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49部分

,七哥知道错了,往后再也不敢拿你开玩笑了。你行行好,快告诉七哥,是不是打探到了我师姐的下落。”
  绛紫烟对林小七与楚轻衣的情分也知晓七分,当下不忍再捉弄他,轻声道:“那所宅院里也有一座轻衣阁,我下午经过时,曾听得里面有管萧之声。我想,那弄管之人就应该是你师姐了。”
  林小七急道:“那你有没有见到一只白虎?”
  绛紫烟凝眸想了片刻,道:“这却没有,我在女红房做活,是进不去内宅的,只是下午给一个姑娘送花样,偶尔经过。”
  微微一顿,又道:“啊,我想起来了,白虎我虽然没见过,但却是听有几声奇异的吼叫声。不过,这声音中颇有金石之声,到不像是虎啸……”
  她话未说完,却见林小七双手一拍,笑道:“着啊,这就是老白的声音!看来我师姐必在这宅院里了!”
  绛紫烟奇道:“老白?你不是管你师兄叫老白吗?怎么……”
  林小七嘿嘿笑道:“这一人一虎我都叫老白,自小就这样,我老白师兄也拿我没办法。”
  绛紫烟知道他向来喜欢胡闹,笑着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师姐必在这宅院内,那咱们该怎么办呢?是不是今晚就想办法带她走?”
  林小七沉吟片刻后,道:“不急,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绛紫烟奇道:“为什么?”
  林小七苦笑道:“若单我师姐一人,这事极为简单。但这宅院里还有轩辕老头在,我师姐是绝不会丢下他的。紫烟你也知道,这家伙看我不顺眼,我若就这么冲进去,告诉他将有大祸临头,他必是不肯信我……所以,要将我师姐带走,必先安顿好这老头。若有一个不妥,怕是要打草惊蛇了。”
  绛紫烟知道林小七是被轩辕沐赶出师门的,道:“既然这样,咱们须得想个妥善的法子,既不能惊了尊者,又得安全的将人带走才是。”
  林小七笑道:“丫头,你就别操心了,凡是有七哥在,你就放心好了。天色不早了,你还先回离焰岛吧。”
  这十天来,他虽然经常和绛紫烟开上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但大处却是做的极善。
  天色一晚,他便要催着绛紫烟回岛,不肯留她多呆上半刻。
  绛紫烟微微一笑,也不多话,自从传送阵离开了这间陋室。
  既然知道了楚轻衣就在这新建的宅院里,林小七想要去见她一面的念头便不可遏止的在心中升腾。
  此时天色将黑未黑,他却已经按捺不住,恨不得有通天的法术将这天罩上一层黑纱。
  天终于黑了,但此时并未入夜,这后山上灯火通明,却是热闹的紧。
  林小七在屋前来回走着,心中极是不耐。
  但就在这时,远出却走来一人,高声叫道:“黑皮,你睡了吗?”
  这间屋子颇为僻静,自林小七住下后,还未曾有人找上门来。
  林小七见了来人身影,知道是杨德善,急忙关上身后屋门,道:“是杨爷吗?小的还没睡,您老有事吗?”
  杨德善并未打算进屋,见林小七答话,便远远站住,道:“没睡最好,你快替我去一趟绿水阁。”
  林小七一愣,道:“去那里做什么?那可是内宅啊,我一个汉子怕不好过去吧?”
  杨德善不耐烦的道:“又不是要你进去,到绿水阁门前就行。”
  林小七不敢怠慢,跑上前几步,道:“杨爷,究竟是什么事啊?”
  杨德善道:“刚才绿水阁的丫鬟来膳房,说红泪姑娘要吃莲羹,刚做好了,这丫鬟却忽然发了病。现在没人送去,只好让你跑一趟了。”
  林小七笑道:“杨爷,膳房里不是有人吗?干吗叫我?倒不是我不肯去,只是那里毕竟是内宅,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可担不起啊。”
  杨德善翻了白眼,道:“这我岂不知道?我本来是要自己去的,但前院有几位爷还在吃酒,我脱不开身,只好找人替我。但我数来数去,膳房里全是粗野的汉子,竟没一个及你伶俐。我叫你去,也正是怕出差错……好了,少啰唆了,你快去快回。到了绿水阁前,只管交给丫鬟就是,多余的话一句不要说。”
  林小七无奈,只得随杨德善去膳房取了莲羹,随后又打了灯笼往内宅的绿水阁行去。
  这内宅里却一片宁静,走不多时,已是来到了绿水阁前。
  绿水阁门前正有丫鬟往这边看来,待见得一个黑面的汉子后,不由惊道:“你是什么人,好大胆子,竟敢擅闯内宅!”
