西方女子的什么阵法破去,拓克图大人的心愿就要达成了。不过,说老实话,拓克图大人的心愿究竟是什么我倒不清楚,只隐约的听老郁说,似乎那西方女子手中的法杖是个宝贝。”
  谢长风轻声一笑,道:“魔君兄,实话告诉你吧,这所谓的西方女子只是一个障眼法,拓克图大人志不在此。”微微一顿,他看着因为惊异而停下脚步的九幽魔君,又道:“再说了,那个所谓的西方阵法虽然有些古怪,但也不是不能破去。别的不说,只需一定的时间,凭郁先生在焚心谷钻研近百年的破阵术就足以破开这个阵法。当初拓克图大人和我擒下那西方女子的时候,本也有此打算,但当其时。郁先生正有要事,分身乏术,所以就耽搁了下来。及至后来,拓克图大人见岛上的杂人愈发的多了起来,而我们又有要紧、机密的事情去做,便索性没动那西方女子,拿她做了张眼法。魔君兄知道,这世上的人皆有好奇之心,若有什么机密的事情在眼皮底下发生,那是一定要弄个明白的。别人且不说,单拿魔君兄你来说吧,你若是在岛上终日见郁先和拓克图大人瞒着大家做一些机密之事,你是不是会心生好奇呢?甚至还有一探究竟的冲动呢?”
  九幽魔君苦笑道:“所以你们便拿这西方女子来糊弄我们这些后来的人?”
  谢长风呵呵笑道:“魔君兄言重了,便是糊弄,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魔君兄可别忘了,你一踏入此门,可就再也不是外人了。”
  九幽魔君面色一振,道:“莫非谢兄引我到此,就是为了将这机密告知在下吗?”
  谢长风伸手虚引,道:“魔君兄请,咱们边走边谈,拓克图大人还在等着你呢。”
  九幽魔君一听拓克图正在等着自己,心中更是兴奋,行了几步后,问道:“谢兄啊,恕小弟多嘴,这机密之事的否与丹药有关?”
  谢长风一愣,道:“魔君兄为什么会这样想?”
  九幽魔君道:“我也只是乱猜而已,不过自我来到这琉璃岛后,岛上所进之物多为一些珍奇异草之类的东西。而且有时也有意遮掩,所以我想这机密之事多少与丹药相关。不知我猜的……”
  谢长风哈哈一笑,道:“难怪拓克图大人要将魔君兄纳为自己人,魔君兄果然是心有丘壑之人啊!不错,魔君兄猜得一点没错,拓克图大人和郁先生这十年来,在这琉璃岛上所图之事正是此事!”
  九幽魔君眼中光芒闪烁,兴奋地道:“那……那这丹药究竟是什么神丹?竟然要下上十余年的工夫?依小弟猜测,怕是比那培元丹要好上数倍吧?”
  谢长风怪笑道:“数倍?嘿嘿,不瞒魔君兄说,数十倍也不止啊!”
  九幽魔君闻言大惊,情不自禁的又停下脚步,吃吃道:“数……数十倍也不止?那……那吃上一颗的话,岂不是能立地成魔了吗?”
  谢长风点头道:“不错,这要丹药出炉,成仙成魔也只是时间的问题。魔君兄应该知道,这丹药再是神奇,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以消化才行。”
  九幽魔君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谢兄说的一点没错……对了,谢兄,拓克图大人在什么地方?咱们还要走上多久?”
  谢长风道:“我引你去的地方正是炼制丹药的地方,也是岛上最机密的地方,大约再走盏茶的工夫就到了。”
  九幽魔君道:“既然这样,那烦请谢兄多给小弟说说这丹药的事情吧,你刚才这么一说,我的好奇心倒被你勾起来了。这药既然如此神奇,那究竟需要哪些东西来炼制呢?”
  谢长风笑道:“魔君兄,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我说这岛上的东西你什么都可以碰,却惟独那鲛族的雏儿不能动。”
  九幽魔君奇道:“这话你是说过,不过这与丹药有什么关系?”
  谢长风道:“自然大有关系……魔君兄可知这鲛族鱼人的来历吗?”
  九幽魔君摇了摇头,道:“这我可不知道,多半也属妖类吧,半人半鱼,岂不就是妖身吗?”
  谢长风道:“若说妖类原也不错,但现在的鲛族不但不是妖身,相反的,他们还是这世间唯一有神灵血脉的族群!”
  九幽魔君一呆,道:“神灵的血脉?这……这可能吗?若是的话,意义是哪一位神灵呢?”
