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37部分

我角力的吗?那……那你来做什么?”
  那人哈哈笑道:“老子是找你们这群逍遥岛的蠢蛋打架来的……来,让我数数,看看你们这群石蛋有多少人……”他眼睛一扫,见石妖太多,又道:“妈的,老子懒的数了,你们一起上吧!”
  他这话一出,周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很显然,这三个人的举动就连移民们也无法理解。
  站在场中的石妖忽然怒吼道:“角力可以,打架不行!公子说了,你们现在还算是客人,我们要让着你们。”
  那人哈哈大笑,脸色极为张狂,道:“公子?你们公子是谁,也是个石头缝里蹦出的石蛋吗?”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愤怒了,移民中有人叫道:“不许侮辱神龙使!你们是谁,我怎么没见你们?”众人鼓噪声中,那当中的黑衣人忽然幻成一道光影急速向前,站在他对面的石妖只觉眼前一花,一股大力从胸口传来,随即便感觉到自己冲天而起……
  砰!
  石妖重重的从半空中摔下,在地上挣扎了几下,随即喷出一口绿色的血液。
  好在这地全是沙子,这石妖虽然受了重伤,却没有性命之忧。
  黑衣人站立当场,看着地上的石妖,嘿嘿笑道:“连我一成力都挡不住,简直是废物之至!”
  他这一击迅捷而霸道,围观的大多是普通人,竟是没几个人能看清楚他的动作。
  人群开始沉默,在这样的情形下,没人敢多开口,就连一向愚笨的石妖们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与眼前这几个黑衣人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明哲保身是大多数人在这种情形下的选择,人如是,妖也如此。
  看着沙滩上绿色的血液缓缓流淌,林小七已经开始出离愤怒了。
  对他来说,这些石妖并不足惜,一个多月前,他还想着怎么杀死他们。
  但现在却不同了,这些石妖尽管愚笨依旧,但毕竟是他“林公子”的人。
  对林小七来说,这个世上值得他维护的人并不多,但就在一个多月前,这些傻笨、粗俗的石妖却有幸被列入这个范畴!看着地上绿色的血液,林小七忽然在心里骂了一句:“操你大爷的,敢动老子的人?”
  由于林小七来时就藏在人群之后,所以并没有人发现他,但他身边的巴各特却亲眼看到林小七的眼睛在一瞬间变的血红。
  他心中一颤,刚想出声时,却见这血红的眸子冷冷看向自己,一种极度寒冷的感觉刹时便包围了他……
  场中的三个黑衣人见周围一片寂静,不由疯狂的大笑,一人嚣张地吼道:“还有谁?还有谁?逍遥岛上就没有一个有种的人吗……”
  但是他的吼叫声却忽然停止,因为周围的人群开始起了骚动,有人激动的高声喊道:“神龙使来了,林公子来了!”
  三名黑衣人相互看了一眼,迅速站成了一个三角形,三人之间如此默契,显然是对这样局面似乎早有预料,居于当中的一人脸上甚至露出一丝笑意。
  林小七缓缓踱出,他的眼睛已经恢复平常,但脸上却有如岩石般的冷峻。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的寒意,周围鼓噪的人群纷纷闭上了嘴巴,同时,也让出了一条足有四五尺的通道。
  忽然间,一个小妖扑到了林小七的身边跪下,哭道:“公子,他们……他们杀了恩里轧!”很显然,愚笨的石妖以为自己的同伴死了。
  林小七冷冷看了一眼小妖,轻声道:“滚!”
  小妖呆了一呆,道:“公子,你……你说什么?”
  林小七冷笑,咬牙道:“我说让你滚!我林小七手下没你们这帮没用的饭桶,在自己家的地盘上被人打了,居然没一个敢出声的!真他妈给我丢脸!”微微一顿,他缓缓巡视着周围的石妖,厉声说道:“都给我记住了,在你们没有勇气拿刀砍向比自己厉害的人的时候,谁也不许叫我公子!”
  石妖们噤若寒蝉,虽然他们谁也没见过林小七动手,但郁带衣却在他们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恐惧的种子。
  他们相信,只要林小七愿意,甚至只需吹一口气就能将自己杀死!对他们来说,林小七就是神,而且是从冥界中走出的冥神。
  因为在他们眼里,死去的拓克图也是神,但在郁带衣的描述中,身为神的拓克图却连林小七的一个小指头都挡不住!在他们的心中,能杀死神的,唯有冥界中的冥神!
