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部分

,道:“这位……”他刚一开口,便想起来这位道士正是自己‘师叔’,只好改口道:“师叔,这魔头法力高强,我……我且助你一阵吧。”
  赤目在一旁听了,也不说话,只是冷哼一声,眼中满是不屑。
  那意思便是说,你们修道之人不过如此,出尔反尔,聚众凌寡,和修魔之人又有什么分别?
  林小七心中苦笑,在他看来,出尔反尔,聚众凌寡这些事情便如家常便饭,实在算不得什么。
  但此时情形,即使是聚众,也未必就能凌寡,不过是多送条小命而已!
  白悠然还欲再说,却见林小七骂道:“住口,如此混账的话也能说出?没得让人看轻了我玲珑阁的人,要是让你师父听见了,瞧他不拿大耳刮子扇你?滚,滚,给我滚的越远越好!”
  白悠然也知自己这番话说的不对,与修道人的信奉的侠义宗旨相去甚远。
  此时又瞧这道士自信满满,而自己受了伤,已是半个废人,留下来也是累赘。
  当下叹了口气,朝林小七拱了拱手道:“师叔,你自己保重,侄儿在这树林外等你,你若是……若是……”他看着林小七,接下的话却不好再说,只道:“若是那什么……我也绝不苟活人世!”
  林小七心中不禁暗骂:“见鬼,你若是不苟活,那我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了。都是轩辕老头教出的好迂腐徒弟,一遇险境,却只想着一心求死!妈的,你就不能想着为老子报个仇什么的吗?唉,苦命,苦命啊……”他骂到此处,又想,所谓但尽人事。各安天命,这老白真要抹脖子上吊什么的,那也只有随他了,自己救他一回,也算是尽了做师弟的本份……
  等到白悠然远远走出后,林小七回过头来笑道:“老赤,咱们这就来打过吧。”
  赤目冷哼一声,扬鞭一振,道:“瞧你装神弄鬼的,本尊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林小七看了一眼赤目肩头的魔龙,心中忽然一亮,暗骂自己糊涂,竟是忘了自己还有件保命的战甲!听离墒说来,只要穿着这战甲,普天之下,怕是找不出几个可以将自己打至魂飞魄散的人来!
  他一念及此,不由哈哈大笑,自思自己只要与这赤目尽力周旋。让他打不死自己,等古无病那家伙暗中潜来时,事情便有转机。
  离墒送他这战甲时,曾经告戒过他,这战甲内蕴神气。修炼之人见了,必定觊觎,不到危险关头,最好别用。
  林小七虽然顽劣,但其间的道理却是比谁都清楚,因此,自得了这战甲后,他竟是忍住从未用过。
  而现在正是危急关头,此时不用,又更待何时?林小七想到做到,当下止着笑声,口中轻喝了一声“化甲”!
  随着林小七的轻喝声,他身上顿时涌起一阵耀眼的红光,而在这阵红光中,他身上的道袍竟是裂成碎片,四散飞去!林小七一惊,以为自己将要赤裸于这光天化日之下,但就在这时。从他皮肤下竟生出片片红色的鳞甲,这些鳞甲相互重叠,愈生愈多,只瞬间,便化成了一件赤红色的战甲!
  这战甲上金光缠绕,肩头、膝盖各有两个龙头护住,而在林小七的面部,却又生出了一个连体的面盔,将他连鼻带口完全护住,只留下一双眼睛!更为奇妙的是,在林小七的背后,竟凭空生出两只全由鳞甲组成的翅膀来!
  林小七心头大喜,略一扇动背后翅膀,身体竟轻松的浮起丈余。再一动,却是生生横移了数丈,这来往转挪。轻灵飘逸,全凭心念,竟是不费丝毫力气!
  与此同时,赤目身上的魔龙见了这战甲,一声哀号。现出本来形状,竟是自行脱离了赤目的身体,伏在地上,颤抖不已!
