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3部分

心!但两人万万没想到,苍衣来了之后,却是和林小七在这议事堂前打起了哑谜。
  涟音子和玄衣尽管不明白这哑谜所包含着的真正意义,但他们却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苍衣根本就根本没有打算于林小七为敌。
  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些哑谜还透露出一个讯息,这就是七贤居似乎已经成了这件事情中的反面人物!
  涟音子和玄衣都清楚,就古无病一事来说,七贤居做的确实不太光彩。
  但这件事终究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当初杀了郁轻侯的正是林小七。
  七贤居虽然故意冤枉古无病,但这也是被逼无奈。
  所以,当林小七找上门来的时候,涟音子和玄衣心中尽管有些歉疚,但比起他们对林小七的愤恨来说,这点歉疚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就这件事情而言,七贤居似乎更有理由找林小七算账,而不像现在这样————在林小七和苍衣的对话里,林小七反倒成了正义的一方!
  更奇怪的是,从苍衣的话里不难听出,他尽管知道黄衣是死在了林小七的手中,但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怨恨,反倒是颇有歉疚。
  林小七和苍衣的对话中传递出的信息和含义让涟音子和玄衣不明就里的同时,又同时升腾起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两人隐隐察觉到,在七贤山上,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是他们所不知晓的!
  苍衣看向涟音子和玄衣,忽然挥了挥手,道:“玄衣,你和音儿先退下吧。”
  玄衣一呆,上前一步,急道:“师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这姓林的手段毒辣,我怕……我怕他会……”
  话音未落,苍衣却打断了他的话,道:“放心吧,林公子不会对我怎样的。他若想下手的话,七贤居此时早成废墟,哪里用得着和我们多说废话?”
  涟音子道:“公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苍衣微微笑了笑,道:“音儿,你们还是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没理顺。待我和林公子谈过之后,再找机会告诉你们吧。”
  微微一顿,他看向林小七,又道:“林公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一旁的龙一嘿嘿笑道:“既是不情之请,那老头你还是免开尊口吧,免得讨个没趣。”
  林小七笑着摇了摇手,示意龙一住口,道:“前辈请讲。”
  苍衣叹了一声,道:“林公子,你带来的属下多是妖族,而我这山上妇孺、下人又多,他们对妖族最是惧怕,所以我想请你撤去这些属下。你放心,只要他们撤走,七贤居的人绝不会趁机做些什么,没我的话,谁都不会动的。”
  林小七笑道:“前辈,这个要求恕我不能答应你。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我虽然相信前辈你,但你应该知道,我此来的最终目的并不在你、又或者是你七贤居。我的这些属下是留着对付那人的……据我所知,他手下似乎也有不少的妖族。”
  苍衣淡淡一笑,看向林小七身后的龙氏兄弟,道:“所谓兵在精而不在多,有了这四位强者,林公子当可横行天下,又何惧区区妖族?再说,就这件事情而言,人多并无大用,因为事情真到不可转圜的地步时,公子的战场也绝不会是在这里。”
  林小七一皱眉,道:“不在这里?”
  苍衣点了点头,道:“其间道理,我待会再解释给公子听。”
  林小七略一沉吟,道:“也罢,我就相信前辈你一次。”
  他转首看向龙一,道:“龙大,让老木撤去阵法,然后带木、石二族的人先行回岛。”
  龙一急道:“公子,这怕不妥吧?”
  林小七笑道:“无妨,在这山上留两个子阵,你和龙二以及木氏兄弟守住即可。七贤居既然无意与我们为敌,要那么多人也是无用,倒是吓着了那些妇孺之辈。”
  龙一见林小七心意已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招呼了一声龙二后,又看向一旁的涟音子和玄衣,道:“两位,是不是请你们和我一道离去?我家公子和你们家老头要谈些私话,不愿你们听见,不如和我兄弟二人一同走吧。”
  涟音子哼了一声,将视线投向苍衣。
  苍衣轻叹一声,示意她和玄衣一道离去。
  涟音子无奈,顿一顿脚,却是率先走了。
  她这一走,玄衣自然无奈的跟上,而龙一和龙二早学会了林小七的没心没肺,两人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地笑着离去。
  林小七见众人离去,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为了古无病,他早坚定心志,无论谁挡在自己面前,他都会痛下杀手,决不留情。
  但他也绝不愿看到七贤居真的与他为敌,因为这样一来,则意味着他要造下许多无谓的杀戮。
  这一点,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即便杀戮能带给他一些的快感,但这仅限于剑锋划过强者颈项的时候!而屠杀那些根本就不能给他任何威胁的弱者,不仅不能给他快感,反倒会让他更加的恶心。
  因为他知道,一味的滥杀只会让自己更快的贴近最后的毁灭!
