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28部分

啊。”
  郁带衣眯起双眼,轻声道:“这鼎内的药汁大半是鲛族Chu女的血液炼制而来,不过她们的血脉承自上古神龙,而上古神龙却又是至刚至烈之体。是以这丹药炼成之后,性必属阳,内中刚猛霸道的药力怕是大罗金仙也承受不起,就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了。不过,我既然肯炼制这鼎丹药,其实是早就想好了应付之道。这药性既然刚猛,那么在炼这丹药的同时,就得寻找阴柔一脉的药来调和,若此,即可大功告成。”
  九幽魔君依旧皱着眉,道:“道理是不错,可郁先生你刚才也说了啊,你手中尚无这一味药啊!”
  郁带衣霍然转身望向九幽魔君,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阴声道:“我手中是没有,可我身边却有啊……呵呵,难道魔君兄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九幽魔君一见他脸色古怪,心中便知不妥,刚想转身时。却觉郁带衣眼中有五彩光芒幽幽闪现,自己一瞧之下,竟是心生倦意,恍恍然只想倒头先睡上一觉。
  而就在这时,一旁的谢长风和拓克图一左一右已是将他牢牢的架住。
  九幽魔君全身乏力,脑中亦是一心想睡,但他毕竟是魔道高人,在这种情形下,心头一点灵识依旧未曾泯灭。
  他猛吸了口气,强自振作精神,怒道:“你……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郁带衣一扬眉,轻笑道:“想干什么?哈,魔君兄到现在还来问我想干什么吗?当然是拿你和药啊,若非如此,我和拓克图大人又怎会费尽周折的将你请来琉璃岛啊?你须知道,为了不让你疑心,我们一共请了二十多人上岛。可这二十来人中,除了魔君兄你,其他的都是废物,只等这鼎丹药大成,他们也将随魔君兄你共赴冥界。魔君兄这一路上倒也不寂寞了……哈哈……”
  九幽魔君只觉一点灵识也将淡去,脑中困乏愈渐强烈。
  他忍住这浓浓睡意,又道:“拿……拿我和药?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弄错了吧?”
  郁带衣冷笑道:“我郁某人行事又岂会有差错?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知道你是九阴之体,体内血液性属极寒极阴,正适合拿来中和神龙血中的至刚至阳!”他看着九幽魔君一脸的惊讶,嘴巴蠕动着却说不出话来,便又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是九阴之体的吗?”
  九幽魔君无力的点了点头,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是,我确是九阴之体,可这秘密普天下除了我自己,绝无第二个人知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郁带衣轻声一笑,道:“你很想知道吗?”
  九幽魔君咬牙道:“是,我是想知道,载在你们手里,只怪我贪心。不过,既然免不了一死,那么你便让我死个明白吧!”
  郁带衣看了一眼鼎内的药汁,忽然沉下脸来,道:“实在抱歉,时辰已到,你怕是要做个糊涂鬼了!”他说到这里,向后一退,看向拓克图和谢长风,道:“两位,时辰正好,快动手吧。”
  拓克图一声狂笑,竟是独自将九幽魔君举起,大声道:“老子早就看这厮不耐烦了,偏偏你又说要什么新鲜的血!哈哈,这厮做鬼也是个糊涂鬼,也算可怜。”
  他口中狂笑,手下却不怠慢,将九幽魔君举起后,稍稍一顿,便将他投进了玄幽药鼎之中!
  九幽魔君刚一入鼎,便有一道极为眩目的红光闪过,随即这暗室竟是炸起一道金色的霹雳,将这紫色的宝鼎一劈两半!
  刹那间,暗室里光芒刺眼,烟雾升腾。
  但在这烟雾之中,郁带衣嘶哑且极度疯狂的吼叫声却响了起来:“成了!成了!血集丹成了!”
第五十三章
  琉璃岛上的某处树林,林小七看着眼前一潭清澈的泉水,略显犹豫。
  片刻后他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碎银,问道:“银子,你能肯定这泉眼下面有暗藏的水道吗?”
