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部分

余。
  它们盘旋起伏,在这树梢之上来回穿梭,将一轮明月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
  咚!
  咚!
  阵阵沉闷的巨响忽然响起,仿佛自大地深处传出……
  林小七只觉自己的心脏似乎都要跳了出来。
  因为光线黯淡,他聚神凝眸,向声音的来处寻去。
  而古无病此时却异样的紧张,竟不自觉的抓住了林小七的手,林小七虽未回头,却从古无病湿滑而冰凉的手体察出他的心情。
  林小七不禁奇怪,自有神龙的隐身幻界护身,即便来的是当世高人,又怕他何来?但转念一想,心中却是暗笑,这古无病本是妖狐。原身正是兽类,如今见了以驭兽闻名的修道者,那正是天敌中的天敌,又焉能不紧张。
  咚!
  咚!
  巨响声越来越近……在那林间深处忽然闪现一个巨大的身影,这身影行的近处时,林小七终于看出,这竟是一头獠牙巨象。
  这巨象遍体长毛,口中涎水尺长,仔细看去,它的嘴里竟含着一具兽尸正自嚼着!那咀嚼的声音喀吧传来,听在耳中,令人毛发悚然。
  巨象的头上站着一人,他一身白衣,手中反执一管玉箫。有风轻来,衣袂飘飘,倒有些飘逸出尘的味道。
  在这巨象脚下,又自行来无数猛兽,这些猛兽形状奇特,各自狰狞。
  林小七望去,认识的并不多,除了常见的虎、豹,见过的只有南疆的蟾龋兽,天脉的剑翅睃,其余的却是一概不知。
  不过巨象脚下的两条血红色的长达数丈的巨蟒他倒是听说过,如若猜得不错,它应该就是万兽斋看守山门的八荒血蟒。
  传言中,若有外人想进万兽斋,须过了八荒血蟒这一关才行。
  这八荒血蟒乃疆外异物,体形巨大,身上鳞甲坚韧,寻常刀剑、法器打去,便当是挠痒一般。
  如果能和这血蟒缠斗上一炷香的时辰,便算过关,若是不幸落败,下场便是沦为这两条长虫的腹中之食!
  这些虫兽或立或卧,口中呼吸虽自沉重,但伏在巨象脚下时,却是温顺服帖,全无先前了狰狞的意态。
  白衣人忽地一声清叱,手中玉萧一挥,漫天的巨鸟顿时散去,月光重又弥漫了这山间林中。
  白衣人抬头望月,脸上神色阴鸷。
  不多时,一只黑皮鹦鹉自天际飞来,落在了白衣人的肩上。
  白衣人眼中精光闪过,道:“如何?”
  黑皮鹦鹉答道:“回主人的话,我寻遍整座龙首山,并未发现任何异处。”
  白衣人冷声道:“你确信吗?”
  黑皮鹦鹉似乎打了个寒噤,道:“确……确信,这龙首山并不大,我已仔细搜过两遍,除了有几只兽精树妖,再无其他异象。”
  白衣人哼了一声,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懑,道:“本以为上苍怜我燃孜,恰在我离龙阳两百里处,降下异兆。而此番异兆亦是前所未见,半空竟现连环九雷,典籍中记载,这样的天兆主有神兽出世……嘿嘿,这可是神兽啊,七贤居里不过养了一只麒麟。便敢自称仙兽,还笑我万兽斋徒有虚名,连只灵兽都没有!”
  白衣人看向肩上黑皮鹦鹉,眼着寒光森然,道:“不过也难怪别人笑话,我燃孜枉为万兽斋主人,麾下连一只灵兽都没有,确实丢人!罢了,罢了,你来告诉我。今夜天降异兆,究竟是上苍垂怜于我,还是故意戏弄我燃孜?”
第六章 明月夜·隐身旁观知天机(下)
  黑皮鹦鹉浑身颤栗,伏在白衣人肩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白衣人伸手捉住黑皮鹦鹉,冷笑道:“你为什么不说话?我瞧你抖得厉害,难道是在害怕吗?”