  林小七并不惧怕最后的毁灭,他早有被大周天剑毁灭的觉悟,但在这毁灭最后到来之前,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至少,他还欠修格和艾丽一个承诺,也欠怒瞳一个。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看向苍衣道:“前辈,他们已经走了,我也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进入正题了?”
  苍衣点了点头,正欲说话时,却忽然闭了眼,似在聆听着什么。
  林小七一皱眉,道:“怎么了?前辈。”
  苍衣睁开眼,苦笑道:“公子,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刚才是仙长在召唤我,想必他已经知道了这山上发生的一切。”
  林小七道:“那在召唤你?那好啊,不如我们一同前去,反正我最后找的也是他!说句实话,前辈你既然存有顾全七贤居上下数百人的心思,那么我的第一个目的就已经达到。不怕前辈你不高兴,今日之事,你能做的也只有这一点。至于其他的事情嘛,我想应该已经超出了你的能力之外……”
  他话音未落,苍衣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到了此时,我确实没有能力左右它的走向。但公子要知道,这件事情已经闹的沸沸扬扬,我身为一派魁首,终究要给大家一个解释。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到黄衣师弟的性命……”说到这里,他轻叹一声,又道:“这十多年来,我早已察觉仙长的行为乖张,而黄衣师弟是唯一常侍他左右的人。当黄衣数月不见时,我早就猜疑其中有些蹊跷,不过却也没想到他竟会因此而死在公子你的手里……唉,公子,你还是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述说一遍吧。”
  林小七道:“也罢,我就先说与你听吧……”当下,林小七便将原先在琉璃岛上发生的事情简短地说了一遍。
  而当他说完之后,却见苍衣面色煞白,身体更是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半晌后,苍衣终是长叹了一声,凄凉道:“我早知仙长行的是不义之事,但我却……却没想到竟然是这等令人发指的惨事!唉,早知如此,当初我便是赔上一命,也要劝阻与他!天,这许多的人命啊,岂不也正是丧在我的优柔与糊涂之间?”
  林小七淡淡道:“前辈,现时再说这话,已是晚的太多!”
  苍衣黯然道:“不错,确实是太晚了。不过,你又怎能体会到我当初的心情呢?所谓仙凡两重天,我即便是愿意陪上自己的性命,可我七贤居这上下数百人又该如何?你能让我不顾及他们的安危吗?不瞒你说,这天下间的人都羡慕我七贤居有仙兽坐镇,但他们又哪里知道。正因为如此,我七贤居近几代掌教早成了傀儡,但凡遇上大事,无不听从他的吩咐。便连黄衣师弟,这几年来也愈加不将我放在眼里,私下更是对我说,最多三年,便要取我而代之……”
  林小七皱眉道:“所以你便听之任之,得过且过?”
  苍衣道:“不这样又能如何?我手中没有大周天剑,亦没有你身后的强者……更何况,仙长与我心中,是为尊长。我小的时候,便是他传我功法,授我技艺。我的父亲、爷爷,莫不如是,若没他,我七贤居又哪来的今日?”
  微微一顿,苍衣又道:“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怎么做呢?仙凡两重天,这世间还有什么能让他动心的呢?要知道,他视我凡人,便如我等看这世间的蝼蚁。公子你说,你会去抢这蝼蚁辛苦得来的食物吗?更何况,他存与这凡世间也不知有多少年了,为什么会选择现在做这些事情呢?若有什么能吸引他的,岂不早就做来?”