  碎银微微点头,眼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林小七又道:“那你能肯定这暗道是通往山腹的吗?你要知道,如果弄错了,这里面万一是个陷阱,这乐子可就闹大了。”
  他这一问,碎银倒开始犹豫起来,它本是水中之王,这泉眼只看一眼便知道其下暗藏水道。
  但这水道究竟通往何处,它未曾亲身经历过,确实难以做出判断。
  林小七见它犹豫,沉吟片刻后道:“这样吧,银子,你和喀利儿进去探探路,我在外面等你们。我水中功夫实在差劲,体形又大,真有了什么事情,不仅照顾不了你们,反倒是要拖累你。不过你记住了,进了暗道后,不管你遇上什么事情,一定要照顾好喀利儿。”
  林小七深知碎银的实力,他清楚,在这琉璃岛上,比碎银强大的人物应该不在少数。
  但碎银自从吞食了灵蛇内丹后,实力似乎有了质的提升,也尽管林小七还不太清楚碎银的实力到了怎样一个阶段。但他知道,只要碎银想跑,这岛上绝少有人能阻止它。
  更何况碎银将要去的地方是水下暗道,在这水中,即使是陆地上的仙兽,也未必肯愿意和一只算不上上阶的魔灵龙做殊死一争!所以,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让碎银先探探路再说。他这倒不是独善其身,而是今后的路实在是崎岖艰险,容不得他有一点的闪失。
  同时,这里面也包含着他对碎银的信任。
  碎银却没他想的那么多,自探出这条水下暗道后,它早就跃跃欲试。
  此时听林小七说让自己先下去探路,心中不由更是兴奋。
  但唯一让它郁闷的是,为什么要带上那个叫喀利儿的小胖子呢?其实,自第一眼见到喀利儿和他的那对翅膀时,碎银就一直认为他是一只鸟———一只肥嘟嘟的胖鸟!
  喀利儿也同样的兴奋,当他看到这眼泉水时,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这下面真就是他逃出来的那条水道!如果是的话,那么再次见到艾丽姐姐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带着无尽的兴奋,喀利儿第一个钻进了水里。
  他隐隐感觉到了那只龙的不屑和不情不愿,所以他率先钻下了水,他要让这只龙明白,他接受的是林大哥的帮助,而不是一只龙的!没有了帮手,自己同样能将事情办好!
  看着碎银和喀利儿都进了水中,林小七寻了一处幽暗的地方坐了下来。
  他在考虑,如果这条暗道就是进入石妖巢丨穴的途径,那么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呢?是先帮喀利儿去救能够什么艾丽?
  不,这显然不可能,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查探岛上的实情。
  如果岛上的石妖太过强大,自己说不得只有先隐藏下来,然后再慢慢的寻机各个击破。
  其实所谓的各个击破,也就是找机会刺杀一些落单的石妖。
  林小七心中清楚,自己手中有世间第一凶器,只要杀了第一个人后,事情就会变得简单。
  因为当敌人消亡时,也就是他实力增长的时候,杀了第一个人后。他的实力会有所增长,这样,当他杀第二个人时,就会更加的从容、轻松。
  他相信,只要自己隐藏的够好,不需要太长的时间,自己就能将这岛上的石妖屠戮一空!
  这样的方式,林小七最为擅长,也最为喜欢。
  而从他在岛上所经历的一些事情来看,这也是最稳妥的方式。
  其实,林小七并不知道,在他的内心深处也并不完全是出与安全的角度而做此打算的。
  自杀了吼金兽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就隐隐约约的在想,或许拿这岛上的石妖和道者、魔者来增长自己的实力才是最正确的方式!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就是这个道理,将自己手中的大周天剑磨的更利,那么离自己救出古无病、甚至与笑傲天下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而这块磨刀石自然也就是这岛上众人体内的鲜血!
  想到和里,林小七不由有些兴奋,他甚至能感觉到藏在戒指里的大周天剑也在发出阵阵迫不及待的欢叫声!但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霹雳在他耳边炸响,离他不远的那座仿佛一只蛋的石山忽然泛起了阵阵古怪的红光!这座石山的体积相当的庞大,而这红光却是自内而外,包含了整座石山,那一瞬间,这座青灰色的石山就仿佛一只被烧得通红的石蛋!而更为奇妙的是,这只石蛋上竟然还传来淡淡的香气!
