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3部分

  林小七耸了耸肩膀,苦笑道:“似乎是没有什么可能,正像大家说的那样,这剑就是我的宿命,今生今世我算是和它泡上了。”
  怒瞳仿佛也叹了口气,道:“宿命?或许吧……不过我刚才说过了,只要你不心浮气躁,不过与借助大周天剑,或许最后能真正唤醒剑灵,那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林小七笑道:“前一段时间我倒是信心满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实力愈发的强大,可我的信心却愈发的小了。不过还是要谢谢怒瞳大人,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会尽量控制自己的。”
  说到这里,他看向仍悬浮在空中的四颗血集丹,又道:“既然这血集丹对我来说依然没什么作用,那么大人您为什么还要将它炼化呢?而且还是一大三小?”
  怒瞳淡淡笑道:“这就是我真正所能帮助你的。正如你刚才所想,在这岛上安身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如此大的一个岛,单凭你、还有你新收的奴仆,又怎能顾及的过来呢?”
  林小七道:“这岛虽然不错,不过我也只是打算暂时安身而已,真有了什么事情,一走了之,谈什么顾及不顾及啊?”
  怒瞳摇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刚才已经说了,大周天剑就是你一生的宿命,而且我也告诉过你,无论你的实力有怎样的提升,仙界、魔界都没有你真正安身的地方。虽说天下处处可为家,但你为什么不提前替自己找一个安身的地方呢?应该说,你的仇人很多,而且三界之中。觊觎你这个大周天剑宿主人也不在少数,想杀你的,想拉拢你的。还有想利用你的,他们都将是你未来道路中的重重阻碍,所谓未雨绸缪,我看你应该将这小岛好好的利用才是。”
  林小七沉吟片刻,道:“大人说的有理,可是我这岛上只有些小妖,总不能靠他们吧?而且我这人喜欢游荡,不在岛的日子多,怕也难以将这岛管好。”
  怒瞳淡淡道:“知人善任,又何必自己来管?”
  林小七皱眉道:“你是指郁带衣吗?”
  怒瞳道:“这人算是个人才,不过实力太差,也指望他不得。”
  林小七见他神色笃定,知道他必是有了什么主意,便笑道:“大人,想必你已经有了安排吧?而且……而且和这血集丹怕是有着什么联系。”
  怒瞳摇头道:“绝非是什么安排,不过倒算是建议,我先说来,你自己瞧着办吧。”
  林小七道:“大人请说。”
  怒瞳道:“你瞧见这大的血集丹了吗,其实它才是我想要炼化的,其它三颗小的你先留着,或许有用得着的地方。”
  微微一顿,他的目光似乎透出这石壁,又道:“你若想守住这岛,有一大助力不可不用,那就是离这不远的离焰岛……”
  林小七惊道:“离焰岛?”
  怒瞳点头道:“不错,离焰岛的人和你很熟,我相信,只要你提出这个要求,他们必定会答应你的。”
  林小七苦笑道:“原来大人指的是他们啊,唉,不提也罢。”
  怒瞳道:“你有什么担心吗?”
  林小七道:“大人你应该知道,离焰岛上的都是鲛族人,除了离焰岛和这大海,他们是哪里也去不成。我总不能让一群没有腿的鲛族人来替我看岛吧?再说了,鲛族人中确实有几个高人,不过我看和陆地上的修道者和修魔者相比,实力还是差上很多。否则,他们又怎会求我来这琉璃岛,替他们除这石妖呢?”微微一顿,他又道:“不过,那条黑龙还是不错的,看个岛什么的肯定可以,但双拳难敌四手,且它又傻的厉害。遇上人多的时候,也指望不上……”
  怒瞳微微摇头,道:“鲛族人无法上岛,那也只是过去之事,有了这血集丹,这个问题便不再是问题。你应该知道,这血集丹的主药本是神龙之血,所以鲛族人服用之后,最见奇效!何况我刚才炼化它时,不仅用了冥界的幽暗之火,更是加持了往生生灵咒。此时的血集丹更应该叫做血集生灵丹才是,服用此药,不仅可以凭空增长功力,更可化体生肌,反死还生!鲛族人服用后,体下自当化腿,再无往日之痛!”他说到这里,又道:“至于你说鲛族里没有高手,那也是大错特错,不过是管中窥豹而已。”
  林小七多少猜出一点怒瞳炼化血集丹的用意,所以,当他听说可以解决鲛族人无法上岛之后,也并没有太过吃惊。
  只道:“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鲛族里有高手的话,又何用我来这琉璃岛呢?”