  赤目大惊,厉声喝道:“道士,你究竟使了什么法术,竟然毁了我这魔龙?”
  林小七笑道:“什么狗屁的魔龙,小小爬虫,见了自家的祖宗,又岂敢不伏地跪拜?”
  赤目的这条魔龙收来不易,此时见它全无生气,只知瑟瑟发抖,心中痛惜不已。
  这般魔兽,与敌对战时,全凭一股暴戾之气,一旦心生惧意,从此就再难恢复。
  赤目由痛到怒,心中怨气上涌,厉吼道:“兀那道士,本尊今日若不将你碎尸万段,又怎消我心头之恨!”
  林小七有战甲护身,且又多了对翅膀,心中暗想。即使跑不过这赤目,周旋一番总不是难事,况且自己还备有后着,只要得了机会,今日便是杀了这魔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一念及此,胆气大壮,拔出那柄新买来的剑,哈哈笑道:“老赤,道爷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想要将我碎尸万段吗?哈哈,道爷再加上一句挫骨扬灰,就此送还于你吧!”
第一十三章 施暗算·魔头命丧阴毒计
  赤目心头怒极,手中长鞭幻起一道黑色光华向林小七罩去,这一鞭扬起。树林内顿时阴风四起,长鞭掠过空中,亦响起凄厉的啸声。
  林小七哪里敢硬接,他知道自己此时唯一的应对手段就是躲,只要再支撑片刻。等白悠然出了树林,他才好脚底抹油,逃为上策!
  林小七一振背后双翅,跃起两丈多高,方才险险躲过赤目一击。
  而这一鞭落在地上,顿时响起一声轰然巨响,林间飞沙走石,狂风疾起,满是落叶的地上竟生生被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缝来!
  林小七身在空中,不由吐了吐舌头,这一鞭的威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现在看来,刚才这赤目在对付白悠然的时候,最多用了一半的功力而已。
  赤目一击不中,心知这道士背后的双翅灵巧,若是硬打,很难击中。
  微一顿足,脚下生起一团黑雾,也是浮到空中。复又默念法诀,将手中长鞭幻为一柄黑色短刺,意欲靠近林小七贴身近战。
  林小七见他身形迅捷,不过片刻,离自己只有一丈之遥。不由吓了一跳,慌忙扇动双翅,却是绕着赤目转起圈子来。
  他心中清楚,两人之间的法力有若天壤,一旦被这赤目靠近,自己就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赤目踏风而起,却见林小七只顾转圈、闪躲,根本不和自己照面。
  而自己的身形虽快,但林小七背后的翅膀更是灵巧,常常于意想不到的角度窜出,一时间,竟是奈何他不得。
  赤目心中郁闷,死死追在林小七身后,吼道:“臭道士,你打又不打,逃又不逃,究竟想干什么?”
  林小七见赤目在背后叫骂,有心想回上两句,但他逃的辛苦。一口元气顶在胸口不敢吐出,没奈何,也只得忍下这口郁气。
  林小七一边逃一边在心中算着时间……此时他已熟悉战甲上的翅膀,自信只要全力逃逸,要甩开这赤目倒也不是件难事。
  只是不知道白悠然此时已经行至哪里,若是自己逃了,而赤目却又发现那枚须弥戒指是假的。必定会寻迹追去,到那时,白悠然小命依旧难保。
  他心中盘算,再支撑半炷香的时辰,白悠然至少已在林外,那时自己再一飞冲天,好好体验一下这战甲的神奇。
  他正自盘算着,忽听林间穿来一长三短的鹧鸪声,循声望去,这声音正是来自于他布下陷阱的树林中。
  林小七心头一乐,在空中忽的转身,用手中长剑一指赤目,笑道:“老赤,你追的累是不累?”
