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0部分

的,林小七的心中忽然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嘴角也不由露出一丝极为阴森的冷笑……上苍垂怜,这眼前满地的‘尸体’岂不正就是一颗颗大补的灵药吗?是的,只要杀了他们,那么通过大周天剑的吞噬,这些人体内的元气或是魔气就将归自己所有!反正这些人迟早是死,自己不杀他们,这岛上的石妖也绝不会放过他们,自己一剑下去,也只不过是送他们早点上路而已!而这满地的“尸体”少说也有四十人,这四十人合起的功力自己哪怕拥有十成中的一成,那也是个极为可观的数字啊!
  这念头来的极为突兀,刚泛起时,林小七不由被自己吓了一跳,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心软的人,但却从未想过会同时屠戮这许多的人!更何况还是些毫无还手的之力的人!
  但这念头来的凶猛,一念泛起,就再难控制!不知不觉中,林小七将大周天剑唤出在手,眼中更是隐现红光,漫漫的将视线投向脚下的一人……
  片刻之后,林小七收起手中长剑,也顾不得此时身在虎丨穴,就地盘膝而坐,竟是行起功来!
  他这一路杀去,满地沉睡的“羔羊”被他屠戮殆尽,竟是一个也没放过。
  杀到后来,他眼中红光大盛,脸上亦满是骇人的厉色,手中的大周天剑更是红中透黑,散发出阵阵黑气来。
  及至最后一人时,林小七体内已是充满各种或是绵柔、或是霸道的元气与魔气,他一心杀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吸收了多少。
  最后收剑时,一股恶心的感觉也随之而来,他心中清楚。这种恶心的感觉正是走火入魔前的征兆,自己如果不立即运气调息,将刚刚吸收来的元气与魔气纳入元婴与魔婴内,自己必将暴毙当场!
  所幸这大厅里竟没有人来,盏茶之后,林小七从地上一跃而起。看他身形,灵动而飘逸,比之先前似乎迅捷上许多。
  看一眼满地的尸体,林小七不由轻叹一声,他心中清楚。这突然而来的杀戮之心并非是自己的本意,也虽然他先前确实有各个击破的打算,但那也只是无奈下不得以的计划。
  若换做以前,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起此杀心,开玩笑,不过瞬间,便有数十条人命死在自己的剑下!如此杀戮,换了魔道中的恶人怕也难以做出吧?
  很显然,这杀戮之心正是来自与自己手中的大周天剑!林小七心中不禁有些无奈,他知道,剑奴和黑影所说的话已经开始生效,自己正被这剑中的戾气渐渐影响。
  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自己或许就是这大周天剑最短命的一任宿主了!
  看着满地的尸体,林小七在心中暗暗告戒自己,以后即便是杀人又或是想要吞噬他人的元气,也当寻找一些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做对象。
  而象此时,这满地的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便做下如此杀戮,实在是有伤天和!
  不过无奈归无奈,告戒归告戒,当林小七再次运转体内的元婴和魔婴时。他惊讶的发现,这元婴和魔婴的体形竟是涨大了三分,而且颜色也愈发鲜艳!他心中欣喜,按这境界来算,这数十条人命竟是抵上了他近一甲子的修炼!不过再一细算,他心中又有几分失望,他原想自己至少能吞噬这数十人功力的十之其一,但此时一算,却是远远不及。
  其实他这心理正是应了那句“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古话,这片刻之间,便平白得了近一甲子的功力,若非是大周天剑,这天下间哪有这般的好事?而且这样的际遇并非只是一时,只要他愿意,随着他的功力愈渐提升。所杀之人也愈来愈强,只怕不要一年的时间,这世间便在无一人是他的对手!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身为这大周天剑的宿主,眼光所至之处,又岂在这茫茫的人世?便是升仙成魔又如何?不能突破这大周天剑宿主的宿命,他永远也只是个失败者!所以,当他第一次品尝到大周天剑带给他的好处时,心中升起的难免是彷徨与失落。
  不过,由此他心中也有了一个疑问,按照这样的进展,最多一年之后,他便有可能生仙成魔。
  与他自己来说,成仙成魔并无所谓,但关键是。他体内同时存在元婴与魔婴,一年之后,他究竟会是魔还是仙呢?又或是一个仙、魔二界都不收的怪胎?