  怒瞳道:“枉我说你聪明,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想想,鲛族人无腿,只能在海中纵横,他们纵有盖世功力,又有何用?他们求你,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若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琉璃岛上的区区小妖,他们哪放在眼里?而这个问题一旦解决,那么离焰岛和这琉璃岛便可相互守望,互为犄角,任是神仙来此,怕也难以占得什么便宜……这事你其实不用求他们,只需说出,他们反倒要来感谢你!”微微一顿,他笑道:“倒是忘了跟你说,鲛族里的长老个个都有陆地散仙的实力,有了他们,你从此当可高枕无忧了!你只须将这大的血集丹用无根之水融化,足可让两百鲛族人体下生腿。当然,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化腿为尾。其间转换,全由得他们自己的心意,并无阻碍。”
  林小七听他如此说来,心中大喜,道:“大人果然早有安排,小七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谢你了。”
  怒瞳淡淡道:“你别忘了,我这样做,其实是有求与你,你实在用不着谢我的。我只希望,你别忘了你我的一年之约。”
  林小七笑道:“无妨,大人有求与我,却事先说明,可见心胸磊落。当然,我也知道大人的事必不是小事,其间凶险也非我现在就能想到,但不管怎样,我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
  怒瞳轻轻吸了口气,脸色也见欣慰,道:“好了,我也该走了,你若遇上难事,便让骨打来找我吧。”
  林小七见他要走,急道:“对了,大人,我还有一事相求。”
  怒瞳道:“什么?”
  林小七道:“大人,你回了冥界之后,可代我向崖灰问好,若没有他,小七怕早就死在沉羽湖边了。”
  怒瞳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了,不过,若不是他,你又怎么会去沉羽湖呢?此谓命也,一饮一啄,皆是前定……”
  笑声中,怒瞳的身边忽起了一道涟漪般的波纹,这波纹渐渐荡漾开来,形成一道黑色的光影。
  怒瞳再不多说,大笑着踏进光影,瞬间消失与虚空之中。
  听了怒瞳的最后一句话,林小七心生感触,是啊。没有崖灰他必是难逃沉羽湖边众人的围剿,可如果不是因为崖灰的出现,他又怎会去沉羽湖呢?再往前推,没有崖灰的话,他应该早死在玄衣的手中。但同样的,那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某些人刻意为他安排的一幕。
  如果真要追寻根由,正如怒瞳刚才所说的那样,一饮一啄,皆是前定,一切的一切都应该落在大周天剑的身上!该死,自己为什么就成了这大周天剑的宿主了呢?
  林小七正自慨叹着,耳边忽有吵闹声响起,仔细听去。有喀利儿尖利的叫声,有郁带衣的劝棕樨,更有阵阵愤怒的龙啸声!林小七不由一拍脑袋,顿时想起这岛上并非是自己一人。
第六十二章
  转眼已过十日,琉璃岛上已是另一番景象。
  自林小七打算留在这岛上后,郁带衣便遵照他的吩咐指使岛上众妖将琉璃岛一干旧景全部推倒重建。
  除了那些旧有的建筑,便连琉璃洞也彻底的归置了一回。
  林小七嫌弃这琉璃洞妖气太重,本想全部封闭,但郁带衣却劝他不必如此。
  这洞本是岛上灵气最浓的地方,只因为群妖聚集,才显妖气颇重。
  他建议将这洞全部扩建,并打通前后山腹,使之贯通,妖气便自然消失。
  林小七对这些可说是一窍不通,开始时还有些兴趣,但三天一过,便懒得再管,一切都由得郁带衣去打理了。
  而郁带衣果然是个人才,胸中确有丘壑,十来天下来,竟是让这琉璃岛完全换了个样子。
