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4部分

一种特殊的生命契约,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连喀利儿都无法打开,但我想或许可以从精灵界想出一些办法来。”
  林小七笑道:“我明白长老的意思了,这样吧,既然回到西方大陆有可能找到办法,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们准备一艘船,再准备好淡水和食物……”
  修格不等话说完,急道:“林公子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让喀利儿找你来,为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林小七奇道:“不是这件事情?那是什么呢?总不成这岛上能找出什么精灵界的高人来吧?”
  修格道:“这倒没有,不过……这么说吧,我的意思想留在这岛上,然后让艾仑回到西方大陆,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找到能打开结界的人,再将他带来这里。但如此一来,免不了要打扰林公子,不知道林公子能不能答应我们……”
  林小七听修格的意思竟是想留下来,心中不免有些奇怪,道:“西方大陆与我天朝相隔数万里之遥,我们能在这岛上相逢也算是有缘分。修格长老的要求小七没有任何理由不答应,你们就安心的留在这里吧……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长老的心思,依我想来,如果回到西方大陆的话,机会似乎总要大一点。别的不说,单论我这逍遥岛与你们西方大陆之间的距离,这一来一回怕就要半年。即便是找到了什么高人,长老又怎能保证他就一定能打开这结界呢?如果不幸被我言中,那么岂不是又要从头再来?”
  修格叹了口气,道:“林公子说得不错,但我又何尝不想带和艾丽回去呢?”
  林小七道:“长老有什么有苦衷吗?”
  修格点了点头,道:“林公子,你刚才也看过这结界了,不瞒你说,这守护结界其实并不属于我们现在的空间。你所看到的景象不过是另一个空间在我们这个空间的投影而已,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我虽然有心将艾丽带回去,但奈何这只是一个虚影。不过这也正是守护结界的神奇之处,林公子试想,一个不存在与我们这个空间的人,你又怎么去伤害她呢?”
  林小七与郁带衣对西方大陆的法门一窍不通,此时听了,大感神奇的同时总是有点不信与不解。但仔细一想,刚才伸手去摸这结界的时候,触手之处确实是一片虚无。
  郁带衣点头道:“不错,我倒是想起来了,当时我曾听手下的人说,抓住艾丽小姐的时候,她已经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但大家都没想到,等把她带到地牢后,她的身边突然冒出这个结界将她牢牢的护住。当时曾有人想打开这个结界,却找不到任何的办法,那时我正忙与另一件事情,虽然有些好奇,但也没太放在心事上。”
  他所说的另一件事指的正是炼制血集丹,但此时有外人在场,他只是含混说过。
  林小七看向郁带衣,道:“老郁,既然修格长老准备留下来,那么你就安排一下吧。找个安静点的地方给他们住,另外再准备一条船给这位艾仑武士,这事宜早不宜迟。老郁你受累,现在就去安排吧,那些小妖们现在也只有你能使唤的动。”
  微微一顿,他又想起什么,又道:“还有,你再让人给咱们准备点吃的喝的,如你所说。修格长老与艾仑圣武士远来是客,咱们总要先尽地主之谊,不能失了礼数。”
  郁带衣呵呵一笑,道:“这是自然,我这去办。”
  等郁带衣离去之后,修格似乎也松了口气,道:“林公子,你先救了艾丽,现在又收留了我们,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不过如你们天朝人经常说的那样,所谓大恩不言谢,我也相信,以后的日子里,修格必定有报答的机会。”
  看了一眼结界里兀自沉睡的艾丽,修格脸上忽又有点犹豫之色,却是欲言又止。
  林小七看出修格的神色,便道:“长老,这个谢字就不必再说了,不过举手之劳而已……长老,我看你似乎还有什么心思啊?”