  黑皮鹦鹉被白衣人捉在手里,抖的更加厉害,眼中尽是乞求之色。
  白衣人忽然放声大笑,随即又抬头望月,厉声喝道:“贼老天,你既然降下天兆,便该与我燃孜方便,为何戏弄与我?你若是赐我神兽,半年后我便踏平七贤居,让那七个老不死的再敢笑我燃孜?”
  这白衣人意态虽是潇洒,但此时脸上扭曲,眼中满是怨毒,月光下瞧去,面上神色狰狞之极!他口中忿忿骂着,尽怪上天不公,那语中意思便是让上苍送他十只八只神兽才好。
  林小七在一旁听了,暗自摇头,心道这家伙怕不是得了失心疯。
  所谓神兽,便是连上阶红龙也不敢自居,即便是得着了,一介凡人,又焉能驾驭得住?就说七贤居里的麒麟,在这天地之间已存万年,它在七贤山上独居一峰。极少见人,就连七贤居里的七散人要见一面,也得等候三日。
  它虽为兽,但灵性远超凡人,胸中丘壑万千,称它为当世智者毫不为过!
  这燃孜骂的性起,手中发力,竟是将那只可怜的黑皮鹦鹉捏成一团肉饼!血肉溅射处,不仅污了他身上如雪长衫,亦是溅得他满脸都是。
  他满脸血污,却不擦拭,连连冷笑,竟是伸出舌头将嘴边的鲜血舔了个干净!
  “燃孜,燃孜,你行事乖张。从不自省其身,却反怪上苍不公,我瞧你和疯子也没什么区别!”
  山谷之外,忽有声音远远传来,这声音柔媚之极。甜腻入骨,听在耳中,让人情不自禁心生异样冲动。
  燃孜脚下百兽闻这声音,顿时齐声吼叫,一时间。百兽震怒,狼嚎虎啸,声澈九霄。
  这声音千奇百怪,难听之极,林小七在一旁听了,心中烦闷,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但谷外柔媚之音并未停息,咯咯娇笑远远传来,在这百兽怒吼声中竟是清晰可闻!
  燃孜轻声一笑,反倒是平静下来,他足尖轻点象头。脚下巨象长鼻一卷,一声长啸,百兽顿时静默。
  燃孜又执萧轻吹,一阵柔音袅袅传出后,脚下百兽竟是倒行着退出了山林。
  燃孜笑道:“碧姬,你瞧这样如何?”
  柔媚之音咯咯笑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燃孜亦笑道:“碧姬,你不在你的西驼国做你的王妃,跑到天朝来做什么?”
  百兽退去,山林间格外的寂静,这碧姬虽仍在山谷之外,声音却愈发的清晰,她道:“王妃做的厌了,我来天朝瞧瞧不行吗?”
  燃孜嘿嘿笑道:“疆外颇多异人,我常闻他们有固精长阳之术,彻夜鏖战乃是家常便饭,你离了他们,这天朝怕是找不到你喜欢的面首吧?”
  碧姬咯咯笑道:“谁说找不到呢?我这不是寻来了吗!”
  燃孜哈哈大笑:“我万兽斋别的没有,各种奇兽倒是最全,不知道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呢?只要碧姬看上,予取予求,我燃孜绝不二话。不过,你这口味倒是独特,怕是天下独一份吧?”这燃孜看似意态潇洒,对碧姬的冷嘲热讽毫不在意,但话头一转,说出的话却是恶毒之极!亦是下流之极!
  山谷外一片寂静,那碧姬默了片刻后,又道:“也罢,我且不与你斗嘴,你惯与野兽厮混,想法难免龌龊。你我都是为这天兆而来,却都空手而归,我也不计较与你了。又所谓相逢不如偶遇,我另有一事告诉你,下月初九。大周天剑将在西驼境内出世,你若是想要,便来我西驼。”
  燃孜一愣,随即道:“大周天剑要出世了?消息可确切?”