  林小七冷冷地看向三个黑衣人,淡淡道:“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离焰岛上的人?”
第六十九章
  林小七的心中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失望,愤怒是来自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黑衣人,虽然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意欲何为?但刚才的行径无疑是一次赤裸裸的挑衅!这挑衅不仅是针对自己,同时也是针对略有雏形的逍遥岛。
  林小七心中很清楚,不管对方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自己绝不能轻易放过他们。
  因为这周围还有数百的移民和石妖在看着,在围观的同时,他们也在等待着,等待着自己给他们一个希望得到的结局!谁都不希望自己未来的主人是个弱者,尽管林小七是移民心目中的神龙使者,是石妖眼中的铩神者,但是谁都不曾亲眼见过这位神龙使和铩神者的“神威”。
  对于这些期冀着勇者守护的弱者们来说,他们需要更加真实的一幕来巩固他们原本有些孱弱的信心!哪怕这一幕是血淋淋的!林小七很清楚这些人的心思,所以他站了出来。
  但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同时,他的心里同样有着失望和失落,他的失望是来自于那些已经被他视为自己人的石妖。
  他可以容忍这些石妖的粗鲁和污秽,但却无法忍受他们的懦弱,对方不过区区三人。这数百的石妖在自己的同伴被击倒的时候,竟然没有反抗,没有怒骂,甚至连声音都不敢发出!失望之后便是随之而来的失落,那一瞬间,林小七甚至觉得自己留在这岛上是个错误。
  为了这些懦弱的石妖和周围与自己几乎毫不相干的移民们,自己留在这个地方值得吗?
  但是这样的失望与失落只是瞬间,当自己的面前站着对手的时候,林小七从来不让负面情绪主宰自己。
  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三个黑衣人,他在心里权衡着双方的实力。
  如果时光倒退一年,林小七可以肯定自己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不。不是三个人,哪怕是其中的任何一人,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现在却不同了,自大周天剑的传承后,林小七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实力有了怎样的增长。
  还有那次在大厅里的屠杀后,功力平添了一甲子,这两次常人眼中几乎就是奇迹般的际遇,已经让他成为这世间一个真正的强者!也尽管这强者只是广义上的强者,但林小七心中清楚,面前这三个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在林小一刚出现的时候,三个黑衣人就已经感受到林小七胸中的那股愤怒与暴戾,但让他们奇怪的是,这样的情绪却很快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深入骨髓的寒冷。
  三人脸上原本张狂的笑容迅速消失,再次相互看了一眼后,三角形的站位又再次紧密了一些。
  因为紧张,他们甚至忘记了回答林小七的提问。
  而在他们身后,娇小的碎银已经悄悄盘旋在他们的头顶,已经变成纯银色的眸子里满是兴奋。
  在碎银的眼中,这三个人同样不堪一击,要知道。单论实力,原本就是魔灵龙的它在吞噬了那条小海蛇的内丹后,就连现在的林小七也未必是它的对手。
  林小七轻轻吸了口气,然后朝碎银招了招手,面前的这三个黑衣人来历不明,他还不想让他们这么早就死在碎银的手中。
  被招回的碎银明显有些不高兴,哼哼唧唧的过来后竟是难得的不理林小七,而是飞上了一旁的大树专心地看起热闹来。
  林小七无奈的笑了笑,他现在的心情已经彻底的平复,他知道,三个黑衣人将要为自己的张狂付出代价已经是注定的结局,但他更想知道他们的来历。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呢?有了鲛族人,逍遥岛的防卫工作几乎毫无破绽,就连自己想偷偷的穿越一次也是不可能的。