  一念及此,林小七不由苦笑,暗恼自己当初竟是忘了问问黑影。
  又过了片刻,林小七收拾了一下心绪,寻得这大厅内的另一条看似通往内室的通道,小心的潜行而去。
  他仔细看过,这满地的尸体无一人是岛上石妖,这就说明。在这洞府深处,必定还有难以对付的高人,尤其区胖子提到的那几人!
  这一路行去,通道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守卫,半盏茶的工夫后,林小七的耳中已是传来阵阵怒骂之声,“去你妈的什么交情吧,老子认识你算是瞎了眼了!”林小七不由奇怪,听这声音,倒仿佛是那姓谢的声音……
  密室之中,郁带衣轻轻晃动手中的茶杯,淡淡道:“好茶,这岛上灵气充沛,种出的茶叶比陆地上的竟是要好喝许多。黄衣兄不来一杯吗?”
  黄衣冷笑道:“郁带衣,事已至此,你不妨说说自己的打算吧。你说得不错,这个秘密一传出去,必将引起天下大乱……但这并非是你的目的,就如你刚才所言,你的目的是在这颗血集丹上。但我还是奇怪,尊者的手段你是知道的,你即便得了这颗血集丹,又如何去消化它呢?这丹药是你自己炼制出来的,你应该清楚,它的功效不是你所能消受得了的,你拿着它又能如何呢?是藏?是躲?哼,你认为自己能躲得开尊者的视线吗?”微微一顿,他似乎心有所感,忽然叹了一声,道:“真是要躲,也绝不是这人世啊!”
  郁带衣笑道:“那依你之见,我该躲往何处呢?”
  黄衣微微闭眼,轻声道:“我哪知道?若是知道的话,我又……”说到这里,他忽然醒起,立刻止住话语,皱眉道:“郁带衣,你这人好生阴险,竟敢来套我的话吗?”
  郁带衣呵呵笑道:“黄衣兄啊黄衣兄,我早知道你心中有如此想法,呵呵,不瞒你说,这也正是我赌的一注啊!”
  黄衣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郁带衣道:“很简单,如你所言,这血集丹并不是我一人所能消受的。所以,只要你黄衣肯同我合作,那么这丹药咱们平分就是。如此一来,最多三月,咱们必定会在仙界逍遥,尊者再是厉害,他的Yin威也只是与这人世……退一步来说,他即使与仙界有什么关联,咱们也不必害怕。这丹药的一半足够咱们升仙,而等进了仙界,咱们大可以再想其他的方法消化这剩下的一半。等完全消化后,你我联手,即使是仙界,咱们也不必怕谁!”
  微微一顿,他紧紧地盯着装衣,又道:“所以,黄衣兄你想个办法,只要能在尊者面前拖上三月,那咱们可就算是……”他说到这里,微微而笑,却是止住了话语。
  黄衣依旧是皱着眉,道:“莫非你有把握在三月之内将这血集丹分化?据我所知,这世上除了尊者之外,绝无一人可以化解这血集丹!你该知道,这丹药一旦成药,就再不可能分解,除非你有足够的实力去消化它!而这天下,除了尊者,又有谁具备这样的实力呢?”
  他微微一叹,又道:“这血集丹本就不该是凡世之物,对于俗人来说,它其实并不比普通可以补充元气的灵药好上半点!”
  郁带衣哈哈笑道:“黄衣兄,我记得当初你也是怀疑我有没有能力炼制这血集丹,此时此刻,你还是犯了同样的毛病啊!”
  黄衣眉毛一扬,急声道:“你……你的意思是说,你有足够的把握……”
  郁带衣轻轻点头,道:“不错,十成十的把握!”
  黄衣眼中光芒闪烁,道:“快说来听听,你这法子是什么?”
  郁带衣见黄衣眼中神色急切而疯狂,心中大是高兴,如他所料。这黄衣并非是铁板一块,真有得到这血集丹的可能时,那什么尊者、以及所谓的衷心统统都是他妈的狗屁!
  郁带衣看了一眼地上已被麻翻的几人,忽然取出一柄匕首,复走过去在每人的胸口扎上一刀,这才笑道:“黄衣兄,你行事我善后,咱们配合的可是天衣无缝啊。”
  黄衣冷笑道:“我刚才还在奇怪,你既然知道我的计划,却为什么不提醒他们呢?现在我算明白了,你这一招也算是借刀杀人了,在你心中,怕是早有取他们性命的念头了吧。”
  深深吸了口气,他忽然换了一副笑脸,又道:“不过这些事情都过去,最重要的是往后看。郁兄啊,你还是先说说你的化解之法吧,我看看究竟有没有可行之处……”
  郁带衣将地上几人尽皆杀死,才站起身,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炉鼎,看向黄衣,道:“黄衣兄,你瞧这是什么?”