  林小七将灯笼提近,照亮手中的食笼,道:“这位姐姐,我是送莲羹来的,刚才去膳房传话的姐姐发了病,杨总管怕阁里等的急,便叫小的送来了。”
  那丫鬟虽不认识这黑皮,但见他手里的灯笼上确有七贤居三个字,且这莲羹也是小姐叫的,当下再无疑心,嗔道:“这杨总管也真是的,自己不能送来吗?却叫一个下人跑了进来,要是让小姐知道,且骂着呢。”
  她接过莲羹,又道:“好了,东西送到,就快快离去,不要让我家小姐看见了。”
  林小七连连点头,转过灯笼,便欲离去。
  但就在这里,阁中忽然传来几声婴孩的啼哭声!
  林小七蓦然站住,心中暗道:“这……这是红泪那丫头的孩子吗?”不知为什么,他虽明知这孩子与自己毫无关系,但一想到自己是这孩子名义上的父亲时,就有一股难言的滋味与心间萦绕!这一刻,他忽然有了一种想要见见这孩子的念头,且这念头来的突兀,又极为汹涌,使他几乎就要转身冲了进去。
  那丫鬟见他站住,道:“你这人还愣在这干什么?还不快走?”
  林小七猛然惊醒,苦笑一声后,急步便走。
  但过了拐角处,他又忽地停住,暗道:“这许久未见,红泪那丫头不知变成什么样子?记得那时,她分明就是个小丫头,但短短一年半载,她却已为人母。除了师姐,这丫头最是了解我,当初被她娘逼迫时,还曾说过要与我同生共死。想我小七自小孤苦,更无知音,就连师姐都没说过这样的话……”林小七仰头轻叹,此时空中有月,月极明。
  他忽地想起,曾几何时,他与红泪在那山林间,在那一纵篝火下长谈时,也同样有着这样的一轮明月。
  “是了,我既然要对付尊者,这七贤居最后免不了与我为敌,那么红泪这丫头我又该如何面对呢?”
  这一年多来,他只偶尔想起红泪,可即便想起,那也是一闪即过。
  但此时此刻,那婴孩的啼哭声犹自在耳,他又念起红泪往日曾说过的要与他同生共死的话,心中一时烦杂无比。
  他清楚的记得,在喀汗城那夜,红泪说“你既担了这名,那我便还你以实!无论这事你做是没做,我都和你在一起,是生便一起生。若是死,那便一起死,我不能让你死后还枉担一个名声……”
  月色下,林小七寂寂一叹,看向绿水阁的方向。
  看了一刻,他忽将手中灯笼熄灭,随即矮身化为一团淡淡黑烟向绿水阁飘去……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恍惚中,他只想看一眼红泪和那孩子。
  从绿水阁的窗外,林小七终于又见到了红泪,让他惊讶的是。这丫头几乎没什么改变,虽然已为人母,但装束却还是和做姑娘时一样。
  只是,在她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只有母亲才有的慈爱,亦少了几分顽皮时的飞扬……
  窗内,红泪轻轻的拍着吊篮里的孩子,她微微而笑,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林小七看了一刻,又将视线移向了那孩子。
  这孩子眉宇清秀,颇有几分燃孜的韵味,倒是与他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毫无相像之处。
  林小七见了这孩子,嘴角也泛起笑容,自嘲道:“这便是我的‘孩子’吗?瞧他这模样,可半点也不像我!啊,是了,幸亏是不像我,否则再过几年,燃孜那厮必来找我拼命!”
  红泪哼的曲子宁静而悠长,天上的月也同样宁静且清幽,林小七在窗前看了一会,心情也渐渐平息,再不复先前那爸的冲动和复杂。
  无论如何,这吊篮里的孩子毕竟不属于他,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站在暗处看上一眼。
  林小七微微一笑,便欲转身离去。
  但刚转身时,一个比刚才婴孩啼哭时更让他心惊的声音却传了出来,这一声入耳,惊的他险些就现出身来!