  赤目见他突然转身,心中一惊,以为这道士要使出什么杀招。
  当即凝身浮空,暗自戒备,道:“累又怎样,不累又怎样,你若是有种,就休要逃来逃去,且与本尊好好厮杀一场!”
  林小七嘻嘻笑道:“你若不累,道爷就陪你再玩下去。但我瞧你气喘吁吁,怕已是累了,也罢。道爷怜惜你,这便走了,青山绿水,咱们后会有期了!”
  赤目一愣,道:“戒指你不要了吗?”
  林小七哈哈一笑,也不说话,竟是转身就向树林左侧扑去。
  赤目见他转身就跑,先是一愣,但随即就醒悟过来,这道士先前扔出去那枚戒指必是假的!他纵横一生,历经凶险无数,被人追,被人赶,却从没有象今日一般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再瞧一眼仍匍匐在地的魔龙,一时间,赤目的心中也说不上是羞还是怒。一股无名火起,仰天厉啸一声,竟是化成一抹黑烟追了上去!
  林小七窜入林中,扭头一瞧,见赤目化烟而至,心中也是一寒,知道这老赤已是动了真怒。
  他不由有些后悔,不知道此间布下的陷阱究竟管不管用,若是管用。那自是上苍保佑,若是不管用,怕是要牵连古无病了。
  他一念及此,也是恶向胆边生,竟是双翅一敛落在了地上。
  一经落地,林小七双手执剑,看向正自汹汹而来的赤目,喝道:“老赤,道爷不肯伤你性命,你却咄咄逼人,就休怪道爷无情了!”他断喝一声,瞧定赤目飞来的方向,用尽全身的力量劈出一剑。
  赤目已是发狂,看着林小七迎头劈来的剑竟是不管不顾,于黑烟中脱身而出,一扬手中黑刺,朝着那一片蒙蒙紫光就冲了进去!但林小七深知彼此实力差距太大,这一剑劈出竟是虚招,只是故张声势。
  他一见赤目和身扑来,当即一转腕,用剑轻点赤目手中的黑刺,意欲借力后退。
  但他到底还是低估了赤目的实力,剑刺相交,一股大力传来,他胸口一窒,竟是仰天喷出一口鲜血!
  但这一口鲜血喷出后,却是迎面洒向赤目,赤目冷哼一声。任这鲜血淋了自己一脸,手中黑刺去势不坠,仍自刺向林小七的咽喉。
  而就在这时,林小七脸忽然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双脚一沉,竟是凭空隐入了地底。
  赤目一愣,心中隐觉不妥,但他满脸鲜血。视线模糊,难以看清周围环境,便想要拨身而起,寻个空当再做打算……但此时他的双脚已然落地,想要再起时,却发觉脚踝处传来一阵巨疼!赤目心中大骇,低头望去,发现自己的脚掌竟是被一对绿幽幽的尖刺穿了个对穿!
  林小七从地下探出头来,他嘴角血迹犹存,却笑嘻嘻地道:“老赤,这绿水崖毒刺的滋味如何?”
  赤目拔出双脚,狞笑道:“也不如何,本尊修炼多年,早已是百毒不侵,你以为这点花招就能对付本尊吗?”
  林小七‘哎呀’一声,道:“厉害,厉害,你竟然炼成了百毒不侵之身,佩服,佩服……”他先是故作惊讶,复又笑道:“不过道爷离你只有半丈之遥,你若是没事,不妨过来取道爷的性命啊!嘿嘿,我只怕你走不出三步,就要颓然倒地了!”