  鲛族人在水里的实力已无须多说,但更可怕的是他们的眼力,天上地下,除非是在云层之上、地脉之下,否则绝不可能逃脱他们的视线。
  依这三个黑衣人的实力来说,偷偷潜入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他们唯一进岛的方式就是光明正大的进来,也就是用离焰岛人的身份进来。
  但是他们的行径却又奇怪之至,林小七清楚,真正离焰岛的人是绝不会做这样愚蠢的事情。
  这事真他妈的有点古怪!林小七暗暗忖道,难道……难道会是尊者派来打探消息的人?不会吧?上次来的黄衣是何等人物,没道理这次派这三个货色啊!即便是,这打探消息的方式应该是暗中进行才对,没理由如此嚣张跋扈,倒像是有意在激怒自己一样!这事实在是……
  “我再问一次,你们是不是离焰岛的人?”林小七视线投向远处,在沙滩的另一边,郁带衣正急急奔来。
  而他身后的海面上几道急快的银线掠过,正是鲛族人往这边赶来。
  居中的一个黑衣人忽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林小七淡淡道:“是的话我可以留你们一命,不是话……”他一扫周围的石妖,忽然古怪的笑了,道:“我这些手下很久没有吃到他们最喜欢的食物了,我不介意他们来一次小小的聚餐。”
  他这话一出,周围石妖眼中绿光大盛,死死盯住场中的三人,生怕他们说出自己就是离焰岛上的人。
  这一刹那,石妖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有控制力稍差的,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而离焰岛的移民早就知道石妖们的嗜好,只是相处长了,倒是淡忘了。
  此时一听林小七提起,身上冷汗顿时淋漓,离石妖站的近的,急忙避开,以免成了盘中餐、口中肉。
  林小七看了,不由暗笑,若要吃早就吃了,哪还等到现在?
  不仅是那些移民身上流下冷汗,三个黑衣人听了这话,身上同样冷汗淋漓。
  这世上的死法有很多种,不怕死的人也有很多,但毫无疑问,没有谁喜欢被人当成美味吞下肚中。
  这样的死法实在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也有些窝囊。
  黑衣人吞了一吐沫,结巴道:“我……我们……”
  林小七眯起眼,淡淡问道:“你们什么?”
  三个黑衣人相视一眼,同声道:“我们是离焰岛的人。”
  林小七眼光一寒,道:“真是离焰岛的人?”
  一人急道:“我们确实是离焰岛的人,不信你可以……”他话音未落,郁带衣已经赶来,远远道:“公子,他们确实是离焰岛的人,不过……”
  林小七眉毛一皱,不等郁带衣将话说完,便道:“很好,既然是离焰岛的人,那么你们断去双臂吧。”
  郁带衣的到来已经证实了这三个人的身份,但林小七从郁带衣的神色中看出,这其间必定还有古怪,海中匆匆赶来的鲛人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他及时打断了郁带衣的话,不管这里面有什么古怪,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教训这三个黑衣人。
  若是等自己知道了这三人与离焰岛上的鲛族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后,反倒是不好下手了。
  三个黑衣人一听要自己断去双臂,脸色都是一寒,一人怒道:“姓林的,你不是说我们是离焰岛的人就放了我们吗?”
  林小七笑道:“我说了吗?我好像是说,如果你们是离焰岛的人,我就留你们一命,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打伤我的手下,似乎我没任何道理就饶过你们吧?”
  居中的黑衣人急道:“神龙使,我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这些石妖龌龊不堪,便是杀了几个又有什么?你不会为了他们而难为我们吧?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吗?”