  这一天,林小七独自在海滩边散步,他眉毛微皱,似乎正思谋着什么。
  这十天来,是他一生中最为头疼的十天……前几天,他已将血集丹交给了凌落水,但据鲛族的那些长老说,这血集丹太过霸道,至少需要闭关几月才可见效。
  他本打算将血集丹给碎银服用一颗的,但他私心作祟,有了观望之心,专等着离焰岛传来的消息。
  他与碎银感情日浓,且这血集丹药效太过霸道,他可不想坏了碎银的性命。
  除了这件事,岛上的杂事也多少让他头疼,郁带衣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罗嗦,不管大事小事,总要来请示一番。
  而林小七本无心去管,但架不住郁带衣罗嗦,只好装模作样的说上几句。
  但让林小七头疼的不仅仅是岛上的杂务,让他头疼的还有其他事,比如说黄衣死后,尊者会不会遣人上岛复仇,比如喀利儿和他的艾丽姐姐及其同伴……
  那日自洞中出来后,林小七也算是赶得及时,再慢一步,郁带衣免不了就要与众人打起来。
  只是这来的人里除了碎银与老黑之外,都可算得上是外人,林小七自然不会将洞里发生的事情一一解释。
  只说这岛上众妖都已经降伏,大家彼此间是友非敌,再不用动手了。
  他这一番话说出,喀利儿自然深信不疑、且欢欣鼓舞,但那白袍老者和巨剑武士心中却颇多疑虑。
  林小七瞧出两人的心思,也不多说,客气地问了两人姓名后,便让人带他们去寻那艾丽。
  林小七与怒瞳一番深谈后,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他对这西方来的人虽然好奇,但一时间也顾不上多谈。
  且他也知道这西方人对自己有些戒心,便想等他们找到艾丽后,留下彼此间联络的方式,再寻一艘大船将他们送走。
  那巨剑武士叫艾仑,白袍老者叫修格,两人见林小七彬彬有礼,但神情却颇多冷淡,心中疑虑却反而减消。
  说了一些感激的话后,便和喀利儿一起去寻那艾丽。
  而喀利儿虽然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但一想起马上就可以见到他的艾丽姐姐,心中兴奋莫名,想要问的话早抛到九霄云外了。
  林小七起先问过郁带衣,知道那艾丽安然无恙,见喀利儿走后,对这事并没有放在心上。
  随即草草写了封信,叫过老黑,让他先回离焰岛报个平安,信上说明此间事情了,从此再无隐患。
  最多明天,自己亲自去见绛落水,有要事相商,并且有大礼送上,到时最好能将鲛族的众位长老聚集在一起。
  依怒瞳所言,林小七现在已将心思用到了离焰岛那十来位绝顶高手的身上。
  不过依他想来,自己总算有恩与这鲛族,请他们让几个人出来充当这琉璃岛的“护法”应该没什么问题。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所谓护法不过是打手的别称而已,但是放眼当世,能拥有十来位散仙级打手的人又有几个呢?除了绛落水,怕就要轮着他林小七了。
  当然,他也知道绛落水绝不可能将十几位长老全交给自己,但五六位总是差不多的吧?所以,与怒瞳刚一分别,他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此事。
  依他性子,此时恨不得能马上飞往离焰岛,但好歹这琉璃岛将是他的立身之所,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和郁带衣说。
  周围小妖对林小七的出现也感到疑惑和惶恐,但郁带衣随即将他们遣散,只说林小七将是这琉璃岛的新主人,众人只管听命就是。
  众小妖慑于郁带衣的威严,也不敢多问,纷纷散去。
  等所有的人都走后,林小七让碎银在周围巡视,然后看向郁带衣,道:“老郁,咱们开门见山吧,我能相信你吗?”
  郁带衣淡淡一笑,道:“县樨,你还是不放心我吗?”
  林小七静静地看着他,道:“也是也不是。”
  郁带衣道:“此话怎讲?”