  赤目一再被这林小七戏耍,此时又中暗算,心中已是失去理智,当下踏前三步,厉声吼道:“本尊就走给你看,你瞧我倒是不倒?”他这话音未落,忽觉脚下一空,身体竟是急坠而下!他身体急坠,灵智反倒清醒,情知又上了这道士的当,当下运转体内元气,就欲凌空拨起。
  但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绿衫的少年突然从他背后的地下钻出,手执一柄短剑狠狠的插入了他的腰间!这少年一击得手,满脸狞笑,趁着赤目疼急怒吼,手腕急振,又一连插了几剑。
  赤目吃了这几剑,体内聚起的元气顿时散去,身体急坠而下,落入了一个早已布好的陷阱内。
  这陷阱不高不矮,恰好到赤目的颈部,且这陷阱不过两尺见方,赤目身躯庞大,落入其中已无转圜的余地。
  坑中又毒刺丛生,刺上又有倒勾,一经落入,赤目全身已是被刺的稀烂。
  再想要挣扎时,全身肌肉被这毒刺勾住,不动则罢,一动却是痛入骨髓!
  绿衫少年见赤目坠坑,急忙跃身后退,复又朝林小七叫道:“快砍了这厮的头,别让他施展移魂术逃了,那时后患无穷!”
  林小七嘿嘿一笑,从地下跃身而起,抡起手中长剑砍向正自挣扎的赤目!这一剑过处,顿时扬起漫天血雨,这血雨喷出足有丈余高,旁边的绿衫少年躲的慢了,恰好被淋了个满头满脸。
  这少年却懒的擦拭脸上的血污,走过来一脚将赤目的头颅远远踢飞,看向林小七道:“小七,你好死不死,却要来惹这魔头,莫非是活够了吗?”
  这绿衫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林小七用金蝉召来的古无病。
  他此时满身血污,一件绿衫上殷红点点,再配上他那张如玉般白皙的面容,竟是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和狰狞!只可怜这赤目纵横一世,却死在了两个少年之手,且这死法也冤枉之极!若不是林小七连环陷阱在前,又拼了受伤引他上勾,再加上古无病又埋伏在后。突施暗算,便是有十个八个林小七和古无病,也难伤他一根毫毛。
  不过这也罢了,这两个少年联手,一个阴险。一个毒辣,赤目死的虽冤,但也不能说不服。
  明抢易躲,暗箭难防,这本就是天下至理,怨只能怨他不够精明。
  但他死后,一颗大好头颅却被人当球踢飞,连个整尸都落不下,若是死而复生,想必还得活活气死一次!
  林小七扔掉手中长剑,苦笑道:“你瞧我像是活够了的样子吗?”
  古无病皱眉道:“我也纳闷啊,平时你见了这些煞神,从来都是远远避开,今日怎么就惹上了呢?”
  林小七道:“一言难尽,你且让我喘口气再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戒指里取出两件长衫,扔了一件给古无病,道:“你先换上,一会还要进城,别让官兵将你当杀人凶手拿了。”
  古无病接过长衫,道“我刚赶来时,被吓得不轻,以为你难逃此劫了,后来又见了你在陷阱旁留下的暗记,方才知道你早有准备……”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林小七身上的战甲,又道:“这就是神龙送你的那件战甲吗?果然是好东西,今日要不是它,合你我二人之力,怕仍是免不了共赴黄泉的下场!”
  林小七收起战甲,赤裸着身子穿上长衫,笑道:“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有了这战甲,从今往后,这天下大可去得!”他微微一顿,看了一眼赤目的尸体,眼这忽地一亮,又笑道:“小胡,这里的事等进城后再慢慢告诉你,咱们且先发一笔小财再说!”
  古无病和这林小七一样,都是没心没肺之人,他见林小七贼眉鼠眼的样子,心中已是了然,嘻嘻笑道:“你已经有了神龙送的两件好宝贝,这回可别和我抢!想这赤目号称神君,乃是疆外十八魔头之一,身上必定有些好玩意。”
  林小七走至坑边,一把拎出赤目的尸体,先是做了个鞠,复又笑道:“老赤啊老赤,道爷早跟你说过,遇上玲珑阁的林大少爷,你就远远的避开。唉,良药从来苦口,你却不听道爷的话,瞧瞧,现在连个全尸都没落上吧!不过你我也算有缘,所谓有始有终,道爷既然杀了你,自然就得替你料理后事……我且来瞧瞧,你给胡大少爷留下了什么好宝贝,若是顺了他的眼。道爷就大发善心,将你吃饭的家伙拿来,与你葬在一处!”