  “小七,是你吗?小七?”身后,红泪若脆铃般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小七缓缓转身,他的思维几乎凝固!
  “小七,是你吗,小七?啊,是的,是的,你当然是小七,你就是娘亲乖乖亲亲的小七儿!”阁窗内,红泪将自己的脸贴在婴孩的嫩脸上,轻轻地摩擦着,嘴里亦不断的叫着“小七儿”!原来,这吊篮里的孩子竟也叫做小七!
  “小七儿,你可知道,你有两个名字呢。一个叫寻燃,一个叫小七,一个是大名儿,一个是小名儿。小七儿,你不仅有两个名字,还有两个爹爹。他们一个叫燃孜,一个也叫小七,你是不是觉得很有趣呢?”红泪将孩子抱起,放在怀里轻轻地摇着,她看向窗外。见那一轮明月时,竟不由得有些痴了,“小七儿,你真是可怜,你虽然有两个爹爹,但他们却都不肯来见你……其实娘也可怜呢,他们不来见你,怕也是忘了娘。小七儿,你告诉娘,如这样的夜,如这样的月,他们会有谁再想着咱们呢?”
  林小七躲在窗外的暗处,心中忽然掠过一阵莫名的疼痛,红泪那一声小七,还有刚才的喃喃自语,都让感到了一种震撼和酸楚。
  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红泪虽然还在淡淡的笑着,但她的心里必定已是苦极!
  “小七儿,这可真是奇怪,这一年多来,我叫了你无数次小七儿,却没叫过你寻燃。难道真是小七儿这名字叫的顺口一点吗?这可真是奇怪……”
  窗内,红泪喃喃的自语着,但窗外的林小七却转身离去了。
  他不敢再听下去,他怕多听一刻,自己就会忍不住跳进窗中……他这人虽然心思缜密,遇大事也知隐忍,但这都是自小在江湖上历练出来的。
  在他内心深处,他实在是个随性之人,当初仅仅因为轩辕沐骂他一句,他就自废双肩脱离师门,可见是何等的跳脱飞扬?可以说,他除了不敢对楚轻衣吐露情怀之外,这世上再没有他不敢随性之事!而此时,依他性子,必是跳进窗中,也不管日后会发生怎样的巨变。
  但他终究没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在是往日的林小七,此时的自己,肩上还有更多的重担!
  回到那间陋室之后,林小七无力的躺在床上,他在想,自己拟订好的那些计划怕是要改变一下了……他很清楚,楚轻衣和轩辕沐既已上了七贤山,那么尊者必定是猜到他会来。
  由此可以推算出,尊者早有计划拿楚轻衣来要挟自己,这一点林小七也早有预料,否则他不会如此小心谨慎。
  但是当他刚才看见红泪时,他却恍然而悟,尊者手中可要挟自己的人并不仅仅只是楚轻衣!因为谁都知道,那叫寻燃的孩子是他林小七的,也尽管事实并不是这样,但这又怎样呢?首先,别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其二,在没见过那孩子之前,林小七可以肯定自己不会顾及他安危。
  但他毕竟是见过了,而且就在短短的一刻前!他更知道,直到此时,他对那与自己同名的孩子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孩子的母亲他却不能不顾。
  他的性格便是这样,因人而恶,也因人而善,刚才那窗内的喃喃自语,已让他无法做出任何伤害红泪的举动!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想要救师姐,却有那该死的轩辕老头挡道!想要将红泪带走,这却等于让她背离家人和师门,这丫头性格倔强无比,这样的事她是绝不肯做的!可是若不办妥这两件事情,自己又怎么去救小胡呢?再有几个月,就是与怒瞳的一年之约,留给自己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啊!
  月光透过窗户渐渐照到床前,月光中,林小七的脸色越变越冷,嘴角也不经意的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
  “如此这般,实在太累!”他忽然长身站起,复一拳轰碎了身下的床榻,冷笑道:“既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老子索性就直接打上七贤山的顶峰!任你是智者,还是尊者,我就不信大周天剑下你敢多说半个不字!”这一刻,他眼中有血色隐现,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暴虐的气息,他转头看向隐在幻象结界里的传送阵,然后大步踏进!
