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4部分

敌时,竟然不知道克敌之道正在于随机应变,因地制敌。
  倒是傻不愣登的选了一处宽敞的场所,生怕自己死不了似的!
  “老白啊老白,你想要早投胎,干脆抹脖子算了,也省的连累你这命苦的师弟……”林小七忿忿的怨着,转眼又看见左侧树林的地上腐叶重重,树根隆起纠结,眼珠一转,心中已有了大略的计较……只是纸上谈兵容易,真正实施起来却有相当的难度,其他的且不说,单就如何才能将赤目神君引入这片区域,就着实费人思量。
  林小七望向场中,眉头又深深锁起,引君入瓮,必得先置其饵!只是,除了自己的这条小命,这周围哪里还有其他算得上是诱饵的东西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说不得,也只好如此这般了……林小七轻叹了口气,嘴里默念法诀,从须弥戒指里捣鼓出一堆的小玩意……
  树林的空地中,赤目连声冷笑道:“本尊追了你三天三夜,你便以为本尊奈何不了你吗?实话与你说了吧,本尊追而不杀,为的只是保你肉身,否则又如何拿你炼制人儡?你信是不信,本尊全力施为,你必撑不过十招!”
  白悠然笑道:“十招吗?其实白某心知,五招也未必能挡的下,不过你为魔。我为道,今日即使战死当场,白某亦无所憾。我也实话对你说了,你白爷我跑的也累了,五招也好,十招也罢,今日就与你痛快的杀上一场……嘿嘿,不过你要想要白某肉身,怕是由不得你了。白某虽然技艺低微,但自爆心脉这一招那是早就学过,你若是想要一具全无元气的尸体,那也只好由得你了!”
  赤目一振长鞭,喝道:“也罢,你跑的累了,本尊也追的累了,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本尊就成全你!大不了再寻一个人儡就是,也省的多费时日!”他一言既出,也不见肩膀颤动,手中长鞭便如毒蛇般跳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直奔白悠然的咽喉而去!他这长鞭不过一丈左右,鞭起时,白悠然闪电般后退,两人之间的距离已拉出一丈开外。
  但这鞭子却陡然暴长,如影随形,仍是不依不饶的刺向白悠然的咽喉!
  这一刺来的突兀,白悠然竭尽全力后退,但退出一丈开外时。已堪堪抵上一棵大树,而那黑鞭空中暴长,如蛆附骨,白悠然此时已是避无可避!
  白悠然后背一抵树干,口中一声轻喝,持剑在地上轻轻一点,身躯拔起,避过鞭头。
  随即又拧腰在鞭头轻踩,一个鹞子翻身,竟是避过了这一刺。
  赤目一刺落空,但鞭子却收势不及,生生刺进了树干。
  赤目嘿嘿笑道:“剑宗之人以武入道,身手端的是灵巧,竟然避过了本尊这一招!好,好,你我再来战过。本尊倒是要瞧瞧你能避过几招,若是你撑过十招,本尊今日就放你一条生路!”他一言既毕,手中加力,长鞭上登时黑气大盛,微微一抖后,竟是将整棵大树震得粉碎。
  木屑四处飞散,落在地上时,竟色呈黑败之色。
  白悠然一旁瞧了,心头大震,暗道这厮好厉害的魔功。现在瞧来,这三天三夜的追击,他果然是手下留情了。
  此时自己身心皆疲,休说是十招,便是五招能不能撑的过去,也还是未知之数!他想到此处,已知今日下场,心头倒反而轻松,笑道:“赤目,让你身后的魔龙也一起上吧,白某一并接了!”
  赤目冷笑道:“凭你也配!本尊法力高你太多,若是人龙合体方能胜你,岂不让人笑话?”