  林小七冷笑道:“我自然不会去抢蝼蚁的食物,他自然也看不上这凡间的什么东西。不过前辈你别忘了,他终究只是仙兽之体,在凡人眼中或许是了不得的存在,但对于仙界来说,他其实什么也不是。或许,他厌倦了这世间的生活,想要借助什么返回仙界也说不定呢!前辈你有没有想过,他既是仙兽之体,就应该呆在仙界,好端端的来我这凡间凑什么热闹?而且一呆就是数百上千年,这实在是没有道理。前辈难道没想过,或许他根本就回不去吗?”
  苍衣呆了一呆,道:“有……有这种可能?我自小习惯了他的存在,还真没这样想过。或许,即便是有这样的想法,也深深的藏在了心里。他有一日,七贤居便是这世间难以逾越的名门大派,谁又想惹他怒了,然后真就返回仙界了呢?”
  林小七道:“当然有这种可能,你别忘了,用鲛族人精血炼制出来的可是血集丹,那可是神龙离墒遗下的血脉!休说是仙兽,便是真正的仙人见了,也得垂涎三尺!”
  苍衣摇头道:“还是不对,他若看中血集丹,又何须等到现在?这千年的时间,岂不足够他用的了?”
  林小七一呆,随即笑道:“罢了,罢了,反正是要去见他,又何苦在这多猜?等见了他问来就是!”
  林小七正说话时,苍衣忽然又闭起眼睛,面上神色颇为古怪。
  林小七知道必是尊者急了,又再次召唤苍衣,当下也不说话,静静的等着。
  片刻后,苍衣睁开眼,苦笑道:“仙长已知公子行踪,刚才传话来,让我领你去缥缈峰。”
  林小七大笑道:“好,算这老家伙知机,也该是时候见他了……”他转身看向身后的龙三龙四,喝道:“龙三龙四,咱们这就去瞧瞧仇人的模样,不过你们须记住了,没有我的吩咐,千万不要擅自动手。要知道,你们姑爷的小命还捏在这老家伙的手中。”
  一旁的苍衣却道:“公子,你的这两位属下怕是不能跟去了。”
  林小七奇道:“为什么,莫非是这老东西怕了吗?”
  苍衣道:“仙长刚才说了,公子若有胆,便一人上去。他还说,万事皆有转圜的余地,公子你和那位古公子一样,最喜与人交易。你此去,不妨与他做上一笔买卖!”
  林小七惊讶道:“他是这么说的吗?”
  苍衣点头道:“仙长正是这么说的……另外,我也想告诉公子,这缥缈峰乃是上古仙阵,若无仙长的同意,却是进出两难。你的这两位随从想要上山,恰如登天之难!”
  林小七先是一呆,随即笑道:“我明白了,难怪你刚才说,若是这件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这最后的战场绝不在此处。现在想来,当在这缥缈峰才是……好,他既然这么说,那我就随你上山,单我一人,又怕他何来?”
  林小七此话说来,豪迈之极,竟是一点也没将尊者放在眼里。
  而他身边的龙氏兄弟也是一脸镇定,毫不担心这位实力并不算强的林大公子会有什么不测。
  其实这也难怪,林小七手有大周天剑且不说,他身上的神龙战甲已今非昔比,即便打不过人家,但用来保命却是绰绰有余。
  在逍遥岛的时候,龙氏兄弟曾经试过一回,合龙一龙二两人之力击出一掌,却仅仅是将林小七打的倒飞十丈,竟是没受任何的内伤!足可见这战甲令人恐怖的防御力!
  然而,这些并不足以让林小七产生足够的信心,真正让他自持的,却是那尚未发掘出所有功能的定星盘!
第一百零一章
  定星盘是林小七自信的最大源泉!这同样也是经过检验的!