  这炉鼎小巧玲珑,不过拳头大小,遍体海蓝,却又隐泛点点金色,且周围爬满了各种海中兽物。
  黄衣微微皱眉,道:“这是什么?”
  郁带衣惊讶道:“黄衣兄,你不会连它也不认识吧?你再瞧瞧,这炉鼎的颜色,还有周围爬的是什么海兽?”
  黄衣凝神瞧去,心中忽然狂跳,道:“海……海神鼎!”微微一顿,他忍不住狂呼起来:“不,不,这不可能是海神鼎!这本是神属之物,你一个凡人绝无可能得到它!”
  郁带衣不由苦笑:“它自然不是海神鼎,若真有了海神鼎,这血集丹也不算什么了!不过黄衣兄也不必失望,它虽不是海神鼎,但却和海神鼎同出一处,名为蓝金神鼎。有了它,只需三月,这血集丹同样可以炼化开来!”
  黄衣半信半疑道:“蓝金神鼎?我怎么没听说过?”
  郁带衣笑道:“没听说过那是自然的,我焚心谷就这神鼎一样宝物,可不比你七贤居啊,自然是要多加保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蓝金神鼎是用万年前铸造海神鼎时多出的残料所造,功效虽远远不及海神鼎,但要炼化这血集丹却是轻而易举!不瞒你说,十年前我答应你来这琉璃岛,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否则我又怎肯巴巴的跑来送死!”
  微微一顿,郁带衣又道:“黄衣兄尽管放心,这十年来,我早已做过无数次的尝试。这神鼎似乎与神龙的血脉有些关联,鲛族女子的鲜血一经入鼎,便自然分化,我敢保证它绝对能炼化血集丹。其实,我是有意保守这个秘密,若非如此。用这鼎来炼制血集丹,最多三年就可成功,哪还用得着十年的时间啊!”
  黄衣苦笑道:“原来你早有预谋,我还道是你为了保命,临时有此想法呢?嘿嘿,我黄衣当年的眼光真是不错,居然就向尊者引荐了你。可见这世间之事,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啊!”
  郁带衣哈哈笑道:“正是,正是,没有黄衣兄你,又哪有你我往后的好日子呢?”
  黄衣忽然冷笑,道:“好日子吗?不知道冥界中的日子算不算好日子呢?”
第六卷
第五十七章
  郁带衣似乎没有听清黄衣的话,微微一愣,道:“黄衣兄,你说什么?”
  黄衣大笑道:“没有听清楚吗?那好,我在重复一遍。我问你,冥界中的日子又算不算好日子呢?哈哈,据说冥界之中无忧无怖,亦无欲无求,想来是天底下最好的去处吧?”
  郁带衣心中大惊,他本以为这黄衣已经被自己说动,而且他也确实留有后着。只要这黄衣敢对自己下杀手,那么三日之后,他黄衣也绝对没什么好日子过。
  但他没想到,在自己将所有底牌全部亮出后,这黄衣却恢复了先前的脸色,言语间有恃无恐,对自己的要挟似乎全不在意?如此看来,黄衣刚才故做屈服,倒是有意来探察自己的底细了……
  郁带衣心中震惊,但面上全依旧沉稳,淡淡道:“黄衣兄,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刚才说的话你全都忘了吗?”
  黄衣哼了一声,道:“郁带衣啊郁带衣,你小看我黄衣也就罢了,但尊者是何等人物?你又怎敢小看于他呢?在这世间,他就是神,他就是仙。你我皆凡人,所思所想,又怎么能逃脱他老人家的法眼呢?”
  郁带衣皱眉道:“我从来就没小看他,若不是知道他的厉害,我又怎会隐忍十年呢?十年来,我在天朝埋下的暗线至少也有七八处,可说是耗尽了我的心血。我之所以埋下这许多的暗线,就是怕某一天被你们发现一处,以至我前功尽弃……”说到这里,他微微一叹,又道:“不过,从黄衣兄的口气中我已听了出来,你和尊者对我这一招似乎并不惧怕。只是……只是我不明白,有了这血集丹,尊者日后的前程已非我等凡夫所能猜想得到的,所以他不惧怕也能说的过去。但黄衣兄你呢,此事有违天和,乃是大忌,一经传出,怕是仙界也容不下你。更何况在尊者手下,你以后的结局也未必比我好上多少……哼,我实在是想不明白,难道你真不怕我将这事传了出去吗?”