  白悠然一愣,随即笑道:“罢,罢,技不如人,也难免落此羞辱。赤木,你攻我一招,现在该你白爷攻你一招了!”他哈哈大笑,心中已有必死之念,只想着死前拼上一拼,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死前被这魔头再次羞辱。
  他一念顿生,心中豪气上涌,掐了个剑诀后,竟是使了一招同归于尽的招式向赤目扑去。
  白悠然手中长剑紫光蒙蒙,剑头更是吐出尺长的剑芒,赤目没料到他会舍命相攻,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他一剑劈中。
  赤目垫步后撤,但白悠然一劈之后,剑势却连绵不绝。长剑一挽,幻起一片眩目的紫色光华,又再次劈来!赤目被逼的连连后退,手中长鞭也远不救近,心中恼怒,眼中红光一盛,忽的从口中吐出一蓬黑雾将白悠然牢牢罩住。
  他这一招本是凝聚体内魔气化为毒雾,专门于近战时攻人不备,以取奇效。
  赤木这一口黑雾虽然中者必死,但白悠然到底是道家弟子,体内元气精纯。一见黑雾喷出,当即屏住呼吸,竟是未受荼毒。
  虽也吸进了少许黑雾,但他元气三转,顿时将体内毒素驱除。
  白悠然一击虽是未果,但也逼的赤目手忙脚乱,当下不由哈哈大笑。
  再一振长剑,荡散周围黑雾,在一片蒙蒙紫光中,又是和身刺去!
  赤目被白悠然的剑势逼的连连后退,心中本是羞恼,此时又见白悠然状若疯虎,招势之间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心中竟然隐隐生出惧意。
  他这惧意也不是全无理由,道魔相生相克,白悠然剑头上吞缩不定的紫心剑气本就可以克制赤目的魔功,只是白悠然功力太低,造不成实质性的威胁而已。
  但饶是如此,赤目仍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心中又想。这树林离鹿啄城不过二十余里,此时若有这白悠然的同道中人赶来,自己势单力薄,终是讨不了好去!想到这里,他再不敢托大,口中一声断喝:“黑龙,化甲!”
  随着赤目的断喝,他身后的魔龙发出一声刺耳的龙吟后,张牙舞爪的奔将过来。巨大的身躯一扭,将赤目团团围住,然后在阵阵腾起的黑雾中,竟是化成了一件银白色的战甲!
  这件战甲银光闪闪,全由细小的鳞片组成,它自上由下将赤目牢牢的包裹起来,手腕、足踝也各有一只龙爪护住。
  魔龙化甲后,并非全是死物,那只硕大龙头在赤目头部若隐若现,伸着长长的舌头,一双同样是血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白悠然。
  白悠然大笑道:“赤目啊,赤目,早就让你和魔龙一起上,你却偏要矫情!来,来,来,再吃白某一剑,我倒要看看你这灵兽化成的战甲究竟有多厉害!”
  赤目一声冷哼,也不理会白悠然的讽刺,手中长鞭一卷,向白悠然的肩部刺去。
  白悠然见长鞭刺来,竟不躲不让,反是加快的速度向前冲去。
  这长鞭尖若利刺,只瞬间便贯穿了白悠然的肩部,白悠然一咬牙,脸上泛起一阵紫气,却是任由它穿肩而过!他心中早有死念,此时只想着在死前能结结实实劈这赤目一剑,此时见鞭头刺来。索性不管不顾,强自运转体内元气,企图在赤目的魔功发动前,抢先劈他一剑!
第一十章 救兄切·以身为饵迷赤目(下)
  赤目见白悠然一剑劈来,眼中红光大盛,竟也是不避不让,站在那里用肩膀生生的受了这一剑!
  这一剑劈下,顿时紫光、黑雾大盛,一片眩目的光华中,金铁交鸣,声声刺耳!这一剑劈下的力道巨大,白悠然受这反震,腕部忽然一阵剧疼,却反是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等他站在稳后望去,却发现赤目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身上银甲灿灿,自己这一剑劈出,竟是连个印记都没留下!
  白悠然手中长剑已是断成两截,胸口也传来一阵恶心感,他忍了忍,但喉头一甜,终是吐了一口鲜血。
  而这时,赤目手中长鞭一扬,穿过白悠然肩部的鞭梢再次暴长,将白悠然牢牢的捆了起来。
  白悠然心知不妙,知道若是被生擒,必免不了做人儡的下场,当即双眼一闭就欲运气自爆心脉!但他刚一吸气,忽觉身上的长鞭一紧,勒的他全身剧疼。且这鞭上又传来阵阵寒气,透入体内,将他的气机牢牢锁死,此时再想自爆心脉却已是迟了!
  赤目放声大笑:“姓白的,你此时还想自爆心脉吗?你若是知趣,便乖乖的就缚,省的本尊多费手脚。本尊答应你,将你制成丨人儡时,留你一份灵识,你瞧如何?”
  白悠然惨笑道:“赤目,你若是英雄,就一掌拍死我。白悠然到了冥界,也绝不怪你,怪只怪我技不如人。可你若要拿我炼制人儡,休说是英雄了,我看你便是狗熊也远远不如!”
