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0部分

!因为在西方大陆上,宗教的威严凌驾与国家之上,而拜月教和光明教会作为西方大陆上最大的两个教会,它们是大多数国家中的国教。
  教中的教民更是不计其数,占据了整个西方大陆一半的人口!像这样两个超级庞大的教会一旦开战,它所引发起的震荡又岂是区区国战可比拟的?
  而事实上,在修格来东土大陆之前,他正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宗教之战,不幸的是,他正是这次战争的失败者。
  而且败的很彻底,很狼狈!所以,当林小七为他带来找回往日荣耀的希望时,他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前期的准备工作当中,而林小七和郁带衣此时见到的神奇的魔绘盘正是修格打造的一样必备的军事装备。
  此时的林小七再也没想到,他虽然答应了帮助修格重返西方大陆,也尽管他知道这将会有多大的艰险。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狡猾的老头还是隐瞒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宗教之战的惨烈程度!又比如说这一战之后,至少将会有数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人死去……林小七虽然也算得上是心狠手毒的人,但他自小到大杀的人加起来也不超过十个,若是让他知道西方大陆一行后,因为他而死去的人将在百万时,怕是要立时崩溃!休说是他,在如此庞大的数字面前,便是冥界至高无上的存在————冥神也要叹上一叹!
  林小七并没有看见修格眼中的狡黠,等魔绘盘上的地形完全显现后,他看向木氏兄弟,道:“老木,这一次你和你的族人是主力,你先记清这上面的地形。”
  木青檀站出来拱手道:“公子,你是我木妖族的恩人,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来,老木绝不会有半个不字!”
  林小七笑道:“别老提什么恩人不恩人的,大家早就混的熟了,再说这个就没意思了。”
  微微一顿,又道:“是这样,老木。这段时间我查看过七贤山周围的情况,那里树木茂盛,正适合你的族人发挥自身的技能。我这里有四个混沌神阵的子阵,到时你安排族人占据山上的四个通道,再将子阵设下。”
  木青檀道:“公子,放置子阵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不过我的族人实力远不如我兄弟三人,他们只有在静止的情况下才能借助树木之力,发挥自身的技能。一旦在移动的情形下打起来,除了硬拼,再没有什么其他的能力了。”
  林小七笑道:“无妨,我本来就没打算让你们去硬拼。你只要守好山上的通道,再借助树木之力布置好陷阱,不让任何人从你们扼守的地方上下山,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木青檀道:“这却不难,只要能借助树木之力,我木妖族人是世间最好的防守将士!放心吧,公子,有我的族人在,保证一只苍蝇都飞不出七贤山!”说到这里,他眉头微微一皱,又道:“不过……公子,这样一来,咱们强攻的人手岂不是不够了吗?要知道,七贤居弟子数以百计,单凭龙氏兄弟和我兄弟三人,怕是要顾此失彼吧?”
  一旁的龙一哈哈笑道:“老木,你难道忘了我鲛族勇士了吗?你们只会防,但我鲛族勇士却专会攻……”微微一顿,他看向林小七,道:“公子,我马上就回离焰岛,这事就交给我了。”
  如怒瞳所说,一枚血集丹可供两百鲛人服用,所以,在鲛族十八长老修成龙身的同时,鲛族里实力最强的一百多名子弟也能如常人一般行走于陆地。
  鲛族人本称为海中的王者,实力本就强横,在没有遇见林小七之前,他们之所以会被石妖欺负,完全是因为这海中的王者却是陆地上的弱者。
  而当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体下生足,能在陆地上畅行之时,这世间已很难找出和他们同样强横的人了!而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强者即便是有,但却绝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出现百人之多!