  林小七心中好奇,不由猛吸了口气,当这香气进入肺腑之时,他又惊奇的发现这香气中竟含有极为充沛的灵气。
  这一口气吸来,通体舒泰、精神振奋不说,竟还有微醺之感。
  这样的感觉的确奇妙,他顾不上惊讶,接连猛吸了几口,等这香气渐渐逸去后,他才猛然醒悟过来。
  天啊!这灵气究竟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竟然弥漫的了整个石山!他记得自己年少时曾在玲珑阁见过一枚丹药,那是轩辕沐的珍藏,似乎叫什么玉蚁丹,居说这丹药服下可增四十年功力!这玉蚁丹被轩辕沐视至宝,一直犹豫着是自己渡劫时服用,还是给自己最宠的弟子楚轻衣服用。
  不过这丹药必须是拥有一甲子功力以上的人服用方可见效,是以这丹药也就一直闲置未用。
  不过林小七清楚的记得,即使是那样的灵药,自己隔了七八尺的距离,闻在鼻中也不过是若有若无的香气,哪像此时闻到的香气充沛到吓人的地步?而这两种香气同有药味在内,因此林小七心中便判断出这香气大约是来自什么神奇的丹药!
  只是,这天下间有什么丹药有如此的效果呢?仅仅是隔山而嗅,便已觉得大有裨益,如果……如果……林小七一想到这里,竟是浑身冒起一阵冷汗,不管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如果能将它弄到手,那岂不是要立地飞升了吗?
  林小七心中兴奋,便想着立刻过去一探究竟,但石山那边此时已有人声喧哗,似乎这岛上的人都被这香气惊动,纷纷赶去查看。
  林小七当即断了如此念头,轻轻一咬舌尖,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而当他恢复平静后,心中不由暗笑自己刚才的冲动,这里毕竟是孤岛,那香气再大,也总传不到万里之外的陆地上去。
  不管那传出香气的东西是什么,只要它还在岛上,而自己又按照计划行事,这东西迟早会到自己的手中。
  退一步来说,即使这东西是什么丹药,又被人服食了,如此灵药,必然会造就一个新的仙、魔。
  而到那时,面对这样的存在,自己只有躲避的份了,哪还敢有半点的痴心妄想?所以,无论那东西有多神奇,自己要做的就是耐心地守候,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另外,所谓匹夫无罪,怀碧其罪,有了这样的宝物在琉璃岛上,那些道、魔、妖们绝不会安份,只怕自相残杀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石山那边的喧闹声依旧,而林小七也静下心来等着碎银的消息。
  他起先还有点担心碎银的安全,但经过这么一闹,他反倒是安下心来。
  隐隐的还盼着这琉璃岛越乱越好,只有乱起来,他和碎银才越安全。
  这念头刚一产生,他忽然又想到了那逃走的西方武士,如果和自己一样仍躲在这岛上,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呢?
  他正打着算盘,那眼泉水忽然的涌起一个大泡,喀利儿随即从泉水中狼狈的钻了出来,继而趴在岸边大口地喘着粗气。
  须臾,碎银却是姿态优美的浮出水面,然后静静的悬浮在空中不屑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喀利儿。
  林小七站起身来,道:“喀利儿,这水道究竟是不是你逃出来的那条水道?”
  喀利儿喘着粗气,但眼中却有一丝兴奋,道:“是,就是这条水道!林大哥,我们找到它了。”
  林小七松了口气,看向碎银,道:“是就好,你们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碎银摇了摇头,鼻中却轻轻的哼了一声,那意思便是说有我在,哪里会有什么危险?此时夜深,与光下看去,碎银原本白色的身躯却有点点金光透出,比之先前又要浓上许多。
  而它此时变小了身躯,悬浮在空中时,姿态优美,有隐隐的傲气,亦有一丝魔兽不曾有的灵动。
  林小七见了碎银的变化,心中更是喜悦,只是此时不是多说话的时候,便没有多问。
  喀利儿猛吸了口气,道:“不过有件事很奇怪,林大哥。”
  林小七一扬眉,道:“什么事情?”
  喀利儿道:“我们进去时,那座牢房没有任何的改变,但奇怪的是,里面的人都不见了。没有了守卫,也不见了那些人鱼姐姐。”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没有最好啊,为什么要找到她们呢?”
  喀利儿皱起小眉头,道:“可是……可是那些人鱼姐姐不在了,是不是会有危险呢?”
