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42部分

这星移石的美丽,他张大了嘴,好半天才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艾丽忽然低头和喀利儿说了些什么,她的声音低沉却有磁性,有着说不出的动听。
  喀利儿用力地点了点头,又用小手拍了拍胸膛,似乎在承诺着些什么。
  随即,他从自己的翅膀上拔下了一根羽毛递给了艾丽,艾丽伸手接过。竟是难得的笑了笑,低下头,在喀利儿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将喀利儿的羽毛拿在手里,艾丽的掌心又泛起银色的光芒,这银光渐渐强烈,最后竟是化成了一团银色的火焰!火焰猎猎燃烧,终于是将洁白的羽毛煅烧成一张银色的丝网。
  做完这一切后,艾丽凝眸看向面前悬浮着的蓝色晶石,然后将这丝网从结界中缓缓递出。
  这丝网仿佛活物,一出结界便扑向了星移石,继而将它牢牢的包裹起来。
  紧接着,令人惊奇的一幕又出现在众人眼前,这看上去可以吞噬一切生物的星移石与瞬间失去了它璀璨的光芒,变成一颗微微泛蓝的普通石头,砰然坠地。
  “哦呀拉!”
  在星移石坠地的同时,艾丽也撤去了护身的结界,她轻巧的落在地上,和喀利儿同时发出一声欢呼!
  喀利儿咯咯笑着拾起了地上的星移石,然后扑扇着翅膀准备向艾丽献宝,但就在这时。一声阴冷的笑声从他耳边掠过,笑声未落,他又觉得眼前一黑,脸上微微一疼,似乎是被人掐了一把!而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分明感觉到了自己手中的星移石在笑声响起的同时,已经不翼而飞!
  这一刻,峡谷里在不复先前那些璀璨的光芒,蓝色的结界、蓝色的晶石以及那强烈的白光,统统消失不见,有的只是那满地清冷的月光!还有这月光下,正背对着艾丽和喀利儿的黑色身影!
第七十八章
  “林……林大哥?”
  这身影喀利儿再熟悉不过,但却因为这熟悉,他忽然微微地颤抖起来,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羞愧,仿佛做了什么错事被人发现了一般。
  在他面前,那黑色的身影于月光中悄然站立,挺拔而沉稳,微微侧过来的脸有微微的笑意。
  这笑容从嘴角透出,有揶揄,亦有一丝嘲讽。
  艾丽的脸色急变,她原本空中的右手轻轻一振,一把法杖瞬间于一片朦胧的银光中出现在她的手上。
  月光下,她的脸色苍白而急切,甚至还带有几分愤怒。
  喀利儿一见艾丽手中的法杖,小脸顿时急的通红,因为和林小七的渊源,他此时并不想看到任何的冲突。
  “林大哥,你……你怎么来了?”喀利儿扑扇着翅膀,挡在了艾丽的面前,因为在他曾亲眼见过林小七是怎样用大周天剑杀死吼金兽的,所以他对于林小七有一种由来已久的恐惧。
  但是这种恐惧并不能让他退却,因为他是艾丽的守护精灵,他深知,自己的艾丽姐姐绝不是眼前这个随时可以变成恶魔的林大哥的对手!
  林小七微微的笑着,将手中的星移石在手上一上一下的轻轻抛着,他明显地感受到。随着自己手上的动作,那金发小丫头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呼吸更是急促起来,眼色也更加的狂热!因为这呼吸的急促,那一袭黑色的法袍下的双峰也强烈的起伏着……都说灯下看美女是一大享受,但这月下观美女却同样让人心生遐思!林小七轻轻的吸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小娘皮可美的紧啊,比师姐也差不到哪去……真没想到,都说西方是蛮荒之地,居然也有如此美色!”
  但这样的遐思却是转瞬即逝,在楚轻衣的身边呆了几年,看惯了人间最美的容颜,林小七对如斯美色早有了相当的免疫力。
  他故意轻叹了一声,看也不看艾丽,却是对喀利儿说道:“小胖子啊小胖子,我问问你,林大哥对你怎么样?”