  林小七稍一沉吟,道:“我说信你,并不仅仅是你刚才将血之灵魄交给了我,而是现在的你和我实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随,指的就是这个道理。而我说不信你,那是因为你交出了血之灵魄,那也只是一命而已。在很多时候,为了某些事情,自己的性命似乎并不是最重要的……”微微一顿,他又道:“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郁带衣苦笑道:“字面上我自然是能明白,但县樨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呢?如县樨所说,你我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这样县樨还不相信我,郁某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证明自己的衷心。”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从小一个人浪荡惯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身后跟着一大帮人,也实在是没什么经验。我刚才问你这句话不过是一时心怯而已,你也别往心里去……”
  郁带衣笑道:“没经验可以学,而郁某多少也有点阅历,相信还是能帮上县樨一点的。县樨似乎也谈不上什么心怯吧?”
  林小七道:“我之所以说心怯是有原因的,此时你我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所以我便想。有些事情我应该对你说,比如我的来历,还有刚才在洞里发生的事情。如若不说,以后相处便不融洽,而你办起事来也不方便。但你知道,你我今日相遇不过是第一面,所以我心中多少还是有点心怯的,不知道有些事情说出之后,究竟是对还是错。如果单是我一人也就算了,往后之事,与我兄弟的性命相联,所以……”
  郁带衣忽然一鞠到地,道:“县樨,请尽管信我,你别忘了,我之所以跟随您,也并不仅仅想保全自己的这条性命。与县樨一样,你记挂着你的兄弟,我也记挂着焚心谷百多条的性命。与公与私,带衣唯求县樨尽信与我,如若不能。县樨尽管现在就将我的性命拿去,当然,在这之前,县樨须得答应带衣,替我保全焚心谷的安全。”
  林小七见他说的诚切,不由笑道:“老郁,我说了,刚才是我一时心怯,你别往心里去……还有,你年纪大我太多,别老是县樨县樨的叫我,就叫我一声小七吧。”
  郁带衣正色道:“主仆有别,县樨的名讳我是万万不敢叫的,如果县樨不喜,那……那带衣就叫县樨一声公子吧。”
  林小七对公子两字也不甚感冒,但他知道做了这岛主后,要想别人再叫他名讳似乎也是不太可能。
  别的不说,单那许多小妖一口一个小七的叫着,便让人心烦。更不成体统,所以他见郁带衣坚持,也没多做拒绝。
  他轻轻吸了口气,收起脸上笑容,正色道:“老郁,咱们说正题吧,你知道刚才来的是谁吗?”
  郁带衣道:“我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知道,刚才来的绝不是凡世之人。”
  林小七惊讶地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郁带衣苦笑道:“郁某虽然不才,但勉强也算是这凡世间的所谓‘一流高手’,普天之下,还没什么人能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使我难移寸步,所以我猜这来的人绝不是凡世之人。”
  林小七点头道:“你猜得没错,刚才来找我的是冥界之人,我瞧他气势,冥界中怕也是数得着的人物。”
  郁带衣大惊,他原以为这来的人更有可能是仙界又或是魔界之人,却万万没有想到竟是冥界之人。
  他瞪大了眼睛道:“这……这怎么可能?一见冥使,阳寿可数,难道……难道公子……”
  林小七明白他的意思,不由翻了个白眼,道:“胡说什么呢,我这不好好站在你面前吗?”
  郁带衣道:“那……那……”他从没听过冥界之人也能在世间行走,所以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别那、那的了,你还是听我慢慢说吧……”微微一顿,他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慢慢道:“该从哪里开始说呢?说到刚才这怒瞳,就必须说起大周天剑,说起这大周天剑,就要说到崖灰和小胡那厮了……是了,我刚才说,要跟你说说我的经历的,我就从头说起吧。等我说完,咱们再合计合计,该怎样对付那尊者。你应该知道,黄衣死后,不等咱们找上门去,这尊者就该先找上我们了。”
  郁带衣听他要从头说起,正合自己心意,在内心深处。他对自己这位新认的主人确实相当好奇,但碍于彼此间的身份,自是不好多问。
  此时见林小七主动说起,当然是求之不得。
  当下他缚去身边一块石头上的灰尘,请林小七坐下。
  林小七也不客气,坐下之后,便将自己自得遇神龙后的经历娓娓说来。
  而他这一说,郁带衣不免慨叹,心中同时亦有老天不公的感觉,同样是人,为何自己这位主人就有如斯好运呢?