  他已下定决心,这一去,他要调兵遣将,风光而归!他也知道这是在冒险,但他更知道,无论是仙是魔。他们都害怕某种意义上的消亡,所以,他要强势出击,让对手感到恐惧和死亡阴影的降临!唯其如此,他才能在这难解的局面中,保全自己想要保全的人!
第九十三章
  林小七满脸煞气的踏出混沌神阵时,修格正专心致志在石桌旁边做着某种古怪的实验。
  此时的神阵依旧安放在原先的地牢里,因为这里本就是逍遥岛最隐秘的地方,且修格的起居也在这里,由他看护神阵,最是妥当。
  修格并没有回头,他将手中的一把黑色的匕首小心的放进某种溶液,然后看着它变成赤红色后,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公子,你怎么回来了?”所谓人老精,鬼老灵,从脚步声中,他已经听出来者是谁。
  而且,他还知道,此时的林大公子的心情必然不好,否则自己的身后为什么会有一股凌厉逼人的杀气呢?
  林小七沉声道:“老修,咱们现在有多少个子阵?”
  修格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林小七,道:“怎么,出了什么变故吗?”
  林小七冷哼了一声,道:“也不算什么变故,只是我想变一变计划。”
  若说变故,这其中自然是有,只是此时的林小七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总不能告诉大家,自己被尊者捏在手里的痛处不止一个,而且单靠温柔的手段是无法解决的吧?
  修格虽然不知道林小七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但他却能从林小七的神色上看出一丝端倪。
  不过,他此时的身份相当与逍遥岛的客卿,并不好深问,答道:“除了离焰岛和婆娑岛上的两个子阵外,咱们手里还有七个子阵。”
  “七个吗?”林小七在心里默算了一下,按照七贤山的地形,只须四个子阵就足够扼守上下山的通道。
  另外多出的三个,可以随机安置,或是后山的宅院,又或是前山七贤堂,可根据事态的发展来决定。
  “很好,有七个子阵应该足够了,老修。麻烦你跑一趟,去将老郁和木氏兄弟以及龙氏兄弟叫来这地牢,我有事情和大家商量。”
  林小七口中的龙氏兄弟指的正是鲛族来的四个长老,林小七嫌他们的名字绕口,自己总是记不住谁是十七。谁是十八,便开玩笑说,既然成了龙族,那就索性以龙为姓。
  谁排行靠前就叫龙大,以此类推,其余三人就叫龙二、龙三和龙四得了。
  林小七本是开玩笑,但他却没想到,这四位长老听后却一起跪倒,拜谢神龙使赐姓。
  原来林小七这玩笑竟是歪打正着!在很多年前,鲛族的第一大姓并不是姓绛。
  这绛姓也是神龙离墒赐下的,并言有朝一日,待鲛族兴旺时,她还会遣使者重新赐姓!可怜这鲛族人苦等了若干年,族中不仅没有兴旺,反倒有了灭族之患。
  而等到林小七这个莫名其妙的神龙使者出现后,他们终于看到了鲛族兴旺的苗头,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改姓一说也只记载于族里典籍,谁也不敢确信。
  且名姓皆受之与父母,擅自改去,乃是大不孝。
  因此,他们虽有心让林大使者给自己赐个姓,却谁也不敢提起。
  直到林小七开了这么一个玩笑后,这四位长老方知典籍中所说不假,当其时,他们感怀神龙恩德,又岂会推辞?
  如此因由一经说出,却让林小七翻起了白眼……他只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却牵出了不知多少年前的一段传说。
  也因此,林小七的心中很是感叹了一番,在这之前,连他自己也不敢确信自己究竟是不是所谓的神龙使者。
  但若干年前的一段传说却在自己一句戏言里得到了验证,这也实在是太过离奇了!莫非,自己真就是神龙使者吗?
  修格急步而去,不多时,龙氏兄弟和木氏兄弟便赶了过来,而郁带衣也紧跟着迈进了地牢。
  这八人中主事的是郁带衣,而他也是对整件事最为了解和最为关心的人。
  此时见林小七夜深而归,便知道原先制定的计划怕是难以行通。
  是以,一进地牢,他略一拱手便急道:“公子,是不是事情有了变化?”
