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1部分

我一个痛快吧!”
  林小七微微皱眉,道:“大侠?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叫我。”
  郁带衣苦笑道:“你手下人命数以百计,叫一声大侠确实是过了些。不过这天下强者为尊,此时此刻,我的命就在你的手上。在我眼中,你便是侠,便是圣,为求苟活,拍拍马屁那也是自然的。”
  林小七笑道:“你这人倒也有些意思……算了,你还是先起来吧,若有伤药,自己先运功疗伤吧。”
  郁带衣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易就放过自己,不由奇道:“你……你真不杀我吗?”
  林小七微微摇头,道:“换了别人,我自然要杀,可你嘛……谁叫你姓郁呢?便是要杀,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郁带衣心中更加奇怪,道:“因为我姓郁,你就不杀我吗?这是怎么个说法,难道你和我郁家还有什么渊源不成”他思来想去,也想不出焚心谷郁姓一脉和这林小七有什么瓜葛。
  林小七淡淡道:“我不杀你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真要说什么渊源,那就得从你的侄子郁轻候身上说起了。”
  微微一顿,他见郁带衣满身鲜血,便又道:“好了,你先收拾一下,吃颗伤药什么。呆会我还有话要问你,如果你的答案正是我所想要的,那么就先恭喜阁下了,你这命还是跟你姓郁!”他此时说话与平时一样,平稳且略带诙谐,亦少有情绪在内。
  但与平时不一样的是,他此时的语调之中隐约有霸气显现,别人听在耳中,只觉从容平和,但却又是不可置疑的!
  郁带衣从地上爬起,又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塞进嘴里,然后朝林小七施礼道:“请林先生稍待,郁某先将胸口的伤势压制住,然后再尽我所知,为先生答疑。”
  刚才大侠的称呼已有马屁之嫌,此时再不好相称,是以他便改称为先生了。
  只是这林小七一介少年,哪里敢当什么先生,这样的改称同样有马屁之嫌。
  但唯其如此,方见这郁带衣心思玲珑,马屁同样是拍,换个方式而已。
  且他说话行事常故意露些破绽,比如说刚才称呼林小七为大侠,明显是恭维的称呼,但随即他就自己点破,恰到好处的表明了自己的无奈以及认命的心态。
  这样一来,别人即使是有杀他之意,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些不忍的念头。
  林小七听他称自己为先生,也不置可否,淡淡一笑,找了把椅子坐下,端详起手中的那枚血集丹来。
  刚才在室外他听得很清楚,这血集丹固然是妙不可言,但少了蓝金神鼎,这血集丹便暂时失去了效用。
  而且林小七心中也知道,这血集丹即使可立时生效,但对自己来说,似乎也没太大的作用。
  第一,自己有了大周天剑,只要自己愿意,功力的增长那是迟早的事情,也未必就要靠这血集丹来一蹴而就。
  其二,这血集丹功效极大,一颗便足以立地飞升,但问题是,自己体内有道、魔二婴,服下这血集丹后,自己成的究竟是魔还是仙呢?水火难相融,倘若其中有了什么差错,怕是要爆体而亡吧?
  有了这两种想法,林小七对这血集丹便再没有刚才的兴趣,他将药丸放入戒指后,仔细琢磨起那神秘的尊者来……
  盏茶过后,郁带衣已将自己的伤势压制住,他抬眼看向面前的林小七,心中忽然泛起一股奇妙的感觉。
  隐隐的,他觉得今日与这少年的相遇,似乎注定了他后半世的走向。
  他这人的性情本来高傲,在人面前低头这仿佛还是第一次,即便是在刚才,当自己的性命完全掌握在黄衣的手中的时候,他也不曾有丝毫的乞怜。
  但奇怪的是,当林小七出现后,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以至于行事说话都有一种无奈且示弱与人的意思。
  这种感觉其面且奇异,在郁带衣的胸中挥之不去。
  轻轻的咳嗽一声后,郁带衣恭敬地道:“林先生,我的伤已经好了一半,你有什么话就请问吧。但凡我知道的,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林小七点了点头,道:“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来到这琉璃岛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来这岛上的目的有二,一是受人嘱托,来这岛上铲除这些石妖的。其二呢,就是来寻你的。”
  郁带衣吃了一惊,道:“来寻我的?”