  碧姬道:“若离闭关三月才推算出来的,你说确不确切?”
  燃孜笑道:“是若离这老牛鼻子算出来的吗?这怕是不会假了。碧姬,这老牛鼻子在你西驼做了十年国师,与你背着人的夫妻怕也做了十年吧?”
  碧姬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既信,那便来,下月初三我在西驼候着你。”
  燃孜哼了一声,道:“我信倒是信了,只是我信的是若离,却不是你。我不相信此等好事,你肯说了出来?”
  碧姬笑道:“实话对你说了罢,今夜来此,一则是为了这突降天兆,二来嘛……我此番踏入天朝,实是为你燃孜而来。”
  燃孜奇道:“这话怎讲?”
  碧姬叹了一声,道:“天下修道者众多,若离能推算出大周天剑在下月出世,别人也能算出。所谓肥水不流他人田,在我西驼境内出世的宝物,又岂能让他人夺去?所以我与若离商量,想与你携手,共取宝物。你也知道,西驼境内尽是蛮人,吃肉喝酒倒是行。有灵性的却没几个,所以国内修道者零落稀少,我若是不请几个帮手,岂不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取走大周天剑?再说了,你与若离毕竟师出同门,又是天下间数得着的高手,我不请你却又去请谁?”
  燃孜沉吟片刻,道:“听你口气,对大周天剑是志在必得,若真得了大周天剑,谅你也不肯给我。不过我份属器宗,这大周天剑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也罢,你先说说,我若帮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燃孜话音刚落,远处天际有数道华光闪过,继而有利刃破空之声隐隐传来。
  瞧这来势,正是奔这龙首山而来。
  碧姬道:“放心,你自管来,即使我亏待了你,还有你若离师兄呢……已有剑宗的人来了,瞧这架势,不是寻常之人,你我还是散了吧。你记住,下月初三,我在西驼候着你……”这声音渐渐渺去,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已不可闻,想来这碧姬已是走的远了。
  燃孜站在象头默想了片刻,忽抬头抚掌而笑,笑了三声,复清叱一声,驾驭脚下巨象就此离去!
  人去山空,夜空中有华光急速掠过,亦有隐隐人语,却未做停留。
  龙去,兽去,人亦去。
  风轻轻的来,山间树木亦轻声唱和……一轮明月下,偌大一个龙首山中似乎只剩下林小七和正自呆呆发愣的古无病。
  林小七长身而起,深深的吸了口气,刚才燃孜驭百兽到此,休说是说话,就是连大气他也不敢喘上一口。
  此时燃孜既去,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吸上几口新鲜空气,接下来要做的第二件事自然就是痛痛快快的将那燃孜骂上几句!林小七本是好动之人,这一番屏声静气实在是难为了他。
  可这燃孜乃天下间数得着的暴戾之人,法力又极为高明,与林小七相比,那是天壤之别。
  因此,林小七尽管郁闷,却也只得忍着,唯有等燃孜走远,再骂上几句以泄愤懑。
  林小七吐尽胸中郁气,脑中骂人的词儿也想的差不多了,正待脱口痛骂时。却见古无病脸上神情古怪,似悲似喜,双肩亦微微颤动。
  “古三思死也死了,小胡还在为他伤心吗?”林小七叹了口气,想要上前安慰几句,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对。
  这古无病的神情悲中有喜,喜中却又有悲,倒像是遇上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就如姑娘出嫁,上轿前仿佛也是这般模样!
  林小七走到古无病身前,道:“小胡,你这是怎么了?”
  古无病站起身来,微微摇头,并不说话,自顾向前走去。
  林小七赶上几步,正欲攀他的肩膀,问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却见古无病忽然凌空翻了几个跟头,复又双手高举,仰天狂笑起来!