  林小七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依旧是回了一句:“也是也不是。”
  郁带衣急道:“什么叫也是也不是啊?”
  林小七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心道:“变化自然是有,但我又岂能说于你听?若是被你们知道了红泪的事情,日后还不得……”他轻咳一声,道:“事情基本没什么变化,但我考虑了很久,这件事情怕是不宜久拖。”
  郁带衣皱眉道:“为什么?”
  林小七来的时候本是一身煞气,他早已想好怎么硬拼尊者,但却忘了该怎么和其他人来解释这件事情。
  原先制定的计划未必是最完美的,但却是最妥当的,至少可以最大限度的消除隐患,以待最后的决战。
  如此一来,不仅仅是为了救出楚轻衣,同时也给了自己了解对手的时间。
  这个计划本就是林小七自己制定出来的,但因为红泪的缘故,他却要自己推翻这个计划。
  最要命的是,逍遥岛上人都是按照这个计划来准备的,若要临时改动,他林大公子虽贵为一岛之主,但这个解释总是要做出来的。
  林小七一念及此,忽然轻叹了声,道:“很简单,我的时间不够了。”
  他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郁带衣脸色一白,立刻想到了是大周天剑的负面作用出现了,自然,他想到的别人也想到了。
  但相比而言,另外几人之中修格最是震惊,他急道:“公子,难道……难道是大周天剑出了什么问题吗?”
  林小七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众人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笑道:“说什么呢,老修。我说的时间不够是指在这件事情上,我已经没有充足的时间去慢慢实施制定好的计划。冥界的怒瞳传话过来了,我与他的一年之约已经提前,所以这件事我必须快刀斩乱麻,要尽快的解决。”
  修格长长的舒了口气,道:“你倒是说得清楚点嘛,差点没吓死我。”
  他与郁带衣的担心略有不同,郁带衣是发自内心的害怕林小七有什么不测,而他却更多的是为拜月教而考虑。
  如果林小七有了什么不测,那么也就意味着他的投资将彻底的得不到回报。
  而这得不到回报的后果,也就意味着重振拜月教的希望将彻底落空!
  修格这话一出口,林小七意味深长的笑容就摆在了脸上。
  修格见了,老脸不由一红,他很清楚,这位精明的林大公子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思。
  但明白归明白,至少修格刚才的表现出的担忧和话语并没有什么毛病,所以他轻咳一声,只当没看见林小七的笑意,自顾装起了糊涂。
  郁带衣也是长长出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公子,这事怕是急不得啊!”
  林小七摇了摇头,道:“这也未必,我考虑了一下,觉得徐图渐进的法子虽是稳妥,但却不一定是最好的。”
  郁带衣道:“不一定是最好的吗?此话怎讲?”
  林小七见几人仍是站着,便招呼大家坐下。
  这地牢虽然改造成了实验室,但因为混沌神阵的存在,所以这里也是众人最常聚集的地方。
  室中不仅备有桌椅,一干茶点也自常备。
  待众人落下座来,林小七道:“我们原先的计划其实也不能称之为计划,只是一个稳字而已。但在七贤山呆了几天以后,我却隐约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妥。拿我师姐来说吧,她此时住在七贤山的后山,除了寻常的守卫外,却没有专人看守。这就显得十分蹊跷了,尊者既然有心拿她来要挟我,却又为什么放任不管呢?我原以为在我师姐身旁伏有暗哨,但紫烟探过一回,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强大的气息。大家都知道,现在的紫烟实力有了很大的长进,除了像尊者和苍衣那样强大到可以收敛自己气息的存在,其它稍弱的存在都很难瞒的过她。”