  他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事,不由一拍脑袋,看向古无病道:“小胡,这里交给你了,那边还有一条魔龙。少爷去剥它的皮,抽它的筋,却是上好的炼器材料……对了,你拿了东西后,挖个坑将这家伙埋了。不过别忘了写上他的名字,免得我家老白来了,误以为是少爷我的坟,一时想不开拿剑抹了脖子!快点,快点,他怕是就要来了……”
  他边说边跑,也不将话说清,竟是跑的远了,唯留下古无病一人怔立当场。
  古无病喃喃自语道:“哪家的老白、小白?好端端的又要抹什么脖子呢,难道今日真是个杀生的好日子吗?”他本自一头雾水,心中忽又想起一处不妥,怒道:“妈的,死小七,凭什么又要老子挖坑埋人?你每次都是这样……”
  七贤山,缥缈峰。
  苍衣散人站在缥缈峰的瞰云石上,看着远处悠悠白云,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有风轻轻的来,将天边白云吹散,须臾,这白云又渐渐聚拢。
  于是,风起风落,这白云也就或聚或散,周而复始,难有常形。
  苍衣散人微微闭眼,轻声叹道:“白云苍狗,世事变幻,缘来缘去,到头来终免不了一场空。唉,我以为这世事我早已看透,却想不到一柄大周天剑竟扰得我心绪如此不宁!”
  苍衣叹了一阵,复转身看向在那白云深处的一座茅庐。
  这座茅庐是缥缈峰上唯一的一座可供住人居所,在那里,住着的是一只被天下修道者奉为大智者的麒麟。
  苍衣散人在这茅庐前已经等了两天,前两天来时,伺奉麒麟的童子告诉他,智者已经睡了整整九天,至少要到今日晚间才会醒来。
  于是苍衣散人就在这缥缈峰上打坐了两日,无论如何,他都要最短的时间内见到智者,因为他需要智者的一个答案。
  有了这个答案,他的心绪才有可能恢复往日的平静,而以他为尊的天下第一炼器之宗———七贤居,才有可能从一场腥风血雨中走出来!
  风依旧轻轻的过,缥缈峰上有沙沙的婆娑声,这是树叶发出的声音,这声音和着风声,渐渐的侵入了苍衣的心绪中……风过叶拂,这是凡世间的天籁,亦是苍衣心中的天籁。
  夜,不经意间便轻轻踏来,端坐在瞰云石上的苍衣忽然眉头微动,远处,亦有脚步声轻轻踏来。
  来的是童子,童子躬身道:“宗主,仙长已经醒来。”
  苍衣道:“仙长唤我进去了吗?”
  童子摇头道:“仙长说他还要睡,而这一睡就是三月。”
  苍衣心中失望,问道:“难道仙长就没留下什么话吗?”
  童子点了点头,道:“仙长让我转告宗主,大周天剑虽非神器、仙器,但万余年来,它杀戮太多,已内蕴剑灵,实是天上地下第一等的凶器!而宗主心中不宁,正是被它凶气所扰,唯一解脱之道,便是……”
  苍衣皱眉道:“便是什么?”
  童子道:“仙长说,若要寻求解脱,便要先毁去这剑!而这剑本是至凶之器,毁了它,这世间必会少了许多风雨。”
  苍衣苦笑一声,喃喃道:“果然是要毁了它才行吗?唉,天下人都以为这剑是最接近与仙器的宝物,却没几个人知道它真正的来历……若要得到它,必要付出若干代价,可即便是得到了,那又怎样呢?我也知道毁去它后,便可心绪安宁,但这天下人又岂会愿意?”