  喀利儿满脸羞愧,扑扇着翅膀向前飞了几尺,嗫嚅道:“林大哥,喀利儿并不是要有意对不起你,这件事……这件事喀利儿是可以解释的……”
  他话音未落,却见眼前银光一闪,碎银瞪大了一双眼睛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且那一双锋利无比的利爪就在他的鼻子前晃悠着……喀利儿仿佛见了鬼一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后,急速地向后飞去,然后躲在艾丽的背后不断地颤抖着!如果说他对林小七的畏惧仅仅是因为那柄大周天剑的话,那么他对碎银的恐惧却是历久积累下来的。
  虽然碎银平时捉弄他不过是开玩笑而已,但敏锐的小胖子却能从这些捉弄里感受到属于魔灵龙的那份疯狂,所以平时他也是尽量的躲着碎银。
  他很清楚,林小七的疯狂是来自与那柄剑,但碎银的疯狂却是源自于那隐藏在血脉里的兽性!此时此刻,因为自己的欺骗和隐瞒,喀利儿可不敢保证这条美丽却疯狂的魔灵龙是象平常一样在和自己开玩笑!
  但是,碎银确实是在开玩笑,它见喀利儿被自己吓的浑身发抖,呱呱坏笑着爬上了林小七的肩头。
  看到喀利儿的表现,艾丽不由皱起了眉头。
  林小七笑嘻嘻地道:“小胖子,你说来听听,这件事你有怎样的解释呢?”
  喀利儿结巴着正要说话,艾丽却恶狠狠地道:“喀利儿,闭嘴。”
  她这次说的却是纯正的天朝语,字正腔圆,听来却是很悦耳。
  喀利儿原本就被吓的够戗,此时被艾丽斥责,心中更觉委屈,瘪了瘪小嘴,眼中顿时有晶莹的泪水打转。
  但转眼望去,却见碎银笑嘻嘻且满是不屑地看着自己,又一咬牙将泪水憋了回去。
  林小七轻轻的笑了,道:“艾丽小姐,你和我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还是第一次说话。很遗憾,你和我的第一次谈话却是在这种情形下,实在是……”微微摇了摇头,表达过自己的遗憾之后,他又接着说道:“艾丽小姐,想必你从喀利儿和修格那里对我也有了一些了解。所以我觉得在现在的这种情形下,让喀利儿给我一个解释,是很有必要的。如果你们的解释我能接受的话,或许会少去很多的麻烦。”
  艾丽冷冷地道:“如果解释可以行的通的话,我并不介意喀利儿向你做出解释。但可惜的是,你们东土人阴险狡诈,所有的事情都从利益的角度出发,所以我想多余的解释是完全没必要的。”
  她的眼中有鄙夷之色,冷冷地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你和那些石妖没任何的区别……一个占领了别人家园的人,不值得我做出什么解释。”
  林小七眨了眨眼,道:“这个……似乎艾丽小姐忘了什么,且不说我占没占别人的地盘吧,在我的印象中,如果不是我来到这个岛上,艾丽小姐此时恐怕还躲在那个什么结界里吧?用我们东土人的话来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微微一顿,他又嘲讽道:“当然,艾丽小姐是从西方来的,不知道我天朝上国的礼仪和道德也是自然的。不过我真的很好奇,西方大陆的人是怎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呢?欺骗?背叛?还是直接来上一刀?”
  艾丽的脸色顿时由白变红,道:“你……你胡说……”她想要辩解什么,但急切间却找不到头绪。
  林小七耸了耸肩,嘿嘿笑道:“算了,艾丽小姐,你不用解释什么了。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告诉我你们西方大陆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他话音未落,艾丽已是怒道:“你……你闭嘴!”
  林小七冷笑一声,道:“好了,你既然不想说自己的痛处,那我就不说好了。反正这世上忘恩负义的人我见多了……这样吧,咱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告诉我,你处心积虑在逍遥岛上潜伏这么久,就是为了这块星移石吗?”
  艾丽皱着眉毛,冷冷道:“我不知道什么星移石……如果你说的是你手中的月之晶石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是的,我就是为了它而来的!”