  半个时辰后,郁带衣已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道:“公子,既然你已经打算留在这里,那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林小七道:“第一自然是要想办法应付尊者,黄衣一死,我怕他这几天就会找上门来。”
  郁带衣摇头道:“公子放心,如果尊者真就是七贤山上的智者,那么咱们就不会有大的威胁。”
  林小七奇道:“这是怎么说?”
  郁带衣道:“公子,你可曾听说过七贤山上的智者离开过七贤居?”
  林小七摇头道:“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在我的印象中,他确实没有离开过七贤居。”
  郁带衣笑道:“这就是了,这智者存世的时间远在你我之上,我还从没听说他离开过七贤山。”
  林小七道:“那你的意思是说……因为某个原因,他无法离开七贤居?若真是这样,倒是个好消息,不过明面上是这样,你又焉知这老东西不会悄悄的下山。这世上凡是想做阴险之事的人,没有明目张胆的。”
  郁带衣笑道:“话是这样说,不过我也有依据。公子你想想,如果这智者可以下山,那么今天来的还会是黄衣吗?你该知道,为了这血集丹,人家可是花了不少的心血啊。在最关键的时候,他又怎会不亲自来一趟呢?再说,我与这尊者也算是老相识了,几次见面都是我赶去天朝,就从没有见他来过这琉璃岛……只可惜,这尊者装神弄鬼,我从未见过他的真容。”
  林小七点了点头,道:“这老东西不能亲自来琉璃岛那是最好,不过咱们也不可不防。死了一个黄衣,那么接下来,我怕那什么蓝衣、绿衣什么的就该来了。”
  郁带衣到:“这是肯定的,不过只要不是尊者亲临,凭这岛上的众多石妖和地势,咱们也未必就怕了。公子你不知道,这十年间,除了黄衣,尊者并未派其他人来过这里。若是没有指引,这茫茫大海,想要找到琉璃岛,何其难也!退一步说,即使有熟悉这里的人,等他穿越这片海域,那也至少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林小七奇道:“要两个月吗?这岛离天朝的陆地究竟有多远,若是有人驭剑,又或是有什么飞行的法器,难道就不能快一点吗?”
  郁带衣道:“公子不知道这里离天朝大陆有多远吗?啊,我倒了忘了,公子是从那什么幻境里直接来这里的。”
  微微一顿,他解释道:“从海路上算,这琉璃岛与天朝大陆足有万里之遥,公子知道。无论什么法器又或是御剑,一次行程不过数千里法力便要力竭,单靠法力支撑,来到这里至少也要十天。但可惜的是,这里毕竟是茫茫大海,法力枯竭时,又有什么地方供自己休息呢?再说了,修道者想要恢复法力的时候,必须要寻一处绝对安静和安全的地方,在这海上,又哪里有这样的地方呢?所以公子尽管将心放在肚中,真要有人寻上这岛,至少也得是三月之后了。而这三个月我也不会闲着,从前有一干人护着这琉璃岛,对这岛上的防护我也没操什么心,现在却正是时候了。不瞒公子说,带衣对一些防御型的阵法还是颇有研究的。三月之后,这岛说不上固若金汤,但至少不是等闲人就可以来耀武扬威的。”
  林小七听他这么一说,不由长长舒了口气,笑道:“有这三个月就足够了,你别忘记了,离焰岛上还有不少帮手。只要给我时间,相信三个月之后,即便是那老东西亲自来这里,也绝讨不了好去。也罢,我明天就去一趟离焰岛,看看他们服了这血集丹后,要多久才能踏上陆地。”
  说到这里,他左右看了一眼,又道:“对了,既然我决定留在这岛上,那么老郁你看看咱们是不是要换个名字啊?这琉璃二字不甚好听,老郁你帮我想一个吧。”
  郁带衣笑道:“这岛换了主人,名字自然是要换的。”
  微一沉吟,他又道:“我看这样吧,公子是大周天剑的宿主,且这岛上将来还要增添离焰岛上的高人。这样的实力足可笑傲天下,这岛干脆就叫笑傲岛,公子也可自号笑傲候!”
