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48部分

河道穿梭而过,来往商船过与其上。
  而街道上酒楼店铺林立,来往行人如梭,论及繁华,更在寻常小县之上。
  和其他人一样,刚进此镇,林小七先是诧异,后是赞叹。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镇上的居民仰仗着七贤居的威名过的风生水起,这也是常理。
  若不加以利用,不免太过愚钝了。
  此时还是清晨,街上行人虽多,但店铺多未开张。
  在街上游荡一刻后,林小七见有家酒铺开了门,心中不由一喜,迈步便要踏进。
  但还未进门,却被一个小二拦住,小二客客气气的道:“这位道爷,慢行慢行,小店还未开门,你要喝酒还请稍待一刻。”
  林小七笑道:“还未开门吗?那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小二一愣,随即笑道:“道爷真会开玩笑……小的意思是说,店里的厨子还未开灶,荤菜素食都还未上街采买。道爷您便是进来了,除了冷酒,也没什么好招待的。”
  林小七笑道:“我从未见过店家把客人往外赶的,今天还是头一遭碰上。小二,你既开了门,且让道爷我进去坐一坐吧,这做生意的可不能失了根本。否则,日后可没人敢上你这门了。”
  小二听他说的在理,且街上本就热闹,若这道士死皮赖脸的不肯走,必招惹许多闲人来看。
  当下便道:“道爷,你既这么说,那就先进来坐坐吧。不过我可说好,现在只有冷酒,没有菜蔬……”想了一想,又道:“道爷若不嫌弃,小的自己还藏有几两花生米,是自个用来解馋的。有酒无菜终是无趣,我就拿于道爷下酒吧。”
  林小七笑着迈进了酒铺,随便寻了一个座位,道:“如此才是做生意的样子,小二啊,你这店里的掌柜呢?”
  小二回道:“现在还早,掌柜哪有这么早来?”
  林小七点了点头,正欲再问时,小二却道:“道爷你先安坐,小的我要干活了,最多再过半个时辰,厨子和跑堂的小厮就要来了。到那时,道爷想吃些什么喝些什么,只管招呼他们。”
  林小七奇道:“你不就是跑堂的小二吗?我见你这店面不大,难道还养得起两个小二?”
  这小二笑道:“道爷,我是这店东家的侄子,姓刘名三,可不是这店里的小二。我晚上在这守夜,这天一亮,我得做自己的营生,您可就不归我招呼了。”
  林小七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你这一走,又如何放心留我一人在此?”
  刘三笑道:“这小店不过几张烂桌椅,道爷又是高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林小七见这刘三也有几分豪爽,不由笑道:“那你是做什么营生的?”
  刘三道:“小的是贩酒的,专门将左家庄和十八里铺的好酒往这镇子里贩,赚些苦力钱。”
  微微一顿,他又道:“道爷,小的不能陪你多唠了,前日七贤居的神仙们订了两坛百年女儿红,正等着小的给他们送去呢。”
  林小七一愣,道:“是谁订的?”
  刘三笑道:“七贤居的神仙老爷们啊!这镇子附近,除了他们,还有谁喝得起这般好酒!”
  林小七心中一喜,暗道:“正愁没门路上这七贤山,这刘三却送上门来,妙极妙极!”他一念及此,将手中酒杯放下,笑道:“刘三,我来问你,你这两坛酒送上七贤山,能赚多少银子?”
  刘三回道:“七贤居的神仙老爷们向来大方,这两坛酒送上去,小的可赚上一两银子。”
  “一两可实在不多……”林小七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锭大银,道:“刘三,你想不想赚这锭银子?”
  这一锭银子少说也有十两,刘三眼睛一亮,忙不迭地点头,道:“自然是想,不想的是痴子。”
  林小七笑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倒是可以做笔生意了。刘三,道爷与你打个商量,我将这锭银子给你。你将那两坛酒给我,再告诉我送往山上何处,最后由我将酒送上七贤山,你看这样如何?”
  这刘三惯常贩酒,也算个生意人,听了林小七这话,心中不由狐疑,道:“道爷,刘三想赚这银子不假,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您要知道,七贤山上的神仙老爷们无所不知,您若是有什么……咳,小的可是兜不住啊!”