  谢长风淡淡一笑,缓缓道:“神龙离墒!”
  九幽魔君瞪大双眼,道:“神龙离墒?”这话刚一出口,他顿时醒悟,大声道:“我明白了,拓克图大人的神丹想必就是用这鲛族人的血来炼制的……而且还必须得是鲛族Chu女的鲜血,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持血脉的纯正啊!谢兄,我说的对是不对?”
  谢长风哈哈一笑,却是上前几步,道:“魔君兄,现在由我来领路,再走几步就该到了。”
  九幽魔君见他笑而不答,又转了话题,知道自己已是猜中答案,心中不由更是兴奋。
  不错,这九幽魔君一语中的,猜的半分没错。
  十年前,拓克图就图谋此事,而这所谓神丹的主药也正是鲛族Chu女体内的鲜血。
  无论是修魔还是修道的人都知道,这世间虽然有无数奇珍异草,但它们不过是内蕴的灵气比普通花草多上一些罢了,若论实质,它们终究只是凡间之物。
  若想脱胎换骨,最好的办法就是寻得仙、魔两界的异宝,又或是上天眷顾,得仙人、神魔垂青,用无上法力强行改造身体,就如先前的古无病。一遇神龙离墒,竟是脱离妖道,立地成丨人!当然,这两种方法都是可遇不可求,仙、魔二界俱在虚无缥缈间,凡人俗夫又怎可踏入?而后一种方法则更是难上加难,无论仙、魔,都相当的忌讳逆天行事,而用无上法力强行的改造凡人的身体,正属逆天的范畴。
  退一步来说,即便有仙、魔肯做此事,但也非人人可做,人有高低贵贱,仙、魔亦有强弱之分,纵览仙、魔两界,有此无上法力的人也绝不超过十人!所以,若想脱胎换骨的话,其真正可行之道,正如拓克图此时所行之事。
  那就是寻得世间罕见的神之血脉,再配以其它灵药,炼制出无上的神丹来!要知道,无论仙、魔都是肉身修成,他们原本都是凡俗之人,真正凌驾与其上的是那些自混沌初分时,由天地间的万千灵气聚化而成的生物!而神龙离墒正是其中之一!
  片刻之后,九幽魔君随着谢长风跨入一间密室,九幽魔君心中暗自估算了一下,这间密室的位置恰好就在这山的正中腹。
  密室内早有两人,一是这琉璃岛的岛主拓克图,另一位长衫高冠,三缕黑须,一付飘然出尘的意态。
  此人姓郁名带衣,正是琉璃岛上形迹最为隐秘的人。
  九幽魔君自来到这琉璃岛后,总共就见了他两次面,不过见面虽少,但他对这郁带衣的来历却是相当的清楚。
  郁带衣乃焚心谷谷主郁狂人的亲弟弟,焚心谷本是意宗,但郁狂人却偏爱炼器,是以这焚心谷一脉相传下来的种种秘技,如炼药制丹、卜卦运算,倒是这郁带衣最为精通。
  拓克图一见九幽魔君,脸上顿时泛起笑容,几步迎了上来,大声道:“魔君兄来得正好,郁先生说再有一天的工夫这血集丹就要大功告成,而此时正是关键时刻,需要有人护鼎!”
  郁带衣也笑道:“纵观全岛,拓克图大人最看重的就是魔君兄你的实力了,这护鼎一道看似简单,但法力、头脑缺一不可。光有高明的法力,但见机不善,真要有了什么紧急的情况,这样的人反到坏事。而只有头脑,却没有实力的人那更是提也不用提了!”微微一顿,他又道:“其实啊,这实力和头脑全有,也未必就能踏进这间密室,不瞒魔君兄说,我们对你可是暗中观察了很久啊!这几个月来,魔君兄恪守当初上岛时的诺言,与外界再无半点的联系。并且做事一马当先,却又绝不多问,实在是……呵呵,一句话,拓克图大人对魔君兄那是相当的看重。多次对我和老谢说,护鼎的时候一定要找你,其他的人一概免谈。”
  九幽魔君满脸的惶恐,道:“哪里,哪里,这都是为人行事的本分,拓克图大人和郁先生过奖了。我九幽大话也不会说,既蒙拓克图大人和谢兄、郁兄看得起,那么自今日起,九幽当肝脑涂地、以死相报!”