  而当他们出现时,即便是号称天下第一炼器之宗的七贤居也同样无法阻挡他们!因为他们是鲛族中最强悍的战士,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陆地一派宗师的实力!更何况,在他们身后还有十八个修成红龙的鲛族长老!七贤居固然强大,但他们所倚靠的是世间唯一有着仙兽之体的智者,但这样的强大在鲛族面前却不值一提,因为修成红龙的鲛族长老从境界上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和智者并驾齐驱!上天造物本来是公平的,鲛族人实力虽然强横,但他们却无法脱离无腿的桎梏,陆地人虽然相对弱小,但他们却可以在水域、陆地同时驰骋。
  但这样的公平却被林小七打破了,因为他,鲛族中最强大的一部分人将以王者的气势驾临陆地!昔日海中王者依旧是王者,但在未来的日子里,只要他们愿意,这海中的王者将会渐渐变成陆地的王者!而这也正是林小七最大的资本,他说过,论及实力,逍遥岛远超七贤居。
  但实际上,逍遥岛超过又何止是七贤居?放眼当世,当他带领鲛族战士和十八条足以让人看一眼就发疯的红龙踏上陆地时,谁又能阻挡他呢?
  龙一很清楚自己族人的实力,所以当木青檀说出自己的担忧后,略显冲动的他立刻便要赶回离焰岛。
  无论如何,他现在已经是逍遥岛的人了,他不能看着木氏兄弟和他的族人出尽风头,而自己却只是袖手旁观。
  林小七见他要立刻回岛,笑着拦了下来,道:“龙大,不要急,这事我另有打算。”
  龙一愣了一愣,道:“怎么,公子是不相信我的族人吗?”
  林小七笑道:“你的族人便是我的族人,你别忘了我是神龙使,我又怎会不相信自己的族人呢?”
  “嘿嘿,这我倒是忘了……”龙一面上有些羞赧,但又不解地问道:“公子难道还另有妙招吗?”
  在座众人当中,真正了解林小七的当属郁带衣,此时他一扬眉,道:“公子,你莫非是想用石妖吗?”
  林小七一拍他的肩膀,赞道:“知我者老郁也,没错,我正是想用他们!”
  郁带衣笑道:“也该用用他们了,所谓杀鸡焉用宰牛刀,这样的场合确实用不上鲛族的兄弟,否则别人该说我们欺负人了。”
  林小七笑道:“说白了,咱们这次是去救人的,还真不是打架。所以兵在精而不在多,有龙大和老木你们几个就足够了。如果咱们几个还斗不过那老东西一个人,我看咱们都抹脖子算了!”
  木青檀笑道:“我明白了,公子是想趁此磨练一下石妖们。”
  林小七笑道:“没错,七贤居固然有很多高手,但有老龙他们在,足可抵挡且多多有余。而这些石妖终是我逍遥岛的人,虽然弱了点,也不太争气,但我却不能就此不管。上次我让老木你操练他们,想来现在也有了些长进,是时候拿出来表现一下了。”
  说到石妖,木青檀却忽然叹了一声,道:“公子,你教他们的都是什么秘法?竟然如此厉害!而且这效果来的也太快了点,短短月余,这帮家伙们竟然比得上我族中最厉害的子弟。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公子你也给我写一个秘法,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也难怪木青檀会心生羡慕,自林小七将适合石妖修炼的秘法交给他后,他便从石妖中选取了两百稍显伶俐的家伙。
  自然,如这般的“伶俐”无论放在哪里,也及不上一个十岁的孩童,但这秘法的威力也正于此显现。
  当木青檀将这两百石妖聚集在岛上灵气最充沛的一块区域进行特训后,他惊讶的发现,只需半个时辰,这块区域的灵气便会消耗殆尽!所以,他不得不扩展了特训时的区域,每当一个地方的灵气被吸尽后,他便将石妖转移到另一块地方。
  这岛上的灵气本就是永不枯竭,一旦被吸收过度,不消一刻又可源源不断的再生出来。
  如此这般,随着特训的深入,木青檀又再次惊讶的发现。不过七八日,这帮愚笨的石妖们不仅实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他们的智力竟也有了显著的提高。
  比如说,在监督这帮家伙特训的时候,木青檀经常会带一本天朝流传过来的说辞唱本翻看。但几天的特训过去后,他吃惊的发现,居然有一个小妖趁休息的时候,拿起这唱本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他起初以为只是这厮装模作样,但无意问了几句后,却发现这家伙真还看懂了一点。
  而到后来,他又发现,这帮家伙遇上岛上移民的时候,也不复往日的粗鲁,而是经常颇有礼貌的问候几句。
  尤其是遇到异性时,表现的更为明显,不仅说话时彬彬有礼,甚至还有几个家伙会委婉的赞美一下对方的美丽!
