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5部分

做爹娘的也太图省事了。这倒好,生一个便是绛一,生两个便叫绛二……嘿嘿,这么叫也就罢了,不过这对夫妇倒真是能生啊。也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这世上,想来是不在了吧?若在的话,等我成了亲,一定要去拜见,也好讨些真经什么的……”他这边胡思乱想,只顾腹诽别人,却忘了自己也叫小七,依他想法,自己上面至少也应该有六个兄弟姐妹才是。
  其实,林小七这想法全不着调,这鲛族的长老其实都有自己的姓名。虽说全是姓绛,但这本是族中大姓,也不奇怪。
  至于名号,那是因为但凡做了这族里的长老后,原先名字都得改去。
  这族里自古传下十八个长老的位子,若有人去世,便在族里选取最有威望的人补上。
  死去的叫什么,这补上的便叫什么,例如死去的是绛一。补上的便叫绛一,死去的是绛二,补上的便叫绛二。
  而这名号也没什么特殊的含义,叫绛一的未必就比绛二资格老,年纪也未必比他大,这完全是族中故老传下的风俗。
  而这十八位长老里,资格最老、威望最足的便是刚才的绛十四了。
  和众人见过礼后,绛落水道:“老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已着人准备好酒宴给你接风洗尘,咱们这就去吧,其它几位长老和族里的老人也都等着见见你这位神龙使者呢。”
  林小七当面谢过,但随着众人往前走时,却悄悄一拉绛落水,道:“老绛,我有话和你说。”
  绛落水微微一愣,随即慢下脚步,而一旁的绛紫烟冰雪聪明,拉着绛十四等一干长老扯东扯西,不自觉的便快出了十几步。
  林小七低声道:“老绛,呆会酒宴结束后,你单独一人来见我,我有一件好东西给你。你族里的人我不太了解,我先将这东西给,然后你自己看着处理。”
  绛落水奇道:“究竟是什么好东西,弄的这么神秘?”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可以让你踏上这世间任何一处陆地的好东西……”
  他话未说完,绛落水浑身一震,停下脚步时眼中竟然已是放出绿光!他死死地盯着林小七,结巴道:“你……你……你说的可是真的?兄……兄弟,你可别骗我啊!”
  林小七笑意吟吟,道:“自然不骗你,不过……”
  绛落水急道:“不过什么?”
  林小七看向远处依旧欢腾的人群,眼中羡慕之色一闪而过,此时,在他心中,那些人已成了逍遥岛未来的苦力了!他悠悠道:“别紧张老郁,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那逍遥岛上少了点东西,想找你借一点而已。”
  绛落水却是一愣,逍遥岛?那是什么地方,周围海域里似乎没这个岛屿啊?
第六十五章
  这一天的酒宴直到深夜方才结束,对于离焰岛上的鲛族人来说,这也是狂欢的一天。
  尽管老黑将逍遥岛上的消息传回来后,他们已经庆祝了一回,但真正的狂欢却留到了今天———今天是他们心中的英雄、鲛族的救星,同时也是上苍赐予他们的神龙使———林小七归来的日子!他们要与自己的英雄共同庆祝这样的盛事,唯其如此,才能完全宣泄他们压抑已久的愤懑、苦楚和无奈。
  而同样的,那些不是鲛族的岛上居民也将这一天当成了自己的节日,在他们的心中。尽管自己不是鲛族人,但共同生活在这离焰岛上,那么所有的人都是一家人,彼此间是不应该有任何差异的。
  这一夜是狂欢的夜,就连琢磨着怎么才能在这岛上最大限度的换取最多利益的林小七也被深深的感动了。
  看着漫天如花丛般的烟火,看着那一张张情真意切的笑脸,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小人了。
  不错,自己确实为这岛上的人带来了平安的生活,但这一切根本就是从他自己的利益点出发的,如果没有古无病的缘故,他很难想像自己会去以前的琉璃岛冒险。
  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鲛族人的利益和自己的利益点偶尔重合带来的结果罢了。
  这样的平安对鲛族人来说弥足珍贵,但对自己来说,只是一点点小的冒险和上苍忽然瞎了眼、随手赐予了千年难遇的狗屎运罢了。
  即使是那颗能改变鲛族人今后命运的血集丹,也更多的是怒瞳的功劳。
  眼前的这一切虽说都是因为自己而产生,但自己又真正做了多少事情呢?