  黄衣嘿嘿笑道:“我自然是怕,别说是我,就连尊者也是惧怕的紧啊。我听他口气,此事涉及到神之血脉,乃是极大的禁忌,他老人家也不敢等闲视之!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只要这个消息传不出去,那么所有的惧怕也就不存在了。我想这个道理你总是应该明白的吧?”
  郁带衣皱眉道:“传不出去?这……这似乎不大可能吧?我伏下的暗线,三日之内没收到我的讯息,那么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消息散布出去。而且我敢保证,他们所说的话一定有人相信。所以……”
  他话音未落,黄衣已经有些不耐烦了,道:“好了,好了,废话已经说够了,我就老实告诉你吧。在我来之前,尊者已经料到你有这一手,所以他特地传我秘技,专门用来对付你的。”
  郁带衣见他说的笃定,心不由渐渐下沉,道:“秘技?什么秘技?”
  黄衣扬眉道:“什么秘技?哈,我不知道裂神搜魂术郁兄你听没听说过?”
  郁带衣一呆,喃喃道:“裂神搜魂术?难道……难道是魔界中的裂神搜魂术吗?”
  黄衣沉声道:“不错,正是连魔界之人都奉为奇技的裂神搜魂术!它专门是用来控制人的心智,解读人的思虑,管他死人活人,体内只要有一魄尚存,它便能将这人心中的秘密全部读出!不过这等奇技实在太过玄妙,非是我一个凡人所能承受得了的,所以尊者只传了我其中的一部分。不过你该知道,这等奇技我只需略通毛皮,便足够用来对付你了!”微微一顿,他见郁带衣面若死灰,又冷笑道:“你刚才说了,你已经知道尊者是什么人,那么他会此等奇技,你应该不会感到吃惊吧?”
  郁带衣僵在那里,好半天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苦笑道:“自然不会,换了别人,我自当是他说大话,但尊者嘛……唉,看来我到底还是小看了他!”他抬头看向黄衣,又道:“不过我还是有一事不明。”
  黄衣不耐烦的道:“快说,快说。”
  郁带衣见他一脸的急躁,心中不由更是奇怪,道:“你既然身怀秘技,那便早应该杀了我才是,反正我的要挟在你眼中不过是小菜一碟,简单应付就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与我在此废话到现在?难道只是为了戏弄我?你这人行事果断,出手狠毒,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
  黄衣吸了口气,缓缓道:“很简单,我之所以让你活到现在,是因为这十年来,我所想做的事情和你正在做的事情实在是同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我亲眼见过尊者的可怕,所以这仅仅是我的一种想法,而且是埋藏在内心深处、且不敢跟任何人提起的想法。而你呢,你却是做了,而且还做得很好!”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郁带衣手中的蓝金神鼎,道:“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你想想,换了你是我,如此的好机会,你会放过吗?”
  郁带衣面色惨白,喃喃道:“自然不会,换了我,又怎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呢?只要我一死,你便用裂神搜魂术将我藏在心中的暗线一一探出,有三天的工夫,足够你去灭口了。而你只要将他们杀死,那么这天下只有你和尊者知道这琉璃岛上发生的事情……嘿嘿,这件事情你不说,尊者自己更不会说,而这天下之大,也足够你带着我的蓝金神鼎躲上三月或是半年。这血集丹炼来辛苦,但有了这神鼎,想要分化它却是再容易不过。你只须躲上几个月,那么便是尊者也将无奈与你了……唉,辛苦十年,却没想到最后竟是便宜了你!时也!命也!”
  黄衣冷笑道:“时也?命也?不错,不错,这就是你的命啊!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那么,就认命吧!”他嘴里说着,眼中凶光闪现,右手五指叠加变幻、蓝光闪烁,正是要将蓄谋已久的诛魔天雷打出!
  但就在这时,郁带衣却疯狂的笑了起来,厉声道:“黄衣,你千算万算,却忘了这蓝金神鼎还在我手里,你既然想一人独吞血集丹,那郁某人又怎会让你遂心?”他说到这里,举起手中神鼎做势欲摔!