  赤目冷笑道:“你休要拿话激我,英雄?哼哼,真是笑话,一入魔道,要做的也是枭雄!所谓英雄,还是留着给你们这些修道之人做去吧!”
  白悠然仰天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此时受缚,由人宰割,这人儡的下场怕是再也难免。
  当下心头凄然,却是闭起双眼,再不说话。
  赤目见他再不说话,也不敢多耽搁,左手指间幻出一点黑光向白悠然头上点去。
  这一指只要点上,白悠然的灵识便被泯灭,从此与行尸走肉无异,再无恢复的可能!
  但就在此时,林间忽然传来一阵轻笑,有人道:“一入魔道,便是枭雄,壮哉!赤目啊,赤目,你果然了得!”
  赤目微一皱眉,向来人看去,却见林间深处正自走来一个道士装扮的人。
  这人三缕长须,面色微黑,高冠束发,意态颇为潇洒。
  这人刚一出现,赤目身上银甲便瑟瑟做响,头顶更是传出魔龙沉重的喘息声。
  赤目微微一惊,心道这来者何人,竟让自己的魔龙一见心怯?
  这道士一边走来,一边笑道:“久闻老赤你的大名,今日得见,幸甚,幸甚……不过,老赤啊,我瞧你这所谓枭雄也是狗屁!”
  赤目一愣,却是忘了问这人姓名,只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道士笑道:“所谓枭雄,自然是要心够黑手够辣,为达目的,攻其弱点,不及其余。从这一点上来说,你做的倒是不错。只是我瞧别人做枭雄的,不仅心黑手辣,更是体貌端健,面有福像,再瞧你嘛……”这道士口中啧啧有声,上下打量着赤目,又道:“我瞧你却是胖若肥猪,一身赘肉,哪里有半分枭雄的样子?”
  这赤目相貌虽然奇特,但身材却是匀称,无论如何也说不上一个胖字。这道士信口开河,乱说一气,面上神情亦有调侃之色。
  赤目怒道:“哪里来的道士,竟敢胡说八道,本尊乃修炼之人,哪里是一身肥肉、胖若肥猪了?”
  道士嘻嘻笑道:“你不胖吗?那倒奇怪了,你刚才与我师侄说好不用魔龙助阵,此时却出尔反尔,用这魔龙化甲擒住了他。嘿嘿,难道你没听说过‘食言自肥’这四个字吗?”
  他这话还未说完,赤目和白悠然都是吃了一惊。
  赤目吃惊的是这道士自称是白悠然的师叔,法力必然不弱,自己擒这白悠然已然是费了一番手脚,此时再来个厉害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挡得住。
  再者,这人一出现,自己豢养的魔龙竟然瑟瑟发抖,如此情形倒是第一次见到。
  要知道,他这魔龙份属灵兽,虽只是下阶,但它身具魔性,即使遇上中阶、上阶灵兽也敢抵死一战。
  但自从这道士出现后,这魔龙竟然斗志全无,赤目心中亦不免畏惧。因此,他见这道士调侃自己,却不搭茬,只闷哼一声,强自忍下了心头怒气。
  而白悠然吃惊的却是他压根就不认识面前的道士!他心若死灰,本已是放弃挣扎,自认了做人儡的命,因此这道士刚一出现时,他也懒的睁眼。
  复又听这道士说什么“一入魔道,便是枭雄,壮哉!”之类的狗屁话,以为又来了个修魔者,更是意性萧索。
  但这时再听这道士说是自己的师叔,却不由他不睁眼了!
  白悠然看向这道士,结巴道:“你……你……”
  这道士一沉脸,怒道:“什么你、你的,好没规矩!白悠然,你见了师叔就是这样称呼的吗?”
  白悠然受这道士抢白,怒气不由上涌,正欲再说,却瞧这道士朝自己眨了眨眼,复又大声叱呵道:“你身为玲珑阁的弟子,不仅不能除魔卫道,却反受魔头羞辱,真是丢尽了你师父的脸!”
  白悠然见这道士嘴里骂着自己,但却一个劲地使眼色,心中更是奇怪。
  再瞧他一身道家装扮,意态更有几分潇洒,便暗自琢磨着。许是同道中人见自己被擒,便谎称同宗,以便施以援手。
  他想到此处,有心要应和这道士两句,但他生来梗直。不会说谎,更不愿叫这无名道士为师叔,索性一闭眼一低头,做了个聆听教诲的样子。
  赤目在一旁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道士笑道:“你耳聋了吗,没听见我说玲珑阁这三个字吗?”