  林小七吓了一跳,骂道:“你他妈小声点,别把燃孜给招了回来,到时他将你打回原形,封你做个什么妖狐使之类的玩意儿!瞧见刚才那只黑皮鹦鹉了吗,惹他怒了,一把捏死你!”
  古无病哈哈笑道:“将我打回原形吗?哈哈,小七,难道你没发现我有什么不同了吗?”
  林小七上下打量着古无病,啧啧道:“发现了,发现了,我发现你是彻底的疯了!”
  古无病嘿嘿一笑,走到林小七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林小七一脸惊奇,一把捏住古无病的肩膀,道:“果真如此?你不会是哄着我玩儿的吧?”
第七章 起顽心·鹿啄城外始知奇(上)
  “八月桂花儿香,妹上枝头采,哥哥你远远的瞧着,贼啊贼的笑……妹守闺房十八载,等不得也!哥啊,你且备好聘礼,妹与你洞房八十载,咿呀咿啊,八十载……”
  风轻云淡,鹿啄城外的山上,林小七躺在一块大石上,正自惬意的哼着不知从哪学来的粗俗小调。
  自离了龙阳,他且行且歇,走了十来天,也才到了这鹿啄。
  鹿啄是天朝边界上去往疆外的最后一座城,离龙阳也不过两千余里。
  但林小七的紫心剑诀才修到第四层,勉强可以御剑凌空,但他这所谓“凌空”不过是腾地而起,最多丈余,不能飞高。
  而且速度极慢,又无耐久之力,身在空中,若有一阵风来,十有八九是要被吹走。
  那夜在龙首山中,林小七死里逃生后初会神龙,得了件天器和神龙战甲不说。还认了个干亲,也尽管这干亲是他独个儿认的,离墒压根就没理会他。
  但不管怎么说,这番际遇都足以称得上是旷古奇遇。
  不过,与古无病相比,他这际遇又稍显逊色。
  那一夜,古无病在燃孜走后,大发癫狂。喜不自胜,原因是他发现自己竟然脱离妖道,从此与常人一般无二!当时当世,所谓妖道,多是世间的兽、虫、花、草一类,受日月精华,吸天地灵气。初起灵识,再辅以勤苦修炼,最终得以成道。
  但这类妖异,即使法力再强,却始终无法脱去妖身,便是修成丨人身,那也是镜中花、水中月,遇上高人又或是面临险境,原形顿时毕露。
  比如古无病,他本是妖狐,遇上以驭兽闻名的燃孜时,唯一途径便是逃之夭夭。
  燃孜手中的那管玉箫是上品地器,这萧能摄百兽之魂,即使古无病这般炼成丨人身的妖兽,若没有高强的法力,同样不能抵挡。
  但在龙首山上的那一夜,直到燃孜走后,古无病尽管内心惶惶,但却一直保持人身不变。
  当时他大为惊讶,以为是受神龙布下的幻界保护,抵消了来自燃孜的威压。但燃孜走后,他默念法诀想要变回狐身时,却发现自己早脱兽身,竟是再也变不回去了!
  脱离兽道,得成丨人身,对于古无病来说,这种机会的概率几乎等同于零。
  要知道,妖道一类最终能得成正果的少之又少,如果说一百个修道者中,最终能有一个修成正果、登入仙籍,那么一千个如古无病这般的妖异中,却未必能找出一个来。
  而妖之一道,也只有得成正果的那一天,才能真正脱离妖身!