  林小七心中叹了口气,这岛上的人各个都是凶神,那些鲛族女子不在了,下落不言自明。
  只是他见喀利儿脸上太过关切,也不好直接说了出来,便道:“许是换了个地方吧,你既然从岛上逃了出去,这岛上的石妖一定会严加防范,虽然未必就怀疑她们,但换个地方也是可能的。”
  喀利儿点了点头,道:“那这样最好了,那些人鱼姐姐可善良了,要是……要是……”他说到这里,眼中泪水点点,却是说不下去了。
  林小七无奈,道:“好了,喀利儿,你的任务完成了,我让银子先陪你回去吧。”
  喀利儿一呆,急道:“林大哥,你不是要帮我救艾丽姐姐的吗?”
  林小七笑道:“是啊,我是答应了你,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喀利而皱眉道:“那要到什么时候呢?我以为……我以为你今天就是来帮我救艾丽姐姐的。”
  林小七见他纠缠不清,心中不耐,也皱起眉,道:“小胖子,你要真想救你的艾丽姐姐,就必须得听我的话。现在,我让你马上和银子回去,然后藏好自己的行迹,等着我的消息。”
  喀利而满怀兴奋而来,此时却听林小七让他回去,而且也不见林小七有什么救人的举措,心中不由焦急,不依不饶的道:“不行,你是大人,你答应了喀利儿的事情就要做到!你……你是个骗子!”
  看着这小胖子胡搅蛮缠,林小七额头冷汗点点,眼中不自觉的冒出一丝凶光。
  沉吟片刻,他忽然伸手一把将喀利儿抓在手中,冷笑道:“小胖子,我最后再说一遍,你要想救你的艾丽姐姐,就必须得听我的话!如果你再敢胡搅蛮缠,我就……”他嘿嘿一笑,手中加劲,又道:“我就将你从胖子活活捏成瘦子,你该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你才能解开那什么狗屁的结界,你要是变成了小瘦子,谁去救你的艾丽姐姐呢?到那时,你就成了杀害艾丽姐姐的凶手了,明白了没有?”
  喀利儿被林小七的大手抓住,一阵寒气顿时传遍全身,他有心想要反抗几下。但触及到林小七阴沉森冷的目光时,非但不敢多说,更是将嘴撇了几撇,险些哭了出来。
  林小七却不理会他可怜样,低下头去,顶着喀利儿的眼睛,恶狠狠地道:“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听清楚了就点点头。”
  喀利儿一哆嗦,连反抗的念头也不敢再起,飞快的点了点头,道:“清……清楚了。”
  林小七这番恶相其实也是装出来的,他见喀利儿屈服,心中不由好笑。暗道这人都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而象喀利儿这样胡搅蛮缠的却是专怕恶的。
  他松开手,又看向碎银道:“还是我的银子乖……好了,银子,你先带这小胖子回去。记住了,回到山洞之后,不许他到处乱跑,要是他敢不听话,你就狠狠的教训他。另外,如果我明天这个时候还没回去,你去找下老黑,这家伙见不着你,怕是要发疯的。”
  碎银轻轻哼了一声,对林小一最后一句话似乎相当不满。
  但紧接着,它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林小七,而这眼神中又有一丝丝的担忧。
  林小七知道它疑惑些什么,笑道:“别担心我,我有点事情要做,有了这个小胖子实在是不方便。另外,和老黑约好的时间也到了,总不能让它乱来吧?你放心去吧,我不会有事情的。”
  他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刚才转的念头,便看向喀利儿道:“对了,小胖子,你的那个武士朋友会不会还在岛上呢?”
  喀利儿点头回答道:“一定在的,他是艾丽姐姐的……艾丽姐姐的……嗯,是艾丽姐姐的好朋友,他是一定不会走的。”
  好朋友?林小七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微微一笑后,又问道:“如果他还在岛上,你能不能找到他呢?或者说,要怎样才能找到他呢?”
  喀利儿皱了皱眉,道:“林大哥是想找帮手吗?嗯,这是个好主意,艾仑圣武士可比我厉害多了。不过,喀利儿是没有办法找到他的……”微微一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又道:“啊,对了,艾仑圣武士不好找,可是安利却好找啊!它最喜欢吃脆嫩的灌木叶,你只要找到岛上有着最脆嫩的叶子的灌木,就一定能找到它!安利的鼻子最灵,哪里有好吃的叶子肯定不会放过!”