  赤目冷笑道:“原来你和这姓白的都是玲珑阁出来的。不过这玲珑阁也没什么了不起,当年的轩辕沐我也见过,不过尔尔,即使换了他来,也未必能拿本尊如何……”
  道士却拍掌笑道:“然也,然也,老赤你这话我爱听的很,我这师兄法力确实不高,否则哪会大老远的跑去什么大迷椤幻境呢?”
  赤目不由一呆,他这话本是给自己壮壮胆气的,却没想到这道士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而一旁的白悠然却不乐意了,睁开双眼想要质问,却又听这道士接着说道:“不过,我师兄的法力虽然不高,但却并不代表我玲珑阁没有能人。这要按实力算起来嘛,我师兄虽是一派宗主,却只能勉强排在第四,在他上面还有三位高人!”
  玲珑阁中还有三位高人?白悠然不由一愣,他虽然明知这道士胡说一气,但心中好奇,忍住了话语,想要听一听这道士究竟是如何胡说八道的。
  而赤目同样好奇,问道:“还有哪三位高人?”
  道士笑道:“这第一位自然就是玲珑阁的玲珑仙子楚轻衣了,她虽然是我师兄的徒弟,但天资聪颖,寻常法术学来,不费吹灰之力。更难得是她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已将我玲珑阁的紫心剑诀有所发扬!再者,她实乃九天仙女下凡,可谓风华绝代,举手投足,无不足夺人心魄!在我玲珑山下,每天都有数千人流连徘徊,以期上天怜顾,能远远地看这玲珑仙子一眼。唉,休说是这些普通人了,即便是我们这些修道、修魔之人,只要见了她,那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同样目眩神迷,为之倾倒,便是连剑都拿不动了!嘿嘿,依我瞧来,如老赤你这般心地龌龊之人。若是见了她,必是自惭形秽,怕是当场就要用手中的鞭子将自己吊死!所以,称她为玲珑阁第一高手,便是我师兄也得说上一个服字!”
  玲珑阁楚轻衣的名字,赤目却是听说过,他心中知道,虽然这道士所言多有夸张,但楚轻衣的确配得上风华绝代这四个字。
  天朝修道人中亦有好事之徒,曾在数年前,将天朝境内大小宗派的修道女子做了个总结,评出了所谓的十大美人,亦弄出了一个美人榜。
  但这在美人榜上,却没有楚轻衣的名字。
  写榜之人自言,楚轻衣乃天地间的灵气汇聚而成,自己从不敢正眼直视。写无可写,评无可评,如此伊人。已在榜外,妄言评之,不过是亵渎了佳人!
  赤目虽是修魔之人,但亦有爱美之心,与这楚轻衣。他也曾远远见过一次,正如这道士所言,一见伊人,心中确实有一种自惭形秽的念头。
  因此,他听这道士骂自己龌龊,也不理会,径自问道:“那第二个是谁呢?”
  道士笑道:“这第二个嘛,呵呵,可就更了不得了!这人智谋深远,胸有丘壑万千,遇敌之时,不动兵戈,便能于谈笑间取人性命!老赤啊老赤,你若遇上了楚轻衣,她心地善良,说不定还可饶你一命。但若是遇上了这人,我劝你还是远远逃逸,多望一眼,那便是死路一条啊!”
  赤目见他说的悬乎,不由哈哈笑道:“这天下间俱多能人,但却还没有一个能让本尊远远瞧一眼,就心生逃逸之念的人!哈哈,也罢,你且说来听听,这人究竟是谁?”
  道士笑道:“此人便是我师兄的第三个徒弟,林小七便是!”
  赤目呸了一声,冷笑:“什么狗屁的林小七,本尊从未听说过。道士,你也不用再往下说了,这第三个高人想必指的就是你,不说也罢。本尊问你,你既然现身,究竟有何图谋?我瞧你胡说一气,必定是有原因……”他顿了一顿,又道:“你师侄尚在我手,你若想拖延时间,等帮手来助你的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个念头。本尊瞧不见人便罢,只要有人来,我便先杀了这白悠然!”
  道士笑道:“高明,高明,这都被你看穿了。好,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要如何才能放了我师侄呢?”