  林小七哈哈笑道:“放心,放心,你没瞧我也是修道的吗?实话对你说了吧,我是想上七贤山拜师的,只是七贤山择徒颇严,最近就连山门都不许人进,所以我便想……刘三你应该知道,所谓县官不如现管,那些看门的最是难缠,只要绕过他们,这拜师便有了一半的把握。”
  刘三是本地人,也不知见过多少想要上七贤山拜师的人,而正如眼前这位道士所言,七贤居择徒颇严,一年也收不了几个徒弟。
  因此,每年乘兴而来却败兴而归的求师者少说也有数百。
  是以,当林小七说出这么一个理由来时,又瞧在那锭大银的份上,他早信了七八分,笑道:“这位道爷,您可聪明的紧啊。前几日还有一帮人在七贤山的山门被挡了回来,连山上神仙的面都没见着。要说您这法子,一个字,妙!”
  微微一顿,刘三看着那锭银子,又道:“道爷,还有一件事小的得说说,您这一去,我虽然能赚着这锭银子,可从此也就断了这条生计。所以您是不是能……”
  林小七将手中银子递了过去,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说得没错,我这一去,你这生计也就算没了。这样吧,我再加你一锭,不过有些事情我还得向你请教请教。”
  刘三见他如此慷慨大方,心中狂喜,急道:“道爷,你有什么事情尽管问来,小的但凡知道,绝不会瞒着。这请教什么的,小的可不敢当。”
  两人正说着话,门外却进来一个小厮,这小厮道:“刘三,你还没走吗?不怕七贤居的老爷们等急了?”
  林小七见这小厮打扮,知道他是这店里的小二,当下低声对刘三道:“刘三,我在镇外等你,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且挑着酒来找我吧。”
  刘三早将那锭大银塞进了怀中,眼睛朝林小七一眨,也不说话。
  林小七见他知机,又从怀里取出散碎银子扔在桌上,就此出门往镇外走去。
  那后来的小厮本奇怪这道士如何这么早进来喝酒,但见了桌上碎银,眼中立时发光,再不多问。
  那一壶冷酒不过十个铜钱,这碎银至少可买十来壶,此时无人,这多出来的银子当是落在他的怀里。
  这小厮将银子一把收进怀里,又笑嘻嘻的看向刘三,道:“刘三,这钱留着咱们喝酒,可别跟你叔父说了。”
  刘三此时哪还在乎这点银子,急急备好两坛酒,打了个招呼后便出镇追那位财神爷去了。
  林小七镇外等了不多会,刘三便担着两坛酒急急赶到。
  那两坛酒的分量也不轻,倒是难为他这么快就赶了过来。
  林小七见他满头是汗,笑道:“刘三兄弟,先坐下歇口气。”
  刘三放下扁担,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葫芦,道:“道爷,小的见您爱喝一口,所以便在店里寻了我叔父藏的好酒,您喝一口提提神。”
  林小七见他如此殷勤,便笑着取出一张十两的金票,笑道:“刘三,我怀里没银子了,这张金票你收好,便算是今日的酬劳了。”
  刘三这辈子只是在别人手中见过金票,自己连边都未曾摸过,此时接了这金票。心中扑通乱跳,竟是跪于地上给林小七磕了个响头,道:“道爷,您莫不是天上的神仙?是专门来搭救刘三这穷人的吗?”
  林小七笑道:“我哪是什么神仙?这七贤山的老爷们才是呢!实话对你说吧,我这是感激刘三兄弟你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而已。前几日,我也曾塞过银子给山上的守卫,可几百两银子在他们眼中便如几个铜钱,根本就不给我机会。我今日给你虽也不算少,但比起几百两来,我也还是赚了……”
  林小七一番胡扯,将这刘三说的心中再无任何疑虑,当下便将上山的路径、以及上山后该找什么人,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林小七听过之后,方才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是后山的厨房,心中不由更是高兴。
  因为在他计划中,要去的地方正那里!
  待一切细节说妥,刘三道:“道爷,您刚才说还有事要问小的,不知您想知道些什么?”