  对于这样的改变,木青檀欣喜之余,心中更多的是不解。
  倒是郁带衣这个道家高人为他解了心中疑惑,原来,这岛上灵气充沛之极。可说世间罕见,按说这群石妖得天地之恩宠,修为应该远在婆娑岛的木妖族之上。
  但坏就坏在这灵气太过充沛,原先的岛大王拓克图意欲修成大道,竟是一人霸占了!除了他的唯一的兄弟,这些小妖们却是一毫半点也沾不到。
  及至拓克图死后,这岛上灵气本可任由他们尽情吸取,但无奈的是。拓克图怕人做大,根本就没传什么法诀给他们,是以,这群石妖也就显得愈发的愚笨粗鲁。
  而现在,林小七写下的秘法更在拓克图之上,再任由这群石妖吸取这岛上无穷无尽的灵气后,这灵智想不开启都难!
  灵智一开,修习秘法的速度也就更快,短短月余,这群石妖的功力显著提高。
  单凭实力而言,木妖族的子弟里很难找出能与之抗衡的人来。
  不过这也难怪,木妖族本就不善个人对战,他们更多的是依靠树木之力设置阵法与对手群战。
  而石妖本是土系之妖,天生力大无穷,却是极好的单战好手。
  石妖本属五行妖族,自身也有天生技能,经过一点时间的特训,这种技能也被开发了出来,那就是身上石铠的永久固化和拟物技能。
  林小七初见这群石妖时,他们只有最低级的石铠固化技能,这种石铠单薄难看不说,根本就无法长时间的运用。
  但现在,这两百石妖里的绝大多数都可以将铠甲永久固化,当然,这种固化只要自己需要,也是随时可以解除的。
  而剩下的十来人虽然还达不到这个程度,但这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永久固化后的石铠与林小七最初所见的石铠已有天地之别,那时的石铠,林小七甚至用一个指头就能戳穿。
  但永久固化后的铠甲,以他此时的能力,不用兵器的话,基本是破不了防。
  而石妖拟物的技能也是相当厉害,夸张一点说,只要这些石妖的双脚还站在陆地上,他们手中就有取之不尽的武器!他们本是土系妖族,可随意拟化脚下的泥土与石头,抓一把土便可将它拟化成硬若陶土的重形兵器,如锤、棒之类。
  而取一块石,就可将它们变成锋利的石刀、石剑,当然,石制的兵器无法与金属兵器相抗衡,但这些石妖们胜在拟物速度极快,可说随抓随有。
  他们在与人对战时,可以占着力大身高的优势,将这些取之不尽的兵器用做远程攻击。
  试想,当数百石妖站在你面前,将不要钱的石制兵器、又或是硬若陶土的土制泥锤、泥棒如漫天花雨般向你打来时,那将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而更可怕的是,这些石妖灵智大涨后,他们学会将这些属于自己的技能组合起来使用,从而进一步的提高了威力。
  比如他们还有一种天生技能,那就是土行之术,他们可以在地下任意穿行,而不受到桎梏。
  试想,当他们穿着难以破防的石铠,从地面各个方位诡异的窜出。然后再将廉价的兵器狂暴的扔出,续而又消失在地下时,这群石妖将会是多么令人头痛的存在!在特训中,木青檀在检验石妖们实力的时候,就曾经吃过类似的苦头。所以,当林小七提出让石妖们去七贤山的时候,他是发自内心的拥护。
  同时,他也觉得这样的特训基本可以结束了,因为那些傻家伙当中的某些人已经比普通人还要聪明。
  而且林小七写下的秘法本就属于石妖,他们也更能体会其中的精妙,根本就不用外族人加以指点。
第九十五章
  看着木青檀一脸的羡慕,林小七笑道:“你以为这是写小曲啊,随口哼哼便写来?也是他们走运,我恰巧知道这么个秘法,若是有合适的,我早就给了你。”
  木青檀笑道:“公子有自然早就给了我,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不过这帮家伙的实力涨的也太快了点。说实话,当我眼见着他们一天比一天厉害,我死的心都有了!我好歹也修炼了数百年,好家伙,这帮家伙随便修了这么一个月,竟然比我十年苦修还厉害。奶奶的,这岂不是白活了吗?”