  修格苦笑道:“我确实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林公子能答应我。”
  林小七见这老头不甚爽快,心中已有不耐,但一想这老头也算个高人,在现在的情形下,留在岛上也算是一个助力。
  再说了,以后去西方大陆也缺个向导,此时不好太过怠慢。
  且这岛上的东西都是自己白捡来的,这老头再有什么要求也总出不了这岛的范畴。
  一念及此,脸上很自然的浮起殷殷笑容,道:“长老,咱们同处一岛,从此就算一家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客气。”
  修格道:“刚才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过,这地牢是在这山腹的最底层,所以我就想请林公子将这块地方划出来,禁止那些石妖出入这里。不瞒林公子说,这段时间我想安心研究一下这结界,看能不能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打开它,而这样的研究又需要安静,所以……”
  林小七不等他将话说完,便笑道:“小事一桩,呆会我就让老郁安排一下。只是这地方太过污秽,就怕是慢待了长老。”
  修格忙不迭地谢了,林小七见这地牢污秽,也不愿多呆,客气了两句后就告辞而出。
  刚才与郁带衣商讨这岛上的事务只说了一半,他少年心性,做事凭的是一腔热情,且他从小压根就没经历过这些事情,因此对这建岛之事格外热心。
  此时告辞了修格之后,便急着去找郁带衣,一是让给修格他们腾出个地方,二来好接着商讨这岛上的事务。
  出了山腹,他却不知道郁带衣去了何处,转眼瞧见一个小妖从身边经过。便抓来询问,这小妖许是从郁带衣那里知道了眼前这人就是这岛上的未来的主人,神情极为恭谨。
  他知道林小七要找郁带衣,便忙不迭地去找,或许是得聆新主人的问讯,这小妖走时脸上欢快无比,像极了一只得了主人赏赐的骨头的看门狗儿。
  不多时,郁带衣便匆匆的赶来,但他得知林小七将地牢那一块地方全部划给修格后,脸上神情有些犹豫。
  林小七奇道:“老郁,有什么不妥吗?”
  郁带衣稍一沉吟,问道:“公子,除了那喀利儿,你和这个修格长老、艾仑武士是第一次见面吗?”
  林小七道:“是啊,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郁带衣微微皱眉,道:“公子,关于这些西方人我始终有些不太信任。”
  林小七道:“为什么?总有些原因的吧?”
  郁带衣解释道:“是这样的,公子,那个艾丽是四个月来琉璃岛的……啊,现在应该叫做逍遥岛了。当时她来的时候似乎早知道这岛上有人,所以行踪相当隐秘,据我所知,在我们发现她之前,她至少已经在岛上潜伏了有十来天。公子试想,假如她是一个东土大陆上的人,那么她的目的无外乎是在血集丹。但她恰恰是一个西方大陆的人,我敢肯定她对血集丹的事情绝不知道,那么,她来这岛上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再说,她既然能在岛上潜伏十来天,果发现这个岛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想她有足够的时间离去。让我疑惑的是,她不仅没有离去,却反而留了下来,直到自己被发现。如果说她此来没有目的,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只是当时血集丹的炼制正在紧要关头,岛上的人虽然知道有些不妥,但也没时间去理会。”
  林小七皱起眉来,喃喃道:“你这么一说,这些人确实有先问题。”
  郁带衣接着道:“还有一点疑问,我虽然不知道逍遥岛离西方大陆究竟有多远,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逍遥岛离西方大陆绝对比东土大陆要远,而且要远上很多。我刚才说了,那个艾丽是四个月前来到逍遥岛的,但喀利儿却在四个月之后就搬来了救兵,这显然不合常理……”
  林小七接道:“是啊,往返天朝就要半年之久,更不用说西方大陆了,小胖子请的救兵确实不可能这么快就到。那老郁你的意思是……”
  郁带衣道:“很显然,喀利儿请的救兵并不是直接从西方大陆来的。公子,在逍遥岛周围还有几个孤岛,虽然不大,但也可以停靠大型的海船,而且这些小岛距离我们这里也就一个多月左右的海路。我想,他们有可能是从那出发的,换句话说,他们是早有图谋,所以便在这海中找好了容身之处。”
  林小七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不明白,喀利儿逃出去之后,他孤身一人是怎么熬过这长达一个多月的海路呢?要知道,即便是修道者中的高人,在无所依附的情形下,也不敢说能在茫茫大海中呆上一个月,更何况他还要赶路。”
  郁带衣笑道:“这好解释,这小胖子有一对翅膀,他并不需要行功来恢复元气。飞累了,躺在海面上休息几个时辰就行了,对环境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要求。再说这海中鱼虾颇多,食物并不成问题,至于淡水嘛。这片海域中有一种叫靡陨的飞鱼,形体虽小,但体内血液透明,和淡水也差不太多,勉强可以饮用。凡是在这附近海域落难的人,经常靠它渡过难关。”
  林小七看了一眼郁带衣,笑道:“老郁,看来你对他们早有疑心了,你刚才出去是不是也做了些查探?”