  林小七用手掂了掂手中的星移石,笑道:“原来它在你们西方大陆是叫月之晶石吗?这个名字不错,很好听。艾丽小姐,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吗?在我们天朝人眼里,这样的行为有一个称谓,那就是偷窃!而对艾丽小姐这样美丽的女子,做出这种与你的美丽完全不相符的行为,我们同样有一个词语来表达心中的遗憾,那就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艾丽怒道:“住嘴!我不是贼!”
  林小七呵呵笑道:“你不是贼?这可真有意思了,你若不是贼的话,那这天下可就真没有贼了!”
  艾丽气愤地道:“你们天朝同样有一句话,‘天下至宝,唯有缘者居之’,这个妖岛上的宝物本是上天赐予世人的,是无主之物。我为什么不能拿?你又凭什么说我是贼?”
  “无主之物?”林小七一声嗤笑,道:“好一个无主之物啊!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艾丽小姐,你应该知道这琉璃岛为什么改名叫逍遥岛吧?林某既然占了这逍遥岛,那么这岛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沙俱是我林某人的财产。换句话来说,这逍遥岛便是我的家,而艾丽小姐你呢?不过是这岛上的过客,当然,自我救了你之后,你也算得上我林某人的客人。但你这个客人做的却不怎么样,不仅不感恩图报,却学人顺手牵羊,意欲……”微微一顿,又道:“算了,你既然不喜欢听一个贼字,那我便不说好了,不过……艾丽小姐,请你扪心自问,林某人这番话说的在不在理?”
  艾丽脸上阵青阵白,林小七这番话可谓在情在理,并无半点不妥。
  但这艾丽对星移石是志在必得,是以不肯在这话题上认输,微一沉吟,她却是咬牙道:“算你说的有点道理,但你这个‘家’也是从人手中抢过来的。而在你来这岛之前,我就已经上岛,所以我并不认为这里就是属于你的。”
  林小七淡淡笑道:“谁先来谁后来,这根本不什么问题,所谓弱肉强食。在这个世界上,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响亮些。即便是你先来又怎么样呢?还不是我这个后来者救你一命?呵呵,艾丽小姐,咱们在这个话题上争论来争论去,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事实正摆在你的面前。依我之见,你好是先考虑一下自身的处境吧。你须知道,我待你为客,你却欺我无知,罔顾我殷殷善意,做下这等……”微一摇头,又道“我这人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事已至此,你总该给我一个交代吧?艾丽小姐,不用再说什么废话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此时此刻,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好让正等在谷外的修格施以援手?如果你抱着这个心思,那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修格长老现在正由木青檀陪着观赏这大好的月色,只怕是进不来了。”
  林小七这番话一出口,艾丽不由呆了一呆,下意识的朝峡谷外看了一眼。
  林小七又道:“老郁,不用再躲着了,劳烦你跑一趟,去将修格长老请来。”
  杂草丛中,郁带衣摸着脑袋站了起来,有点不悦地道:“公子,原来你早安排好了!却到这时才跟我说……”
  林小七笑嘻嘻地道:“抱歉了,老郁,这看戏嘛,讲究的就是一个悬念。我既然说好了请你看戏,自然不能将所有的过程全说出来……不过你老人家还得快一点,这戏还没完,我怕你来的迟了,会错过些什么。”
  郁带衣知道林小七是少年心性,喜欢故弄玄虚,倒并不是有意要瞒着自己。
  当下翻了个白眼,急匆匆的赶了出去。
  林小七这边故弄玄虚,一旁的艾丽却早气的银牙紧咬,道:“原来你早就看破了,却故意来耍着我们玩吗?”