  他感叹一番后,也知此时并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又道:“公子,既然你打算让石妖去七贤山,那么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呢?若有个准日子,我也好安排一下。”
  林小七沉吟片刻,道:“你现在就去,让你的族人和石妖们随时待命,最迟明日咱们就要动手。”
  木青檀见不敢怠慢,点了点头后便急步离去。
  郁带衣道:“公子,有了木妖族和石妖族的弟兄们,这七贤山的寻常小辈可说不用我们在操心。但那七位散人和他们的亲传弟子呢?我们谁去对付他们?”
  林小七笑道:“用不了太多人,有了老龙四兄弟和老木兄弟就已足够。我此去先礼后兵,依我想来,只要老龙现个原形,抖下威风,这架多半是打不起来了。还有,黄衣已被我杀了,现在的七贤山应该叫六贤山才对。”
  郁带衣笑道:“这我却忘了,但是公子你有把握说服他们?”
  林小七淡淡道:“我先礼后兵的目的是不想多造杀孽,我上山之后,将尊者就是智者的事情先说出来,他们若信最好,若不信……哼,我也不在乎将七贤居变成五贤居、三贤居什么的。说到底,我找苍衣也只是走个过场,最后真正要找的人除了尊者再无他人!”
  郁带衣吁了口气,道:“如此一来,事情反而简单了……其实事情本就简单,拥有绝对的实力后,这世间万事都不会太难。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适应这种绝对的实力,所以将事情想的难了点。如公子你所说,这件事情说到底只是一笔交易,我们的价码是可以主宰他人生死的绝对实力,而他们的价码是古公子和楚姑娘的生死。我们担忧古公子和楚姑娘的生死,但当我们展现实力后,他们也得担心一下自己的生死。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公子现在的决策最是英明,因为越早展示我们的实力,我们的价码也就越有分量。若再迟上一刻,事情或许会出现其它什么不可控制的变数也不一定……”
  修格一旁接道:“公子本就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这道理他自然早就想明白了,老郁你这可是后知后觉啊!”
  林小七摇头道:“其实我这也是被逼无奈,若不是对方的行为显得太过蹊跷,我还愿意稳妥一点的。”
  说到这里,整个计划便大致拟订下来。
  其实说是计划,不过是略加安排而已,这计划的主要核心并不是如何布置,而仅仅是林小七的决心!有了他的决心之后,因为逍遥岛现在足可傲视人世的实力,所谓的计划无非就是怎么在别人面前展示一下、威风一下而已!
  林小七和郁带衣正说着什么的时候,龙一在一旁却叹了声,道:“原来这一行,除了我兄弟四人,鲛族的其他人就不用去了吗?唉,他们还惦记着去天朝走上一走,如此一来,他们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郁带衣奇道:“龙大,你们族人要想去天朝岂不是抬脚便到?为什么非要跟着这一趟?”龙一在龙氏兄弟中排行老大,所以众人称呼他的时候叫法各一,有叫龙一,有叫老龙的,也有随林小七叫一声龙大的。
  龙一尚未答话,林小七却笑道:“老郁,亏你精明,这个道理还想不明白吗?”
  郁带衣愣了一愣,道:“什么道理?”
  林小七解释道:“鲛族世代生活在这东海之中,除了因为海难而流落到离焰岛的人,可说根本就没接触到什么陆地人。而这些难民不管以前是什么人,在离焰岛上只能是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好人,所以,陆地上的险恶鲛族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直接的认识。老郁你想,若你是老绛,你会放心他们随便往陆地上跑吗?不瞒你们说,这次我不愿带鲛人兄弟去天朝,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有时候实力并不代表一切,如鲛人兄弟这般单纯,这实力怕还抵不过石妖有用!”