  林小七眼睛一亮,轻声道:“是这样吗?那可太好了。”
  喀利儿怯怯地道:“林大哥,你要找艾仑圣武士的话,那……那我可不可以跟着你呢?”
  林小七一翻白眼:“我刚才的话你又忘了吗?”
  喀利儿瘪了瘪嘴,委屈地道:“没有,我……我只是想帮你嘛。”
  林小七见他的样子实在可怜,心中也有些不忍,便好言安慰了几句。
  片刻后,喀利儿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碎银离开了这里。
  林小七见他们离去,不由松了口气,既然已经找到了入口,这小胖子也就成了个包袱。
  只是他难以狠下心来,这小胖子除了罗嗦了点,倒也有可爱之处。
  若是换了古无病在这里,这小胖子多半是被灭了口吧?林小七不由如是想到,至少,小胡不会像自己一样让碎银保护他,最多也就是任他自生自灭了。
  夜色中,碎银和喀利儿的身影已经湮灭,林小七再不多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后,一头扎进了那眼泉水。
  不管事情究竟往什么地方发展,这山腹里的巢丨穴是一定要探探的,即使得不到什么确切的消息,至少可以先摸清楚里面的地形。
  这样,接下来该做什么就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了……
第五十四章
  林小七一头扎进水中,闭气潜行。
  这泉眼倒不是很深,潜了丈余便已见底,只是此时夜深,水中难以视物。
  林小七无奈,只得慢慢在潭底找寻着入口。
  不多时,这入口竟是被他找着了,一探腰,便钻了进去。
  这水下暗道颇为狭窄,勉强够他通行,只是周围有些水生的活物钻来钻去,很是烦人。
  潜不多时,林小七觉得眼前有微光闪现,便知已到了地头。再游几尺,便觉周围一空,手脚不再受束缚,身体已从那狭窄的水道里钻了出来。
  及至此时,他更是小心,在水底潜伏了半盏茶的工夫。见上面水波不兴,亦没有人声传来,方才慢慢地潜了上去。
  探出水面后,林小七并不着急出水,而是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间牢房模样的石屋,各种刑具竟是应有尽有,而且口鼻呼吸时,亦有阵阵的血腥之气。
  林小七左右环望,确信这石屋中没有人后,才如狸猫般跃出了水面。
  但是他刚一出水,这石屋的铁门外就有人声传来。
  好在林小七刚才已经查看好隐身的地方,当下不敢怠慢,一缩身躲进了一个巨大的铁笼后面。
  这铁笼上半截是栅栏,下半截却是铁板围了一圈,且又在墙角之处,正好用来藏身。
  他刚躲好,铁门便被人推开,随即进来四五个人。
  林小七偷偷望去,不过是些小妖,不过这些小妖各个兴奋,进来时俱都大声嚷嚷着。
  一小妖道:“哥几个,刚才的事情都看见了吧?你们说,咱们大王究竟得到了什么宝贝啊?”
  另一个小妖道:“看见?要说闻到了还差不多,你别忘了,就我们这种身份,能闻到这气味就已是天大的福气了!不过,我刚才听区总管的意思,似乎咱们要离开这地方了。”
  “离开?这是怎么说的?咱们是这岛上的灵石变幻而来,离开这里,能到哪去啊?再说了,区总管可没这样说啊,你他妈可别乱猜!”