  林小七一耸肩膀,道:“这是自然,不瞒你说,早在见到你们的时候,我就开始布置了。现在,不仅是你和修格长老,还有那位什么艾仑武士,白天我也让鲛族武士和老木的两个兄弟将他请回了逍遥岛。不过这人脾气不太好,现在估计正在哪个石窟里呆着呢……”林小七这番话其实倒不是胡吹大气,他这人看上去相当的扯淡,但心思却是极为缜密。
  早在艾仑武士借口回西方大陆的时候,你就让鲛族武士查出了他的下落,而后因为无人可用,而鲛族人又无法在陆地行走,他便一直隐忍未动。
  当然,这也是他不想打草惊蛇,否则自己跑一趟便可。
  而让他一直隐忍不动的原因便在与这岛上神秘诡异的峡谷,自郁带衣告诉他峡谷里的异常后,他就算定修格和艾丽的目的必在于此。
  而常阿满的到来,则让他提前知道了修格他们的目的。
  在这之后,他不仅让木青檀在这峡谷的两头秘密布置了木妖族的阵法,而且还让木青柳和木青扬借着回婆娑岛的借口,让他们随着绛赤将躲在某个小岛正等候消息的艾仑武士“请”了回来。
  虽然这其中多拜常阿满的功劳,但林小七也早有防备,无论如何,即便是常阿满不告诉他星移石的秘密,艾丽和修格也不可能将星星移石带出逍遥岛。
  至多,这最后的答案要靠他自己去揭开,不过这也难不倒他。因为他相信,有了艾仑和修格这两个人质,不怕艾丽不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艾仑也被你……”艾丽惊呼了一声,道:“你……你是怎么看破的?”
  林小七淡淡笑道:“这你就不必知道了,不过有一点你以后得注意了……”说到这里,他看向喀利儿,道:“你的这个小胖子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谎,当初他告诉我打不开什么守护结界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在说谎。因为在救你之前,他就告诉我这个结界类似我们这里的血契。依我想来,在正常情况下,这种结界是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因为一旦出现问题,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因为它是以血或者灵魂为契媒的。当然,我的想法也未必正确,但至少可以让我存下了某种疑虑,而当喀利儿在说这个谎言的时候,他的表情却让我坚信了我的疑虑……呵呵,如果还有以后的话,你还是好好教教你的喀利儿吧。我想,你们西方大陆应该和我们东土一样,一个不知道怎么说谎的人是无法生存的。”
  艾丽轻轻叹了口气,却伸手爱怜的摸了一下喀利儿的脸蛋,幽幽道:“精灵本不属于我们的世界,是我用古老的秘术将喀利儿召唤来的。他们是最善良的种族,从来都不知道怎样去说谎,喀利儿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可我呢?我都让他做了些什么啊!”她眼中有光亮闪烁,轻轻抚摩着喀利儿,道:“喀利儿,原谅艾丽姐姐,我不该让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喀利儿却流下眼泪,用力地摇着头,道:“艾丽姐姐,你不用难过,是喀利儿没用,连谎话都不会说……是喀利儿对不起你……”
  一旁的林小七摇了摇头,打断了两人的话,道:“两位,又不是生离死别,用不着眼泪哗哗的。我刚才说过,如果有合理的解释,或许我会放过你们也不一定。”
  艾丽却忽然轻轻的笑了,道:“你要解释吗?”
  林小七道:“换了你是我,你想不想要一个解释呢?”
  艾丽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愤怒,淡淡笑着,道:“没有,我没有你想要的解释。”
  她抬头看了一眼空中清冷的幽月,又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刚才说的话其实都是对的,这里毕竟是你的地方,并且,你还救了喀利儿和我。我虽然是西方大陆来的人,但和你们天朝人一样,我们也是知道感恩的。按照我们西方的风俗,如果你救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恰巧又没结婚,那么你是有权利要求这个女人嫁给你的。而当你提出这个要求时,这个女人是不能用任何借口来回绝的……”
  艾丽还没说完,林小七不由吓了一跳,道:“等等,等等,这一段跳过。就当你没说过,我也没听见,我可不敢有这样的要求。好家伙,哪来这么怪的风俗?换了小胡在你们西方大陆,奶奶的,那还不拼着老命去救女人啊!”其实,他林大公子倒不是不敢有这样的要求,而实在是太想了。月色下的艾丽太过艳丽,他深知自己热血上涌时,说不定就干出什么蠢事来。
  他年纪虽然轻轻,但和放荡无良的胡大公子混长了,就深知这情和欲之间的区别。
  月色下,艾丽却扑哧笑了起来,但她随即又板起脸道:“你放心好了,我虽是西方大陆的人,但却并不代表我必须要遵守这样的风俗。我之所以这样说,是要你明白,我们西方人也一样知道报恩的。这样的风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至于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也请你放心,你说的这位什么胡先生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按照西方大多数人所遵守的教义,每个男人是只允许娶一个妻子的。即便他救的姑娘再多,妻子却始终只有一个。”
  林小七这才明白艾丽为什么发笑,即使他脸皮再厚,也不由发起烫来,心中暗暗骂道:“这小娘皮,别的不说,却专门捡这狗屁的风俗来说,奶奶的,倒叫老子表错了情……”他这边暗恼自己自作多情,却没注意到喀利儿的脸色却显得有些古怪,不断在他和艾丽之间来回的看着,一付若有所思,却又迷惑不解的模样。
第七十九章
  但是艾丽这一笑却如这夜色中的月,幽清却惊艳,林小七心中骂着娘,但灵识深处却是激荡起来。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艾丽不苟言笑的时候是极为高傲的冷艳,但不经意间的一笑,却另有一种腻之入骨的“媚”!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韵味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这实在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却又心动不已!