  郁带衣呵呵一笑,道:“不错,不错,若老龙在天朝遇上公子你的话,我估计下场极其悲惨。怕是被你卖了后,还傻乎乎的替你数银子呢!”因为林小七百无禁忌的性格,所以逍遥岛上的气氛也相当融洽,这龙氏兄弟的岁数和辈分都远超郁带衣,但几人相互调侃惯了,所以郁带衣此时便毫无顾忌的开起了玩笑。
  而龙氏兄弟四人听了,脸上虽是红一阵白一阵,却也没生气。
  因为他们知道,依林大公子的手段,将他们卖了那是可怜他们,而陆地上的凶险以及陆地人的心机也确实不是他们所能想像到的。
  林小七见四人尴尬,不由笑道:“龙大,说起去天朝,我还有事让你去办。虽然我不能带其它鲛族长老去天朝,但有两人却是一定要带的。”
  龙一奇道:“是谁?为什么一定要带他们去?”
  林小七道:“我记得上次去离焰岛时,你们十八长老里有两个女性长老,是不是?我要带的就是她们。”
  龙一更是奇怪,道:“绛九和绛十一吗?为什么是她们?”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还能是为什么?自然是为了我那师姐了。虽然我已打算硬来,但却不影响救她,这也算是双管齐下吧。”
  龙一哈哈一笑,大咧咧的道:“要说救人,我们兄弟四人岂不足够,那轮的着小九和小十一她们啊!”
  林小七翻了白眼,道:“你倒是想救,且问问我答不答应再说!”
  郁带衣一旁笑道:“龙大,亏你还是鲛族长老,这样的话也能说出来?楚姑娘又岂是你能救的吗?”
  龙一的心机虽然单纯,但却不是不懂人间世故,此时他已醒悟过来。
  楚轻衣本是女性,若是男人去救,不免要擅闯闺房。如此一来,没有体统不说,林大公子醋劲一起,多半是要提起大周天剑来个当场杀人了!其实,林小七虽然没有明白的说出他对楚轻衣的爱慕,但逍遥岛上的主要骨干们却早就心知肚明,只是隐在心里不说罢了。
  而龙一心思单纯,且口无遮拦,因此闹了个脸红脖子粗,尴尬道:“这个……这个……”说了半天,却找不出托词,一拍头,又道:“算了,我还是去叫小九她们来吧。”
  林小七笑道:“你别忘了叫紫烟那丫头,没有她带路,你那两个长老根本毫无用处。”
  龙一一听此话,忽想起什么,道:“公子,既然紫烟认识路,那叫她直接救人不就行了吗?又何须小九她们来?”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你们不知道,我那师姐没见过你们,且她惦着轩辕老头。若是猛然现身,她势必要拼死抵抗。所以我必须要找一个实力远超她的人去,这样一来,既可强行带走她,又能保证不伤害到她。紫烟那丫头实力虽然马虎,但要做到这一点却远远不够,我想来想去,也只有麻烦你族中的九长老和十一长老跑一趟了。”
  郁带衣奇道:“那也用不着两位长老同时出马啊?莫非公子你想救出轩辕沐……”说到这里,他猛然住嘴,暗道,我如何又犯了龙一的错误,若要救轩辕沐又岂能用异性长老?这不是乱了套吗?可若不是救轩辕沐的话,公子他又想救谁呢?
  郁带衣转眼瞧去,却见林小七的脸上颇不自然,心中猛然一动,脱口道:“哎哟,我怎么忘了公子你是七贤居的姑爷了!”他虽久居逍遥岛,但天朝发生的事情却知道不比别人少,是以当他第一见到林小七的时候,便能立刻认出他是谁。
  他既能认出林小七,那么对曾经发生在林小七身上的事情自然也就知晓一二了。
  他很清楚的记得,一年半之前,林小七在沉羽湖得到了大周天剑,并做下以一屠众的惊人之举。
  而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不久后就传出某个小道消息,说林小七是七贤居苍衣之孙女红泪的情郎,且这丫头珠胎暗结,与林小七已有了夫妻之实。
  林小七本来还想遮掩,但郁带衣此话一出口,他彻底叹了口气,无力道:“老郁,你怎么也知道这事?”