  狂欢后已近黎明,海滩边有狂欢夜过后难得的宁静,林小七就站在这海滩上,呼吸着清凉的海风。
  鲛族人的热情确实给了林小七感动,这感动绵长悠久,但却是他所想屏弃的,说实话,他并不喜欢被人膜拜和仰视的感觉。
  因为这样会让他自己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东西,对他来说,其实更想做一个“商人”,而不是什么神龙使者。
  所以,在这海滩边,他竭力地恢复着自己来时的心思。权衡着一枚经过加工后的血集丹究竟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同时,他也想尽可能的使这交易看上去更像是“交易”,而不是别人的供奉。
  他心里很清楚,凭着自己的功劳和身份,不管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鲛族人都不会拒绝,但他却不愿意这样做。
  经年的浪荡生涯,让他在面对和自己同样阴险的人时,会不责手段的去攫取最大的利益。
  但在鲛族人的狂热面前,他却退缩了……“或许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坏人,多半是被小胡那厮带坏了。但是做一个坏人,似乎有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同时也少了点责任……”海风中,林小七有些自嘲地安慰着自己,其实他心中也清楚。
  自己再摆出一副商人的面孔也无济于事,在鲛族人的心中,自己是神龙使者,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远处有人影急步走来,林小七迎了上去,他和绛落水说好了,酒宴结束后在这海滩碰面。
  绛落水已经压抑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了,不等走到林小七的面前,便低声叫道:“老弟,可憋死我了,你说的好东西究竟是什么?快让我瞧瞧!”
  林小七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血集丹扔给了绛落水,道:“老绛,你瞧瞧这是什么?”
  血集丹刚一落手,绛落水的身躯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尽管天色未晓,但林小七仍然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上已是一片煞白。
  绛落水轻声地吼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会在它的身上闻到我鲛族子弟的气息?这……这里面分明有我鲛族人的血脉啊!”
  林小七知道绛落水看到这血集丹后一定会看出其中的隐秘,当下便轻轻叹了口气,同时微微皱眉,脸上显出些悲伤,好让自己的心情更适合当前的气氛。
  他低沉地说道:“老绛,你已经看出来了?”
  绛落水眼中有隐隐的亮光闪烁,哽声道:“自家子弟的血脉,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老弟,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这……这究竟又是什么东西?”
  林小七道:“老绛,你知道琉璃岛上的石妖为什么会在这十年内疯狂地抓你们鲛族人吗?你手中的这枚血集丹就是根源了。”
  绛落水一把抓住了林小七的胳膊,急道:“你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林小七的胳膊被绛落水抓的生疼,但他却知道这时并不是挣脱的时候,便忍住疼,将自己在岛上的经历完整的说了出来。
  只是他有意卖关子,并没有将血集丹对鲛族人的实用之处说出来,他隐约担心着,当绛落水知道这血集丹是自己鲛族子弟的血脉凝结而成后,究竟还会不会服用。
  如果结果是否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的如意算盘将彻底落空,他从没忘记怒瞳说的话。这离焰岛上的鲛族长老几乎各个都有陆地散仙的实力,这对他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将自己与怒瞳的最后一段对话隐去,打算先看看绛落水的反应再说,而从眼前的情形来看,他的担心有变成现实的可能。
  听完林小七的描述后,绛落水的眼中似乎已经能滴出血来,他咬牙怒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狗屁的尊者弄出来的吗?好,好,很好……”微微一顿,他又再次抓住林小七的胳膊,厉声道:“兄弟,你来说说,这天下为什么会有如此狠毒的人,为了一枚血集丹,就害了我族中那么多的子弟?这究竟是为什么?神龙在上,那许多鲛族子弟的性命换来的就是这一颗丹药吗?”