  深深吸了口气,林小七压制住心间的激荡,道:“我不太明白你的话,你既然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那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解释呢?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并没有打算太难为你们……”
  他话音未落,艾丽却道:“不为难我们吗?那你肯将月之晶石交给我吗?”
  林小七哑然失笑道:“这自然是不可能!对我来说,不为难你们的意思就是不杀你们,这已经是我的底限了。当然,前提就是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艾丽淡淡笑道:“仅仅是不杀我们吗?那么,我还是不能给你一个解释又或是理由。”
  林小七抬头看了看峡谷的入口,郁带衣和修格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计划里。修格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棋子,他看得出来,艾丽或许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但修格却是真正能配合他计划的人。
  不管怎么说,人老精,鬼老灵,象艾丽这样一个涉世不深的丫头,是无法做出什么正确的决断的。
  而他相信,只要自己将计划耐心的进行下去,那么,修格必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修格还没有出现,看了一眼高傲的艾丽,林小七又笑道:“既然你不肯出一个理由,那么你不妨说说你现在的打算吧,反正……”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他想说的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逗逗你这丫头就当打发时间了。
  艾丽并不知道林小七打的是什么主意,此时她的心情忽然激烈起来,高声道:“很简单,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将抢回月之晶石!不,不管有没有可能,抢回月之晶石是我唯一的选择,哪怕就此付出自己的生命!而在这之后,我会……”说到这里,她深深吸了口气,却是欲言又止。
  林小七来了点兴趣,笑道:“接着说,如果抢回月之晶石后你还打算做什么?”
  艾丽轻轻一笑,神情却在瞬间变的失落,道:“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虽然我现在无法报答你的恩情,但我却可以答应你。在我做完我应该做的事情后,我会回来找你,到那时。如果你还活着,我会认你为主,一生一世做你的奴仆。如果……如果你已经死了,那么我会在你的坟墓前自杀,就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
  林小七不由笑了起来,道:“免了,免了,如此感恩我林某人实在是受不起来……其实你这话也是自相矛盾,你今天若真是抢去了星移石,想必我这条小命也得送在你的手上。便是你有心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也只有到冥界去报答我了,呵呵,如此报答,我可真是受不起。”
  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你认为有抢去星移石的这种可能吗?”
  艾丽淡淡道:“有没有可能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艾呆这淡淡的一句话里充满了高傲和倔强,林小七却是被她激起了好胜之心,道:“试便试,我从未和西方的法师交过手,今夜也算了一桩心愿。”
  他这话虽含有好胜之心,但实际上他确实是有着必胜的把握,以他此时此刻的实力,如果还胜不过一个艾丽,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艾丽静静地看着他,缓缓道:“你毕竟不是我真正的敌人,在动手之前,我要告诉你,我接下来施展的是生命魔法!”
  林小七皱眉道:“生命魔法?这是什么玩意?”