  在逍遥岛的时候,林小七和修格并不相信混沌神阵和定星盘的功能仅限于传送,所以,两人曾花了不少的时间来研究以及挖掘。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并没有发现混沌神阵和定星盘还有什么其他的功能。
  但即便如此,林小七多少还是有些收获,比如说。当他想要去离焰岛的时候,他可以通过定星盘直接上岛,而并不需要得到鲛族人的许可才行。
  要知道,离焰岛本是一座上古神阵,没有鲛族人的许可,任何人是无法上岛的。
  当然,自有了混沌神阵后,通过子阵间的相互传递,其他人同样可以进入离焰岛,但无论是逍遥岛、离焰岛以及婆娑岛,对于传送阵的看护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
  三岛之间,能自由出入的也仅仅局限与那十来人之间。
  即便是鲛族的长老,在没有得到绛落水的允许,他们同样无法通过传送阵进出三岛。
  当林小七得知尊者让他一人上缥缈峰的时候,他并没有丝毫的畏惧,也尽管他知道,依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远不是尊者的对手。
  但打不过的时候却未必要打,跑总是可以的吧?有了定星盘在手,这天下虽大,但有何处是他林小七去不得的呢?林小七心中清楚,一旦尊者发难,自己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将自己传出去。
  他不相信,连离焰岛的上古神阵自己都能进出自如,这区区仙阵又怎能困住自己?
  缥缈峰果然是缥缈峰!行至七贤山顶的时候,林小七不由发出如是感叹。
  他原以为这缥缈峰必定和七贤山连接在一起的,但行到尽头时才发现,峰顶之处已经是一片茫茫的白雾,而脚下却是万丈悬崖。
  抬头看时,缥缈峰不过是一个淡淡的影子,仿佛在这白雾的中心,又仿佛在这白雾的尽头!
  林小七看了一眼身边的苍衣,道:“前辈,咱们怎么上去?莫非要御剑而行吗?”
  苍衣摇头道:“我说了,这缥缈峰乃是仙阵,非凡俗之地,若是硬闯,下场只能是粉身碎骨。”
  林小七笑道:“那依前辈的意思,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里等着,直到尊者来接咱们?”
  苍衣点头道:“这是上缥缈峰唯一的方法。”
  林小七笑道:“看来你们这位仙长果真是要和我做笔交易,否则他死赖在这山上不下来,我还真就奈何他不得。”
  苍衣忽皱了皱眉,道:“林公子,你有没有觉得……觉得这里面有点奇怪的地方?”
  “有什么奇怪的?”林小七看向那白雾深处,直到此时,周围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
  苍衣缓缓道:“仙长最善推算之术,往日我七贤居有了什么难以决定的大事,向来都是仙长指点方向。林公子难道不觉得……就这件事情而言,公子你的路走的实在是太顺了一点?”
  “太顺了?”林小七皱眉道:“你指的是什么方面?”
  苍衣道:“别的且不去说,就说公子你初上逍遥岛的那段时间,仙长想要对付你,可说是易如反掌。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直容忍你到今天?仙长的推算术我是见识过的,虽然他不大可能推算出事情发展的具体经过,但我相信,他绝不可能对你在逍遥岛上的事情一无所知!”
  林小七笑道:“这一点我也奇怪,不过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再去想这个未免无聊,到时见了他问来就是。”
  微微一顿,他见那白雾之中有一条石梁缓缓延伸而来,笑道:“前辈,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位仙长或许根本就不能出这缥缈峰呢?这既是仙阵,禁止了别人的出入,或许也禁锢了他呢!如果他不能出缥缈峰的话,当初又有谁能取代他去逍遥岛对付我呢?万里海域茫茫,不是谁都能在三个月的时间赶去的,而过了这三个月,这世间虽大,却再也无人能制约我林某人了!”
  苍衣苦笑道:“我虽然没见过仙长出山,但七岁那年却是见他在议事堂出现过的,那一年是我祖父的百年寿诞,仙长特意下山祝贺的。换句话来说,虽然我在这缥缈峰外只见过他一次,但毫无疑问,这缥缈峰是无法禁锢仙长的。再者,对常人来说,那万里海域虽然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但对仙长来说,不过须臾间的纵横而已。”
  林小七一愣,道:“这倒真是有点奇怪了,按你这么说,他倒像是有意要等着我来?”
  苍衣苦笑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此时唯一希望的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最好能在这缥缈峰上解决。我七贤居经世已有数十代,我最担心的就是在我的手上没落甚至于毁灭!”
  说话间,那凌空而来的石梁已至面前,苍衣一伸手,示意林小七踏上,又道:“林公子,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
  林小七一呆,道:“前辈,你不去吗?”