  林小七沉吟片刻后,道:“这七贤居里有没有一位叫轩辕沐的老先生?他是从外面来的,原本不是这居里的人。”
  刘三答道:“有啊,是玲珑阁的轩辕老先生,这我知道,听说他还是苍衣老神仙的亲家哩。”
  亲家?林小七不由好笑,心道这两人之间还差着一辈,如何就成了亲家?不过有此一问,他心中更是安心。
  又道:“我听说这轩辕老先生还有两位徒弟,一位是白悠然,一位是楚轻衣,他们也在这山上吗?”
  刘三答道:“也是在的,我上回送酒时听山上的人说过,好象苍衣老神仙给他们在后山建了一所宅院,怕是要在这里长住了……”说到这里,他心中有起了疑问,看向林小七道:“道爷,您别怪我多嘴,您问这些做什么啊?该不会是……”
  林小七笑道:“放心,这七贤居是什么地方?你还怕我是来寻仇的吗?不瞒你说,我与这玲珑阁的白悠然曾经有过误会,此次前来拜师,当是躲着他们一些。否则被他瞧见,再暗中捣鬼,我这一趟就算是白跑的了。”
  刘三一听,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道爷,您不用担心。我惯常行走于这后山,里面地形也知道一点,我且细细说给你听。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该去,您听我的绝对没错。另外,您要是想拜师,不妨多使点银子,与这山上大厨混熟,我听说他们之中有人是神仙老爷们的远亲。只要您找对门路,这拜师就更有把握了。”
  半个时辰之后,林小七在这刘三的嘴里知道不少后山的情况,也摸清了大致的地形。
  两人互换了衣服,就此分手。
  林小七担酒上山不提,这刘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却是若有所思,喃喃道:“这道爷怕不简单,他这一去,我也留不住了。罢了,罢了,看在十两大银和十两金子的份上,我管他做什么?还是下山收拾行装早点离开这里吧。有了这笔钱,这天下虽大,我刘三何处去不得!”
  这刘三虽是落魄,做了个贩酒的贩子,但却是个精明之人。
  他早看出林小七不是凡人,上山的目的也绝不简单,但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且这件事情至少在表面上不伤天理,是以便毫不犹豫的做下了。
  但他也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这道士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迟早也是跑不了的,所以他早就做好了远走高飞的打算。
  但刘三却没想到,他虽精明,却远不及林小七万一。
  就在他转身下山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轻烟在他身后泛起,烟雾中,骨打如鬼魅般钻了出来!但骨打只静静地看着他离去,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林小七早有吩咐,若这刘三有远走高飞的打算,便随他而去。
  如若心存疑虑,却又滞留不走,那便……去心似箭的刘三并不知道,正是刚才的一番感叹救了自己一命!这世上横财虽有,但大多数时候,发这财的人总要付出点代价。
  这代价可大可小,因为一念之别,刘三此时付出的代价便是远里故里,可谓小之又小,这也算是他祖上积德了!
  林小七一担在肩,往七贤山后山行去。
  到了后山口,照着刘三的嘱咐,很容易就过了后山的守卫。
  七贤山的景色极美,这后山自然也不例外,林小七走在山间小道,享受着轻拂而来的微风,仿佛又回到了往日四处游荡的日子。
  他心中一动,忽然想起往日里喜欢哼的俚曲小调,且见四下无人,便轻声哼唱了起来……
  “八月桂花儿香,妹上枝头采,哥哥你远远的瞧着,贼啊贼的笑……妹守闺房十八载,等不得也!哥啊,你且备好聘礼,妹与你洞房八十载,咿呀咿啊,八十载……”
第九十一章
  七贤山的后山有一片依山而建的宅院,这宅院规模极大。
  院中套院,左右连环,与山间上下起伏直至半山腰,倒像是一个巨大的村落。
  这里住的正是七贤居数以百计家眷和内弟子,而在这片宅院的周围又散落着不少略显简陋的房屋,看上去,倒像是给这宅院的下人们住的。
  在这片宅院的左近有一山泉,这泉水清澈,入口甘甜。
  是以,支撑着整个七贤居数百人饮食的膳房就设在了这里。
  而此时,膳房的总管杨德善站在灶房的侧门,正满脸的狐疑地打量着面前的黑面男子。
  这男子面黑不说,形容间颇见猥琐,手里执着一条扁担,身边是两坛酒。
  杨总管是识惯人的,一眼便瞧出这人不甚对劲。
  皱了皱眉道:“刘三呢?往日不是他送酒来吗?怎么今日却换了你?”