  郁地衣笑道:“公子别忘了,当时我为了对付尊者,曾经在天朝布下不少耳目。现在虽然已经断了,但这事发生在一年以前,我又怎会不知?只是起先跟了你,心中多有畏惧,不敢探询,到了后来却是忘了。若不是见到公子刚才怀有心事的样子,这一时半会我怕是想不起来。”
  一旁的木青柳和木青杨一起凑了过来,急道:“老郁,公子怎么成了七贤居的姑爷了?”龙氏兄弟也同样凑了过来,四张俊俏的白脸上写满了好奇和窥探人私秘时的激动。
  此时,除了一旁拈须而笑的修格,其他人早没了正形,龙一更是将回离焰岛的任务忘的一干二净!
  林小七见几人贼眉鼠眼的凑到一起,心中大急,喝道:“郁带衣,莫要胡言乱语!”
  郁带衣呵呵笑道:“公子,你做都做了,难道还不许我说说吗?”
  林小七咬牙道:“你知道个屁,这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有因由的,你听来的不过是小道消息,说的自然道听途说之言!”
  龙一眼睛一亮,道:“公子,莫非还有什么内幕不成?你嫌老郁说不清楚,那你自己来说好了……”话到这里,他朝身边的龙二一瞪眼,道:“还不快给公子续茶,好清清嗓子给咱们说说。”
  也不知道这龙一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此时的林小七见他闹的最凶,心中真是糊涂了。
  暗道:“难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龙大他们才来了几天啊,瞧他此时的眉眼,全是无赖和龌龊,哪里还有半点的单纯啊?可惜他这付幻化出的好脸面,竟是像极了小胡那厮!”
  林小七心中无奈,只得大叹人心不古,连鲛族人也变的如此庸俗!
  而就在林小七大叹特叹之时,在七贤山的顶峰,古无病也同样感叹着某件事情!
  “奶奶的,要说这里的风景实在是不错,可就是伙食太差,居然不许吃荤!修什么道?又修什么魔?这修道修魔的哪有在人世痛快的活着有意思?”
  古无病漫漫的叹着,时不时的吐出两句粗话。
  这一年多来,他在这山上跟着智者修道,吃苦不说,竟是一次也没吃过荤。
  此时,他见那夜空中缓缓而过的一朵镶在月边的云像极了鸡腿,心中便触景生情,大叹特谈起来。
  “人活一世,草木一春,若是谈及痛快的活着,这一世又哪能说得上痛快?”身后,智者的声音慢慢飘来。
  古无病早习惯智者在自己背后如鬼魅般现身,头也不回的道:“我虽然没修成大道,也没见过真正的仙界是什么样。但我却知道,这痛快二字只是一时而已,若真有一世的痛快,那也谈不上什么痛快了。饿极了吃一块肉是痛快,渴极了喝一杯酒是痛快,若是让你一生一世不停的吃肉喝酒,这痛快也就变成痛苦了!所以,我此时最大的痛快就是送一块上好的肉上来!”
  智者默了半晌,方道:“你这话说的也有些道理,一时的痛快才是真正的痛快,若是一世便成痛苦了!”微微一顿,又叹道:“只可惜,我在这世间却不曾有半点的痛快,若是可以,我便舍弃了这千年的苦修又如何?”
  古无病微微一愣,转身道:“你是仙兽之体,应该早没我这凡人的苦恼。为何会说出这种话来?”
  智者冷笑道:“仙兽之体又怎么样?我修的是体,却不是那些所谓意宗的意,如他们那样屏绝七情六欲,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古无病是奇怪,道:“听你这话,你倒是个多情之人啊!而且话里也藏着些什么。”
  智者抬头看月,轻轻道:“我是多情之人吗?或许吧……”
  “闲着也是闲着,你有什么心事,不妨说说。好歹你也算我半个师父,我这半个徒弟为你分担点忧思也是应该的……”古无病静静地看着智者……这一张永远笼罩在薄雾下的面容会是什么样子呢?古无病如是想着。
  智者似乎是笑了,淡淡道:“和你说?呵呵,我便是有心事也不和将死之人说。”
  古无病没有任何的惊讶,同样淡淡道:“你准备杀我了吗?”
  智者点了点头,道:“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虽然天不遂我意,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冒一次险的。”
  古无病皱眉道:“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吗?这是什么意思?”
  智者淡淡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古无病自被抓到焚心谷后,早就将生死看淡,此时听智者如是说来,心中反倒有解脱之感。
  笑了一笑,道:“对了,你不是打算拿我要挟我兄弟的吗?”