  郁带衣笑道:“以前这类事情轮不着我管,我也懒的上心,但现在不同,这逍遥岛从此往后就是我郁某的家了,焉能不多留点心?呵呵,其实我原以为他们和公子是一路的,但现在看来……实在是不可不防啊。”
  林小七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郁带衣苦笑道:“还能怎么办,公子都已经答应将地牢那一带划给他们,也只能先这样了。我本来是打算找一个便于监视的地方给他们住的,现在看来,似乎要另做打算了。”
  与郁带衣这一番交谈后,林小七知道自己是捡着宝了,这老郁心思缜密,眼光毒辣,的确是一个上好的帮手。
  当下便道:“老郁你自己看着安排吧,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或许还有用得着这几人的地方,你行事之时注意一点就是。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几人面色颇善,尤其是那小胖子,简直就是一个傻蛋,全没有老郁你眉目之间的奸诈。他们或许有所图谋是一定的,但也未必就对我们不利。”
  他心中高兴,便忍不住拿郁带衣开起玩笑来。
  郁带衣哈哈一笑,道:“公子放心,这个我省的。不过要说这奸诈嘛,公子你比带衣可也不遑多让啊,带衣再是奸诈,还不是被公子收服?”
  林小七惯常与人斗嘴,这郁带衣哪是对手?当下笑道:“这如何能比?你是邪,我是正,我们之间没有可比性。我即便是奸,那也是因奸而奸,哪像你。头顶长疮,脚底也流着脓,骨子都透着一股奸邪,与小胡倒是有几分相像。哈哈,古人说邪不压正,正契合你我现在的情形啊,古人诚不我欺!不过现在你跟了我,那是说明老郁你还有向善之心,公子我大慈大悲,又焉能看你沉迷邪途?老郁啊,你就找地方乐着去吧!哈哈……”
  郁带衣被他说的猛翻白眼,嘴巴张了几张,却找不出说辞来,只得在心里诋毁了两句。
  第二天,林小七在郁带衣的引领下,将整个逍遥岛走马观花的逛了一遍,对岛上的地形和风景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不过一天下来,他与郁带衣边走边谈,渐渐的便失去了昨天的热情,且这郁带衣人多的时候仪态翩翩,有些风度。
  但没有旁人的时候却是个话痨,一天下来,林小七的耳朵里差点起了一层老茧。到了最后,只得左耳进右耳出,不住的点头,且由着郁带衣去说。
  但在心底,他已暗暗打定主意,这岛上的事情自己以后绝不多问。由着老郁去做,且明天一早便赶去离焰岛,先让自己的耳朵清净清净。
  第三天林小七刚要出岛,却见郁带衣匆匆跑来。
  林小七以为他又要拉着自己共商建岛大计,不由吓了一跳,想要躲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好硬着头皮上去道:“老郁,我昨天说了,今天要赶去离焰岛,这可是大事,你……”
  郁带衣却道:“公子,艾仑要走了。”
  林小七奇道:“要走便走呗,这有什么好说的?前天不就说定了这事吗?啊,是了,你是不是要我去送送他?这家伙有把子蛮力,以后或许用得着,去送送也是应该的。”
  郁带衣苦笑道:“你是主,他是客,要走的话也应该是他先来向你辞行才是,我说的不是这事。是这样,公子,这艾仑前天就说好要走,我已经准备了一艘海船,也配好了几个惯与海上做事的小妖上船。但奇怪的是,修格刚才来找,说不用许多人跟着,也不用这么大的海船,一只单舵的小船就已足够。公子你看……”
  林小七皱眉道:“倒被你说中了啊,老郁。他们不想人跟着,那摆明了是不想我们知道艾仑去的是什么地方。不过这样也不错啊,你可以派人暗中盯着,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些什么,或许可以查出他们是在附近哪一座岛上落脚。”
  郁带衣道:“这我也想过,但海面不比陆地,放眼望去,只要不起雾,一眼可以穷极天际。就凭这岛上的小妖,又有谁能担此重任?这暗中盯梢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啊?”