  这送酒来的黑面人非是别人,正是易容上山的林小七,他见面前这总管问起,便将早与刘三商量好的话答了出来。
  道:“这位大爷莫不就是杨总管吧?小的刘黑皮,是刘三的堂弟,他今日身体不好,便叫小的送酒上山。”
  杨总管冷笑一声,道:“你是刘三的堂弟?我瞧你们长的可半分也不像啊!”
  林小七讨好的笑了笑,道:“杨总管,您可真是好眼力,这都叫您瞧出来了。”
  微微一顿,他四下警惕地看了一眼,又低声道:“杨爷,不瞒您说,这刘三是我发小,都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我今日来,其实是有事求杨爷您的。”
  杨德善愈加奇怪,道:“求我?我与刘三也不相熟,他有什么事情求我?”
  林小七低声道:“杨爷,不是他求您,而是小的我求您。刘三曾对我说杨爷您心地善良,最是喜爱助人,是以他便指了我这条路。”
  杨德善皱眉道:“你这人说话好不奇怪,我听的是糊里糊涂。我问你,你究竟想说什么,求的又是什么?”
  林小七从刘三那里得知这杨大总管最是贪财,可谓雁过拔毛的角色,他这两坛酒送来。本可赚二两银子,但其中一两却要孝敬这杨总管,是以只落得一两。
  林小七既知道这人贪财,那么自然就要投其所好,他四下看了一眼,从怀中掏出一张二十两的金票,飞快的塞给了杨德善。
  杨德善虽然是这膳房的总管,却也从没见过面额如此之大的金票,当下心中一跳,急忙接过塞进怀里,嘴里却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林小七依旧低声道:“杨爷,小的是想求您收留我。”
  杨德善奇道:“收留你?”
  林小七道:“是,小的想在这七贤山上谋一个混饭吃的差事,而我刘兄弟又说杨爷您在这山上混的最好,所以便今天便互换了行头,荐我来杨爷您这里了。”
  杨德善冷笑道:“混的好不敢说,但我杨某是苍衣老神仙的远亲,留个把人在这里还是行的。不过,别人可留,你却是留不得。”
  林小七惊道:“为什么啊?杨爷。”
  杨德善冷笑道:“在我这山上当差,怕是三十年也赚不到二十两金子,你拿二十两金子贿赂我。求得只是进门当差,你自己说说,这样的事情你可敢信?”微微一顿,他脸上露出凶光,又道:“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图的又是什么事?你若不说,小心我叫人拿你,你该知道,这里可是七贤居!”
  他这话中虽带威胁,但声音却小,显然是怕被人听见。
  林小七最善揣人心思,见他如此,知道他舍不下那二十两金子,已有心帮忙,但又怕自己来路不正、意图不轨,是以便小心了些。
  这些林小七都早已料到,而他求杨德善收留一说也是故意为之,他岂不知道,这一份苦差事和二十两金子之间的区别吗?但唯其如此,他才能让杨德善对自己接下来的说辞深信不疑。
  林小七叹了一声,道:“杨爷,小的也不瞒你了,我今日来是求您老救命的!”
  “救命?”杨德善一愣,道:“这是怎么个说法?”
  林小七摇了摇头,叹道:“杨爷,实不像瞒,我是个犯了事的人。前一月,我在江阳府将人打死,后找到刘三,在他家躲了一段时日。但我一琢磨,躲在他家也不是办法,迟早会被人发现的。所以,我便听了刘三的劝,进山来找杨爷您救命啊!”