  苍衣摇了摇头,道:“没有仙长的旨意,我是不敢踏进缥缈峰一步的……”微微一顿,他忽然向林小七深深鞠了一躬。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苍衣静静地看着林小七,缓缓道:“其一是向你和鲛族人致歉,鲛族人的悲剧虽然并非我而起,但我却有无法推卸的责任。这一鞠,是表达我心中的愧疚,虽然我也知道这于事无补。其二,我是想请公子记住我刚才的那句话,希望你能满足我这个老头子最大的心愿。”
  林小七一皱眉,却想不起这老头刚才说过什么话了。
  苍衣见他皱眉,以为是不肯答应自己,又是深深一鞠,怆然道:“公子,你这一去,若是起了干戈,必将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我七贤居存世已久,我实在不忍心看它在自己的手里被毁灭,如此,下对不起居中数百子弟,上对不起列祖列宗!所以我恳求你,若是干戈难免,万望公子顾全我七贤居,莫要城门之灾,殃及了池鱼!”
  “原来你是说这个……”林小七哈哈一笑,道:“放心吧,前辈,你的这位仙长不是说等着我做一笔交易吗?我瞧未必就会打起来。即便真打了起来,我一定会小心的,你老人家可别忘了,论辈分,小七还得叫你一声爷爷呢!那什么……林某可也是你这七贤居的姑爷啊!哈哈……”
  大笑声中,林小七踏上了石梁,他这人实在是无可救药,正经的话常常说不了三句,便总要来一句没心没肺的。
  而苍衣一听他如是说来,登时呆立在那儿,脸上神情古怪,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平心而论,七贤居若真有这么一位姑爷,他苍衣当是睡着了也得笑醒。
  但实际上,这姑爷虽然不算假,但其间却总有那么一点别扭和古怪!
  石梁缓缓向回收起,遥望着白雾中依旧如幻影般的缥缈峰,林小七沉下心神,将一部分的灵识探在了定星盘上。
  此处上下无依,如果尊者从这里突起发难,以他们两人之间的实力来说。林小七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必然会受制与人,甚至于命丧这缥缈峰外。
  林小七虽然有所持,但他向来谨慎,绝不会因为有所持而放松警惕。
  此时他将灵识的一部分放在定星盘上,若真遇上什么危机,只须一闪念便能逸走。
  有风轻轻掠来,吹散了眼前的白雾,在林小七的眼前,缥缈峰愈发清晰……
  终于,林小七的脚踏上了这神秘莫测的缥缈峰。
  缥缈峰似乎与别的地方没什么两样,除了周围薄薄的白雾,林小七站在峰顶,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离开七贤山。
  薄雾中,一个青衣童子慢慢行来,及至林小七身前,微一鞠躬,道:“林公子,仙长请您至缥缈堂叙话。”
  林小七微微笑道:“山是缥缈峰,堂是缥缈堂,也俗的很吗。”
  童子一言不发,却是转身而行。
  林小七跟在身后,却觉这童子的身上有些古怪,正奇怪间,一道淡淡黑气从他手中戒指逸出,随即伏于他的耳边。
  “主人,这峰上妖气甚浓,怕不有成千的妖族聚集于此。”
  这黑气正是戒指中的骨打,他善能识妖辨魔,此时现身正是为了提醒林小七。
  林小七微微一笑,将骨打召回戒指中,复向前边正急急行路的童子道:“小兄弟,你是哪一族的?”
  童子身形一滞,哑声道:“什么哪一族的?”
  林小七笑道:“天下妖族莫不是从花草树木、奇石精铁以及兽类幻化而来,莫非你是个例外吗?”
  童子哼了一声,道:“你果然厉害,竟看出我是妖族。”
  林小七哈哈笑道:“我岛上就有许多妖族的兄弟,闻惯了他们的气味,认出你也不足为奇。”
  童子奇道:“你身边也有妖族吗?奇怪,你一个修道人和妖族混在一处做什么?这天下间摸不以妖族为异类,常常羞于为伍,你却是个另类。”
  林小七笑道:“我自然是个另类,若不是,又怎会上你这缥缈峰?再者说,妖族又怎么了?上苍造物,皆有原由,草木成精。奇石得道,更见上苍之公平,亦显世事之奇妙。你本是个妖族,怎么听你语气,反倒是嫌弃自己的出身了?”