  林小七点头道:“这倒也是,如果现在有鲛族人在这里就好了……”他转眼一瞧,却见郁带衣不怀好意的猛盯着身边的碎银,不由笑道:“老郁,你的主意倒打上我的头上来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将银子留下啊?”
  郁带衣一阵干笑,却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啊呀,还是公子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咱们的银子大人呢?”
  林小七笑道:“得了吧你……不过银子留下也好,这岛上虽然石妖够多,但都派不上大用场。你一人留在岛上势单力薄,万一这艾仑杀个回马枪什么的,再加上修格,确实够你喝一壶了。这样吧,银子就跟着艾仑,看看究竟往什么方向而去,如果确实是西方的话,那就回岛。我呢,也尽快的赶回来……”说到这里,他轻轻抚摩如缩成一条小蛇般的碎银,又道:“银子,你乖乖地听话,等我办完了离焰岛事情后回来,你可不许调皮。如果你先我回岛,也不要去招惹小胖子,人家已经够可怜的了。”
  碎银先是点头,但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却不高兴了,转首在林小七的手上轻轻咬了一口,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第六十四章
  船舱中,林小七躺在铺着兽皮的椅子上闭目沉思。
  这椅本是躺椅,垫上逍遥岛的黑熊皮,再加上海船的微微摇晃,这绝对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从逍遥岛到离焰岛其实并不远,但这只是相对与飞来飞去的修道者而言,若是从海路乘船,总是需要一点时日的。
  这艘海船也是逍遥岛最大的一艘船,还是死去的曾胖子从天朝买回的,这样的船在逍遥岛一共有七八艘,林小七来时,让郁带衣选了一条最大也是最舒适的一条。
  按照原来的计划,林小七是准备和碎银一起回离焰岛的,有了碎银。他只须伏在碎银身上便可,一路飞行,既省力又省时。
  但无奈的是,因为艾仑的缘故,碎银却只能留下。
  林小七这人本来性懒,虽然有神龙战甲上的双翅,但他一想到那漫漫的海路自己要顶风飞行,兴致自然缺缺。
  好在逍遥岛与离焰岛相距并不太远,乘船也只须两日,他便吩咐郁带衣给他准备一条船,免去自己路上奔波。
  郁带衣摊上这么一个奇懒无比的主人,自然只有大呼无奈,只得领林小七去海边选船。
  当林小七看到海边停靠的这艘巨船时,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当下毫不犹豫的就要了这艘船。
  郁带衣心中奇怪,便问道:“公子,这船太大,虽然行使起来稳当一点舒适一点,但比起小船要慢上许多,你为什么不……”
  林小七却嘿嘿一笑,道:“老郁,你去过离焰岛吗?”
  郁带衣苦笑道:“自然没有,公子没来之前,我与他们是死敌,哪里会去那里?那不是找死吗?”
  林小七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离焰岛上的风情景色呢?”
  郁带衣道:“那倒是听说过一些,除了鲛族人,这岛上的石妖每年也都会掠来一些离焰岛上居住过的人,我从他们那也打听到离焰岛上的一些情形。据说鲛族人虽然无法陆地行走,但在离焰岛上却是无碍,还有,离焰岛上除了鲛人之外,还有一个专门供平常人居住的小镇……不过,公子,这与你选这条大船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林小七嘿嘿笑道:“自然有联系,我来问你,咱们逍遥岛居住的环境如何?”
  郁带衣笑道:“逍遥岛景色优美,是我仅见的美景,堪称为海外桃园。”
  林小七却摇头,道:“光景色优美又如何?难道咱们住在这里光看看风景就能过日子吗?你看看,这岛上除了那石洞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能住人?还有,每天吃的食物除了新鲜的瓜果之外,剩下的就只有烤肉,天天如此,老郁你就不觉得厌吗?”
  郁带衣点了点头,深有同感的道:“不错,不错,这岛上的食物确实太过粗粝,那些小妖哪能烹饪出什么好东西啊?不瞒公子说,你没来时,曾胖子倒是找来几个厨子,可惜前几天被这东西全杀了……”微微一顿,又道:“公子啊,我还是不明白你想做什么,你乘船出海与这岛上的环境有关系吗?”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老郁啊,枉你聪明一世,这环境不好,咱们难道就不能改变它吗?”