  林小七笑了一笑,道:“严格地说,是来寻你们焚心谷的人,只要是姓郁,至于是谁倒没什么关系了。”
  郁带衣苦笑道:“听先生的语气,你与我焚心谷应该是有些恩怨的。只是郁某实在弄不明白,先生与我焚心谷之间究竟是恩还是怨呢?郁某斗胆,还请先生明示。”
  林小七淡淡道:“是恩还是怨?算是怨吧,在整件事情还没完全弄清楚之前,我且当它是怨吧。”
  郁带衣心中一沉,急道:“难道是我谷里的哪位得罪了先生?”
  林小七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还记得古无病这个人吗?”
  郁带衣皱眉道:“古无病?不瞒先生说,我常年在外,虽名为焚心谷的人,但极少回谷。这古无病的名字我听着有些耳熟,但急切间竟是想不起来……”他刚说到这里,眉毛忽然一扬,又道:“啊,我想起来了,这人似乎就是杀死我侄子的凶手!不错,就是他!难……难道这人与先生是旧相识吗?”
  轻轻叹了一声,林小七喃喃道:“又何止是旧相识?他与我……”说到这里,他微微摇头,止住心中思绪,又道:“你刚才说你极少回谷,是以谷中的事情都不甚了解,是吗?”
  郁带衣道:“若是大事,多少也知道一点,毕竟谷主就是我大哥,回谷时,他总要将谷中的大事说上一二的。是了,先生你既然与古无病是旧相识,那与我焚心谷也算有怨。这姓古的是杀死我侄子的凶手,去年我回谷时,他正受我谷中大刑的折磨……”说到这里,他不由苦笑,道:“我明白了,先生是想找我焚心谷的人报仇是吗?”
  林小七道:“若要报仇,我直接去焚心谷就行了,又何必来这岛上寻你?再说了,真要报仇,也当是他自己去报,如此,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报仇。我越俎代庖,不仅师出无名,而且还断了他的乐趣。要知道,凡是辱我欺我之人,我当亲手还之,假他人之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而我的这位朋友与我的想法从来一致,所以这报仇的想法,在他没死之前,我是绝不会有的。”
  郁带衣听他淡淡说来,不知为何,心底竟生起一股寒意。
  他期期艾艾的道:“既然不是报仇,那……那先生找我究竟有何用意呢?”
  林小七道:“我刚才说了,真要报仇也得让我的朋友自己去报,所以,我找你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
  郁带衣急道:“他早已被送往七贤居了,先生难道不知道吗?”
  林小七道:“我自然是知道,我只是奇怪,他一进了七贤忽的山门后,竟是一点消息也没传出来。而你焚心谷与七贤居有很深的渊源,所以我想你一定知道其中的内幕。”
  微微一顿,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我倒是忘了问你,我朋友被送进你焚心谷的时候,可曾说过他不是杀死郁轻候的凶手吗?”
  郁带衣道:“那倒没有,我听大哥说,他这人性子极是刚烈,整日破口大骂,倒是从没有说自己不是凶手。”
  说到这里,他不由奇怪,又道:“先生,你为何有此一问,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林小七苦笑道:“自然是有,实话对你说了吧,杀死你侄子的人绝不是我朋友!”
  郁带衣瞪大眼睛道:“这怎么可能?七贤居的人明明说得清楚,说这古无病觊觎七贤居红泪姑娘的美色,意欲不轨时被我侄子撞破,他心怀怨毒,便暗下毒手将我侄子杀死!而且……而且这古无病自己也承认了啊!”
  林小七微微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代我受过,这期间必还有其他的缘由才是。”
  “代……代你受过?”郁带衣不由怒目相视:“莫非……莫非你才是杀我侄子的凶手!”