  而这一切,无疑是得自上古神龙的赐予,离墒临走时喷出的那一道金光不仅布下了隐身幻境。同时也助古无病脱离的了妖道,只是当时他内心惶恐,不自知罢了。
  有了这样的际遇,林小七自然也为他高兴,两人下山后开怀痛饮,烂醉了三天。
  三天后,两人头脑清醒,又同时记起了燃孜与碧姬的对话。这两人干惯了没本钱的勾当,面对这种好事,哪里肯轻易放过?虽然两人的法力相加起来也不过是三流的小角色,但两人胆可包天,行事向来以谋取胜。手段更是阴险,是以一番推敲后,决定往西驼而去,相机行事。
  管它成于不成,便当是游历一番。
  而古无病未脱兽身时,见了修道者,从来都是躲着走。
  如今妖气不再,与常人无异,心中更是意气风发,只想着能在修道者聚集的地方大笑三声,以泄往日郁闷。
  两人离开龙阳时,正值当月初八,离碧姬所说的下月初九还早的很。是以两人并不着急,一路且行且驻,四处观赏风景。
  但行至离鹿啄还有四五百里的地方,古无病嫌林小七速度太慢,终是忍不住一人先行,自言在鹿啄城中等候林小七。
  不过也难怪他一人先走,林小七法力低微之极,御剑之术又差。古无病御风而行,半日之内,少说也能走上三四百里,而林小七倾尽全力,也不过是百余里路。
  古无病一人先行,林小七自然免不了要痛骂几句,骂这古无病无义无情、自私自利以及他往日种种劣迹。
  而当他一人行至鹿啄城外时,心中仍自忿忿,索性买了酒肉,决意要在这城外逍遥两日,且让古无病这家伙一人慢慢等候。
  “妹啊妹,哥哥我备下了床一张,枕一对,只等妹儿解衣裳,咿呀咿……只等妹儿解衣裳啊……”
  林小七躺在石块上,嚼着买来的熏牛肉、花生米,喝着鹿啄城外乡民自酿的米酒,时不时的再哼上两句小曲,怡然自得,逍遥无比。
  只是他闭眼正哼着,忽觉一阵微风贴面掠过,耳边亦响起了一阵翅膀扇动的嗡嗡之声。
  他心中好奇,急忙睁眼去瞧,但这一瞧,却是吓了一跳。
  在他面前一尺之处,正悬浮着一个背生双翅的小人儿,这小人儿不过半尺大小。金发碧眼,全身赤裸,瞧他相貌,却是个七八岁的男童。
  此时,他正将胖嘟嘟的手指放在嘴里吸着,眼睛却是眨也不眨的看着林小七手中的牛肉。
  林小七咦了一声,一纵坐起,笑道:“哪里来的小妖,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也敢现身?”
  那小人儿却不作声,只笑嘻嘻的用手指了指林小七手中的牛肉。
  林小七笑道:“你这小妖,倒是有趣,感情是肚子饿了吗?”
  小人儿连连点头,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
  林小七故意道:“我这牛肉是花银子买来的,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凭什么就给了你?你且说个理由,我若是听的高兴,便赏你一块。”
  这小人儿嘟起嘴,道:“你难道看不出喀利儿有多么的可爱吗?你难道不喜欢喀利儿吗?为什么就不能给我吃呢?”他这声音悦耳动听,只是说来极为生硬,倒像个卷舌头。
  林小七笑道:“你叫喀利儿吗?这名字倒有些古怪……瞧你胖嘟嘟的,确实有几分可爱,不过你想吃这牛肉嘛,还须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喀利儿奇道:“什么事情?”
  林小七往他两腿间看了一眼,顽皮之心大起,嘻嘻笑道:“我瞧你长的可爱,且让我摸一摸你的小鸡儿,摸了便让你吃肉。”
  喀利儿奇道:“喀利儿没有小鸡啊,有的话,早自己吃了。”
  林小七见他有趣,不由哈哈大笑,伸手在他胯下弹了一弹,道:“你这小妖必是才修成丨人身,怎么什么也不懂?我来告诉你,这便是你的小鸡儿了!”
  喀利耳双目圆睁,顿时发怒,鼓起双腮道:“你为什么要捉弄喀利儿?”