  一旁童子奇道:“宗主,如果得了这剑,那便是咱们七贤居的东西了,想毁便毁,还要理别人的意见吗?”
  苍衣苦笑道:“哪有这么简单,远的且不去说,就拿你的几个师叔祖来说,他们就不会让我轻易毁了这柄剑的。”
  童子奇道:“可他们是宗主您的师弟啊,怎么会不听您的呢?”
  苍衣摇头道:“元凌,你还小,这世间的很多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我七贤居乃天下第一炼器大宗,虽说少有炼剑,但这剑也总算是法器之一。得到或者炼出了一柄好剑,虽然做不到剑宗之人的身剑合一,但对修道一途总是有所裨益。不过,这也算不了什么,仅仅如此,天下人也不会对大周天剑眈眈而视。真正吸引我们器宗的,正是这大周天剑内蕴的剑灵,你入我七贤居已有十年。你该知道,无论什么法器,只要内蕴器灵,那便已是仙器!你想想,你的这些师叔祖们会舍得毁去一件仙器吗?”
  元凌道:“可是……可是您是宗主啊,您说的话,师叔祖怎么会不听您的呢?”
  苍衣苦笑一声,道:“早说了你年纪还小,这世间的事情你不明白的太多”他说到这里,忽然一拍额头,道:“唉,也是我老糊涂了,竟和你说这些事情……罢了,罢了,你且回仙长那里吧。”
  他言到此处,一拂长袖,便欲下山。
  元凌却叫住了他:“宗主,仙长还有话让我对您说。”
  苍衣转过身来,道:“还有话吗?”
  元凌道:“仙长让我告诉您,大周天剑内蕴剑灵,而宗主有心要毁了它,所以您最好不要靠近它,否则必有凶兆。”
  苍衣皱眉道:“我若不去,你的几个师叔祖怕是谁也取它不来。要知道,此去西驼的路上,不仅有各宗各派的高手,就是连海外亦有奇人至此。据说,还有人看到了散仙!”
  元凌道:“仙长说了,这都不妨。”
  苍衣奇道:“为何?”
  元凌道:“仙长说,无论是神器、仙器还是凶器,唯有缘人方可居之。他老人家说,此番大周天剑出世,正是因为有缘人现世。其他人再是忙碌,不过镜中花,水中月,到头也终是一场空。”
  苍衣喃喃道:“难道仙长的意思是要我们去寻找这个有缘人吗?”
  元凌点头道:“仙长正是这个意思,他还说,为免不测,宗主您必须留下,让其他几个师叔祖去就行了。他还说,这个有缘人异与常人,身上曾有神迹。所以此去西驼的路上,只要耐心寻找,一定可以看出端倪。”
  苍衣笑道:“若是这样,那便最好不过。”
  元凌却道:“宗主,仙长还说,天机无常。最是难测,他此番耗尽心力暗窥天机,却只隐约看出了十之一二。这件事情,怕还有其他变数,他让我告诉您,此去西驼一定要谨慎!”
  天机无常,最是难测吗?
  苍衣微微一叹,将视线远远投向西方,过了今夜,那里又会有怎样的一场风雨呢?
第一十四章 寻兄时·心厌十年未见人(上)
  鹿啄城,天来客栈。
  林小七坐在桌前,就着一豆灯火,端详着手中的一块银牌,脸上神情若有所思。
  此时已是深夜,屋外有细雨随风轻飘,雨滴淅沥的落在院内,沙沙的,却仿佛潜入了在人的思绪。
  夜深如斯,这样的风雨声听入耳中,却是更觉寂静。
  古无病躺在床上,手里把玩着赤目的那支长鞭,忽笑道:“小七,没想到赤目这厮竟是个有钱的主,除了一干灵魔器,怀里居然还有十来万的金票。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果然有些道理……”
  林小七却只顾着看手中的银牌,嘴里应了一句,道:“那就恭喜你了,胡大少爷。”
  古无病笑道:“同喜,同喜……”他说到这里,忽觉林小七心不在焉,便问道:“一块破银牌,你老看它干什么?”