  换了别的说法,杨德善或许还要犹豫片刻,但一听不过是打死个人,不由笑道:“不过死了个人而已,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刘黑皮,你倒知机,知道一入七贤山,便是连官府也不敢多问什么。嘿嘿,聪明,聪明啊!不过你这到底是人命官司,我若担下来的话……”话到此处,他欲言又止,只将目光不住地在林小七的怀中逡巡。
  林小七知他心里想着什么,便故意一咬牙,道:“杨爷,只要您能救我,我便将所有的家底都掏出来孝敬您老……”他伸手入怀,却是取出一支古旧的玉簪,又道:“杨爷,这是我娘留下的,少说也值二百两银子,您先收下。”
  杨德善眼睛一亮,伸手便去接,但林小七却微微一缩,又道:“杨爷,我还有件求您。”
  杨德善有些不耐烦,但看在簪子的份上却道:“快说,快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不好叫人听见了。”
  林小七道:“杨爷,不瞒您说,我是有家室的人,逃出来时还带着我家娘子。我娘子现在就在山下等我消息,杨爷您好人做到底,将我夫妇一起收留了吧。”
  一个也是收,两个也是收,杨德善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这山上人多,吃饭的人自然也多,膳房中添几个帮忙的下人本在情理中,根本不算什么。
  他一把抢过簪子,道:“救人一命,也是积德。你这就将你娘子接过来吧,我在山上给你们安排一些粗活先干着,等有了机会再寻一些轻活。不过你得答应我,既然进了山,那至少十年之内不能在出去,否则被官人看见了,我也跟着倒霉。”
  林小七见他答应,忙不迭地应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便是打死我也不会出去的。”
  这杨德善胆子的其实并不算大,不过他却知道,七贤居的高人们在世人眼中无疑与神仙,那些官府的衙役是绝不敢进山搜人的。
  而一开始,他还害怕刘黑皮有什么不轨的图谋,但此时见他不过是为求保命,且还带着家眷,心中便再无顾虑。
  他让林小七将酒挑了进去,又唤来下人,说这黑皮是新来的火夫,且让他做些劈柴跳水的事情。
  他是这膳房总管,招几个新人进来本是情理中的事情,根本没任何人敢多嘴问上一句。
  而其他下人乐得有人分担自己活,对这新来的黑皮倒也客气。
  待这些事情安排好后,杨德善又将林小七带出宅院,来到一处无人住的空房,道:“黑皮,你是我引进来的,从此往后便是我的人了,我也不能亏待了你……那什么,你刚才说你是有娘子的人,那么这间空房就让给你们住吧,虽然简陋了一点,但好在无人打扰。”
  微微一顿,又道:“你先休息一下,再打扫打扫,等明天下山将娘子接来后,就安生的在这山上过吧。”
  林小七没想到杨德善居然给自己单独安排了一间房子,心中不由暗喜。
  他本想在这山上寻一处安全的地方安放混沌神阵的子阵,但这子阵运转时会散发些许气息,所以并不适合在野外安置。
  而现在有了这单门独户的一间房子,自可将它放置其中,然后再布置一些阻断气息走漏的禁制和对付常人的幻术,那便再无隐患。
  试想,这山上修道之人自视甚高,哪会轻易走进一个下人的房间?若是这膳房里的人无意走了进来,那也没什么要紧的,一个普通人是无论如何也看不穿他布下的幻象!等杨德善良走后,林小七走进房中,先左右巡视一遍,确定这屋子里没什么问题后,才从戒指里取出了混沌神阵的子阵。
  这子阵轻巧玲珑,携带方便,可随进出只人的身材随意变幻大小。
  一旦落土,林小七的定星盘上便能显现出它所在的方位,而现在,定星盘上已经有了三颗金色的星,一大二小。
  大的自然是逍遥岛上的混沌神阵,小的是离焰岛和婆娑岛上的子阵。
  在林小七来之前,这两座子阵都已经放置完毕,三岛之间可通过它们随瞬间即到。
  这子阵之间也可互通,踏入阵中,只须默念要去的地方便可。
  不过这子阵和混沌神阵一样,都是认熟的主儿,若是外人进去后,虽然也可进行传送,但最后被传送去的地方可就不敢保证是这人世间了!因为这样的特性,离焰岛和婆娑岛上的子阵都放置在极隐秘的地方,防止有外人进入。
  而这熟人和生人之间的识别方法其实也很简单,那就熟人知道一段传送法诀,传送时,轻轻默念一遍即可。
  林小七将子阵放置在房中的角落里,随即布下禁制和幻象,等一切做完后。他踏入阵中,默念口诀,将自己从这房中传走。
  他这一去,回的并不是逍遥岛,而是鲛族所在的离焰岛。
  当他再次踏出传送阵时,就听一阵爽朗的笑声:“果然是你吗?小七,我刚要出门,却听这传送阵有异响,便知道是你来了。”
  林小七还是第一次从传送阵来到离焰岛,定睛一瞧,这里竟是绛落水在离焰岛的卧房,当下不由笑道:“老绛,可真有你的,居然将传送阵放置在卧房里。你就不怕我坏了你的好事吗?”