  “信不信由你吧,要是不走,区总管干吗让我们来收拾一应器具?不过,这牢房里都是些烂东西,似乎没什么要收拾的,咱们还是去其他地方吧……”
  这几个小妖说着说着竟是将铁门一带,就此离开了。
  林小七原本担心着那门上的铁锁要费点周折,怕弄出什么响声惊动了别人,这几个小妖一来倒好了,竟是替他大开方便之门。
  不过这些小妖的话却是让他心里起了嘀咕,这岛上的石妖都要离去吗?若是离去,也算一个好消息,至少离焰岛周围的鲛族女子们从此再无忧患。
  不过这消息对林小七来说,显然并不太妙,第一。他要在这岛上探寻焚心谷的消息,这人一走,自己就算是断了一个绝好的消息来源。
  第二,刚才在山腹外的那阵香气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这岛上的石妖不走的话,他有足够的时间和信心探察到这香气究竟来自与什么东西,及至与最后将其据为己有。
  更让林小七奇怪的是,这琉璃岛风水极好,灵气又足,这些石妖为什么要离开呢?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逼使他们不得不离开这里?林小七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像,若真有什么变故。自己就在这岛上,虽然不能触及这变故的核心,但至少也是能嗅得一丝味道的吧?而且刚才那些小妖进来时,各个兴高采烈、颇为兴奋,这绝不是这岛上遭受了变故后的迹象。
  如果没有变故发生,那这些石妖为什么要离开这个他们苦心经营了不知多少年的岛屿呢?再说了,即使他们要离开,那些外来的修魔人和修道人呢?他们也会离开吗?
  眼看着那些石妖离去,林小七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反复琢磨起这个问题来。
  思不多久,他心中忽地一动,不禁笑了起来。
  原来他想起刚才自己在山腹之外,当喀利儿替自己找到进山的入口后,心中便有嫌他为包袱的想法。
  所谓鸟尽弓藏,如果这岛上的石妖头领真得了什么宝贝、又或是某件事情已经大功告成,那么这接下来的事情便应该是蔽人耳目,以防消息外泄才对!而这又肯定和刚才的香气有着联系!
  一念及此,林小七心中已知,这岛上的石妖未必会走,不过一场屠戮怕是免不了了,而那些外来的人也必是第一个被屠戮的对象。
  此时的举动明里告诉大家要换个地方,其实不过是遮人眼目,扰人心神。
  等所有的人放松警惕后,一场清洗在所难免!
  林小七想到这里,心中冷笑,暗道:“真要是这样,倒省了自己的事……”原来,他本打算先摸清楚这山腹里的地形,然后再出去按照喀利儿的方法找到那个西方的圣武士。
  自然,他寻这圣武士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他是打算找到他后,再引几个小妖过去,故意将他的行踪暴露。
  这样一来,他便可趁乱行事,如果真露了什么马脚,这岛上的人自然会往圣武士的身上去猜,而绝不会想到这琉璃岛上还另有他人!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计倒是可以暂缓,如果岛上的石妖自己先乱起来,就已经达到他的目的,无须再多费什么周折了。
  不过眼前情形颇为混乱,林小七略一思考,觉得这山腹里的地形还是要先弄清楚。而此时牢房外面人声鼎沸,似乎满岛的石妖都在乱走,自己正好趁这机会行动。
  一念及此,林小七再不多呆,站起身来走到门边,轻轻地将门拉开一条小缝向外看去。
  门外对着的竟有三条通道,通道里人来人往,看服饰,却是有妖有魔,亦有仪态出尘的修道之士。
  不过这些人都是脚步匆匆,彼此间也没什么话语。
  林小七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微微一笑,运转元气将身上衣服烘干,复轻声一咳,低头走出了石牢。
  浑水摸鱼本就是他拿手的好戏,这通道内的人既杂且乱,他料定不会有人上来询问自己的来历。
  这往来的人本如苍蝇般乱窜,林小七也不知道自己该跟着哪一拨,正犹豫时,却忽然见那区胖子转了出来。
  区胖子眉毛紧锁,高声喝道:“各位兄弟,拓克图大人说了,请岛外的朋友去议事厅说话,其他的兄弟各自紧守自己的岗位,休要再乱成一团了。”
  有人大声问道:“区总管,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拓克图大人站我们又有何事?”
  区胖子笑道:“这位老兄,不瞒你说,拓克图大人所图之事已成,那西方女子手中的宝贝已经到手。他老人家让小的请各位去议事厅,正是为了庆贺一事。哦,对了,九幽魔君先生对此事有极大的功劳。现在已是咱们琉璃岛的副岛主了,拓克图大人的意思是,此谓双喜临门,大家一同过去庆祝。另外呢,小的悄悄告诉您,这庆功酒一喝,也就该论功行赏了!”
  说到这里,他哈哈一笑,放大了嗓门,高声道:“各位,这酒不等人,大家还是快点去吧!拓克图大人刚才吩咐过小人,让小的特意准备了几个鲛族的雏儿,赶早不赶晚,就看各位谁有这个福分了!”