  林小七道:“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古无病一愣,随即从床上跃起,坐到桌前,道:“哪里奇怪了……你是指这块银牌吗?”
  林小七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林小七手中的这块银牌正是他和古无病从赤目的尸体上搜刮而来。
  除了这块银牌,白天的时候,两人在赤目的尸体上共总翻出了价值十来万银子的金票、一本记载着赤目所修魔功的秘典,以及一干不起眼、但却相当实用的灵魔器。
  而这所有的东西都装在一个乾坤袋中,惟独林小七手里的这块银牌是他从赤目的胸口上挖出来的……当时,林小七准备将那只魔龙剥皮抽筋,用以日后炼剑的。
  但当他赶到那片空地的时候,却发现这魔龙匍匐在地,哀鸣不已,眼中看向自己的神色更是凄凉,且充满了乞求。
  当下他心中一软,轻拍魔龙头颅,问这魔龙是否愿意归顺自己。而他话音未落,这魔龙便翻身一滚,身上黑气尽去,却是变成了一只白龙簪。
  林小七心中大喜,知道这般灵兽被人收服时,为了表示忠心。向来都是化成某种器物,而这魔龙如此举动,正是臣服之意!一月之间,他连得须弥戒指、神龙战甲,正应了离墒谓他福缘深厚之语,此时再收灵兽,当真是天大的造化!要知道,他此时的实力放在这世间,就连三流都算不上,若要细论,他也就比刚入道途的人强上一点。
  但有了这白龙,林小七的“实力”便可谓突飞猛进,攻有白龙,守有战甲,即使再遇赤目这一类的高手,他也有一战之力!
  离墒送他的戒指虽好,却终究只是个装东西的玩意,而神龙战甲虽然妙用无穷,但就目前而言,也只能用来保命。
  所以说,林小七得到的这只白龙灵兽,最是实用!也尽管这白龙只是下阶灵兽,但普天之下又有多少灵兽呢?便连以驭兽闻名世间的万兽斋都未曾有过一只!再者,这般灵兽收来最费周折,除了机缘之外。法力亦要高明,否则主不压仆,又何来收服一说?所以,林小七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收服这只白龙,他的性子虽然飞扬跳脱,却绝不自大、虚浮,在这灵兽之前,他还是很清楚自己有着几斤几两。如果不是因为神龙战甲的缘故,休说收服,他便是连看都不敢多看这白龙一眼!
  如此灵兽,唾手而得,造化若斯,这林小七也算是千古第一人了!
  收了魔龙,他已无事可做,自然是要赶回了古无病那里,且去看看胡家大少究竟得着了什么宝贝。
  到了那片树林时,古无病已经搜完了赤目的尸体,正自点着手中的金票嘿嘿直乐。
  林小七知道古无病行事仔细,想来再无遗漏,拉着古无病便要离去。
  但就在这时,他插在发髻上的白龙簪却忽然飞起,落在赤目的胸膛上胡乱的跳着。
  林小七心中好奇,拾起簪子后,却发现赤目的胸口上竟是微微耸起,似有异物隐在皮肤之下。
  他当即摸出一把匕首划开赤目的皮肤,发现的却是一块银牌……
  “换了是你,若是将一块银牌藏在自己的肉里,你觉得这银牌会是件废物吗?”