  赤目嘿嘿笑道:“放了你师侄?哈哈,亏你说得出口!”
  道士一皱眉,道:“难道你想与我这不争气的师侄同归于尽吗?”
  赤目哈哈大笑,道:“臭道士,你休来唬我,你知道本尊刚才为什么任由你胡说八道吗?”
  道士奇道:“为何?”
  赤目道:“实话告诉你,你来的突兀,且又自称是这白悠然的师叔,本尊自然有所顾虑。但刚才你胡说一气的时候,本尊已用秘法测过你的法力!嘿嘿,便你这样的人,也敢自称玲珑阁的高手?我瞧你连你的师侄也多有不如,休说是你一个,便有十个百个你这样的人,本尊不费吹灰之力,也一并送去了冥府!”
第一十一章 势骑虎·身入绝境有转圜(上)
  鹿啄城外的树林中,林小七轻捋颌下长须,面上意态闲适,但后背却禁不住冷汗淋漓!为救白悠然,他故技重施,扮成一个道士出面周旋,意图拖延时间。
  他刚才放出的金蝉寻的正是古无病,他心中琢磨,只要古无病即使赶到。合自己三人之力,即使斗不过这赤目神君,但至少也有一半的机会救出白悠然。
  况且,他本就打算诱这赤目进入左侧那片树林,在那里,他早就布好一干陷阱、机关,正等着这赤目神君。
  但此时,他一番胡吹乱侃之后,却仍不见周围有动静。他和古无病早有默契,在这种情形下,一人潜至周围,必会用约好的暗号知会同伴。
  这暗号便是一长三短的鹧鸪声,而此时周围一片寂静,唯有风声掠过林间,发出沙沙的婆娑声。
  至于被赤目看穿底细,这早在林小七的意料之中,两人法力相差太远。如果不是他自称是白悠然的师叔,一出场便在气势上震住了对方,这破绽还要露的更早。
  但这林小七自小便会演戏,此时被赤目戳穿底细,尽管心中惶惶,但面上神情却依旧如故。
  他轻笑一声,道:“老赤,我看你这赤目一名不如改叫沙眼算了,如你这般眼光,也敢出来闯荡?”
  赤目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小七轻轻一笑,面上神色极为悠闲,道:“你难道没听说过功至化境,便可返璞归真一说吗?我修道九十余年,虽然距离登仙之日尚有遥遥路途,但近百年的苦修,法力又怎会比不上一个初窥门径的毛头小子呢?”
  赤目冷笑道:“你自管胡吹大气,本尊信是只是自己的眼睛。”
  林小七看了一眼赤目头顶正自喘着粗气的魔龙,也冷笑一声,道:“疆外之人,果然愚笨,我且问你,你这魔龙是怎么回事?”林小七心思向来缜密,他刚一出场,便已注意到这魔龙神态萎靡,倒像是患了什么病一样,那双本自凶残嗜血的眼珠竟是瞧也不敢瞧自己一眼。
  他心中奇怪,说话间便有意多看了这魔龙两眼,却又发现。只要自己视线一转过去,这魔龙便微微颤抖,更是将眼珠紧紧闭起!林小七思绪转的极快,随即便想到了离墒送自己的那片龙鳞。
  离墒本是龙之始祖,普天下的龙族都是它的子裔,这魔龙自然也不例外。
  林小七暗想,若算起来,这魔龙也不知是离墒多少辈的重孙,它此时闻着了自己祖宗的气味,心生畏惧那也是自然的!
  不过,这毕竟只是猜测,林小七也不敢擅下定论。
  但此时事态紧急,古无病迟迟不至,而这赤目也看穿了他的底细。林小七心中焦虑,心头一横,便要拿这魔龙来赌上一赌!
  赤目眉头微皱,刚想说话,却见林小七又道:“你这魔龙份属灵兽,普天下也没多少,它由灵入魔,战力更是惊人。它若是发起狂来,便是你这个主人也未必能赢得过它,我说的是也不是?”
  赤目沉声道:“是又怎样?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小七冷笑道:“我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你瞧瞧你这魔龙,自我现身后,它可曾正眼瞧过我一次?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赤目面目一阴,却是没再开口,只拿眼死死地盯着林小七……林小七的这番话正击中了他心中疑虑。
  自打摸清林小七的底细后,他便想当场击杀此人,所谓夜长梦多,在这里多费口舌、徒费时间终究不是事情。
  但时间一点点的消逝,他却迟迟没有出手,究其原因,正是因了这魔龙的缘故!他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魔龙为何就怕了这法力低微的道士呢,难道真是自己看走了眼?