  绛落水哈哈笑道:“这我还真不怕,你几时见我鲛族人在陆地上睡过觉?这里不过是白天累时偶做小憩的地方。我这离焰岛虽然不怕外人闯入,但岛上的人也是繁杂,且以前也没刻意布置,所以算历来算去,也就这里最安全了。”
  林小七踏出阵外,道:“早闻你海底鲛城美轮美奂,却一直没去瞧过,哪天有空,我要去你那里好好呆上几天。”
  绛落水笑道:“别人没本事去,可你有神龙战甲护身,这海底一行当如履平地。也别哪天了,我这就领你去!”
  林小七笑道:“今天就免了,我是夜猫子进门,无事不来啊。”
  绛落水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他岂不知道林小七此来必有要事?当下正色道:“是了,小七,天朝之行有什么收获没有?”
  林小七叹道:“收获倒是有,也算是有喜有忧吧。”
  他接过绛落水递来的热茶,饮了一口后,便将自己天朝所遇之事一一说了出来。
  绛落水听完,沉吟道:“如你所说,这喜还是远胜与忧的。一是你师门无恙,二是你已经进了七贤居的大门,可谓二喜。至于这忧吗,应该也早在你预料之中,记得你走时曾说过。你最担忧的就是你师门,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毁你师门的妖人想必就是尊者派去的,为的就让你师门的人长居七贤山。由此可见,他必是早知道你要去找他,这一招便是未雨绸缪,先捏住你的痛处!”
  林小七道:“这一招我确实早有预料,但事情真发展到这一步后,我们最后要顾及的人和事就凭空多了许多!”
  绛落水皱眉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林小七道:“当今之计,唯有先将隐患全部清除,好在我师姐此时并不在尊者的直接掌握中,我既进了七贤居,必能找到机会先救出她的。只是这事要做的隐秘,不能打草惊蛇,不过我有传送阵,只要找到人,救人不过举手之劳。”
  绛落水却皱眉道:“你师门的人应该是好救,但古无病那里呢?他可有什么消息?”
  林小七笑道:“他好办,只要见到他,也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有足够的自信能将他救出。”
  绛落水奇道:“你凭什么这么有信心?你难道不怕尊者拿他要挟你吗?”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这样的场景我与小胡也不知碰上过多少回,不是别人拿他威胁我,就是拿我威胁他,可最后又怎样呢?还不是被我俩送去冥界?放心吧,老绛,有我在,你这毛脚女婿绝不会有问题!”
  此时的绛落水对林小七已有了盲信的心理,现在见他说的肯定,不由笑道:“别人这么说,我必当他是吹牛,但你这么说,我断无不信之理!”微微一顿,又道:“对了,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莫不是要找几个帮手?”
  林小七笑道:“帮手是要的,不过不用几个,一个足矣!”
  绛落水奇道:“一个就够了吗?你要谁?”
  林小七笑道:“你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吗?我此时在七贤山上,可也算是有家有室的人了。”
  绛落水恍然道:“我明白了,你回来是要找个扮你娘子的人。”
  林小七道:“不错,正是要找这么一个人。老绛你想,那后山的宅院里我虽可来去自如,但毕竟多有不便。若是有一个女子以下人身份在其间行走,找起人来又或是传递消息,必能比我方便上许多。”
  林小七在上七贤山之前,便有了这样的打算,否则他也不会对杨德善说起自己还有个娘子。
  这一步,却是他早就备下的。
  绛落水却是皱眉道:“我这岛上虽有女子,但大多是异族,即便有些天朝籍贯的,奈何在岛上住的太久,可说毫无心机。我怕她们会误事啊……”他话音未落,却见林小七朝自己翻了个白眼,便道:“小七,难道你早有人选?”