  林小七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将这银牌扔给了古无病。
  古无病接过银牌,笑道:“这牌子我早看过了,内中毫无灵气,不过是个死物。或许……或许是这赤目年轻时做了什么风流事,而这玩意根本就是件情物。你知道,有些男人做了对不起女人的事情后,往往心有内疚。于是便以物做人,将其深藏与心,以表歉疚。”
  他说到这里,忽一脸Yin亵,又笑道:“或者根本就是赤目这厮玩了朋友的老婆,而这情物本是两人私秘,自然不能示之于众,于是乎就……”
  林小七不由笑道:“如此说来,也确有可能,不过我倒要请教请教,胡大少爷的胸口又藏着几块这样的情物呢?这般的勾当,普天之下,你胡大少爷认了第二,我看根本就没人敢认第一!唉,可怜的老赤啊,死后被人分尸不说,还要被人挖皮剜肉,不过这也就罢了。最可怜的是,死后居然还要被人大泼污水,侮其清白,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自己在家就扯根绳子上吊算了……”
  古无病笑道:“好了,好了,别扯这些了。真要说起来,这头是你砍的,皮是你剜的,少爷我好歹还给人挖了个坟……得了,话回正题,咱们说正经的。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这牌子里似乎是有些古怪,不过,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
  林小七道:“你看见这上面的纹路了吗?这些花纹的走向毫无章法,没有一定之规,而且忽阴忽阳……”
  古无病道:“你等等,这忽阴忽阳是什么意思?”
  林小七解释道:“这意思就是指这些花纹虽然在一条线上行进,但却忽凹忽凸……”
  古无病一拍桌子,道:“着啊,莫非这是一把钥匙不成?”
  林小七奇道:“钥匙?”
  古无病点头道:“不错,你瞧这些花纹忽凸忽凹,若是有与之相反的花纹,岂不正好契合?如果阴阳契合,便浑若一体,有些机关的设置岂不正是这样?所以说,这块银牌是一把钥匙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林小七略一思索,道:“不错,确有此可能。”
  微微一顿,他盯着古无病,又笑道:“不过它若真把钥匙的话,小胡,你且来猜猜,这锁又会是在哪里呢?”
  古无病嘿嘿笑道:“你休来考我了,它若真是把钥匙,又藏的如此隐秘,说不得咱们又有地方可去了!”
  林小七笑道:“你这厮果然聪明,一点即透,依我说,等西驼之事完结,咱们就去赤目的老窝看看。想那七星崖地势险要,普通人根本就没可能进入,而且赤目也必定会设下禁制,法力一般的修道者也不大可能破解进入。如果这银牌真是进入七星崖的钥匙,那么就说明赤目的老窝必然还有要紧的东西藏着……嘿嘿,也不知咱哥俩今年走的是什么运道,竟然连连碰上好事!”
  他说到这里,忽又想起一事,又接着说道:“对了,小胡,赤目在七星崖布下的禁制必然有些门道,咱们不可不防。我有战甲护身,想来不会有什么事,你且将他那本秘典多翻翻。修得他的魔功,进入七星崖肯定如履平地,也算多了门保命的本事。他这秘典虽属魔道,但你本就属妖,习来想必事半功倍。”
  古无病点头道:“我正有此意,如果不修魔道,也可惜了赤目留给我的这些魔灵器……”他顿了一顿,又道:“对了,你的那白师兄怎么办?几年没见,难道就不想和他叙叙旧吗?”
  林小七笑道:“叙旧是自然的,只是明日寻得他后,你不准说起今日之事。这老白和那轩辕老头一个,最重礼仪伦常,要是知道他这‘师叔’是我扮的,非得去我师姐那告状不可!我天地不惧,独怕我那师姐,被她知道了这件事,三年之内,我且是不敢见她了……”
  古无病嘿嘿笑道:“小七,你什么时候见你师姐,可别忘了叫我。不瞒你说,当初认识你后,我本不欲与你结交的。后来听你说自己是从玲珑山下来的,所以我才……”
  林小七冷笑道:“死狐狸,但有我林小七一口气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也不瞧瞧自己这副德行,我就怕你见了我师姐后,方才知道自己龌龊,会忍不住拿剑抹了脖子!”
  古无病却轻叹了口气:“你这话我也曾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