  林小七见赤目神色阴晴不定,显然是有所顾虑,不由笑道:“老赤啊老赤,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依我看,让我这师侄给你赔个礼,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了吧。”
  赤目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说结便结了吗?那本尊的损失又该怎么算?”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不肯就此罢休……也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这师侄在你手中,我便是法力高强,也奈何你不得。我有一法,可解此局,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赤目见这道士神色从容,口中侃侃而言,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不由疑虑更甚。
  他多年修魔,山外山、楼外楼的道理也是知道的,且修道的境界中也确有返璞归真一说,再加上上魔龙突然萎靡,此时此刻,他哪还敢妄自用强?沉吟片刻后,道:“你且说来听听,若是合理,本尊便依了你。”
  林小七听他如此说来,心中暗喜,知道君已入瓮,接下来就看自己与这瓮下的一把火烧的如何了。
  若是烧的巧妙,自己和这老白脱身当不成问题,即使弄砸,只要自己舍了这条小命,老白的命却还是可以保住的!他一念至此,心中更是放松,笑道:“老赤啊,你修魔,我修道,解决问题的方式自然是离不开一个打字。不过我志在救我师侄,你且先放了他,我再陪你慢慢打过。此番争斗,是点到即止也好,是性命相搏也罢,你且说来,我无有不从。”
  赤目哈哈大笑道:“可笑,可笑,你当我是傻的吗?若真要打,我便先杀了你这师侄,再来和你打过,却为什么要先遂了你的心愿?可笑,可笑,也不知是你当我傻,还是你自己真傻,这种话也亏你说得出口!”
  林小七道:“傻与不傻,你先等我把话说完。我既然让你先放了我师侄,必定会对你有所交代……”
  他话未说完,赤目接道:“什么交代?”
  林小七淡淡一笑,从手指上褪下须弥戒指,道:“你瞧这是什么?”
  赤目远远瞧去,只觉这戒指内蕴灵气,知道是一件上好的法器,却说不出个究竟来。
  他皱眉道:“倒像是件法器。”
  林小七道:“不错,这确实是件法器,不过却不是件普通的法器。我与你说了吧,这戒指名唤须弥戒指,乃是件上品的天器!”
  赤目先是一愣,随即哈哈笑道:“你休来哄我,这普天之下,唯七贤居里有一件上品的天器,你这破烂戒指若是天器,那我这全身上下便满是仙器、神器了!”
  林小七微微一笑,也不辩驳,戴上戒指径自走到一棵倒下的大树前。他用手轻抚树干,嘴里默念法诀,随即轻喝道:“收!”随着这一声轻喝,这枯树瞬即缩小,及至与一根牙签般大小时,方才没入戒指不见。
  林小七收了这枯树,拍了拍手走回原地,笑道:“如何?”
  赤目与白悠然看的目瞪口呆,两人都知道这世上有乾坤袋一类的法宝,且赤目自己身上就有这东西。
  但这类法宝炼制颇为不易,一不小心,炼出的便是废品,即便是有成功的,最多也就是件上品的灵器。
  赤目和白悠然也算是见多识广,却还没听说过这一类的法宝有上了地器的。
  最重要的是,这类的法器容量有限,虽然也可勉强装些大型物件。但却需要耗费颇多精力,哪有林小七这般的举重若轻,从容自如?方才这棵大树少说也有丈余长,且枝干颇多,换了一般的乾坤袋,至多装半棵而已。
  林小七见两人看的痴迷,索性卖弄起来,口中再念法诀。手指一扬,竟是将那棵枯树凌空放了出来,当头向赤目砸去!赤目吓了一跳,左手一挥,将这枯树远远震开,怒道:“你敢偷袭本尊?”
  林小七笑道:“我若是要偷袭你,岂会用这东西?放心吧,我师侄在你手中,我不顾你,且还要顾他呢。”
  赤目皱眉道:“你这戒指果真是上品天器?”
  林小七道:“自然是上品天器,不瞒你说,这戒指妙用无穷,极致之处,容山纳海也不在话下。可惜我法力不够,否则凭了这枚戒指,便可驰骋天下!”