  林小七笑道:“我不捉弄你,你便没肉吃,你若是再让我摸一摸,我这牛肉便全归了你。有买有卖,此乃人间至理,再说了。你我同性,摸你一摸,又能怎地?”这喀利儿孩童心性,听林小七胡扯什么人间至理,便有几分相信,却又犹豫道:“可是艾丽姐姐都没摸过我这里呀……”
  艾丽?林小七一愣,随即想到许是这小妖的同类吧,也没放在心上,又胡扯道:“摸一摸,长一长,我不摸你,你永远也长不大!我已经摸了你一下,这牛肉你可以先吃一块,不过这余下的我可就收起来了,你可要想好了……”
  喀利儿到底是受不住这牛肉的诱惑,红了脸,扭捏道:“我……要是让你再摸,你真把牛肉全给喀利儿吗?”
  林小七笑道:“那是自然,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骗你这小妖?”
  喀利儿一闭眼,红着脸道:“那……那你就摸吧。”
  林小七被这喀利儿逗的乐不可支,伸手又在那绿豆大的物事上轻弹一指,然后将牛肉放在石块上,道:“来吧,我倒要瞧瞧你这小身子骨,究竟能吃多少?”
  喀利儿大喜,收拢翅膀落在石上,抓起牛肉便往嘴着塞去。
  这牛肉半两一块,比他拳头还要大上许多,但这喀利儿双手抱起一块,也不见他如何做势,竟如变戏法般就将这牛肉塞进了嘴中!
  这喀利儿许是饿得急了,不过片刻,这三斤牛肉就被他吃了大半,且仍旧往嘴里塞着。
  林小七看的有趣,递过酒壶,道:“有肉无酒,最是无趣,来。来,来,我这有酒,你先喝上一口,再慢慢吃肉。”
  喀利儿吃的正香,听林小七如此说来,也不管这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抱着壶嘴了喝了一口。
  这一口喝下,却是眼睛一亮,笑嘻嘻道:“好喝!”当下便吃一块肉,喝一口酒,不过片刻,如风卷残云般将这酒肉统统纳入肚中!
  林小七看的目瞪口呆,伸手摸了摸喀利儿圆溜溜的肚子,道:“你这小妖,莫非是只饭桶幻化而来的?”
  喀利儿打了个酒嗝,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笑道:“喀利儿不是什么小妖,喀利儿是艾丽姐姐的守护精灵……嘻嘻,你可别说出去啊,要不,喀利儿就得挨骂了!对了,饭桶是什么啊?呀,喀利儿的头好晕啊,比坐在船上还晕哩……可恶,喀利儿再也不想坐船了,可是听艾丽姐姐说。从天朝回去的时候,我们还要坐船,这可怎么办呢……”
  这喀利儿酒性上涌,竟是滔滔不绝的说将起来,其中还夹杂着林小七听不懂的语言。
  林小七心中好奇,听这小妖的口气,倒像是别的地方来的,莫非它还是个外国妖怪?
  林小七正欲再问,但远处却响起一阵叶笛声,这声音悠扬,但韵调却古怪的很,全不似东土大陆上流传的音律。
  这笛声响起,喀利儿腾的跃起,道:“哎呀,不好,艾丽姐姐叫我了。”
  他神色慌张,振翅欲走,但想了一想又回头道:“谢谢你请喀利儿吃肉,不过你可别跟人说见过我,尤其是艾丽姐姐。”
第八章 起顽心·鹿啄城外始知奇(下)
  林小七心中虽是好奇,但见他神色慌张,便挥了挥手,道:“你自管去吧,我只当没见过你。”
  喀利儿得了林小七的允诺,再不停留,摇摇晃晃的朝来时的路飞去。
  只是他没飞出多远,远处行来一个黑袍女子,喀利儿见了她。却不再飞,停在她的面前,叽里咕噜地说了起来。
  林小七在一旁远远望去,心中更是惊讶。
  这女子被一袭黑袍连头罩住,脸上亦罩着一层面纱,唯露出一双眼睛。
  她肤色雪白,一双碧绿眼眸如寒潭幽水,射出无尽的冷意。
  再细看时,一缕金发从头罩中不经意的散落下来,映衬在如雪的肌肤上,却是灿烂之极!她手里执着一根样式古怪的法仗,冷冷地看着喀利儿,一言不发。
  喀利儿自顾说着,但没一会,似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攀上这黑袍女子的肩上,老实的趴着。
  林小七远远看去,心中奇怪之极,心想这女子应该就是喀利儿口中的艾丽姐姐了。
  但此时望去,虽然她的装束与相貌奇特,却绝非自己先前猜想的那样也是个妖。
  这女子忽然用奇怪的语调轻声咏唱,随着她的咏唱,在她平伸出的手掌上幻出一个金色的结界。
  喀利儿见了这结界,顿时哭丧起脸,眼巴巴的看向黑袍女子,似乎想要撒娇。
  但这女子轻声一哼,喀利儿却再不敢多说,老老实实的飞进结界,顿时消失不见。
  林小七一愣,心道好奇怪的法术,竟然不用任何的法器就能收取喀利儿!