  “改变它?”郁带衣眉头微微一皱,却随即展开,一拍脑袋,恍然道:“公子,你的意思想在离焰岛上……”
  林小七大笑,道:“老郁啊,你没去过离焰岛,所以你不知道那岛上的风情景色,依我看,那里才是真正的海外桃园。若是认不得离焰岛的人也就算了,凭我这次送去的大礼,还有立下的功劳,我请他们迁一些人来我这逍遥岛应该没有问题吧?离焰岛上的工匠艺人颇多,咱别的不要,专要厨子和工匠……嘿嘿,最多两年,咱这逍遥岛必定成为真正的海外桃园,到那时,也不枉叫了这逍遥二字啊!”
  郁带衣闻言,不由喜上眉梢,说实话,林小七虽然是这岛的老大,但论及对这岛的关心却远远不及郁带衣。
  听了林小七描绘的图景,他又焉能不喜?当下也不多话,吩咐人准备好船后,又亲自挑选了一些模样“俊俏”的小妖随船。
  当然,说是俊俏,其实也就是看上去不至于太过吓人而已。
  郁带衣心思缜密,知道石妖和离焰岛上的鲛人有刻骨的仇恨,虽然有林小七在,还不至于翻脸,但事情从小处做起总是没错。
  无论如何,这些选出来的俊俏小妖虽然依旧粗鲁、污秽,但比那些更加凶恶的石妖,总不至于让人一见之下便要喊打喊杀。
  林小七虽然也坐过船,但那只是河面上的小船,无风无浪,坐上倒是自在。
  但这海上的大船和这海上的风浪他还是第一次品尝,不过半日,便缩回了船舱,说什么也不出去了。
  船舱外有人轻轻敲门,林小七应了一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船上模样最为‘俊俏’的小妖,这也是郁带衣给林小七亲自安排的“护卫”。
  “大王公子,离焰岛已经倒了,不过岛上好像有很多人围着,我们不敢开过去……”小妖捏着嗓子小心的说着,生怕眼前的这位大王公子迁怒与自己。
  逍遥岛上的石妖大多愚钝,没几个知道为什么就换了主人,且他们也不在乎为什么就换了主人,对他们来说,有吃有喝有逍遥的日子过便已经足够。
  当然,前提是不能惹怒这位新来的主人。
  另外,这些小妖叫大王叫惯了,任郁带衣怎么教导也改不过来。聪明一点的如眼前这位,还知道在大王后面加上一个公子,笨一点的依旧是一口一个大王。
  林小七这几天也被叫的郁闷不已,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做了大王,而且还是海大王!
  林小七一跃而起,道:“咦,这就到了吗?不是说离焰岛的方位古怪的很,不经他们同意,船是无法靠近的吗?我还准备等你们摸准方位后,然后自己跑一趟的呢……”微微一顿,又醒悟过来,喃喃道:“啊,是了,老黑已经回岛,老绛想必知道是我来了。”
  小妖道:“大王公子,那我们是不是……”
  林小七一挥手,道:“开过去,开过去,用不着怕,有你家大王公子在这里,咱们以后与离焰岛的人就是一家人了。”
  离焰岛欢迎仪式的热烈及疯狂超过了林小七的想象,他刚踏上船头,两舷的海边忽然冒出无数鲛族的女子。
  这些鲛族姑娘各个美艳无比,手中拿着海底出产的蓝色七星花不断的朝林小七挥舞着,同时。她们美妙的歌喉也没闲着,大段颂咏英雄的歌声在海面上此起彼伏,美妙的声浪和着她们美丽的银色尾巴激起的海浪声,让林小七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而船上的石妖们哪见过这许多的鲛族美女,纷纷扑到船舷,张大了嘴巴朝着海中的鲛族姑娘傻笑着,口中流出的涎水足有尺余。
  好在这些鲛族姑娘离船有足够远的距离,并没有被这口水沾到身上,但饶是如此,在石妖扑出的一刹那,那些鲛族姑娘们还是纷纷躲出了一段距离。
  不过与往常相比,这些姑娘们看到石妖的时候,眼中虽然免不了有仇恨的神色,但并没有过激的行为,只是将更热烈的歌声献给了独自站在船头、却仍自有些晕眩的林小七。
  一阵海风拂来,林小七微微清醒,再一看自己手下的石妖,不由大是尴尬,恨不得一脚一个将他们统统踢下海去。
  “妈的,都是些什么手下啊,真丢脸”不过恨归恨,林小七心中却知道,如果真将这些石妖踢下海去,怕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
  当下一声断喝,将仍就沉浸在无边美色和遐想当中的小妖纷纷骂回。
  这些可怜的石妖虽然恼恨主人的不近人情,但主人的号令却不敢不从,只得擦着口水返回了各自的位置。
  由于这条海船实在太过巨大,根本无法靠近离焰岛,林小七便有心卖弄一次,欲唤出战甲来一次凌空飞渡。
  依他想来,唯有这样的出场方才配得上这样的欢迎仪式。
  但他心念刚起,远处便有一艘被鲜花装扮的五颜六色的小船在海面上划出一条银线飞速的驶来,仔细望去,这艘小船竟是被几个鲛族壮汉合力推来。
  鲛族人是这海中的王者,他们在水中的速度奇快无比,比修道者在空中飞行也绝不逊色,也就无怪乎这船的速度有如离弦之箭了!