  赤目道:“且不管它是不是上品,我瞧你收取大树时轻松之极,想来至少也是天器一类。不过,你取出这戒指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用它来换取你的师侄吗?”
  林小七哈哈大笑道:“老赤啊老赤,你也太天真了,普天下又有多少天器?我想救我这师侄不假,可也没傻到用一件上品天器来换取他!”
  赤目见他揶揄自己,怒道:“道士,你少啰唆了,你究竟想干什么。我劝你还是快些说了出来,若再卖关子,我便先杀了这姓白的!”
第一十二章 势骑虎·身入绝境有转圜(下)
  林小七道:“很简单,你先放了我师侄,然后我陪你打上一场,我若赢,今日之事就此了结。你若赢,我便奉上这枚戒指,你瞧如何?”
  赤目嘿嘿笑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想让我先放了你的师侄,嘿嘿。其实你的条件也算不错,只是本尊又如何知道,等我放了这姓白的后,你肯老实的与我打上一场呢?你若是趁机逃走,本尊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林小七笑道:“早知道你会这样说……这个也简单,我可以先发个毒誓,若是趁机逃走,便叫我全家死绝!”林小七发这毒誓,可谓信口就来,他自小便是孤儿。从无血亲,全家早已死绝,只余得他一个。
  因此,从小到大,这样的誓言他也不知发了几千几万遍,此时说来更是从容、诚切,倒像是他家中还有几十口人一般。
  赤目本是修魔之人,性格暴戾、嗜血,行事更是乖张,这样的誓言听在他耳中。便当是儿戏一般,他嘿嘿一笑,正待出言讥讽,却听林小七又道:“不过,想你疑心颇重,这样的誓言与你来说,正如儿戏。也罢,老赤,你且瞧好了……”林小七说到这里,忽然褪下戒指,扬手远远打出。这戒指掠起一道黑光,飞出十丈开外,落下时,却不偏不倚的掉在一片树叶之上。
  林小七笑道:“老赤,你瞧这样如何?现在你只要放了我师侄,是先打一场,还是先去抢这戒指,全由你自己做主。不过,我可说好了,打也好。抢也罢,你一旦放了我师侄,我就再无顾忌。到那时,一切可就要凭你的本事了!”
  赤目微微沉吟,他心知这事必有蹊跷,可又看不出哪里不妥。
  再一思量,却终是抵挡不住这戒指的诱惑,仰天笑道:“魔、道虽是殊途,但这天器却是人人想得,也罢,我就依你!”他说到此处,扬手收回长鞭,又厉声喝道:“道士,我已放了你的师侄,你我便来打过!”
  林小七一愣,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刚刚干了的后背又再次被冷汗淋湿。
  他深知人性贪婪,更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早在龙阳之时。就找人伪造了一枚假的须弥戒指,预防事态紧急的时候,用来以假充真。
  刚才他扬手打出的戒指正是这枚假的须弥戒指,他怕扔的近了,被赤目看出破绽,是以用尽全力,才掷出十丈开外。
  他本来算好,这赤目一旦放了白悠然,必定会倾尽全力抢夺这戒指,而那时,他和白悠然也就有时间从容离开!
  但他没想到,这赤目虽是放了白悠然,却不急不躁,竟是提出要和自己先打上一场!
  “势已骑虎,能跑一个便跑一个吧!”林小七心中惨笑,暗骂自己算来算去,竟是忘了将自己算进来。
  他此时心中已是了然,怪只怪自己装的实在是太逼真,自出场时便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且又有魔龙萎靡的神态在前,这赤目若是想得到这枚戒指,必定要先除去自己!虽然说先下手为强,但这毕竟是高手对阵,不是比拼速度。若是心思放在了它物之上,且又是背身而去,岂不是将自己送给别人当做了靶子?到那时,即便是先抢到了这枚戒指,怕也是死人一个了!
  赤目一生修魔,生平与人对阵也不知有多少次了,这点简单的道理他又怎会不懂?
  但事已至此,林小七心中虽是叫苦,但面上神情仍是从容。无论如何,这白悠然仍在当场,他若是不先行离开,自己这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
  林小七看向白悠然笑道:“好侄儿,老赤既然放了你,你就先行离开吧,也免得师叔动起手来,误伤了你。”
  白悠然到现在心中仍是莫名其妙,他见这个道士三言两语就赚这赤目放了自己,心中自然感激。
  但他和赤目一样,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这道士究竟是强是弱?他用手捂住肩头伤口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