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1部分

般细的尖刺,这尖刺穿唇而过,竟是将他的上下唇牢牢的缝合起!
  尖利的细刺穿唇而过,却没有流下半分血迹。
  林小七笑着弯身,拍了拍杨德善那张已经被吓的有些变形的脸,道:“杨大总管,对不住了,你来的不是时候,委屈一点吧。不过公子爷给过你不少好处,这就算是收取好处的代价吧。你该知道,天上何曾掉过馅饼呢?”
  杨德善不过一个下人,林小七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他起身默默看着远出山峰上的七贤居的议事堂,眼中流露出一股莫言的神色。
  他身边四个红袍少年正是龙氏兄弟,他们脸上神色淡然,眼中更是从容。
  此处虽是天下炼器第一宗,但在他们眼中,却也算不上什么。
  陋室门响,身影晃动处,三个俏丽的身影翩然出现。
  走在第一的是绛紫烟,在她身边,两个绿衫少女盈盈而立,正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周围的一切。
  这两个少女虽是一脸稚嫩,但眼中精光盈盈,更见一抹睿智。
  林小七见了这两个少女,微微一笑,上前施礼,道:“烦劳两位长老了。”
  这两位少女正是他请来的鲛族十八长老中的绛九、绛十一,两人见林小七施礼,忙不迭地回礼道:“神龙使无须多礼,这本是我们分内之事。”
  一旁的绛紫烟笑道:“七哥,绿水阁和轻衣服阁的路径我都记清楚了,我这就和两位长老过去吗?”
  林小七取出定星盘瞧了一眼,笑道:“去吧,老木他们早我们半个时辰就来了,此时的定星盘上已多出四个子阵的方位。你们得手后,可向南方走,老木亲自在那里坐镇,有他接应,你们只管回逍遥岛。”
  微微一顿,他似是有些不放心,又道:“妹子,我师姐和红泪姑娘就交给你和二位长老了。你记住了,不管她们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回答。她们若是反抗,你们也无须留手,只要不伤了她们的性命便行。万事等我回岛后再说……”
  绛紫烟笑道:“好了,好了,七哥,你都说了五六遍了。有二位长老在,你就放心好了……”说到这里,她止住笑容,眼中却忽然露出一抹忧虑,道:“七哥,将楚姑娘送到逍遥岛后,我想……”
  林小七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你是不是想再赶回这里?”
  绛紫烟咬唇道:“七哥,我知道即便是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但……但我始终放心不下。”
  林小七笑了笑,道:“傻丫头,有七哥在呢。放心吧,你且在逍遥岛等着,救不出你的古郎,七哥就不回来见你。”
  绛紫烟犹豫道:“七哥,我不是不放心你,我只是想早一点见到古郎而已。”
  林小七笑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你要知道,小胡见了你后,心神想必紊乱。我与他一起行事时最是默契,凭着这样的默契,也不知从冥神手中逃了多少回。所以我不想他心思不宁,因为这样一来,我就无法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他也无法察觉到我要做些什么。到那时,我可真就没把握救他了!”微微一顿,又道:“再说了,等我师姐去了逍遥岛后,她需要你去陪她。逍遥岛虽说也有善解人意的姑娘,但那毕竟是外人,我需要你陪在我师姐身边。”
  绛紫烟知道林小七绝不会答应她同去,心中虽仍是担忧,但却不愿在脸上现出。
  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是担忧,林小七的压力便越大,是以她忽然调皮的一笑,道:“只要我陪你师姐吗?那红泪姑娘呢?我可听郁总管说了,她才是你真正的……”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却是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她知道林小七最怕别人说起此事,所以也不敢深说,此时更是等着看林小七脸上的尴尬之色。
  但出乎意料的是,林小七脸上并没有半点的尴尬,反倒是深深叹了口气,道:“算了,妹子,我师姐就让两位长老陪吧。你还是去陪陪红泪姑娘,她性格倔强,且又是孩子的母亲,我怕到时她会做出什么激烈的事情来。我这一行,救出小胡是唯一目的,所以极有可能会和七贤居的人闹的不可收拾。虽然错不在我,但……唉,算了,等回岛后。红泪姑娘若是问起,你不必隐瞒,将整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吧。你们都是女人,有些事情说起来要方便点。如果真等我回去说,我怕到更是难以开口。”
  绛紫烟知他心意,也不再说话,微微一笑,便领着绛九和绛十一去了。
  看着绛紫烟离去背影,林小七深深吸了口气,他盯着山峰上的七贤居的议事堂,眼中又再次露出先前那莫名的神色。
  这一行,逍遥岛的人虽是恃强而来,但林小七的心里却并没有底。
  他知道,很多事情并不仅仅是由实力来决定的,站在这半山之间。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一趟,事情绝不会轻易的解决!