  林小七轻轻笑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郁带衣霍然站起,咬牙道:“不是则罢,若是的话,郁某今日便是拼着一死,也要……也要……”
  林小七淡淡笑道:“也要与我同归于尽吗?”
  郁带衣脸上神情愤恨,嘴角不停的搐动,厉道:“正是如此!”
  林小七叹了口气,示意他先坐下,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这种情形下,你依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你这人算得上是一条汉子!不过,你这仇怕是报不成了。”
  郁带衣沉声道:“报不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小七无奈地道:“很简单,我朋友是代我受过,而我呢,却又是代他人受过!最可笑的是,时至今日,我却仍然不知道我又是代何人受过。”
  郁带衣惊讶地道:“难道……难道是有人故意陷害与你?”
  林小七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陷害与我,或许我只是适逢其会,无意中做了个替死鬼吧……好了,你只要知道我没有杀你侄子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也不必多问,若真想知道其中内幕,你不妨去问问七贤居的人吧。”
  “这自然是要问的,不过……”郁带衣皱眉道:“你果真没有杀我侄子?”
  林小七哼了一声,道:“此时此地,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郁带衣愣了半晌,方道:“不错,此时此刻,我的性命只在你一念之间,你确实没必要骗我。”
  林小七道:“好了,我们还是接回刚才的话题吧。我来问你,你可知道我朋友被送进七贤居后,为什么竟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
  郁带衣不由沉吟起来,他脸上神色变幻,仿佛正做着什么难以权衡的决断。
  林小七见他不语,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郁带衣吸了口气,道:“先生,不瞒你说,这件事情换了其他任何一人,便是我大哥在这里,他也无法给你一个答案!但凡事皆由天定,你恰恰是遇上了我,在这世上,或许也只有我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林小七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郁带衣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先生,请恕我无礼了,我很想知道,当我回答完你这个问题之后,你会如何对我?先生不用遮掩,尽可直接回答,郁某人一生历经无数风雨,也不是几句话就能骗得了的。”
  林小七笑道:“换作我是你,你又该怎么做呢?”
  郁带衣毫不迟疑地答道:“无它,自然就是一个杀字!所谓鸟尽弓藏,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我对你来说就再无任何的意义。若是存有妇人之仁,怕对你将来所行之事会有妨碍,所以灭口绝对是必要的!”
  林小七点了点头,苦笑道:“不错,我确实就是这么打算的,我实在是想不出一个放你活路的理由!不过,你心中既然明白,那么也就不必回答我的问题了,这样的话,便是一死也不算太冤了。”
  郁带衣忽然笑了,道:“先生没有不杀我的理由吗?这可巧了,郁某恰恰有一个!”
  林小七奇道:“你有?”
  郁带衣笑道:“不错,我有!”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你这人越来越有意思了,来,你且说来听听,我倒真想知道你有什么理由!”
  郁带衣站起来,行了几步,等走到林小七面前时,他竟是扑通跪了下来!
  林小七吓了一跳,不知道这郁带衣究竟想干什么,且他最不喜欢别人跪自己,当下急忙跳起,道:“郁带衣,你这是做什么?”
  郁带衣面色从容,淡淡道:“我这一跪并不是企求你饶我性命,因为我知道,你今日即使放过了我,这天下虽大,但从此再没有我可去的地方。所以,请先生明白,我这一跪并不求先生饶我,而是求你救我!”
  林小七奇道:“救你?这和饶你有什么区别吗?”
  郁带衣点头道:“自然是有区别,你饶我只是饶了我一人,而且过了今日,等待郁某的还是一个死字。而救我则又不同,只要先生肯答应救我,那么郁某的性命就算真正保住了!最重要的是,只要郁某还活在这个世上,那么我焚心谷数百条人命也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存在,郁某若是死了,他们想必也活不长久了。”
  他这话说的含混,但林小七心思聪颖,略一琢磨便听出其中意思来了,道:“你的意思是指那个什么尊者吗?”