  林小七冷笑道:“管你他妈的谁,这些石妖再是不堪,可毕竟是老子的手下。没我的允许,谁敢动他们,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一旁的郁带衣已看出林小七的心思,但他此时已知这三人的来历,当下眉头紧皱,接道:“公子,他们是……”
  不等他将话说完,林小七厉声喝道:“住口,今天这三人的双臂老子留定了,谁再多话,别怪我翻脸!”微微一顿,他看向黑衣人,道:“我知道你们不会束手就擒,来吧,你们三人一起上。”
  一个黑衣人忽咬牙,道:“好,神龙使真要动手,那咱们也只有奉陪了。不过,咱们可得说好,你一不许群殴,二不许用大周天剑,否则的话这场比拼不公平。”
  林小七哑然失笑,道:“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对我也是相当的了解啊。”
  黑衣人沉声,道:“你就说行不行吧。”
  远处的鲛人已赶到海边,正挥手赶喊,话中意思便是劝阻林小七不要动手。
  林小七懒得理会,挥手让众人散开。
  他一发话,石妖和移民们不敢不听,纷纷走远,各自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观望着。
  只一瞬间,场中只剩下林小七、郁带衣和三个黑衣人,而碎银却依旧趴在树上颇有兴致的看着,林小七的命令被它完全忽略。
  林小七看了一眼郁带衣,道:“老郁,你去对鲛族的兄弟们说,我心中有数,有什么事情等这场架打完再说。”
  郁带衣沉吟片刻,又看了一眼身远远观望的人群,道:“也好,公子身为岛主,也该竖立自己的威望了。只是这双臂……”他悄悄朝林小七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上让他手下留情。
  林小七心中冷笑,暗道:“留情才怪,反正也不知道这三人和老绛究竟是什么关系,先打他个残废再说。”
  他和古无病处的久了,下手本就阴狠毒辣,此时又是人为鱼肉,己为刀俎,能留人一命已是大大的破例了。
  只是这样的心思自然是要放在心里的,他微微一笑,转身看向郁带衣,道:“老郁,你去吧,我心中有数。”
  只是他这一转身的同时,也挡住了郁带衣的视线,两人谁都没看见三个黑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这笑意中有得逞、有暗喜,也有阴毒!这逍遥岛上所有的人、甚至是与他们同来的鲛人都不知道,他们装成这付张狂跋扈的样子、又故意打伤石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林小七转过身来,淡淡道:“动手之前,三位不妨说说高姓大名吧,免得呆会收不住手,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倒不知道手下死的是谁。”
  微微一顿,又道:“我瞧几位面目有些相仿,怕是有些血缘关系吧。”
  一人冷笑道:“神龙使好眼光,不错,我们三人是同胞兄弟,我叫木青檀,这是我的兄弟木青柳、木清杨。”
  林小七轻轻点头,道:“你们说的条件我都答应了,那么……这就开始吧。”
  木青檀一拱手,道:“那就得罪了!”话音刚落,他单手一圈一引,一道蒙蒙青光闪过,一根青灰色棍状的物件已执在手中。
  而他身边的木清柳和木青杨手中青光闪现,也同样出现了一只棍棒。
  林小七定睛瞧去,不由微微一愣,这兄弟三人手中拿的兵器还真就是木棍,而且上面青班点点,仿佛刚从树上截下来的。
  林小七心中不禁奇怪,他知道,无论是修道者还是修魔者,他们手中的兵器或法器都是惯用了的。
  并不像寻常武者,只要功力到了,不管什么兵器都可以发挥出威力。
  因为对于修道者和修魔者来说,兵器或法器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他们修炼经年,大部分的时光、甚至毕生的时光都消耗在兵器和法器的身上。
  剑宗的剑,器宗的法器,莫不如是。
  即便是不喜欢使用兵器的意宗,他们也同样修有一件护身的器具。
  但眼前这三个人却让林小七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难道他们修炼的就是一根棍子?可这棍子明明是刚从树上截下来的啊!
  趁着林小七发愣的一瞬间,木青檀已是率先发难!
  一道青光闪现,木青檀手中的木棍陡然涨大,原本只有酒盅粗的棍头瞬间变成碗口粗!这木棍带着凌厉的风声朝林小七当头劈下,而木青檀一动,他身边的木青柳和没有青杨也没闲着。手腕急振,两只木棍忽然变的绵软无比,竟是化做两只顶端尖锐、并长有细刺的藤条向林小七的肋下刺去!这一奇变完全出乎了林小七的意料,在他想来,这三只木棍无非也就是砸、劈、砍什么的,但他绝没想到这木棍竟是活的!