  远处有喧闹的声音传来,一旁的龙一笑了笑,道:“公子,咱们该上山了,老木他们已经闹出些动静来了!”
  林小七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迈步上山。
  在他身后,龙四一人留了下来,等林小七几人的身影没进树林不见,他将手一挥,口中轻叱了一声!
  随着他这声轻叱,那间破旧的房子在瞬间炸裂!无数石妖口中嗷嗷叫着从粉尘之中窜了出来,他们一身石铠,手里拿着各式石制的重型兵器,一经出现,这小小的山坳里便充满了一股野兽的暴戾的气息!这些石妖的眼中血光四溢,嘴里发出沉重的呼吸,但行进间却是有章有度,不一刻,便列成了四个方阵。
  龙四微微一笑,又再次将手一挥,石妖见了他的手势,嘴中同时高喊一声,顿时没入地下不见!
  地行术!这就是石妖的天生技能,地行术!
  四个方阵每阵二十五人,沿四个方向往山峰上的议事堂潜行而去!
  七贤山南边的山道上,木青檀倚靠在一棵古树上,嘴里叼着一根青草,正哼着从林大公子那里学来的小调。
  在他身边,混沌神阵的子阵被青色藤蔓所包裹,隐在一丛低矮的灌木里,若不仔细看,极难分辨出那是什么。
  南边的山道是林小七事先制定好的逸走之道,木青檀并不放心别人看守,是以亲自在这里坐镇。
  他很清楚,等绛紫烟得手后,从这里回逍遥岛的人有多么的重要。
  若出了什么差错,他现在虽然身为逍遥岛的武士统领,却依然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即便是这样,木青檀却没有什么担心的,在他身边,有一望无际的树林。
  有了它们的存在,对与木青檀来说,这就是最大的保障。
  更何况他的子弟们已用秘术将整座七贤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那些青色的带有细刺的藤蔓围成了长达数十里的屏障,一旦有人从其中任何一个地方突围,这些藤蔓就会将体上细刺激射而出,变成一件杀人的利器!而那些千年以上的古树也会挥舞着那些粗壮的树枝给突围者以迎头痛击!
  这是木青檀第一真正为逍遥岛出力,自那些愚笨的石妖们被林小七神奇的改造后,他就更加坚定了以前的想法,那就是拼了老命也要跟林大公子混在一起。
  作为木妖族最有权威的长老,他隐隐感觉到,七贤山一行,只不过是一个伟大的辉煌的开端。
  在那位林大公子是身上,必将出现更多的奇迹,而自己则将是这辉煌和奇迹的见证人!他更清楚的知道,往往像自己这样的见证人都将从这辉煌和奇迹里获取令人疯狂的收获!对于这一点,有坚信不疑,因为那石妖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于以后的日子,木青檀是很期盼的。
  山之南侧,木青檀倚靠在树上,心思渐渐有些走神……忽然间,在他脚下,一个圆溜溜的石头脑袋钻了出来。
  正想心思的木青檀被吓了一跳,刚想有所行动时,却见这石头脑袋上忽的现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贼兮兮的盯着自己,不由笑在这脑袋上敲了一下,骂道:“阿里,你不好好守在山腰,跑这来干什么?”
  这叫阿里的石妖正是木青檀训练的那只石妖的头目,这厮经过一段时间的特训后,头脑也是最为精明的。
  他笑嘻嘻道:“师父,公子爷昨夜可说了,等这件事情办完后,您老人家就该给我张罗着娶媳妇了。阿里愚钝了这么多年,可也想尝尝这是什么滋味呢!”因为木青檀一直是这些石妖们的训导者,所以按照天朝的习惯,阿里称他一声师父。
  木青檀笑道:“他妈的,就你这副样子,我上哪去给你找媳妇?”