  听了绛落水的怒吼,林小七不由一阵心虚,暗道:“还好,还好,幸亏我料到有这结果。只说有这一颗丹药,若是说漏了,另外三颗必定藏不住了。”
  他心中如是庆幸着,抹了一把冷汗,口中却不住的劝慰着绛落水,“老哥,人死不能复生,我就是怕你的族人太过激动,所以才约你单独来说。”
  说到这里,他头上的冷汗又再次冒出,他忽然想起白天里,自己还恬不知耻的和绛落水说过什么交换的事情。
  好在绛落水早忘了这事,只顾盯着血集丹,滴下豆大的泪珠来。
  此时天已微白,清凉的海风中,林小七再次抹去头上冷汗。心中暗自打定主意,自己的这个商人万万不能再做,交换的事情也自此不提。
  难得做一回别人眼中的好人,那就做到底吧,反正自己想要的东西到时只要开口,想必也不会遭到拒绝。
  不过他心中仍是郁闷:“为什么做一个坏人也如此的艰难呢?难道……难道自己真有做好人的潜质!真他奶奶的……”
  绛落水伤心了一回,猛然想起林小七还在身边,却是忽然拜倒在地。
  林小七大惊,急忙伸手去扶,道:“老绛,你这是做什么?”
  绛落水却不肯起来,固执的磕完一个头后,道:“兄弟,你白天回岛时不让我拜也就算了,但这一拜你却不能不受。你带回了我鲛族子弟的英魂,让她们能魂归故里,这样的恩德比起当年的神龙大人也不遑多让,我又怎能不拜?”
  林小七苦笑道:“好了,拜也拜了,你先起来吧。”
  绛落水依言站起,却兀自伤心不已,过了片刻。他忽然想起先前的话头,不由看向林小七,脸上满是疑问,道:“对了,兄弟,你刚才说的好东西与我手中这丹药有什么关系?”
  在来离焰岛之前,林小七对这样的局面多少预料到一点,但他却没想到绛落水看见血集丹后会如此的激动。
  他心中清楚,自己原先准备的说辞已不能用,此时只能另辟途径了。
  好在他心思聪颖,转眼就想好了新的说辞。
  沉吟片刻后,他脸上露出一丝沉痛,道:“老哥,有一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说实话,我现在心里很矛盾。”
  绛落水沉声道:“你我兄弟称呼,且你又是我族中恩人和神龙使者,有什么不能说的?尽管讲来!”
  林小七心中暗笑,心道:“既然老哥你如此说来,那也就不能怪我哄你了,我这番话说出来,这血集丹你是用也得用,不用也得用了……”轻轻咳嗽一声,他缓缓道:“老绛,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你都已经知道,那么你是怎么打算的?”
  绛落水一愣,随即道:“你是说这丹药吗?不,这应该是我族中的魂珠,我自然是要将它请进族里的往生祠,好让后人……”
  林小七听他说岔,便接道:“这个暂且不提,咱们稍后再说,我是问你,对那罪魁祸首、也就是那狗屁的尊者,你是怎么打算的?”
  绛落水冷笑连连,厉声道:“还能怎么打算?自然是罄尽全力复仇,若不能诛杀此獠,绛落水死后又哪有脸进我族中的往生祠?”
  林小七却故意苦笑,道:“这人的手段我是知道的,老绛,不是我有意打击你。你鲛族有天生的缺陷,虽然是这海中的霸主,但要杀死这个尊者……怕是力有不逮吧?”