  这黑袍女子远远地看了一眼林小七,眼中无波无澜,除了寒意,竟是平静的可怕。
  这一眼,只是须臾,随即她便缓步而行,向鹿啄城的方向走去。
  林小七看着她行去的背影,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他忽然想到楚轻衣曾经说过。在西方大陆,也有与他们一样的修道者,只是他们修行的方式与东土大陆上众多的法门大相径庭。
  林小七此时瞧这女子古怪,心中暗自猜测,自己莫非遇到了来自西方大陆上的修道者?林小七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当时当世,西方大陆虽与东土大陆相隔万里。且有海洋阻路,但修道者的法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往来大陆之间也不过数日的路程。
  只是这样的修道者大多是当世数得出的几位名宿,以及一些隐世的散仙。
  象林小七这般的,想要去西方大陆,也只能和普通人一样乘舟越海。
  林小七忽又想到离墒嘱托自己的事情,龙首山上,离墒临别之前,曾让他去解开睚眦的封印,而那封印之所正是西方大陆浮游山!只是他从未去过西方大陆,又想那里路途实在太过遥远,漂洋越海的怕是要半年的时间才可!当时他便想,反正这事不急,还是等大周天剑出世后,自己寻人打探清楚,做好准备再去不迟。
  想到这里,林小七从石上一跃而起,口中哈哈大笑。
  要想寻人打探西方大陆的情形,眼前刚刚走过的女子不就是一个最佳人选吗?看这女子冷艳,想来也不会搭理自己,可是那喀利儿总不能不理自己吧?大不了多备些酒肉就是……
  林小七想到做到,当即拔出新买来的一柄剑,默念紫心剑诀,腾空而起,往鹿啄城的方向飞去。
  这柄剑本是凡铁,林小七身性疏懒,买来之后也很少用紫心剑诀炼制。此时御剑而行,分外吃力,好在周围无风,虽有起伏,倒也勉强没掉落在地。
  行不多时,及至一片树林上方,林小七听得下面有打斗声音。
  他本待一掠而过,不管闲事,但身下一人呼喝的声音却让他心头一震,险些就掉了下去。
  这声音粗犷豪放,林小七听来再是熟悉不过,这不是他的师兄白悠然却又是谁?
  “奇怪,老白不是去疆外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和人掐上了呢?”