  郁带衣道:“不错,就是他。先生想想,他失去了血集丹后,心中必是恼恨,如果这岛上的人全部死绝,他这恼恨也是无用。但如果被他得知我还活在世上,那么必定会找到我问个究竟,而到那时,无论我说不说实话,下场必然是一个死字。其实,单我一死也没什么,我怕的是他恼恨之下,迁怒于整个焚心谷!但我相信,只要我不被他找到,又或是他拿我无奈,那么他就绝不会去找焚心谷的麻烦,因为我恰巧知道一点有关于他的秘密!依我想来,他是绝不肯将这个秘密传出去的。”
  林小七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听你的口气,这个什么尊者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想你也看出来了,我手这虽有大周天剑,可实力却不怎么样,你认为单凭我能救得了你吗?”
  郁带衣笑道:“我只怕先生不肯,只要先生愿意,这尊者也算不了什么?”
  林小七奇道:“为什么?”
  郁带衣道:“大周天剑乃上古凶器,它的宿主便是仙、魔二界的人见了也要避让三分,这尊者虽然厉害,但终究是在凡世威风。如果他知道有先生保护我,我想他会权衡其中利害的,若换作我是他,心里只求先生不去找他的麻烦,断没有道理来找先生的麻烦!所以,只要先生肯救我,那么郁带衣这条命和焚心谷就算保住了!”
  林小七摇头道:“你太高看了我了……再说,即使事情真如你所说的这样,那么我又凭什么救你呢?别忘了,你刚才还欠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还有,我与你焚心谷多少是有些冤仇的,你也别忘了,我朋友在你焚心谷可说是受尽世间苦楚,我又凭什么救他们呢?”
  郁带衣深吸了口气,咬牙道:“先生,我这一跪一是求你,二也是我焚心谷弟子认主的仪式。只要你答应救我,从今日起,我郁带衣甘愿为奴,随侍先生左右!”说到此处,他忽然举手按向眉心,随着他的手指按压。一滴隐含金色的血液自眉心处流出,他将滴血托在指间,又道:“先生请看,这是我修炼的血之灵魄,你收了它后。郁某所立誓言自当即时生效,若有违背,不用先生动手。只需将这血之灵魄炼化,郁带衣便当形神俱灭,永无轮回之时!”
  林小七皱眉道:“我要的不是奴仆,而是理由。饶你也罢,救你也罢,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罢?”
  郁带衣点头道:“理由自然是有,而且相信先生也不会拒绝我的理由。”
  林小七道:“说来听听。”
  郁带衣沉声道:“先生不是想知道你的朋友为什么一进七贤居就没有下落了吗?不瞒先生说,此事正是和尊者有关,所以,先生若是答应救我,那么也就等于是救了你的朋友!”
  林小七大惊,道:“和尊者有关?那……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所谓的尊者就是七贤居的人?不对,不对,我刚才在外面也听到你和黄衣的话了。听你们的口气,这尊者与七贤居虽然有些关联,但绝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人!”
  郁带衣道:“先生,这尊者是谁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你迟早会知道的。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朋友为什么没有下落,如果我推算的没错的话,这其间的原因和我所知道的秘密必有关联。”
  林小七吸了口气,急道:“那还不快说!”
  郁带衣此时却闭目不语,只将那滴血之灵魄托在指间。
  林小七明白他的意思,不由苦笑道:“这世上有逼良为娼的,却从没有逼人认奴的,想不到今日总算是遇上了!”微微一顿,他摇头道:“也罢,你这人心机深沉,若是得你相助,也未必不是件好事!我这人虽然不喜欢认什么奴仆,但也正因为你心机太过深沉,是个危险的人物。若没有约束于你,你终日在我身边,迟早要着了你的道!罢了,你且说说,这认主究竟是怎么个认法?”
第五十九章
  “这怎么可能?”
  密室内,林小七紧锁双眉,满面狐疑地看着郁带衣。
  片刻之前,他为了得知古无病的确切下落,无奈中收了郁带衣为仆。
  郁带衣仿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将自己从小炼化的血之灵魄融与林小七的血脉之中,定下了这世间最为牢固的血契。
  同时,他也将自己后半生的命运交给了林小七,从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经过简单的血契之后,郁带衣终于说出了尊者的最大可能者!但是在他说出自己的猜想后,林小七却是半信半疑。
  郁带衣道:“先生,你想一想,这黄衣是何等人物?他可是七贤居的五当家啊!天下能者虽多,但又有谁能收服他呢?再退一步,收服一个黄衣或许并不是太难,但他背后的七贤居又有谁能撼动呢?”