  黄衣冷笑道:“我怎会忘了这神鼎呢?只是这般宝贝向来牢固的很,可不是你说毁就毁得了的!等我将你送进冥界后,再取它不迟!”他这人心狠手辣,行事向来利落,此时大局已定,前途更是一片光明。
  他深知夜长梦多的道理,只要杀了眼前的这郁带衣,那么就将一劳永逸,再无后患。
  蓝光闪动,这密室中忽起了一道沉闷的雷声,千万道极细的幽蓝色的闪电伴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庞大的气势当头向郁带衣罩去!
  但让人奇怪的是,此时此刻的郁带衣却不惊不乱,脸上反而有一股莫名的兴奋!
  黄衣见状,心中忽感不妥,这不妥的感觉来的极快,瞬间他便明白了郁带衣的心意!当下心中大惊,便想收回打出的天雷,但覆水难收,这诛魔天雷却是再也收不回来!幽蓝色的闪电中,郁带衣忽然举起手中的蓝金神鼎迎向击来的天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那不过拳头大小的神鼎竟是裂成了两半!
  蓝金神鼎被毁,郁带衣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匍匐在地,大口地吐着鲜血。
  但脸上却犹有笑容,吐出两口血后,他惨笑道:“黄衣啊黄衣,这神鼎确实坚固,但你的诛魔天雷却也不是吃素的,嘿嘿,这可是你自己亲手毁了自己的前程啊!哈哈,有趣有趣啊,十年之谋却全在他人掌握之中。不过在临死之前,郁某也算是扳回一局,便是死也死的安心一点了。”
  他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又道:“黄衣,我早说了不会遂你心愿的,此时这神鼎被毁,郁某固然是败给了尊者,但却没输给你黄衣!嘿嘿,此间事了,你黄衣的结局虽然比我好上万倍。但从今往后,你依然还是尊者面前的一条狗,这却是再也改变不了的了!”
  黄衣面色煞白,愣了半晌后方才咬牙道:“好,好,所谓物以类居。人以群分,你我能同在一岛,果然都是行事阴绝之人!也罢,如你所说,这血集丹咱们都无福享用,那么你就去你的冥界,我自做我的走狗罢!”他万没料到事至最后,却仍是功亏一篑,心中对这郁带衣可说是恨极。
  郁带衣匍匐在地,知道自己难免一死,便索性舒服的一躺,闭眼道:“来吧,你这诛魔天雷还差点火候,竟是留了我半条命。这次来个痛快的,也不枉咱们相识一场!”
  他闭目躺在地上,专等黄衣下手。
  但在临死之前,心中却不免回忆起往事种种……往事最难忆,忆起总伤神,郁带衣想往事,忽觉自己这一生竟是虚度春秋。
  无可恋,无所爱,这临死的时候,竟然想不起有谁能为自己的死而心伤!当其时,他想到此处,心中黯淡,只想黄衣动手再快一点,这般的活着确实也没什么意思!
  但世事往往难测,郁带衣一心想得到血集丹时,却没想到他的种种计谋早在他人掌控之中,因此落得如此下场。
  同样的,当他一心求死的时候,那冥界之神却迟迟不肯收他!郁带衣躺在地上,万念俱灰,一心求死,但等了片刻之后,却仍不见黄衣动手。
  他心中奇怪,便道:“黄衣,为什么还不动手?莫非心软了吗?来,来,来,别做妇人之态!”
  他这话说完,却依旧不见任何动静,而就在此时。这室内气氛忽然变的极为诡异,一股沉沉的杀意袭来,竟是让已有死志的郁带衣惊出一身冷汗来!
  这杀意凌厉,其中又有浓浓死气,郁带衣心知有异,但在这样的杀气的逼迫下,他竟是不敢睁眼瞧上一瞧!片刻之后,这杀意稍稍收敛,他才偷偷的将眼张开。
  视线所至之处,黄衣依旧站在那里,只是此时的他身形僵硬,面有恐惧、震惊之色,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郁带衣看得清楚,在黄衣的胸口处,一截血红色却又散发着阵阵黑气的剑尖突现而出。黄衣瞧着这剑尖,除了恐惧和震惊,更是一付不敢相信的神色!片刻之前,他掌握着他人的命运,但须臾间,自己便做了剑下之鬼,也难怪他不肯相信这一幕竟是真的发生了!