  林小七双目急睁,还没习惯强者身份的他,见三人来势迅猛,脑中第一个念头竟是习惯性的转身就溜!不过这念头也属无奈,他虽是剑宗出身,但武技平庸之极。
  除了背后暗算别人之外,他与人对阵时,唯一一招就是以命相拼,可说毫无技巧!但现在……“这三个人也就是奇技突出,实力不过尔尔,硬拼不是不可以,但万一吃了亏可就不划来了。再说身后还有数百人看着,按道理说,这一架自己不仅要胜,而且还要胜的漂亮才行!但是看眼前的情形……自己真的要先溜吗?一招不迎,反是避让,而且明显是被人逼的,这被人瞧见了同样是丢脸之至啊……”
  电光火石间,林小七忽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空有一身强横的元气和魔气,但少了大周天剑,自己竟然找不到一个正确的使用它们的方法。
  即便是有大周天剑在手,更多也是凭借胸中无比暴烈的戾气本能的与人对阵,真正像那些强者一样谈笑间取人首级的战斗似乎从没有在自己身上出现过……“这还只是对手的第一次进攻!自己居然这么狼狈,妈的,说不得也只拼了”林小七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应对方法,一咬牙,将体内的元气和魔气同时贯注在左右双臂,打算就此硬接下来!跑是不能跑了,后面有那么多人看着呢,再说,现在再跑似乎也来不及了。
  被人打的狼狈总比被人追着打要好,再说了,只要接下这招,自己便有靠上去反击的机会……
  场外的郁带衣并没有看出林小七的尴尬,他微微皱眉,似乎对木青檀兄弟手上的棍子发生了兴趣。
  其实不仅是他没看出林小七的尴尬,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木青檀兄弟三人都没看出林小七内心的变化。
  这兄弟三人见林小七一脸淡然,双手依旧下垂,心中不由讶异,出招的时候,棍上力道明显有些滞顿。
  而那些石妖更是为林小七的从容而发出欢呼声,在他们的心目中,“大王公子”是不可战胜的!别的不说,仅这份临敌时的气势就足以傲视天下,有什么人敢在敌人的兵器离自己的身体不足寸余的时候还能纹丝不动?甚至还发出轻蔑的微笑?石妖们相信,在下一刻,自己的主人就将一招制敌!是的,就是一招!对此,石妖们坚信不疑!
  移民们虽然不像石妖那样迷信林小七,但他们也同样认为林小七是故意如此,神龙离墒派来的使者又怎会对付不了三个寻常的修炼者?不过,与石妖们有所不同的是,他们的自信更多的是来自神龙离墒,而不是眼前的林小七。
  而接下来的场景似乎并没有让他们失望,石妖眼中的‘大王公子’以及移民心目中的“神龙使者”,果然是一招制敌!
  一招制敌!
  那一瞬间,正准备硬拼的林小七感受着及体的劲风和肋下已快入肉的尖刺,脑中却忽然一阵清明……一个清晰而古怪的招式在刹那间跳跃了出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左右手一引一牵,已将两根细藤牢牢抓在手中。
  随即腰中发力,轻轻后撤一步,让迎面而来的木棍擦着自己的鼻尖掠过!由于他的双手贯注了元气和魔气,藤上的细刺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险险避开木青檀三兄弟的攻势后,林小七脑中的意念随即转换,一招古怪且凌厉的腿法又浮现了出来……他轻轻一笑,竟然是闭起了双眼,任由脑中的意念引导着自己……
  所有的移民和石妖们都看得清楚,就在木青檀三兄弟手中的木棍堪堪触及到林小七身体的时候,身着淡蓝色长袍的林小七忽然化成了一道蓝色的光影。
  仿佛是空间在一刹那被扭曲,又仿佛时间停顿了一瞬而后又接着前行,眼前的淡蓝色光影就在这空间和时间里突然消失,紧接着又突然出现!再接下来,木青檀三兄弟在一瞬间被这淡蓝色的光影吸纳,而后又飞快的抛离!
  最后,一切仿佛静止,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在心里问着同样一个问题,林小七动了吗?
  人们似乎是看见了一道淡蓝色的光影,但是在这光影消失之后,他们又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因为林小七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一丝微笑,仿佛从来就没有动过。
  而他站立的姿势也确实保持的不错,挺拔而坚毅,脚下纹丝未动,沙滩上也并没有出现其它的脚印。
  而在他的身前,木青檀三兄弟匍匐在地,全都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每个人的嘴角边也都挂有青色的血丝!
  他动了吗?他没动吗?
  林小七轻轻吸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天上悠悠的白云……传承,大周天剑传承的不仅仅是那可怕的力量和阴毒的吞噬技能,它传承的还有历代宿主的记忆!就在林小七准备硬拼木青檀三兄弟的一刹那,不知来自谁的记忆从他的脑中突然浮现,而这记忆浮现的同时,某种极为高深的杀人技巧也顺应而出!一招,仅仅是一招而已!面前三个在片刻前还不知道怎么应付的家伙就轻易被自己打发!大周天剑,果然是好东西,无怪乎会有那么多的人为他舍巧忘死!