  林小七点头道:“这倒也是,七贤居号称天下第一器宗,或许实力未必就是天下第一,但确实找不出能撼动它的人来!”微微一顿,他又道:“所以,你一开始就猜疑这尊者是七贤居的人了?”
  郁带衣点头道:“我当时以为整个七贤居就是幕后的组织者,而所谓的尊者就是苍衣,因为碍着名门大派的面子,有些事情不好明着去做,所以才……但最近几年来,我接触的事物越多,对尊者究竟是谁却愈发的不肯定。直到一年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终于知道这所谓的尊者其实并不算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一只……”
  林小七苦笑着接道:“一只麒麟?”
  郁带衣淡淡笑道:“是,一只麒麟,也就是所谓的智者!”
  林小七道:“老郁,你应该清楚,这麒麟本就是仙兽。已非世间之物,依他的实力,足可笑傲天下。说实话,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尊者,也想不明白他要这血集丹干什么?你我都知道,他既是仙兽之身,就可在仙尘与俗世之间来去自如,根本不存在什么飞升不飞升的!即便是他想要提升实力,我想,血集丹恐怕还比不上仙界之中的灵药吧?如此舍近求远,我实在是想不通……”微微一顿,他又道:“老郁,你我之间的关系已非刚才,你说的话我自然相信,但依我想来……或许是你自己什么地方弄错了吧?”
  郁带衣道:“先生,我起先也不敢相信,不过……”微微一顿,他转了话题,又道:“先生,你可知道血集丹中的主药是什么吗?”
  林小七道:“这我自然知道,不就是鲛族女子的鲜血吗?”
  郁带衣点了点头,又道:“那先生可知道这血集丹为什么要用鲛族女子的鲜血做主药呢?”
  林小七笑道:“这倒难住我了,对这炼药一道我丝毫不懂……不过,我倒是听那区胖子说过,大意是指这鲛族人体内有神龙的血脉。神龙本混沌初开时的上古神物,用它的血来炼药,自然是有奇效了!”
  郁带衣点头笑道:“这区胖子平时在我这听得一丝半点的东西,倒也难为他没有说错。不错,先生已经说中要点了,不过还不够详细。如果先生能弄明白这血集丹真正的功效,以及它为什么要用神龙血做主药,那么就再不会怀疑我的推断了!”
  林小七心中大奇,道:“老郁,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来听听,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因由吗?”
  郁带衣笑道:“先生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原来,郁带衣于一年前曾回过焚心谷,他本是回谷探亲,但因为郁狂人不在谷中,所以他便匆匆而回。
  但临走之时,他与郁狂人的书房内留书之时,却无意中在堆放各类典籍的书架上翻出一本破旧不堪的残书来,这书名为神之物语。
  而郁带衣从小就对一些传说与典故着迷,当下就翻看起来。
  而这一看,心中的某个疑问却是恍然而悟!
  林小七道:“那书上究竟写的什么,和这血集丹有关系吗?”
  郁带衣道:“所谓神之物语,说的自然是一些上古神物的由来和一些万年前传说,虽然书中并没有直接说到血集丹,但却有相关的一段描述。书中说,神龙离墒的血有脱胎换骨之奇效,凡人受之一滴,可延寿千年而不死。修行者受之一滴可脱离凡胎,立地飞升。而仙、魔者受之,却可超仙脱魔,直入神灵之界!不过书中也说了,神龙之血虽然神奇,但却正因为功效太过神奇。若是没有神龙亲自赐予,凡间之人,无论是修行人还是普通人都无法直接承受!”
  林小七皱眉道:“那仙、魔之人呢?”