  一旁的龙一接道:“就是苍衣也未必能能瞒的过去,我族人的感知比普通修道者强上百倍,有危险或强大的存在居于左右时,我们不会察觉不出来。”
  鲛族人在深海中捕食时,隔着百多丈的海水就能感受到猎物的存在,靠的就是上天赋予的超强的感知能力。
  这种能力再加上后天的修炼,他们对危险又或是事物的感知,已远远超过陆地上的修炼者。
  对此,林小七深有感触。
  某日无聊,他与洚赤一起巡海。
  及至岛外三四里时,绛赤忽笑道:“公子,我听郁总管说,修格长老那里缺一颗上好的珍珠,今日却有了。”
  林小七闻言自然奇怪,道:“哪里就有了?”绛赤一指海底,道:“公子,这海底便有!不过这珍珠孕在一个千年老蚌的体内,再加上海底离这里约有三十来丈,要得到这颗珍珠,怕是要耗上一段时间。”
  当其时,林小七自然不信,但绛赤潜入海底半盏茶的工夫后,却果真举着一颗拳头大的珍珠浮出了水面。
  至此,林小七大为感叹,对鲛族人的感知能力有了深刻的认识。
  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鲛族人会被称为海中的王者,如斯奇技,这万里大海虽大,却莫不予取予求!而这绛赤还只是族中并不显眼的一个,至少血集丹就没他的份,单凭这点,就足以说明鲛族在这海中的强大。
  知道鲛族人感知能力强的并不仅仅是林小七一人,在座的众人都颇为了解。
  所以,当林小七如是说来时,众人都感觉到其中怕真是有些蹊跷。
  郁带衣点头道:“公子的顾虑确有道理,很难想像,如苍衣和尊者那么强大的存在,会亲自潜伏在楚姑娘的身边。若真是这样,那反而不可怕,因为如此一来,就说明他们手下无人可用。单潜伏守候这样的小事,又岂用得着自己出马?”
  林小七却道:“连黄衣都被他所用,他手下又怎会无人可用呢?退一步说,即使他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面目,不敢用七贤居里的人,但大家别忘了,他手下至少还有众多妖人可用!”微微一顿,他看向众人,缓缓道:“所以,我敢断言这件事绝不简单,他这么做。只是想告诉我,他有恃无恐,并不害怕我找上门去。”
  林小七说到这里,身上忽然冒出淋漓冷汗。
  刚才一番推断说来虽然丝丝入扣,但却是他临时想出的敷衍之词,为的就给众人一个硬拼的理由。
  但话说到此处,他却猛然发现,事情的真相怕真就是如此!
  林小七看众人脸上都是一付深以为然的表情,心中暗自后怕:“都说冲动乃是大忌,但我却因此得福!上天眷顾,没有今天这一番冲动,我怕是想不到这么深!奶奶的,莫非我林小七开始转运了吗?当初霉运自红泪始,今日也因她起……”他本是后怕感叹,但想着想着,却又想的远了,“那什么,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却不知道我今天这一番举动算不算得上?说也奇怪,红泪那丫头对燃孜情深意重,但瞧她今日模样,却对我也多少有点意思……哎呀,这可不好,燃孜那厮日后怕真是要找我拼命了。还有,若这丫头真对我有那么点意思,从此赖上我不走的话,我又该当如何?不管怎样,别人可都知道,她怀里的孩子是我林小七的。我便是想不认怕也是不行的了……可她若赖上去,那师姐又该怎么办呢?”
  他这里胡思乱想,脸上神色变幻,一旁的人还以为他在考虑什么对策,便一起住了嘴,不敢打扰。
  但时间一长,郁带衣却忍不住了,轻轻一扯他的衣袖,道:“公子,可想出什么对策来了?”
  林小七皱着眉,随口道:“难啊,这事我倒是无所谓,但老燃和我师姐那里怕是说不过去。一个要找我拼命,一个……”说到这里,他猛然想起自己在说什么,当下又是一身冷汗。
  再抬头时,又见众人都疑惑地看着自己。
  郁带衣皱眉道:“公子,你在说什么啊?”
  林小七本就没心没肺的人,他杀气冲天的回到逍遥岛,但此时却是想起荒唐心事,早没了刚才的满腹怒气。
  如此之人,非但是没心没肺,简直就是不知所云!他心知自己说漏了嘴,左右看了一眼,却哈哈一笑,故作神秘道:“不可问,不可问!不可说,不可说!”
  不过话到此处,林小七也愈发坚定了自己硬拼尊者的念头。
  所谓一力降十会,当他手里握有强兵之时,解救古无病和楚轻衣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强!