  林小七当即收剑落地,但他素来谨慎,落下身子时,却离这声音好几丈远。
  他听这白悠然的声音虽然依旧粗犷,但语气急促,显然是落了下风。
  他知道自己法力低微,比之白悠然还相差甚远,此时着急赶去,不过是多一个送死的而已。
  他略一沉吟,从怀中取出一只金蝉,在金蝉上的背上用指甲划了一道深痕,然后放它飞去。
  随即又屏息静气,慢慢潜行,向树林中心靠近……
  树林中有一片开阔之地,一个身材伟岸的青衫汉子横剑而立,他满脸络腮胡,钢牙紧咬。
  手上一柄剑紫光蒙蒙,但却已残破不堪。
  而他身上衣衫亦是破败,到处血污。
  在他面前一人静静站立,这人高鼻豹眼,双眸血红。面色阴鸷,身上一袭黑衣,手里拿着的却是一根长鞭。
  这长鞭之上黑雾缭绕,散发着逼人的寒气。
  林小七躲在一旁看去,心中不由吃了一惊,他早已知道自己的师兄必是落了下风,但他却没想到白悠然面对的却是这个煞星!场中二人,穿青衫的汉子正是他的师兄白悠然,而另一个黑衣人林小七虽然没见过,但这人高鼻碧眼,已能看出他是疆外之人。
  尤其是这人手中长鞭黑雾缭绕,已能看出他非妖即魔!在这世上,妖本天生,但魔却非如此。言之谓魔,其实他们和修道者一样,本身亦是凡人,只是修炼途径大相径庭,可称为修魔者。
  修道者得道是为仙,修魔者功法大成便为魔,世间大道。奇正相生,有仙自有魔,有修道人,便也有修魔者!
  但林小七能认出此人,倒不是看出他是一个修魔者,而是这人身后的一只丈余长的白龙。
  白龙份属灵兽,但这只龙虽是白色,却全身黑雾缭绕,口中涎水尺长,显然已由灵兽堕为魔兽。
  在疆外的修魔者中,以黑色长鞭为器,却又有魔龙护身的只有一人,那就是七星崖的赤目神君!所谓赤目,正是因他双眸血红,由此得名,神君二字,乃是自封。
  至于他本身名号,倒无人得知。
  树林中,赤目厉声道:“所谓道不同,不相谋,本尊虽是修魔,却从未主动招惹你们这些修仙者。但本尊却没想到,你一个法力低微的修仙者竟敢擅闯本尊洞府,偷走了本尊用来炼器的秘澜金沙。不过这也没什么,你能偷走金沙也算你的本事,但你为何要放走我好不容易炼成的一十八个的人儡呢?”
  他说到这里,手中长鞭一振,又道:“所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你既放走了我的人儡,那本尊就拿你来补!实话对你说了,炼制这人儡的材料虽然都是些资质不错的童男童女,但他们毕竟是凡胎,体内元气甚少。本尊一直思谋着用你们修仙者来炼制人儡,却又怕你们群起攻之,所以一直犹豫不定。但你之所为,却为本尊解决了难题,你先不仁,又岂能怪我不义?此时即使有你同道中人在此,怕你仍逃不脱一个理字?”
  白悠然哈哈大笑道:“笑话,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一个疆外魔头,也敢论及一个理字?且不说别的,你炼制那一十八个人儡,就已是丧尽天良。我白悠然不知则罢,既然碰上此事,若不援手,那岂不和你一样同入魔道?来,来,来,我再陪你大战一百回合!”
  林小七在一旁听了,却是忍不住好笑,心道,你这老白偷了人家东西,却还嘴硬。
  再说了,瞧这阵势,你明摆着不是人家对手。此时不想着退身之计,却还强自硬撑,真是什么样的师父教什么样的徒弟,和那轩辕老头一个德行!
  他笑归笑,但心中思虑却是急转,只想着如何才能救这白悠然一命!
第九章 救兄切·以身为饵迷赤目(上)
  林小七转眼瞧向树林左侧,那里树木疏落,树与树之间的空地虽说不上宽敞。但恰好可以施展身形,如果运用的巧妙,倒是个缠斗的好场所。
  林小七心知,这赤目的法力高强,而且身手亦是了得,如果在林间空地上相斗,他手中的长鞭正好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威力。
  但若是能将他引入这树林左侧,虽然仍是抵挡不了他的魔功,但他手中长鞭的威力必然是大打折扣。
  而且赤目背后的魔龙身形巨大,换个狭小的空间,想必也可制约于它。
  想到这里,林小七不由又是在心中大骂白悠然,亏他多年闯荡、历练,真正遇上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