  林小七道:“我专程赶来,自然是早有人选。自我逍遥岛算起,再到你离焰岛和婆娑岛,这聪明的女子不下数十,但我来问你,她们有哪一个比得上紫烟伶俐呢?老绛啊,你莫不是舍不得你这个女儿去冒险吧?我这可是去救她的情郎啊!”微微一顿,他忽又古怪地笑道:“是了,你怕的是一女嫁二夫,将来不好收拾!嘿嘿……”
  绛落水确实没有想起自己的女儿来,但被林小七这么一胡说,不由瞪眼道:“去,去,紫烟是我女儿,不是你认下的妹子吗?哪有你这样做兄长的,拿自己的妹子开玩笑。”
  说至此处,他忽轻声一叹,道:“说真的,紫烟若是去了,我心中也好受一点。”
  林小七奇道:“这是怎么个说法?”
  绛落水苦笑道:“小七啊,你不知道,你自去了天朝后,这丫头就开始不吃不喝,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和她娘再是苦劝也是没用……”
  林小七笑着接道:“这丫头,哪里是担心我,分明就是怕我出了事后,连带他的古郎也没了希望。不过换了我也是一样,没救小胡之前,她知道自己的古郎还活着,而我这一去,她知道此事必将了断。也就是说,不管好坏,她都将得到一个答案。老绛啊,这丫头是为这个答案活着的,答案没揭晓前,她总是有希望的。而答案即将出来时,她的担忧便一日胜过一日,这本是人之常理!”喝了口茶,林小七又接着说道:“所以,我这次也是有意要带她去,这是她的答案。揭晓的时候应该有她在一旁,如此,才显公平。至少,当这个答案没能遂她心意时,她也可以用自己‘努力过,付出过’来安慰自己,而不是责备自己没有尽力!怎么说呢,我这也是未雨绸缪,万一结果不如人意,也总算给她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吧。”
  绛落水没想到林小七考虑的如此周密,心中感动,道:“小七,难为你想的如此周密,我这个做父亲的虽然疼自己的女儿,却也考虑不到这些!不过,你刚才可是说过了,有你在,姓古的小子就一定没事!”
  林小七微微而笑,道:“还是那句话,有我在,你放心!好了,老绛,你这就去叫紫烟来,七贤山那边可能会随时叫我,这里我不可久呆。”
  说到这里,他忽想起什么,又道:“对了,你叫紫烟装扮的愈丑愈好,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杀了人躲起的火夫,这媳妇可绝对不能长得漂亮。”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顿,道:“不行,不行,可也不能太丑。到时她还要到后院行走,若是太丑,怕没人让她进去。算了,扮成一个模样清秀点的村姑就行了。”
第九十二章
  转眼已过去十日,林小七在七贤居中膳房内过的也算不错,每日里只须劈劈柴。打打水,虽都是些力气活,但膳房中打杂的人本就不少,轮到他做时也没有多少。
  再加上杨德善对他多加照顾,因此,每天做活下来倒有半天的休息。
  而绛紫烟因为面容清秀,被送进了为轩辕沐新建的那所宅院里做活,为此,林小七自然少不了给杨德善送上一笔银子。
  这一日已近傍晚,林小七歇工回屋,还未掩门,绛紫烟却跟着走了进来。
  林小七见她虽是一身下人打扮,脸上也故意弄的苍老,但那股鲛族女子特有的风姿却仍是掩饰不住,不由笑道:“原来是我媳妇回来了,来,来,你相公干活累了,快帮我捏捏肩。”
  绛紫烟早习惯他这般胡扯,嗔道:“七哥,你总不正经,你可当心我……”
  小七笑着接道:“当心你什么?莫非是想去小胡那告状吗?那也得等我把他救出来啊!”
  绛紫烟明眸一转,掩嘴笑道:“去他那告状,岂不太远?若要告七哥你的状,我转身便可。”
  林小七是何等机灵的人?一听这话,登时扬眉,急道:“紫烟,你是不是打探到我师姐的消息了?”
  绛紫烟笑道:“我说过这话了吗?”
  林小七见她面有狡黠,知道她是故意如此,叹了一口气,复又深深鞠了一躬,道:“好妹子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