  这花船靠近林小七所在的海船后,一个鲛族的汉子半浮在海面上高声道:“恭迎神龙使者得胜回岛!”
  林小七哈哈一笑,心道:“这老绛还挺会弄花头的嘛,我又不是什么新娘子,居然弄个花船来,真亏他想得出来。”
  他回头看向众小妖,沉声道:“你们听好了,我去离焰岛的时候,谁也不许擅自上岸,否则本大王公子绝不轻饶。”
  他知道这些石妖看着凶恶,但骨子里却是胆小,真出了逍遥岛,绝不敢给多惹什么乱子。
  当下吩咐完毕,一拧腰,轻轻跃起落在花船上,再朝海中的鲛族汉子一拱手,笑道:“各位兄弟,有劳了。”
  几位鲛族汉子见他客气,不由受宠若惊,纷纷施礼道:“神龙大人不必多礼,如此,折杀小人了。”
  林小七见这几人英武健壮,谈吐更是有礼,再回头看看船上的手下,心中不由叹气。
  那些小妖也不是一味的愚昧,有几个聪明的见林小七回头看来的眼色,心中已明其意,不由纷纷惭愧的低下了头。
  但这也只是少数,更多的石妖仍自恋着海里的鲛女,兀自傻笑不已。
  花船离远处的沙滩不过一箭之遥,转眼即到。
  船刚靠近,林小七却小小的吃了一惊,原来在那沙滩上。老黑现出原形趴在那里,昂着头朝自己看来,而在它身后,绛落水和绛紫烟领着一大帮人正看着自己吟吟而笑。
  林小七心中奇怪,却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古怪的仪式了。
  刚一落地,林小七的面前便多了一位白胡子老者,这老头满脸堆笑,竟是大礼参拜,道:“恭迎神龙使者回岛,请使者踏龙入岛,然后接受鲛族子弟的参拜。”
  林小七吓了一跳,急忙扶起老头,道:“老先生,你的意思是让我踩着老黑过去吗?”老头尚未答话,那边老黑昂起头忙不迭地点着,那意思是说你猜对了。
  老头神色恭敬,答道:“不错,使者来离焰岛时,因为来的突然,族里的人没有准备,所以少了必要的礼数。而这次使者再次降临,且为我族中子弟消去多年之患,这必要的礼数那是说什么也不能少的了。”
  林小七皱眉道:“我听你的意思是说等我过去后,那许多的人、包括你们族长也要向我磕头,是不是这样?”
  老头笑道:“正是如此。”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你们弄个什么花船,把我搞的像新娘子出嫁一般也就算了,现在又来这一套,这不存心折我的寿吗?”转头一瞧身边的老黑,又道:“罢了,罢了,就老黑身上这鳞片。嘿嘿,它不嫌我踩的疼,我还嫌它硌我的脚了。”
  老头急道:“使者,这是族中礼数,它不仅仅是欢迎使者降临的,同时也是对神龙大人的尊敬与膜拜啊!”