  他这话一出,岛外来的众人都是轰然叫好,只瞬间便走的干干净净,惟独那些无缘庆功酒的石妖们闷闷不乐。
  只是这些人一走,倒显得林小七一人格外突出了。
  区胖子见别人都走了,唯留林小七一人站在这石妖群中,不由微微一愣。
  但很快他就挤出一丝笑容走了过来,道:“这位老兄,怎么眼生的很啊?请问怎么称呼?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呢?”
  这区胖子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林小七却是笑而不答。
  区胖子奇道:“老兄怎么不说话啊?”
  林小七这笑而不语却是有缘故的。
  其实,他根本就没想到那些人说走就走,想要跟上去时。又怕一旦进了议事厅,必定再难浑水摸鱼,被人发现只是早晚的事情。
  微一犹豫,他打算先跟上去再说,半途找个机会再溜,但没想到区胖子眼尖,竟是已经注意到他了。
  面对这区胖子一连串的发问,急切之间他哪能答的上来,所以便故作高深,来了个笑而不语,先让这区胖子自己猜疑去。
  这一手,他其实早就用的熟练,往日和古无病四处招摇撞骗时,每每不小心露出什么破绽、面对旁人的置疑时,他便是这含蓄的一笑。
  如此一笑,脸上当自信满满,亦须带有一丝的不屑,直笑得发问的人心中发虚,以为是自己问错了什么。
  往往在这种情况下,发问的人自己便替答者找出了答疑之径。
  比如此时,区胖子心中有鬼,眼中光芒闪烁不定,犹豫道:“老兄,你……你可是昨日那边来的人?”
  那边?这那边又是哪边呢?林小七心中好奇,但面上却是微微一咳,左右看了一眼。
  他见这胖子说话时小声,神情也有些犹豫,便知道这事必是隐秘之事,所以来了招借力使力,先想办法支开旁边的那些小妖。
  而他这一招亦是含蓄的很,竟是一个字也没说。
  胖子醒悟过来,左右一看,喝道:“都在这里楞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等旁边的小妖全部走开,胖子满脸堆笑,道:“这位老兄,请问怎么称呼?”
  林小七淡淡道:“在下姓屠,单字一个者。”
  区胖子一愣,道:“屠者?好奇怪的名字啊。”
  林小七见周围的小妖全部走开,心中稍稍放松,不过他依旧是笑而年语,专等这区胖子自己递话来说。
  而这区胖子虽然精明,但他本不是修炼之人,上岛十余载。除了前几日来的西方武士,他从未见过有人混进岛上,更不用提进入这守卫森严的山腹之中了。
  所以,他根本没想到面前的人是混进来的外人,心中也只疑惑着这人是否看出了什么端倪,又或者根本就是拓克图昨日亲自迎上岛来的极为重要的客人!
  区胖子见林小七不语,多少有些尴尬,笑道:“那么屠先生,你怎么不去议事厅和大家喝一杯呢?”
  林小七微微笑道:“鸟尽弓藏,这酒……呵呵……”他有意探试这区胖子,便故意说出鸟尽弓藏这四个字来,不过话不可说满。一满便容易露馅,所以他哼哼哈哈,故意说的含糊。
  不过他这含糊之语区胖子倒是以为自己听明白了,不由露出恭敬之色,施礼道:“原来屠先生果然是那边来的客人。”
  林小七见他脸色恭敬,心中愈发的好奇,暗道:“听他的话语,似乎那边来的人来头不小,而且和这……对了,那石妖的首领叫拓克图,他们彼此应该是一伙的。如此看来,这岛上的情形颇为奇妙,倒不止是一伙图财谋色的强盗。”
  他好奇心本来就重,此时适逢其会,自然不肯放过。
  他一念及此,便有心要将这岛上暗藏的事情摸个清楚。
  不过此时这胖子还在眼前,他也清楚再这么装下去,必然露馅,倒不如……微一沉吟,他笑道:“区总管客气了。”
  区胖子道:“屠先生,你这是往哪去啊?怎么没陪在郁先生身边?”
  林小七一听这郁先生三个字,心中猛然一抖,暗道:“郁先生?莫非就是焚心谷来的人吗?”微微一笑,他淡淡道:“区总管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