  不管众人面上疑惑的神色,他清了清嗓子,道:“各位,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尊者必是有阴谋在等着我们。依我想来,他手里既然握着我的疼处,却又按兵不动,反而示之以虚,无非两个字。一是拖,二是等!”
  郁带衣道:“何为拖?何为等?”
  林小七解释道:“等好解释,无非是挖好了一个坑,等着咱们上当。至于拖嘛,依我猜测,是他需要一些缓冲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他或许要办什么事,又或许要等什么帮手!”
  郁带衣点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确有这两种可能。公子,既然你认定他的策略是非等即拖,那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林小七冷笑道:“他要等,那咱们就不等,来个奇兵突起!他要拖,咱们同样不给他这个时间,索性快刀斩乱麻,打乱他的计划!”他巡视着众人,又缓缓道:“我已想过,咱们救人出兵两不误。如果我师姐救出来的话那自然更好,若是没救出来那也没什么要紧的,反正小胡还在他手里,最后的短兵相接总是免不了的!关键是咱们必须打乱他的计划,因为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咱们是一点儿不知道。如果再按着他的路子走,我怕最后人没救出来,反倒要搭进去几个。又所谓一力降十会,咱们的实力应该远远超过他,所以无论他有什么阴谋。又或是手里捏着我什么疼处,咱们只要展示出足够的实力,那么最后的结果无非是做一笔交易!我要让他知道,这笔生意做成则罢,若不成,他便是上天入地,老子也要将打到形神俱灭!”
  说到最后,林小七身上那股煞气重又升腾,众人里,除了郁带衣之外,所有人都是猛地打了个寒噤!
第九十四章
  地牢里,郁带衣看着满是煞气的林小七,知道这位林大公子决心已定,无论自己怎么反对都将无济于事。
  而事实上,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反对林小七的计划,他深知。林小七心思缜密,应变能力更在自己之上,他此时所要做的就是全力的支持!
  郁带衣伸手给众人的杯中续上水,道:“公子,既然你决定要硬拼,那么你打算怎么着手呢?七贤居高手众多,且他们占有地利,如果硬拼的话,我看这硬拼的计划怕是要更加周密一点才行!”
  林小七点头道:“没错,若是徐图渐进的话,或许还可以出点小的差池。可一旦直接与他们对上,这其间绝不能出半点岔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你们放心,我在七贤山呆了几天,对山上地形已烂熟于胸,咱们只要细加布置,相信不会出什么差错。老修,你且帮我拿纸笔来,我想将七贤山的地形画出。”
  修格取过一方黑色的金属盘,道:“公子,这是我新做好的魔法绘盘,你就用它吧。”
  林小七看着这方散发着魔法气息的金属盘,奇道:“这玩意怎么用?莫非是用手指在上面画图吗?”
  修格笑道:“这倒不用,公子里只需在脑海里想出七贤山的地形,然后再将手轻轻覆于这绘图盘上即可。”
  “真的假的?有这么神奇吗?老修你不是骗我吧……”林小七半信半疑,将手轻覆于上。
  但他口中话音未落,随着手掌的轻移,一付缩小比例的七贤山地形竟然慢慢显现。
  众人在一旁见了,心中惊奇,俱是轻轻呼了一声,而修格的脸上则散发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
  林小七见这魔盘果然神奇,不由笑道:“好家伙,这玩意确实奇妙。可惜咱们不是带兵打仗的将军,否则的话,这什么绘图盘算得上是无价之宝了!”
  听了这话,修格的脸上得意的笑容渐渐变的狡黠,他看着林小七那张英气毕现的脸,暗道:“你虽不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但我耗费了无数心血做出来的魔绘盘又岂是无用?等你到了西方大陆,就知道这东西的大用处了……”自林小七答应帮他恢复拜月教的荣耀后,修格除了制造混沌子阵之外,所有的精力都用来炼制各类器具。或是法器,或是兵刃,这一段时间来,他竟是没有睡过一个囫囵的觉。
  因为他心中清楚,在西方大陆上的宗教之战比寻常的国战的规模更为宏大,其惨烈的程度也更加让人惊心!所谓国战不过是两国或数国之间的战斗,而西方大陆幅员辽阔,有将近百数的国家,这样的国战并不能引起太大的震荡。
  但宗教之战就不同了,一旦开战,它必将波及整个西方大陆上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