  这一招制敌震撼了所有的人,同时也震撼了林小七自己,这让他想起崖灰曾经告诉过他的话,真正的强者不仅仅需要强大的力量,同时也需要完美的杀人技巧!现在看来,这力量与技巧自己似乎都已经具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小七的心中仍有点不是滋味,他原本打算不再使用大周天剑,但现在看来,即使自己永远不去碰它也只是徒劳的。
  因为曾属于它的记忆已经深深的烙进了自己的脑海,挥之不去,有若幽灵……
第七十章
  看着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木青檀三兄弟,林小七嘿嘿笑道:“连我一招都挡不住,简直是废物之至!”这句话原本是木青檀在打倒石妖后说的,此时,林小七虽略加改动,但也算是原话奉还了。
  而一旁的石妖和移民们总算是从震惊中醒来,同时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尤其是那些石妖,他们虽然愚笨,但仍然清楚的记着木青檀刚才那句蔑视自己的话,现在“大王公子”原话奉还,可说是解气之极。
  兴奋之下,他们忘记了林小七的告戒,开始高声吼叫起“公子万岁!战无不胜!”
  听着石妖们的欢呼,林小七略觉惊讶,虽然是简单的‘万岁’与“战无不胜”这两个词,但他却不敢相信这是由头脑愚笨的石妖喊出来的。
  其实他并不知道,在拓克图统治这些石妖的时候,这两个词已经成了石妖牢记在心的一句口号。
  而现在,顺嘴的马屁自然是脱口而出了。
  林小七缓步上前,拍了拍手,道:“三位,打也打了,现在还有什么想法吗?”
  木青檀脸色青灰,黯然道:“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动手吧。”
  林小七轻轻笑道:“三位既然是离焰岛来的人,我也不好太绝情。这样吧,三位若是自己动手,一臂即可。”
  木青檀三兄弟相互看了一眼,忽然齐声道:“多谢公子恩典!”微微一顿,木青檀道:“公子大义,我们三兄弟牢记在心,一臂便一臂,不知道公子能否借兵器一用。”
  林小七看这三人倒也爽快,微微一笑,让人送上一把砍刀。
  木青檀一刀在手,并不耽搁,左右两劈,已是将木青杨和木青柳的右手砍下。
  随即哈哈一笑,刀交左手,又是一刀。
  这一刀下去,他的右臂也齐肩而落,但让林小七奇怪的是,这三人手臂被砍断后,竟是没有流一滴血!他刚才看见三人嘴角边的青色血渍后,本就有些奇怪,此时更是奇上加奇了!
  林小七上前一步,皱眉道:“你们的手……”
  木青檀嘿嘿一笑,道:“公子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流血吗?”
  看着木青檀脸上的笑容,林小七心中隐觉不妥,当即停下脚步,道:“是,它们为什么没流血?”
  兄弟三人忽然抓起地上的断臂,同时笑道:“想要知道吗?你自己过来看吧!”这兄弟三人话音未落,远处的郁带衣却忽然想起什么,脸色急变,高声狂呼道:“公子小心,他们不是寻常的修道者,他们是婆娑岛上的妖木族!”