  拓克图哈哈一笑,道:“言重了,言重了。只要过了今日,炼成这血集丹,魔君兄真就是肝脑涂地,咱也能让你起死回生!”他口中大笑着,又一把抓起九幽魔君的手,道:“来,来,我引魔君兄看一看这玄幽药鼎,这可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宝鼎啊!若少了它,我这血集丹也是炼不成的。”
  九幽魔君心中本自奇怪,这密室简陋不说,面积却是太小,一眼望去,更没有什么炼制丹药的炉鼎。
  而当拓克图扬手一挥,那石壁上现出另一道暗门时,他才恍然大悟。
  九幽魔君几人走进这密室中的暗室,方才发现这内里的一间倒是大的有点吓人,竟是比那议事用的厅堂也不小上半分,说是暗室,其实就是另一个厅堂。
  而在这略显空旷的厅堂中,一只巨大的紫色炉鼎就矗立在那里!
  郁带衣上前一步,指着这鼎笑道:“魔君兄,你可见过这么大的鼎?”
  玄幽药鼎高约七八尺,周围直径更是数人难以合围。
  形状为直口、立耳、垂腹,底略平,柱状足,双耳对应两足。
  鼎的口沿下方有六个扉棱,以三个扉棱为中心,各有一组以两个夔纹组成的饕餮纹。
  在鼎的内侧靠近口沿处有“玄幽”两字。
  九幽魔君叹道:“这就是玄幽药鼎吗?果然是宝贝啊!别的且不说,单说这鼎身紫光隐现、内蕴灵气却丝毫不泄,这就算是世间第一炉鼎了!”
  这鼎的前面设有石阶,专门是为炼药人查看鼎内情形而设的。
  而在这鼎下,又有青、蓝、红三色火光左右盘旋缠绕,九幽魔君刚上前两步,就觉得一股极为霸道的能量喷涌而来。
  他不禁赞了一声:“好厉害的三昧真火!”
  郁带衣一把抓起九幽魔君的手,道:“魔君兄,咱们上前瞧瞧,顺便再走走位置。再有两个时辰,我们四人就要各守一方,将这炉鼎牢牢守住,千万不能因一时大意而至前功尽弃!”
  九幽魔君呵呵笑道:“食君之碌,当忠君之事,这个自然,这个自然。郁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千万不要见外。”
  两人一同踏上石阶,郁带衣伸手指向鼎内,向九幽魔君介绍着情况。
  九幽魔君探头瞧去,见这鼎内红光四射,一股血腥味混合着奇异的药味扑面而来。
  再仔细看时,鼎内暗红色的液体竟是形成了六个旋涡,各自旋转奔流,虽近在咫尺,却毫不干扰。
  九幽魔君略通炼丹之道,看到这里,不禁略略皱了皱眉。
  郁带衣眼光锐利,看出他脸上的一丝异样,不由笑道:“魔君兄,有什么不妥吗?”
  九幽魔君沉吟片刻,道:“这个……这个炼丹一道我是门外汉,不过我看这鼎中情形,似乎略有不妥。”
  微微一顿,他怕郁带衣听了这话会心生不悦,又笑道:“当然,我只是个门外汉,且我这人又嘴快心直,说的只是一些自以为是的疑虑,郁先生千万不要放在心里。”
  郁带衣笑道:“哪里,哪里,魔君兄有什么尽管说来。”
  九幽魔君又客气了几句,复伸手指向鼎内,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原来他见这鼎内尚是液体的药汁虽然流淌不息,却有渐渐凝滞的感觉,这正是丹药将成的迹象。
  但令他奇怪的是,这药汁生出六个旋涡各自流淌,却是药力不足又或是缺少一味主药而导致的丹药不能聚合。
  不过这些却不是他心中最不解的地方,他真正不解的是,只要略通炼丹之道的人,见了这种情形,必然会有补救的措施、又或是面有焦急。
  但反观一旁的郁带衣却是一付轻松悠闲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不过九幽魔君只将心中关于丹的药疑虑说了出来,说到最后,他又谦虚的道:“呵呵,郁先生可不要怪我多嘴,我于丹药一道丝毫不通,只是胡乱说说。想必郁先生早已成竹在胸,我怕是多虑了。”
  郁带衣哈哈笑道:“魔君兄实在是太谦虚了,你这可不是多虑啊,而恰恰是说在了要害之处。你说得没错,这鼎内确实是缺少了一味主药,而让人头疼的是,此时此地,这味主药却不在我的手中。”
  九幽魔君呆了一呆,道:“那……那郁先生又为何如此从容呢?若是任由这鼎丹药不管,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郁带衣却是不答反问,道:“魔君兄,你可知道这鼎内缺少哪味主药吗?”
  九幽魔君道:“这我哪知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