  智者道:“我这样说过吗?不妨告诉你,我手中另有要挟他的人,但绝不会是你!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少了你,我在这世间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古无病苦笑着摇头,道:“我是最重要的吗?这可奇怪了,你又要杀我,却又说我是最重要的,我可真糊涂了……”微微一顿,又道:“对了,你既然要杀我,那为什么现在不动手呢?这一年多来,你为什么让我活着,而且还让我修炼一些古怪的功法,这难道和你要杀我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智者道:“我要杀你是必然,不杀你也是必然,这只是一个时机的问题。”
  古无病点头道:“我明白了,现在已经到了杀我的时机了,是不是这样?”
  智者却轻轻一叹,道:“实际上并没有到,但我说过了,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过你放心,你的死期并不是今天,虽然死是必然,但你的兄弟若是再笨一些的话,你或许会活的久一点。因为我需要时间,而且是越久越好!”
  古无病哈哈一笑,道:“我明白了,你是在等一个人又或是某个时机,而一旦等到了你所要的,那么也就是我的死期了。而于这其间,我似乎变成了类似与炼丹时的药引,无论你等的是什么,我必是其中关键!”
  智者淡淡道:“以你的根骨和智慧,我实在是不想杀你,真有你这样一个弟子倒也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古无病仍是哈哈大笑,道:“别他妈扯淡了,不过一死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微微一顿,他颜色忽然变的凌厉,死死看着智者,道:“我与小七掷色子的时候,我若是九点,他必是十点。我若是豹子的话,他必定也会掷出一个,而这样的情况发生时,他又永远是庄家,所以输家就永远是我!所以,我仍是要奉劝你一句,你此刻需要时间去做某件事情。便害怕他立时找上门来,但你不妨瞧着,明天你一睁眼时,他说不定就站在你的面前!”
第九十六章
  七贤山。
  日上三竿时,杨德善火急火燎的往林小七的住处小跑,一边跑嘴里还不断的低声咒骂着。
  七贤惠居膳房规矩向来严明,所有厨子、下人都要在天未亮时上工。
  整个七贤居数百人的膳食着落在只有二十来人的膳食房里,杨德善肩头的责任并不小。
  所以就连他这个膳食房的总管也要在天未亮时就起床,丝毫不敢有一点的懈怠。
  但此时已是日上三竿,那个刚来不久的刘黑皮却依旧不见踪影,杨大总管又如何不气?
  杨德善一路小跑着,他已经做好打算,等见到刘黑皮时要好好训斥一番,顺便再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的。
  杨德善清楚,一个能随手拿出二十两金子的人,他的口袋里绝对还有存货。
  即便没有,他那个水嫩的媳妇也是不错的,虽然脸黄了点,手糙了点,但身材还是不错的嘛……想到这里,杨德善的脸上又起了一丝笑容,只要这黑皮识相,以后就多照顾他一点。
  不上工就不上工吧,这点主自己还是能做的,一句话而已……
  刘黑皮住的地方很快就到了,杨德善站在门口开口骂了一句:“黑皮,你他妈才来几天就敢不上工?是不是不想干了?”
  门嘎的一声拉开,林小七伸着懒腰站在了门口。
  杨德善一见林小七一付懒洋洋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在张口骂时,却见此时的“黑皮”一身青衫,面色俊白,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哪里还有平时的猥琐?杨德善心头吃惊,用手指着林小七道:“你……你怎么变了一付模样?”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洗了个脸,换了身衣服而已。”
  杨德善心中虽是吃惊,但此刻仍未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直至林小七的身后又施施然走出四个身着大红袍的俊美少年,这才隐隐意识到这黑皮绝非常人,极有可能便是混进山来的J细。
  他一念及此,脸色急变,支吾道:“你……你来朋友了吗?那我就不打扰了……”话音未落,他转身急走。
  但还没迈出三步,脚下忽然伸出一道青色藤蔓将他绊倒,随即,这青色藤蔓如水般蔓延,将他牢牢的缚住。
  杨德善匍匐在地,心中惊恐欲绝,想要大声喊时。那青色的藤蔓上又长出如丝线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