  童子身形再次一顿,似是苦笑了一声,但他去势不减,依旧向前,只道:“你果然是个另类,有你这番话,若不是与仙长为敌,我倒要交你这个朋友了。”
  林小七微微一笑,却再不说话。
  这两人一路行去,不过片刻,便来到一处草庐之前。
  童子停下脚步,道:“到了。”
  林小七看向这简陋的草庐,心中奇怪,道:“这就是缥缈堂吗?”
  童子转过身来,道:“休小看了它,内中自有乾坤,你一介凡人又怎能体会其间妙处。你稍待一刻,等仙长来了,自然会让你领略的。”
  说至此处,微一鞠躬,竟是就此离去。
  林小七见他离去,不由皱了皱眉头,自打见了苍衣之后,他愈发觉得整件事有什么地方不妥。
  正如苍衣所说,一切似乎进行的太顺利了点。
  而眼前架势,这尊者似乎真有一点专门等着他的意思。
  不过,林小七深知“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既然已至缥缈峰顶,管他尊者再有什么阴谋诡计,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与淹了。
  此时若只顾疑虑,倒不如放松心情,静观其变。
  林小七惯见了危险,早练出一付滚刀肉的性格,愈是凶险的时候,他愈是平静。
  轻吸了一口气,林小七凝神看向这草庐,希望能从中看出一点什么玄妙。
  他知道,此处既是尊者栖身之所,一是什么上古神阵,其间必有自己可以学习揣摩的地方。
  他和修格混了一阵后,对阵法、制器方面有了不小的兴趣,既然这草庐内这更有乾坤,他少不得是要揣摩一二。
  反正现下不见尊者踪迹,闲着也是闲着。
  正凝神看时,忽有人在身后哼了一声:“你这厮终于肯来救老子了!”
  林小七身形一滞,随即慢慢转过身来,缓缓道:“你当老子喜欢来吗?若不是瞧紫烟那丫头可怜,便让你老死在这缥缈峰了!”
  那人却是一呆,道:“紫……紫烟?”
  林小七哼了一声,道:“怎么,你这大情圣莫不是忘了人家?”
  那人见林小七一付阴阳怪气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恨声道:“姓林的,老子为你吃足苦头,你来便来了,莫非还要老子承你一个情吗?奶奶的,真是岂有此理……”
  林小七见他发怒,却笑了起来,随即轻叹了一声,道:“你没死就好,若是死了,老子倒白走了一趟!”
  此时此刻,林小七面上神色虽然平静,但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因为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现在唯一的牵挂————古无病。
  只是他两人自认识起便喜欢相互挤兑,此一番重逢,虽然尚未脱离险镜,但两人俱是没心没肺的人,说话时便不知不觉的又恢复了往日的情形。
  这样的对话也让古无病心中顿生暖意,淡淡笑意便从他脸上隐隐透出,:“你不来,我又怎会轻易死去?”
  林小七耸了耸肩膀,道:“真没想到,我在你心中竟然如此重要,这话说来……啧啧,真是让林某感动啊。”
  古无病‘呸’了一声,道:“莫要说让我肉麻的话了!你来了,老子死也算有了个垫背的。冥路寂寞,若没有你陪我掷色子赌牌九,岂不郁闷?再说了……”
  他话音未落,草庐处嘎的一声响,一个青衣男子从中缓步行了出来,他边走边笑道:“奇之怪哉,原以为你们两人见了面后必定欣喜异常,却没想到竟会吵上了。”
  古无病翻了个白眼,道:“老头,管你甚事……”话音刚落,他见这青衣男子面目清奇,眼中精光闪闪,不由呆了一呆,又道:“哎,你今日怎么肯现出真身了?你……妈的,瞧你这模样,倒也算是个小白脸,亏老子叫了你这么长时间的老头!”
  青衣男子微微一笑,却没理他,转身向林小七一拱手,笑道:“林公子,我们总算是见面了!”