  绛落水一呆,脸上神情不由遽变!林小七说的一点没错,便是琉璃岛上的石妖也是看林小七帮助解决的,且这还是人家手下的喽啰而已,若说要对付尊者,实在是难与登天、也无异于痴人说梦!林小七见他神色急变,知道自己已经拿住要脉,又慢悠悠地说道:“倒是忘了告诉你。据我所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的朋友、你的女婿,也就是预言中能繁荣你族中血脉的那位古无病,多半也在这尊者手里。”
  绛落水听到古无病三个字,不由眼睛一亮,急道:“我倒忘了老弟你了,若要对付尊者,除了老弟你还能有谁呢?你是我族中的神龙使者,又是古公子的朋友,这事……”
  林小七不待他说完,便苦笑道:“老绛,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以我一人之力根本做不来这事,更何况那尊者又岂止四手?我已隐约知晓他的背景,刚才也与你说过了……若咱们猜得不错,此人可说是势力滔天,而且还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名望!只我一人,怕没见到他的面就已经……唉,我想救你那女婿的心思,又岂在你之下?”微微一顿,他不给绛落水任何思考的时间,又道:“你也知道,我在琉璃岛的经历更多的是凭借运气,与我的实力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就凭我这样的实力,怕还不够那尊者塞牙缝的。当然,老绛你可能会说我有大周天剑,只要愿意,杀个尊者是迟早的事情。但老绛你却不知道,这其间隐患太多,一个不妥,怕是……怕是……唉,我也是有苦衷的啊!”他说到这里,却是欲言又止,故意引绛落水来问。
  其实,刚才这番说辞虽然全是实话,但说来却颇有技巧。且步步为营,一句话便是一个套,将绛落水生生引进其中。
  绛落水急道:“兄弟你有什么苦衷?”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这大周天剑本是世间第一凶器,便在冥界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对我这样的一个普通的修道者来说,有了它,实在是是祸非福啊!”他一边叹着,一边将大周天剑的隐患说将出来,虽然说的也都是实话,但其间却故意夸大了凶险。
  “老绛,你说说,大周天剑如此凶险,我又怎敢擅用?我怕救出了古无病,再杀了那尊者之后,我的本性就会迷失……唉,到了那时,什么救不救的。说不定连古无病也一块杀了,最危险的是,到了最后……到了最后怕是连你们也不会放过啊!冥界的怒瞳曾告诉过我,本性迷失之后,先杀的是仇人,然后是亲人和朋友,反正是先找自己认识的人来杀!这大周天剑或许也会认人吧,先杀熟后杀生。唉,说真的,杀你老绛一个倒无所谓,可你的族人呢?这杀戮一开,那可就是灭族啊!”
  绛落水被他说的冷汗直冒,喃喃道:“这……这也太凶险了吧?”
  林小七此时不再说话,只轻轻地叹息着,脸上亦有自责的神情,仿佛是在怪自己不能为鲛族的兄弟姐妹们尽力而苦恼着。
  一阵凉风袭来,绛落水的头脑稍稍清醒,道:“对了,兄弟,你刚才说自己心中有什么矛盾之处,有些话似乎不太好说,不知你这矛盾何来?”
  林小七不语,只拿眼瞟了一下绛落水手中的血集丹,然后飞快的缩回。
  绛落水见他眼神古怪,不由好奇地看了一眼收中的血集丹,道:“难道你心中的矛盾和这魂珠有关吗?”
  林小七见话入正题,幽幽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在来之前,我以为这丹药可以帮助我们,但现在看来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年少无知,却是忘了你们鲛族人的感受……”
  绛落水一跺脚,急道:“老弟,你究竟要说什么啊?平时你挺爽快的一人,但现在却怎么如此……”话未说完,他猛然想起林小七先前说的话,脑中不由轰然做响,结巴道:“难……难道这魂珠可以让我鲛族人在陆地行走?它……它也就是你说的好东西?”
  林小七满脸沉痛,咬牙道:“罢了,我索性说了吧,最后究竟如何,老绛你自己看着办!大不了……大不了我单身去往天朝,先杀了尊者,然后趁着还不那么糊涂先自我了断,免得祸及无辜!无论如何,我也要让古无病活着出来,于私,他是我兄弟,我必须救他。于公,一是替咱们鲛族报了仇,二也是让紫烟有个好归宿,最重要的是,他是咱鲛族血脉最好的延续者……”他说这话时大义凛然,一脸决绝,而话里也很有技巧的将自己归为了鲛人一族,满口咱们、咱们的。
  绛落水已经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脸色苍白,往后连退了几步,道:“这……这魂珠果然能让我们踏上陆地吗?”
  林小七苦笑着点了点头,将怒瞳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等他将话说完,绛落水的脸已是白的如一张纸了,他喃喃道:“不行!我绝不能让你一人去冒险,如你所说,便是去了,最后的结果也还是凶多吉少!可是……可是这魂珠是由我族里众多子弟的血脉凝结而成啊?虎毒尚不食子,我又怎么忍心……忍心将它当寻常的丹药服用呢?”他脸上神色变幻,患得患失,但很显然,林小七刚才的一番话已有了相当的作用。
  林小七看绛落水神色苦楚,刹那间仿佛老了好几岁,心中不由叹了一声,暗道:“老绛,莫怪我拿话慢慢引你,其实这对你我对都有好处。平心而论,你鲛族得到的好处其实要远远大过我……你自己给自己设了一个难关,但事已至此,为人为己,我也只有帮你克服这个难关了!”