  林小七却懒得理他,看向远处的绛落水叫道:“老绛,让你的人散了吧,要是不散,我立刻回头就走。”
  微微一顿,他又踢了踢身边的老黑,道:“老黑,快起来,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家银子你从此就见不着了。”
  老黑闻言,浑身打了个激灵,在它心中,碎银远比这所谓的神龙使者更为重要。
  况且让人踩在自己身上的滋味也不好受,自它晓事起,还从没有这样的经历。
  此时一听林小七如是说来,便忙不迭地从地上飞起,而后缩小身躯绕着林小七乱转,发出讨好的呱呱声。
  林小七却不领情,一挥手道:“别傻叫唤了,没我家银子的声音好听。”
  远处的绛落水见老黑飞在空中,脸上现出一些无奈的神色,左右看了一看,与身边的几位老者商量起什么来。
  而一旁的绛紫烟笑意吟吟,似乎早料到这样的场面了。
  那几位老者的神色刚开始还有些犹豫,但随着绛落水的解释,再看向林小七时,除了恭敬之外,眼中却多了几分欣赏的神色。
  过不多时,几人似是达成了一致,绛落水挥手遣开身边其他的人,然后领着几位老者和绛紫烟急急走来。
  林小七不由松了口气,也不敢多怠慢,迈开脚步也迎了上去。
  绛落水声若洪钟,远远笑道:“兄弟,我就知道你一定行,但我万万没想到,此番前去,竟然是这种结局。神龙大人眷顾我鲛族子弟,兄弟你不愧是神龙使者啊!”
  两人走近,绛落水一把抱住林小七道:“你不让我们拜,我们便不拜,兄弟是神龙使者,也算我族中的一分子,礼数多了难免见外!来,来,不拜就不拜,让老哥我抱一抱……”
  林小七哈哈大笑,拍了拍绛落水的肩膀,道:“幸不辱命,不过也是侥幸。”
  绛紫烟一旁轻轻笑道:“七哥,这可不是什么侥幸,即便是有什么运气,那也是神龙大人与我族的眷顾,这本就是命中注定的。”
  一旁的几个老者听了三人彼此间的称呼,不由面面相觑,翻起老大的白眼来。
  一位老者朝林小七弯身鞠躬,恭声道:“老朽绛十四,见过神龙使者。”
  林小七不敢怠慢,还礼道:“小子林小七,见过老先生,还请老先生拿我当自家人,从此不必多礼。”
  绛十四正色道:“未能以大礼拜见神龙使者,已是不敬,余下礼数绝不可少。”
  微微一顿,他看向绛落水,又道:“族长,你与使者间的称呼本无不可,可是紫烟怎么也叫使者为七哥呢?这岂不是乱了套吗?还请族长着紫烟改过,最好连族长你也……”
  绛落水一脸尴尬,一旁的绛紫烟却笑嘻嘻地道:“十四长老,我和父亲各交各的,而且我这七哥是先为我七哥。后才成为我族里的神龙使,便是要改,那也是父亲改过才是。不过我这七哥最不喜欢做人晚辈,所以……”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老先生,紫烟说的对,咱们各交各的。若是老先生看小子我顺眼,也不妨叫我一声老弟,我占个便宜,就叫你一声老兄了。”
  他见这老头严肃、古板,心中便有意开玩笑,反正自己身为神龙使,谅这老头拿自己也没办法。
  果然,绛十四见林小七也如是说,不由苦笑道:“使者说什么便是什么,不过老朽不敢失了礼数,要知道,对神龙使不敬,那便是对神龙大人的不敬。所以,还请神龙使……”
  林小七急忙道:“长老,小子是开玩笑的,您真敢叫我老弟,我也不敢应啊。”
  绛落水到底是一族之长,见这气氛有些许的尴尬,便调转话题,将身边的几位老者向林小七一一介绍。
  不过这一介绍下来,林小七反倒糊涂了。
  原来这几位老头是族中最有威望的长老,但和绛落水一样,全都姓绛。
  仅仅姓绛那也罢了,但让林小七郁闷的是,这几位全以数字为名,来的这几位分别是绛十四、绛十二、绛七、绛三和绛二。
  一番介绍下来,林小七只顾寒暄,再一抬头,依然分不清谁是谁。
  心中不由暗道:“莫非这老哥几个全是兄弟吗?若是的话,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