  林小七一扬眉,问道:“阁下就是尊者?”
  “尊者?”青衣男子哈哈笑道:“尊者也罢,智者也罢,只不过是一个名称而已,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此时,你站在了这里,而我却站在了你的面前!当然了,为了便于称呼,林公子就叫我一声尊者吧!”
第一百零二章
  缥缈峰上,尊者挥手驱散身边薄雾,随即又唤来童子奉茶,道:“林公子,你远来总算为客,且先用杯茶吧。”
  草庐前,一方树墩做成的茶几上摆放着两个青瓷杯,旁边的紫泥壶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林小七不由有点好奇,道:“尊者,如你所言,今日我站在了这缥缈峰顶,而你又站在了我的面前。想来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我此来的目的……这清茶奉客,本是待客之道,但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或许我们应该早点进入正题才是。”
  尊者淡淡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林公子又何必着急?”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我倒不是着急,只是你这桌上只放了两个杯子,此时却是三人,莫非你让我就着壶嘴饮茶吗?”
  尊者看了一眼旁边的古无病,笑道:“林公子误会了,这茶本就是为你和古公子准备的。你与他很久不见,我想,应该留出点时间让你们好好聊聊。至于我嘛,还是不打扰了……一壶茶的时间想必是够了。二位慢聊,茶尽之时,也就是咱们了结这件事情的时候了。”
  林小七没想到尊者会如是说来,在没真正进入正题之前,他确实是想和古无病好好聊聊。
  在他的计划里,如果要顺利救出古无病的话,就必须要得到他的配合。
  一年多的时间没见,他自信与古无病之间的默契依然存在,但毕竟时间久了,万一哪个方面做错了,效果反而适得其反。
  不过,当尊者将这个机会白白送上时,林小七却又些疑惑了。
  很显然,尊者并不害怕两人会趁机做些什么……
  林小七微一皱眉,道:“你难道不怕我们趁机……”
  话音未落,尊者却笑道:“我怕从何来?林公子,此时此刻,楚姑娘和红泪想必已经被你救走了吧?我尚且不惧她们离去,又何惧古公子离去呢?且不说我这里本是仙家法阵,便不是又如何?该去的总是要去,这不改离去的却终将要留在这里。”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紧紧盯着尊者,道:“你果然早有准备……我就说嘛,我师姐和红泪离开七贤山也未免太顺利了一点,却原来是你故意放走。”
  尊者淡淡一笑,道:“公子知道就好……好了,两位慢聊,我就不打扰了。”
  言罢,他微一拱手,竟是就此钻进了那座草庐,唯留下林小七和古无病面面相觑。
  古无病并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见林小七面色凝重,便道:“小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林小七微微一笑,走带茶墩边,伸手拿过茶壶将杯子倒满,复坐了下来,笑道:“来,小胡,咱们聊聊。尊者说得不错,既来之则安之,到时咱们见招拆招就是。他以为局势尽在自己掌握,是以故作姿态,但他又岂知无论什么事情,总会有一点变数的呢?”
  古无病和林小七相处久了,自然知道现在这种情形下,自己该做些什么。
  当下也坐在了茶墩边,笑道:“很好,咱们终于又坐在了一起。”
  林小七以茶当酒,敬了古无病一杯,笑道:“是啊,终于又坐了一起。小胡,既然主人慷慨,赐茶以助咱们聊天,咱们切不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美意才是。”
  古无病淡淡笑道:“慷慨倒也未必,给的时间却只有一壶茶的工夫。依我想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小七你必然过的有滋有味,这一壶茶的时间怕是不够说的。也罢,世间事总是不尽如人意,小七。时间不多,你且说,我且听。”
  林小七微微一笑,他也知道时间无多,便将自己这一年来的遭遇简短地说了一遍。
  尤其是怎么遇上离焰岛的鲛族,又是怎么遇上绛落水父女俩的,说的稍为详尽。
  而当他说完之后,面前的古无病已是一片唏嘘,眸中更有淡淡泪光。
  半晌叹了一声,道:“想不到紫烟那丫头会……会……”
  林小七笑道:“你这花心大少从此也应该收敛收敛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