  林小七心中清楚,此时此刻,只要自己再加把劲,解除绛落水心理上的难关后,此事便告成功!他轻轻吸了口气,循循诱道:“老绛,我知道这事不应该由我这个外人多嘴,但我要告诉你,我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我知道,在你眼中,这血集丹是族中子弟血脉凝结而成,当视为魂珠。但你有没有想过,当这颗魂珠被请进往生祠后,它真的就代表了那数千的灵魂吗?不,逝去的灵魂早已逝去,它终究只是死物而已!亲人的祭奠与后人的追忆根本无法改变什么!当然,我也知道,这的举动对你们来说是一种缅怀,也一种慰藉。但老绛你知不知道,其实还有一种更好的方法来缅怀他们,而不是带着无奈和悲伤的心情去面对她们!”
  绛落水猛然抬头,道:“是什么?”
  林小七眼中发出炯炯的光芒,沉声道:“那就是将这魂珠熔入你们的体内!然后借助这些英灵的力量去诛杀祸害他们的凶手!而在这之后,它还将带领着你们鲛族人走向这世间任何一片陆地,做到你们祖先无法做到的事情!你想想,当鲛族人的足迹踏遍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时,那些英灵们该有多么的欣慰?而到了那时,我相信,你们甚至会用骄傲的心情去缅怀她们!我也同样相信,这些已经去往冥界的英灵会真真正正的瞑目……”
  于这晨风中,林小七的声音慷慨激昂,而绛落水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丝解脱和微笑。
  看着这样的微笑,林小七在心底轻轻的笑了……好人?坏人?这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这一刻,林小七明白了一个道理,做自己想做的、该做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与其他人的利益点重合时,自己便是好人。
  而相悖时,自己无疑就是一个坏人了。
  其实好坏善恶只在一线之间,也并不因为自己的意志而改变什么,它永远是游走漂移着的……但无论如何,在这海滩的晨风中,他还是庆幸着自己与眼前的绛落水有着一个利益的重合点!
第六十六章
  离焰岛的海滩边,那艘曾迎接过林小七的花船静静的停靠着。
  沙滩上,林小七、绛落水和绛紫烟并肩而行,直至海水没脚,三人才停了下来。
  远处的海中,一艘巨大的海船已经缓缓张开白帆,数十名石妖在船上大声吆喝、来回奔忙着。
  今天,是他们启程回逍遥岛的日子。
  这已经是林小七来离焰岛的第四天了,在说服了绛落水使用血集丹后,因为同样的原因,绛落水又花去整整三天的时间,才让族里的长老同意了对血集丹的使用。
  在这三天里,林小七深深感受到了等待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不过,这三天里的感受也并不完全是煎熬,兴奋的情绪也一直洋溢在他的心中。
  自从他告诉绛落水自己已经将琉璃岛改名为逍遥岛、并且打算在那长驻下去时,绛落水甚至比他还要高兴。
  原来绛落水一直想将他留在离焰岛,但短暂的相处后,他已摸清了林小七的性格,知道离焰岛很难留得住象林小七这样血里带风的人。
  如果不是绛紫烟那丫头已经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他甚至都想把林小七招为自己的女婿……所以,当林小七说出自己的打算后,绛落水兴奋的难以自抑。对于寻常人来说,离焰岛和逍遥岛之间存在一段不小的距离的,但对他们鲛族人来说,那点距离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他们愿意,即便是一个鲛族的孩子也可以在一个时辰里在两座岛屿之间来一次往返。
  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了石妖的威胁,现在的逍遥岛其实更像是离焰岛的门户。
  如此,绛落水的兴奋就变成了林小七的兴奋,不等林小七开口提出自己的请求,绛落水便主动的帮他谋划起来。
  绛落水对逍遥岛的情形多少了解一点,他知道那里缺少什么,于是在他的指挥下,离焰岛的一部分居民开始了自上岛后的第一次迁徙。
  而这样的迁徙并没有招至什么不愉快,那些并不属于鲛族的居民们对林小七同样怀有感激的心情。
  而最重要的是,离焰岛其实并不算一个好的居住地,无论是风景、物产都无法与逍遥岛相提并论。
  又因为逍遥岛上充足的灵气,致使岛内气候自成一统、四季如春,与海上恶劣的气候环境相比,有若天壤。
  所以,这一次迁徙进行到最后已经演变成一次竞争,有一技之长的居民们为了一个出岛的名额,甚至还展开了一场技术大比拼!