  阿里嘴里轻叱一声,将身上及脸上石质铠甲褪除,嘿嘿笑道:“师父你瞧,我不穿铠甲时模样也说的过去,公子爷说了。只要我肯加把劲,最多一年的工夫,我也能修成个小白脸了。”
  阿里退去石铠时,模样虽然粗鲁了点,但逍遥岛上的灵气确实养人,他此时早不复先前那龌龊野蛮的样子,基本算是有了人形。
  “师父,你们木妖族的姑娘我瞧挺好,你先帮我琢磨一个,等过个一两年我再那什么的……郁总管说过的,这就叫未雨绸缪,嘿嘿。”
  木青檀哈哈笑道:“小子,居然学会拽文了……不过,这也不是不可以,你现在的样子还算过得去。但我得告诉你,想要娶我族里的姑娘,你还得加把劲,至少等你将眼中的血气去掉再说。”
  这一师一徒说笑了一番后,阿里忽然看向七贤居的议事堂,愣愣地道:“师父,前几天郁总管对我们说,等这件事情做完后,公子爷会带我们去别的地方。到那时,阿里就能真正为公子爷出力了。师父,你说公子爷会带咱们去什么地方呢?”
  木青檀顺着阿里的视线看去,缓缓道:“你别管是什么地方,你只要记住,你今天的一切都是公子爷给你的。只要你肯拼命,总有一天,你石妖族会像现在的木妖族一样兴旺,而不仅仅是一群愚昧无知、与这世上苟延残喘的异类!”微微一顿,他似是在说着自己的心思,又道:“阿里啊,公子爷不是这凡世之人,总有一天他会去他该去的地方。到那时,你运气不好的话,就只能留在逍遥岛做个石妖族的大王。若是运气好,或许你会随公子爷一起去他去的地方……”
  阿里灵识虽涨,但木青檀的话他却是一知半解,愣愣地道:“师父的话阿里虽然不太明白,但却记在了心里。师父放心,公子爷是天上的神,他要阿里去哪里。阿里就去哪里,他让阿里做什么,阿里就做什么。”
  将头歪了一歪,又傻呵呵地笑道:“公子爷让我娶媳妇我就娶媳妇!”
  就在阿里与木青檀说话的时候,在七贤的议事堂前,林小七和龙氏兄弟却被一群人围住了!
  这群人一色黑色的长袍,脸上神色凝重,眼中亦带有杀气。
  他们约有数十人,或三五人一组,或五六人一组,似是结成了一个阵法,将林小七等人牢牢的围着。
  林小七淡淡而笑,道:“各位师兄,这就是你们七贤居的待客之道吗?”
  这群人为首的一人喝道:“你若是客,我们自然有待客之道,但你不经通报,就擅闯我七贤居的禁地,又怎能称得上是客?”微微一顿,又道:“说,你究竟是什么人,闯我七贤居又有何用意?”
  林小七笑嘻嘻地道:“我是什么人?来此又有何用意?哈哈,我怕说了出来,老兄你会不信。”
  那人沉声道:“你先说来,信与不信,我自有分寸。”
  林小七清了清嗓子,道:“好,我就说与你听。你听好了,在下自逍遥岛而来,来这七贤山的用意无它,就是为了见见我的丈母娘和老岳丈!”微微一顿,他脸上现出几分诡异和狡黠,又道:“换句话说,我就是你七贤居的姑爷,老兄你听明白了没有?”
  他这话一出,身后的龙氏兄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再没想到,此时此刻,林小七却依然有着开玩笑的心思。
  而七贤居的人则想当然的认为这是林小七在故意挑衅,且这种挑衅的方式恰恰是他们不可忍受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下众人群情激愤,发了一声喊后,便欲动手!
  但就在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转角处传来:“不得无礼!这人说得不错,他确实是我七贤居的姑爷!”这声音虽然清脆,但所有的人都能听出,这句话却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林小七认得这声音,微微一笑,转身施礼,道:“涟音子前辈,别来无恙?”