  木氏三兄弟刚和林小七动手时,郁带衣心中就有莫名的隐忧,他觉得这三人绝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但急切间,他却找不出端倪。
  而当木氏兄弟被打在地上吐血时,郁带衣觉得自己抓住了些什么,但再细想时,却依旧没有头绪。
  但是就在刚才,在木氏兄自断一臂的时候,郁带衣的脑海中忽然蹦出了“鬼木残肢”这一妖族秘技。
  再联想到木氏兄弟吐出的青色血迹,他已猜出了这三人的来历……在东海海域,有无数和逍遥岛一样的岛屿,由于这些岛屿人迹罕至,所以岛上的各类生物得到了自由生长的机会。
  若是这些岛屿上的灵气充沛,再加上日月光华千百年的滋润,岛上生物就有可能产生自己的灵识,比如,逍遥岛上的石妖就是如此而来。
  而东海之大,茫茫无际,这样的岛屿并非一个两个。
  在逍遥岛西去六千余海里的地方就有这样的一个岛,岛上有一个妖木族,他们善能拟化人形,又有再生功能。
  是东海诸岛妖族中最诡异、也是最强大的一脉!郁带衣曾经听拓克图说起过这妖木族,但年月久了,只落些印象,急切时却记不起来。
  好在郁带衣隐约记得当时的拓克图曾经的一次感慨,他说妖木族最厉害的就是一招“鬼木残肢”,这一招使出时,可凭残肢之血借方圆十里的树木之力为己用。
  这一招威力奇大,常人绝难抵挡,当年的拓克图本有心收服妖木一族,但这一招却让他忌惮不前。
  用他的话说,若要攻上妖木岛,唯一的方法就是先将岛上的树木全部连根拔起,然后烧成灰烬,使他们无以借力。
  若是简单用火烧、用刀砍都不行,但凡留一点根脉在土里,妖木族人就能在瞬间使它们重生!
  而就在木青檀断臂的一瞬间,郁带衣终于是想起了拓克图的话,但是,他醒悟的似乎迟了一点,提醒的也太晚了一点!而最让他揪心的是,逍遥岛上的树木也太多了点,到处郁郁葱葱。平时看上去赏心悦目,但此时此刻,这无异与杀人之利器!
  郁带衣服一声呼出,林小七已见异象!木氏三兄弟的断臂处不是没有流血,而是这血都化成了几乎透明的丝线渗进了沙地!而这丝线仿佛活物,在瞬间便穿越了沙滩,然后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在这网的尽头,一阵令人窒息的风吹过,随即。在这沙滩周围方圆十里的树木顿时枯黄,叶片纷纷落下,不过刹那,地上已是铺了满满一层!面对如此异象,这岛上的人顿时惊慌失措,来不及细想,便抱头作鸟兽散。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些逃窜的人全是离焰岛来的移民,而那些笃信“大王公子”是无所不能的神的石妖们,又仿佛是因为知耻而后勇,竟然矗立如常,没有一个人逃窜!
  但这一切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木氏三兄弟在异象发生的同时,如闪电般的从地上跃起,随即移形换位,将林小七团团围住。
  而他们的断臂也只是瞬间便恢复如初,仿佛从没有断过!
  林小七竟还在冷笑,他心中虽然明知不妥,但他却并不知道这兄弟三人合力使出一招“鬼木残肢”究竟有多恐怖!单是一人的话,这周围十里的树木之力虽然会被他借用一空,但这些树木会在十日之后恢复生气,而并非是死亡。
  但当木氏兄弟合力使出这一招时,这方圆十里的树木从此再无生机,唯一的用处只能是做釜底之薪!
  林小七冷冷地看着三人,缓缓道:“你们还没打够吗?”
  木青檀哈哈地笑,道:“并非是没打够,而是根本就没打完!所谓兵不厌诈,刚才的一招叫缓兵之计,也叫借力使力,若不是想法自断一臂,你又怎么会容我们使出这招‘鬼木残肢’?架还没打,便先自残,是个人都知道其中有诈,所以我们只得出此下策了!”
  林小七从没听说过这妖木族,不由皱眉道:“‘鬼木残肢’?这是什么玩意?”
  便在此时,空中一声极为高昂的龙啸声响起!原来碎银见异象忽生,身下大树在瞬间便已枯萎,心中正奇怪时,这枯树却忽然张开所有枝节将它抱住。
  所幸它化成蛇般大小,这树一时间抱它不牢。
  但是就在它想要挣脱时,远处木青檀已是看见,口中暗暗念了一句后,从沙滩上又生出无数细藤从树的缝隙间窜出,终于是牢牢将它捆住。
  所有的这一切全发生在林小七的背后,所以他并没有看见。
  而就在林小七与木青檀说话这当口,碎银心中发怒,竟然是现了本像,一木之力又焉是龙力之敌?只瞬间,碎银的身体涨大无数倍,轻易将这枯树和无数细藤震得粉碎。
  而当它再次翱翔在天时,心中愤怒有若九天之火,身体周围竟是闪先无数细小的金光,一声愤怒的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