  郁带衣道:“仙、魔之人却没有这个限制。”
  林小七沉吟了片刻,道:“我似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知道用鲛族之血来炼制血集丹的人必定知道这血集丹的缺陷,如果他是凡世之人,那么必定不肯做这无用之功!换句话来说就是,这人既然肯花如此大的精力来炼制血集丹,那么他就一定不受这缺陷的限制!而当今天下,仙、魔两界的人因为某种奇怪的约定,几乎不可能在世间出现,那么,数来数去,这世间唯一不受这缺陷限制的人就是……”
  郁带衣呵呵笑道:“先生心思聪颖,一点就透!不错,我想来想去,这尊者除了智者之外,绝不可能是第二个人!不瞒先生说,当初我上琉璃岛的情形,并不像刚才我对黄衣说的那样。当时我也不知道这血集丹究竟有多大的功效,以为炼成之后,便是常人也能服用。直到见过那本神之物语后,才知道其中究竟。而巧合的是,我去年回谷时,我兄长知道我要回去,又因他对炼药一道根本不感兴趣,便将谷中至宝蓝金神鼎留给了我。是以,先生才见到了今日一幕,否则,我怕早做了黄衣的手下游魂了!”
  林小七忽道:“你这话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还是不敢就此确定。你别忘了,你有蓝金神鼎,那别人呢?或许这尊者的手中恰巧也有此类的宝物,所以他才想到炼制这血集丹。”
  郁带衣道:“是,先生说得不错,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推测。但先生要知道,我之所以敢如此肯定,是因为还有另一个证据。”
  林小七急道:“什么证据?”
  郁带衣呵呵笑道:“不瞒先生说,我这证据正是从先生的朋友古无病那里来的!”
  林小七大奇,道:“和小胡也有关系吗?这可奇怪了……啊,是了,是了,你刚才说小胡的下落和这尊者有些关系,想必指的就是这个吧?快,快,快说来听听!”
  郁带衣一愣,道:“小胡?”
  林小七道:“小胡就是古无病,我平时都是这样叫他的,你不必理会,还是快些说你的证据。”
  郁带衣微微沉吟,道:“先生,我想请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和我所想的一样,那么这个证据就绝不会错了。”
  林小七道:“什么问题?”
  郁带衣道:“我想知道,先生的这位朋友与鲛族人有什么关系?鲛族人虽然体下无腿,但通过某种秘法,他们还是有可能行走与陆地之上的。我一直怀疑你这位朋友就是鲛族人,也虽然他特殊了一点。”
  林小七奇道:“你为什么会提这种奇怪的问题?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这朋友与鲛族虽然有些关联,但他却绝不是鲛族人……”
  郁带衣脸色一变,道:“不是吗?那可太奇怪了!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林小七皱眉道:“老郁,你这人实在罗嗦了点,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郁带衣尴尬的笑了笑,道:“先生,不是我罗嗦,而是这里面的干系太大。万一弄错了,不仅是辱人名声,怕我们俩的性命也要送在这上面。所以,我不得不小心一点。”
  林小七见他仍是没有说到重点上,不由无奈,道:“好了,好了,你心中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推测就一并说出来吧,我也不催你了。若有拿不定的地方也不必犹豫,反正这里就我们两人,不必太过谨慎。”
  郁带衣点了点头,伸手给林小七倒了杯茶,道:“是这样的,我去年回谷时,你的朋友已经被送往七贤居了。由于谷中上下都说他就是杀我侄子的凶手,所以我便去囚牢中看了看。其时他虽然不在谷中,但刑具上留下的血迹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在琉璃岛上整日和鲛族人的鲜血打交道,所以我一眼便看出你这位朋友留下的血迹之中有神属气息,不过这血与鲛族人的血又有些区别。”
  林小七和古无病曾受神龙恩典,所以他听到这里,并没有显得的吃惊,问道:“那又如何呢?”