  那剑缓缓地退去,黄衣的身体失去了支撑,终是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随着黄衣的倒地,郁带衣的眼中出现了一个青衣少年,这少年淡淡而笑,神情温和,丝毫不像刚杀了人的样子。
  不过郁带衣见了这少年之后,心中却是震惊乃至于惊恐,他看得清楚。随着黄衣死去,那血红色的剑正渐渐变成暗红,而那少年的脸色却在瞬间变得更加丰莹,神光四射,倒仿佛换了一个似的!也尽管这少年的神色本就俊朗。
  郁带衣本是个老江湖,见了这一剑一人的与瞬间的转变,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先是震惊,继而开始恐惧……他这一生中,最不愿意遇见的有两人,一是十年前遇上的尊者,二却是一年前与那沉羽湖畔横空出世的杀人狂魔!因为他清楚,这两人俱都不是这世间的凡人所能惹得起的,他们是异类,是应该属于另一个世界里的人!也尽管在今日之前,他从未见过那杀人狂魔。
  郁带衣眼中的所谓杀人狂魔自然就是林小七了!
  严格地说,郁带衣的恐惧其实有些无谓,他眼中的杀人狂魔应该是崖灰才对。但世间的事往往就是这样,你想要的得不到,而你没做过的事情却始终无法推卸这莫名而来的责任。
  尤其是现在,当林小七从暗处跃出刺杀了黄衣后,因为大周天剑那令人恐惧的吞噬,郁带衣便认定了他就让天下人谈而色变的杀人狂魔!
  其实,此时此刻的林小七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自上了这琉璃岛后,他本以为自己会遇上很多自己难以应付的危险,而他心中也做好了随时送命的准备。
  但随着事态的发展,他却惊讶的发现,除了早两天的潜伏,这接下来的事情竟是异常的顺利!不,这已经不能说是顺利了,而是一种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运气!就像是推骨牌时,他第一把抓了付至尊宝,第二把却是天牌一对,第三把是地牌一对!一庄推完,再来第二庄,却依旧是至尊宝、天牌对、地牌对……如此循环,总是毫无悬念的通吃四方!
  林小七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上岛后的经历,又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运气好的实在是有些离谱了!第一次杀的是一头落单的兽宠,第二次是一个根本就不是修炼者的胖子,再然后就是那躺在议事厅里仿佛羔羊的几十人。
  而自己除了拨剑收剑,几乎连脑子都无须动上一下!而及至此时,一剑刺去,却依旧是一个毫无防备、且满腹怒火的家伙。
  当然,地上还躺着一个能出气的,但看此时情形,自己若是不开口说话,这躺在地上的家伙怕是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刚才他至大厅潜来,刚好赶上黄衣下药将谢长风等人放倒。
  这间密室名为密室,但自坎克轮进来后,这门就一直没关。
  当时林小七听得里面骂声不断,虽明知这琉璃岛上的高手必定就在里面,自己若是贸然行事,后果怕是不妙。
  但他这人好奇心重,又听里面似乎有了什么纷争,所以便壮了胆子潜至门边,以期浑水摸鱼。
  但他万没想到,自己鸿运当头,与这浑水之中不仅有所收获、摸得鱼来,且还是条硕大无朋的超级大鱼!不过,话说转来,也当该这黄衣倒霉,依他的功力,其实早应该察觉屋外有人。
  林小七在议事厅里吞噬了数十人的功力,但无奈他底子太薄,比起黄衣来,仍是差上许多。
  不过黄衣心中有鬼在先,后又计策得逞,心中免不了有些得意,所以便放松了警戒之心,竟是没有察觉到室外的林小七。
  不过林小七这一番偷听,心中也是疑问多多,这所谓的尊者又是谁呢?他思来想去,也想不出这世间会有谁是黄衣和郁带衣口中的尊者。
  不过他也知道,黄衣和郁带衣都是大有来历的人,两人对那尊者又相当畏惧,是以这所谓的尊者必定是一个名倾天下之人!听到最后,他见黄衣要下毒手,便再也忍耐不住。趁黄衣不备,从暗中潜出忽施暗算,将这名满天下的七贤居五当家刺杀当场。
  好在他最近几日多有长进,否凭他的实力,即使是从容暗算,也难以一击致命!