第九十七章
  众黑衣人一见涟音子,齐齐拱手道:“夫人!”这些人大都是七贤居众散人的亲传弟子,平日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手了。
  但今日林小七和龙氏兄弟自山下一路踏向七贤居的议事堂,他们竟然没一人看见这几人是如何上山的!是以,这些人嘴上虽然依旧咄咄逼人,但心中却没一丝的底气。
  此时涟音子一来,众人不禁松了口气,总算是有人出面主持大局了,但心底里亦有一丝羞愧和不安。
  他们都很清楚,七贤居虽然有七位散人,但他们都是世外高人,平时难见踪影,真正主事的正是这位性格暴烈的涟音子。
  林小七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至禁地,这些七贤居的弟子们难辞其咎,势必要受涟音子的叱责。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涟音子静静地看了林小七一会,却忽然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道:“你们先退下吧。”
  众人心中惊讶,刚才那人上前一步,低声道:“夫人,来者不善,我怕他们……”
  话音未落,涟音子却摇了摇头,淡淡道:“我知道,不过他既然来了,除了我公公和六位散人,我七贤居再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你们虽然人多,却毫无意义,还是先下去吧。”
  她这话一出,众人都是不服气,但涟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却无人敢多嘴,唯刚才那人道:“夫人,我们有数十一代底子和二代弟子,难道还挡不住这区区几人吗?所谓蚁多咬死象,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必能……”
  “住嘴!”涟音子忽然皱起眉头,看向这人,冷冷道:“你也算三师叔的得意弟子,眼光却如此之差,直到此时你还未看出这来的是什么人?”
  那人一愣,嗫嚅道:“他……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涟音子冷笑着,一字一顿道:“沉羽湖,一百三十六条性命!你此刻想起来了吗?”
  涟音子话音刚落,周围已是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刚才那人脸上满是震惊,半晌才喃喃道:“他……他就是天下第一凶人吗?”
  涟音子懒得再和这人多说,又再次挥了挥手,示意这些人先下去。
  众人既然已经知道林小七的来头,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已无大用,真要打起来,不过枉做死鬼而已。
  想当初沉羽湖畔的一百三十六人中,有妖、有魔、有道,无一不是绝顶高人,而且其中更有两位散仙。
  如斯强人,若是走在一处,当可横行天下,但所谓山外山、天外天,这许多的强者,却于一天之内,死在一个人、一把剑之下!
  这人便是天下第一凶人,这剑便是天下第一凶器!
  看着众人飞快的离去,林小七的心中却苦笑起来,天下第一凶器确实在他身上,但这天下第一凶人的名头却实在是太冤枉了!自己若是有这份功力,那还要龙氏兄弟和老木他们来这做什么?一人一剑已是足矣!
  众人离去之后,涟音子看向林小七冷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方才来时,见山腰处有妖气冲天,莫非那些妖人也是你带来的吗!”
  林小七笑了笑,道:“是,那些兄弟正是小七的属下。不过夫人放心,没小七的话,他们绝不会伤害这山上任何一人。”
  涟音子冷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不过,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出来,所以我不妨先送你两个字,做梦!”
  林小七皱眉道:“做梦?这可真是奇怪了,小七自问来意绝不是夫人所能知晓的,夫人却提前送了我这两个字。我倒想问问夫人,你果真知道我的来意?”
  涟音子冷笑道:“你还能有什么来意?我告诉你,红泪生是我七贤居的人,她的孩子也同样是我七贤居的人。你师门之人虽然此刻仍在我七贤居,但这只是同道之谊,并不代表我认下了这门亲!所以你记住了,虽然你此时有大神通,但只要我涟音子在,红泪和她的孩子就绝不会随你走!”
  林小七笑着摇了摇头,道:“前辈,我也叫您一声夫人吧……”
  涟音子哼了一声道:“前辈也好,夫人也罢,我都受不起。”
  林小七也不介意,淡淡道:“夫人,首先我要纠正一下,在下此时乃逍遥岛之主,早和玲珑阁断绝关系,所以这师门一说请夫人以后再不用提起。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红泪和孩子……”
  涟音子一愣,道:“不是为了红泪?那你来此是何目的?”