  郁带衣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么循此线索,我就可以确定尊者究竟是谁了!当时,我见了这血迹之后,便问谷弟子凶手被送往了什么地方?弟子告诉我,早在半月前就送到七贤居了,由于当时时间比较紧,我没多在谷中停留。不过,我回到琉璃岛后,对此事却着意关注,曾嘱人在七贤居附近打探这位古先生的消息。一月后,我的暗线传来消息,说这位古先生自进了七贤居后就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不过七贤居的大智者座下却多了一个无名弟子。这无名弟子的来历神秘,而且他的存在就连七贤居中也没几个人知晓……”
  听到这里,林小七却翻了个白眼,道:“老郁,你这人果然狡猾啊,刚才还说不知道古无病这人,现在却是漏了马脚,看来你在他身上也下了不少工夫啊。”
  郁带衣苦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刚才的情形,我哪敢直言?现在却是不同,先生已是郁带衣的主人,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会有半点隐瞒。”
  林小七呵呵笑道:“好了,好了,不用再装可怜了。你也不必自居奴仆,咱们是你好我好哥俩好,从此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这主人、奴仆什么的就不必多提了。”
  微微一顿,又道:“你话里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这智者座下的无名弟子应该就是小胡了。而智者之所以肯收他为弟子,且秘而不宣,正是因为他的身上有神属气息,是不是这样?”
  郁带衣点头道:“不错,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就足以证明智者就是尊者!我实在找不出理由,身为七贤居的智者,他为什么会收一个杀死门中弟子的凶手为徒呢?这其间必定是有所图谋!不过,听先生刚才所言,我倒有些不确定了,这位古先生既然不是鲛族人,那么他又哪来的神属气息呢?这真是奇之怪哉,难道真是我看错了不成!”
  林小七笑而不语,他此时的心情竟是出奇的好。
  听到这里,他心中已是明镜儿一般,尽管此时的郁带衣自己还有些犹豫,但林小七却知道他的推断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对林小七来说,不管这尊者是谁,这些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古无病的下落。
  而且他还知道,因为神龙离墒的缘故,此时的古无病绝无性命之忧!当然,他也知道,如果这所有的推断都正确的话。古无病的小命暂时虽没有危险,但在未来的日子里,他却有着被人拿来炼药的可能!这正如郁带衣所言,身为七贤居智者的某个高人,他凭什么会收一个杀了自己门下弟子的凶手为徒呢?
  郁带衣见林小七笑而不语,不由奇道:“先生,难道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
  正在这时,室外有骚动之声传来,似乎那些小妖已经有所察觉,林小七道:“老郁,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这事说来话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只告诉你,你的推断应该没错,等处理完这岛上的其他事之后,我再详细的告诉你吧!对了,你在这岛上呆了十年,那些小妖肯听你的话吗?如果肯听,你不妨出去安抚一下,若是不听嘛,他们留着也是祸患,左右一并而杀了。”
  郁带衣道:“先生,不必杀,他们留下还有些用处,我这就出去安置他们!”
  林小七冷笑道:“他们有什么用处?若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问你,嫌他们吵的慌,我这就动手送他们上路!”
  郁带衣笑道:“先生,倒不是我可怜那些小妖,只是你不觉得这琉璃岛是个好地方吗?呵呵,放眼世间,除了三大死地和西方大陆我没去过,我也算是游遍天下了,但像琉璃岛这样的灵气充沛的地方却从没有见过。所以,先生不妨考虑一下,咱们是否……”
  林小七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我这人浪荡惯了,怕是很难留在一个地方。”
  郁带衣笑道:“这没有关系,我年少之时,也不喜欢停留在一个地方。不过,这却不妨碍先生拥有一个可以随时回来的家啊!”
  听到这一个‘家’字,林小七心中不由一动,喃喃道:“家吗……这倒是个好称谓……”
  郁带衣见他神色有些恍惚,微一施礼,道:“先生,你先斟酌一下,我去将那群小妖安置好。”
  郁带衣走出密室,见不远处聚集着一群石妖,这些石妖面色惊慌,想要往密室这边过来,却又有畏惧之色。
  这密室附近的区域本是禁区,换在往常,他们便是连望都不敢多望一眼。
  只是此时他们已经发现那议事厅里的尸体,虽然心有畏惧,但仍壮着胆子往这边靠近。
  这群石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