  林小七摇头阴笑道:“不妥,不妥,这名字太嚣张了点。不瞒你说,我这人行事更喜欢暗中出手,这样才更加过瘾。这笑傲两字一出,别人便先防着你了,不如……不如就叫逍遥岛吧。”
  郁带衣笑道:“逍遥……这也是个好名字,公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不过公子刚才的话甚合带衣的心思,要对付那尊者,的确要暗中行事。依我想来,等离焰岛上的长老们能踏上陆地,也就是公子去天朝之时了。而为了保险起见,咱们即使实力再强,也须得小心才行。”
  说到这里,他脸上也泛起同样阴险的笑容,道:“那尊者如果真是智者,不管咱们任何行事,肯定是要得罪天下间所谓的正义之士,毕竟咱们空口无凭。且公子要救的是自家的兄弟,图的也不是除恶的虚名,暗中出手,自然会少去许多麻烦。不瞒公子说,如果真能让那尊者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带衣会更有成就感一点!”
  林小七哈哈笑道:“早知道老郁你是个阴毒的人,但没想到却是如此阴毒。不过倒是合了我的心思,本来嘛,杀人而已。只要杀了就好,若是不让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便是到了冥界也叫他郁闷。如此,便仿佛杀了这人两次,自然更有成就感!”
  林小七说到这里,郁带衣与他同时大笑,话至此处,这主仆二人更觉投契,倒仿佛认识了许多年一般。
  林小七自离了古无病后,就再没见过与自己心性相投的人,此时见郁带衣也是个阴毒的家伙,便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时光。
  而郁带衣因为形式迫人、不得已认了林小七为主之后,本来还觉得有些委屈,但到了此时,心中却有庆幸之意。
  且林小七也没拿他当仆人,便觉得心中舒畅,仿佛见了一个久未见面的好友一般,其实,他郁带衣又哪里有过什么真正的好友?这样的滋味也是第一次品尝,心中除了舒畅,更有一些莫名的感觉。
  接下来,郁带衣便将这岛上大致情形说与林小七听,林小七也听的甚为仔细。
  他自打算留在这岛上后,便有心将这岛好好拾掇一番,当下便与郁带衣商讨起这岛究竟该任何布置。
  但是话还没说两句,喀利儿却从远处慌慌张张的飞来,到了林小七的面前时竟已是泪流满面,鼻子下还拖着长长的鼻涕。
  林小七皱眉道:“小胖子,发生什么事情了?”
  喀利儿哭道:“艾丽……艾丽姐姐她……”
  林小七一呆,以为艾丽出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与艾丽只是远远见过一面,她是死是活本就没放在心上,便道:“怎么了小胖子,刚才老郁不是说了吗,你的艾丽姐姐进那什么结界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应该……应该没什么事吧?”
  喀利儿道:“林大哥,喀利儿……喀利儿没用,打不开守护结界了!”
  林小七皱眉道:“你不是艾丽的什么守护精灵吗,怎么会打不开呢?”
  喀利儿道:“我……我也不知道啊,这个守护结界是喀利儿与艾丽姐姐的契约结界,除了喀利儿,是任何人都打不开的。可是……可是……”他一边说着,竟是一头扎进了林小七的怀里,弄的林小七的胸膛上满是鼻涕和眼泪。
  林小七苦笑道:“喀利儿啊,既然连你都打不开,找我又有什么用呢?那边不是有什么圣武士和法师吗?你找他们想想办法吧,毕竟你们是一个地方的人,你要知道,你这个什么结界我听都没听过,又怎么帮得上忙呢?”林小七对那艾丽本就不上心,再加上他此时与郁带衣正商谈建岛大计,是以便起了推脱之心。
  只是他见喀利儿哭得伤心,心中终觉不忍,两人也算是相处了几天,且这小胖子也颇为可爱,彼此间多少也有了些感情。
  喀利儿这时却止住了哭声,道:“我解不开结界,艾仑圣武士和修格长老也没有办法,他们现在正守在艾丽姐姐的身旁,还让我过来请林大哥过去,说是有事情和你商量。”
  林小七奇道:“你都没有办法,找我又有何用?”他转头看了一眼郁带衣,却见郁带衣道:“公子,远来也算是客,你就过去看看吧,或许有帮得上的也说不定。”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手势,又轻轻道:“睚眦……”
  林小七一愣,随即想起他刚才与郁带衣说过神龙托自己去西方大陆办的事情,心中便明白郁带衣是让自己留有后路。