  艾丽淡淡道:“生命魔法就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向伟大的月神换取无可匹敌的魔力!我知道,正常的来说,我远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的生命魔法一旦施展起来,那么倒下的只可能是你。因为这世间的凡人,永远不可能是暗月女神的对手!永远,永远……”
  林小七越发的好奇起来,道:“我还是不太明白,我听你的意思,这生命魔法是靠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的。那么我想问问你,即使你杀了我,那么你的生命又会剩下多少呢?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这魔法和魔道的祭血秘术差不多,都是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别人的性命,其实也就是一种无赖的两败俱伤的打法。”
  艾丽淡淡道:“我不知道什么祭血秘术,不过你说的也差不多,生命魔法确实等于自杀。”
  林小七奇道:“那我就更不明白了,既然是自杀,那你还使来做什么?要知道,这星移石再好,那也得活着才能知道它的好处,你若是死了……”
  他话音未落,艾丽却道:“你忘了我还有喀利儿了吗?”
  林小七一皱眉道:“喀利儿?”
  一旁的喀利儿忽然挺起胸膛,道:“我是艾丽姐姐的守护精灵,我们有守护结界,在生命即将耗尽的一刹那,我会将艾丽姐姐带回精灵界。只要有喀利儿在,艾丽姐姐就永远不会受到真正的伤害!”说到这里,当他看到林小七炯炯的目光时,不觉心中一慌,又低声道:“林大哥,我不是故意和你做对,但我是艾丽姐姐的守护精灵,保护她的安全是我唯一的使命!也是我生命的意义之所在!林大哥,你就把月之晶石给艾丽姐姐吧,她……她一定会报答你的!你不知道,艾丽姐姐是暗月女神在世间的行走者,按照拜月教的教义。取回月之晶石的勇者,又或者是救过行走者的人,他有权让行走者……”
  喀利儿话音未落,艾丽的脸色却急变,叫道:“喀利儿,闭嘴,你胡说些什么!”
  林小七本是打定主意在修格没来之前,先胡扯一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但没想到这一番胡扯,却引出喀利儿的这一段话来,当下眼睛一亮,道:“我有权利做什么?是不是可以在你们拜月教里做个什么长老之类?又或者干脆是取而代之?”林小七心中暗喜,心道,喀利儿说的两个条件自己似乎都具备。要真是能做个什么教主之类的位置也是不错,反正也是白来的,不做白不做。
  到时那西方大陆上的宝贝总是少不了,毕竟是一教之主嘛。
  而且看艾丽和修格的派头,想来这什么拜月教不会太小……只是,这位逍遥岛的林大公子虽然聪明绝顶,但有时却也是糊涂之极。他正贼忒兮兮做着教主梦的时候,却没瞧见艾丽的脸上飞起一抹在这夜色中依旧清晰的艳红,而喀利儿的神色也极为古怪。
  但是发问之下,喀利儿却没了下文,林小七心中不免无趣之极,瞧艾丽的神色,想来是不会让他做什么长老和教主之类的位置了。
  当下有些恼羞成怒,便道:“罢了,罢了,林某是逍遥惯了的人,也不贪图什么教主的位置,还是留着你自己做吧。咱们还是接回前面的话题,艾丽小姐,你即便有了守护结界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最多也就保证你去不了冥界。你的什么生命魔法……啧啧,恐怕未必能要得了林某的这条小命!林某是属蟑螂的,除非是冥神亲来,否则……!”他说到否则二字时,嘴里含混了一下,也不知又说了些什么。
  艾丽并不知道林小七打的是什么主意,以为事已至此,再无挽回的余地,当下也没注意林小七说些什么。
  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么就开始吧……”
  夜风轻来,荡起这峡谷内的杂草飒飒做响,与这风声中。艾丽高举手中法杖,身上泛起淡淡的银光,从嘴中也缓缓吐出一些林小七听不懂的咒语。
  随着这咒语响起,那淡淡的银光渐渐强烈,继而变成团团燃烧的着的银色火焰!
  林小七却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他微笑地看着那银色的火焰愈渐强烈,竟是不为所动。
  但因为那扑面而来的灼热的高温,眼中也渐渐流露出一丝惊讶和赞叹来。
  银色火焰中的艾丽见林小七并不举动,心中也是奇怪,道:“你为什么不动?你要知道,这银色的火焰燃烧的越强烈,威力就越大!如果你现在动手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拼上一拼。”
  林小七摇了摇头,笑道:“我知道,你这个什么生命魔法确实很厉害,如果我不取出大周天剑的话,一定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还太不了解我这人,我从小到大,遇见的凶险可谓不计其数,但真正与人动手却少之又少,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艾丽身上的银色火焰仿佛已凝结成实质,远远看去,那一双原本碧绿的眸子也变成了璀璨的银色。
  仿佛是太过好奇,与这银色的火焰中,传出了她略显犹豫的声音:“是什么?不会是逃跑吧?”