  林小七话未说完便被涟音子打断,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自然不是为了红泪。夫人应该知道,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红泪虽未过我林家的门,但我与她已有……呵呵,我若想带红泪离开,又何必弄出这么大的阵势?红泪本是我林家人,我只要偷偷上山,你以为她会拒绝跟我走吗?”林小七说这话时,眼睛不时看向议事堂前的通道,依他性格,本不会在红泪的事情上胡扯一气,这本就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事情。
  但此时绛紫烟和绛九、绛十二应该正在营救红泪和楚轻衣,在她两人没被救出前,林小七需要的便是时间。
  所以,当涟音子误以为他的目的旨在红泪时,他便借势胡扯起来。
  涟音子心中奇怪,道:“既然不是为了红泪,那你来七贤山做什么?”
  林小七苦笑道:“夫人,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难道忘了这七贤居中还有我的一位兄弟吗?”
  涟音子一呆,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小七道:“我是怎么知道的?不巧得很,我岛上恰好有一位焚心谷的人,也恰好他姓郁,所以,我便知道一些我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涟音子皱眉道:“姓郁?难道是郁狂人告诉你的?不,这不可能!”
  林小七淡淡道:“好教夫人得知,这姓郁的乃是我逍遥岛的总管,名带衣,恰是郁狂人的亲弟弟。”
  “原来是他……”涟音子微微皱眉,心中却实在想不通这焚心谷的人怎么会和林小七走到一处。
  但不知为什么,当林小七告诉她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红泪,她的心中竟有一丝的失落。
  她看向林小七,道:“原来你此来目的是为了那位古公子吗?这可真令我想不到。”
  林小七奇道:“这很奇怪吗?他是我兄弟,我救他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涟音子冷冷笑道:“好个天经地义!我来问你,你可知道红泪为你诞下一子?”
  林小七淡淡道:“我自然知道,何况夫人您刚才也提起过。”
  涟音子咬牙道:“莫非在你心中,红泪和那孩子还及不过你的兄弟吗?实话告诉你,刚才见到你时,我心中倒有隐隐喜悦。我还在想,你虽然不堪,亦犯下许多罪过,但你毕竟还是为了红泪来了!我对你虽然心有怨愤,但为了红泪和那孩子,只要你肯认错,七贤居还是会认你这个姑爷的!但我实在没有想到,在你心中,红泪竟然如此没有分量!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为什么要做下那天理不容之事?”她这话说到后来,语气凌厉,眼中更有怨毒之色。
  林小七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呆了一呆后才苦笑道:“夫人,并非是我心中没有红泪,而是这事实在是……实在是……”他想来想去,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涟音子的诘问,总不能告诉她,红泪的情郎不是自己,那孩子也同样不是自己的血脉吧?林小七本是随性之人,他虽然替燃孜背下黑锅,但他和红泪之间并无半点男女私情,平日里思念楚轻衣还来不及,又怎会想到红泪呢?但他亦知道,涟音子这一问正在情理之中,在世人眼中,自己此时已是为人夫、为人父,所行之事,恰恰有违常理!
  林小七正自尴尬,身后的龙氏兄弟脸上却有暧昧的笑意,几人低头凑到一起也不知嘀咕着什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逍遥岛上的人在习惯了林小七温和的作风后,便对窥探林大公子的私秘有了不小的兴趣。
  而这几天里,逍遥岛上便有传闻,林大公子上七贤山说是救自己的兄弟,但实际上却是为了两位美娇娘,其中一位更是为龙大公子诞下龙种!这传闻说的有鼻子有眼,逍遥岛上的居民也因此知道了,自己的这位林大岛主为什么对岛上那么多美丽的姑娘从不正眼瞧上一眼,原来却是在外面早有了对家。
  涟音子见龙氏兄弟笑的暧昧,心中更是愤怒,厉声道:“姓林的,你是想救古无病吗?那好,我不妨再送你两个字,做梦!”
  林小七叹了口气,正想说话时,却见龙四从通道处急步走了过来,伏在他耳边轻声道:“公子,紫烟她们已经得手了,此时已是到了逍遥岛。”
  林小七心中大喜,道:“没有出什么岔子吗?”