  林小七之所以冒险出击,其实也是迫不得已,第一。他不愿郁带衣死在黄衣手中,因为古无病下落不明,他还想从郁带衣的嘴里探听消息。
  另外,他也是眼馋那血集丹,如果黄衣杀了郁带衣,那血集丹不免要落到什么尊者的手里,与自己从此无缘了。
  当其时,黄衣一心要杀郁带衣,后门大开。正是他下手的好机会,他既有心杀人,又怎会放过如此良机?是以,他根本没做深想,却是凭着本能的思绪,便决定突施暗算!不过他自己也没想到,这几日鸿运当头,这黄衣虽然厉害,但自己一剑刺出后,也不比杀只鸡狗什么的更吃力一些!而且,这地上还躺着一个似乎被吓破了胆的家伙,看情形,自己只须动动嘴上的功夫,这姓郁的家伙便会一解自己心中许多的疑惑。
  看着躺在地上依旧紧闭双眼的郁带衣,林小七不由好笑,道:“哎,郁大侠,天亮了,该起来了。”
  叫了两声,郁带衣却没动静,林小七摇了摇头,从黄衣的怀中摸出血集丹,又道:“我真就不明白了,你刚才已有死志,我还当你是条汉子,怎么这会儿却反倒装起死来?”
  郁带衣此时心中也是疑惑,这少年来的突兀,而且突施暗算杀了黄衣。按理说他绝不会放过自己,但看此时情形,这少年语言和善,竟不像是要斩尽杀绝的样子。
  他心中思虑千转,又想此时境地已是相当的狼狈,生死总是由人。自己再装也没什么意思,便睁开眼睛,苦笑道:“刚才黄衣成心要杀我而后快,我那死志是被逼出来的。而现在似乎有了点生机,所以我便……”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又道:“蝼蚁尚且偷生,我这行径虽然下作,但也是无奈。”
  林小七却笑道:“下作吗?我看未必,换了是我,只要不跪下求人,便是用点手段那也没什么。正如你所说,蝼蚁尚且偷生,为了活命,装死算得了什么?”
  郁带衣见他神色和善,便忍不住问道:“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林小七奇道:“你这话问的奇怪啊。”
  郁带衣道:“有什么奇怪的?”
  林小七皱眉道:“你我初次见面,按理说,你应该先问我是谁才对?可听你口气,倒像是认识我。”
  郁带衣苦笑道:“我自然认识你,天下第一凶人、杀人狂魔林小七我怎会不认识?我虽然没见过你的真容,但大周天剑的样子却早在典籍里见过。刚才你杀黄衣的时候,手中宝剑杀气凌厉,满室血色翻涌,更有魂魄被吸时的黑雾隐现!除了大周天剑,世间哪还有这样可怕的凶器!”
  这次却轮到林小七苦笑了,喃喃道:“我又多了个杀人狂魔的名头吗?有趣,有趣,实在是他妈的有趣之极啊!如此看来,等我回到天朝的时候,怕是要毁了自己的这张脸才行。否则的话,且不提那些要找我报仇的人,单凭杀人狂魔这个名头,就不知道有多少热血少年要替世间除害!”
第五十八章
  密室中,林小七苦笑着叹气,心中思绪翻涌,一时难以平复。
  其实他早已想过,等自己回到天朝后,那沉羽湖畔死去的一百多人的家人必定不肯轻易的放过自己。
  而等到了那时,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去向别人解释那一百多人并不是自己杀的吗?林小七微微摇头,这样的解释,换了自己怕也不会相信吧?既然无从解释,那么面对无数欲将自己杀之而后快的人,自己该怎么做呢?引颈就戮?这自然不行,自己虽然不太看重这条小命,但也绝不愿意轻易就送与了别人。
  而且这样的死去也未免太可笑、太无谓了点!
  那么,是以杀止杀?林小七轻抚手中的大周天剑,心中不由无奈,难道和这大周天剑扯在一起后,自己的命运就将在杀戮中度过吗?那些苦主以及那些想为民除害的热血之人,难道真就将丧命与这凶器之下吗?如果这就是命运,那么,这又是谁的命运呢?是他们的,还是自己的?
  郁带衣仍然躺在地上,他见林小七脸上神情变幻,一时不敢轻易开口。
  两人在这密室中沉默了半晌,郁带衣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道:“林……林大侠,你要是想杀我,就快些动手吧。等死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的,你……你就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