  这种情形的出现是林小七和绛落水都始料不及的,看着愈演愈烈的比拼,两人相视无语、哭笑不得。
  到了最后,一共有两百三十四名离焰岛的居民乘上了去往逍遥岛的海船。
  这些居民里有铁匠、裁缝、厨子,甚至还有来自某些神秘国度的建筑师与园艺师。
  他们之中有一大半人是东土大陆上的人,一小半是西方大陆上的人,还有几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的人。
  当然,这里说的只是他们的籍贯,如果按出生地算。这些人大部分应该叫做离焰岛人才对,生于斯,长与斯,离焰岛才是他们的家乡。
  而对这些人来说,去往逍遥岛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出远门。
  绛落水这次也算是大出血了,到了最后,他甚至开始心疼起来。
  从比拼中脱颖而出的居民几乎全是岛上的精英,而且全都是渴望出去闯荡的年轻人。
  他们之中,有来自西方大陆善于烹饪的阿耳特人,有同样来自西方大陆的矮人铁匠,还有善于织造的、可双手同时引线飞针的来自东土丝绸之国的织女……当看到这些人全部走上逍遥岛的海船时,绛落水心疼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很显然,这些人一走,离焰岛的生活质量将急遽下降。
  当然,心疼归心疼,大话已经说出,绛落水是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收回去的。
  且他也知道,有了血集丹,不久的将来。自己和这岛上大部分的居民都将会踏上逍遥岛,毕竟那里更适合于生存,而离焰岛也终将成为一个退守之地。
  当然,这只是他心中的设想,他并没有急着说出来。
  海边的风微腥却清凉,去往逍遥岛的欢送仪式早已进行,现在,海边只剩下林小七和绛落水父女。
  绛落水指着海船边两百名缓缓来回游动的鲛族汉子,道:“小七,我这两百名兄弟就交给你了,有了他们,逍遥岛的安全就足可保障。我们是大海的子民,只要不脱离海水,他们都是可以信任的。”
  在绛十四的强烈反对下,他已经改口称林小七为“小七”了。
  林小七抓了抓头,道:“老绛,两百名好象多了点吧?我拿什么养活他们啊?你知道,这船上的一大帮人就够我头疼的了,现在的逍遥岛可说是百废待兴,我……”
  绛落水哈哈笑道:“别怕别怕,他们用不着你操心。我们是大海的子民,海就是我们的家,渴了有海水,饿了有鱼虾,困了大海就是我们的床!再说了,我将这两百名兄弟分成了两班,主要的职责就是在逍遥岛周围巡视,白天一班,夜里一班。如果他们愿意,不巡班的时候也可以回离焰岛。你只要认识这两班兄弟的队长就行了,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他们,其它的什么也不用管。”
  林小七感激的笑了笑,道:“老绛,你这次将自己的家底都掏出来了,我实在是……”
  绛落水一皱眉,道:“说什么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再说可就没意思了。你林小七是谁?是我绛落水的兄弟,也是我鲛族的大恩人,更是神龙大人派来的使者,有了这三个身份,你林小七就是我鲛族人了!除非你自己不这么认为……”
  林小七哪里知道什么客气?哈哈一笑,道:“老绛你说的对,从自己家里拿东西确实没必要客气……”微微一顿,他忽然叹了口气,道:“唉,可惜啊,我不会遁水之术。否则去你鲛族的海底之城见识一下,看看有什么是我逍遥岛缺少的,好歹那也是我的家……对了,听紫烟说,你那里还有一颗拳头般大小的聚水珠,老绛你什么时候拿给我瞧瞧?”