  龙四笑道:“没有,小九她们下手极快,两位姑娘和那位小林公子此时正睡的香呢!”这厮说话也是歹毒,竟然将那孩子叫做了小林公子,还一边说一边向身边的几个兄弟挤眉弄眼,惹的几人更是肆无忌惮的狂笑。
  林小七见紫烟得手,心中欣喜,也懒得管龙四等人,看向涟音子笑道:“夫人,我说过了,红泪和那孩子是我林家人,若要带她们走,无须大动干戈!好教夫人得知,此时此刻,红泪以及我师姐已到了我逍遥岛。夫人您是不是可以将刚才的话收回去了?须知,我林某人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也并非寡情之人!”
  涟音子惊道:“你……你已将红泪掳走了吗?”
  林小七摇了摇头,道:“何为掳走?你刚才不是还要认我这个姑爷吗?红泪是我林家人,她总不能在你这里住一辈子吧?”说到这里,他心中再无牵挂,觉得不必在这件事上多费时间,又道:“夫人,红泪的事情到此为止,相信你也会知道,我是绝不会伤害她的。咱们还是将话说回去吧,我刚才说了,我此来的目的是为了救我兄弟,所以,我想请夫人您看在红泪的份上……”
  话至此处,林小七哑然失笑,觉得自己将话说反,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不是,应该是我看在红泪的面子上,请夫人您通禀苍衣老先生一声,就说林某自逍遥岛而来,有要事相报。他若来,事情便有转圜的余地。若不来,林某也不强求,但林某有言在先。此次前来为的就是我兄弟的性命,若是有人阻拦,林某必开杀戒!到那时,你这七贤山怕就要成为人间地狱了!”他这话说来,语气从容、恬淡,但一股无形的煞气自身上漫漫荡漾,让人对他的话不敢有半点存疑!饶是龙氏兄弟修成红龙,但面对这煞气时,仍是打了个激灵。
  涟音子自然也感受到了林小七的这股煞气,但她却仍是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莫非眼中视我这七贤居为无物吗?”微微一顿,她又道:“别的且不说,只需我传出讯息,我敢保证,你杀的那一百三十六人的弟子、亲人会在半天之内赶到。到那时,你认为你能对付得了这些人吗?你要知道,他们若来,绝不止是一百三十六人,而会是一千三百六十人及至于更多!”
  林小七哈哈笑道:“一千三百六十人吗?便是一万三千六百人又如何?”他口中狂笑一会,随即又看向涟音子,厉声道:“即便那些人来找我报仇,但正如你所说,至少需要半天才能赶来。我倒要问问你,这半天的时间,你七贤居又如何自保?”
  涟音子咬牙冷笑,道:“你虽有大周天剑,也尽管你在沉羽湖畔犯下滔天杀戮,但我七贤居又岂是浪得虚名?有我公公和六散人在,你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七贤居吗?”
  听她如此一说,林小七反倒平静下来,微微一笑,脸上现出诡异神色,轻声道:“七散人?七贤人?呵呵,你敢肯定,此时此刻你这山上真有七位散人吗?”
  涟音子心中震惊,脸色急变,道:“你……你什么意思?”
  林小七淡淡道:“你不敢肯定是吗?那好,我来告诉你,其他的人且不说,但我至少知道黄衣他此刻并不在山上,而且……而且我还知道,他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
  黄衣失踪的事情在七贤居本是机密之事,对外从来没有透露任何的风声,就连涟音子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事。
  一年多来,她总不见黄衣的踪影,心中好奇。缠问之下,苍衣才告诉她,黄衣无由失踪已有小半年之久。
  而且走时没留任何消息,多半是出了什么事情。
  苍衣说这话时,忧心忡忡,又言最近夜观天象,七贤山上有凶兆显现,嘱咐她万事小心。
  涟音子脸色煞白,她隐隐感觉到林小七就是这凶兆的源头,颤声道:“我……我黄衣师叔究竟去了哪里?”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还能是哪里?自然是冥界了。”
  涟音子轻吸了口气,死死盯着林小七,道:“那他是怎么死的?”
  林小七同样盯着她,轻声道:“一剑穿心!”
  涟音子厉声道:“是……是你杀了他?”