  他微一琢磨,心中亦觉与那什么圣武士和长老亲近一下也不是坏事,毕竟等救出古无病后,总是要去西方大陆放出睚眦的,此时认识几个西方人终究是件好事。
  说不定这两个西方大陆来的人还个“地头蛇”呢,瞧他们的架势,至少不是普通人。
  至于那艾丽嘛,自然是能帮就帮,帮不上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求尽心而已。
  想到这里,他一拍喀利儿的屁股,却是装出一副急切的神色,大声道:“他们在哪里,快领我去。”
  郁带衣心领神会,一指喀利儿来的路,道:“公子,小的带路,就在那洞中的地牢里了。”
  三人一路飞奔而去,碎银却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它知道林小七不过是装模作样,嘴里便不时的发出呱呱的窃笑声。
第六十三章
  几人一路行去,不多时便又回到了洞中。
  郁带衣对这洞中的道路熟的不能再熟,七拐八弯,便将林小七带到了山腹的最底层。
  林小七这时才发现,这地牢和自己昨夜潜入的水牢不过咫尺之遥,只须转个弯便到了。
  路过那水牢时,他想起昨夜的情形,心中不免生出些感叹来。
  转入地牢,林小七一眼便瞧见艾仑和修格正对着一个巨大且透明的“气泡”发愣,脸上俱是忧虑之色。
  靠近这“气泡”后,林小七不由呆住了。
  说是气泡,但走近时他才发现这所谓的结界更像是一个被隔离出的空间,看着确实存在,但伸手轻触,却什么也摸不着。
  手轻轻划过时,空间一阵扭曲,感觉不到任何的接触。但让他奇怪的是,当自己的手探入结界时,仿佛没入了另一个空间。有血有肉的手顿时不见,但自己却又知道自己的手仍然存在着,这真是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
  不过让他发呆的并不是这奇妙的结界,而是这结界里正沉睡着的人!
  结界中的艾丽一如林小七初见她时的一袭黑袍,但脸上却再没有了那层面巾,她蜷缩在结界里,双手抱膝,仿佛一个母体中的婴儿。
  金发垂下,半掩了那略略苍白但却有动人心魄的面庞,那高耸的鼻子。小巧的红唇,还有那同样是金色的睫毛上依稀的泪珠,让林小七感到了一阵窒息……轻轻的吸了口气,林小七心中暗道:“妈的,这小娘们可美的紧啊,除了师姐,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可惜了,可惜了……”他此来本不过是敷衍一下,但真正见到这西方女孩的惊艳后,那怜花惜玉的少年心性便情不自禁的涌上心头,心里暗叫可惜的同时,倒真有了救美的心思。
  一旁的郁带衣见林小七双眼发直,心中不由好笑,轻轻咳嗽了一声,却什么话也没说。
  林小七只是一时恍惚,听了郁带衣的咳嗽声,便立即醒过神来。
  转眼看向旁边的人时,却见修格正望向自己,脸上神色恳切,似有相求之意。
  而一旁的艾仑却紧紧地盯着结界里的艾丽,脸上满是悲痛。
  林小七与修格已见过一面,微微点头,道:“修格长老。”
  这修格说的一口天朝语,向林小七微微施了个礼,道:“见过林公子,刚才我们来的急切,没有向林公子表达我们的谢意,实在是失礼了,还望林公子不要怪罪。”
  林小七笑道:“举手之劳,长老无须在意。”
  微微一顿,又道:“修格长老,我听喀利儿说,这个结界出了点问题是吗?”
  修格叹了口气,道:“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艾丽的守护结界竟然连喀利儿也打不开,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林小七道:“这可就麻烦了,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的吗?修格长老。”
  修格苦笑道:“这是契约结界,喀利儿打不开的话,这天下间怕再难找出打开这结界的人了。”
  一旁的郁带衣点头道:“西方大陆的各种法门与我东土颇有差别,不过古话说的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们帮不上忙,也并不代表你们西方大陆就没有高人。依我之见,长老或许可以在你们西方大陆……”
  他话未说完,修格接道:“郁县樨的话也正是我所想的,这契约结界是精灵界与西方法师之间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