  绛落水翻了个白眼,道:“想得美,你干脆杀了我吧。那可是镇族之宝,就是我这个族长也不敢轻易多碰。”
  两人说说笑笑,一旁的绛紫烟却始终默默不语。
  林小七知道她的心思,笑道:“紫烟,是不是在想着去天朝的事情?”
  绛紫烟轻轻笑了笑,道:“多想也无益,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时间的。”
  林小七点了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最好,十四长老不是已经说了吗,闭关三月之后,也就是我们去往天朝之时。这三个月里,你好好闭关,千万不要出了什么差错。”
  绛紫烟微微笑道:“我知道,七哥,你放心吧。”
  林小七踏上花船,正欲向两人告别,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转身看向绛落水,道:“对了,老绛,我岛上有几个西方大陆来的人,很是神秘。我想问问你,你给我的人里连有没有熟悉西方大陆的人?依我想来,西方大陆应该和我东土一样,是由很多国家和民族组成的,我想找一个熟知大体情况的人。”
  绛落水道:“有啊,那个叫巴各特的建筑师就是西方大陆来的人,他大概是三年前来到离焰岛的。这人在西方大陆时就四处游历,对西方大陆的各族风情颇有研究,你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
  林小七笑道:“这就好,等救出小胡后,西方大陆我总是要去一趟的,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我岛上那几个西方人不怎么靠得住。”
  微微一顿,他又想起一事,不由一拍脑袋,道:“啊呀,有一件大事我倒是忘了问。老绛,这血集丹有助长功力之效,而那几位长老本就有散仙的实力。我在想啊,他们服用了这血集丹后,除了体下生足之外,会不会有什么其它的变化啊?”
  绛落水苦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问过几位长老,他们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与陆地上的人不同,鲛人生下来就是修道之体,但千百年来,我族里却根本没有一人可以飞升。所以谁也不知道,鲛人飞升后是一种什么情形。这些长老有散仙的实力,却并不是散仙之体,而据他们说。鲛人是半兽之体,应该是不能飞升的,不知道服用血集丹后会不会有什么改变?不过有一点肯定,这血集丹经过冥界怒瞳大人的淬炼后,虽然霸道依旧。但却来的悠长,慢慢炼化,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发生。”
  林小七笑道:“那就好,既然有利无弊,那就且等着吧。我真是希望那一天快点到来,好早点瞧瞧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说完这话,他望了一眼远处的海船,一拱手,道:“老绛,紫烟,咱们就此别过吧。三月之后,就是咱们见面之时!”
  绛落水拱手道:“小七,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绛紫烟福了一福,盈盈笑道:“七哥,珍重。”
  与两人辞别后,林小七直上海船,吩咐起锚开船,直驶逍遥岛。
  这一路的风景与来时大不相同。
  虽然海中的风浪比来时要大上许多,但海船却并没有任何的颠簸之感。
  原来风浪来时,那两百鲛族汉子合力释放出一个巨大的离水结界将海船牢牢的护住。
  风浪虽大,但这海船并没有受到丝毫侵扰,仿佛一泓静水中的落叶,任周围风浪肆虐,它却安之若素。
  林小七站在船头,看周围风浪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住,心中不由大是感叹。
  如斯能力,真正神奇!他这才明白鲛族人为什么能在狂风巨浪中救回那么多的遇难之人。
  但鲛族人的能力不仅仅如此,在释放出离水结界的同时,他们围在海船周围,单手抵住船壁,嘴里同时高唱起悠扬的长调。
  海面下,但见无数银色的鱼尾按着同一种节奏摆动,巨大的海船便在这歌声中如离弦之箭向前窜去!海船越来越快,却平稳依旧,到了最后,整艘船仿佛欲离水而出、乘风而去!
  船上的石妖哪曾坐过如此快的船,如此奇景惊的他们目瞪口呆,可笑的是,其中有几个还保持着操舵、转帆的姿势。
  此时此刻,整艘船已经完全不需要他们的操控!
  这船来时走了两日,但回到逍遥岛时,仅仅用了两个时辰!
  及至逍遥岛时,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