  林小七笑道:“逃跑?呵呵,是,这也是一种方法,打不过自然就要跑,这无可厚非。不过,这并不是我的答案……”
  艾丽已经有一些急躁,道:“究竟是什么?”
  林小七淡淡道:“不用急,你会知道,傻丫头。”
  微微一顿,他看向艾丽的身旁,又道:“我现在开始计数,当我数到三的时候,天真的艾丽小姐,你会发现答案就在你的身旁……一……二……”
  林小七诡异的计数声响起的同时,艾丽已经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她飞快的向身边的喀利儿看去,当她的目光触及到喀利儿的时候,林小七刚好数到三。
  而与此同时,可爱的小胖子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此时,在喀利儿的身上正缠绕着一倒黑色的烟雾,这烟雾似真似幻。但及至喀利儿的脖子时,这烟雾凝结为实质,却分明是一个尺余高的小人正缠着喀利儿。
  这小人不过尺余,全身黝黑,手里一柄银色的叉子正对着小胖子的脑袋!
  骨打!这正是怒瞳送给林小七的拘魂使骨打!而林小七刚才故意含混说出的一句话的最后两个字,正是在召唤它,那是骨打二字!
  艾丽这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她和喀利儿心灵相通,某种程度上说,等同与两位一体。
  此时见了喀利儿正在银叉下即将丧命,哪里还顾得上继续自己的魔法?当下面色委顿,连退几步,散去身上已经凝结为实质的火焰。
  复看向林小七,虚弱地道:“不要……不要伤害喀利儿……我求求你了,林公子……”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放心吧,这小胖子蛮有意思的,我没打算伤害他。我这么做,只不过是让你见识一下我可能会给出的答案而已,你该知道,在这世上,力量并不等于一切。很多时候,智慧又或者说是阴谋,它远比力量更重要……而巧合的是,这却正是我所擅长的。当然,我所擅长的并不仅仅是这些,你所引以自傲的力量我同样具备,不过我具备的是毁灭和吞噬的力量。很抱歉,我不能让你真正领略一次我的力量,除非你是我的敌人!”说到这里,他轻轻一挥手,将骨打收回了戒指中。
  这骨打自怒瞳送给他后,还是第一次召唤,就连碎银都没见过。而此时,碎银见这黝黑的家伙钻进了戒指中,心中实在是好奇之极,竟是化成一道银光也钻了进去。
  喀利儿已是被吓的泪流满面,骨打一走,他便扑进艾丽的怀里躲着不肯出来。
  艾丽轻声一叹,看向林小七道:“谢谢你没有伤害喀利儿……如果喀利儿有了什么不测,我……我……”她说到这里,后怕之极,却是再也说不下去,心中更没有了抢回月之晶石的念头了。
  此时此刻,那满面笑容甚至还有点和蔼可亲的林大公子在她的心中,并不比恶魔逊色多少!她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敢妄动,这位林大公子还有什么阴毒的招数正等着自己!其实她心中清楚,从一开始,自己便牢牢在这恶魔的掌控中,只是自己不愿去承认罢了。
  当然,这其中也存有侥幸的心理,但现实却告诉她,这样的侥幸心理是多么的危险!如果不是林小七另存有心思,她早已是万劫不复之身!
  一片乌云缓缓飘来,遮蔽了这满谷的月光。
  林小七忽然笑道:“老郁,瞧够了没有?瞧够了就出来吧!”
  峡谷内的阴暗之处,郁带衣略带点尴尬的走了出来,在他身边却是满脸微笑的修格长老。
  郁带衣走近林小七身边,上下左右看了一眼,忽然道:“公子,你究竟还有多少好东西瞒着我?”
  林小七笑道:“你这人真是麻烦,莫非我身上有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