  林小七冷笑道:“你以为呢?我林小七虽然不是个好人,但如斯败类杀之,却也嫌他脏了自己的手!”他和鲛族人相处的时间长了,感情愈发深厚,因此对黄衣和尊者当初的行径痛恶不已,竟是比当初强烈的多。
  也正是因为这种厌恶由淡渐强,否则当初的郁带衣怕也是难逃一劫。
  涟音子脸色已是一片铁青,手指颤抖着指向林小七,厉声道:“我本来念你和红泪之间的情分,一心想……可此时,我纵有此心,怕我七贤居的列祖列宗也不会答应!姓林的,今天你就将性命留在这七贤山吧!”
  林小七冷笑道:“想留也要有本事留,就凭你七贤居吗!不过我还那句话,念在红泪的面子上,除了一人之外,我并不想伤害你七贤居其他任何人!而且我不妨告诉你,黄衣之死,实在是他咎由自取!”
  微微一顿,他厉声道:“涟音子,有一件事你听好了,我今天上山,不仅仅是为了救我兄弟,同时也是救你七贤居数百条性命。要知道,有那人在此,这七贤山迟早有一天要变人间地狱!由他变,或是由我变,你自己选择吧!由他变,这七贤山总有一天是寸草不生,人畜皆绝!由我变,不过是挡我者死、避我者生,总是可以留点血脉的!”
  话音刚落,议事堂中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林公子何必危言耸听?七贤居存世已不知有多少年,岂是区区几句话就吓得住的!”
  林小七看向来人,冷笑道:“老头,好久不见,我还念着你当初给我的一指呢!那一指,可差点就送我去了冥界!”
第九十八章
  七贤居议事堂前,玄衣缓步下阶,他翩翩而来,脚下看不见任何的动作,竟是有意露了一招功力极深的凌空虚踏。
  只是这招用来,倒让龙氏兄弟嗤笑不已,面上颇有不屑。
  龙四轻轻碰了碰龙一,道:“老大,你瞧见没有,这老头向咱们示威呢。”
  龙一嘿嘿一笑,道:“无妨,且让他做一会井底之蛙,等公子不耐烦时,咱兄弟也显摆显摆,好叫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凌空虚踏!”这兄弟四人目中无人,自顾着说笑,但他们也知道这场面下林小七才是主角,所以说笑声极轻。
  林小七的视线刚一触及玄衣便微微愣住,随即露出一丝苦笑。
  原来在玄衣身后还有一人,这人看向林小七时怒眉倒竖,一双眼睛瞪的有若铜铃!这人非是别人,竟是林小七曾经的师父轩辕沐!林小七与他之间没有半分师徒情谊,是以这次上山时根本就没考虑过他,但林小七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见到了他。
  玄衣翩翩而来,淡淡道:“林公子,别来无恙啊。”
  林小七看向他,笑道:“林某福大命大,当初连老头你都没取了我的性命,自然是无恙了!”
  玄衣道:“公子真好记性,到现在也还没忘记老夫那一指啊!”
  林小七笑道:“自然忘不了,没你那一指,我如何会有今天?真要说起来,我倒是要好好谢你才是。”
  玄衣笑道:“免了,免了,林公子这一谢我可不敢当。”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老头,你不用害怕,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算账的。时间无多,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玄衣老头,我刚才的那番话,想必你也听在了耳中,那么请问,你做如是想?”
  林小七话音刚落,一旁的轩辕沐却忽然骂道:“小畜生,你此时倒风光起来了吗?玄衣大师是你长辈,按说你应该叫他一声师叔祖,你却一口一个老头的叫着!你不过得了把大周天剑,便当真以为自己从此横行无忌了吗?”
  林小七脸色急变,冷冷看向轩辕沐,道:“轩辕沐,当初因你一声小畜生,我便自残双肩,与你脱离了师徒关系。我真没想到,今日此时,却又听了你叫我一声小畜生!也罢,念在当初的一点情分上,再看在我师姐的面子上,这一声我就当没听见!不过,你须记住,若再有第二声的话,休怪林某翻脸无情!”他自小孤苦,无父无母,因此最恨人骂他小畜生。
  在他想来,骂自己小畜生,那便是骂他从未见过面的父母。
  若无畜生的父母,又何来畜生的孩子?这一句警告说来,起先不过咬牙切齿,但说到最后已是满脸煞气,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